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司

  照应本司系准轰天敕命,掌握雷霆,专天章号令之权,主太一专司之职,驱除妖孽,荡灭邪精,使万民安业,五谷丰登。本司据词切,原虫蝗害民,皆是当坊庙貌社令土地等,招诱不正之炁,容庇在乡,变化为虫,食害禾稼,有伤民食。照得本乡庙貌社令土地神祇,安受居民祭祀,自合保护一乡田畴禾稼,岂得招诱虫蝗,侵害田禾,岂不有违太上好生恤民之德,天律不容。本司未欲遽然差发雷帅前去逐一追究,今仰汝等遵依九天玄章符命,火急不移时刻,同所差天将吏兵,将见今虫蝗逐一尽行追遣前去,不许容在本乡侵害禾稼。如有小庙山神,伤亡木下等鬼,辄敢妄有埋魇呪诅在内为害,并仰一并和释遣逐,不许有违符命。如或不从今来符命,定行差拨雷帅前去勦除,逐一收捉,解送黄神烈露台,依刢令施行,断无轻恕。符到遵守,火急奉行。须至劄者。

  右劄本境社令之神,准此。

  年 月 日 时劄下。具 法 位 姓 押。

  引式

  司

  近据入意。本司看详虫蝗害稼,实本境庙神社令下邪等,招诱不正之炁,变化为虫,侵食禾稼,实为生民之害。在当职掌握天令,合与施行。除依式批篆九天玄章符命,劄下本乡当境庙貌社令土地等神遵守遣逐外,合行差将监勒遣逐,须至差引者。

  右仰某将,只今领本部天将天兵,各带本色器械,前往某处,监勒本乡庙貌社令土地等,火急将见侵害禾稼虫蝗,尽行遣逐,不许有违天令。如或小庙山神,伤亡木下等鬼,妄称呪诅,在内为害,并仰一并遣逐。如或不从符命,定行批发九天雷令,差拨雷帅前去勦除收捉,解送黄神,依令施行。火急奉行,毋致违滞。如常结。

  如不退,申主司,牒雷将,具奏批令再劄,立限速追庙神。

  驱邪行遣

  投词判

  司

  准法判:

  一、欲先关报本司诸司诸府合干将吏,在坛驻劄,伺候差使。

  一、欲先具状飞申天章雷司,乞移文九天太一,五雷六司,雷公都部,合集各司兵马,俟候本司行文到日,应时发下地头,追捉施行。

  一、欲先批太一真令,下某人家拘制邪鬼,断绝殃耗。

  一、欲次第具奏雷霆,遍申太一雷司,六府六司,遍牒合干雷将等,集兵擒捕。

  关式

  司

  照对据入意。本司据陈,准书判为某事,今来合要诸司官将前来驻劄,听候差使,擒捕祸邪,及专切防护本坛及法官身前身后,所贵邪不干正。须至公文者。

  右关承差神将,准此不移时刻,立便关报九天,太一六府六司,雷公都部,飞烈七十二将,火部阏伯,欻火大神,风云雷雨电霹雳部众,只今下降行坛驻劄。内雷公将军,火部阏伯将军,欻火大神,请俓下某人家驻劄,专功提督差去雷神用心擒捕,立要败获。即与禁制火精,自行文为始,不得再有进作。的要大逞神通,宣灵显圣。有功之日,言劳迁职。前件所关事理,疾速奉行,不许顷刻住滞违戾。故关。

  年 月 日 时关。具 法 位 姓 押。

  批式

  司

  照对本司掌 轰庭真令,飞烈七十二将,佐应三界,万灵并听。号令之下,敢有拒逆,于道不顺者,并赴黄神令下刢施行。今汝等依附草木,积为群党,敢在天地日月星辰雷霆之下,公然肆兴孽毒,出影露形,或放火烧人屋宇家财,临时随事更改。惊恐生灵,全无畏惮。揆之天律,皇天不容,皇地不载,日月所不照,雷霆所当诛,死入黄神,入地万丈,魂死无生,无足忍恤。汝等速当俯伏,五体就地,悔艾罪恶,以求原免。拱听雷霆号令之后,不得再有进作。如或毫发有违,定从玄律,斩首万断,万劫不原,毋致后悔。须至批者。

  右准雷轰大帝面敕批行,速宜遵奉。

  年 月 日 时批。

  引式

  太一诸符,如有放火烧人屋宇,或治精邪等事,临时随事用之。

  司

  今准雷轰大帝敕元降太一某符下专司,差降太一某将诸将临时随事差用。吏兵,立便将带器械,火急下某处某家,贴同差去雷将,收捉某色一行魈鬼,牢固锁缚,从限管押出头守候,唤上供证,为白日不时出形露影或放火烧某屋宇家财。等事,不得有违。须至行遣。

