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具位臣某诚惶诚恐,稽首顿首,再拜上言:臣闻道至虚而善应,天无私而好生。凡属有形悉干陶铸。遂忘微贱,僭冒诛夷。臣今奏为入意。恭望道慈,特颁天命,告下合属真司,如何施行。臣谨因左右龙虎君,侍香金童,传言玉女,左右官使者,三炁正神,促炁功曹,飞章从事,及时操捧心章一通,上诣三天曹局门下上进,伏须告报。臣某诚惶诚恐,稽首顿首,再拜以闻。谨言。

  结尾同前。

  臣姓 某处焚修。

  虚无自然至真大道天尊金阙玉陛下。

  太岁 年 月 日于某处拜上。

  卷封外题:

  心章一通上奏

  虚无自然玉阙 具位臣姓某章奏谨封

  右章或上昊天,改云昊天金阙玉陛下。凡书章,先以熏章符、解秽符三道,烧熏章室及书纸笔墨等。先依式量纸,高六寸,长不拘,每行十七字,行亦不拘,但要见单上空五分,不不通蚁,前空三行;后空三行。入靖焚香,先写章藁,务令整齐,含香修写。章前用黄神印,年月上用越章印。别以黄纸半幅,缠章封之。

  熏章室纸笔符

  右符黄纸朱书,三道,烧熏章室及纸笔。

  拜章法

  凡拜章,依操章仪出官,净坛露章。次令同坛一人宣章讫,香上度过。次以烈火就香炉中焚之。开天符并护字符同发。次步七星罡,飞神遐想,存元命真人衣绛衣,自绛赓出泥丸,乘霞至黄道前约十里,有紫云隐隐。过此云,见天门,入数步,上清侍卫,兆灵神亦往,与周将军建节大神,侍章玉童玉女抱章,直使通事舍人通传。直往前,有碧水金池,冲天飞云,仙桥一道,巍巍玉山万顷。仰望其中,有玉阙琼楼。紫云交映,见斗中四直同入班中,通事舍人引进,前拜玉案圣前,见尊星帝主,端严圣相,威仪可望不可亲。叩齿九通,心拜九过。默奏章中事意,待颁敕旨报应。存帝允奏。兆俯伏玉阶之下,心礼三十二过。上颁降敕旨于天枢省院,给付军威器械鎗仗衣甲,点出天将天兵。雷将雷兵,千百亿万众,付兆交领。兆就天墀之下,心礼谢恩,默闻上圣御口降叱咤之音。兆回神,部领亿万天兵出离天门,径复前路,降下坛前,会本靖合属雷帅天神,共同捉鬼。兆十指相交行煞炁,口喝一声:疾煞。

  屯兵檄式

  北极驱邪院

  谨据乡贯入意。状投救治,理为施行。今准符劄告下者。

  具 位 姓 某 准行。

  宗师大罗班长九炁集神真君董大仙。符。

  祖帅九天尚父琼魁宗神含元太虚天蓬都元帅真君。符。

  大仙衔下符□

  元帅衔下符

  右符檄如前,内圈五寸径。起艮顺写至艮止。周围七行,黄纸朱书。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六十四竟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六十五

  上清天蓬伏魔大法

  北帝亲征

  师变神,飞斗六座,乘斗上天。至西北方,约行数里,见祥云霭霭,瑞炁纷纷。过此云境,直往前,见金渊璧水彩绿仙桥一道,玉山巍巍,迢遥万顷。遥望帝阙,庆云照映,瑞炁分张,庄严奇丽,可望不可亲。度此桥,见通事舍人引班直使,前来引进,至阙下,见上御座金光闪烁,二使者引进通奏,兆长跪御案之前,奏达事由。天蓬元帅领旨,奉御上准奏,降金字敕牌付帅。兆即飞斗一座,帅先领兵,兆随后降下坛前,用斗诀手剔口念云:

  唵吽吽敕叱嚤轮。子午斗。

  北帝威神灭冢墓鬼讼诰命符

  内书北帝二字涂之

  涂呪

  我弼元皇,普济万方。仰瞻金阙,上朝玉皇。众真之表,万道之元。无远不烛,无幽不光。洞达三境,照耀八荒。羣魔屏斥,万鬼灭亡。吾有宝剑,七星耀芒。上冲牛斗,下伏魔王。青龙左卫,白虎右傍。玄武后护,朱雀前当。我为殿帅,总领覃章。五府之长,百神之尊。神威广运,圣德恢弘。山川我掌,江河我通。身翼两曜,威伏羣龙。头戴华盖,手执金钟。撼山山裂,撼海海通。皇天我主,皇地我通。一挥自我,万化之宗。金童侍卫,玉女常从。手挟泰华,足蹑崆峒。赫赫万象,巍巍九重。传之永久,与天齐同。急急如天蓬元帅真君律令。

  右符涂讫,再念天蓬呪五遍,或七遍九遍,书一祕字,取金光炁盖之。存元帅在符中,有三十六将侍卫左右。

  灭冢墓鬼讼诰

  北帝威神灭冢墓鬼讼诰命

  空符

  右奉北极紫微大帝敕,天蓬元帅真君令。太上玄元,九都紫天。理魂护命,高素真人。我佩道法,受教太玄。长生久视,身飞体仙。冢墓永安,鬼讼息奸。魂魄和悦,恶炁不烟。游魅魍魉,敢干我神。北帝呵制,收炁入渊。得录上皇,谨奏玉宸。顺道者举,逆道者焚。北帝所视,万魔收魂。三十二帝,驱荡邪瘟。神祇屏迹,体升昆仑。食啗精祟,身为帝君。闭塞鬼户,开我生门。召请使者,去如奔云,雷公收煞,绝灭妖氛。存念上皇,众魔消瘟。都司判录,呈启帝君。急急如北帝收魔打邪律令敕,鬼魂症鬼神摄。

