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洞渊钟示华,含罗通道命。

  辉飞六合包,长行八界荣。

  呼风妖艮绝,致雨下花清。

  天年保玉名,幽寂封无动。

  帝君勑甲丁,回仙告律令。

  家国累义和,功直无三听。

  非天千日中,火车九七过。

  伸文夷礼器,灯林烦逆科。

  竝去俸有窖,勑告古昆灵。

  州邑专祈重,云雪日月星。

  女男变牛斗,鱼羊猪马群。

  弓箭戮强慢,即斩妖邪婬。

  暗地有嫉妬,虎狼懈慢明。

  近亲宗小巧,山塘田曲平。

  竹木狂树毒,泥水便颠澄。

  咒诅迨造立,罚他乱孛青。

  世官父母教,恶鬼逐逆顺。

  杖吏罪不空,烟拖怨尺隐。

  娄荡心何怪,杀返夭佞。

  已上雷文天篆。凡被雷嗔人物,以此明辩,作禳谢之法。

  雷霆神器

  雷砧,亦曰雷楔。嗔人则魂魄飘零,击物则形体粉碎。嗔后经厌而不收,故落人间。似铁非铁,似石非石。磨水同阿魏服,能下痨虫也。

  雷斧,亦曰鈜。其斧似铜铁相混之状,坚重异常,刃利色坚。击山震石,以此斫劈,神威最烈也。毕,不复用,故落人间。

  雷锤,号曰仙灵锤。凡呜击雷鼓用此。其状如铜铁色,坚重异常。昔陈时苏诏曾收此锤,与柄皆似铁,其大如拳许,重九斤。

  雷钻。经云:恶逆至重者,嗔之以此钻钉入脑顶,变化穿透于踵。其状似铁,长二尺五寸。用事毕,以经厌不用,故落于世。湖湘间,人多有收得者。

  雷珠,乃雷部所衔之物,因风云骤疾,遗落人间。有收得者,夜放神光射室。大可三寸许。

  雷环,乃雷神所佩玉环也。因行雨急速,坠落人间。此环夜放光彩。大可三四寸。可辟妖恶。

  雷墨,乃万年龙替之鳞,行雨骤疾,飘坠于世。大者数斤,小者如芴如锭,磨之坚黑奇异。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三竟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四

  天书雷篆中

  雷函天书出汉天师雷函

  云 飞 急 走 动 即 界 火 急 合

  玄 雷 虑 通 雨 及 物 水 足 民

  心 地 秋 何 有 雨 顺 申 不 思

  奏 何 有 上 无 君 帝 在 昔 日

  月 星 州 色 灾 作 斩 鬼 下 急

  百 怪 择 物 洪 精 急 敕 艳 谢

  仙 火 急 令 奉 天 帝 敕 急 急

  不 孝 父 母 火 天 令 起 宿 丁

  债 未 还 火 急

  雷篆真文

  令 命 应 不 太 广 华 极 黄 悦

  元 混 渊 皇 中 澄 化 镜 湛 生

  风 虫 洞 呼 龙 辉 吸 行 入 合

  六 灵 荣 界 和 道 累 合 世 灵

  罗 通 无 清 大 回 宇 名 天 烟

  长 王 仙 年 月 君 顺 自 幽 千

  封 中 动 国 三 听 祈 孝 告 律

  义 真 令 古 迪 敕 律 岩 岩 去

  仲 定 功 直 天 神 器 丁 非 主

  甲 火 东 刃 磊 庚 并 传 秋 灯

  害 烦 重 逆 乍 净 谋 专 除 变

  田 蛮 弓 娄 鱼 箭 屋 群 池 娄

  鱼 祆 塘 山 秤 淫 牛 尺 荡 马

  护 诸 如 猪 昧 祥 羊 斗 暗 男

  小 戳 女 使 树 颠 邪 奸 狂 草

  毒 虎 狼 污 慢 懈 迨 立 奴 落

  咒 咒 怨 父 母 他 他 造 罪 社

  官 吏 书 花 罚 林 大 乱    

  天篆上篇

  归 江 宅 挥 盐 流 官岩 秽 干 九

  抛 垂 顺 切 稠 淹 镇 稿 者 斩

  形 箕 气 又 和 秽 骂 涓 斗 秤

  尚 恶 涓 乐 潜 乐 逆 下 窃川 弓

  华 病 与 永     人 抛    

  犬 风 辩 龙 潜 雏 不 天 开

  人 临 空 教 融 急 脱 收 生 国

  休 走 盖 好 慢 楚 政 虚 干 下

  坤 父 母 盻 其 彩 易 享 行 珠

  吩 去 帝 皇 地 梏 水 丁 昨 唐

  去 在 婴 犯 袁 韦 足 此 急 恒

  弘 司 分 翁 上 洞 八 谷 有 女

  林 上 司 咒 宗 犯 尺 夺 则 水

  刚 强 于 毗 郁 羁 前 重蹉 氛气 顺

  力 蒿 泽 反 急忽 此比 宅 九 巳野 刀

  犯 号 瓜 粪 触 炎 田 贤 易 出

  吐 郎 唇 月 楚 触 利 空 弘 日

  水 豪 凌 嬴 夺 昌 四 由 往 骑

  厄 遐巡 四回 彪 中 才 山 盖 盟 在颠怨

  土 替 土 因 必 必 回 为 常 勿

  七 杉 市 刃 十 封 赴 百 共 羽

  荒 刍东 旬 坐剉 到 弼溺 戢 霜 内 年

  魄 左脚 额上 腿 厕 上

  天篆中篇

  雨 徒 尔 之 上 忍 则 还 恶 自

  威 慎   不 人 身 龟 将 秽 邑

  人 初 井 天 日 骂 抛 饭 日 未

  中 五 逆 父 母 自 未 二 秽  

  五 九 未   恶 添 心 破 水

  天篆下篇

  娣   前 天 天 左 高 子 车 毒

  斗 中 申 饭 典 井 将 同 骂 三

  黄 北 七 百 吾   仰 巳 污 日

  止 田 水 小   下 毒 非 也

  司 土 命 日 奉 两 火 抛 撒 米

  谷 不 净 旸 麻 襄 手 太 然 长

  口 秤 牛 苗 屎 秽 五 负 心 还

  子 唾 仰 欤 赴 衣 履 面   跂

  入 初 开 吉 添 力 力 阁 灶

  口 续 四 匿 桓 贯 久 洁 恶 林

  宴 知和 神 赤 中 古舌 光 借 冗 严

  敬 犬 祖 忠 罪 鬼   恒 从

  洗印符

  洗字符

  雷嗔谢雷醮

  凡雷嗔,震击木石,屋宅寺观舍宇宫院、桥梁、古器、坟冢、人物、牛马一切等物,即便具状投法官醮谢,须奏上帝,及申雷祖,牒城隍社令。备五色钱财献状,诣雷嗔所,先设五方雷神位。先移尸安埋,然后建醮。其节次则先须发奏,取旨降赦其罪,然后辩验所犯罪字,显名于世,不可掩藏。盖天令行化,广开不信罪福之人。次则随力修崇醮谢罪愆。更作功德,超拔追悼诛伐之人,或所嗔畜物,皆依按道法格律,不可轻慢也。且夫雷者,实天地赏罚,道法刑宪,专治世人恶逆人物。信知皇天一怒,万罪何逃,岂差毫末哉。应被嗔伐,或死未死,或火烧炮炙,共扛不起,而雷威尚且惊怖者,法官即便咒水布炁,洒荡之,咒曰:雷光神威,天地不祥。玉京祕法,流光紫庭。魁罡勑令,神辉斗柄。万厌咸消,众魔伏正。太极五雷,志心谛听。急急如火铃摄。