  右准前件符命,火急奉行,不得违滞,准此。

  年 月 日 时引。限。具 法 位 姓 押。

  飞申天章雷司

  具法位姓某

  照对,今月某日,据某州某入意。据陈迫切,当日即与关会诸司将佐,飞翼雷公,火部阏伯,欻火大神烈面使者,悬沙使者,部带吏兵,俓下地头,根捉为祸魈精。及批太一号令差坛司前去某家宣示魈鬼。据面报云:某家其日又复进作,随事改意。今恐此鬼日复一日,连结群党,转见猖獗拒抗。除差将督捕外,须至申闻者。

  右某谨具状,上申九真君位。恭望圣慈,允今所申,特降圣旨,下九天太一,五台六府六司,霹雳诸司,照今所申事理,疾速差降猛烈将佐合干威神,各带器械,俓下地头,并力擒捕魈鬼,断绝某  色精灵,为民除害。今后遇有一急切讨捕事件,不候申请,许容便宜施行○ 所贵天法昭明,邪不干正。如常结。

  雷公阏伯欻火七十二将牒同式

  司

  据某处入意。所据来词,已于今月某日关会诸司将佐,及专委某将等,争目见光鞫祟大将,烈面使者等,各统兵马,前去擒捉。某日据某人投陈,某色一行邪鬼,于约束后,未及几时,又复进作,或放火随事改。委实切害。陈乞严行追捉,禁止某色邪精,免为民害。本司见得此鬼全无忌惮,不畏天法,所差将佐坐视不为用心,听其猖獗,不即擒捉,岂不有失规制。须至专牒者。

  牒候到,请速详前事理,俓下某家驻劄,立便督发所差将佐,疾速用心擒捉,从限管押,出头供证来历因依,以凭行遣。牒至,须要败获扑灭某色精怪,不得坐视纵容邪鬼再有进作。如有拒逆者,请即行斩首,以令鬼众。仍监住庙神主者,不得坐视纵容邪鬼,玩弄天法,公然出影露形,或放火随事改。恼害良民,如今次更不用心。必定具奏取旨施行。如例程结。

  引式

  司

  今差神将赍牒几道,前去逐一照所关差各司雷将前投落,即便领押。合要将吏各带器械,俓下所指地方,擒捉某色魈鬼。并召第二台第五台太一判吏狱官直卒,将带本台栲治一行刑禁狱具,前来某家伺候差去将佐捉到魈鬼,如法牢固监管,分明现形报应。以明天法,不得有违。须至引者。

  年 月 日 时引。具 法 位 姓 押。

  庙神劄

  司

  照对,今月某日据某处入意。当日关会诸司将佐,前去追捉,及批雷霆号令,宣示鬼众。某日再据某人投称,某日于约束后,未及几时,又复进作,陈乞严切督发雷神,尽行收捉制伏妖精,免为民害。本司详得此鬼党类众多,已飞申太一六司六府,檄起星帅雷帅将军等,下降某人家,布列围绕,并力擒捉。及照贵庙与某家密迩,自合严行禁治。况某亦曾有请于贵庙,安得不与为福。在天律国法,皆为不便。本司未欲便行追究,须至公文。

  劄请本属某庙神,请详备去事理,立便躬亲部领本庙判官兵马,前往某人家,贴同差去雷部神众,并力擒捉某色一行魈鬼,各要正身牢固收管,申解本司,切待亲行领问作祸来历因依,庶凭断遣。仍与制伏为害光怪,以劄下某日为始,不得再有进作,务要安静无虞,以彰神用。先具遵禀状申雷司照应,不得有违。故劄。

  年 月 日 时劄下。

  城隍牒

  司

  照对今月某日据某处入意。所据来词,已于当日关会诸司将佐,前去追捉,及批雷霆号令,宣示鬼众。某日再据某投称,某日于约束后未及几时,又复进作,陈乞严督雷神,尽行收捉,制伏妖精,免为民害。本司切详此鬼全无忌惮,不畏天法,除具备雷轰合同符檄,具状飞申雷霆六府六司,檄起星帅雷帅将军等,立于今月某日时一合下降某人家,张罗布网,围罩十方,并力收捉,非不严切。恐此鬼党类众多,若不速行勦绝,则源源之祸,何时是已。其事正隶神司所部,须至专牒者。

  牒请速详前备去事理,立便躬亲部领本庙判官神吏精兵,火急前往某人家地头,贴同本司差去雷将,及五灵庙主者,并力擒捉某色一行魈鬼,管押赴本司,出头供证为祸因依,以凭结绝。牒至,请速奉行,毋辄顿刻住滞,坐视邪鬼害人,不为用心擒制。先具遵禀回报,以凭缴申雷台照应,毋辄故违。谨牒。

