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右恭准

  太上元降符檄,特命一炁运令啸命风雷使者张云,疾速辖起承差雷帅张亚,即便啸命风雷,驱云澎雨,翻九河之水,作三日之霖,如或旱魃兴妖,邪怪作孽,即请便宜勦戮。

  上彰大德,下副舆情。檄至,一如雷祖敕命如电奉行。故檄。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檄。朱批:限如前。

  具职       姓某。

  九天雷祖大帝。

  第三檄式

  元始一炁都督雷府

  恭奉

  玉符所至,雷霆迅行。先为某处入意云云。除已檄命

  雷霆二大副帅照应,依限报应去后,目今时刻已届,未沐感孚,合行符檄者。

  右檄恭奉太上元降符敕,速命一炁掌令飞捷报应使者张珏,疾速辖起副帅张云张亚,昭一依已前及今来事理,立刻统率雷神,只今大震阳雷,普降甘雨。上彰道化,下济焦枯。勿负盟言,立彰报应。檄至一如神霄真王 朱书。风火奉行。故檄。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檄。

  朱批限。

  具职       姓某。

  祖师雷霆启教火师灵安白洞真君,

  梵炁法主斗罡天后摩利支天大圣,

  圣师高上神霄玉清真王长生大帝,

  帝师混沌生一始祖浮黎元始天尊。

  催檄

  元始一炁都督雷府

  恭奉帝命,

  玉符所至,雷霆迅行。昨某处某人入意云。除已檄命雷霆,依限报应外,未拜昭孚,合行催檄者。

  空符位。

  右檄恭奉

  太上元降符敕,速命一炁使者张珏,副帅张云张亚,切惟万物焦枯,生民涂炭,尔之心力,当发慈仁。屡行符檄,未彰天信,岂苍生之可弃,抑天意之未回。是用再颁符章,恭行羽檄,惟吾雷霆三大帅,尚祈亶厥灵威,领上帝之休命,大彰玄化,救苏下界之羣黎。立限某时,轰雷掣电,大澎甘霖。俟有功勤,迁赏有格。一如雷霆风火律令。故檄。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檄。

  朱批限。

  具位姓某。

  师衔如前。

  杀伐檄式

  元始一炁都督雷府

  当职遵奉

  大法,济世行刑,握雷霆生杀之权,察鬼神功过之事。令下疾如风火,法布猛若雷霆。受事不得稽延,项刻明彰报应。今据某处某入意。当职得此,理合奉行。除己具奏

  天廷,恭依

  敕旨颁行外,合行专檄者。

  空符位。

  右檄谨请先天一炁使者张珏,副帅张云张亚,统率雷大雷二雷三雷四雷五诸大神君,六丁六甲,蛮雷使者,雷公电母,风伯雨师,五大社令雷神,遵承天命,举水激火,摄灭精光。魁罡起震,橐籥八荒。雷车火车,行于吾傍。婆尼缚摄,掣电流光。火炽炎炙,焚灭邪强。天中大魔,威权十方。雷王雷帅,速出天门。天皇有令,凝阴布阳。黑云靉靆,暗雾飞扬。星辰易位,日月无光。驱役社令,岳渎城隍。大轰霹雳,鬼祟灭亡。急准天皇令。奉雷祖大帝敕,故檄。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檄。

  朱批限。

  具位       姓某

  师衔如前。

  祈晴檄式

  元始一炁都督雷府

  今据某处入意。本府得此,除已具奏

  天廷,申闻

  省府,请颁

  恩命外,合行符檄者。

  空符位。

  右檄请先天一炁使者张珏,副帅张云张亚,统集麾下合干官将,即便停止风雨,扫荡阴霆,开大宇之浮云,现一输之红日。阐扬道法,毋辄故违,速准玄科律令。故檄。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檄。

  朱批限。

  具位    姓某。

  师衔如前。

  祈雨上汪祖师家书

  门下嗣教玄孙姓名即日顿首奉书,上复祖师神霄教主雷霆火师白洞灵安真君道前。

  某不揣么微,辄伸禀渎,退省僭妄,首丐宽原。谨据某府县乡贯投坛某人投词,伏为本境自某月以来,旋行阳旱,经月不雨,生民涂炭,恐失秋成,投行祈天请命,祷雨救旱。小孙领词难抑,敢进瞽言。以某日秪就某处,借地建坛,遵依师授告行符章,檄命雷霆,普降甘雨,救苏旱暵,成就丰年。

  重念某叨恩嗣派,德谫材疏,全仗主张,庶臻感格。未敢自专,谨斋沐身心,脩书上告。伏望师慈赦原僭妄,俞允凡诚,主振宗风,证应符檄。祈转奏帝廷请颁恩命,播闻十方。宣告法中先天一炁五雷飞捷报应使者张珏,副帅张云张亚,统领雷霆一府二院三司五雷官将,的限是月某日某时,下赴某处,押起城隍社令,蛮雷龙雨部众,密运化机,默扶玄造。速命天瓢,扫除虹孽。沛

