智培中文


  支上发用乘丧吊、月鬼,以克干支,家中必有死亡之兆。

  用带劫煞月厌鬼,刑克其干不测灾。

  用带劫煞、月厌、月鬼,刑克其干,必人有不测之灾。

  贵乘卯酉加用支,家宅迁移并逃走。

  卯酉加支作用,而上乘贵人。盖卯酉乃日月之门,而贵人临之,则不安矣。主宅迁移,而逃亡不免也。

  贵人劫煞作阴鬼,二死克干因愿许。未曾还愿赛神明,不久魂魁归地府。

  贵人临阴位之上,或阴时所占,又临死囚之地,是贵人之为阴贵,又带二死克干,是愿未还,欺罔神明,不久而归阴府也。

  螣加于水,二死刑支,家有连丧,门户嗟吁。

  支上发用,带二死,以刑其支,必有丧人口之厄。若带病符,主有带病之人;带官符,主有门户官司之扰也。

  螣加于火,火鬼又发。来刑尔身,火灾横发。

  用乘螣蛇,带火鬼,并天地火克干,主本身之被火伤。克支,主宅被火焚之难也。

  螣加于水,又见水鬼,防身溺亡,逢水投水。

  用乘蛇,带井煞克干,防有溺水之患。因客而死于水者,因贼而死于水者,因酒而死于水者,因奸而死于水者,因争而死于水者,以数神详之。

  螣加于戌,不利家室。灾病无时,令人扑灭。

  用乘螣蛇加于戌上,或墓干支,主灾病之人。带二死,则有扑灭之灾矣。

  螣寅官宜文字惊,克干欲求得救人。

  寅为官吏、文书之神也,用乘螣蛇克干,主有公文惊恐忧疑之事,如传中有刑蛇之神,方可得免其害矣。

  螣刑火鬼并月厌,火德家中事无奈。

  用作螣蛇,带火鬼、月厌、火德,或支发传刑支,主家有火灾。

  朱禽二死克其日,若带火鬼火烧身。

  用乘雀,带火鬼克干,又带二死克,主身有火烧之事。

  朱来克日主不宁,必有口舌再相争。

  用乘朱雀克日,并谩语,必有口舌相争之事。

  朱午官符两相磨,火鬼焚烧屋宇过。

  午者,朱雀之本位也。午上乘朱雀火,见火鬼,若带官符,主官讼之事。带火鬼,火焚之怪,二事不能免。

  勾陈临卯加在辰,病符死血共相临。家中必有灾凶病,须向东方去索神。

  勾陈临支发用,加卯辰上,带病符、二死、二血,有灾病之人。卯为东方上神不安宁,向东方禳之吉。

  青龙带死来克日,德禄与空在传立。乃见因家得美官,喜中而亡死非分。

  用乘青龙,带德禄、青龙,有喜。成神是喜事也。又带二死克干,必因人有喜事太过而死亡于后也。

  青龙带死来克日,自禄成神因财业。谋为太过已劳心,得遂在心过喜卒。

  青龙发用,带禄神、成神,主因财产而谋为也。或传中带二死克干,是谋为劳心太过,得遂心而卒也。

  天空二死克其身,丁马因人骗我银。为此恼伤成病卒,喜负相负一片心。

  用乘天空,带丁马玄盗而脱干,是有人骗我银也。更带忧神、二死,因此恼而成病。

  天空二死克其身,丁马亡神又在旬。仍为逃人成病死,何曾念我是东人。

  天空发用带丁马、亡神克干,必为逃走在逃,因而成病。若带刑冲劫煞克干,必有奴婢谋主之事,而不念我是其东人也。

  白虎乘金克日干,一刀之下有何难?胡为不早潜逃去,以免临时受害残?