  催捉牒

  司

  照会,今月某日节次,具牒请速督发九天太一五雷六司将佐,下降某人家,并力追捉为祸魈鬼,扑灭妖怪,随事改意。免为民害。本司切详此鬼全无忌惮,不畏天法,所差将佐坐视不为用心,听其猖獗,诚何以堪。敢赖奋扬天威,鼓率神武,以威猛从事,胜捷为功。鬼灭人生,岂无劳绩。须至牒再催者。

  牒到,速严兵阵,讨捕魈精,尽底擒收,毋令隐漏。伫看收功鬼窟,迁赏轰庭。毋或不前,自干黜陟。谨牒。

  年 月 日 时牒。具 法 位 姓 押。

  奏雷祖贴黄倚黄并同前奏状式。

  具法位臣姓某

  照会,臣于今月某日谨据某州某人投词,伏为某事,投臣法坛,丐为驱除事。本司遂行差将前去验实祸由,委是此鬼在某家惊恐老幼,为害百端。况臣职隶太一天章,掌握雷霆印令,告盟之日,誓以除邪辅正济物利人,今者既奉投词,实为迫切,臣即发太一符命前去宣示,全无畏惮,愈见猖獗。盖谓此鬼顽猾,若不作急行移,纵恣不已,必致害人性命。臣统法以来,岂容此等妖鬼,敢在天地日月星辰雷霆之下,出影露形,或作何害,随事改意。残害良民,抗拒天法,全无畏惮。若更宽怠,不为勦除,诚非臣受法之初心。傥非雷霆显加诛戮,则源源之祸,何时绝得。臣已于今月某日某时立坛召将,前来某处受祭,会合诸司霹雳雷神,诸处将兵,监勒城隍社令地神,布列网罗,四围密匝,围罩某人家,若击伐,则云:围罩某处树精庙鬼。毋令走透。同伺敕旨行下,驱动阳雷,霹雳大震,诛伐魈精,若击伐云诛伐树精庙鬼。扫除祸根。庶可分别阴阳,保全民物。臣自知德行浅薄,妄动雷霆,然事不获已,谨按玄律,不经奏间,不敢妄役。仰惟大法旷古救人,臣不避雷斧之诛。除具申发令主司外,须至奏闻者。

  右臣谨谨录状上奏正元雷祖轰天大帝陛下。臣恭望洪慈,允臣录奏,乞降敕命,专下九天天章雷司,六府,九天诸司,雷霆去处照应。所乞事理,委实的确,并无违碍,妄动雷霆事理。专差太一霹雳雷帅将军,雷公都部,天将吏兵,六府九天诸司雷霆帅将兵马,引雷星将,莫错使者,五雷部众,杀伐威神,一合定于今月某日某时下降某处地方,大兴霹雳,诛伐某色魈精,破庙,则云:霹雳树庙。以为明验。内有党类情罪稍轻者,捉押解送雷台。次于某家地方断绝某怪,如病人看邪失魂,则云:次拘还病人某身中魂魄,去涤邪毒,补炁生神,保护身体,早赐安宁。方显大法。其某罪恶所积、上天谴责,致招下鬼所诬,请体生恩,悉与原宥。俾令鬼妖灭爽,早臻安宁。干犯洪威,臣下情无任战栗仰望揈天候恩候命之至。谨具状奏闻。谨状。

  年 月 日具法位臣姓 某 状。

  九真君申状

  具法位姓某

  检会,今月某日具申据某州入意。除具申闻,及飞奏雷阙,其事正隶发令主司,候敕下,早动霹雳,应期诛伐。所有太斗霹雳诸司帅将,雷火都部,顶期下降地方,庶不误诛伐行事。须至申闻者。

  右某谨具状上申太一霹雳专司主雷九位真君圣前。恭望圣慈,允今所申,体念生灵被魈鬼肆为残害或被放火,随事改意。事理,即乞圣旨,下太一天章雷司六府,九天诸司,雷霆去处。照得今来兴伐,并无违碍,妄动雷霆事理。早为差降帅将吏兵,击伐雷神合干猛将,径下地方,大兴霹雳,诛伐社绝魈鬼,为民除害。干犯圣威。如申式结。

  圣后奏状

  具法位臣姓某

  照会,臣今月某日谨据某州入意。据陈被魈鬼肆害极久,不敢妄动,犹恐某罪恶所积,上天谴责,是致下鬼所诬,或是厄运值此,及家口心不归一,不信道法,怀蕴疑贰,臣所发诸司雷神将佐见此,未与制伏捕捉。有此深虑,不容寝绝,除具奏轰庭,乞降敕命,专下太一天章雷司六府,九天诸司,雷霆去处,照所乞事理,专差太一霹雳雷司帅将,雷公都部,天将吏兵,杀伐威神等,定于今月某日某时下降某家地方,大兴霹雳,诛伐某色魈鬼,以为明验,显扬大法。若蒙即赐过官,解释前件过恶厄会,俾得所差雷神,即便制伏,永绝祸源,实出慈造。臣滥掌雷霆,德行浅薄,冒昧行持,死有余毕,仰惟大法,旷古救人,臣不避雷斧之诛。谨具状奏闻者。