  九霄之甘雨,苏千里之焦枯。上显天威,以明真信。全仗感通,式符恳款。某冒犯师严,不胜虔切恳祷之至。伏乞照察。不备

  某年某月某日门下嗣教玄孙姓名再拜上书。

  封皮

  家  书  再  拜  申 上

  门下嗣教玄孙姓名谨封

  雷霆火师白洞灵安真君几前呈进

  背皮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拜发。

  天母心章

  祈雨用,方圆七寸,黄素墨书朱符。

  嗣教玄孙姓名某百拜心章,上奏梵炁法主斗罡天后摩利支天大圣道前。

  谨奉盟言,吽唎吽唵唎唵唵唎吽吽唎吽吽□娑诃元盟誓章,敢不敷奏。以今奉为入意,至领词难抑,合与宣行。爰就某处建坛,告盟三界,檄命雷神。谨以是日某时拜进心章,祈赐恩命,差降法中先天一炁使者张珏,副帅张云张亚,躬统雷将雷兵,只今辖起城隍社令,蛮雷龙雨部众,即便烹山煮海,贯斗鞭龙,会合阴阳,斡旋造化。的限是月某日某时,下赴所建雩坛,团云拥雾,显现灵威。默符掌上玄机,沛澎霄中雷雨。兴云掣电,倒海翻河。大振玄风,救苏旱暵。拱俟昭报,伏候敕旨。

  空符位。

  某年某月某日嗣教玄孙某  章上。

  凡心章已达,夜看云掩廉贞为信。务在精度。

  封皮

  背皮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拜进。

  捧章符批

  上召

  先天一炁五雷飞捷报

  应使者张珏,疾速赍捧

  梵炁元降誓章,上诣

  法主斗罡天后摩利支天大圣道前投

  达。专俟

  感通,明彰报应。疾。

  年月 日时告行。

  雷使姓名押。

  道法会元卷之八十三竟

  道法会元卷之八十四

  先天雷晶隐书

  诸师玄祕

  北方有雷天地中,南方有雷天地家。四方四字雷霆发,四方有雷隐马家。妙用只在四方取,阴阳激剥轰雷车。此是神仙真妙诀,祕隐不可向人说。若得诚人便可言,与之传之可通玄。雷霆起在掌握间,玄之又玄祕在先,此是造化金口宣。用之须是煞方起,运而行之如撚指。五神须用使者辖,邓辛二帅雷部尊。一体三身斡化权,真名祖讳世莫传。倒运南辰归北极,迅手雷霆生霹雳。八卦中间五箇行,飞雷电火击之能。星辰到处万化生,雷霆神吏必争衡。藏之肺腑救荒旱。口口相传须至人,可以神仙到彼岸。

  四字

  磺礋□。

  祖讳

  真名

  珏。水。珏。火。皆祕传。

  八卦

  天地风雷水火山泽。

  五行

  精北,神南,魂东,魄西,意中。

  道妙

  夫雷者,会五炁而归一,自一生三而为五,从五而为二十五,皆一炁之所化也。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非雷霆何以发生。则动静之中有无动之妙矣。是故渊默而雷声,此之谓也。自八月收声,藏于坤土之下,自酉至亥,养于三阴。自子至寅,养于三阳。自卯历六位至申为坤,则为使者之宫。坤为六阴之极,一转之间为复,乃六阳之始。使者居生煞之机,阴阳之枢,故雷必资以斡旋启闭。合三帅而为一,统五雷而为五,合为一炁而居六阴之极,六阳之始。南斗火宫欻火之府,银河之间,一星名霹雳星,为斗之前星,使者所居也。故名六一。春戌夏丑,秋辰冬未,三合亥卯未,则煞方落在申,与坤同位,此又杀极而生也。故名天喜。北斗乃玉枢雷府使者,而又禀廉贞炁而出者,是亦申宫也。在内则为廉贞,在外则为破军。雷城十二门,并随天罡之所指。四时万化,非天罡何以运行。故天罡之度,正月起子,常在天喜前二位,雷安可妄动。故必得此机,方可以言雷法也。

