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胜负

上克下利先举,下克上利后时。日被上克尊胜,辰被上克卑负。日辰皆被克,尊卑皆负,或日辰分彼此论亦然。日辰上下互克者负,互生者胜。克日者负,有解者胜。式中反克其救者负。八专在分阴阳喜忌断之。假如己未日己为我,未为他,己所喜者卯与六合,己所畏者寅与木神青龙,喜卯与六合者,同气也。

幽明

幽为鬼神,明为人物。夜为幽,昼为明。死鬼死气为幽,克我疾病临身,为鬼神侮弄。星辰运限,阴相扼塞矣。此类生我则造物亨达,阴相资助,命分当也。旦昼为明,生气为明,月将为明,生我则人来扶助,贵贱得情也。克我则盗贼官讼相侵也。

此下金氏又注一条云:在地盘酉戌亥子丑寅皆为夜为暗地,自卯至申皆为旦为明地,旦加夜地亦不明矣,夜加明地,亦不暗矣。重明为德,重暗为失,看事宜明宜暗详之。

鬼神

旺为神,衰为鬼,天乙为神,加刑冲害是猛神恶鬼。

金刑水溺,土疫木缢,火焚死者,合为亲,不合为疏。鬼之地上之神为方所。如申鬼,申上见酉,为西方之类。

假如申为鬼,七月占,旺为金神,为岳神西镇,五月占衰为嗽鬼。加刑害为斩死鬼。老少形状,以意决之。

假令甲申日午乘龙加辰,以午加申为支鬼,是新装神佛之类。来自东南,午乘龙旺,佛为新装,加辰乃火之冠带,神为东南来。

假令己亥日未时寅加未,乘太阴,主西方神为祟,庙前有小树,兼门破,庙后形势高阜。

假如戊子日伏吟,取寅为鬼,东北有庙神,两重心愿,其庙在山上,庙前后有树木,上见青龙也。是龙寅三木森然,寅中有土为山,况戊日占是土鬼之上。

上中下兮看,克下腰脚病死合面,克上头面病坐死,中受克腹病死,克阳面左死,左阴面右死,克上克下,其尸不能僵。返吟,旧病死,老病中责鬼神类。墓为祟,旺是墓神,衰是墓鬼。方所亦看地上墓所加神。

人物

干为人,支为物,静为财,带刃为血物,空亡为动物,人有情状、男女、贵贱、亲疏、老幼、色目,具后。

人物

子螟子息梢屠染,丑贤长者旧僧尼。寅儒道士曹祝吏,卯术沙门长子宜。

魁僧牙保凶顽众,将军兵马共辰推。干匠宾朋工作巳,妇人宫妣午厩儿。

故旧眷属姑姨妹,酒匠笼鹰未是之。医道猎师作面者,市曹铺递并申持。

金珠匠婢少阴酉,军戌仆从戌夫儿。装塑造楼栏厕直,更为幼子亥无疑。

器用

物有新旧多寡器,子为水桶钵缸瓶。巾帽冠带升斗丑,椅桌荐席并祭器。

碗碟匙箸并寅留,屏枕帐笼箱门户。船舫车舆竹器舟,笛箫琴瑟笙鼓乐。

枷钮并向卯中求,砖瓦石栏并械厅。墙壁庭院向辰搜。臼杵锅釜筐鼎巳。

柜厨灶床皆午料,奁具盏盘酒器未。金银铜钱向申游,珠玉刀钱镜问酉。

锹锄锥剑戌宫谋,圈栏槽榨东司亥。十二支中用意收。

食物

辰为盐鲞鱼龙物,子是荤辛鼠燕腥。丑上蟹牛龟鳖类,虎豹猫狸果木寅。

卯兔驴骡狐共取,蚓蛇蝉蟮巳为真。蚕马鹿獐雀寻午,未雁鸠鸽酒羊群。

猿猴猱鹏鹅面申,鸡鸭鸟雉蚱酉陈。豺犬狼獒须看戌,猪豕熊狳筵亥云。腥本作星。

情状

干为外饰,将为头首,神为体形状,以肖类。

假令戌为玄武,贼人犬形头尖。丑牛形头大,眼目粗糙之类。

又云,寅矮美髭,卯瘦,辰长面方,巳瘦长,午斜视方长,未短小,申酉白须黄,亥肥丑轻小眼,亥子黑色,寅卯青,申酉白,巳午赤,未黄赤,辰黄青,丑黄白,戌黄黑。天乙细小,蛇眼小额尖,龙好髭须,虎头项短,天后清疏,太阴骨细,勾陈丰肥,太常额宽,玄武丑,天空老大。

