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凡祈晴、祈雨、祈雪、兴风,破庙、伐祟,行此六事,或只召将发符,或申奏行移。如祈晴,则于城隍社庙中焚符牒。祈雨,则用朱书黑简,并公文投于有龙处潭内。祈雪,则空中巽方召将焚符牒。如兴风,则于社庙上焚符牒,或庙中焚之。若破庙,则庙门贴符,庙中埋符,仍焚符牒,召将破之。若伐祟,则召将往彼处,焚符牒,或社庙坛内焚之。

  右驱邪、治病、断殟、却蛊、除疗、起土,此六事,凡行用,初只召将发符,或带或贴,或用钱马焚化,或烧灰调服,或以熨斗盛红火,以金钱甲马同符烧熏病人身上下左右。烟熏或有虫出现,急打死。如小小病苦及诸杂病,只用雷局念邵阳第一呪一炁七遍,念讫,随吸雷次舍炁一口吹入水中。水约半盏,每服三呷。仍剔斗文光炁于水,与病人服。如事大体重,则用符命。如未应,则宜申奏行移。又杂治催生、骨鲠之类,只用一符一水,遣将治之。

  邵阳心法

  夫邵阳之法,以北斗为要,天罡为 妙。所以破地召雷中,亦有北斗。其于召雷呪,则有天罡所指,五雷急起之语,人徒知步罡念呪,而不省其意。今此心法,乃其意之深也。先取天罡在何方位,次占雷霆次舍所在,然后变身为雷霆使者向天罡所指之方,步破地召雷罡。毕,踏住魒星,取罡炁一口,吹去雷次舍之方。祭召将起雷,祭召雷公神吏,则执此可行。若有急难作用,重大行持,则以破地召雷罡法步讫,再取罡炁吹于雷次舍,复吸本处回吹布于符水之中。却默念呪曰:

  敕差横天霸混元伯立至。一炁三五七徧。

  急取罡炁一口,吹雷次舍方,复取次舍,吹炁入符水中。再念呪曰:

  天皇伽耶霹雳摄。一炁三五七徧。

  吸炁吹入符水中,则雷部将吏立见矣。此破地召雷罡诀:

  坎双艮只步交干,兑上双行震亦然。坤只离单双巽位,七星飞过亥门边。

  罡式

  步罡秘呪

  天皇天皇,雷应八方。响彻高穹,洞及渺茫。天雷地雷,猛彻天苍。雷公佐辅,玉女持罡。谢仙一指,飞涌神光。其炁如丝,魑魅消亡。坤舆摄佐,激指天罡。唦吽咭咤,四目老丑,急起急起。吾奉神霄雷祖大帝律令敕。

  此罡乃丁立步之,惟□星□星单步。须详缓步之,一步则想一星光芒罩己身形。此乃大罡,起雷之妙,尽见于此。且如取天罡炁,吹雷次舍,则想天罡持火剑指挥雷神而起。若吸雷舍之炁吹符水中,则想雷神尽入符水之中。妙在精熟,随感而见。

  召将法

  师立身向雷次舍方,掐寅文,念呪曰:

  吾奉高上神霄玉清真王大帝敕,召雷司采访使者,急急呼召五雷飞捷使者,速降临,速降灵。乘飞云,太虚真,太灵真。急召五方雷部神,神速奔,如康民,急降灵。掐巳文。雷大雷二雷三雷四雷五急急起,急急起。吾召东方青帝雷公,南方赤帝雷公,西方白帝雷公,北方黑帝雷公,中央黄帝雷公。掐子文。