  此法侍宸所祕,本古玉枢三帅,至宣和时内藏所禁,不许妄传。独上官祖师家传,得此以付之先师铁壁邹公、玉蟾白君,而后告之曰:雷有六府,非世人所知。盖其真符真咒,真炁真罡,真诀真机,非今人画符念咒,布炁步罡掐诀机关也。元始一炁分真。雷祖直下二十五世雷霆飞捷报应张使者,即雷声普化天尊。此有侍宸亲书,本传可考。须明元始一炁,次知传音之妙。又知使者即雷祖,雷祖即神霄,则乌得不尽揜雷霆而独步哉。然炁者,生一之祖也,即我也。六事,上天之所祕也。天也六阴六阳,天喜天罡,则生杀之所由。终始亦天也,亦我也。天人合发,万变定基。此道也,亦法也。非上智夙缘,岂能语此。自有密授,不载纸笔。知之不行,犹不知也。余书此与法并传。得此者,悟其机也。祖传誓勿示非人,以为密授。若以示人,即告之以此法矣。宜宝之宝之。如违,则风刀考身,非可轻也。夫一炁之秘,非假存想取炁,布罡掐诀以为灵。惟以致虚极,守静笃六字为主,保养太和,使自己元炁纯全,自然气壮神灵,以此感彼,如谷应声。亦《易》所谓寂然不动,感而遂通者也。凡书符,须要使者符势雄伟,精神会合,炁运生动,体类蝙蝠,翅分八字,脚踏斗罡,一作雷车。笔力劲健,切忌软弱。盖笔力弱法力弱,笔力健法力健。疾如飞集,一笔扫成。朝斯夕斯,运笔舐墨,模写形状,开目如见,默以神会,自然入妙。洋洋如在,不可射度。古人划龙点睛,风雨飞去。划水通神,夜闻水声,划佛见光明照满寺,良由用智不分乃凝于神,笔墨所寓,皆能变化,岂咒诀之然哉。所以老夫书符之时,不拘早晚,或醉或醒,不诵咒,不作炁,随笔扫成,用无不应,叱吃风雷,馘灭妖魔,目击道存。吾亦不知使者之为我,我之为使者。终身行之止致虚极守静笃六字而已。何尝假乎他哉。书符只一笔,不许再填笔。不问浓淡枯燥,须是精神鼓动,气势雄伟,毋生一毫杂念,毋令一刻间断。心与神合,炁与笔会。恍惚之中,如见帅将奔云走雾,号令雷霆,须臾之间,金光洞耀,紫炁郁勃,妙用纵横,风雨听令。切不可学世俗布符之法,有散形,有聚形,一撇一咒,一咒一炁,一炁一诀,一诀一想。情思间断,意气落空,纵能成符,始勤终息,施之行用,万无一应。良由不知精神感召之妙;咒炁罡诀,特土苴尔,道岂在是哉,法岂在是哉。

  金书秘乃电母授火师之秘

  至道玄玄运杳冥,乖通变易实难明。等闲试向西风笑,吓得阴魔胆战惊。唤作法,没人情。唤作先天划不若向箇中知一粟,驱雷役电总由心。一箇字,辖万灵,何必纷纷纸上寻。识得速须缄却口,免教赤火乱烧身。济世功成返雷府,应寻电母秀文英。

  火雷序

  神霄玉枢法中有飞捷火雷使者,本元始祖炁化生真形。元始即太极也。太极由一生二,因三生五,由五生七,积七成九,是为阳奇之数,变化无穷矣。火雷由一炁兆形,强名飞捷张珏,谓之玄炁,乃洞神之尊神。从一生二,二炁兆形,强名都督辛,谓之元炁,乃洞玄之尊神。由二生三,三炁兆形,强名欻火邓燮,谓之始炁,乃洞真之尊神。三神本一神,一体三身是也。初无分别,随机变化。又如玉枢中有五使者元伯、元俊、元清、元通、元叔者,何也。三炁生五炁,五炁生万物,万物归太极,循环无端矣。火雷为天地枢纽,阴阳主宰,在天为神霄玉帝,在星为太阳,在神曰火雷,在五行为火,居雷霆。谒帝则传音奏事,伐恶则莫赚判官,号雷则号召宣命,便宜则生煞擒纵,莫不由于此神。世之行法者倘能明此火雷变化之妙,知元始祖劫之始,悟阴阳动静之机,晓体用倒置之理,符咒罡诀,炁号家信,洞然无疑矣,然后方可言雷法。临事有把柄,如箭无虚发,所射必中。设不遇明师,又不逢正法,外性以求道,非心以行法,不能以神合神,以炁合炁,臣居君位,客秉主权,认贼为子,舍父逃走,吁,何异望鸾雀生凤,狐兔产马,岂有是哉。凡吾门正宗弟子,传吾火雷一切法者,二六时中常常提之,四大身中尽属阴,不知那处是阳精。再三思惟,根尘既假,何物是真。划然知此落处,元来三界十方万圣千真都在一毫端上,生煞擒纵大小内外总归吾掌握。如磁石吸铁,如母呼儿,弹指相感,自然融通,初不必外求也。今恐后学无所证见,姑述此说,善自味之。诗曰:备载则文繁,勘破俱无二。得之三二一,不得一二三。

