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易》曰:挠万物者,莫疾乎风。又:风自火出。故亢极则多风,风炁既甚,则云炁难成。是以风动则燥矣。运用之妙,静以制之。于泰然大定之时,收视返听,神炁内藏,则神风静默,山岳兴云,雨泽随施矣。起风之妙,不出动静之间。但我之精神奋发,何患乎其风之不动哉。

  掩月

  夫掩月犹难掩日。盖月乃天地之真水,人身阳炁少,阴炁多,其难如此,若非至阳之精掩之,余不可也。运用之妙,当以我一点晦之,自然有云掩蔽耳。盖亢极之时,日则阳光炽盛,夜则星斗灿然,若非太阴昏晦,则枢机未动矣。故太阳为雷,太阴为霆,不可偏废也。

  掩日

  夫太阳者,天地之真火也。以卦言之则为离,以数推之则为九,以人身言之则为心。盖真阳离丽于太空,燥暵万物,至亢极之时,阳光炽盛之甚,非至人固不可也。但诸家作用,所说不同。有赤鸡紫鹅之符,藏鸡于巽户者,有书符想像而掩者,有叱喝召云而掩者。以理言之,未尽善也。当以我一点至阴之精晦之,自然有云掩矣。故紫阳真人曰:取将坎位心中实,点化离宫腹裹阴,亦此义也。祈雨《易》之否卦曰: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内阴而外阳,内柔而外刚。又曰:天地不交,否。盖七八月间,阳精炎盛于上,阴炁伏藏于下,以致升降不能,祷祈罔应。仰太虚之冥冥,俯民心之皇皇。当此之时,符章炁诀,想像行持,悉成文具。盖闻禹思天下有溺者,犹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饥者,犹己饥之也。于斯之际,孰之不有戚戚焉。在用者掀翻窠曰#2;发真归源,七日七夜之间,泰然大定,返复其道,则枢机必然变动矣。《易》曰七日来复,天道行焉。否极泰来,阳极阴生。油然作云,需然下雨。非天下至人,孰能与于此哉。

    祈晴

  夫祈晴之义,在乎静定凝神,一丝不挂,二炁流通。先收拾残云剩雨,尽行发泄,然后于九阳炉内,运出真火,鼓动橐籥,吹起巽风,须臾风起大变,霹雳一声,火龙飞起,烁散阴霾,阳光出现矣。故老子云:将欲翕之,必固张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此皆纵夺之理也。

  煞伐

  阴阳乃天地之功用,鬼神乃二炁之良能。仲尼曰:鬼神之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又曰:洋洋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蚓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此。夫《易》曰:精炁为物,游魂为变。是知鬼神乃造化之迩耳。故万炁一炁也,万神一神也,万鬼一鬼也。若非有道之士,孰可能施煞伐之机。至于妖星逆象,及魑魅魈通,魔鬼山精水怪之类,不可胜记。亦能变化万状,隐现百端,甚至伤生,兴妖作孽。驱治之士,若谓彼以某神,此以某法,彼以某之兴妖,此以某之作用,皆不然。盖鬼神有能知人动静,人不能知鬼神情状。其治也,妙于不睹不闻之间,杳冥恍惚之内。念头一动,则有神可役,有剑可飞,有雷可诛,使其粉骨碎身,除形灭迩矣。噫。鬼神莫知,不由乎我,更由乎谁。大抵邪魔亦盗三光之炁,假五行之精,但不知弃邪归正,舍有忘无。我当于大圆镜中,示以此○,使其销镕万念,顿悟一真矣。呜呼。一神正,万神皆正;一炁和,万炁皆和;一人悟,万人皆悟。颜渊曰: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老子曰: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何鬼神之有哉。

  道法会元卷之九十竟

  #1‘戊’当作‘威’。冒犯威严,道法文奏中套语。

  #2‘曰’当作‘臼’。掀翻窠臼,系常用语。

  道法会元卷之九十一

  雷霆六乙天喜使者祈祷大法

  大无先生汪集灵传授

  师曰:凡书使者之符,须要形势雄勇,精神聚合,气运生动,体类蝙蝠,翅分八字,脚踏斗罡,笔力劲健。切忌软弱。笔健则法力健,笔力弱则法力弱。疾如飞集,一笔扫成。朝思夕思,运笔研墨,模写形状,开目如见,默以神会,自然入妙,洋洋左右,不可忖度。古人划龙点睛,风雨飞去,划水通神,夜闻水声,划佛圆光,明照满寺,良由用志不分,乃凝妙于笔墨之所寓,皆能变化。彼岂用咒诀能至是哉。所以祖师莫月鼎书符之时,或不作炁,或不诵咒,随笔扫成,用无不应。叱吃风雨,馘灭妖魔,不知使者之为我,我之为使者。终身行之,何必他求哉。

  又曰:书符只一笔,不许再填。不问浓淡枯燥,但要精神鼓动,形势雄伟,毋生一毫杂念,毋令一刻间断,心与笔俱运,气与笔俱转。恍惚之间,如见帅将奔云走雾,号令雷霆,须臾之际金光洞耀,紫炁郁勃,妙用纵横,风雨听令。切不可学世俗布符之法,有散形,有聚形,一人一咒,一气一诀,一想一画,情思间断,意气落空,纵能成符,始勤终怠,施之行用,万无一应。良由不知精神感召之妙。咒炁罡诀,特土直尔。道岂在是哉。法岂在是哉。