  右咒三遍,取天门炁,掐雷诀,想念入水中洒之。如死尸不动,盖雷吏禀令,故坠地威震考罚之,而遇秽浊难以上升。宜急念如前法咒,洒水解涤厌秽,方得上升。天吏得以速还雷府,赤尸不致考戮而可举起也。若雷火焰欻,雷令震响,威触嗔伐腐人,一同上法而首谢之,自然摄伏耳。若嗔牛马六畜,急宜葬之,勿令人食。若人食天嗔物,令人息大风疾。今之息者,盖前世有衅,故受斯疾。可宜戒之。

  夫人被嗔死者,当为本年太岁方上葬之。其棺上以竹长一丈二尺,通窍取孔,当于木盖坚起,以压禳,谓之天管也。往往雷雨之时,有电光迸出。次以天篆铁符镇于死人葬处离头三尺许。铁板用一尺长四寸阔,上书五雷嗔文,仍以净水咒酒竹竿之上。如人误食牛马肉患疾病者,可念咒书符以醮谢法解之,当获痊愈也。若能常服符法,亦可驱病,消罪业矣。

  铁符

  右符两面朱书,掐诀变神,吸炁召将而成。乃五雷之真文,不可苟简。若醮谢上天,首雪愆犯毕,将此符镇解之,亡人得不沉苦役,永释风刀酆都寒庭,不受苦趣。若天令原赦罪恶,其亡者亦未离于震罚,虽是广修斋供,拜奏青词朱表之类,拔擢得离苦趣,超化生方。又如嗔木石屋宇,并将此符镇之。不惟能免阴愆,亦乃迎召吉祥也。及牛马受嗔之地,亦可用此符埋于地上,去秽召祥也。若设醮谢,亦有轻重,量力建设,不可强为。随其力也。谢罪佃幅,务在简实首罪,不可祈福。若醮位,先以雷神为尊,次以水府、蓬莱、岳渎,及三界城隍社令之神。凡书符,可用黄绢黄纸,铁,梓木,皆可镇宅庭以召和气吉祥也。

  夫人病重,若头脑心胁刺痛至危不可忍者,或日轻夜重,眼角仰天,又见火电光,或见青衣神吏,心中忧惧,其神魂亦被雷神考责。如心胁痛甚,爻有天篆在身上。可具状投

  法官,以法显之,悔省罪愆,即得痊愈。如有隐讳,不伏天宪,不修斋首罪,不信教法,不投法官以谢罪犯,以显天书,则天篆入人骨髓,必致死矣。永况天狱,万罪难原。太上好生恶杀,故传祕典于世,欲人改过修善,皈崇大道,忠信好义,以正其身,毋生馅典,毋肆奸邪,毋起贵嗔,毋生妄念。故雷经云:知过必改,如日月之暂蚀。过而知悟,如日月之明矣。既改过而复能作善者,如水之澄浊成清,而转罪为福也。禁戒至重,可敬慎之。

  此法祕于紫微上宫,不传下士。偶天运劫周,人多业障,而雷霆禀令,诛罚不已,故出示于世,以广好生云。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四竟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五

  天书雷篆下

  雷嗔意

  意者浅俗愚夫,末材下士。承干坤之复焘,荷雨露之生成。二善全无,千愆实有。自惭愚昧,罔或首陈。伏念某家下某,偶于某日,忽蒙上天谴怒,雷令诛夷,魂散魄飞,尸留田野。深虑某爰从先世,乃至今生,或怨天地,裸露三光,咨暑嫌寒,抛掷五谷,不忠不孝,不义不仁,起意用心,亏他利己,千般罪戾,万种过,尤致犯上天,何逃谴戮。匪伸首露,曷释冥愆。伏愿上天息怒,雷部停威,赦万种之过尤,锡千祥之福祉。仰希大造。曲赐洪庥。

  赎尸牒

  雷霆都司   牒 当境社令正神。

  本司既奉来词,岂容抑塞。除已具闻三界,遍达雷部合属真司外,合行备牒赎尸安埋者。

  牒具如前,请详事理,遵承法令,务在必行。发放尸骸,许令安厝,免致秽污天地,冒触三光。少停天令之威,暂息震惊之怒。仍祈神驭,同赐证明。幸准明科,毋或稽误。故牒。

  太岁  年  月  日牒。具位

  雷神牒

  雷霆都司 牒 雷部官君帅将。

  同前意。伏乞告命所司,疾速施行,明显印篆,即遂感通。仍建醮功,以伸告谢。须至专牒者。

  牒具如前。请详事理,颁行威令,普告雷霆,即使亡过某宿愆顿释,罪戾蠲除。原下民过误之愆,广上帝好生之德。更希神造,俯格醮诚。谨牒。

  太岁  年  月  日牒。具位

  九天雷祖大帝奏状

  具位臣姓某再拜上奏,入意。须至奏闻者。右臣谨具状上奏九天雷祖大帝御前。恭望天慈,允玆所恳,告下三元考校司、九天采访司、天曹雷部照应。今来某为某首罪事理,特为转大造回生之心,证明卑请;赦前世今生之过,许以自新。少息雷威,宥原天谴。仰祈洪造,俯鉴醮仪。臣干冒天威,激切之至。谨状。

  太岁年月日具位臣姓某状奏。

  昊天奏状

  具位臣姓某   再拜

  上言:臣谨据入意。造作过恶,触犯天廷,雷部诛罚,欲乞安厝,未行检验。投臣看详罪犯,未敢擅专,先具状上奏闻者。

  右臣谨具状上奏

  昊天至尊金阙玉皇上帝玉陛下。恭望天慈,允臣所奏,伏乞救旨,告下雷司,明显印篆,俾臣看详,速获显现。庶使凡愚咸皆信悟,臣恭就行坛,拱俟昭报。臣干冒天威,下情无任激切屏营之至。谨奏。