  宋代凝神殿太素大夫侍宸王文卿序。

  道法玄微

  息心定虑宽衣坐,一念虚无生自然。混合神霄空洞炁,往来升降在三田。

  口眼耳鼻舌身意,虽有如无忘世事。一灵真性湛然明,不在中间与内外。

  阳时随炁过三关,阴时忘却心地闲。如此朝朝与暮暮,自然交姤成大还。

  六根既静诸虑息,阳神出现光赫赫。呼雷召雨顷刻生,更向人间积阴德。

  水升火降雷既济,中宫归坎坎归中。箇中此理真玄妙,须信吾身天地同。

  雷法说

  代庙诛邪除疫毒,阴凝发露气藏阳。一毫举目如空幻,神炁安然宇宙康。侍宸曰:道乃法之体,法乃道之用。此所谓道中之法,法中之道也。非但有无之宗诳惑初真,若存想不根之事,形器穿凿之说,生平所最恶。盖欲步步踏实地,不作广汉鹘突难行之事。苟能谈之不能明之,或撞报应于一时,实无所学。如此者,尤宜详审,庶不法商贾路岐。所以侍宸垂诫云:学法不真,损汝精神,殃及九祖,后没汝身。正为此耳。

  祖师侍宸遇火师汪真君,授以雷霆秘旨,冲举之后,流传至今。夫何五六十年之间,异派同名者杂出,以至好事者不得其门而入。盖法假形器而灵者,我也神也。造化与吾身一也。运即俱运,动即俱动。故曰天地同流,神人一体。今人徒纷纷于纸上符咒罡诀之间,全不达何也。元神之理,自古至今未尝不明以语人。奈何弃本逐末者,认假为真用。今日财曰某咒谬,某符误,明日则日某罡缺,某诀差。孰不知无极生太极,太极分阴阳,阴阳分五行,五行成万物。源源一理,歛之不盈一握,散之则弥六合。若能把握枢机,斡旋造化,则擒纵在我矣。昔有问先师曰:召雷作雨之事,凭奏牒乎,资运用乎,藉符咒乎。师答曰:阴阳间隔,故有旱有霖,皆由帝命,悉属雷霆。非奏牒无由请命,非符咒何以宣行。譬犹爆竹不火,而响何致。若不明造化,不究雷霆,虽有形器,将安用焉。余闻诸先师,其说甚明。第近世学者,互执不一,殆难与之言。偶因暇日,以所闻为之说,用求印证于四方明识之士。庶几侍宸之遗奥,有抚躬不得而传者,因得以闻未闻,岂曰小补之哉。

  玉皇心印

  先天一炁,无为道祖,浩劫完通。雷帝无为氏,微如玉婴,无衣缨,坐百宝光中,细如微尘,光如赫奕,遍照无方,六合八极,更无内外上下,惟有金光交射,如宝丝罗网。祈祷芟治,悉是斯道。先收视返听,缄炁调息。不欺其心,则万神咸集,不摇其精,则百体清爽。内想不出,外想不入,自然三花聚顶,五炁归根,回紫抱黄,虚室生白。入则为道,出则为法。道法本无,虚灵始有。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八卦相荡,二仪结英,天龙鬼神,在吾掌握。放开聚捏,总属当行。不可以有心求,不可以无意作。一念所至,万灵禀行。

  湛寂真常,灵宝智慧。

  道 寂然不动

  一念虚无,万彬毕备。

  神可以呼,鬼可以治。

  法 咸而遂通

  出入自然,威慈普施。

  一炁雷机

  平日行持之际,跏趺而坐,万缘放下,凝神静虑,调息绵绵,一意归玄关之中。待乎时节到来,自觉天炁下降,地炁上升,水源起两道青白之炁,升于绛宫,与赤色之炁相缠。片饷之间,神畅意浓,即金精木液交会之象,自然窄窄逼逼之声。切须正念,不可杂想,但以意合。倏尔一点如黍珠坠下玄关,状如金丸,金光晃曜。即运祖炁氤氲抽发,渐渐弥满,化成五色,直上冲心。快然心火肾水一升一降,象天地玄黄交感之时。二炁混合,一声霹雳震动。五色光云,随祖炁变成亘天黑云,弥漫六合,电光闪烁。到此之时,万虑俱寂,元始即我,我即元始。金光灿烂,掣动天地十方,交迸火光。如是分明,即收所出金光,屯驻中宫。如此闭运既了,仍要绝虑忘情,时时观照,使一念不生于心,万神自注于体,二六时中,更加纯熟。如此秘运久之,则精交神会,如影随形,雷帅雷丁,洋洋左右。日就月将,功深力到,彼时符于自然,又不劳于运想。盖此法谓初真受法缘浅,必假精神方能感召。故先德有云:思之不得,复思之,鬼神将通之。非鬼神之力,乃精神之极。能依此行,非特雷神应令而已,必朱发巨翅,前导后随,轰霹雳于谈笑之间,会风云于呼吸之顷。此时此境,正要忘怀从前习俗之气,一一碎裂。要他雷神无觅我处,方是判雷之人。设若犹蹲窠日,不免俗气所化,滞在一边,虚无玄玄,且亦远矣。此之一著别是一根,姑且置之。