  太岁 年 月 日时告下。具 位 臣 姓 某 告行。

  玉帝辅臣九天游奕使嗣教祖师天蓬大元帅真君。

  右诰用黄纸朱书,不用皮函。金银钱及救苦经中篇,就病人床前焚之。若安冢讼,墓前烧之,则写云:疰鬼神摄。事竟,可备羹饭路傍祭之。仍用前符,以应为度。如紧急,一日早午晚三次行之。如冢墓诰命未退,可书元帅本身符于语后,元帅衔下即是真形符太上明星者。灭冢讼,乃是灭先世冢墓牵执复连呪誓等事,毋相执对。此诘文自太上玄元起,至打邪律命敕住,乃名三十二天雷火打邪呪。

  天蓬檄符

  右符念天蓬呪书之,应关牒封皮外,所属去处照证合用,应时施行。

  行持次序

  凡民庶投词,当详审事体轻重行遣。或小祸祟,只篆口敕符,判投词,写白劄,付与土地,或判状,令于患家灶中同金钱纸马焚之,外给符水与之。如去而复来,当关布直月五将军,书将军符于关上,用严驾夔龙符,患人床前烧,立有报应。如未痊可,方行牒都统。牒前用天蓬真形符,及申请都统请降鹰犬,建立火狱,节次行移。

  召将请神

  兆化身为驱邪院判官,先召土地,念云:

  以今焚香,关召本坛土地里域正神,为吾疾速呼召直月某将军,火急前来,听候指挥。疾。

  次念召直月呪,召至,再念:

  神将既至,为吾径往天蓬门下驱邪院,告闻祖帅琼魁宗神九天都统天蓬大元帅真君,嗣师上清真人董大仙几前,述臣名衔,启奏上圣伏愿鸾舆鹤驾,临臣坛所。

  次念启请呪曰:

  仰启北极天蓬将,摧碎羣魔大力神。

  严驾夔龙降道场,赫奕威光动天地。

  二十八宿明星主,三十六部大神王。

  手持金剑斩妖精,掌握宝印除凶魅。

  铁斧击破诸地狱,帝钟摇响震天宫。

  驱雷掣电走纷纭,巨天甲卒持戈戟。

  南斗火官除毒害,北帝水神灭灾殃。

  降伏九天大冤魔,扫荡十方诸疫疠。

  忿怒日月失精光,呼吸山河皆鼎沸。

  紫炁乘天下徘徊,三十万兵俱侍卫。

  急急如北帝天蓬元帅律令。

  又籀

  志心启请酆都公,北帝元帅号天蓬。威权赫奕召神兵,扫荡十方诸疫疠,奉请来降三摩地,驱灾逐疫向他方。随机应请下天坛,不舍慈悲来救护。臣今一心皈命礼,披诚沥垦叩虚无。惟愿统领众仙兵,收摄邪魔来加备。急急如律令。

  请大仙呪

  谨请北帝天蓬门下主法摧魔大仙,神通莫测,威赫无边。声闻八极,名振九天。掌北帝令,行北帝权。驱妖斩祟,鹰犬当先。不问远近,诛斩无蠲。巡绕天下,震动山川。黑云蓬勃,朱顶盘旋。吏兵逐疫,鹰犬效前。敢有小鬼,造恶为愆,鹰吞犬食,剑斩鎗穿。臣今召请,愿降三天。蓬星都帅,威赫无边。三十万兵,大振吾权。治病除祸,灭恶去凶。大仙一降,病者安宁。急急如天蓬都元帅真君律令。

  右呪毕,心念一炁宗神心祝,毕,叩齿三十六通,存元帅大仙自天门而降,神兵环利云炁蓊郁,齐临坛所。次上香,三礼,启白:臣今谨据某人投坛求为救护,臣依述来青,谨当敷奏。宣意,详其事理,合为施行。自愧凡庸,未敢擅便。预致告闻,伏候法旨,差拨侍真,判一依字。次厉声云:

  吾召本院下直月某将军,疾速赴此,屏去邪魔。疾。

  次存至,再念呪曰:

  天地合我,我合天地。神人辅我,我辅神人。精魄全合,无弃我身。急急如律令。

  右呪毕,宣关,念元帅呪,焚纸马。再云:钱马关文,分明领受。想神将乘烈焰火云,径往患方,以罡炁助之。次念呪曰:

  天灵地灵,天地交并。本部神将,禀令奉行。

  呪毕,次祝曰:

  臣重伸上启祖师元帅,嗣师真人。臣向来有劳圣驾下临,不敢久留云驭。伏望圣慈,复还本院。后有所请,臣当上奏。臣无任惶惧激切仰恋之至。谨稽首再拜奉送。

  祝毕,三礼,次又白云:

  直坛将吏,各司其事。神将神兵,各就本位。

  右用大指弹四指甲而退。

  直月五将军符

  师曰:凡行遣直月五将军未效,则用此五将符牒催。

  都总符

  鬼字以三光符盖之

  虎头符

  卯文正七月

  灭魔符

  酉文四十月

  蓬头符

  三九月

  崱额符

  五六十一十二月

  卯文

  午 文

  酉 文

  子 文

  中 文

  召魂符

  天蓬仙花玉女符

  符水诀

  凡篆符呪水,须定志存真,忘情专一,丰香烈火,通意上闻,从其诀目书之。事竟,当还真。,按《伏魔经》云:应书符,当存七元在头上,出四兽卫已,烧香启事,对诀书符。先请罡炁入笔现,事竟,还四兽于身房。每日平旦取露水,当向北,冥心,存祖师元师,诵本现,取罡炁,掐元帅诀,存神光赫赫入水中。常安净处,求者给与饮服。

  祝笔呪

  神笔最灵,二炁合拜。天蓬与我,大仙卫形。辟除万病,使我长生。符笔一扫,民得安宁。急急如天蓬元帅真君律令敕。

  请将法呪

  正炁入天地,元精焕八威。分明一十字,料得少人知。

  凡请将斥邪,当北向,掐元帅诀,取罡炁入众妙之门,凝神视笔,呪曰:

  笔行神行,魁罡散灵。辟除万病,保合利亨。

  呪毕,急取罡炁布笔书符。存神人如婴兄状,入唇齿之间,化赤光吹于符上,诵大呪付去。如用本将,存神兵百万,肃然届临于前。如火化文状,存神将乘焰焰火炁,腾空而去,喝声云:神将疾速。如驱摄邪精,馘灭妖孽分明报应。如关行,当推月直用之。

  天蓬盖玄枢秘诀

  凡立盖,必须逐且推华盖方安之。如正月在子,二月在丑。余月仿此。

  下盖呪

  天为我盖,地为我载。北斗玄星,为我衣裳。吾藏弟子某人在七元星宫之内,流火之乡。干不能侵,支不能伤。为我者太阳,不为我者灭亡。急急如律令。

  右呪七遍,存北斗星光下罩盖中,作七元宫殿。仍遶盖,诵北斗七星呪巡护。叩齿取炁布坛,作用书绢上符及黑煞符。

  黑煞大将符

  开天门闭地户留人门塞鬼路穿鬼心破鬼肚 □□□□□□□ 贪巨禄文廉武破 子辛子寅子真子惠子怜子戊子庚手掐 拽杀鬼神君 二十八宿神君 五灵龟 吞魔食鬼 唵□□囉□咤唎娑诃唵□□囉□囉娑婆萨诃 天猷真君煞,翊圣真君煞,真武真君煞,天关煞,地轴煞。天不容,地不受,煞却某人身中一切邪精妖魅,奸凶恶鬼。急急如天蓬元帅真君律令。

  敕呪

  玄武使者,大逞威灵。救民疾苦,断绝邪精。搜捉凶妖,碎灭其踪。驱除下祟,灭边其形。收魂复体,七魄安宁。护身治病,永保长生。急急如北帝天蓬元帅律令敕。

  运用取炁

  吞精阳明。子文,北炁。

  文曲仙兵。卯文,东炁。

  廉贞武曲。卯文,东炁。

  辅星破军。午文,南炁。

  右符黄纸朱书煞字,子文,北炁,运用取炁入符。镇宅佩带皆可用之。

  盖符

  符下敕文

  上清北极大帝敕,三台,北斗,天蓬,天猷,翊圣。真武,九天玄君,十方护法神王,五雷使者,四天门王,八大金刚,十二大神,六丁六甲,天丁力士,风伯雨师,五帝五龙君,流金火铃天仙吏兵,法中雷师天神,箓中灵官将吏,愿降威光,救护某人。所染病患,祈保平安,无令尸鬼呪诅冤愆侵扰。急急如元始天尊玉皇上帝敕。

  太岁 年 月 日 时告下。具位 姓 某 承 诰奏行。

  盖绢符法

  凡书符,用黄绢一尺二寸,上篆三台,下篆北斗七元官,分于病人本命所属星下写年命庚甲姓名。绢符并入瓶中。修建清醮一座,或三十六分,不拘大小,点北斗星灯,献钱马,安奉将兵,专一守卫盖。选华盖方入之。凡立盖,必宜至诚。如是苟简忽略,决无效验。侯限满及病安,则除之。右绢符盛于瓶中,并系人随年命钱,以大瓶入,下小瓶。选逐月华盖方上,掘地深一尺二寸埋之。华盖方即生生之炁,取开日黑象也。正月在子,顺行一月一位是也。若立汇盖及生天台,默念延生呪呢,然后变神,步七星罡,用天丁诀,从贪狼起步至破军,乃下禁步罡,念呪。

  七星杀鬼呪

  北斗灵灵,斗柄前星。贪狼躁恶,食鬼吞精。巨门烜赫,照耀光明。禄存吐雾,统摄天兵。霞冲文曲,光耀廉贞。威临武曲,真人辅星。天罡大圣,破军之精。四天闭黑,浊炁混凝。常持斧钺,手把天丁。威南一吸,胆碎心倾。灵官搜检,听察寻声,九州社令,一一呼名。诛鉏凶恶,定罪不轻。横逆者死,慈善者生。斩头截足,粉碎其形。鬼妖荡尽,人道安宁。驱邪治病,符到奉行。急急如律令敕。