  白虎带劫煞、羊刃、金神、大煞克干,必有刀兵之厄,宜潜逃避以射其难也。

  白虎劫杀刑克来,又加天鬼在中排。此是人家添瘟病,尔惟不谨甚危哉1

  用乘白虎带劫煞,或支发用克支,带天鬼,主人家有瘟疫之病。

  白虎二死作空刑,克日辰年病必死。

  白虎发用并二死、空亡刑克日干支年命者,占病必死。

  白虎入午带劫亡,必有杀伤身碎废。

  用乘白虎发用,逢午带劫煞、亡神、破碎、四废在干与年命,主有杀伤之厄。

  白虎若克寅龙木,看杀相加知祸福。

  用乘白虎,加寅卯,带病符,主病。官符主讼,以神煞详之。

  太常劫煞二医空,又有劫煞在其中。克日二死气沉蒙,毒药而亡冤不通。

  太常带劫煞克干,是毒药以伤人也。若二医空亡,不能为救,又带二刑,必有毒药而亡矣。

  太常劫煞害与刑,食杀有来传上临。二死克干无解救,必因酒食病相侵。

  太常酒食宴会之神,子午卯酉则杀吃索之神,太常带劫煞克干,传中无救,必因酒食相侵而成病也。

  玄劫相加刑与害,日干受克应无奈。奸门阴杀入传来,必是妇人冤业债。

  玄武并劫煞、奸神、阴煞刑害日干,是为妇人所害之事。若带五盗,是盗贼相害也。

  太阴和合进金银,阴小私谋共一情。

  太阴发用生干,带三六合、成神,主进财宝、婚姻之事。若刑克害干,主阴谋奸私之事。

  马载太阳鬼加亥,为中鸣叫鬼相害。

  太阴阴私暗昧之神也,或夜时占,乘亥之阴神,带月鬼、月厌,主有鸣叫之声,阴鬼相害也。

  支神三合俱事成,或为亲眷或亲姻。

  支神三合不空,凡事俱成。或为亲眷姻亲之事也。

  三合原来有三事,天空却又无三至。

  凡三合,主有三事,于人则有三人。若又空亡,则有所缺而无三至也。

  家道已衰主失意,传课衰败空没气。

  支为宅,若支上所临之神入于衰囚之地,而传用又见衰败死气之乡,则家门泄气可知矣。

  火鬼乘支入用中,克支作鬼定为凶。急宜移宅且匆匆,方免殃折回禄凶。

  火鬼加支,是家藏火烛。而又自支作用克支,则火所必发,此宅之数也。若急移之,方可免祸。不然而有回禄之厄,焚烧之惨,智者详也。

  申旺相生,德金神直,喜家财富,足真无比。

  申为财宝之地,旺相乘德神与干相生合,家财富足,真无比矣。

  家藏其仇,无与人语。惟子不肖,生出嗟吁。

  三交课,支带刑害其干者,是其仇。带太阴六合,是家藏其仇人,无与人知也。内有子,是我之子也,加风煞、谩语,是子不肖,妄与人语,传入劫煞、亡神,大则杀身害命,小则口舌争讼而生灾。

  螣加于金,劫煞刑害。因煞而杀,支干互侵。

  螣加于金作用,而带劫煞、金煞,有杀人之象;或因支带刑害克干,而干或作用刑害克支,是干支互侵,报复之象也。

  螣加于金,暗见金鬼,毋苟出入,被人谋死。

  螣加金作用,带金神、劫煞,若遁鬼克干,此必有人谋杀伤之厄,慎之!