  若问治病驱邪,且论真炁消息。要召天雷地将,须明一字工夫。瞑目鍊神,必运玄关元炁。登坛呼雨,须凭大造要机。轰轰雷动,处处皆春。银河倏尔倒倾,大地须臾枯润。庭前草木影,山下竹根鞭,闲时得收便收,急处要用便用。土木瓦石之类,皆可驱邪;蓑草泥丸之余,尽能寓炁。且道妙在乎我,何所不堪。鬼神闻名,自然回避。玄科有禁,以祕为先。雷令威严,无落其后。言虽粗鄙,意贯玄微。直下承当,向上有分。

  诸师口号

  凝神端坐思金阙,一点灵光上下接。要识元神居左右,全凭一点来呼吸。

  山南山北一声雷,撼动干坤橐籥开。潭底老龙眠不稳,霎时飞上九天来。

  一十六字运雷霆,切莫高声密作音。急作局头敲巽户,风雷云雨一时生。

  君臣朝谒会瑶京,母子交欢结玉婴。任是黑风翻大海,行船只在把稍人。

  一念分明无起止,此是雷霆玄妙理。若能久久著工夫,三界圣贤齐顶礼。

  始自侍宸传口诀,二百馀年犹未泄。倾翻北海万重云,卷起黄河千尺雪。

  要知呼吸运雷霆,一笔分明无欠缺。不因师旨卒难明,未得明师休强说。

  鳖腹驼腰目视脐,有如婴子在胎时。涌身直上青霄去,一念才差便莫为。

  踏翻斗柄干坤暗,倒卷黄河雪浪飞。会得这关捩子,自然造化合天机。

  两手握固目视鼎,闭目存神心自定。锁兑合离炁归元,鼻引青炁提金井。

  夹脊双关疑款摇,须臾直上昆仑顶。彻开金锁火龙飞,中有真人朝帝境。

  法在先天玄妙处,无言可说。其要在守乎中正,灵台莹彻,太一神居玄谷府,先天炁入玄关穴,寂然不动感而通。凭刚烈,命风雷,祈雨雪,役鬼神,驱妖孽。只此是非符非咒非罡诀。正体用神通妙处,功成行满仙班列。看太虚隐隐,驾祥云,朝金阙。

  道在虚无窍,神居混沌中。发而能中节,谈笑役雷风。识得无中有,怡怡常内守。一念未生时,万神皆稽首。两目对两肾,认取中间端。一声响霹雳,忽然上泥丸。

  雷霆体用

  师曰:欲役雷霆,先明体用。

  一二三四五,道为万法祖。万物未生时,一炁先为主。黄河接天河。昆仑太极许。识破三清道,呼吸成雷雨。

  泉涌玉龙宫,火炎丹凤阙。送我上昆仑,中天清皎洁。推动阿香车,隐隐雷声发。若能心应之,何用书符诀。

  归一密语

  师云:既明雷霆体用,当会万法归一之理。且道即今一在何处。玄师云:如是灵,如是神,不自我,不自你,不自神,不自鬼。一念所至,夫复自然,直下承当。只这便是其密语曰:径寸之质混涵三才,在脐之后,肾之前,彷彿其中,谓之玄关,此其所也。今若不明指示,后学必妄意猜度,非太过则不及也。紫阳真人曰: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明师莫强猜。纵有丹经无口诀,教君何处结灵胎。宗师云:思虑未起,鬼神莫知。不由乎我,更由乎谁。能悟无我,方识真我,方可感召雷霆,权舆造化,宇宙在手,万化生身,于寂然不动之中,有感而遂通之理。升降之机,全在是诀。