  右臣谨谨录状,上奏九天掌法圣后元君圣前。臣恭望睿慈,允臣所奏,早乞御辈过宫,上御轰庭,为某人哀请,特赐赦原恶业罪障,得免郁攸非常之祸,某色魈鬼,立得断绝。即乞敕下雷司,应时遵依已申牒事理施行。干犯圣威。

  引雷真君

  具法位姓某

  照会,今月某日据某州入意。除己具奏雷阙,切缘雷威急猛,恐致诛伐日时误击地方,冲伤良善,除别具牒莫错使者外,又虑雷将未知当日雷路,所有引雷事理,正隶主张,须至申闻者。

  右某谨具状,上申九天张宿星君九天轸宿星君圣前。恭望真慈,允今所申,关会太一雷部,照本司前后所行事理,所批号令,至今月某日某时前往某处,先为前后随卫雷公驱发莫错使者,依律奉行。候行事竟,即时收敛雷威,各还所部,庶无差误,得济大功,为民除害。同前式结。

  批示鬼众

  据某人状投,本家被某邪鬼出形露影,或烧人屋宇,随事改。惊恐老少,乞行止绝。本司不欲便行擒捉,某日遂差坛司宣示雷霆号令,约以当日为始,不得进作,即要安静。尔等见本司约束一到,自合遵依,出离某人家,不应于约束后又行兴祸。或放火随事改。必是尔等鬼众,意要灭裂雷霆,抗拒天法,当职若行差天神擒捉,尔等鬼众,岂得无罪。除再行约束,仰尔鬼众等,见此约束,不移时刻,递相告报,火急前去元来处所,安尔魂瑰,守尔营窟,不得似前顽慢。少有住滞,如本司今。次约束之后,尔等仍不悛改起离,定行擒捉科罪,粉骨碎身,无致后悔。故批。

  年 月 日 时批。

  某星帅牒如不绝,再行此牒。

  司

  牒上太一某星帅。临时随是何鬼,用何星帅所隶者差。检会本司今月某日时依法批凿太一某真令,具牒请立便下降某处某人家,制伏某精,擒捉某鬼,立俟昭报,速行止绝,以明神用。岂谓行遣后,其鬼复于某日又行兴害,随事改写。显见灭裂天法,侮弄雷霆号令,情罪非轻。所以本司特发急捉行移惟恐某人家害及人命,放火则云:所住屋安家财,一旦灰烬。何期星帅不即用心严切提兵勦绝,致令下鬼辄敢抗侮,委是有失天法规制。如是则道法不行于世间,是无昭昭之理在上也。除一面飞奏外,须至再行专牒者。

  牒至,不请坐视,火急统领所部某大神等,如放火:则用火部诸将,各带火索火铃火鹰火马。余同此。上连九天,下连九地,搜捉某人家某色魈鬼,尽底诛戮,灭迹除形,以安民物。如或承今牒后,仍前将为常事,不行用心制伏,必定飞奏轰庭,依玄章律令施行。照例程结。

  关式

  今关后项神将,火急于某日时下降所指地方管干下项:

  一、差某等一行将佐,领本部吏兵,如捉火精,则用火部诸将用,十八捉中翻火大将军翻火吏兵。余倣此。各执器仗,径下某处,搜捉某色鬼精,立要败获扑

  灭某怪,或放火则云火怪。随事改。务要安静,不得有违。

  一、前后檄起差去六府诸司帅将,雷火都部,霹雳杀伐威神,但干承文将佐,密切围罩某人家住屋境界,不得走透上件为祸魈鬼,并力擒捉,立要断绝祸源,扑灭某怪,放火则云火怪。随事改写。务要安静,不得有违。

  一、当日神将某将军,部领诸司兵马俓下某人家,承领天令,搜捉为祸恶逆某色鬼神,牢固锁缚,赴坛出头,根究为祸拒捕情罪。如再抗逆,即仰就地头斩首,便宜施行,不得有违。

  一、坎宫水鬼神将吕大神,东海使者禹伯,不移时刻,搬运神水水玲雪雹至某处某家,灌沃火精,立要绝灭,庶几雷将可以擒捉邪鬼,免为民害。

  右仰神将某,准此火急奉行。

  治邪病都引

  太一天章阳雷霹雳专司

  照对,本司系掌握轰天霹雳之权,判鬼神昧正不典之事。今据某州入意。本司既受投词,所合救护。今具画一当干事件下项:

  一、仰本司当日直坛天神功曹,唤集太上某符中神灵直使符吏兵马,只今随逐真符、前去患家,各以威神,流布真炁,涤荡凶邪,调护真元。俾三田通畅,五脏安宁。阳盛阴消,人安鬼灭。如符元式,灵应成功。