  师派

  火师汪真人,

  侍宸王真人。

  神将

  雷霆飞捷报应六乙天喜旸谷张使者珏。

  后天欻火相,金珠云头冠,焦赤发,面枣色,凤眼凤觜银牙,赤体赤肉翅,手足皆凤爪,金镮。身挂金缕仙飞带,徘红裙,手执斧钻,随事换易。祈雨雪一手执斧钻,足踏雷车,驾黑云。祈晴,一手执拨云杖,足踏火云。传奏号召,一手执敕字雷神旗,足踏火车,驾黑云。

  登坛作用

  先念净口、净身咒,左手雷局,右手剑诀,变神。次两手掐玉文,运祖炁入,冲开天门,便念李天地咒。毕,叩齿七通,默念:

  咛呢灵黑赤虚呜。七遍。

  谓之中山神咒。就剑诀书于水中,谓之元始玉文。次念小金光咒,取天门炁,罩满自身及布坛中。次默念:

  金光掣电咤。一炁七徧。

  存金光罩定,无令散乱,却凝神定志,两手雷局,舌拄上徧,虎音念十六字咒,及七十六字大兴雷咒。怒目一视南方,左手飞南斗一座,见南斗横跨天河,光芒灿烂。第五六星间,有一小星,名火令星,即霹雳星也。其星金光火炁直冲斗口,乃天河所属之地。便以神光书一祕号 于斗口,见一团红火,光明中有金书。急握两手雷局击动,以玄机冲之,斗柄便翻,倏然不见祕号。却有□字见于光中。才见此字,变为使者而至坛前,念:

  天清地宁,日月交并。飞捷使者,速现真形。

  次念誓咒一遍,咒曰:

  三界使者,捷疾大神。辅佐主帅,兴云伐神。与吾发誓,百和香焚,立降左右,助我威灵。稍违元约,天诛及身。吾负戒言,永堕迷津。受命上清,走雾行云。甲戌降日,录罪奏呈。落灭九祖,永不利贞。急急如律令敕。

  大兴雷咒

  唵吽吽婆咤波伽马晟吉利顺帝唵菩提野伽末伽火支火拨火轮盘盘嘉律台台审审诛诛白灵和卢帝叱咤婆推诃金头宾那郭吉刁真如帝尼沙三昧乌真火呢啼孽帝诃句尼句尼娑苏咤诃。

  唵唎吽唵唎吽唎吽唵唵唎唵唵唎吽吽。

  书符妙用

  凡书符,先念金光咒,想神光射纸上,结成使者真形。左手雷局,右手持笔,念七十六字咒,便下笔一力扫成符体。咒尽符成,即无散形。书毕,想使者在纸上有飞走之势。次再作用下太极,毕,却入诸项号头祕窍。再作用,以笔点两翅,想使者飞去行事,不待烧符而往矣。

  一体三身,马展吉利。一字金书,

  二字祖炁。三箇号头,四箇祕讳。

  九字灵章,风雨立至。一应号头安在腹内。

  祈晴,用黄纸朱书,若急,用红纸朱书,以香上熏干,烈火焚之。存火光满天,烁开云雾。书符之时,存南斗及火令星光烜赫,吸入心宫混合,呵出符中。

  祈雨,存吸南斗天河之水,与身中黄河混合,即元海也。吹入符中。仍运天河水逆流坤山,激搏而成符。

  祈雪,存肾水上升,结成冰,涌成雪山,吸入肺宫混合,吹入符。

  煞伐,于雷字上加罡讳,取真炁入涂,艮上出笔。掐辰文,存火光入符。

  蔽日,如法作用书符毕,对太阳焚之,以水噀去。存太阳中有一离卦,存使者立其中塞之,变成干卦。指挥使者起云掩日,即坐运。

  回风,如风在束南起,欲回西北风,却焚符一道,向束南风起处,以水喷之。存使者立束方,即以眼光书一回风号头于西北方,使者见之,即回北。喝:使者即回风。使者大怒,即以两翅扇动北风,自然回转也。止风,仍存风起处有巽卦,便烧符一道,向风来处,想使者塞于巽卦之中成一干卦,喝:使者速止风。

  檄式

  五雷使院

  本院见据某处某人等词,称本境自某月某旬以来天时亢早,雨泽愆期,田禾枯槁,祈祷未应,乞与施行。当司据词虔切,除已具奏天廷,请恩差降贵职施行外,今经日久,未见感格,

  合行符檄者。

  右檄请雷霆飞捷报应六乙天喜使者张某,疾速部领雷霆风云雨诸部雷神,即于今月某日某时,斡旋造化,会合阴阳,鞭龙震霆,翻河倒海。兴云致雨,大布雾霜。救济焦枯,显扬道法。毋致稽违。速准玄科律令。故檄。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檄。