  螣加于金,劫见刑害,干乘生旺,刀斧虚惊。

  螣加金作用,带刑害日干,若传并生旺,则有刀斧虚惊之厄,而不至于见伤也。

  螣加于木,二死催促。又见索神,缢死而足。

  蛇加于木上,主害人之角。如并二死、索神,或加干,或加用克干,主占人有吊死之厄。若加支,或作用,克支,主有吊死之人也。

  螣见于金。劫杀飞升,子无不慎,厄于刀兵。

  螣加于金,带劫煞、羊刃、飞廉,是劫煞飞升之象也。若加干上,或作用克干,必主有刀兵之难。若入于空陷之地,可以避之也。

  螣加于水,阴私惊伏,当行莫行,当浴莫浴。

  螣乃惊恐之神,加于水,是藏伏其身而阴旋害人。若并丁马道路之亡神,则当行而不可行,并浴盆、劫煞而当浴而不可浴,庶免其祸矣。

  白虎劫煞克刑来,又加虎杀在中排。莫入山中寻老虎,擦口磨虎去不回。

  用乘白虎劫煞,又并虎煞,或克干,或入传刑害干,或入山中,则有虎伤之厄。

  马丁卯酉入支用,为迁家宅问其故。

  马丁卯酉发用带生气,是问宅移迁修改之事。

  贵加卯酉作初传,定是迁居家宅吉。

  贵并卯酉加支带生气、丁马,是来意问迁居之事也。

  欲下欲上下还上,令人主脊腰自强。笑而不语外见僧,却有喜来出非望。

  此喜事来也。课体返吟,自上而下,下而又上,如丙日在巳,下亥,亥上克巳,是欲下也。以欲上也,欲上欲下不得。末传又归巳,是下又还上也。巳主腰,被亥所克,主半世中间忽然腰自强也。巳主笑,带衔物煞,得此风疾,笑而不语,再加僧煞、天医、喜神,是有僧来医,喜出非望。

  论行人

  干支丁马,互临日辰。临辰外动,临日内生。

  凡壬课以干为主,干者我也。干上神是我所为之事,为外也。以支为宅,支者,家宅也。支上神是家所为之事,为内事也。此就我本身而言也。若与外人谋,不免有人己之分,则以干上为我,即内也。支上神为他人,即外也。此就变动而言也。若丁马加于干,凡事必自内生,由内而出也。马丁加于支,凡事必自外来,由外而来也。庶内外之事不混淆矣。

  行行在马,进入天空。中途而止,扶我兴浓。

  干上行马作用,欲行也。中传见空亡,则马不能前进,主中途回转。带天空、关格、台土则中途羁迟,其吉凶以所乘之神定之。

  九丑不宜入盗神,武将得之忌出兵。

  回家之象。若传进,是在家有出行之象。二者必居一于此矣。

  游子斩关,空亡入传,天涯尚远,书也无还。

  游子斩关乃行人出外不归之象。若入于空亡,则留恋他乡,书信且无,安望其归乎?

  游子斩关,以时入传,登时而至,何以疑难?

  游子斩关乃行人不归之象,若占时发用,则即时而至,何以疑难而不来哉?

  初支末干,带马人还,或丁或喜,喜至无难。

  初传支上末传归于干上,并天马、天喜、游戏,占行人回家甚速也。若无丁马、天喜等煞,乃人求事于我,又不可以行人论也。

  日辰贵前,白虎退传,行人不久,返入家园。

  日辰在天乙之前,白虎并戏、游,退末传又归于支上,主行人不久回家也。

  贵加丑未马与丁,传送多因是出行。

  贵人加于丑未之上,更带天马,是贵人身动也。再见传送,其出行无疑矣。

  巳亥驿马喜游戏,家必有人行外处。

  巳亥发用并驿马、天喜、游戏之神,必有行人在外处也。

  巳亥上见蛇虎侮,吉煞劫煞来相狃。舡中必有大惊忧,慎之庶可免其咎。

  巳亥上见蛇虎并井杀、天车、道路煞,如陆行,必有劫贼杀伤之事。九丑如带盗神,更将军年命上又带凶将恶神,统兵此时不可出军也。乙卯、乙酉、己卯、己酉、辛卯、辛酉、戊子、戊午、壬子、壬午是九丑日矣。