  一、仰本司当日直坛天神功曹,速遵法旨,径下本人家,唤集侧近庙貌神祇,住居司命土地,五道井霤禁忌龙神,厕堂夫人等,会问某患身魂魄着落。如是炁数不正,被无道鬼神暗兴妖异,侵害生人,停伏人家,日久不去,皆违犯天律。住居内外神祇,知而故纵,及自透引入宅,坐罪非轻。若今来承受指挥后,即不发遣押出外界,而病势困重,再有投陈,定依雷令。仍具病人得患,因依,及有无邪祟,魂魄着落,结罪状申本司,以凭施行。

  一、恐有时行疫毒瘟灾。不系违犯天律不宥之人,限日下告谕瘟神,即行收摄毒炁回部,不许违抗指挥。

  一、恐上天谴责,为冢讼伏连,在阴府追对者,即仰管押亡魂冤对入病人梦中,分明通传,以凭解释。

  一、恐本人家修造及土箭飞土等,致生病苦,仰传法旨,下土司禁忌神祇,限即日即时解释,不许致害。

  一、恐有住宅前亡后化,伏尸不详,暗侵生人者,仰传法旨,监勒司命等神,押出外界,不许停留。

  一、恐患身被邪鬼精灵侵害,藏匿男女魂命不还,事体情理切害,及党类连结,不容轻恕者,仰差去功曹,即时飞申本司六府六司,关请将佐,前去收擒杜绝,以明天宪。不候本司指挥,一面施行。务在通灵显应,以为功验。

  一、恐有五方巫觋游师、邪坛庙席,白衣五音师人,妄起邪神,侵害良善者,于天条玉法有违,即时具申雷府,勦绝施行。

  右都引付本司帅将等,速依太一雷令,逐一遵依、报应施行,不得有违天律,火急奉行。故引。

  年 月 日 时引。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四十五

  #1‘司’依道教文检通例当作‘司额’。本卷皆作司,当是略写。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四十六

  正一忠孝家书白捉五雷大法

  水火真机

  师曰:心火肾水,其理自然。心水肾火,道之枢机。交阳混阴,阴升阳降,颠倒坎离,混融二炁,化生万物,变化无穷焉。荡凶者,三五交媾之道,内以忠孝为本,外以体用为宗。不假符呪罡诀,全资精炁神凝合大道也。洁己之谓忠,尽诚之谓孝。忠者,正性而不欺;孝者,保精而不散。炁聚神全,自然交媾,以成至真妙道也。今得之者切勿轻泄,稍有漏违,雷律在焉。