性情

天乙庄重蛇阴冷,雀轻俊青龙文足,六合慢善,太常典雅,白虎威严猛鸷之类。

装饰看遁干,甲乙青衣之类。

欲知带破不完全,鬼贼相冲内去看。凡鬼上下所乘之处,若见冲克,或上下重叠交战,必主其人不完全。干战主伤头面,支战主伤手足。若得申鬼,当建丙,即须头面不堪见。

男女

纯阳男,纯阴女,一阴二阳男,一阳二阴女。若阳神临阳位是男,阴神临阴位是女。更上下不比,看贵蛇朱勾青克白是阳将,后阴空合常是阴将,不消建干。纯阳二句前金氏注云:小六壬反此推,一阴二句同。

贵贱

旺气为贵,衰气为贱。天乙为贵,螣蛇为贱。太岁为至尊,月建为台省之类。皆旺气也。然而得地为贵,败绝空亡之地为贱。经云:“贵人坐印为有禄是贵,败绝空亡是贱。贵人坐印,甲以乙丑为贵,丑加申,是壬申为坐印,是有禄之人。”又如甲子日以辛未为贵,未加辰,见戊辰为坐印,戊助辛鬼克日,是有禄之人来害贫贱者。如庚寅日遁丙在戌,戌临亥,是火绝亥,鬼居亥为贫,是贫贱之人来害贵者。

亲疏

合亲,不合疏,日与辰自然相须,不可分为二歧,盖日是人,辰是宅,岂有有身而无归栖之所耶?故知三传中,但与支合者便是我亲。

老少

孟为少,仲为壮,季为老。看所临地上,又看有气为少,无气为老。

新旧

旺为新,衰为旧,详见六亲新故中。

多寡

甲己子午九之类。上下得者为并,旺相为倍,休囚为减。假如乙亥日以丑为财,乘蛇,丑八蛇四,八四相并,为三百二十也。只用神将,不用地盘。方华谷云:“参之天将所因之事,可以考求。以神多寡之数有定故也。子午九,丑未八,寅申七,卯酉六,辰戌五,巳亥四,上下参合,其数可知。至如上寅而下子,七九乘之为六十三,旺相多倍,囚死减半,休当十六之本数,岁月值建而多加之。十六之数,于寅子言。后九、贵八、龙七、合六、勾五、蛇四、雀九、常八、虎七、阴六、空五、元四。”

附:

水 火 木 金 土

一 二 三 四 五

羽 徵 角 商 宫

方所

亥子为江湖,寅卯为山林,丑田,未井,午市,巳窑,申为囤场,戌为营寨,辰为衙庭,酉为城郭。

宅舍:

子为房,丑壁,寅过路,卯酉门,辰积壤,巳厨,午堂,未园圃井,申过路长道,戌浴堂,亥厕水沟。又上下相加取之,假如丑加亥为桥,未加亥为井,亥加定为楼台之类。

占盗逃踪由:

以用神为方,中传为去处,末为所止之处。又逃者初出门外,刚责中,柔责末,为止处。假如壬刚午日,中传卯,主贼人门前有大路,两边垂柳成阴。丑加子金氏旁注云:未加中,住前有大坑,有桥真入门前路。如戊刚申日卯酉上,主门前有大驿路金氏“卯”旁注“末”,“酉”旁注“中”,巳日平头杀,是僧家。