  右呪诵毕,下绢符投入于瓶中。

  下盖法

  凡民有请祷保病,欲行盖法,将信人年命寄于斗宫,具奏天帝斗宫,及申牒合属,拜泰山,请降指挥本处城隍,差神将同本人家司命土地里社等神,专一巡护盖人口,一年之内无灾无患,或保疾病应时痊瘥。行遣了,毕,用铁柱一条,长一尺二寸,如闺月则一尺三寸,象大拇指阔,取十二月炁,上刻七节,取北斗星七王宫。存金阶玉室宝殿。用一小瓶盛符,随年禄米,本命钱,一同黄绢符,并入在瓶中,铁柱插在中心。外以一桶,用青纸总糊盖之。桶右以铁板一片,长七寸,阔三寸,篆三光符,安镇桶外。

  三光符

  上台一黄祛却不祥中台二白护身镇宅下台三青治病除精台星到处大赐威灵 玉皇上帝敕

  天帝释章 佩带天罡 五方出恶之鬼何不消亡 飞仙一吸万鬼伏藏 留人门塞鬼路 穿鬼心破鬼肚 唵□□囉□□唎娑诃唵□□囉□囉娑婆萨诃唵吽□哒利娑诃盘四山倒五岳 □□□□□□□ 贪巨禄文廉武破文廉武破

  敕呪

  天罡大圣,破军前星。诛鉏凶恶,灭鬼除形。魔王妖怪,胆碎心倾。驱邪治病,起死回生。救民疾苦,大赐威灵。急急如律令。

  遣呪

  二仪交泰,一炁之精。七灵护命,上诣三清。玄黄炁降,侍卫符文。黑煞罗刹,三十万兵。巨兽百万,吐炁摄精,挥剑除邪,袪落魔灵。神符流转,千妖灭形。帝有敕,不得久停。急急如律令。

  铁柱符式

  符长一尺二寸,七孔各透两边。

  铁板符式内用三光符。

  下盖式

  凡下禁埋符,插铁符于前,立铁柱于后。即存四天门王守镇四方。想系汇盖人藏在七元宫中。次想城隍司兵里社神职围遶巡护。讫,叩齿而退。候年终,或病安限满开盖,备酒供钱马,化献符中星众,三台北斗本命星宿,随力设醮谢恩,及犒祭巡护神将,城隍里社,住宅土地等神,逐一具状牒发遣,各还所属,领职任用。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六十五竟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六十六

  上清天蓬伏魔大法

  火箓部

  师曰:凡男女被邪缠绕,抱患不愈者,非考附可治,宜行天蓬煎鬼火箓法。呪有凭附生身,或歌笑或哭怒,乃祟恋体,沈迷魂魄,诸法治之不退者,当申奏帝师,请降鹰犬诸将下临建狱,或移牒城隍社令,仍差将监勒根捕,无有不效。如顽邪狂横不伏,害人罪重,须拜北帝斩鬼鹰大章,请降将吏,监勒城隍里域,尤为捷法。但当详审轻重,庶几可以济人救厄,免致谴责。若是邪祟侵人,行符后,便就患人卧牀之下建立火狱,追摄邪党,将获到邪鬼押赴狱中禁勘煎考情节,考寻魂魄,收摄毒炁,无不平复。但火狱之法,建变不同。其中有现灰坛报应者,有煎烧臭秽者,有入梦现形者,有敲打闻响者,种种不同,皆在师之所行耳。今人止务考召,非惟不能断除邪源,抑乃患人未得速愈。故先师有言曰:照法不如考召,考召不及正法。呪天蓬一法,专以制邪为宗。而其治邪之要,又以火狱为主。比之天心,尤为捷要。然天蓬之法,世传虽多,得其奥趣者鲜矣。火狱亦间有行之者,得其变用者,未之见也。余自幼投师,传受上法,凡经四师。初礼婺女马先生德常,再礼武夷陈先生师衡,继参括苍陈先生道宁,末参容城郑先生德一,方得火狱全文。如役直月五将军以至鹰犬,皆有治邪纲纪之要,正法门户,无出于此。行持救济生民,无不效验。江湖行持之士,止行考召,不以正法为急,间有正法者,又以雷霆法行之,彼谓雷霆诛击,无邪不除。但雷神禀性刚烈,不能驻扎劄患家,收捕邪妖,若非大事,又不可轻动。余今将天蓬祕法轻重次第,皆遵师传如初。

  被邪祟作害,止用绯纸书煎鬼总箓符,作纸灯,用麻油一大盏点于患家灶中,夜静自然报应,患人即能痊愈。如未全安必是顽邪捕获未尽,又当变用火狱,书煎鬼箓第一道,撚作纸灯,点患人牀下。须令洒扫洁净,不许留触物于下。用瓦盆一只,安油盏一枚,或三枚,点纸撚符,符内用灯心一茎,同卷成撚。若止一盏,则用三茎撚点,分三向。若点三盏,则各点一茎纸撚符,随人家贫富轻重,量力用之。置牀下如三台之状,以灯向外点之,指寅午戌三方。其灯前用香炉烧香,净水在前,不得令猫犬见之。既点之后,行持祷祝烧化。帖符牒纸钱马讫,灯若明暗,不要动着,次早亦不得移动,三日后人安,验解施行。如或未愈,即是狂邪未除,又当更变火狱,行移催捕。更书篆第二道煎鬼火狱符,加前第一道作二茎,共六道作三穗作一盏点,或三盏三茎,用同前法,无不报应。如患人未十分全安,却又当变第三符,同前二符作三茎,或三盏三茎,或三盏九茎用之,悉如意报应。若山魈五通等强鬼,当申天蓬元帅,牒鹰犬等将,立符纂,中用圆镜照鬼符,麻油五盏,按五方点灯。符用黄纸墨书,报应符一道,安患人牀头,或患人身中。至夜静取出,同金钱甲马公文烧化祝将。却点煎鬼火狱灯,及帖鹰犬将并符行用,自然昼夜闻鹰犬之声报应。是法也,简易自然。但至诚书篆符文,急切行移,祈告天帝上真,慎勿轻行,恐招谴责。其四变外,更有用灯七盏,排如斗形,却每盏用煎鬼符点灯,以净灰呪敕行持。仍用本法天狱灰符墨书黄纸上,铺在武曲星侧,以灰铺符上,撒灰诵呪,仍用镜摊令光净,烧鬼行持。俟灰坛现迹,牒将所验属轻重,依法行之。或不暇押解,用黄纸书斩鬼符指挥行持戮之。然不若备牒解所属为佳。此狱式亦罕行之。但寻常多是一变至于三变,则人安鬼绝矣。今恐不知用符次第玄奥,尽将师传祕诀,列具于后,庶临事无差,用法有验。盖此皆非法中常有之符,凡所传祕文中间隐呪,切宜祕之。