  法师具位 姓   承诰奉行。

  封皮式

  五 雷 使 院    谨封

  背书

  符檄 雷霆飞捷报应六乙天喜使者张神君

  祈晴符檄

  祈雪符檄

  一字金书

  二字祖炁

  □□。变换用。。

  三箇号

  □□□

  四箇祕讳。

  。

  九字灵章

  烓烨

  祈晴用  

  祈雨用

  杀伐用

  右法四时变换用。

  加法

  天黑阿利罗摩耶吽百帝萨竭陀伽梵咤。,,,,辛□。

  唵。赤帝晶明,离火迸炎,霹雳,合明天帝日。,锬,耀,鋋。邓燮。

  法中变用

  雷书云:北方子丑斗牛之位,有斗宿,号南斗,居子丑之乡,是天一生水之宗。故南斗六星横截于天河水中。若能运行逆流玉京山之上,雷门雨户并临天河之内。二斗初生在坎,斗柄对射水火星中,以阴阳二气冲开雨户,风云雷雨电,随声而至矣。

  内运诗括

  鳖腹驼腰目视脐,三家混合结婴儿。

  踏翻斗柄天昏黑,倒涌黄河雪浪飞。

  一点金星下紫微,阴阳交媾结婴儿。

  五方服色皆归一,吐出之时泄万机。

  昨夜七星潭底现,分明神剑化为龙。

  鸳鸯绣出从君看,若向金针又不同。

  符中变换字号

  □起风止风起云动雷起电

  杀伐祈晴羽肚次服次服次

  炓罡讳晴雨杀代皆用之□祈晴电号

  右诸号随用皆入在雷字内。

  祈雨杀伐坐功

  凡祈求,必须先发文书,限某日某时分报应。却寻一处静所,如法打坐。收拾一念居中,三花聚顶,五炁朝元。塞雷门雨户,谨闭一身之炁,存炁云四起,天地黑暗,觉使者部领雷神行雨之兆。待气满,即放念头一吁,此即踏翻斗柄之说也。如此作用良久,身中微汗,口中津液盈满,此即倒涌黄河之说也。乃自己工夫到矣。更夜静出观北斗,如斗星间、或有云雾所掩,或穿斗口,或电光闪动,乃我工夫合动造化矣,来日必有大报应。如斗星不动,又看太阴,或有云雾昏灌,来日主大雷小雨。如太阴不动,再加工夫打坐,次早看太阳升东,如有黑云遮护,来日主小雷大雨报应。盖太阳为雷应,左肾邓君也;太阴为霆应,右肾辛君也;北斗为水司,为张君也。为炁合日月星辰钻乎一身一静则为金丹,动则为霹雳,所以闭气作用,则云雨即生矣。

  召雷雨造化

  如雨行他所,不到坛上、法帅如式召出一将,指挥到彼处行雨。然后郎以目光书一号令于空中坛上 ,师即收拾念头,静坐坛中,须臾风雨即至矣。

  回风祕诀

  召法

  先行净坛,关召功曹,焚符命前去召张使者。密念金光咒一遍,取金光炁布坛。却以目光书一号令,急念十六字灵章三遍。毕,如法摄念居中,凝神静息。却塞雷门雨户,舌面一穴是也。紧闭一身之炁。存天地黑暗,风雨交驰。待气无所容,即以剑诀虚书一干 卦,坤 卦,就召见使者于坤上,吹气一口,雷局撒去,怒撼一声。存使者立于坤卦中现,急运念七十二字咒雷章,以剑诀引过天门,拱立于前,书号令罩定。速祭速遣,无事虚文。

  祈晴,号召闭气为火云,冲满天地,不塞雷门雨户。常用号召闭炁为紫光郁勃,用时随机应变。

  道法会元卷之九十一竟

  道法会元卷之九十二

  先天六一天喜使者大法

  主将

  先天一炁雷霆飞捷六一天喜使者张珏。

  副将

  东方蛮雷魔明使者,

  南方蛮雷烈杀使者,

  西方蛮雷赫猛使者,

  北方蛮雷恶轰使者,

  中央蛮雷焜电使者,

  束方蛮雷马郁林,南方蛮雷郭元京,

  西方蛮雷方仲高,北方蛮雷邓拱辰,

  中央挛雷田元宗。

  雷公大神江赫冲,电母大神秀文英,

  风伯大神方道彰,雨师大神陈华失,

  蕾买吏大神郭士秀。

  召合秘诀

  凡祈祷立坛,须择洁净高仰之处,立召雷旗号及香卓水椀,面对北极,默朝上帝祖师,口奏祈祷事意,请祈旨命外,即依法召使者,宣白符檄,约限时刻报应。召合并书符之时,存自身在虚无之界,一念不起,万化寂然。良久,才若意到,便存中宫有一字,即念十六字秘咒云:

  唵唎吽唵唎吽唎吽唵唵唎唵唵唎吽吽。

  运雷咒七十二字

  唵吽吽啵咤婆咖吗□咭唎□帝唵菩提嘢□味伽吙吱吙□□□□□□咍咍□□诛诛白灵和嚧帝叱咤婆推诃金头宾哪郭吉刁真如帝□娑三昧为真火呢帝孽帝诃呴呢娑诃。急急如元始一炁总召雷部万神律令。

  咒毕,存午上有一晅字如太阳,未上有一朒字如太阴,二光相触。却运中宫黄炁上腾,舌尖虚书一字如金毬,嘘吹于日月二光之中,如金光团玄黄混沌之色,飞过巽户。次存心中一字赤色如丹,肾中一字澄清如潭,往来混合。左手雷局,从南山打下红日坠潭;右手雷局,从山北缩起二炁,直上夹脊双关,上顶门,飞过巽户,与先金光团混合,如雷声大震。但见巽户昏昏蒙蒙,内见使者隐然在内。再念十六字天章,合如雷声。雷局打开,突然见使者分明在前。祈雨杀伐,则有雷公电母风伯雨师随出。祈晴,则有火车火将六丁六甲随在后。却以天目光闪动,见坤上有使者诸雷将,俨然如对。