乙柔日看天罡加处,主贼家住有竹木藤蔓,草木缠绕之处。用贵人并三传俱在日辰前,主占人住前岩。金日纳音遥寅日艮为山,若三传日辰亥子水,前有池塘,如壬癸申酉日主溪涧众源,随水势直下。戌亥相加,在蹊岸滩碛之隐所。寅卯木居日辰前,地名前山前坞,亦名东村。加南南村,加西西村,加北北村之所。用日辰三传俱贵人后,其贼家地名后坞,对见丑为田,后郭后山;见寅卯为后坞,见申午为后路,亥子为后塘,申酉为后坑,后塘后源。若庚子辛丑纳音土,赃物藏于土窖;若甲子乙丑纳音金,甲午乙未金,皆滋碛砂石土。若润下水,必折东。三日后,自西转东。凡辰戌丑未四墓,主坟窖穴宝。又子为溪,亥为陂,戌为滩,只如戌酉申三传占外妇,走西北角,近谷边。戊己日为陂头,壬癸日为古溪,癸日丑为流窦;若旧太岁为古塘古溪,新太岁为新塘新溪之所。卯为竹木,寅为大林,卯为木为井,加土为车,加未为园林,加辰为山岗林木,加丑为坟林,加戌为溪塘,加丑为田野,加亥为草泽,卯加戌,旧屋接新,加申欲动,加子加酉崩废屋下。子加卯,望东北方有人修屋及门户,卯加午,妇人家藏,卯乘元武加申上,逃者必在西南方城市中藏。

地名

破者,损也。亥破寅,纳音水日,为破塘破溪。纳音土日,为破山崩石之名。午破卯,火日破屋,水日溪,辰破丑,主破田荒坟之所。谚云“破者,废也。”酉破子,崩摧山石之所,水日滩碛古潭,丑破田,辰古冢,戌废窑,未夏天井。纳音即甲子乙丑金,丙寅丁卯火是也。

刑者,险崩屈曲荒废也。如寅刑巳,若元临寅,主贼在破山中藏,此论甲乙日也。若金日巳申,为山石。戊日主叠土处,藏崩陷之所。申刑寅日山险坏,林木之下,藏樵夫小径,屈曲之中。丑刑戌,古坟丘冢之中,戌刑未,旧荒废园圃,或有古井藏匿。

冲者,横也。亥子为横塘横溪,丑寅为横山,丑未为横田横丘之名。辰戌为横岗横陇;寅申为横石横岗;返吟为远,水日寅申冲为西溪西园,丑长田未南田,加亥加巳新田拗地,弯曲之所。未加丑古田,或加辰古椁。

害者,直也,为长也。申亥为直源长塘。酉戌为直岗直陇。子未为直溪直塘,长溪长畔。丑午为长桥直坑。

六合者,双也。卯戌为双峰,子丑为双溪双塘双桥,寅亥为双林双塘双坟,辰酉以新合旧,新冢溪涧之所。巳申为双路,双破损屋宅,新坟之所;午未为双池,园亭,台阁所藏。

三合者,三也,参差不齐也。寅午戌地名三峰,岩石穴窦中;亥卯未园林野基,居东;纳音水日为三湖九江之所。申子辰为三溪三塘,始自西南,三日后定东也。巳酉丑为三坑三峰三陇之下。

远近

知一伏吟近,返吟远。又远近用关梁,春寅卯辰以后丑为关,前巳为梁,即如元武加巳上,为五里内之数午未上。夏巳午未以辰为关,申为梁;秋申酉戌以未为关,亥为梁;冬亥子丑以戌为关,寅为梁。关内为近数,关外为远数。关内十里以下,梁上五里以下,过关外又增,数有远近推之。三合主三日百里外;六合,主五里、五十里。木三里、三十里。梁上近数,土主五里,木三里,金四里,火二里,水一里。关外远,润下三百里,炎上、曲直、稼穑、从革二百五十里,游子远去千里。天罡为阳关,三传过辰上,主去远。河魁为阴关,三传过戌上,主远去。远道可上下相加,如戌加申,戌五申七五七三十五里,三百五十里远。若旺相倍而增之。用神囚死,因而减数。三传日辰见六丁及马、太阴、太乙、神后主逃者远,不可追也。