  书火狱符诀

  凡受词后,焚香端坐,存左日右月,焕乎六合之府,九晨临于帝席,光明发乎项后,赫然作九色圆像,内外洞明,蓊冥一室,四兽侍卫,环列左右。次叩齿九通,咽液九过。澄心静虑,焚香,奏启上帝圣师天蓬元帅,四圣真君,法中一炁都统大将军,直月五将军,统兵四目老翁大神,天关地轴神将,聋兵哑将无义神王,飞鹰走犬大将军,三十六员大将军,天驺甲卒煎鬼火狱中捷疾使者,南方赤帝大神,主火宋将军,炬火严,炬火明,炬火形,炬火炎,炬火睛流火使者,六丙六丁神将,炎精二神,火轮烧鬼神将,南方红苎国大力金头主火大神,二五史兵豁落将军,辩魂玉女,灵官铁脚魔王,斩头沥血大将,闲天门吕政大将,闭地户商英大将,留人门姚端大将,塞鬼路戴涓大将,穿鬼心李元吉大将,破鬼肚李钦大将,烧鬼炼神大将,放火发风大将,伍毛、公尾行文、立羊、史近、光渊六大符使,拷鬼大将,五方追鬼使者,火狱中一行官吏。存想祖师将吏在前,陈白事意。次想北斗从洞房中出,现在面前,渐大复头上,罡星指前。次存五方五帝将军,各随方色,锦衣青帝将军从肝眼出,赤帝将军从心口出,白帝将军从肺鼻出,黑帝将军从肾耳出,黄帝将军从脾顶门出,罗列左右,神兵万万,并从毫窍中出,诸司官将,森卫目前。次左手掐诀,念呪曰:

  开天门,闭地户。留人门,塞鬼路。横金梁,竖玉柱。穿鬼心,破鬼肚,罗四山,盘五岳。收罡炁,握斗诀。众邪伏,祸自灭。

  右掐定大煞文成诀。次右手磨墨,念天蓬呪九遍,存己身为天蓬元师。次念呪曰:

  北极有将,六臂三头,常乘黑炁,冲塞斗牛。眼如闪电,身佩黔鉴。出封神将,入为公侯。声如霹雳,手执戈矛。是邪断迹,是鬼斩头。不顺大道,火急擒收。寸斩毋赦,不得停留。急急如北帝天蓬元帅真君律令。

  呪毕,化身为元帅,及念敕纸笔墨呪,依式书符。仍诵:

  唵吽吽,天蓬天蓬,九元煞童,至万鬼自溃,敕煞嚤临。急急如含元太虚天蓬敕。

  右握定元帅诀,再念呪曰:

  黑煞威神,、天猷统兵。天蓬元帅,佑圣加临。北帝煎鬼,碎如微尘。神符到处,万鬼速擒。急急如天蓬元帅真君律令。

  呪毕,存元师统兵下临,罗列左右。取北炁吹入纸笔书符。

  煎鬼箓符绯纸墨书,下十二结

  天蓬加句呪敕

  天蓬天蓬,九元煞童。天关地轴,在吾掌中。五丁都司,高刁北翁。七政八灵,太上皓凶。长颅巨兽,手把帝钟。素枭三神,严驾夔龙。威剑神王,斩邪灭踪。紫炁乘天,丹霞赫冲。吞魔食鬼,横身饮风。苍舌绿齿,四目老翁。天丁力士,威南御凶。天驺激戾,威北衔锋。灵官玉女,铁脚神王,聋哑二将,走犬飞鹰。三十万兵,卫我九重。辟尸千里,袪却不祥。敢有小鬼,欲来见状。镢天大斧,斩鬼五形。炎帝烈血,北斗然骨。四明破骸,天猷灭类。神刀一下,万鬼自溃。急急如北帝敕,天蓬大元帅律令。疾速摄。三声,煞文,北炁

  右呪书符,呪尽成符。用绯纸长七寸,阔二寸四分,内裹灯心一条作撚子,用茶盏盛麻油点灶内,仍以灶马纸钱同状帖,焚于灶中。或止判状,不备枮,亦可。并用茶果香烛供养灶上,祝白事意,便出厨内,不得令人在厨房下喧哄。其夜必有报应,或敲打,或入梦,或闻臭。书符时,左手中指掐掌中,大指压定掐四指二节。袖中复纸书符,存见天蓬元帅,领天关地轴,飞鹰走犬,聋兵哑将,辩妖魔玉女灵官,铁脚神王,带顿三十六将,周匝围绕。存毕,闭息,诵天蓬大呪,一句一啄齿。敕符讫,方入灯心撚之,庶灯不暗而难灭也。