  北斗七星,灌注雷霆。天罡所指,五雷急起。上帝所敕,立动霹雳,啸命风雷,飞砂走石。急急疾疾速速。

  一起雷车,子。二起闪电,未。三起喧轰,午。四起震动,卯。五起飞砂走石。辰。六起狂风大霹雳。急急如神霄雷祖大帝律令。

  右呪,以左手掐巳文,右手剑诀叉腰,闭目,想雷部将兵从空而下,在坛分明。

  雷诀取炁

  取本时雷炁,向本位掐巳文,乃雷之次舍也。闭目仰面,存火光现其方,若一火毬,红焰闪烁,却以口猛吸火光炁入己身心。凡遇书符、呪水、步罡、召将、行遣,无不用此雷炁也。

  火行持诀目

  一定雷次舍,二小起雷,三破地召雷罡,四召将,五雷诀,六雷符水,七雷呪,八雷印印符印水,九雷炁,十发遣。凡有大邪祟,发符发水,召将述事,发牒行移,则用之。

  中行持诀目

  一定雷次舍,二雷诀,三召将,四请雷符水,五雷呪,六雷印,七雷炁,八发遣。凡符,初发则先小后大,详事紧慢,行遣以待昭报。

  小行持诀目

  一定雷次舍,二雷符水,三雷炁,四发遣。凡行持雷法,须是作威震怒,尤在严毅化殓,则感雷神报应之验矣。

  验状诀五法

  真师曰:得道之士,胸次无凝滞,则五方之炁皆可用,其诀皆可行。惟心所立,便知吉凶。惟心所行,将吏知之,便随于不测之际,则变化于无何有之乡。祖师云:用志不分,乃凝于神,呼风吸雨,啸雷鞭霆。此之谓欤。夫验一法,只宜专用。若泛用,则触事多疑,不验也。所来何人,所值何事,所见何物,所闻何声,所遇何事,以此参详谶兆,以验吉凶。又法,从尾行数至年月行,又从尾数至他岁住,看落在甚字上,便将此字详看。如八十岁数到八十字住。又法,除了年月行,从尾第三行第三字详之。又法,天生地死此四字,从头数至错落涂改误字上为准。天生二字吉,地死二字否。又法,岁字筑行底凶状子上,无本命难治,字点污,是家亲,错落是土神,勾添亦是土神,久病而状子精神者否,乍病而状子精神者吉。劳病者状子渺淡,殟病财状子浓麤。若蛊毒者,状子颠错。妙在临事详究。

  邵阳雷公法印

  雷霆都司符玺

  雷霆火师曰:元始上帝付授三洞飞仙,五岳丈人,其符玺皆玉为之。黄帝得之,佩印登天。雷公风后二君得之,相继仙去。许都仙得之,同吴猛丁义统领邵阳雷公,以此符玺照其毒龙,是时毒龙两目迸血,方始斩之。其印为尸炁所触,则微裂小缝。后复祭谢,乃合如旧。邵阳雷公随此驻劄守护。

  玺式印符牒用

  又玺式

  三五邵阳雷公之印

  雷霆火师曰:此印上帝专降五雷使院,统领五雷,总摄三界鬼神。可以役使五雷,诛斩妖孽,兴云致雨,降伏水怪。凡有飞空走地猛毒邪神,但将此印贴其所,自然消灭。凡人一切疾病,以印印水,服之立愈。邵阳五帅吏兵准此法印奉行。

  印式印符牒公文祈求用

  都天大雷火印

  雷霆火师曰:此印上帝专降雷霆都司,役使风雷,驱除神怪,诛斩妖魅,祈雨祈晴祈风祈雪,应干行移符牒,宜以此印印之。凡人一切疾病,以印印之立愈。或有汤火所伤,以印印之自凉。或风肿毒炁,印之消散。昔邵阳雷公曾受此印,行持有功,即迁邵阳雷公三五火车大将军。故此印神鬼见之畏惧,水怪见之灭形。

  印式印符牒公文,印病、印鬼用

  雷部通真达灵金玉之章

  祖师曰:此印专为申奏而设,乃天门雷门识认之私。其印文方圆各有法则,印文乃雷霆都司之印,方圆厚阔各一寸一分。凡召雷部将吏,及邵阳雷公,皆以此印符牒,谓之暗号,大有报应。昔邵阳将军得遇六波天君,密付此印,同雷部辛天君于海南授与陈泥丸真人,传流至此。

  印式申奏呼召用

  魁台总领雷霆号令之玺

  邵阳雷公曰:此印乃是中斗大魁,五雷都司,总领枢机二台,归于魁台。故上帝降此,总领风云雷雨电雪雹霜雾之政令。故此玺用金玉为之,不宜木刻。非上元一品仙官,神霄虎使,则不可用之。昔邵阳雷公奉天诏归帅魁台,方用此玺。故斯印乃不可妄刻,不可妄动。今但存之,以镇雷坛也。