前后:

支前为前,支后为后。阴为前初传也,再传为后。假如天罡为坟,地盘上辰,上见酉,为前,酉为门户,上见朱雀,前门有符篆。再传酉,上见寅为后,上乘白虎,后有石虎或庙宇之类。

高下:

日上发用为高,辰上发用为下。假如占讼,在高为吊,在低为缚。占失物,用在日上,物在高处;用在辰上,物在低处。“高下”之前,原本失抄一节:左右 子作宅,丑为左邻,亥为右邻,午为对邻。看其上所见之神,与日干上神,比和为顺,刑战为不睦。假如左右上下之神,自克其下,彼家凶衰。若白虎死气则死丧,朱雀则口舌,元武则盗失之类也。

名殊义同:

式中名义多异名同实,故表出之。

兄弟、比肩、劫财、夺财、羊刃,又曰比劫、夺刃。

父母:印绶、印枭、本、日本、长生。

妻、财。

官鬼、克贼。

子孙、救神、盗气、又曰子、窃、耗、脱、散。

日干、我、身、人。

辰、支、他、彼、宅、地方、道行、下。

将、天乙、天将、天官、贵人、上、外。

神、月将、神后等也。

天盘、天上、内、中。

临、加、覆、留、落、踏、陷、入。

战、伤。

乘、为、作、得、建、被、持、带、扶、助。

伏、住。

叶、贼、制、入、受、争。

气、天时。

来、远近皆可。

俱同。

传、传归、传入、传终、传内、传外、传进、传出回、传旺、传墓、传生、传绝。

中末,兼地盘者。

彼此、彼各、彼己、彼我、互递、互相、递相、支干上下,凡对言者,人宅双为法等。

停、均。

右中式心法一通,皆恒有得于心者,与人谈壬,未尝出此。盖自黄帝作式,曰太一壬遁,以人谋参之天,中式。盖专理人事者也。夫心者,身之主,神明之舍也。法者,则也,效也。神而明之,可则可效。虽天一君,式中之尊,法天则地,开造化门,不有发断,孰知其神?达观天一发微,维一为道,万化之基,甲拆癸归,亥子滋,莫不有数,观数有原,巡入式门,端推五行,妙在生生,曰亲曰疏,有喜有畏。述六亲变化,惟权在中,量彼轻重,分明知识,定为五要权衡,名殊义同,总由中式法,以告来昆。

洪武十年五月十日朱恒谨志。



大六壬毕法略说



前后引从升迁吉,用在干前引,末在干后从。

首尾相见始终宜。帘幕贵人高甲第,催官使者赴官期。六阳数足须公用子寅辰午申戌,

六阴相逐尽昏迷未酉亥丑卯巳。旺禄临身徒妄作,权摄不正禄临支。避难逃生须弃旧,

朽木难雕别作为。众鬼虽彰全不畏,虽忧狐假虎威仪。鬼贼当时无畏忌,传财太旺反财亏。

脱上逢脱防虚诈,空上乘空事莫追。进茹空亡宜退步,踏脚空亡进用宜。胎财生气妻怀孕,

胎财死气损胎推。交车相合交关利,上下皆合两心齐。彼求我事支传干,我求彼事干传支。

金日逢丁凶祸动,水日逢丁财动之。传财化鬼财休觅,传鬼化财钱险危。眷属丰盈居狭宅,

屋宅宽广致人衰。三传递生人举荐,三传互克众人欺。有始无终难变易,苦去甘来乐里悲。

人宅受脱俱招盗,干支皆败事倾颓。末助初兮三等讼,闭口卦体两般推。太阳照武宜擒贼,

后合占婚岂用媒。富贵干支逢禄马,

第四十二法:

尊崇传内遇三奇。害贵讼直作曲断,课传俱贵转无依。昼夜贵加求两贵,贵人差迭事参差。

贵虽在狱宜临干,鬼乘天乙乃神祗。两贵受克难干贵,二贵皆空虚喜期。魁度天门关隔定,

罡塞鬼户任谋为。两蛇夹墓凶难免,虎视逢虎力难施。所谋多拙逢网罗,天网自裹己招非。

费有余而得不足,用破身心无所归。华盖覆日人昏晦,太阳射宅屋光辉。干乘墓虎无占病,

支乘墓虎有伏尸。彼此全伤防两损,夫妇芜淫各有私。干墓并关人宅废,支坟财并旅程稽。

受虎克神为病症,制鬼之位乃良医。虎乘遁鬼殃非浅,鬼临三四讼灾随。病符克宅全家患,

丧吊全逢挂缟衣。前后逼迫难进退,空空如也事休追。宾主不投刑在上,彼此猜忌害相随。

互生俱生凡事益,互旺皆旺坐谋宜。干支值绝凡谋决,人宅皆死各衰羸。传墓入墓分憎爱,

不行传者考初时。万事喜忻三六合,合中犯杀蜜中砒。初遭夹克不由己,将逢内战所谋危。

人宅坐墓甘招晦,干支乘墓各昏迷。任信丁马须言动,来去俱空岂动宜。虎临干鬼凶速速,

龙加生气吉迟迟。妄用三传灾福异,喜惧空亡乃妙机。六爻现卦防其克,旬内空亡逐类推。

所筮不入仍凭类,非占现类勿言之。常问不应逢吉象,已灾凶逃返无疑。



学壬决断,先看七处:日、辰、三传、年、命,次看类神,只在七处寻看。来问何事,各以类神决断事情。然类神赅载事广,姑举一事略陈,它可类推。

如占走失奴婢,要分三等,奴仆是男,婢妾是女。各有类神。戌、河魁、天空,奴之类神也;酉、太阴、从魁,婢之类神也。视七处上,此等类神落何宫,遇何神将神,有无刑冲破害及旺相休囚死,当令不当令,有气无气,落空亡否,然后就类神吉凶断之,必无失矣。然壬书不一,断路不同,如《心镱经》、《中黄经》与《毕法》等书,皆并年命为一,泛言六处而直讲。《通神集》及《断经大要》以八法论也。八法者,又加入正时天上时,而去行年也。又《断经》了了谓之六处,又各不同。盖以日辰、岁支、月建、来人方位、初传用神而言,并去年命与中末三传也。大抵以七处加正时金氏旁注“先锋门”及时上贵人注“值事门”九处为主,更无别法矣。

五要权衡终



司天苗达过将法



雨水前日卯初刻,太阳入卫用登明亥。春分后二巳一刻,入鲁河魁作将明戌。

谷雨后四亥初刻,入赵从魁用可称酉。小满后五酉三刻,入晋还须传送兴申。

夏至后四未一刻,入秦小吉用其名未。大暑后三巳一亥,入周先用胜光灵午。

处暑后三巳二刻,入楚还当太乙迎巳。秋分后七寅三刻,入郑天罡用去亨辰。

霜降后九丑三刻,太冲运动宋州城卯。小雪后七戌一刻,功曹将领入燕京寅。

冬至后四刻一刻,入吴大吉便休停丑。大寒当日酉三刻,入齐神后岁功成子。

卷之十四终



《管辂神书》卷之十五



论终身



干支传课作提纲,先审安身无所伤。事业一生经历处,存亡隐见莫胡详。

六壬课以干为主。干者,我也。其干支课传上神皆我之用,有以首课入传为终身经历者,有以支起入传为终身经历者,有以干之阴神起传为终身经历者,有以支之阴神起传为终身经历者,有以初传末传作鬼归干支为终身经历者,皆以生干比干为上吉;若干克干上神,支课用上神为次吉,是安身无所伤也。此为上吉之数。若干支上神、用传上神或克害刑冲破干,是我身无所安著,以至绝嗣败家,灾讼丧命,终身无成,下等之数也。务宜详之。若占功名,则以克我者为官,又从贵论,不在此限也。