  太岁年 月 日具位臣姓某状奏。

  昊天表式

  具位臣姓某诚惶诚恐,稽首顿首,再拜上言:重念某末学道浅,自渐仙品之未充;凡质材疏,深虑已愆而莫首。

  一诚伏地,再拜瞻天。臣诚惶诚恐,稽首顿首,恭惟昊天至尊金阙玉皇上帝玉陛下,德毓纯干,量包大有。光明廓落,达巍巍妙有之庭,清静虚灵,藏寂寂无宗之奥。建大功于亿劫,积元化于诸天。日月星辰丽其明,风雨雷电惟其令。高高在上,荡荡无名。功德难量,赞扬莫尽。臣仰蒙道荫,冒领玄科。既奉来词,理宜恳请。臣奏:据某生居中土,忝处人伦,受尘。为氓,造业莫悟。或因屠宰而贪残妄杀,或作牙侩而秤斗未平,或奉父母而孝养未专,或居邻里而咒诅兴祸,或住居阴阳不正,或时序风雨愆诃,作机业以谋生,居垄断而罔利,欺侮神圣,触秽干坤,自积愆尤,罔明忏谢。致天威之警戒,加雷令以伸严。一家惊怖无门,万种愆尤难逭。敬干教法,虔露衷忱。是取某日祓严蜗宇,恭命羽流披阅琅函,拜朝宝忏,营陈菲供,醮谢众真。忏尘劫之愆尤,解多生之业障。仰冀大慈普济,一视同仁。鉴察忱恂,曲赦原于罪咎,庶几民子,获保命以全生。倘副卑情,永依大化。臣末谢再拜谨言。

  太岁年 月 日具位臣姓某上言。

  补谢雷神牒

  雷霆都司

  据乡贯入意。切虑某或夙生之积咎,或见世之为非,或岁时骂雨呵风,或住居阴阳不利,侮慢神圣,触秽三光,起意用心,亏他利己,千般罪戾,万种过尤,致使雷令严加,眷属惶惧。弗伸首露,曷遂清宁。是以虔沥丹衷,谨涓今月某日具词投告雷坛,丐求补谢本司,领诚虔恪。除已备录词情,具奏上帝,申闻师省,遍牒三界真司,依科修奉周隆外,再惟雷部官众奉行上帝敕命,施令人间,警戒下愚,神功昭著。今来法事周圆,诸天回驭。为此所合备牒补谢雷威,即希感格。仍与信士某家眷等,原赦宿生今世,故犯误为,一切罪咎,咸与自新。少息雷威,毋加天谴。导迎和气,以降吉祥。改祸成祥,变凶为吉。庶醮因之感格,箴道法之恢弘。上广大道好生,下副小民祈请。须至专牒补谢者。

  右牒具如前事,补谢

  雷部官君帅将。牒准

  金科玉格奉行。谨牒。

  太岁 年 月 日牒。具位。

  雷霆谢过设醮仪

  各礼师存念如法。

  元始正真,五雷高尊。上帝降命,洞朗八门。太华皓映,无幽不闻。上统九天,中制酆山。下领河海,十二河源。八威神咒,灵册玉文。召龙负水,收炁聚烟。束魔送鬼,所诛无蠲。日月五星,北斗七元。诸天诸地,诸水诸山。至真所部,溟泠大神。仙王游宴,五帝仗旛。天丁前驱,金虎后奔。镢天猛兽,罗布四门。所呼立至,所召立前。赤书焕落,风火无间。摄龙应命,金龙驿传。

  呜法鼓二十四通。

  无上三天玄元始三炁、太上老君,召出臣等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侍香金童,传言散花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各三十二人出,出者严装。关启此间土地里域正神,臣今正尔设醮,祭酒拜表烧香。谨奏为入意。其诸情捆,具载表文,愿得太上十方正真生炁下降,流入臣等身中,令臣所启之诚速达,径御至真无极大道昊天玉皇上帝御前。

  华夏赞。

  各称法位。

  具位姓某与临坛法众等,谨同诚上启:太上无极大道玉清圣境元始天尊,上清真境灵宝天尊,太清仙境道德天尊,金阙至尊太上昊天玉皇上帝,紫微上宫天皇上帝,紫微中宫北极大帝,承天效法厚德光大后土皇地祇,高上神霄玉清真王长生大帝。高上神霄玉清王判府青华大帝,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九天雷祖大帝,上清紫微碧玉宫太一大天帝,六天洞渊大帝,六波天主帝君,可韩司丈人真君,九天采访使应元保运真君,梵炁九天上帝,三十二天帝君,五方五老上帝,十极十华天君,上清十一列曜星皇君,南斗六司星君,北斗七元星君,天罡大圣节度星君,诸天上圣琼阙高真,三元三官大帝,三元考校神仙,北极四圣真君,泰玄枢机三省上相使相真君,雷霆九司列职真君,九天朝元官众,天曹列职威灵,太上经符法箓中官童将吏,法部诸司官将吏兵,雷霆主帅欻火律令大神邓天君,雷霆猛吏银牙耀目辛天君,雷霆飞捷报应使者张天君,五雷天医陶使者,玉府主帅九阳上将苍牙铁面刘天君,亚副闾甯任三大元帅,雷门左右伐魔使苟毕二大元帅,九天雷公将军,五方雷公将军,八方云雷将军,五方蛮雷使者,雷部总兵使者,莫赚判官,纠录廉访典者,掠剩积逮幽枉报应四司大夫,先天十五蛮雷使者,雷公电母风伯雨师神君,雷霆一府二院三司主宰威灵,雷部官属,执职万神,三天门下主执威灵,上界云宫星府真仙圣众,五岳五天圣帝,岳府威灵,天下名山大川洞天福地靖庐治化得道神仙,中界主权圣众,水府搏桑大帝,水府校籍真仙,北阴酆都玄天大帝,幽都主者,直年太岁,至德神君,四季掌风云雷雨电五部造化神祇,天下都大城隍之神,某州分野社令司烈雷主者,本属府县城隍之神,当境庙貌威烈神祇,三界符使,四直功曹,行风布雨龙神,直坛官将土地司命六神,家奉香火圣众,虚空下降鉴察应感威灵,恭望洪慈,洞回渊鉴。伏闻天道好生,怒则震威而警恶;人心怀惧,凛然悔过以知非。忽蒙示诫之严,自讼首愆之切。浓焚香鼎,敬渍雷霆。仰冀仙仗迂临,云车泛景,下空洞虚无之表,鉴勤拳俯屡之恭。仰望碧霄,祗迎圣驾。臣与醮士等,谨稽首再拜奉请。