  鍊将坐功口诀

  造化由来是五行,五行全备始通灵。

  但教水火混成一,却把离宫入坎庭。

  舌拄天关封地户,静默存神上紫云。

  两手相叉交脚膝,不关人事即心澄。

  学仙童子能依此,白日乘云谒太清。

  空山内诀

  金顶华池鍊日月,世人寻之莫休歇。

  一拳打透太虚空,朝朝日日朝金阙。

  又诀

  夹脊双关透顶门,修行只此是宗根。

  华池玉液频吞咽,紫府元君直上奔。

  主法

  祖师玉帝御前伏魔上相李真君渐。字清叔号放翁。玉清相,貂蝉冠,执玉圭,紫法服,朱履。

  圣位

  雷门左伐魔使知南极天枢院事总辖雷霆都司一府二院三司事苟元帅翌冲,欻火相,无翅,觜不尖,青面,红天衣,紫结巾,欻火脚,执雷锤钻。

  雷门右伐魔使知北极驱邪院事主管雷霆都司军辖事毕元帅崱,欻火相,青面,皂衣,欻火脚,执斧锤。

  四直使者陈安、刘吉、孙德、张京,并功曹服。

  三十六雷七十二考召合属官将,

  紫虚郁秀坛合坛官将,

  雷霆欻火律令邓天君,

  雷霆都督猛吏辛天君,

  雷霆飞捷使者张神君,

  正一魁神灵官马元帅,

  东岳地祇上将温元帅,

  酆都诚魔朗灵关元帅。

  行持节次剔阴阳二斗

  贪巨禄文廉武破。子午斗。

  □□□□□□□。寅午斗

  变神呪

  唵北方那吵神唵□啡嗫。一炁密念七遍。

  召二帅

  谨召雷门左伐魔使苟翌冲,乘火云驾龙,速归吾左。

  次念:唵茹以摄。掐离,呵炁在左。

  谨召雷门右伐魔使毕崱,乘黑云驾龙,速归吾右。

  次念:唵呮咈摄。掐坎,吹炁在右。

  二炁符

  用三字凝入符

  书符呪

  唵□□维琳珏□摄唵珒□□□摄唵咈□啉□□嗫唵唭叽临降□嗫。二十六字。

  若祈晴祈雨,在内重书三字吽咤唎,次念吽咤唎摄。

  又呪一炁七遍,书前三字,存金光灿烂,作用晴雨内事。

  呵知那那知那乌苏达耶摄。

  唵明那明那药伽药金牛呵息幸自伽咤知自伽但咥咜。

  家书内符

  □□珏

  □□琳珏□摄唵珒□□□嗫。

  破刚风浩炁符

  左手卯文弹,取炁入笔。

  三天有命敕召陈安 部领众神立至帝庭

  如遇刚风处,化为清净境。如有遨截者,束送北罗酆。

  合形

  传送符

  陈安将军交领奏申 疾发雷公烧灭邪精刚风速破浩无踪

  某将

  合形

  玉皇敕下,万神不宁。敢有遏截,如逆上清。

  敕符呪

  四直大将,陈安将军。持符捧檄,毋得久停。直至阙下,何鬼敢侵。如有拒逆,诛戮分形。

  二炁符

  作用前三字□入符

  用剑诀虚书符在水中镇贴,不用炁,念,唵□□琳珏□摄唵珒□□□□唵咈□啉□呼嗫唵唭叽临降□□。右手煞文,呬炁入水中。

  右存水中符金色,右手酒童面与手上,如动,指挥开手。如开,请叉手,请坐,徐徐问何姓名。或说或写。却问事,要退,自言退。雷局打背一下,即醒,不用呪。故名白捉。如附祟体,改水为黑水。如指挥迷魂,先划地为井。

  迷魂呪

  魂魄速出顶门。胎光爽灵幽精,速离身形。三魂已离,七魄不全。吾今召汝,与炁通津。唵喼□喼□速速速速急急急急速速速速迷娑诃摄。吾奉上帝勑。拍令一下,加呪:

  登僧得色,急至摄。勾娄吉利,速考摄。

  右取北炁吹童子面上,治真假邪,加敕符中,次念:

  钦至全收墨漆黑。朗耀掣戊勑煞摄。

  右拥见朱元帅管领魂魄入体通传。

  催呪

  唵□嗓□□朗灵摄。取南炁吹香上。

  唵□掣利急现摄。又取南炁吹香上。

  再催

  □哃呒□朱彦明摄。炓□□。三字剑诀虚书光中。

  收光

  唵咈□咇□摄。三遍。

  右四吸香光入丹田,三礼而退。每用时,见将吏不可正看,侧耳闻之事理。亦可收光。

  数珠呪

  唵拱薰□急掣利摄。

  右□炁入珠中,过七遍作用,却以香合盖盛之。如顽祟,令亲人挂项上,有报应。

  传度家书式

  嗣孙忠孝某真童子姓某,

  右某不避谴责,冒干师造,思想道容,未尝少赞。某托迹师门,猥事渎听。今据某人入事。状投,求传忠孝白捉五雷大法一阶,家书坛印一宗,归身崇奉,佐助行持。某既奉词切,无非济物利人,拜,发家书,缴连某亲书投词在前,须至申闻,伏丐照应施行。

  符。

  某字号家书拜上

  祖师玉帝御前伏魔上相真君道前,宗师雷部掌籍判官赵真人师前。恭望道慈,允某家书,特赐道旨,告下雷门苟翌冲、毕崱、四直使者陈安刘吉孙德张京,随直三十六雷,七十二考召官将,一合于某日下降嗣法某人某法坛驻劄,俟候付度施行。更望道慈,以忠孝为念,面奏玉帝,并颁敕命,行下本法中合属官将,及三界真司去处,各令知委。凡遇某人祈祷一应等事,即行昭报。某干冒师严伏丐道照,不备。

  年 月 日具 位 姓 某 上书。

  封皮式

  后面坛印三,前祖印四,阴阳缠缚。

  家书百拜上

  伏魔上相府 嗣孙具位姓 某谨封。

  背文:发某字号 年 月 日 时

  交度牒式

  紫虚郁秀坛

  照会在昔祖师上相李真君,巡游至湘乡州中,忽值松隐赵先生,因缘际会,乃召苟毕二帅出现于前,遂以衫袖写呪四句,并缺角印文,授与松隐赵先生,临行付嘱曰:以忠孝为念。而又赐学真童子。后松隐授与空山高先生。空山授与南涧岳先生,南涧授与庐山清虚成先生,成先生授与冯先生,冯先生授与周先生,周先生授与洞渊张先生,洞渊授与某人,俱系亲传。某遍历名山,寻师访道,夙慕太上真风,久参道法,具诃有请,理不容辞。除已拜发家书,申闻祖师真君道前,丐为面奏玉帝,颁降敕命,告下真司照应外,所合依科传度,给牒为照者。

  奏某职某法某印等,一一开列。

  右牒上

  雷门合坛官将等,尅于是日一同下赴某处坛治驻劄。如遇呼召一应祈祷等事,即与明彰报应,不得违令。如法官号令不正,奉行不虔,将吏回司玄科有律。一有微功寸善,自有天曹迁赏。牒到奉行。故牒。