干禄得地可荣身,略有些伤支用寻。寻到好地方住脚,有些疑惑不堪停。

承上言,既审上无所伤,尤宜看干上之禄神,得地则求名有禄,有禄可享,庶人有禄可用,九流百工技艺生意可资,要不空陷,并年命干支传用又不来刑冲克破,此禄斯谓禄无所伤,终身可守富贵,乃美数也。若禄被刑冲破陷,是禄有伤,既无所靠,则寻支上神之禄,或无禄则寻用传上之禄神,无空陷刑冲破克害为吉。盖干禄乃自身营为之禄,支禄家中现成之禄,用传之禄,往来营求之禄也。三者得一为美数。如三者俱无或有禄不吉,则无所立脚,不可停守矣。

或财或比或生身,无伤无克细推寻。得个稳中堪下脚,莫令衰败又无存。

如课传无禄可依,当寻我之财,或比,或生,俱要无刑冲克破害,方为平稳,可立脚矣。若有所伤而又入衰败之乡,则无靠也。

先审干上作元因,次把用传配合寻。初不成传方看二,方知此事得何因原本作“若不成传方看救,要知救我有何神。

课无全吉,宜先寻干上以究共原因,次看用传以审其运用。如初传空克有伤,则看中传末传有何救我之神,何方可靠,何人可依,何事可为,虽不能成大富贵,亦为终身之依。数中无依,斯为下也。然壬课有吉有凶,不可执一而论。如占功名,明无官星,或有官星而变空克,则又以暗遁得官星,父母得地无伤,所临吉神吉煞,亦可取贵。如遁再凶,是功名不成矣。如常人占,明无财星,或有财星空克,又以暗遁得财星,父母得地无伤,所临有吉神吉煞,亦可取财;若遁干又无所取,则财不聚矣。又有明吉而遁凶,亦为有害,务宜详之。又察年命上神,与日干并用神,或生或比,或刑克冲破害,方为得体也。



论空亡



却有空亡临吉神,吉神无倚不和平。惟有凶神临日辰,就言其事主灾迍。

日辰空亡为真空亡,作事无力。在地曰孤,无妻可依;在天曰寡,无夫可依。凡凶神刑冲破害,宜空;若生我救我者,不宜空。如初传空,末传实,先虽无着,后却有成。如中传空,事将成而中止。如末传空,事终无结果。如占暴病、忧贼、争讼,空则吉;久病占如空必主死;余不吉,主人财走失。惟金水不嫌空,有生不为空,月将、太岁、月建、日、时、年、命填实为不空,不可全以空论。如占坟宅,取支左空则空左,右空则空右,先吉而后空不嫌。如占六畜,逢空,看其地分,若採加不得位,必有损伤;採加得地临生气,虽空不妨。如占子孙带空,纵有子是空中来,或奸生,或过继。不然主有伤。如占才名,先实后空,主后有阻隔,不遂意,破财。如占买卖,带空,不成。

旬中空亡,当以类推。

甲子旬中空戌亥,甲子乙丑空才、父,既入空,虽吉不可用;丙寅卯空官、子;戊辰己巳空兄、才;庚午辛未空父、子;壬申癸酉空官、兄。

凡占有十恶大败日,名无禄日。甲戌,乙巳,壬申,丙申,丁亥,庚辰,戊戌,癸亥,辛巳,己丑。此十日内无禄才空亡,故曰大败,占身无才禄,决然不安,占寿无才禄,亦是不美。但看传中有生,亦不死。直符克年方死。占官求才,俱为不利。

用空入生,废事再来。遇阴而昧,还是沈埋天空入空,旺相所合,中虽见阻,婚姻必吉。

如用空居长生之地,是事不成而再发;传入太阴在上,事虽露机而又入暗昧之地,将成又废,毕竟是空,不可以值长生而谓事得再成也。

用空入末,旧事再发。凶则宜避,凶则莫合。

用作空亡而末传归于日上,主旧事再发,若带吉神良将,则当为之而不可舍。若带凶神恶将,则宜逃之而不可为。

空于其妻,其妻复归。初虽有伤,后当再为。天空入空,又休又刑,婚姻虚喜,终见无成。

支为宅为妻,入空是空于其妻也。若财亦然。先见其空而后有妻才入实,未娶者先难后成也。既娶者先奸后娶。若先空而末得子孙生之,亦主再娶。

用见其妻,后入于空,半路断弦,何日续终?