  召雷咒

  唵吽吽三檀那韩难延干夷敕。干。兑卦统雄兵,兑。艮宫封鬼户。艮。离宫驾火轮,离。北海涌波津。坎。人门撼地轴,坤。震雷霹雳轰。震。狂风摧山岳,巽。使者出天庭。太虚真,太灵真。吾奉紫微君敕,召雷部神。神速奔,如康民,飞捷使者速降临。急急如九天雷祖大帝律令敕。

  存使者自巽方乘云下赴行坛听令。

  再召咒

  赤鸦赤鸦,风火之车。雷中乌鬼,云外夜叉。受命北帝,禀令丹霞。急来报应,霞霞加加。急急叉叉,加加鸦鸦。康民子华,帝喾之子,颛帝之孙,吾今召汝,速往雷家。急急如元始一炁玄黄混洞祖师律令。谨召雷霆六乙天喜使者旸谷张雷君速至坛前疾,志见。适伸召请,已沐来临。少驻雷威,领今祈祷,白意,或宣符檄公牒,祭奠役遣。

  誓将咒

  飞捷使者,谛听吾言。吾非汝勿用,汝非吾不行。吾助汝炁,汝助吾灵。随役而动,随召而临。祷雨则云阴大布,祈晴则豁落阳明,煞伐则轰雷霹雳,治疾则普济羣;生。吾不负汝,终始相成;汝不负吾,功同上清。所告所誓,使者听盟。祖师有誓,告汝通灵。急急如律令。

  发遣咒

  飞捷使者,职司直符,威灵捷疾,神通太虚。上天入地,报应无阻。奉檄传符,关告雷部。今日今时,来临坛所。

  法师下令遣去,就步火雷罡助行。使者骑龙冲天即去,执事挥旂,存魔明烈煞,黑猛恶轰焜电。五雷使者,亦化黑龙行雨。

  一起雷车,子。二起闪电,午。三起喧轰,己。四起霹雳震动,卯。五起飞沙走石,狂风大发。巽。

  两手握雷局掩耳,运雷声,引肾肺二炁如云。又存香炉烟起,雷车载使者乘云上升。

  书符秘窍

  师曰:凡书符时闭九窍,书成出炁,入将名,加号头。祈雨坎上,祈晴干上,杀伐艮上,随事变用。窍曰:脚踏雷车朝帝阙,手持北斗履天河。又曰:逢圈而至,遇点即倾。阳日长上,阴日长下。

  使者符 飞捷报应使者张珏速降马郭方邓田五大蛮雷使者准敕摄存使者领五雷侄至 日月同明光耀八极取太阳太阴炁点晴 魔明黑猛雷电摄卯又斗剔入烈煞恶轰霹雳摄午子斗剔入焜电激怒风火摄寅午斗剔入 左手捧敕倒岳倾河雷电速起馘灭邪魔 上帝敕令敕听令风召雷神万神火无停 左脚行离雷电起右脚行巽雨风生 左扇五岳天星降落取心炁入 右扇昆丘四海停流取肾炁入 上帝有敕火索万寻风云雷雨急速降临 天雷地雷速发水雷速发速发神雷速发蛮雷速发 圆光万丈照破乾坤 号令一至万神威钦 此一字系火师内名以祖炁之

  变用符

  符中常讳

  祖头上 一字金书存此如金毬于二圈内 二字祖头上 祖讳下 欲天地昏暗加敕上催于雷上 四字帝讳玉帝脑后 玉诰书符金光一字天地昏暗至秘掩日头上 太一辖雷常驱治雷上 祈雨用书腹内

  右起风云电雷雨五事用之。

  信香符一名便宜行檄

  霐

  右信香符。凡夺雨,鞭龙打潭,起风云雷电雨用之急切。再加催符于上,立应。

  便宜杀伐总符

  玉清上帝敕玉清诀剔 上清上帝敕上清诀剔 大清敕雷太帝大清诀剔 雷光火云奉玉皇上帝敕电光奉雷祖大帝山岳摧火云奉神霄真王敕风雨交飞崩奉五雷帝君敕 五方蛮雷雷光舞雨师扬灵擒龙掣电报应火铃风伯鼓无停急奉九天雷祖律令 天龙地龙兴云神龙走电火龙飞奔水龙吐雾行雨五雷交轰赫赫震怒杀伐妖精奉上帝敕火急降临取五方五龙真炁入符黑风转溪飞黄期 叠书七字剔子午卯酉玉文煞文入 霹雳黑风霹雳发叠书七字剔寅申巳亥玉文煞文入 震雷霹雳石裂山崩火车扬鞭云雷雨部轰灭邪黑暗惊奔九州社令一一呼精急急如律令 关左转苟獬疾旋毕狻疾天降雷门摄地轴右降雷门摄 左眼开光照八极右眼开光雷电生 天雷震响地雷发声神雷大作火雷飞奔水雷吐雾社雷兴云五方蛮雷霹雳喧轰东方蛮雷马郁林南方蛮雷郭元京西方蛮雷方仲高北方 雷公江赫冲电母秀文英风伯方道彰雨师陈华夫云吏郭士秀入吾符 角亢氏房心尾箕斗牛女虚危室壁奎娄胃昂毕觜参井鬼柳星张翼轸先于辰上逆转点二十八宿存为雷城十二门却用三光秘讳入内以封雷城 三五铁面掩水兴云雷电交作霹雳掀轰风雨立至万物苏荣狂邪恶鬼火急灭形急急冯奉九天太乙元君律令敕 天雷火神亥文地雷火神坤文龙雷火神震文水雷火神坎文社雷火神中指中文 谨请雷霆主令天君邓某驱督雷部火急奉行啼吟吟众神稽首敢令有不顺化作微尘急急女口九天雷祖大帝律令 以目光同笔书加入邓燮上押发