  魁台宝玺式

  右印名用铜模,或铁铸,或用雷霹枣木刻之。奏请而后行用。又每年以四季祭之。斯印在处,将吏护持,久久行持,鬼神不敢正视。凡所过山川社稷神庙,城隍社令悉来迎拜。宜佩受之,以求灵焉。凡出印入印使用,各有呪诀。开印出印则掐卯剔午,默念邵阳第一呪三遍,叩齿五通,想为雷声,方开而用。咽液三过,默想雷公入于印中。入印闭印,则剔午箔卯,默念邵阳第一呪三徧,咽液三过,方闭而收之。如此出入,亦有号令,则将吏畏伏。印初刻成之时,以茅香汤浴,净降香烧烟熏之,奏而祭之,方用其印。常须缄封密护,安于静处供养,切忌鸡犬生死厌触,宜谨戒之。

  邵阳雷公致狱式

  夫邵阳雷公所立五狱之法,以之禁治恶毒鬼贼。其法用枣木造一匣,阔七寸,函盖共高五寸。

  一、匣内底,以神霄火狱符并火狱呪刻之。

  一、匣内盖,以神霄水狱符并水狱符呪刻之。

  一、匣内四围,刻火光流星狱字并狱形,金晶毒害狱字并狱形,云雷考召狱字并狱形,九泉苦恼狱字并狱形,幽台长夜狱字并狱形。

  一、匣内有黄神印一颗,北极驱邪印一颗。

  一、匣内符一纸十道:断疰,去复连,厌游尸,破射,断口舌,除怪,雷火,考禁使者,扑杀将军,迷魂传送。

  一、匣有葫芦二枚,各用蒂塞。其一刻阴牢字,一刻阳牢字。如收恶人恶贼,姓及名书了,本命团成纸丸,女人入阴牢,男子入阳牢。如有恶鬼姓名,亦如之。一、匣内有华莫延由四字黄纸朱篆。

  一、匣内有雷霆五狱经。

  一、匣内有五色线二丈五尺,古文钱二五十文。

  一、匣底外刻灌斗五雷印文印之,四隅刻雷霆都司四字。

  一、匣盖外刻越章印文。

  一、匣底身四围刻八卦。

  一、匣盖身四围刻北斗七元星君讳字。

  一、匣外有狱牌一面,用之羁囚鬼神。其牌前刻神霄将军部鬼字符四十一道,外有雷霆狱魑魑魑三字,凑成四十四道,每行十一符,共成四行。其牌后面刻神霄变狱符及变狱形。

  一、禁治鬼贼,须召将摄其魂魄,收其姓名入于狱中。罪轻者书名系魂于狱牌上,罪重者书名入狱中,罪大不原者书名及追魂入狱中。分其男女阴阳牢内。若赦之,则除名释魂。

  一、狱中鬼贼亦有永禁者,亦有白禁而后疏放之者。

  一、初真传度之时,亦先造雷狱,以付受度法子,奏而后置雷霆五狱经。

  置狱日

  正一真官于正月戌日,二月酉日,三月申日,四月未日,五月午日,六月巳日,七月辰日,八月卯日,九月寅日,十月丑日,十一月子日,十二月亥日下世,置立雷狱。凡立狱,先以申奏移文,具述置狱事因,关集雷霆五狱合干主执官将吏,降赴狱所驻劄,听候策役。