  九丑如带天车坑,又兼劫煞乱纷纷。此时不可更出行,遭凶遭吉不安宁。

  九丑日占得天车、天坑并劫煞、元盗,必有车马之惊,盗贼之劫也。

  马丁不到入伏吟,游子空有游戏神。终须欲行不得行,远者一时未归程。

  伏吟若无丁马,纵游戏之神,而游子空有依归之心,而一时不至也。

  子临丁马去扶干,必定行人在路间。

  子为道路之神,带丁马,传入归子上,其人本归家,不合在子上是路上也。

  丁马游戏,支用干木,行之其归,毋云滞发。

  发用是支,带丁马游神加干上下,而末传又归干上,是行人回家之象。若干上阴神,则应此日即归也。

  游子斩关,退作其传,丁马再动,回不为难。

  游子斩关二课,乃行出外之象。若退作其传,是行人返家之象。

  游煞丁马人不得停,退则回退,进则出行。

  用乘丁马再并游杀,皆主动而不停。若传退是在外者有。若舟行必有波涛溺水之事,慎之。

  天喜带马入传来,一带行人信息至。

  发用乘马并天喜、信煞、天鸡,主行人有信至。

  传逢天喜不带马,下时未必分真假。

  天喜及传进作用,若不带丁马则此行人出行未定。

  上马下马有牵绊,欲行不行情自变。

  干上有马,是上马也。支上马,是下马也。若末传带长绳、悬索煞,是有牵绊也。不可以马多作速论也。反欲行不行而已。

  子作丁马,攸攸扬扬,子其出行,可以荣昌。

  子午为二至之路,申为传送之神,若并丁马吉神,是行人出行攸扬,无往不利。

  卯上见雀下克未,鸡诏有惰信阻程。

  朱雀、天鸡、天诏乃文书之神,若加卯上又卯加未,是木入幕,文书羁于程,一时不至也。

  丧吊临马并加午,旅途相逢孝服干。

  用乘天马、丧门、吊客,是途旅之中有孝服相干之事。

  二死临马入休囚,定主行人死在途。

  用乘日马又入休囚之地,主行人死在途中也。

  行人年上带二死,更入休囚无气处。不须再望回家来,已在他乡无祀鬼。

  行人年命上带二死、游魂,入休囚死绝,主行人死于他乡也。

   天空作卯有灾悔,若问行人可言至。只因家中土地故,故此作鬼生灾祸。

   卯为门,天空为信,如并丁马,传退,主行人可以至家。或加卯并月鬼克干支,则天空又为土地之神,主家中土地不安,故作鬼而生祸也。

   白虎喜生,乘马而行,游子不远,即日回程。

   白虎为道路之神,又乘马而行,则不动不容己。更并天喜、生气,会合干生支,则游子不久即日而归矣。

   白入道神子午申,丁马必是问行人。

   子午申则道路神,作发用乘丁马,必是问行人之事。

   命上已见辰戌立,又加丁马来相入,必是己意欲出行,则以财喜为至急。

   辰戌刚猛好动之神,加于命上,自己不肯安居,而传中又见丁马,与命上冲,或生或合,又带财爻天喜,必因财喜而动,甚速。

   用传传退卯酉门,我马加鞭入来旬。任是天涯有游子,即时足动转家庭。

   斩关游子、游戏,若初传逆退于卯酉门上,而又马在末传,此行人必来之兆也。

   鬼加午上,刑害干支。伤人于路,因此马羁。

   午为马为路,午发用为日鬼,刑害干支兼道路、天坑等煞,又遭马而伤于路上矣。

   日鬼加午,不可见丁,自游于跌,尔有马羁。

   午为马发用,又乘丁作日鬼,必主跌扑马惊之患。

   朱丁马鬼劫害凶,马上跌扑须仔细。

   朱作丁马为鬼,并劫煞,刑害日干,必主马上跌扑灾也。

   卯酉返吟居贵后,若问行人入门户。

  辰戌丑未四墓之地,行人入墓,课得返吟,作传退之课,无丁马之动,不可占行人矣。寅申巳亥乃四生之地,行人贪生不归,又不得返吟,并丁马传退,亦不可占行人也。子午卯酉孕旺之地,旺则返本,有欲动之心。然午发用,或加子冲丁马,虽动而尚迟滞,惟卯酉门户是也。