  右符用铁板长七寸,阔三寸,以朱砂雄黄书之。次加奔星符,诵起龙咒,取五方龙炁入。若紧切,再加勾雷符,作用入帝讳。凡领受投词之后,必须探访其人善恶,其邪鬼为害若何,宜先密奏紫微大帝,申探访使司霹雳火府司,乞差雷霆帅将,密为擒捉外,次差将吏监督城隍社令诛邪,分付将吏,取责伏状监管。仍于本处下黑风罩围之,下天罗地网符,锁地脉符,差雷神去伐之。先用纸符牒前令付城隍社令,将同轰煞。一札专请莫赚大神监城隍无误。其铁符钉于邪神檀庙,用瓦符安于屋上。次断后关锁下煞。

  勾雷符

  玉清元始天王敕上清玉晨道君敕太清太上老君敕 天都元帅敕斩神天猷副元师敕斩鬼翊圣帝君蓬真君敕斩邪佑圣真君敕斩精急奉紫微律令 天火雷神地火雷神神火雷神人火雷神社令雷神急降符中 吾奉玉皇上帝律令摄唵吽吽急准雷师火师敕 轰天轰人轰杀万鬼霹雳雷火摄轰地九天真炁霹雳摄剔子午斗入 开天门户巽留人门坤塞鬼路艮干闭地穿鬼心横卯过酉破鬼肚直子冲午 馘杀万尽灭杀化收尽降雨救济生灵祈雨奉上帝敕谨请雷霆主令邓燮火急报应施行 加入押发

  五雷咒密念五徧涂

  天雷地雷,水雷龙雷,神雷社令雷,五方蛮雷速起。急急如律令。

  前二符,并黄纸作,两边合缝书之。祈祷黑书。先将一半发去,留一半,待报应了,烧付将吏赍去言功。煞伐只用便宜符,勾雷符,一半粘牒前化之,一半或铁板书以待报应。如未应,以便宜符、勾雷符全用之,以家书催,不用合同,用玺书勘同印家书。凡发便宜符打庙、祈雨,书符于圈内作用 七字上加 字作用二帅五雷令二帅五雷监督所属行事重事加 字叠书于上作用冲车凡起龙书符,用血书龙,取煞炁书之。黑风霹雳十四字。以煞炁拨动雷神。凡用二帅五雷,书零字作用,于鬼字内书前岳发七字,每一箇字存山崩石陷,泉涌龙出雨集,雷电交作,恐走透冲车帝讳,于鬼字上书五火,用邓伯温于符下鬼字上,作用冲车,取绛炁书之。闭心宫一息之炁,存为。一点火光,以左手雷局引落肾水中,二炁激剥,如雷声震烈。却以两手雷局,运出于符上。但取煞炁冲入,亦可即奋怒吹下,龙出而上,信笔直上圈中。却取艮上金光煞炁,书帝讳在雷上涂之。

  奔星缚邪符

  唬串吽。墨涂上圈。

  六合咒密念三五徧涂符

  天合地合,人合鬼合,龙合怪合。六合缠绵,龙鬼不前。奔星使者,缚送九泉。急急如伏魔上相真君律令。

  苟毕二帅治邪符治祟镇贴用

  上台一黄祛却不祥中台二白护身镇宅下台三青斩邪灭精摄 亨轰滑辣究竟软逆来雷声才震便惊人顺去 莱茹翌宿速煞摄密念南斗讳涂 藓屠轸宿速煞摄密念北斗讳涂 开天门留人门塞鬼路闭地户穿鬼心破鬼肚 一转天地动二转日转缚鬼魂五转真炁降月明三转精神爽四急急如雷祖律今摄 吾奉玉皇天帝上帝紫微律令 干宫太上交爻发生 金木水火布列四方上居中宫万象辉光镇贴相生杀代相兢 雷车震动嘻肝存使者入,火车炎天呵心存苟元帅入,火车涌天吹肾存毕元帅入,轰轰霹雳震动干坤急急如雷霆帝君律令敕摄敕摄 晶含犹□苟獬摄左涂晶含犹□毕狻摄右涂 坎中中满水火颠倒运五行相虚离生成唵吽吽□捉娑诃摄 魔明烈杀黑猛恶轰焜电五大雷神速降速降疾速降急急如雷祖大帝律令