  五狱神位

  雷霆五狱主者,

  雷霆五狱判官,

  勘刻妖魔校正善恶主吏柴仙,

  丹元刑部都吏,

  雷霆水火二狱狱吏,

  银牙猛吏辛汉臣,

  杀鬼大将军马胜,

  考鬼大将军蒋德元,

  缚邪大将军陈猛,

  缚龙大将军应宿元,

  追魂大将军张广之,

  对定大将军崔刚中,

  搜奸大将军丁友忠,

  检恶大将军卢元化,

  禁狱大将军吴立,

  急速大将军应猷,

  缚贼大将军泉善举,

  邀后扑杀将军马升,

  收精大将军孟浩,

  摄毒大将军卓立,

  曲录考禁使者龚固,

  缚魂监送使者丁谨,

  律令使者谢并,

  迷魂遁魄使者庞安和,

  传令使者封元,

  捉鬼力士张太仲,

  棚鬼力士邓文行,

  狱门都监宗彝,

  典狱鞠勘使者孟锷,

  狱门封锁使者周士宁,

  禁狱灵官侯卒,

  狱门推款功曹裴子骞,

  记名书过管中立,

  雷狱监察使者蓟中孚,

  铜蛇将军,

  铁犬将军,

  雷火将军,

  黑毒将军,

  天罗将军,

  地网将军,

  金晶毒害狱主者,

  火光流星狱主者,

  九泉苦恼狱主者,

  幽台长夜狱主者,

  云雷考召狱主者,

  风雷狱吏兵卒,

  雷霆五狱吏兵等神。

  右前合干神将等众,常以天狱日祭之。此狱之设,专用收禁恶人之魂,恶鬼之魄,入狱考治。凡行用之时,必须具其事由明白,专以牒劄委之神吏,如何考治,立待报应。事竟,宜以祭物金钱云马,召将祭谢,庶合神人相感。

  置狱呪

  雷霆五狱主者,置立囹圄。上张天罗,下布地网。飞风暴雨,震雷闪电。上火彻下,下火彻上。狱内有铜屏铁障,铜绳铁索,铜锤铁棒,铁床铁席,铜枷铁杻,铜械铁柙,铜碓铁磕,官将吏兵分明列局。生擒三魂,急撮七魄,赴于狱中。横金梁,布玉柱,穿鬼心,破鬼肚。如有恶心之人,凶邪之鬼,神将为吾开天门,闭地户,封金关,锁玉户,即刻收摄赴狱,依律定罪。重法凌迟,钉身缚手,劈腹剜心,皮焦肉烂,头破脑裂。应是入吾狱者,皆是三恶五逆之人,逆天无道之鬼。先迷其魂,后追其身。天迷迷地,地迷迷天。天迷不见地,地迷不见天。迷使三魂,入于五狱。考勘消磨,不舍昼夜,有罪无赦。神将所摄鬼贼,牢固禁勘,毋令放逸。如有犯吾雷令者,各各化形为血。急急如神霄雷祖帝君律令敕煞摄。

  右呪毕,天罡炁及北炁吹布入于狱中。

  雷霆五狱式

  治小儿诸疾法

  此法以三角瓦一片,于三尖处,闭炁作一○,内书青奴灭,于三角朱墨书三字不拘,乃取其小儿本命诀,书毕,闭炁默念:

  白玉龟台祖母元君敕。一炁七徧。

  次闭炁念收青奴灭二十一徧,面东取炁,青色光布于瓦上。却叙事情,差将驱治保护。又法,不用诀,只向东方手执天圣钱一文,呪曰:

  天圣圣天天圣天天圣圣。

  右呪念六徧,想圈内,又念:

  天圣天圣,即只便去某处某小兄,收本命三魂归体,七魄附身,十二时神归体归身。恋家莫恋路,千和万合神,为吾急缚住。天圣归,天圣住。一如律令敕煞摄。

  右法取东方炁吹布钱上,与小兄佩带,或安于卧席下,或顿于房门限下。

  邵阳仙官品职

  昔上帝诏封许都仙为斗府雷雨判官,方许受此大法。若今世所受大洞灵宝诸箓之士,未可妄入此官为此法。有受而行持者,合于此法中奏补参注。若其他天心五雷天枢灵宝诸法上品之职,不可与此初品同论。若差除此法中官职,则其他诸法之衔并用除去落籍,方可补奏。缘此乃上帝魁台清要之职。

  初授

  高上神霄玉府雷霆令五雷三司都典者。

  初转

  上清玄景灵枢吏行斗府雷雨判官。

  次升

  上清泰华丹景吏行仙都风雷判官。

  次除

  上清宝华玉灵吏行火都雷霆封官。

  次擢

  上清神景玉枢吏行紫府风雷令。右职五品,视上元以一品。凡受差注补,须要申奏行移,然后始可领职行事。

  邵阳祭雷法

  凡祭,以八节,六丙六戊甲庚之日。但遇大行持祈祷,须当祭雷而后行也。祭则备皂旗一面,旗上书勅召五雷字,小旗一面,旗上画第一符、第二符各一道,剑一口,大明镜一面,印一盈,雷鼓五面,雷钻五箇,雷斧五柄,雷旗五面,五色。金钱银钱云马甲马神马,及所祭香烛花果茶酒臐肴盘馔罗列齐备。更用先一日,行移关告本部将史。至祭日午时,向巽方安排。天晴斗下可祭,或山野林麓水石及社坛之中可矣。