  年 月 日 时牒。

  度师,保举师,监度师。逐一列。

  祖师衔位。

  递书引式

  紫虚郁秀坛

  今引差将吏陈安、刘吉、孙德、张京等使者,疾速交领家书一角,封印全,谨诣伏魔上相府请进。须至差引者。

  右仰使者陈安等,准此火速奉行。

  年 月 日 时引。具 法 职  姓某押。

  祈祷牒将式

  紫虚郁秀坛

  照会,本坛今据某处入意。本坛领词虔切,致立坛场,精加祈祷,普救皇民。除已具录家书,飞告祖师,面奏玉帝,及申雷祖大帝外,合行牒请帅将施霖甘霖者。

  右牒上雷门苟毕二元帅合干官将,看详事理,统集某天帅,风云雷雨电等神,当所社令雷神,五方行雨龙王,当境潭洞龙神,合千官将等,大施威力,会合风云,于今月某日于某处久旱之地,立赐霶,滋苏槁稼,庶使下民免遭饥馁,倘沐庇扶,广宣正法。准令奉行。故牒。

  年 月 日时牒。具 法 职 姓某押。

  劄龙王

  紫虚郁秀坛

  本坛今据某入意。除已状申祖师上相,雷祖大帝,及牒雷门主副二师,社令等神外,合行劄报某处龙潭主者。

  右劄付当境某处某潭龙王龙宫仙眷等,伺候

  敕命颁降到来,躬亲统集龙潭众神,会合所牒雷神,兴云吐雾,翻江混海,俓诣某处久旱地方,一境之内,大赐霶,灌苏禾稼,以济黎民之望,当膺旋擢之功。

  幸勿稽违,立伺昭报。故劄。

  年 月 日 时劄。具 法 位  姓押。

  传振始由实录

  祖师姓赵名履,字贯夫,浙东温州平阳人也。自号松亿。生于丙寅二月初三日辰时。父名珏、迪功郎湖南潭州知甘泉酒官。公侍䌽宦游,岁在庚辰,其父客丧于任。公为人赋性刚直,姿禀不凡,肃敬。有落魄不羁,名缰利锁不屑就,乃脱然弃俗,游于湘乡县郭之南,寓上真道院修真焉。一日,忽有羽衣至,丽眉皓首,不知其几岁。公亦不知其何人也。与之坐。道士已见赵非碌碌之士,意不能无鹤在鸡群之歎,乃询之故。公悉以告之。道士曰:吾视子非尘埃中人标格,盖仙都紫府,尚有缘分。吾有祕法,欲授子,异时可以丕阐正法,利益世人。此非吾久驻之地,翌日我将去,汝当送吾,前途付之可乎。公礼谢。次晓就道,沿途与之语,亹亹不绝,不觉行及两舍。道士告之曰:吾非凡人,乃玉帝御前伏魔上相李真君者,即我也。职在雷部掌籍。于是袖中出笔砚各一,四顾荒野,无楮可书、遂云:肯出尔袖,记我所传否。公欣然,敢不唯命是听。遂拆白绢衣袖,与之写讫,口传之秘,一一指示。公跪受礼谢而别。将行一里,高呼于山之麓,且令公还,吾有一印藏之青城山丈人观石匣中,适令雷将取到付汝。此法名忠孝白捉五雷大法。本朝惟徽庙佩受,禁藏之祕,非下士所可传也。今气运当出,以汝夙有仙骨,故亲授之,切宜虔恪自重珍惜。如薄德珍行,不忠不孝之徒,慎勿轻泄。凡祈祷追摄,除邪馘妖,但以篆书祖印合同符命到来,即与施行。言讫,遂失上相所在。公回所寓道院,乃为主者所诘,颇怪其出外四日,恐为观门累,律以清规,遂遭斥逐。公弗辩,瓢笠出,往城中天庆观。因观中写黄箓文字,公曰:吾受上相法甚验,吾印一下,二帅立见。主初未信,公召之,一瞬息间,二帅果见,观者悚然。乃挑包云游,开化赵,缪、周、高四人。公十月羽化于门人周监簿宅,是日即附周之体自彰,谓李上相所谴以平月沈湎声色之故,责授扬州琼花观真官,未许上升雷部。越三年,再附周监簿:吾今已替真官,得升雷部掌籍判官。家书须添吾衔,当获嘉应。以是流传。故云忠孝大法,昔老君授天师于鹤鸣山,其后子孙皆异人亲授,自非后世专门各家,传习讹舛,至有符图呪诀出自意见,俾庸人孺子得以萋菲,其不罹谴责之祸者,鲜矣。仓叨嗣法派于松隐之门,亦是三世幸缘,获寓弟子一人之列。每历州郡,必扬先师所传,开化万一,缘分契合,其嘘呬之妙,如响斯答。其有剽窃遗文,帘视壁听,假空山之派,后学识者,当有鱼鲁之差、。至于谤道罔法,隐真出伪,自有女青之律。