  若居在贵人之后,又带丁马,主行人入门户而至也。

   有马不行,诸事宜停。子无前程,诸事不成。

   日马主动也。若落空亡,则马不能行,行人不至也。

   白虎劫煞克刑来,又加路煞在中排。且是居家无出外,出死于路不回来。

   用并白虎、劫煞、道路、二死克刑日干,主行人在外而死不回来。

   六合加未巳亥神,传中又见马和丁。游戏煞神忽尔入,主君莫去远行程。

   用在巳亥未上,乘六合,是木库在未矣。虽见丁马、游戏,远行之人中途有阻。

   螣加于金,又见马丁,意有所往,此时必行。

   金神乃道路之神,螣加于金,再见丁马,必有所往矣。

   朱申诏书与天鸡,信动他乡却自归。二死人亡官符讼,光厌相逢妖怪迷。

   申为道路之神,用并朱加申,诏、天鸡、信煞,主他乡信到,带二死,主人亡在外,带官符,主官讼。并光怪、月厌,主妖怪迷之。

   白虎加耗辰戌中,相逢却主困沉蒙。

   白虎临辰戌之地,并破耗之煞克干,而逢之,中有沉蒙之苦也。

  游子久滞乌不回?忽有风来折树枝。此中应有音书至,不久天涯捆载归。

  白乘子午申临丁,更带游马是出行。非是求财他处去,不然谋事喜登程。

  白虎临子午申俱道路之神,带丁马游神,日克用神,必是求财出行之事也。

   朱午为官文字动。德合相生喜为用。水上克干带文书,下克玄盗是公文。

   朱午为文书之神,午上乘朱雀发用,主官中文字动也。如并德、合、喜,相生而不克干,则有文书之喜。若上克下,主有文书之动。若下克上,带盗亡神,则公文有失也。

   朱乘入墓带书诏,文书欲到还不到。

   朱雀带皇书、天诏作用,主文书动也。若乘墓,是有阻,欲到不到,于破墓之日到也。

   天空又主文书累,克害因文恼杀人。

   天空为文书之神,传见朱雀克害日干,必因文书所恼。

  论太阳太岁月建

  太阳个用作贵人,独掌朝纲作宰臣

   太阳发用,作贵人、官星克干,而日干得时之旺相,又乘皇书、天诏、天喜,必主独掌朝纲而宰辅,一人之贵也。

   太阳皇书天诏旺,女人封赠事无诳。

   太阳发用,带皇书、天诏而支干旺相,或传入阴神得位,主女人封赠之事而无诳也。

   太阳德诏生合位,武仕须当官极贵。

   太阳发用,乘太常、德神、天诏、会神,主为武职而极贵也。

   太岁今朝作贵人,不分民庶皆承恩。

   太岁发用,作贵人而无刑克冲害,不分民庶,皆承恩也。

   太岁今朝受克干,尊长不病连官厄。

   太岁发用,至尊之神也。干固不可犯之,而亦不可受其克也。若干克太岁、天鬼,主尊长有病。若遇官符、二狱,主官讼有祸也。

   太岁刑日,用墓贵死,病符虎蛇,必有灾丕。

   太岁发用为日之刑,上乘贵人,而又临于墓绝之地,更带病符蛇虎,必其年有灾丕之事,而不可逃也。

   太岁临支,又见病符,必有灾病,入我门闾。

   太岁刑支而带病符,则家门灾祸不免矣。

   太岁临支,又见丧吊,必有孝服,来我家门。

   太岁临支,带丧吊,则家有孝服之灾。

   太岁临支,人见官符,必有官讼,入我家门。

   太岁临支带官符,其年有官讼之事。

   月建刑岁作用墓,必有灾讼审其过。

   月建作用临墓,以刑日干,其灾讼之故,审其神煞之由也。

   月建今朝与干刑,兄弟灾障难相侵。

   月建乃兄弟之位,与干作刑害,其灾障亦详于神煞。

   月建乘网,争讼必死。

   月建发用而带罗网、勾朱,争讼之事,其年当慎之也。

   太岁丑未戌加辰,二死又来岁上停。小口多因疾病生,不保须知欲杀人。

   丑未为太岁,又兼辰戌作用,是四墓俱全。若二死加丑未年岁之上,丑未为小口,必有小口病灾。如有天巫、天咒,保禳之可以安生也。

   日过月上两相合,家门定得多悦喜。

   月建发用,是为月也。月将日上,是为日也。干与用合,是日过月上,两相合也。更带德喜神,则德福之盛,家门之荣,而悦喜可知矣。

   岁建刑害,劫煞日干。此官不久,戮于市廛。

   岁建者,天子之象也。若日干刑害,占官遇之,是犯天子之刑也。更带刑亡、大煞,二死,则后官不久而有市廛诛戮,其年见之矣。