  坛式

  第一层阔九尺,第二层阔一丈二尺,第三层阔一丈五尺。如不筑坛,则扫净地一所,以粉划三级。其祭物尽列在坛内。祭时,法师披发诜足,左手雷局,右手仗剑,叩齿五通。厉声念魁台呪一徧。次存想雷电风雨官将吏兵在吾左右前后。却步罡,大召雷神将吏。召到,陈事意后,念邵阳第二呪一徧,行初奠酒。次念第三呪、第四呪,行亚奠酒。再念第五呪一徧。念呪时,逐一次第焚召雷神符。次左手执生叫鸡,令侍者捉鸡足及翅,师执鸡颈,右手仗剑,斩鸡沥血于空盏内,以酒侵入,用剑搅匀,将血酒与将吏誓曰:仗剑在手,吾以斩鸡沥血为誓。誓愿代天行化,助国救民,役召风雷,驱别人鬼。汝等吏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闻吾符召,疾速降临。兴云致雨,驱风起霆。有命即行,毋违吾令。显扬道法,救疗群生。彼此有违,并依天律。

  右用旗鼓钻斧钱马牒一道,旗鼓上各印邵阳心符。法师誓将讫,饮血酒一口,仍将血酒置将吏前。再炷香焚邵阳第二符一道,却行终奠酒。法师祝将吏如何行事。祝毕,再念火精飞鸦呪一徧,拍案一下,念云:

  今有旗鼓钱马公文一道,请主帅照会,分俵施行。

  焚牒时念变化钱马呪一徧,酒再奠,即念:

  将吏食饱饮醉,大阐威灵。佐助行持,共登仙阙。再念九符总呪一徧。其邵阳第一符一道留在案上。法师即念云:

  天神归天,地神归地。本司神将,各归本位。天雷地雷,急起急起。后召复到,一如故事。

  右祝毕,收罡。法师坐默,将酒血各于巽地方上,掘地同邵阳第一符及香钱马灰并茶酒净水一时埋之,以剑插于埋所地上,待次日收剑。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二十三竟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二十四

  上清雷霆火车五雷大法

  法序

  此法贯玉枢五雷,祷雨祈晴,纠察妖邪,馘灭山石土木之精不正鬼神。盖亢阳日久,禾稼焦槁,地界众生罪业深重,上帝敕命下水府主者封锁溪源潭洞江河淮海水府泉穴之处,涓滴不洩。设或祈祷,无自感格,遂致饥馑疫疠刀兵。若不祈哀上帝,求告太乙元君,启奏元始上帝,具陈此苦,乞赐哀怜,勑差雷火元圣君执符告命,颁行五雷三司,申牒合属,方能通济。使其蠢动含灵,尽蒙恩廕,其功非小。此法蒙仙君口传心授,一符一呪,指掌诀目,坐呼风雨,立刻大应。所授祕文炁诀罡步符篆,不敢隐落,依其所授成帙,庶使后学理明心晓。然雷神猛烈,不可妄传,当户人付度。如有轻洩,罪不汝贷。紫微上相太素大夫侍宸王文卿述。

  鍊神

  凝神静坐,存肾宫一点极明,须臾火起,渐渐烧遍一身。吹炁一口,其灰烬悉皆吹去。却存五方五色之炁,混合结成一团紫金之光,乃化为婴儿,渐渐长大,凤觜银牙,朱发蓝身,两目迸火光万丈,两翅亦有火,左右两腋下各生首,目亦出火,光带金色,左手执火钻,右手执八角锤,有火龙绕身。次存见五雷神将,顶天立地,傍火云,拥崁神威猛。此欻火邓天君,即火车法中主令神也。