  降圣。

  伏以天耳目以非遥,言如响答,雷威声之可畏,敬则怒消。想灵旗扈圣而来,瞻法驾浮空而至。矜怜恳切,释赦愆非。诸圣迂临,香茶奉献。

  举 步虚。  宣表。

  请称法位。

  具位姓某与醮士法众等,谨同诚上启三清上圣,十极琼真,神霄九宸,雷霆列圣,醮筵真宰,合座威灵,恭望天慈,俯垂省览。臣闻上帝无私,实天网恢恢而不失;下民有过,在雷经事事以当诛。玆略述以进闻,欲缕言而恐读。天地之大,犹有憾;风雨之愆,人或咨。抛掷五谷以为常,触秽三光而靡觉。悖父母,昧劬劳之德。对鬼神,忘恭敬之心。用秤尺以非公,置斗升而不等。罪深累世,善乏纤毫。致司命之绳愆,激灵霳之鼓怒。警戒莫大乎是,悔悟痛省其非。且拜且祈,不敢不告。伏愿魂安魄定,免惊幕燕之翻;身泰命苏,早助河龙之起。深惭过望,全仗包容。冒渎尊严,酒陈初献。

  举步虚散花。

  重称法位。

  臣等谨重诚上启:九清帝御,四府真仙,雷部威灵,醮筵众圣。伏闻位列五方,名巍称于五帝;身游三界,命上奉于三天。呜乎虽曰有时,闻者奈何不敬。每读大训格言之炳,若乃知前朝往事之昭。然德若姚虞,可试弗迷之验;圣如尼父,尚怀必变之因。或流言拔木以恐周,或方食失筋而警蜀。矧尘世动多过咎,在天理实切震惊。伏念某愚而无知,罪不容赦。非敢谓小惩而大诫,其实为重祸以深忧。凭道侣以奏忱词,叩帝尊而回化笔。伏愿严威外示,生意中存。德乃宣扬,兆甲拆勾萌之象;刑焉明罚,息夜号昼舞之妖。过此以还,吉无不利。臣与醮士等,谨稽首再拜,酒陈亚献。

  举步虚。

  臣等谨同诚上启:三境高真十方众圣,醮筵列位雷府官君,再闻隐隐谹谹,音宏。孰不畏天雷之动;善善恶恶,莫能逃电目之明。故威严每务于行诛,肆印篆惟彰于祸福。消万咎而徽恩臧罪,定三事而返得延年。俾下愚怀悔悟之心,显上帝有好生之德。今某深加恐惧,尽改修为,常思斧铁之严,不越准绳之外。伏愿真灵宽宥,俾消弥天遘罪之原;宅舍镇宁,息裂石镕金之势。然后恩霑雨露,会际风云,溉灌身田,降真元于上境;掀轰命宇,乐化育于明时。广施除害之功,诞布拨云之泽。臣与醮士法众等,百拜威严,酒陈终献。

  举法事。 宣疏

  臣闻霹雳一声,奉苍穹而罚恶;勤拳三献,屈诸圣以投诚。神尊严而未必敢轻,人卑贱而将何寓敬。尘言缕缕,无非悔罪之词;大德恢恢,曲赐矜从之念。听莲漏屡催于银箭,愧荜门久驻于琼舆。拜而送之,难挽威灵之久。窃有请也。满祈福祉之增。稽首皈依,奉辞仙驾。

  送圣。   复炉。

  香官使者,左右龙虎君,侍香诸灵官,当令臣向来设醮拜表祭酒之所,自然生金液丹碧芝英,百灵众真,交会在此香火炉前。当愿凡诚上达,恩既下颁,宿业蠲消,庆祥骈集。十方仙童玉女,接侍香烟,传臣向来所启之诚,速达径御至真无极大道三清上圣,昊天金阙玉皇上帝御前。

  焚燎颂。   向来。

  回向。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五竟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六

  汪火师雷霆奥旨序

  道者,具乎天地之先,混混沌沌,无形无名。法者,出乎天地之后,亘古今而神通变化。人者,生乎天地之间,禀天一之炁而为万物之灵。故以吾言之,清明澄彻者运而行之,则足以通天地,感鬼神,调阴阳,赞化育。等上语之,即丹成道备,朝昆仑,薄蓬莱,亦不难矣。盖天地一身,一身天地也。其大丹法本不外乎此。失不治其本而欲理其末者,未之有也。去圣逾远,谈道者多曲学旁门,乱真者众,后之学者无所参究。非绿后生福浅,亦由恩情爱欲,一念恋着,心境不清,是非之胶扰,亦不知千经万论以求道要安在,则其去道愈远矣。或有苦心学行持而不见功者,非道负人,皆奉道之士不从明师,而所受非法。或依法行持而不见功者,皆奉道之士不遵戒律,而学法不验。有志于此者,苟能清心寡欲,以明道要,以悟玄机,犹当广求师资,勤行修鍊,依法行持,何患法之不验哉。故《天坛玉格》云:不行修鍊,将不附身。不漱华池。形还灭坏。火师又曰:凡受五雷大法,非上品仙官之职,不能悟此玄机。内则修鍊自己还丹,故外则馘邪治病。至人所述,非可诬也。是知非学法之为难,而澄心修鍊之为难,而得遇道之尤难也。余以夙幸,得奉冲科,徧参诸方,未尽其要。迂道过罗浮,访道于祖师翠虚真人,袖中出示此篇:可将云房急写,明日送来。念汝一生希道之心诚,慕道之志切。余遂写毕,归此于祖师之前,勤而翫诵。乃至汪真君以七十二句显述于其前,朱先生以万言发明于其后。凝神默想,超悟玄微。正所谓蕉花春风之机,梧桐秋雨之妙,碧潭夜月,青山暮云,微妙深玄,灿然明白。惟二宗师以方便心,流传后学,以慈悯心,救度羣品。使后学之士,得而翫之,自有悟入。如云开月皎,尘净鑑明,包诸幻而归真,总万法而归一。三元循于内,而神自朝元。依此而行,精思不怠,乘白云而归故里,端从此始矣。上清大洞宝箓南岳先生赤帝真人五雷副使知北极驱邪院事海琼白玉蟾序。

  火师汪真君雷霆奥旨

  冲虚通妙先生王文卿俊传上清三景法师朱执中惟一注

  昔日弃儒学庄老,坐断祝融九春草。

  真君姓汪,讳子华,字时美。于唐玄宗开元二年甲寅岁,降生于蔡州汝阳县。七岁能诵诗书,九岁通诸经大义,十三岁知天文地理之学,无不贯通。自谓取功名如拾芥。迨至年登四十,累入选场,三举不第,遂叹曰:年逾强仕不登仕版,何面目见知识朋友乎。于是弃儒笔砚,学老庄之道,求长生之衍,不求仕进于世间,而纯念希仙于帝乡矣。遂与颜真卿同师白云先生张约,再师赤城司马先生承桢,受清静之道。遇禄山之乱,弃家云游,参访道要于诸方。路经南岳,见峰峦耸拔,遂深入祝融峰下,结庵脩道,九年不下山。勤苦精脩,栖神遐远矣。颜真卿后亦得道。为卢杞所陷,奉使淮西,为李希烈所缢,遂药葬于蔡州。事定后,其子孙寻其墓迁葬焉,见真卿之尸如生,人皆以为尸解云。真君得道飞升之后,亦接引颜真卿居雷部,亦真君之力云。