   月建刑害,上官见凌。丁马远动,窜于海滨。

   月建者,上官之位也。月建发用作勾绞、飞廉刑害日干,更并马丁,必受上官欺凌,远窜于海滨矣。

   月建会书生合干,一定进财可喜欣。若是天喜临生气,又是添丁进田吉。

   月建发用带会神、皇书,或生合,主进财之喜。并天喜、生气、旺相,又主添丁进田之吉也。

   月破若加凶克日,破财灾病无时歇。若还变化吉相扶,总然吉事成虚寂。

   发用带月破凶神、病符,以克日干,主灾病。如并二耗,主破财。若传中有吉生干,可以解凶。而占事则成虚寂矣。

  月鬼加鬼加弄鬼,那知谩迷又相依。急宜禳鬼方能部,免使吾儿坐受亏。

   乘阳位克干者,谓之人鬼也。乘夜位而克干,谓之阴鬼也。或今支,或阴神,见夜占而作鬼而克害干者,谓之鬼也。发用月鬼加之,谓之月鬼加鬼也。或陷于空亡之地,谓之鬼弄鬼。又带迷神、谩语、天咒,则鬼之害人,须禳之方能免祸。

   月鬼加卯建加辰,早晚鬼催人难保。

   辰加卯为罗网煞也。今辰为月建发用,又带天鬼,加卯。夫辰克干又见卯带鬼克辰,为鬼弄人,死期将至,而不至本月之中矣。

   时日用罗,争讼必讹。妻儿小口,且是灾多。

   时作发用作罗网、勾陈,主争讼,带病符主妻有灾。

   岁在五位岁宅神,生气加之问宅因。

   岁前五位为岁宅,乘生气作用,或加支之二课作用,来意问宅也。

  论行年本命

  命者,占人之命也,就终身而言也。年,占人之年也,就行年而言也。课中传中不见财官,则以占人之年命财官,看与日或生或合以定之。斯为课法也。盖日上神克命上神为吉,命上神克日上神不吉。此论命之神也。日克行年上神为凶,行年克日上亦凶,此论年之神也。大抵课传年命或生、或合、或比,为美数也,占者务宜详之。

  人命十诀

  日干神克命上神,今日求财明日成。更带喜马与德禄,此身应可作功名。

  日上神克命上神,是财神加于命也。求财固无不利,如并天喜、禄、马、德,加于年命之上,再有官星亦可以功名论。

  日财临命最可取,更喜生和合与比。此去求财财可许,喜上眉峰自开语。

  日克命为上神为财,是命中有财,最可取也。更喜与日干或生或合,以之求财,利有攸往。

  命上神克日上神,病符生病不安宁。官符灾讼不安宁,丧吊家中孝服侵。耗破家中主退贫,百般求事不完成。

  命上神克日上神,则命带鬼贼也。如并病符,主病;官符主讼。丧吊主孝服,耗破主耗费百出,求事不完,不能全美。

  命上不宜逢见申,朱勾官符讼事见。

  申为劫煞,若带官符、朱雀、勾陈、直符,主官非争讼。

  日蛇玄虎身生迍。

  申为肃杀之神。如命上神与申相见,更并官符,主灾讼。

  年上不宜见勾酉,若见凶神为事阻。

  行年上见酉,乘勾,主关格。凡事阻滞不通。

  日上神合命上神,此年喜事眷自生。

  日上神若与命并行年上神三六合,主其年有喜事。

  行年三十六诀

  年神不可日相克,纵带吉神不为吉。害主骨肉有灾伤,刑则人神有破失。

  行年上神不可克日上神,若害干,主骨肉有伤,刑干主家人损失也。

  日克年神带游戏,行人病在中途里。更加二死上头临,死在途中应莫避。

  日克行年上神,带游戏二煞,更并二死,主行人路途有死也。

  年带二死去克日,并见休囚病符入。不久须已到阴官,死在今年应日急。

  行年在太岁之谓也。太岁克日,更见休囚、病符、死气,则岁君不容矣,其死应在本年之已急也。

  贵人年神入罗狱,此身必有字差讹。

  贵人临行年之上,而下见辰戌,为贵人履狱,干求已不得力。凡卜诸事有差讹矣。

  贵带吉神临我命,能解家人抱孤闷。平空高处无出头,不是终沉蹇中运。

  命上乘贵人、皇书、天诏、青龙、德喜,能解人之忧闷,必能平空出人头地,而不终于蹇滞矣。

  螣克年神惊恐多,夜加惊梦果如何。日是讼事并破失,空劳心事有差讹。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2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