  召合祕法灶香叩齿毕,厉声召请

  道香一灶,腾为碧汉之烟云。法鼓三通,化作青霄之号令。上清五雷院行司,以今焚香,谨召火车五雷院邵阳雷公元帅,主令欻火大神邓天君,银牙耀目威神辛判官,捷疾报应张使者,火铃大将宋无忌,天雷火车大将刘忠,地雷火车大将李用之,中雷火车大将周文庆,水雷火车大将宋永宁,人雷火车大将朱永安,风伯方道彰,致雨周烈火轮大将王俊,火车大将邓化,火罩大神目信,火山大将宇文庭,五方蛮雷使者,雷将雷兵等众,普降雷坛,听候指挥。疾。

  右存五雷神将并金甲黄结巾,黑抱,头盔,变现不一,分明如对。即变神,为雷令。两手各握子诀,击至额上,至卯文,先剔子午斗于前。呪曰:

  吾奉祖师玉清大帝敕起五雷神将,急付吾顶。摄。

  取东南炁吹于左右,变神为五雷使。再两手子午斗,存天门金光降下,两手握雷局叉腰步罡,念云:

  风发巽户,雷震九天。云飞碧落,雨阵临川。电光赫赫,令我通仙。急急如律令勑。

  召火车天雷刘忠将军呪

  天雷大将,操恶最灵。擒精追怪,上帝降临。吾今呼召,立到阶庭。急急如火霆令。

  召火车地雷李用之将军呪

  地雷大将,变现不一。分形运化,济难度厄。随吾驱使,大轰霹雳。急急如火霆令。

  召火车中雷周文庆将军呪

  中雷大将,电扫风驰。雷锥驳烁,火令云飞。闻吾呼召,辅佐行持。急急如火霆令。

  召火车水雷宋永宁将军呪

  水雷大将,策空驾云。玉清太极,金钺前驱。受吾使役,金简玉书。急急如火霆令。

  召火车人雷朱永安将军呪

  人雷大将,银牙耀目,驰骋龙驾,指挥罡极。佐吾行持,人道修摄。急急如火霆令。已文雷炁剔召。

  总召主令密呪

  密帝戌。宓阿那辰。咭唎沙陁未。娑夜咤丑。咤咄咄玉。青□□部辰。光摩呢坤。夜药叉兑。炎烟摩子。哩咤寅。□嗤咤卯。赤□哪辰。乌苏咤巳。阿喏咤午。哩咤吽未。达迷泥申。唵达娑酉。摩夜娑戌。唵吽哩亥。咄□轰丑。乌都那玉。呵哩囉离。迷唎囉坤。□萨兑。娑诃。子文成雷局。

  役将呪

  风伯雷宿神,哮吼变风云。咤咤动海岳,飞火奔煞星。轰咤咄周烈,霹雳辛汉臣。那转阿那莫,吽□乌唎咤。急急奉摩耶摩囉喃娑夜娑诃速行速步速转速煞摄。

  火车总雷符

  捷疾张元伯猛吏辛汉臣欻火邓伯温 聚入符中分形降 雷火速烧 雷光飞空 开天门闭地户留人门塞鬼路穿鬼心破鬼肚 火车军阵八百万兵 五雷火车腥烟使者烧击鬼贼人道安痊 天雷火车将军刘忠速降符中 地雷火车将军李用之速降符中 中雷火车将军周文庆速降符中 雷火车将军宋永宁速降符中 人雷火车将军朱永安速降符中 五雷火车星飞转斩流星帝速行摄入云往患家追擒邪祟治病痊安急急如雷祖大帝

  勑符呪

  电光飞猛焰,雷火烈天庭。号令传三界,诛伐用六丁。五雷同电扫,不得隐留停。急急奉上帝符命速行摄。雷诀,卯辰雷局。

  呪毕,左手运雷局,右手持符,念呪曰:

  都天大雷公,霹雳遍虚空。刀兵三十万,煞炁镇干坤。揭石飞沙使,掣电破群凶。铁面擒妖怪,狼牙啖疫瘟。戮力摧山岳,天威噉黑风。黑天雷鼓震,万鬼绝无踪。号令传天勑,炎散紫洞中。如有不伏者,法令辄不容。上至魁罡足,下至九泉中。都天雷火摄,永为清净风。急急如雷霆大帝勑。巳文巽炁,午文弹入。