  忽朝一日遇元君,授我清虚元上道。

  真君于祝融峰结庵脩道,已历九年。于宝应元年壬寅七月中元,紫虚元君幸南岳,考校生死,见真君勤苦精脩,下降其庵,授以道要。是时真君四十九岁。《内经》云:至道渺冥,人不易知。大法混合,人难造域。是以圣人将奥妙藏于经典,引物寓言,无非欲度其迷。盖道者,法之体,法者,道之用。体用兼全,二者同一。致令行之者于章奏则视之于虚元,于存想则视之为妄幻,故符水之效或迟或速,而鬼神之状半隐半显,与古人驱役鬼神,呼召雷雨者,岂可同日而语哉。抑传之不妙乎,抑修之不至乎,抑信之不笃乎。正一真人有云:人能六根清冷,方寸澄彻,久而行之,可以坐役鬼神,呼召风雨。只将此语细而味之,何符水之不灵,何鬼神之不显。今学法之士,不本乎道,不祖乎心,而以阶衔法职为美观,又以诸阶法书为多览,譬如万弩射一鹊也。行法之士,贵乎凝神。今者美观多览为炫耀,则神炁散矣,曾不若未行法者灵验之速哉。况又束参西究,不能无疑,朝作暮辍,岂能常应。今但专佩一箓,专受一职,专行一法,专判一司,行移文牒,专一咒一符,无往而不一。所以云:得一可以毕万。何息行法之不如古人。若能如是,非惟行法,已是契乎大道矣。

  脩持再历四七春,六贼三尸如电扫。

  身轻体健绿毛生,至此绝无饥渴恼。

  先圣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近取诸身,远取诸物,立为大道。以长生不死之意,以淑人心。其实道之与法,贯通一理。其始也,在乎阴阳五行,其终也归乎无极。后宗师再立一说,各执一见,所以众楚不可以齐。要在吾所遇所传如何耳。圣人故曰:采之药物,鍊以火侯,结以成丹,超凡入圣。所以取之内象之外而不求于外,所以无物无象者也。谓之先天一炁,混元之精,则是大而不可知之之谓神之意也。其体或聚或散,如轻烟薄雾然也。其象或有或无,如梦想泡影者也。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同体。往来今古,本无成坏。第以生死流转,情识起灭,如浮云之点太清,如黑云之荡大海。圣人悯世浇漓,诏人脩鍊,使从无入有,谓之成,以有归无,谓之了。其运用之要,有动之动,出于不动,有为之为,出于无为。不过鍊精成炁,鍊炁成神,鍊神合道而已。若有作用似无作用,归于静定,如龙养珠,如鸡抱卵,可以无心得,不用有心求,可以用心守,不可有心为。真君得此道要,再修持二十八年,丹成道备,阴阳升降,水火既济,三尸六贼俱屏迹远遁,身体皆生绿毛,而四大轻健,服元炁而腹不饥,咽真液而口不渴也。

  贞元五年月建寅,玉皇有敕赐飞升。

  瑶池沐浴锡宴罢,位证火师居雷霆。

  真君年七十有七,丹成道备,于贞元五年己巳岁正月七日。奉玉帝诏,赐真君飞升于祝融峰下。世人但见祥云瑞雾,弥满山谷,可远望而不可亲。南岳诸山,异香芬馥,七日不散。人皆见此异香真景不可诬。真君之上升也,瑶池沐浴既罢,蒙上帝赐以位号雷霆火师之称。夫火者,太阳为真火,居雷霆为阳火,居六丁为阴火。在世间者,只此三火。人身亦有三火焉:曰君火,曰相火,曰民火。夫民火上升,取肾火而生真水;肾水上升,交心液而生真炁。心火既旺,百脉流通。小则降魔除病,大则鍊质烧丹。用周天则火起焚身,勒阳关则还元鍊药。别九州之势,以养阳神,烧三尸之累,以除阴鬼。上行一撞三关,下行则消磨七魄。鍊精成炁,而轻举如飞;鍊炁成神,而脱胎如蜕,皆此火之功也。真君得此捷径,居于火部,宜哉。

  当时元君真的诀,但恨后世无人传。

  故将内旨显真奥,往往未免泄真玄。

  真君以方便心流传后学,以慈悯心救护羣品,故将当时元君所传妙道灵文,作此歌诀,显诸奥妙,开陈道要,谆谆教诲。夫大道至法,遇人不传,则失天宝,非人而传,则泄天宝。天涯海角,寻遍无人,不容轻泄,恐受天谴。深虑至道无传,大法湮没,故作玄机奥旨,盖将晓斯世而诏后学者也。

  玄机再泄真的诀,庶兔后学生疑心。

  正阳先生云:四大一身皆属阴,不知何处生阳精。但可就身中求,特寻身中一点阳精可也。然此阳精,在乎身中一窍之内,人不可得而猜度也。《内经》云:天谷元精,守之自真。言人上有天谷泥九,藏神之府也。天谷元宫,乃元神之室,灵性所存,是神之要。圣人测天地之要,知变化之源,神守玄宫,炁腾牝府,神交炁感,自然成真。故曰:谷神不死,是谓玄牝。非心非肾,非口非鼻,非脾非胃,非谷道,非膀胱,非丹田,非泥九。《黄庭经》云:前有生门,后有密户。盖婴儿未生之先,便有胞蒂。儿处母腹中,取炁于蒂,故母呼亦呼,母吸亦吸,饮食滋味,自此而入,正与密户相对。所谓玄牝者,世人不穷其根,不究其源,便以鼻为玄,以口为牝,以口鼻为玄牝,玄牝之门又何以名之。譬如铁匠家之炉鞴,玄宫者,即炉鞴中招风碎毛之上窍也;牝府者,即炉精中铁梗抽动招风之下窍也。以此观之,便觉分晓。世人不识根蒂,但寻枝摘叶,迷惑后人,致使道法愈疑愈降,异端并起,大失先师之本意也。故真君谆谆教诲,令后人心开悟解,不生疑惑,而先天一窍之玄机,尽漏泄矣。