发用见其妻才,或中末入空,主断弦难续。

妻虽入空,旺气所钟,一则有喜,一则病冲。

初传入空而中末归旺,是空中有病,旺中有喜,是病中而得子也。“是病中”句金氏旁注“一喜一忧”四字。

空于其子,复见其子。子虽初乖,后还有济。

子发用入空,是初年难为子也。中末二传而子星入实,是为后终有子。如末得父母生之,亦为有子。

用见其子,复入于空。子虽相连,不见其终。

用见子本有子,传入空亡死绝乡,中年必丧成家子,不然残疾破家门。离乡又背井,不送父母终。

贵人于空,干贵反凶。当谒莫谒,当逢莫逢。

贵人能解祸生福,若入空则不得力也。

贵入于空,求名虚声,传入二死,不善其事。

中末入二死,是慕功名终身无成也。中末逢生助,后犹有望也。

地入于空,可免诸凶。任尔出入,自迪其功。凶将入空,诸凶可免,而出入有功。

朱入于空,望文不就,执不如舍,进则难售。

雀为文书,入空虽旺不就,不如别谋,是非则免。

六合入空,求财难通。不宜卖买,互见相攻。

六合为才,婚姻和合之神,空则彼此不合而相攻。

勾入于空,官无讼凶。在外莫见,在后莫容。

勾乃争斗之神,入空讼无。外见有勾引,末传见有后祸。又金氏注曰:一云日前属外,日后为内。

龙入于空,仍作我妻。我妻见伤,难再言归。

青龙乃贤德之神,入空则伤妻。妻者,干支上神合也。

龙入于空,仍作我财,一半可得,一半可谐。

龙乃财喜之神,空则财可半得,不能全获矣。

龙入于空,仍作我官。志虽慕贵,不得成欢。龙乃官贵之神,空则云云。

天空入空,诸事无踪。吉不作吉,凶不作凶。

凡劫煞凶神加天空入空,俱有影无凶,凶吉不成。

白虎入空,见凶不凶,宜于出往,反得其功。

白虎凶空,更末传吉将,反得其功,可任意出外。

常入于空,丧吊又逢,为亲为服,何事匆匆?

太常孝服神,带丧吊,主亲服,百事不遂,安得匆匆?

胎喜入空,有鬼在上,即日离身,子母无恙。此条想是金氏所增。

常入于空,作官不蒙。虽有天马,亦莫腾通。

常又为印绶,空则不沐朝赐,安能飞腾?

常入于空,求财不成。当安不安,当行不行。“安”字旁注“守”字,“行”字旁注“穷”字。

常又为财神,空则财不能就。若传课无依,当守穷而不可妄动妄为也。

胎喜无空,无鬼不旺。云子云亡,焉云得当。此条亦必金氏所增。

玄入于空,谋害不凶。疑其盗失,无入吾宫。玄武为谋害神。

阴后入空,女诈不逢。反得阴利,而有后通。太阴天后,女诈之象。



论空亡作鬼



空亡作鬼带负谩,阴空相乘事欺慢。

空鬼带负谩,乘天空太阴,主有欺瞒骗害之事。谩语,正午顺十二。

空亡作鬼带五盗,大耗相乘有失耗。

空鬼乘玄武五盗二耗,其贼必自空中而来。财是空中而去。失耗之事不免。五盗,正丑逆十二。大耗,正戌逆十二。小耗正卯逆十二。凡神煞下见于《六壬经纬》者,朱标出之,此条晴崖朱批。