  右符书毕,却于三车上作一圆圈,内书一 字,略入事意。毕,密念役遣咒涂。再书一 字号,赶起取煞炁吹入。再念:吞魔食鬼三官敕,五帝行急急摄。

  役遣咒召役改换用

  大帝曾有令,二帅是吾神。大黑天神,黑雾大神,苟毕二帅,来到坛庭。兴车倒岳,擒捉妖精。声如雷雷,白捉震惊。诛魔伐恶,变雨化晴。拖天拽地,轰雷鬭霆。上天至金阙,下地入阴冥。阳间并水府役使几曾停。汝乃天之精,吾乃地之灵。以吾之真炁,合汝之真精。交姤丙壬,倾山倒岳,复地翻天。闻吾呼召,役遣,火急降临。奉行。吞魔食鬼,扫荡妖氛。三官敕,五帝行。天煞神,地煞神,天煞地煞捉鬼神。铁杖金锤轰霹雳,飞游三界捉邪精。吾今宣召雷门将,疾速神威现汝形。役遣改云:吾今役使雷门将,速捉天下不正神。急急如伏魔上相李真君律令。

  苟帅火车符

  上台一黄袂却不祥中台二白护身大赐镇宅下台三青斩邪灭精台星到处威灵 水火二将捉缚鬼神火光万令丈烧灭邪精急准太阳帝君摄 吾奉紫微大帝敕苏屠苟懈速降摄 谨请陈留将军捉灭孙张四大邪精摄 吾奉紫微大帝敕唵吽吽雷火敕煞摄玉皇诰一遍涂 开天门闭地户留人门塞鬼路穿鬼心破鬼肚 左脚塞海雷火奔发烧灭魔羣右脚山岳摧崩火光万丈烧灭邪精摄 轰霹雳雷火摄轰天灭精邪雷火摄 □□□□□□天罡炁入 黑煞黑索黑令黑炁混凝杀灭瘟癀苟獬通灵黑铃速摄九天霹雳火令摄掐午取南方赤炁合心炁呵入

  毕帅火车符

  上台一黄祛却不祥中台二白护身大赐镇宅下台三青去病除精台星到处威灵 吾奉紫微大帝敕唵苏屠毕狻速降摄 天蓬将天猷缚鬼将翊圣捉鬼枷鬼将佑圣拷鬼将 吾奉玉皇上帝敕煞摄敕唵吽吽雷令玉皇诰一遍涂 黑雾大神速降摄 左眼开光照光雷 八极右眼开电生 六诀 左足一举驱邪鬼右足随后起风雷 天雷速发地雷速兴龙雷速起水雷速轰水车轰轰雷震摄密念此一安七炁徧就涂转 □□□□□□□取北方黑炁合自已肾炁吹入符

  帝雷符

  玉清敕命荡涤妖氛 上清敕命剪灭妖邪 太清敕命祛除鬼精 玉皇有敕斩灭邪精 紫微降敕食鬼吞精 天皇降敕返死回生 天大将枷蓬鬼收瘟 天猷大将统摄雷神 翊圣将军四将通名 佑圣灭鬼天帝严命真君生人黑雾黑灵 天雷地雷 水雷 阳雷 火雷 雷公电母风伯雨帅 开天门闭地户留心破人门塞鬼路穿鬼鬼肚 东王公西王母南朱凤北玄武自死急急如四壁难逃鬼自迷一切邪精皆风火雷令摄 天地日月星辰风云雷电雨摄五岳四渎山川社稷摄先取天罡炁一口呵入以炓以聻字盖次取大煞炁一口吹入字盖

  右符书毕,取罡煞炁入后,却用后咒涂。

  黑煞黑灵,黑炁腾腾。火铃火令,火光万寻。天煞地煞,黑煞将军。八煞大将,火急奉行。唵吽吽畔畔,雷火电火。水雷阳雷霹雳摄。亨轰滑辣究竟摄。戍辰斗剔。雷声才震便惊人。辰戌斗剔。急急如九天雷祖大帝律令。

  天皇符

  敕喝咒存身为雷祖大帝

  吾知汝名,吾知汝姓。吾为汝兄,汝为吾弟。汝若不至,风刀考身。吾失汝意,九祖幽冥。吾叫汝名,天下知名。雷中夜叉。云中乌鸦,汝若不至,骂汝九祖。雷一雷二雷三雷四雷五。雷鬼大将,当中夜叉。雷鬼雷鬼,速至速至。吾奉雷祖大帝律令。

  祈雪咒并作用

  严严冷冷,冰冻邪精。速降天龙,运动真炁,扬扬九垒。南风飏飏,北风飘飘。急急如东灵上相律令。

  东灵上相,瑞光之家。凝金聚玉,琼瑶天花。主豁火厉,扫精灭邪。慈仁救物,应时无差。愿降瑞雪,遍满中华。一如雷霆律令。

  金精太极,玉华散辉。驱雷走电,风火氲氤。皓师火令,降瑞太虚。太清太极,上真敕令,号令不停。急急如雷霆律令。

  凡用符,存前仍字号,限三日报应。存虚空万丈罡风严冻。上存雪山一座,风吹散雪花。如自己肾水灭却心火,作成冰冻,取东北炁吹嘘,空中雪散,却便北风飘下。

  祈晴咒

  火铃火铃,火部尊神,冲开五方,收雾卷云。浊炁入地,清炁上升。火光万丈,烧灭邪精。急急如雷火律令。

  凡作用加书,仍发字号,想太阳火珠,心中有太阳夕太阳之内有一欻火,心中有一箇相会,火车卷云咒同念。呵南方火炁于四方,更书勾雷符在瓦上,停雨开晴,念咒:

  火车火车,雷令之家。三五为帅,晃光无涯。掣火万里,能掠云霞。辅佐上帝,耀目银牙。豁落水玲,迅速无差。伯温奉命,立待旸华。急急速速,如南方火德真君律令。

  道法会元卷之九十二竟

  道法会元卷之九十三

  雷霆三要一炁火雷使者法

  主法

  吴天至尊玉皇上帝。

  将班

  天罡大圣主雷真君马自奴,

  披红发,红面三目,著月下白道服,右手仗火剑,左手执火印,铣足踏火车。

  河魁大圣节度真君董万春

  红发,青面獠牙,鬼相,头戴缨络,项悬十二骷髅,左手执戟,红带黄裹肚,虎皮汗袴,跣足踏水轮。

  主雷欻火律令大神邓燮,

  朱发,天丁冠,蓝身,肉角,凤觜银牙,两翅,两脚鹰爪,绿风带黄裙,左手执钻,右手执锤,跨苍龙,身迸烈火。

  雷霆猛吏都督辛忠义,

  青发青面,红眉青须,戴牛耳幞头,红衬衫,左手抱五雷籍,右手执火笔,着皂靴。

  先天一炁火雷飞捷使者旸谷神君张玨,

  欻火相,三目两翅,青身赤体,左手执召雷旗,右手执斧,腰带碧玉牌,一面金字。

  雷公电母,风伯雨师,五方蛮雷使者,合部雷神。

  召法

  入坛,三净,启圣变神,召功曹土地至。存西方有一天宫,朱牌金字,扁曰:太一碧玉宫,中有斗美妇人坐。次念召咒:

  道祖一炁,大梵飞腾,清华景明,与道

  合真。急急如元始上帝律令。

  次用剑诀向西方虚书 号,左手酉文剔此号入宫中,妇人见而吞之,不觉吐出成一人,妇人见之而怒,即躶身披发仗剑斩之,左手提人头,右手执剑,飞入北斗第五星中。次念咒:

  玉帝真形,玉文。勑命雷车。玉文。天雷黑咤,亥文。地雷烈咤。己文。人雷轰咤,申文。鬼雷□咤。寅文。紫微奉命,玉文。玉帝真形。午文。急急如元始祖劫上帝律令。

  右咒毕,想北斗第五星中帝车使者下降,右手剑说虚书 ,午文一剔去车上,与使者合形,先存有一使者在香上,次存车上使者下合为一,吸入身中祖宫,混合,呵心炁出香上。存现,念务猷收咒,再念誓咒:

  三天使者,速现威神。佐助主帅,兴雷伐神。与吾设誓,百和鑪焚,立降左右,助吾威灵。稍违此约,天邢及身。汝违吾戒,永堕迷津。受命上帝、走雾兴云。甲戊降日,录罪奏陈。灭汝九祖,永不利贞。急奉元降律令。

  唵吽吽干夷勑。兑卦统雄兵,艮宫鬼门。离宫驾火轮,北海涌波津。人门撼地轴,震雷霹雳轰。狂风摧山岳,使者出天庭。太虚真,太灵真,吾奉紫微君,劫召雷部神,疾速乘飞云,如康民。急急如太上清都律。急召先天一炁使者旸谷张神君速降。

  右召毕,想使者到坛,随事役遣,念遣咒:

  颛顼昌意岌龆齓乱疾。喉音念一气七徧。次念:唯唯逸。紧。释提亘恩。慢。

  用法

  凡有人投坛祈祷,领词押字批判讫,次书旗。先焚香,一净无尘,却书旗上星斗圈子了,又放下笔,静定,星斗金光。却念唯唯逸咒,书星中字。次书上三字,天罡河魁,邓辛帅。次第书之。想帝驾金光,雷神森列于旗上。却静定,念运雷经熏勑。次择坛场,向正午立坛。用石灰画坛,子午文。东西一丈阔。下层划八卦,干上留路入,午上一水缸。次择时,于先一时下四刻出旗,念净天地咒,天蓬咒,遶坛三匝口召功曹,启师白意,然后立旗于坛外,离坛丈二三许,当日煞方上。用桩一箇,要三尺六寸长,二寸大。先于所限时辰前一时下四刻,将斧桩于煞方,念昴飞碧轰赫奕震离兑咒。系喉音念。将旗桩划地。念前九字,一字一画,成泰卦了,阳日先左足,阴日先右足。存斧桩为雷斧锲,于泰卦四画上钉,念九字,一字一斧,三徧摇动,三徧打下。如未稳,再念再打。安旗竿缚占桩畔,一字一展,开了,尽一声喝:张珏疾。再念三天使者咒、九字咒撼动。次存五岳五帝形相,随各方服色,四渎之神,并羊耳幞头,在旗下迎接雷神风雨。或存九字在旗下金光色,亦妙。

  祭天罡河魁

  先备香茶酒果,祭仪齐备,凝神静念,依法召请存降,白意祭献如法。

  道香一炷,十方肃静。法鼓三通,万神咸听。谨炷真香,虔诚启请天罡大圣主雷真君,河魁大圣节度真君,下赴法坛,受今供养。存降。唵吽吽喗咤哒唎娑诃。一炁七徧。适伸启请,想沐来临。今有祈雨事意,恭对敷宣。白意。据词难抑,依法立坛祈祷,特赐指挥本部雷神使者张珏,定限于某日某时前来行坛,大施雨泽。今有净酒,谨陈初献。