  呼则炁下,吸则炁上。一呼一吸,自然升降。内炼工夫,全在是诀。

  一炁流通,混沦磅礴。

  玄关一窍

  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所说有二,妙在口传。

  阴阳二象

  日 神 性属离,干中阴。

  月 气 命属坎,坤中阳。

  神是火,火属心,心为汞。气是药,药属身,身为。

  五行

  精北,神南,魂束,魄西,意中。

  西南以后乃产药之地。

  身属阴,心属阳,身心相合为之符。

  铅身。汞心。土,胎。金公,身。诧女,心。

  黄婆,胎。丁公。心火。

  婴儿

  专炁致柔能如婴儿,能聚精炁化为一神,号曰阳神。

  刀圭

  守一抱元,身心混合,谓之刀圭。

  子母

  始者一念而有身,故以一念为母,以身为子。今者借此身而炼一念,故以身为母,一念为子。

  水中金,心中性,气中神,神中气。

  一念不动,五脏结其英华。一炁周流,

  三田注其津液。

  万法归一

  一,鍊成一炁,专炁致柔,守聚成丹。三世之心,五般之物,结成一灵,阳神。故曰:万法归一也。

  水,精,肾,知。火,神,心,礼。木,魂,肝,仁。金,魄,肺,义。土,意,脾,信。

  龙虎

  身虎,气元。敛月来魄充虎饥,虎来食噉生髓时。暖炁。

  心龙,神元。凝心息念任龙蟠,神元暗室珠光寒。炼神。

  和合四象

  色眼,青龙。语口,朱雀。息鼻,白虎。声耳。玄武。

  此谓之和合四象,教人眼不观邪色,口常语正道,鼻息调元炁,耳不听恶声也。

  琼山紫清真人答隐芝书

  近者吾友隐芝君来问,余曰:前所授之事,盖是辩明先天后天二炁之妙,玄关一窍之所。玄关即土釜也,黄房也。呼之根,吸之蒂,即命蒂也。正玄牝也。一寸八分,乃妇人结胎之地。脐之后,肾之前,小肠之左,大肠之右,正在中间,空闲一穴。阳舒阴惨,本无正形,意到即开,开阖有时。故曰天地之根,结丹之处。先天乃父母未生时,与天地同分此炁,随身受用,同死同生也。其关在于鼻,鼻属肺,肺为金。缘先天之炁出入乎鼻,聚则成水,散则成炁。到其所在,乃是西南之乡。西南为坤,坤属土。尾闾之前,膀胱之后,小肠之下,归虚之上,此乃天地逐日所到之真炁,生天道之本根。即尾闾骨起处是也。此产铅之地。夫用之之法,先铅后汞,惟在土釜和融而成大丹。盖意到则为黄婆,能作媒娉。古法取铅一百九十二度为半斤,汞亦如之。潭底日红阴怪灭。乃是铅,为阳炁。山头月白药苗新。乃是汞,为阴精。潭乃曲往,在小肠之左右。昊公云:曲江上,有箇乌飞是也。山为鼻,在相书为岳者也。若夫干象交感之宫,乃是大肠左右之间。玄关者,土釜也。医书中干大肠也。以上皆采药匹配交之姤道。于中则有已形,三寸长,其色如玉,在土釜铅汞之中,从此行住坐卧,饮食起居,念兹在玆,乃是传送精神,敛藏魂魄,无中生有,无质生质,故能结药生丹。即饮刀圭。千奇万妙,大要在黄婆有以运用之也。夫生死何事,非黄婆致之哉。故采铅取汞,呼召婴儿之时,其要虽在黄婆,遣送亦须功曹使者,以为黄婆之用也。心为功曹,眼为使者。黄婆遣功曹使者以运之,于内境有相,大药克成矣。

  若夫前所谓眉间为六合明堂,又为日月合璧,又为大囦一窍,此正平叔老师所谓何其肤浅也。如此但欲求合丹书,抑不思天地之道,其果若是乎。金丹之道,得火候则炼成阳仙,为圣胎也。非火候则症成阴尸,为痨疗也。其如火候真机,脱胎妙道,天实斩之。今所笔述者,乃药材玄关二事也。果皆圣人之传。要日夜与婴兄从事,不可须臾离也。采铅龟法龟息,故能固形,非闭息也。采汞乃鹿法也,鹿运尾闾,故能大热,非吸缩也。圣人夺得造化之妙,取此以明之,则蜾臝可以祝螟蛉之子,蜣蜋可以抱蝉蜩之胎。皆心意所之,精神所聚。故释氏亦曰:若能制心一处,何事不办,此之谓也。犀因翫月纹生角,象为闻雷花入牙,亦磁石吸铁之理。是故蚌腹生珠,石中蕴玉者也。

  火候脱胎二事,事关天机,非年月日时之可印证,精神魂魄之可以契合者也。不可以文字而传。在口口心授之妙,耳提面命之真,今皆明说丹基之要,药道之妙,胎婴之灵,而但不说火候者,虑天谴也。才一采铅,则百窍俱开。采汞,则思虑俱泯。呼召婴儿,才一二日后,则其中转动,丹成者如此之验。如妇人怀妊然。火力之后,则其灵甚于我矣。岂非圣胎乎。所说婴儿能于中时时呼之,尤易灵也。出入聚散,变化有无,与道合真,能事毕矣。紫阳百世之下其独我乎得之,不传四海,其孰乎。夫金丹之道在乎火药两传,乃能形神俱妙,性命两极者也。至如执着之者,既非师传,又非神授,白首无成,自取老死,惜哉。虽然,悟之必须修之。修之必须证之,证之乃成之也。始于片饷工夫,终于一得永得。非思存,非漱咽,非呼吸,非勒缩,非存运,非按摩,非吐纳,非闭固,非持守,此盖自然之道也。汝其得之矣,苟或不能践履所得,是与未悟者何异焉。大抵神仙之学,各有密行,非人所知。苟或耽迷酒色,倏然脱仙,或有资治生产,俄而冲举,顾所行何如耳。初不可以其迹而圣凡之,盖其心中大有不然者,孰能测之哉。