  撚符呪

  谨请南方宋无忌大将军,手执火轮,烧鬼通名。炼神为灰,烧鬼为汁。火神火神,急出急出。出疾。

  右手持符撚,就香上熏度念呪,左手离文挑诀,呵炁入符撚中。再念敕呪:

  三十六天罡,罡中大神王。炎帝烈鬼血,赐我为上皇。七总大元君,为吾驱鬼殃。真炁发雷火,神呪却不祥。急急如律令。

  右呪敕符撚,取罡炁入,念呪曰:

  南阎浮提索离吱,火生火旺火文真。

  丙丁将军炎焰帝,金头风急赤灵神。

  无忌将军兴大火,烧神煞鬼炼妖精。

  斩鬼韩仪收邪祟,五道伤亡化作尘。

  急急如南方荧惑帝君律令救。

  右呪毕,午文南炁,口呵手剔于符撚。

  煎鬼箓第二变纸撚符

  上台一黄祛却不祥中台二白护身镇宅下台三青治病除精 吾奉元始上帝敕上清大帝敕太清大帝敕玉皇上帝敕北极紫微大帝敕 炎帝烈血煞辰文 北斗然骨煞卯文 四明破骸煞二指掐大拇指甲根下 天猷灭类煞四中 神刀一下万鬼自溃大指掐酉文二指掐大指节下 开天门闭地户留人门塞鬼路穿鬼心破鬼肚 含元太虚天蓬敕 天猷元帅敕斩鬼 贪巨禄文廉武破阳日用□□□□□□□阴日用天罡大圣敕煞鬼

  天蓬天蓬煞鬼。

  右六字,朱书加符上。符用绯纸长七寸,阔二寸四分,墨书。如紧要,朱书尤佳。如第二次用,则于符中加前六字于符中心。若朱书符,则以墨书六字。若墨书符,则以朱书六字如。未应,再加后七字于内,乃三变用。

  南极大帝敕煞鬼。

  煎鬼箓第三变纸撚符

  上台一黄祛却不祥寅巳中台二白护身镇宅丑午下台三青治病除精子未台星到处大赐威灵诛鉏凶恶救疗群生太上笔法符到奉行急急如上帝律令敕 吾奉元始上帝敕上清上帝敕太清上帝敕玉皇上肯敕紫微大帝敕 芒角森龙凤威光叱十方丹罡耀什夜朱火焰三边精明符正剑戟焕兵权搀抢应灭迹孛彗敢当前 六丙六丁火丈火真火轮烧鬼神无忌将军敢有不伏化作微尘南方红苎国大力鬼王金头主火太阳精急煞鬼贼莫留停急急如南方火德星君律令敕煞摄

  右符南炁,雷火印,亦三变用,并同前。

  敕呪

  唵呜□□□唵□□哩□□□□□啼摄

  呪毕,再念天蓬加句呪,取北炁,存元帅领三十六员大将入符。次念黑煞威神呪毕,再念遣呪曰:

  炎帝有令,烈血奉行。四明真公,破骸零零。天猷灭类,然骨立成。神符一下,万鬼灭形。急急如北帝律令敕。

  右呪毕,握五雷局诀,掐亥剔午,取火炁入符。再念呪曰:

  干元一炁,元亨利贞。吾奉帝敕,总摄吏兵。三十六将,急降威灵。一依敕命,来赴坛庭。焚烧鬼贼,灰灭邪精。三五吏兵,豁落将军。承准天符,不得久停。急急如北极紫微大帝律令敕。

  右呪如前,变用讫,若不亲往患家,止在坛中给符,更将符撚,精加行持,呪敕给牒与请符人去,分付安排点灯,无不报应。亲临建立行持,尤为佳也。

  召火狱将吏六员

  谨召北帝总符使伍毛:公尾、行文、立羊、史近、光渊六大符使,火急降临,随符报应。急急如北极大帝律令敕。速降速降疾疾。

  右呪三召存至,想六符使黄巾红抱,各金甲掩心,手执火轮火袋,形貌躁恶异常。公尾、行文二将,乃系主帅也,如大将状,仗剑。余四将状如捉缚枷拷之形。此六将专一主行火狱治事。

  祕呪

  四大神洲兴火将,炎炎烈焰烧鬼神。随吾符炁速通灵。唵啮□唵啮□唵□□耳□□。急急如昊天玉皇上帝律令敕。

  右呪左手玉皇诀,及剔寅申巳亥四诀。次午文,火炁入符。再念召呪曰:

  谨召南方红苎国大力鬼王金头主火大神宋无忌。太阳精,速降临,烧鬼神,疾速报应。

  存南方丹天火炁射下目前,内有一鬼王大将,红发,口吐火焰,手执火轮,背火袋,立于前,即是火星部下火将。存至,入符毕,再召后将,念呪曰:

  谨召火狱中官吏巨火严、巨火明、巨火炎、巨火形、巨火流、巨火精使者,急急降临,速为烧鬼鍊神,分明报应。速降速降疾。

  右存将吏俱至,并是红发,执火轮火袋火瓢火杖火剑,立前听候指挥。次念总呪曰:

  干元一炁,元亨利贞。吾奉帝敕,统摄吏兵。三十六将,急降威灵。遵依符命,前赴坛庭。奉承帝敕,焚烧鬼神。炎炎烈焰,灰灭邪精。火府官吏,火狱将兵。三五使者,豁落将军。速与报应,不得稽停。急急如北帝律令敕煞摄。

  右呪毕,取北炁入纸撚符中,与请符人。

  遣符敕呪

  吾今敕汝身,立为火狱神。与吾持符去,烧减鬼妖精。喝云:去去去。

  右呪毕,两手雷局打,喝云:速去疾。噀水一口,存请符人为符中诸将,乘火云,雷电风火交驰,赶去捷疾。凡给符,先分付请符人,安顿油盏如法,至夜点火狱灯。若有敲击声响,不得惊怕。如闻头发臭,则是狐精。炙肉臭,是魈精及独足精。如炁臭,是家亲伤亡如血腥臭,是血伤。如树木臭,是伏尸及土木精。按法行之,自然报应。不可轻易。亦当先分付请符人,知闻臭者是报应,却得说审详之。若灰坛现迹,圆镜现形,袪鬼入梦,鹰犬发声,须是亲临地头,奏申请将降临建狱,呪敕坛室,指挥叮咛,方获异应。又不可一槩给符撚,责其巨应也。今将亲临行持建狱节次于后。

  建火狱行持诀

  凡受人投词,先验状中有无邪祟,或帖牒将吏,就法院召将,遣发前去搜捕束缚祸鬼,伺候根究。次将带印令,亲到本人住家,或附童考召,或不附体,临时看病势浅深,祸祟轻重,随意行之,如病势轻浅,则先行考召,附童供通心劫以获到鬼祟,差将拘管,伺候建立火狱,推勘祸源。或病势沈重,切不可附体考召,便当建狱追摄,以为上策。

  大凡法官止务美观,患家亦只要附童通说,不量轻重。或附之后,只是指挥神将押出城隍,或押出界,又无公文,殆同儿戏。殊不知邪祟为祸,皆是结连害人,况附体之祟,往往不肯从实供通,岂可便以为是,任意释放。法官才去,祟即再来。或有病势深重,祟乘势侵害,祟去人亡者,此是不审病势而用法,徒知以美观,而不行正法断后之故。余昔日亲承先师嘱咐,谓行附体后,便宜立火狱,以守其病祟。有未获者,即就狱内重勘已获见禁之祟,以追捕其余党。行持如此,方得紧密,免生后患。所以先圣宗师,谓考照不如考召,考召不如正法。盖谓此也。或有不行天蓬,止行天心五雷诸法,而未知天蓬一法,乃治祟之专司。亦有行天蓬者,又不传得火狱之祕,凡遇行持便以附体为重,连日累夜,恣行考附,更不思所以断绝邪源,去病安人之策。其间亦有以天心五雷符法,及诸阶考召法中符篆断后镇贴者,皆漫泛之符,又安能立断邪源,往往误人多矣。殊不知天心虽有斗狱,雷法亦有诸狱,莫非事大体重,却非顷刻可以施行。独天蓬法中有火狱之祕,事简而行易,兼符中有更变之要,次第有报应异殊,缓急轻重,随意可以行之。此天心雷法所不能及者。惟天蓬有火狱之祕要,今依师传节次,录出建狱之法,立成要诀,庶可按图行事,免致差错。一毫无隐,行者宜当珍惜,详审用焉。

  凡建狱,先备文檄牒将,及依前式书篆火狱等符,撚作灯心,安油盏中。或一穗。或二,或三,皆依前法排油盏中。先令洒扫患人状下洁净,安排香炉水盂油盏毕,焚香召将,启祝事由讫,即诵天蓬呪三遍,召将建狱行持。

  建狱呪

  六首山翕,生在幽谷。朝从庚辛,暮还甲乙。中镇丙丁,大海四目。头枕北斗,足踏罡宿。三十六将,速建火狱。急急如律令。

  右呪毕,默祝神将速建火狱。存将各执鞭杖之具,枷杻法物。存见火狱四维火绕,炎炎可畏。次念结狱呪曰:

  四大神洲兴火将,炎炎烈焰烧鬼神。随吾符炁速通灵。唵啮□啮□唵□□□□。急急随吾呪,速建火狱城。

  呪毕,左手剔寅申巳亥诀。此谓之四大神呪。存四角各发火焰,呵火炁助合,谓之兴火将。次存四维各有城壁,上有铜蛇铁犬,口吐炎火,绕地上下亘天,炎焰可畏,焚烧鬼贼。念至唵啮□,谓之结狱。存狱门金光一道照狱中,将吏捉祟,乘光押入狱中。却烧追鬼符,存见分明。一面手剔午文火诀,呵火炁助之,合狱中火焰增光,不计遍数。次高声叫云:三十万兵,卫我九重,三遍。存见天蓬三十六将,围绕狱外。两手结火罩,各离文,交加撒诀,次念大威德呪。毕,两手结火罩诀,就衣袖中握至额撒去罩狱。存火网罩定火狱,此谓之火罩结狱诀。指挥将吏,牢固监守,依法考勘。然后与患人敕身,断塞鬼路,顷刻即有报应。如要现形,则圆镜符用之。前呪出天威雷法,一句一将,有姓名,与别不同。