  至三献已毕、次刺中指血入酒中。对面向上下三噀。毕,次呼二圣讳名喝呼云。

  天罡大圣主雷真君马自奴。

  河魁大圣节制真君董万春。

  存水炁上腾,冲射天罡。天罡大怒,以火炁下射河魁。法官觉背热,急谢河魁云:某自受法以来,誓愿佐天宣化,济物利人,祷雨祈晴,除邪辅正。千愆万罪,望赐赦除。大赐感通,以彰道化。次三拜,再回头谢天罡如前。焚天罡黄牒毕,当坛正立,召使者,焚牒役遣。对北斗坐作用。

  起风,先存此 字于丹田涌出,经肝从肺咽出巽方,为白虎。想风伯执风袋在手,白虎咬破风袋,狂风即起,飞沙走石。次存东方青炁合肝炁结成此 字,风即起也。

  起云,先存此 字于丹田而出肝中,经过地户嘘出东北方,化为青龙,吐炁成云。然后存北方黑炁与肾炁混合,结成此 字。一次存艮方有此 字盖之,即云起也。

  起雷,存自为五雷使者,想海水泛满,两手握雷局,掐子,自两肾运到两耳闭炁,忍炁,一口发出,天门黑炁合肾炁,结成此 字,后加一 字 出。

  降雨,先存此 字从丹田经过左右两肾,过地户,出北方,变为玄武,吐黑炁罩定,天地昏黑。次想此 三字在丹田,黑炁腾腾,却分号吹入符中。

  起电,先存南方火炁与自己心炁结成 二字,后加一 字,紧闭炁一口,呵心中火炁入红云中。十次。电即起。欲呜雷。亦如此用之。

  移露,存运如前,书此郁 三字于移电处,却于有电处书之,即以剑诀移之。闭炁呵心炁中三字,从心中出。

  祈晴,先存此 字从心直下丹田,从地户呵出南方,化成朱雀,喷出真火,照耀干坤。须曳阳光进射,天清地宁。化合心炁,给成此 字,化出太阳也。如未应,次日早寅时前后,用血酒一盏,先随日干虚书,□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次书 三字,并于血酒中,望日出处,作怒噀七徧。次用脚运书 三字在地下,收炁布脚下,候流火起,作流黄炁为准。如无应,又于酉戌时月初出,用血酒先随日干书前一字,次书 于酒内,望月作怒噀七徧。次用脚运书,存 三字在地下,收炁布脚下。又于戌亥时,用血酒一盏,先随日干虚书前一字于酒内,次书 亦在酒内,望北斗天罡噀七徧。次用脚运书 四字在地下,收炁布脚下。次望南斗,随日干虚书前一字,次书 于血酒内,望南斗噀七徧。次用脚运书 五字在地下,收炁布脚下。春夏南斗起犯北斗,秋冬北斗起犯南斗,及黄檄召使者催。所限时前移旗,如前立旗法。又用皂檄使者催。存五岳四渎之神,皆在旗下听令。上坛,又召使者。却用日光书唯唯咒 ,存火光拥之。遣发使者,不住念唯唯咒催时。候时至,即用水泼去,叱喝速至疾助其威,及用旗招之。

  祈雨雪,用沙土撒去。如一二日无应,却备奏

  三天。至时,运号,召使者,向当日三合宫引使者至。即收号入身中了,祝责使者慢令不应,存使者大怒,腰间取下碧玉牌一面,上有勑召诸天帝陛六金字,使者将牌向上呈召,一转敛翅,作怒,以牌插入地下欲埋之状,诸天皆临了,却喝:使者火速奉行,急彰报应。此乃极法,决有报应。如雨足,则备酒物,用牒使者召雷限时,祭谢言功谢过给牒而毕。

  直符四字号头

  春阳 夏包 秋隂 冬降

  制辖雷神符

  琱璹。

  右符召雷骂雷时书,制胸前,则雷神不敢犯也。

  五岳四渎讳

  右九宫字,存在旗下。金光色。

  如打潭,用团鱼一箇,于肚下用朱砂书、前字肚中及酋脚上。令日晒团鱼,用长绳穿击轮上中法,师打坐运神毕,却下团鱼入潭,直候有泥泡水起,即汲此水,仍取上团鱼,迎水归坛,必有大雨。

  三字帝讳

  三备王令雷二灭形星翅少

  九字灵章

  坎坤震巽中干兑艮离九字并叠昼止倒书本日方一箇字

  坤 甲戌 丙子 壬戌     兑 己巳 辛巳 乙酉 辛丑

  庚寅 戊申 壬辰 丙午    丁酉 丁巳 乙丑 癸丑

  干 庚午 庚辰 丙戌 丙申  离 丁卯 癸未

  壬寅 壬子 甲子 戊午    己亥 乙亥

  中 癸卯 辛未 己卯     坎 乙亥 丁未

  乙未 辛亥 己未 丁亥    癸亥 辛卯

  巽 壬申 戊寅 庚戌 甲辰  震 癸酉 丁酉 丁丑 癸巳

  戊子 甲午 庚申       乙巳 己酉 辛酉

  艮 丙辰 戊辰 戊戌 壬午

  甲申 庚子 甲寅 丙寅

  风雨九号

  寅雷 干电 雪 亥雨 巽风

  雹 轰 坤云雳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1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