  清心静坐致无为,先擦肾脸至华池,

  次擦涌泉降心火,兜擂丹田左右移。

  以法入道,故不难,以道求仙,亦甚易。故不难者,学道之人,学道不正。亦甚易者,求法不真。昔人隐形易貌,留形返魂,咒曰:刃禁毒出,钉丁自落。履火不焦,使水逆行,回风倒雨。结巾投地而倒走,盘带缀针而地行。瓜果结实于须臾,龙鱼遨游于顷刻。若此者,皆术数也,非法也。故人以冬至阳生之时,居静室之中,盘足正坐,闭目垂帘,冥心定息,住炁,舌拄上腭,先背手擦腰眼即肾俞十计数目,以降心火。神水升则口内津液涌溢甘香,心火降则一身俱煖,两足如汤。却以左手兜外肾,鼻吸清炁,送心火下丹田。复以左手摩擦脐轮下八十一遍,左右各换手摩擦三遍,乃想脐下如火轮炎炎,自觉丹田火炽,真炁充盈,颜色异常,形体坚固。久而行之,内可消百病,外可净妖魔。此因卫识法,因法知道。前贤皆云:水升火降,不肯明言其详。而世人亦不知要路,水从何升,火从何降,盲修瞎练,道法何由而成,须是借此以升降,方为有准。此亦旁门衍,度使后学,知水火之道路,若久久行之,自然纯熟,静坐存想,不待摩擦而水火自然升降。犹蹄者所以求兔,得兔而忘蹄;筌者所以在求鱼,得鱼而亡心筌,此之谓也。

  目想心存念真咒,手握雷局无令迟。

  变神召将一如故,虚书符命下丹基。

  古人目击道存,未语先会。盖在我已纯全璞玉,惟求巧任之定价。若泛泛无统,茫无所据,朝参黄,暮参李,今年学道,明年学法,今日勤,明日怠,若如是以寻真,政所谓自假不除,更求他真也。以信之一字为入道之阶,勤之一字为入道之本,以无之一字应物,以有之一字凝神。夫人之精神会心,聚于目。人之行持,先须想将吏服色,心一存想,则神合己身。次掐诀念咒,将吏无不降矣。变神之法,先飞斗一座盖身,次掐变神诀,存己身变成枯木,吸东方青一口,吹于身上,又吸南方火三口,混合于丹田。左右手握雷局摩腹三匝,左转,存丹田真火,肾水心火,自五脏而转,以雷局引出额上。次以左手剔离文,呵,发火遍烧为灰烬。又谄己巽,起巽风,自束南来吹荡灰烬,中有一点火光,渐渐大如圆镜,见自己一灵真性在镜光中。吸金光一口,吹身上,渐渐长大,出四兽围绕。却变神,念咒:

  五雷神将化千真,吾令弟子合真形。

  太上金口相传授,教吾身外更生身。

  双手飞阴阳斗,向额上飞出盖身。又脊想一符使从天门金光中捧一金牌,上有金书七字□灵□毫光万丈。以左手金牌诀,捧上自己额前,念精浇离火敕咒。存金光中有一人人首蛇身,自天而下,直入己身,缠绕身体,讫。存我身即是天皇大帝。却召使者,念斩勘雷公咒、玉清命令咒,剔诀,再念五雷使者号、雷公咒。

  五星光芒照下垂,照彻五脏如琉璃。

  五辰行事诀云:太乙真人招五辰洞照法,先存五星在天五方,如车轮,光芒下照兆身。却见北方水星降黑光入帝乡玄官,在人脐中直入一寸三分。南方火星降赤金光入玉门华房,在发际一寸五分。西方金星降白光入玉珰紫阙,左右目后。东方木星降青金光入渊阙珠台,左右耳后。中央土星降黄金光无入金室长谷,鼻下人中也。并讫。叩齿三通,毓叫津三口,念高元紫阙咒,咒毕,见星光自各宫直入,吸咽津,送下五脏内。见五脏五色光无上冲,与星光交射,通明如五色琉璃之状。念五星开通咒、赤鸦咒,念毕,剔斗一座直冲开巽门。存雷令使者自巽官而出,急吸入心中再念三段咒毕,再运光吸入心中。存雷令使者归丹田,合肾运起,吹出香烟上,化成小欻火相,手执五方旗,分明如对。再念天清地宁咒,毕,祝白事意。若混鍊,则以舌拄上,虚书使者符,如法作用讫,猛吸清一口,和津液送下丹田。却念太上符命降付黄庭咒,存使者直下丹田而入五脏中。却念主副二帅枢机二台总咒。

  全收罡在腹内,右取结璘左郁仪。

  月月常加戌,时时见破军。天呈前一位,誓愿不传人。假如五月五日午时,月建在午,以戌加午上顺行,数至寅上见午,见天歪坐鬼户,却取中官。故《玉枢经》云:雷城十二门,并随天歪之所指。罡星指丑,其身在未,所指者吉,所在者凶是也。今取申官者,取其煞也。几取罡,则存想天呈三头九目,目出九色光,左手握斗诀,右手握剑,剑上火焱身着白鴈花袍,风带跣足,存见分明,念天帝释帝咒,以鼻引口吸天目中光,密念天罡欻吸摄欻吸天罡摄合明天帝日咒毕,出,以本方本时出之。次取太阳,念日魂咒,毕,存见太阳圆形方景,紫光九芒,下降至左目,右转九匝,以鼻吸之。次取太阴炁,念月魄咒,毕,存见太阴方形圆景,白光十芒,垂降于右目,左转十匝以鼻吸之。俱以本宫本炁本字出之。夫天罡二曜者,且如望后而吸炁,自谓曲尽其妙,譬如人之分灯觅火,须藉以薪烛,今且直面吸之,可乎。况三明丽天之而不相类。求日有郁仪二十四字,以致洞明黄景,月有结璘二十四字,以招石景飞根。取罡炁以□□□□□□□,用七字召之斗光,引类太虚,正犹方诸阳燧之取水火也。能知是道,则可以坐致明霞于冲炁之内,又何必拘历算置度分之虑于渺邈乎。

  东方青华如翠芝,左有魔蒋应春时。

  东方青华,木也。其色青,其应春,其藏肝,居于左胁内,有魔明神蒋刚轮,乃东方枢机二将也。念东方雷神咒以召之。见二将自肝中乘青炁而上雷城,点兵讫,上入神霄府,面朝真王,毕,直下黄庭混合。默念唵□噜呢啼□婆诃。

  南方赤炁生于离,上运烈壁居丹墀。

  南方赤炁,火也。其色赤,其应夏,其藏心,居于上内,有烈煞神壁机先,乃南方枢机二将也。念南方雷神咒以召之。存二帅自心中乘赤炁而上雷城,点兵讫,上入神霄府面朝真王,毕,直下黄庭混合。默念唵□嚓哪囉□□婆诃

  西方白炁如凝脂,右生赫华当秋期。

  西方白炁,金也。其色白,其应秋,其藏肺,居于右胁内。有赫猛林,华文通,乃西方枢机二将也。念西方雷神咒以召之。存二帅自肺中乘白云而上雷城,点兵讫,上入神霄府面朝真王,毕,直下黄庭混合。默念唵□□□□诃。北方黑炁如云翳,下有焜雷入泉池。