  南斗现镜符

  上元赐福天官中兀赦罪天地官下元解厄水官 天元四噀收鬼如箭左跨□罡干坤立现 南斗大神疾速来临吾奉敕命不得留停火狱本院将吏捉鬼现形 阳光朗耀阴鬼当衰九星洞照符到速追分明现形疾速奉行

  右符朱书圆镜中,午文,南炁呵入镜中。镜前后左右,用筋五只圈定,筯上各有符系之,存为直月五将军。念云:

  五方五帝真君敕。

  念毕,取五方炁吹坛中,用筯攒地直,安镜于上,前用么油#1。盏点符撚灯。再念三十六天罡呪。毕,点灯撚符。次念南阎浮提索□吱呪。毕,午文南炁呵入镜中,飞斗一座入。次又高喝云:三十万兵,卫我九重。存将吏围绕。次念干元一炁呪。毕,卯文东炁吹布灯坛镜筯之中。次念呪曰:

  圆镜照出千年祟,古镜照出万年邪。

  呪毕,午文南炁呵剔入镜。又呪曰:

  谨请提点沥血大将龚海、张竭速至坛中。疾。

  存想本将闻召而至。次念:

  汝等既已到来,火急监勒本人家司命土地六神,七十二神煞,搜捉为祸邪鬼,与吾斩讫,提头分明现形。疾疾。

  呪毕,右手剑诀虚劈,左手午文剔出。次念召都统监狱呪曰:

  北帝有将,总御万灵。威权躁恶,食鬼吞精。上从玄帝,下统幽冥。吾符所召,速为监狱。

  右存一炁都统大将军,状如龙虎君,手执剑战,领飞鹰走犬使者,三十六将,卫护坛前,匝绕四维。

  五方纂符

  东方

  南方

  西方

  北方

  中央

  敕呪

  唵□□吽囉□娑诃唵哆唎嚤哩萨娑诃。

  右呪七遍,取五方炁入筯纂中。更取罡炁入符成,缠于筯纂下。念纂符呪曰:

  吾下钻纂,东方无道之鬼,精魅魍魉,斩头截足。山魈五通,并皆摄捉。如有犯吾禁界者,头破脑裂,碎如微尘。急急如律令。

  吾下钻纂,南方无道之鬼。精魅魍魉斩头截足。山魈五通,并皆摄捉。如有犯吾禁界者,头破脑裂,碎如微尘。急急如律令。

  吾下钻纂,西方无道之鬼,精魅魍魉,斩头截足。山魈五通,并皆摄捉。如有犯吾禁界者,头破脑裂,碎如微尘。急急如律令。

  吾下钻纂,北方无道之鬼,精魅魍魉,斩头截足。山魈五通,并皆摄捉。如有犯吾禁界者,头破脑裂,碎如微尘。急急如律令。

  吾下钻纂,中央无道之鬼,精魅魍魉,斩头截足。山魈五通,并皆摄捉。如有犯吾禁界者,头破脑裂,碎如微尘。急急如律令。

  灰坛现迹诀

  凡立火狱,欲鬼现迹灰坛,须备净灰一斗,油盏符撚等物。师备牒,于临建狱时,左斗诀,右剑诀。划灰,念撒灰呪曰:

  呪敕此净灰,光明照澄澈。上应三天开,下照九途裂。地狱现嵯峨,旌□交加接。一入永无回,捉来无停歇。疾速现灰坛,神愁鬼脑裂。急急如律令。

  右呪毕,剔斗诀于灰中,想金光灿烂。如此三遍念呪,却以镜子铺,令光净,安患人牀下。其灰下先安黄纸符,次方铺灰。仍以油盏安灰中,须以橐子盛着,庶正不斜。建狱念呪,并如前式。但安灰符在油盏不同耳。

  火狱灰符

  上台一黄祛却不祥寅巳中台二白护身镇宅丑午下台三青治病除精子未台星到处大赐威灵诛鉏凶恶救疗群生太上笔法符到奉行急急如上帝律令 左太阳君 加太阴君 金木水火土五星神君 左捷疾使者 右捷疾使者 天狱主者摄神地狱主者摄鬼人狱主者摄精 唵□□囉□□唎娑诃 唵□□囉□囉娑婆萨诃 唵吽□哒利娑诃 天帝释章佩带天罡五方凶恶之鬼何不消亡飞仙一吸万鬼伏藏急急如天罡大圣收神斩鬼摄 开天门闭地户留人门塞鬼路穿鬼心破鬼肚 火铃贱军火铃灵官

  敕呪

  天狱灵灵,上帝敕行。都天法主,牒令严明。捉到鬼祟,无辄容情。急急如上帝律令敕。

  右符黄纸墨书,诵呪午文南炁入符。将符安大瓦盆中,上铺灰,念撒灰呪,铺平正无瑕痕,方可验迹。次召雷神将吏摄鬼入狱。念召呪曰:

  谨召雷霆都司掌霹雳大神,火光银牙耀目威神,殷珍四大天丁,发风放火大将,前去某家患人身中,搜捉应干不正邪鬼,为祸妖精,押赴火狱煎考,化作微尘。灰坛显现形迹,以凭报应。急急如北帝天蓬真君律令。

  右呪取巽炁雷局入灰符中。想火神如真君状,顶冠红发,面赤色,绯袍朱履,左手火印,右仗火剑,乘赤马,口喷火云,驾火轮,降炁入符。此呪专系火狱中摄祟现连玄奥。此将威烈,召时宜加秘呪,及报应符加用尤妙。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4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