  唵嚤俱呢乌轮呢萨婆诃。午文午炁入。

  □□□□□□摄。午文午炁入。

  十大捉呪

  火铃火铃,千里流金。火铃万里,流金火铃。上佩火铃,中佩火铃,下佩火铃。谨请南方火铃帝火铃君,速领火兵火官火令神,乘驾火车持火轮,掷火万里金石烁,速降真火烧鬼群。火铃将军宋无忌,南方火德天门神。天雷火车刘忠恶,火燄连天昏日星。地雷火车李用之,收捉万鬼锻作尘。中雷火车周文庆,四大神州建火城。水雷火车宋永宁,水面飞烟逐五瘟。人雷火车朱永安,速降真火烧鬼门。金精螣蛇长万丈,吐火万里烧鬼营。朱凤衔火九天来,飞捉邪精无处存。邪神邪祸疾速捉,速捉驱来火裹焚。急急如火祖大帝律令。两手雷火局,运雷火撒去,遣将驱捉。

  催捉呪

  天地日月星,风云雷电神。随吾真炁降,速摄降邪精。邪精速附体,大颤通姓名。急急如雷霆火令摄。想神将缚鬼,掐煞文,又拍鬼门,取炁入。

  絣鬼呪

  唵咄咤,黑黑灵灵。上帝勑行,不得留停。敢有拒逆,上奏帝庭。唵咄咤。急急奉玉帝勑摄。想地上两勑字,以雷炁横吹地上。

  火轮大勘符

  天圆 地方 雷火发光 青龙居左 白虎右榜 朱雀玄武 其灭凶殃 火轮帝火轮君火轮主帅火轮大神火轮猛将火轮吏兵火轮力士驾天火轮烧鬼通名离旨火天尊胜摄

  勑符呪

  谨请南方真火,北方真火,东方真火,西方真火,中央真火,上方真火,下方真火,南方火德真君,严驾火车,助吾威力。速起四大火轮考勘邪精,速要通名。疾速急急如火车主令。急急。

  如附上,喝雷将折过。如折倒了,便以火轮符烧,喝火轮将收捉邪尸,在地旋转火轮,速考供通。左手雷火雷炁火炁吹附童身上。如未折倒,用风轮考法。

  风轮考法符

  地水火风 火动风飞 青龙役动 白虎击行 朱雀立旋 玄武横缚 风轮王风轮君风轮主帅风轮将军风轮猛卒风轮狞神风轮力士风轮吏兵飞砂走石卷雾兴云黑风大震三界摄急急奉行

  勑符呪

  电火烈摄,南方火君。飞毒万丈,震飘八方。真符化形,速显真灵。急急如风轮王律令。喝风神将旋转风车考鬼,快通名。掐辰巳出。

  立狱呪符

  天皇干神,地府坤神。九宿法律,注法急律。黑煞胜捷罡魁摄。

  右符用白纸书成,门布斗,其中未安一画,待押祟入狱了,然后以笔于门划闭,用雷炁封之。

  勑呪

  天为象,地为相,化楼台召狱将。立牢眼,变铁床,千斤锁,万斤杖。庞灵刘通押祟入狱,罪重勘,罪轻免。急急如雷火律令。子午斗剔狱上。祟入狱,问他:你要去宫殿内去否。取显应分明也。

  雷霆号令总摄符

  玉清上帝上清大帝太清大帝玉皇大帝 召雷神驱发将兵 火铃欻火律令大神邓伯温 猛吏辛汉臣 火轮宋无忌捷疾张元伯 天雷火车刘忠速降 地雷火车将军李用之速降 中雷火车将军周文庆速降 水雷火车宋永宁将军速降 人雷火车将军朱永安速降乾坤 金符玉诰散布乾坤 书尽五雷火上煞灭妖怪共灭凶殃 西火一号令神兵 雷电震霹雳火光赫炎神煞急急如雷霆号令律令摄

  右符书成,剔雷局炁诀入符金字内。

  右符勑呪同前电光飞猛焰呪。见前。

  下令呪

  欻火大仙,震动坤干。倾山倒岳,复地翻天。万神敬诺,会集真仙。敢有诸魔,奉命不虔,戮以黄钺,斩以镢天。令牌一下,风火相传。帝勑在手,统领威权。一掷不降,逆节相传。二掷不降,罪逆不原。三掷不降,影灭风烟。吾召雷部,速降坛前。急急奉三清上帝昊天玉帝紫皇君律令。