  道法会元卷之八十四

  #1‘为’字下疑缺‘铅’字。

  道法会元卷之八十五

  先天雷晶隐书

  先天一炁论

  性命者,一炁之本。首章言之,有天地之性,有气质之性。人之一身,性命存焉。所以性根命蒂,分乎先天后天,性系生门,寄体于心,自然之道,即先天也。命系肾,寄体于脾,即后天也。生门者,小孩脑门未合,所以由系。故育胎一月二月三月魂命元长灵明仙之炁,犹秉先天。四月魄命元码尸冥演由之炁,后天也。人之一炁,由父母交感未生时宿秉天地之炁。在母腹中,子腹带与母脐带相连,母呼亦呼,母吸亦吸。人生之时,剪断脐带,各自呼吸。一呼吸间,系乎性根命蒂祖处一寸二分,其硬如铁,其软如绵。前对脐,后对肾,周围六合,六窍,上下两孔以应干坤。是故干坤生六子。有此一念之主万法矣,乃谓先天之母炁。上通泥丸,下彻涌泉。散则八万四千毫毛筋骨靡所不至。吁。人自不能尊其炁;贵其形,宝其命,爱其神,自取死坏,离其本真耳。丹经云:精生有时,时至神至。百刻之中,切忌昏迷。天地之母炁既生,则人身之炁以类感类,亦自涌泉发生,上升丹田,默化炁以成人身之造化。

  故曰:形者,神气之舍也。神者,形炁之主。形炁非神,块然一物,乌乎灵。神非形炁,茫元归宿,乌乎寄神。性命也,二者不可偏废也。修性而不修命,紫阳所谓精神属阴,宅舍难固,未免长用迁移之法。修命而不修性,释氏所谓鍊气精粹,寿千万岁,若不明正觉三昧,报尽还来,散入诸趣。所以先儒谓论性不论气气不备,论气不论性性不明。

  且傍门末学,未修此论。所以印令满匣,衔职成行,泥于纸笔,苦于符章,剔斗步罡,左存右想,赘于祝赞,妄以音声,僭于叱吃。以自然一炁之道为率略,以覼缕之用为精加。此与道无缘,盲然之学,不过一愚士匹夫耳,安可以道而责哉。嗟夫,有此一炁,则雷霆晴雨,生煞变通,由我之一念耳。得此岂非百世之幸。凡目此为常文,轻泄漏慢,妄示非人,泄天之机,不自尊贵者,岂特身堕地狱,而祸及七祖,则受天之谴者,岂虚云哉。其先天天性之炁,口传心受,幸毋忽诸。

  先天之炁

  收为胎息用为窍,道法之中最大要。

  诸子缘深宿有因,得之依然自癡笑。

  心力

  非符非咒非诀

  默中喝

  火自浮将自合

  我禀阴阳二炁,出则轰天震地。收归山岳崩摧,散去邪精粉碎。

  法中之要,非专于符,非泥于咒。以我之炁,合彼之炁;以我之灵,合彼之灵,此之谓也。天之斗,天也,非我之斗也。地之斗,地也,非我之斗也。然罡乃斗之煞,在于尾。以天地之斗,随月而转,罡亦如是。然我之斗,我之罡,我之煞,在于何也。须明我之斗,我之罡,我之煞,无所不验,无所不通也。

  精液论

  肾者引也,生金之本,性命之根。有窍通于舌下,常生神水。左日金精,右日玉液。若能咽漱下灌丹由,丹田既满,流传骨髓,骨髓既满,流传血脉;血脉既满,上朝泥丸,返归于肾。如日月循环号一珠。此乃归道水府求玄也。