  门下忠孝修真子高仓百拜谨述。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四十六竟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四十七

  洞玄玉枢雷霆大法

  事实

  宗师白真人,海琼人也,元姓诸葛,名猛。生而聪明,长而奇异。睹石火之无光,叹白驹之过隙,遂舍富贵而志慕神仙,混名曰白玉蟾,盖欲隐其姓名也。足迹半天下。一日,云游至广南山路,遇一人衣服䍀缕,问白君曰:子将何之。白君曰:愿见明师,参传道法。遂与之同宿大慈寺傍旅店。饮酒之余,双目火光照耀上下,䍀缕之衣变为皂袍,语白君曰:吾乃雷霆猛吏辛某也。汝宿有仙骨,心存济利,吾故变相示汝。击案三声,而刘帅立现。辛君曰:此将司雷霆风雨之权,掌枢机二台之职,护帝驾出入,能救民疾苦,事无大小,叩之即应。今以授汝。其职则上殿卷帘大将军、九天云路护驾使、枢机二台节制使、神霄玉枢洞玄执律苍牙铁面刘神君,其法则名洞玄玉枢雷法。后又于海上倚玉阑干,授以洞玄之祕。白君得法于陈泥丸,得法于辛天君,皆神仙聚会,非偶然也。

  继其法者,泉州马居士有女,及笄,不愿有家,自幼焚香斋戒,愿遇至人。一日感召白真人至焉,付以洞玄之法。至元十八年,泉州大旱、蒲左丞命僧道祈祷无应。其门人曰:市舶司马居士有女,道法昭著,可令祈祷。蒲相带翁君诣坛下请雨。马君曰:公自回府,但令带行令史伺候符命,前去焚于醮坛,以三日为限。至三日,催符之际,雷风震响,电掣交横,报应非常。蒲束帛来谢,马君辞曰:妾以济人利物为心,公之所赐,妾岂敢受。但昨宵将吏与妾梦,谓公之带行令史,前世乃雷部中人,令妾以法授之。蒲相如所请。

  原夫翕君雷室先生,乃丹山访状元嗣系也。家寓建宁。至元十六年,张九万提兵入闽,执拘到泉州,蒲相见其天姿粹美,词翰两优,收置幕下。得法之后,遂回故居,则城郭是而人民非矣。至元二十一年,建宁大旱,府判梅庵请命祈祷,十分感应。所管建阳县亦旱,县宰申府,府官令其下县祈祷。县宰史嵩之郊迎,立坛于公给,报应如前。一时嗣法弟子百有余人。江东则有赵菊存,时为建宁儒学教谕,捐车马竭行囊,北面而师事之。师淳至元己丑浪游闽地,仰慕高风而无汲引。是年十一月甲子良日,五福万寿宫道士刘璧峰、连乐山保举监度,蒙师付度。师淳侍度师翁君三载有余,凡士夫请命祈祷,必令相行。余见其平日所用,不过九阳、少阳、元阳真炁、熏魔等符,及洞玄九章,以之祈祷治病,如谷应声。观其付与赵菊存、丁松隐文字不同,虽有玄妙处,而无纲绪。何况丁赵二公又从而敷演之,殊失至道不繁之意。余所得洞玄九章,及太一玉笈,太一剑尖,以之参甩。岁次壬辰赋式微之时,乙未重游建宁,于后山马铺侍师回北山道院。其年五月十一日,翁君召羣嗣法曰:吾欲暂回雷府。雷声响,吾即往。俄顷县治之东名曰庵山,峰峦耸峭,雷声隐隐,而翁君羽化矣。群嗣法为请择地,藏剑于北山道院之傍,山水环聚,后之嗣法,必有冲举者焉。师淳坛下嗣法五百余人,今洞玄教之昭著四方,皆翁君主教之灵也。若夫祈求感应,则在人人操修如何耳。昔翁君度人,必择性行纯谨者付之。亦有轻狂之士求而不得者,撰为《湖海新闻》以谤之。人虽欲自绝,容何伤于翁君乎。多见其不知量也。岁在丙申,嗣法弟子薛师淳谨纪其实。

  坛式

  正面神牌一十三位

  洞玄教主妙行真人神霄玉枢青灵雷霆天帝君,主法都天元帅欻火律令邓天君,

  主帅三五九阳上将苍牙铁面刘天君,

  三五邵阳闾神君,

  旸谷飞捷张神君,

  阳光霹雳宁神君,阴精霆烈任神君,

  马郭方邓田五大天雷使者,

  某靖诸司官君将吏,

  太乙火铃大将流金飞火谢神君,

  太乙玉玄元帅华阴流光朱天君,

  九州社令近远潭洞龙神,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2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