  右手执令牌,左手执符,一掷云。至三掷了,烧符,口取雷炁吹布坛内,喝:疾。

  祭五雷法

  火师曰:凡祭五雷,须选六戊日,龙会之日,于高原郊野,罕人行处,祭之用大雄鹅一只。先扫净处,用竹竿于五方钉定。如无竹,用木椿五条亦得。用皂钱五百,安五方竿上。用碗五只,盘子五箇,布于各方。用乌蛇一条,如无真蛇,用皂纸为蛇代之,以手裂为五段,安五方竹上。取生鸡冠血酹于酒盏中,以酒斟于盏和。便将此鸡煮,劈为五盘。法师亲自传之。焚香讫,背巽向干步破地罡,左握雷局。步讫,于地户上立,变神为五雷使,高声召五雷下,捷疾报应张元伯,为吾召五方雷令使者刘、李、周、宋、朱五大将军,火急降临。存见五雷神从地户涌出,立于坛中。法师拱揖雷神,各坐于竹下。

  火车炎雷符

  召南方刘炎大将军速降符中摄□□□□□□□ 召北方刘志大将军速降符中摄贪巨禄文廉武破念之 魁雷震电平雳摄

  煞炁腾空,天威其中。仁赦赤子,斩伐魔踪。五方五雷,赫赫威雄。毒龙猛兽,闪电雷公。天丁力士,火狞交冲。雨雹交下,霹雳风从。九天使者,手执戈矛。驱天大象,齐入下风。碎碎妖孽,威焰先锋。急急如雷霆火光霹雳摄。

  天火发 地火发 霹雳火发

  右念呪毕,加三火盖于刘炎刘志上。如呕吐,用墨书净水,用饭数粒服之。

  勑吞符呪

  天火雷神,地火雷神,阴火雷神,阳火雷神,中土雷神,五方降雷。搜肠涤胃,擒捉邪精。邪精速去,病者安宁。禀吾帝命,无辄容情。急急如雷霆火光霹雳摄。

  勑捉祟呪

  雷声动,霹雳震。雷火发,鬼神死。邪精亡,妖怪没。六甲六丁,天丁使者,雷火将军,风伯雨师,雷公电母,上不通风过,下不度水流。一切凶恶,风刀斩斫。急急如雷火律令。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二十四竟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二十五

  九州社令蛮雷大法

  主法

  祖师九州都仙大史神功妙济真君许逊, 

  祖师无上阳光玄虚妙道至感真君万鼎新,

  祖师上清三洞法师雷霆大使王宗白,

  祖师上清三洞经箓西台雷雨令青阳鼎,

  祖师金阙侍宸玉枢使相梁天津,

  祖师神霄执法仙君月鼎萧道淳,

  祖师神霄玉府上卿月田刘德清,

  宗师高上神霄宝箓王一玄,

  宗师上清大洞经箓铁坚雷师王明渭。

  将班

  社令阳雷总管康尧,天丁冠,红发怒容,赤面金睛,红袍金甲,白汗衫袴,红靴,右手执铁锤,左手雷锲。

  社令阴雷总管刘德,天丁冠,黑发怒容,青面鬼相,皂绰抱金甲,白汗衫袴,黑靴,右手仗剑,左手按刃。

  九州社令击剥使者吕魁,鬼相,金睛肉角白脑,后数根红发,红搭膊。腰系朝带,遍身青色,右手执令字小黄旗,左手执铁符。

  东方阳雷天君将吴从,青衣金甲,执戟鬼形。

  南方阳雷天猷将王简,绯衣金甲,执刀。

  西方阳雷天休将孟璋,白衣金甲,执斧。

  北方阳雷天道将孙亨,黑衣金甲,执剑。

  中央聚雷天医将郭贞,黄衣金甲,执棒。

  江渎追风使者齐庆,青红衣金甲,执风轮。

  河渎追雨使者王霸,黑衣金甲,执水轮。

  淮渎追电使者赵元海,红衣金甲,执镜。

  济渎追雷使者宋夔,绯衣金甲,执雷斧。

  干雍州社令雷神主者盛秀,黑衣金甲,执火车。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4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