  雷府六事

  真符

  用符不用正相宜,不用符时却又非。

  符为信合名为用,妙用灵光始是奇。

  虚靖天师云:世人错认墨和朱,一点灵光便是符。莫问灵不灵,莫问验不验。信笔扫将去,莫起丝毫念。

  真咒

  千咒何如一点虚,念中无念妙中居。

  登坛号名为行用,咒乃名为祝将书。

  三将无过精气神,行行坐坐甚分明。

  试将斗柄轻轻拨,谈笑风雷顷刻兴。

  静定工夫,可坐致雷雨,点召雷神。

  真炁

  祖炁玄关玄最灵,得师指授甚分明。

  石中隐玉身藏宝,元精元炁与元神。

  乃先天一炁不坏元神,即使者斡旋造化之道也。

  真罡

  世人不识此真罡,坚志凝神奋迅彰。

  驱神役鬼由他主,妙用全凭大法王。

  真诀

  诀者全凭慧剑施,断除六贼斩三尸。

  驱除邪念行符诀,决烈行持合圣机。

  全在志气无移,勇猛央断,撒手行持。

  真机

  将用元神几箇知,躬行实践好施为。

  有能通得寂中感,变化通灵只片时。

  全在一炁流通,一字机关之发矣。

  气候

  三光云气合真机,要识阴阳有盛衰。

  紫白黑青为雨兆,赤红风旱莫施为。

  兑干斗电雷施令,雨师挂榜日边随。

  山青草露石础润,身汗神昏体似癡。

  坐功内运

  入靖趺坐,一念莫起。少时,静中忽动,急变存为神霄真王。存变已定,平心宁息,万缘俱寂,心火炎,肾水涌,各顺其性。如此则一身之气氤氲纯至,万神森伏,一点不动。至此则一身之气既已结定,然后升降駍馺,水火激搏,交射郁勃,轰然有声,凝结一团金光腾腾直上。却以□字送入胆宫,嗽上金光一炁于前,金字训往巽方。急以剑诀劈巽,金光射开,地户迸裂,中有一神如欻火涌出。却以左手雷局一照引出,自巽度干,以局制住,便吸入胆。词入坛中,书符入符,役使如意。不过以神合神,以炁合炁而已。

  行持诀

  鸦呵咿□,三箇号头,四箇帝讳,九字灵章,风雨立至。汝若有缘,堪为济世。

  内祕用法

  蒸山煮海

  先呼心火,煮肾水。似有似无之间,腹中热恼,即是煮海已沸。次吸肾水入即是蒸山,须臾头额冷汗,即是蒸山动矣。

  鞭龙挂斗

  每夜鞭龙,必望北海海门运斗一座,默召使者,一声雷送使者下海鞭龙。即自己肾海合外北海。玄奥载,大造机。要直至龙光电动方止。如不动,似前又鞭。须要电光掣到斗口中天,来日方可登坛,不然则无雷。

  君臣朝谒

  祖炁为君,五脏是臣。肝属木,运动肝上青炁成一雷神。木生火,运心上红炁成一雷神。火生土,运脾上黄炁成一雷神。土生金,运肺上白炁成一雷神。金生水,运肾上黑炁成一雷神。五雷围绕丹田。存使者自丹田历于玄窍而出,统领五雷,烈烈轰轰,破顶而出,与空中雷神混合为一。

  母子交姤

  火为木之子,心属之。水为木之母,肾属之。凡运用,须先吸起肾水,上升泥丸,自仙桥而下,引华池神水洒落心火。次呼心火下降,与肾水俱入祖宫交姤,结成婴儿,上朝帝境。凡所行持,须是升降方可。如上运用,不过恍惚而已,不可执于有为,不可迷于存想。息往息来,强之则急,纵之则失。如此行持,万无一失。

  祈雨诀法

  建坛召将发檄,立限某日时报应。临限登坛召雷,焚符檄催并。次入密室端中大坐,握固,平定身心,调息聚炁,敛念凝神,觉吾身充塞天地,两肾中一炁氤氲而起。地炁上腾,天炁下降,盘结如云雾闭塞宇宙。待身中汗出,口中津满,却以□音提起,作声,念一秤金,如前法击搏如雷声,运动霹雳,喧轰駍馺而出。想风云庆会,弥满六合,雷雨大作。如未临限,及临限未应,必须再作。要报应方止。候风生云合,雷动雨降,徐徐出定,入坛号召,焚符下令,如意行持。所谓踏翻斗柄天昏黑,倒泻黄河水逆流。

  大造机要

  运尾闾下九节,冲起九道黑炁,上夹脊至泥丸,盘远八十一次,运得顶门如火热。却引下华池,引液入玄关之中。即闭息片饷。存黑炁包裹一点真明至精,想一身皆阴,黑炁充满。就运黑炁混合五行之炁,皆为黑云,内有风雷鼓舞。五脏皆为黑炁,自肾宫冲上心宫,与心赤黑交姤,如日月交激之状,恍然成一黑砲坠下,激起海水,涛波汹涌,雷电交轰,惊起海中千龙万虬。五行正炁化为五雷,鞭役海中诸龙,乘黑炁为云,从双关升泥丸宫出。存诸雷神龙雨部众鼓舞风霆黑炁为云,充满天地,弥满六合,雷电交作,霖雨如倾。即出祖炁金光照耀三界,光中恍有火师,怒容仗剑,在圆光中号令策役雷神,行风布云,轰雷降雨。使者为首,承令统领诸司内外九宫二垣雷官,交掣四面,黑云蓊郁,风云雷电拥从主帅行云降雨。此诀须要定心,运用得真,觉自身如冰冷,即阴升阳降,黑炁混混,充塞天地。如此既了。然后下座,催告师帅,立俟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