  北方黑炁,水也。其色黑,其应冬,其藏肾,居于下内,有焜电神雷压,乃北方枢机二将也。念北方雷神咒以召之。存二师自肾中乘黑云而上雷城,点兵讫,上入神霄府面朝真王,毕,直下黄庭混合。默念唵□□□□娑诃。

  中运黄云载恶陈,五云混合降黄庭。

  中央黄炁,土也。其色黄,其应四季,其藏脾,居于中内。有恶轰神陈石,乃中央枢机二将也。念中央雷神咒以召之。存二将自脾中乘黄云而上雷城,点兵讫,上入神霄府面朝真王,毕,直下黄庭混合。默念唵哦□□□□娑诃。

  阳日当尅阴当生,各分日辰念青巾。

  且如甲子属阳,纳音金,金尅木,用西方将先入东。木尅土,东方将入中央。土尅水,中央将入北方。水尅火,北方将入南方。火尅金,南方将入西方。尅将准此为何。且如乙丑日纳音属金,金生水,西方将先入北方。水生木,北方将入东方。木生火,东方将入南方。火生土,南方将入中央。土生金,中央将入西方。生将准此为例。却混合,念青帝之巾咒,至土星为极。咒毕,存五星光照,阴阳雷神俱入心中点视。

  五云靉靆如屯兵,点兵集将入雷城。

  入道以调心为要,以精思为妙。调心是把捉,精思是存想。把捉者,或念头一起,急当谓伏。精思者,存我之神,想我之身。有物可以存,谓之真想;无物以强存,谓之妄想。凝一神而万神俱凝,聚一炁而万炁俱聚。真妄本空,逆顺俱寂,三际圆通,一灵晃耀。此乃把捉调心之要也。一念动则万念悉起,一窍开则九窍俱开。此无他,以神驭炁之道也。念起念灭,皆从此心。今者雷城不过在心中,召集雷神了毕,皆入心中点视,讫则五方将吏,各乘云靉靆,如屯兵马。

  上入神霄朝帝君,复以都大混其形。

  神霄府乃真王所治,在于东南之位。其卿师使相、赞辅玄化,《雷霆玉经》言之详矣:在人身言之,其府在于心肝之间,乃胆宫是也。胆有翠阿丹井之名,又曰醴泉玉池,中藏其精三合。所以脍附肝者,肝属木,乃青龙也。非此水养之,何以能生。龙性多怒,怒则摧山破石,肝主怒故也。堪笑今人打龙潭者,不能搅动自家龙潭,外间如何得应。虽上帝命,亦不得动之也。凡打龙潭,必须作用激动肝罡,然后步飞龙吸水罡,入罡中行配依法,用□星指激龙潭必所在,却念召龙咒,讫,喝云:五方行雨龙王,直季行雨龙王,今奉太上符命,所指某处,潭洞龙神急速大降甘雨,以济焦枯,不得时刻违滞。以此行持,则无不验矣。

  夹脊双关入昆仑,衔花白鹿走如云。

  取花骑鹿踏云去,霍地牛车前面迎。

  此即三花聚顶,五炁朝元法也。存神毕,侯息出入均调,以舌先倒卷定舌根两窍,闭息,觉丹田火炽,精神炁皆聚合,却微微升上胁腹。其五方云无,自尾间穴升上此穴,名曰下关。升之甚易,故以羊车运之。至夹脊,名曰中关,升之微难,故以鹿车运之。上至脑,名曰上关,非用力则不能透此关,非假牛车大力,则不能升此也。故曰取花骑鹿踏云去,霍地牛车前面迎是也。又名河车搬负正炁,运我元阳。故曰泝流一直上蓬莱,散作甘泉遍九垓。从此丹田沾润泽,黄芽徧地一齐开。今人行祈祷,无此内功,安得感应。至此却须令人在门外防人冲突,及猫犬惊触。仍于坐前横一凡#1,忽然觉真炁上冲,身体渐大,精神腾几,渐见屋宇人物山河草木,并不认为已物,直须闭目闭炁,发三昧火烧身,恐入魔境。凡行法有魔障者,往往皆堕此境。如手足皆不知所在,急以手按几上,静定少时,此真境界现前也。妙处言不能尽其意。学人至此,见内境,方自知之。

  五方将吏九关下,金钟玉磬何玲玲。

  以东魂之木,西魄之金,南城之火,北津之水,中意之土,是谓钻簇五行。以含眼光,凝耳韵,调鼻息,缄口炁,是谓和合四象。夫眼不视而魂在肝,耳不闻而精在肾,口不开而神在心,鼻不息而魄在肺,四肢不动而意在脾,故曰五炁朝元。以精化炁,以炁化神,以神化虚,故曰三花聚顶。五方将史,即精神魂魄意相与混融,化而为一,自夹脊双关而直上泥九天门也。天门九重,故曰九关,万神守之。人能搬运正炁至此,则耳内闻笙簧钟磬丝竹之音,学人急当闭而凝韵,恐亦堕于魔境也。

  入到泥丸朝元神,即是先天金阙身。

  左眉上三寸为明堂官,又入一寸为流珠官,又入一寸为极真官。中自鼻而上,至眉间入三寸为天皇官,又入一寸为玉帝官,为上丹田。右眉上入三寸为玄丹宫,又一寸为洞房宫。故正阳真人曰:玉清、上清、太清大元大质者,盖大道有无之相生而立天地之基也。以人身言之,则三清者,父母之精炁神聚而为胎也。精血之为表,炁神之为裹,如天地之清浊者焉。人能以龙虎交媾而结内丹,三百日而精炁生,鍊就阳神,始在黄庭之境,次居内院之中,终出天门之外。此言为之三清也。故老子曰:不顾自家三清,何劳上望于渺邈也。今人飞章谒帝者,但不过对本宣科而已,安能有内鍊工夫,而取报应于顷刻。盖飞章谒帝之道,亦不离于豁落罡也。始则步开干罡,以奉告于宗师,次则步破巽罡,以召将吏。将史既集,然后步豁落罡,以飞元神,搬五炁而入泥丸。入泥丸之道,自黄赤二道而入。黄赤二道者,日月之道路也。只在取用,何谓刚风浩炁。自家之息不能闭,安能制伏外间刚风浩炁也。告斗灌斗之法,三天之下,星辰居焉。故左目为贵狼,右目为巨门;左鼻孔为禄存,右鼻孔为文曲;左耳为康贞,右耳为武曲;口为破军,舌为左辅,喉为右弼。所以辅弼为喉舌之司,此二神专管奏告于七星宫府也。所以行告斗之法,取北方黑炁,同罡炁冲激。闭目定炁,片饷,念灌斗咒,然后则见外间之斗有无云炁,如何方可取,晴雨之有无报应也。行雷法之士,不知此道,何能运雷霆于掌上,聚风云于目前。则知元神即金阙之身也。