空亡作鬼带马丁,有人逃出事忙忙。

空鬼带丁马,必有人逃出,不然则主离乡过继之事。

支是天空,行人信通。带喜尤妙,不宜入空。

天空乃文书走报神,加支上,有外信入家,入空,不以信论。

空亡克日却无依,孤单冷淡过生时。发用空鬼,主人无依,单冷过一生。

贵雀作鬼,入于空亡,文字贵物,乃是其赃。

用乘贵雀空鬼,文书贵物,乃当自嗔,余以神煞详之。

螣蛇作鬼,入于空亡,惊惶走失,又作火类。用虽入空,不免惊惶,走失火光之事。

朱雀作鬼,入于空亡,不无虚诞,信息为狂。

六合作鬼,入于空亡,文词为美,亦宜自防。文词喜美中,亦宜慎之。

勾陈作鬼,入于空亡。内勾外连,尤防其殃。

青龙作鬼,入于空亡,喜中见贼,亦宜自防。

天空作鬼,入于空亡,尤防暗损,诸事微茫。

白虎作鬼,入于空亡,杀伤斗讼,又作惊惶。

太常作鬼,入于空亡,钱谷酒印,并失衣裳。

玄琥作鬼,入于空亡,走失盗贼,亦当预防。

太阴作鬼,入于空亡,阴谋相妒,婢妾死亡。

天后作鬼,入于空亡,衣裳首饰,走失须防。

论破神

破神最是不相宜,入干却有内人欺。若是临支被外侮,一切交游总不如。

破神,阳日后三辰,如子日见酉,寅日见亥;阴日前三辰,如丑日见辰,卯日见午。二破若在日干上,主家内邻人欺。支上主外人朋友侮。干支互破,则外破内,内破外,交相破害。大抵逢破,凡事不成,才见破财,失物见破物,凶见破不成凶。贵人见破,则功名荐引,干贵不成。螣蛇见破,则牵连提带,作事不久。朱雀见破,则文书口舌暗捺不行。六合见破,则卖买、交关、婚姻、纳子不就。勾陈则争斗、田庄、坟墓、交关不就。青龙见破,则求财、婚姻、公文、案卷不举。天空见破,则文书、进纳、奴婢不就,文学、举业不成。元武破,则阴谋、贼党不就,投师、立学不成。太阴破,则阴谋、金钱、关节不通。天后则恩泽、诏赦不来,婚姻不就。太常破则荐本、推官、婚姻、酒食中止。白虎破则道路防劫,武举不成。金氏旁注曰:即月破是也,又隔四位相加。

契者如便论神煞,必有损破不能饶。破即四破,验神煞以审所破之由。

岁破加于月破中,吉将相逢也不容。更有凶神与凶将,破财坏事主贫穷。

岁月破入课为用,一破难为,又兼二破为用,则吉事不成,凶所不免。更有凶神凶将,财破事坏,贫穷到底无成立也。

冲者如何论神煞,必有横祸审所招。

冲即破碎煞。子午卯酉在巳,寅申巳亥在酉,辰戌丑未在丑。再详神煞以审所招。

或破或废传上居,事皆破废不须疑。

破者,年月日时四破;废者,四废。若用带破废煞,凡事不遂。

碎在三传事不成,中则狐疑末无后。

破碎煞,才遇破才,事遇破事,物遇破物。初传得之即不成,中传得之狐疑不决,末传得之,终无归着。

巳亥相冲有贵空,迷神关隔又相逢,要行不行语不通,凡事萧条竟没踪。

巳亥相加上乘贵人天空,巳亥自相冲,再加迷神关隔,要行不行,要语不语,主事趑趄也。

人情断绝见刑破,又临衰败主无亲。

或破或废俱入传,不是破残带疾吁。

用传带破废,凡事不成,谋不遂,若带病符天鬼,主残疾之人。

破侮须知忍在心,谩将狂语出伤人。但宜速闭毋令缓,好计方成胜且赢。

用见四破,又见刑害、闭口、朱雀、谩语等神,破为神,人侮勿即以言伤人,宜当闭口含思,以计胜之,则破者岂能坏我哉?

月破加于辰戌宫,其年必有跌伤凶。若加死气患蒙胧,生气加之喜气浓。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