  须臾帝敕付太乙,各付水火鍊其神。

  存五方将吏俱至泥丸,朝见玉帝,蒙付以一敕字于太乙宫,即明堂宫是也。付水火鍊神法。念阴灵阴灵咒,以左手飞南斗一座布地上,化为火沼,以剑诀划离卦于斗口中。次布五火字于 卦之五方,念云:东方青焰之风,内藏三昧真火。寅文剔出。南方赤焰之风,内藏三昧真火。卯文剔出。西方白焰之风,内藏三昧真火。辰文剔出。北方黑焰之风,内藏三昧真火。巳文剔出。中央黄焰之风,内藏三昧真火。午文剔出。存卦爻如金光烁烁,四方火炁炎炎。再以剑诀虚书焕辉炳燿炜煌煓八字取南方火炁,呵在字上,密念郁离真九遍。再念郁离之精咒,毕,取左宫太阳炁呵布,存为火府,喝云:谨请张使者,引领五方枢机两司雷神,入于阳明炬赫之宫受鍊。存五方将吏,各各入于火府受鍊。存见炎炎烈火,亘天亘地,烜赫通明。念真王有命咒,毕,以右手飞北斗一座布地上,化为水池,以剑诀划坎卦于斗口中。次布五水字于 卦之五方,念云:东方青温之炁,内藏真一之水。申文剔出。南方赤瀑之炁,内藏真一之水。酉文剔出。西方白杳之炁,内藏真一之水。或文剔出。北方玄溟之炁,内藏真一之水。亥文剔出。中央金母之炁,内藏真一之水。子文剔出。存卦爻如金色莹彻,水炁弥漫。再以剑诀虚书混溟滓海渥泩八字,取北方水炁吹在字上。密念结坎亨十徧。再念江河淮济咒,毕,取右宫太阴炁吹布,存为水府,喝云:谨请张使者,引领五方枢机二司雷神,入于重阴黑煞之官濯质。存见水炁蒙蒙,亘天亘地,泓澄莹彻。念五雷大神赫赫震呜咒,毕。次存水火交鍊,念南爓咒、获无咒各八徧。作用既毕,如欲行用,即布斗步罡,激发五方雷神。如不行用之时,即以黍米悬空法,收归身矣。如行飞用帝咒宣,斗罡激发令冲天。如欲祈祷,其妙用在罡黑激起斗杓,冲起五方雷神将吏入于室中。祈晴云:扇开云翳。祈雨云:布降甘霖。却念:雷神雷神,受命于帝,卑职于天。风火之祖,雨泽之源。九丑聚集,六波临轩。祈晴云:飞风迅速,急召韦仙。祈雨云:倾河倒海,齐召斗仙。下济道法,神印自然。大震霹雳,速至坛前。玉清口敕。存三天内讳霐三字三官,急传五方真炁,存见合明天帝日五字:雷公速起。至此便起身,存空中雷神与己身雷神合而为一。存斗星光芒下应在地。次见五星光芒照彻己身。却步五步罡,祈晴用水火金木土,祈雨用木火土金水。次步第二罡,祈晴云风云雷电雨。又步第三罡,云天神龙水社。步第三罡毕,急转身,步三才罡,回入斗口中。

  右步罡讫,回身入斗口中,以双手握雷局掇起,打发罡斗直射传音方上,却念吾奉帝敕,敕召五雷咒。

  故步罡诀曰:巫步多,禹步少。惟五步能合五行,久久升举者是也。大率步多以五步推五行之妙法。次则步风云雷雨电以混,之后以天神龙水社激起。步罡之妙,无瑜此者。譬如犬之伏蛇,进五步,退七步,及至蛇伏,然后害之。描之伏鼠,亦如之。八门遁甲,隐身遁形之道也。物尚如此,人胡不然。哀哉。

  如不行持用悬珠,再归天目入虚元。

  帝旨传官归五藏,黍珠勃勃入无余。

  如每日无事,不行用鍊将。至此鍊度将吏毕,却念归心咒,取金光炁布五方将吏,毕,却诵经咒,回向,吸引五方将吏自百花桥舌也。直上泥九,朝谒玉帝。以指书一○字,密念雷穴风锥咒二十句,每句一笔。存玉帝悬此一玉字如黍珠在空玄中,诸司将吏俱入黍珠之中。猛用津液咽下,归于中丹田,静坐片时。

  却念归雷真叹诀,十二阑干无限月。

  又如春睡方赠腾,妙处岂容人会得。

  次默念归雷咒、归魂咒,存诸雷神将史悉归虚元矣。学人修鍊至此,泥九风生,绛宫月皎,丹田火炽,欲海波澄,夹脊如车轮之转,四肢如山石之重,毛窍如浴之方起,骨脉如睡之正酣,精神如夫妇之欢合,魂魄如子母之留恋,此乃真境界也。以法度鍊之,则聚而不散。以斤两鍊之,则结而愈坚。魂藏魄灭,精结神凝,一意冲和,肌肤爽透,随日随时,渐凝渐结,无质生质,结成圣胎矣。至此妙处,他人安得而知会耶。学人如见面前白光如镜,大急收光,念玉华帝子咒,毕,而韬光隐迹焉。

  若能依法去行持,万万之中无一失。

  古人但云鍊将,而不自知。所以鍊此,皆雷法玄妙难明,至于道,至于法,二者相为表裹。学人若能依此上法行持,则万无一失矣。

  变神咒

  晶浇离火赤,三阳现五明。万神闻吾召,分身速现形。天皇真人速降真身。疾。

  召使者咒

  斩勘雷公,盟威青童。巽宫布令,运神归东。叱叱一怒,山石奔洪。横身鼓舞,四目老访。擒龙掣电,威盖九重,巽宫使者,刚轮运风。太华典者,机先御凶。山雷文通,拔树摧锋。壬癸雷压,斩妖擒龙。土雷陈硕,伐恶威雄。周天大火,炎炎烈烘。何神不伏,何鬼不从。逆吾者死,顺吾者丰。北灵黑历,九丑紫童。风伯雨师,社雷饮虹。太乙符命,万鬼无踪。五方使者,来往如风。速临坛下,大逞神通。闻吾一召,速出巽宫。急急如神霄真王勑太乙元君令。

  玉清命令,勑尔众神。雷霆大将,欻火飞神。煞文。五雷猛吏,汉臣威光。丑文。雷公赫冲,寅。风伯道彰。巳。雨师何清,亥。电母文英。申。蛮雷使者,东方魔明。卯。南方烈煞,臣光大神。午。西方赫猛,火堵之精。酉。北方焜电,黑犬之神。子。中央使者,恶轰大神。中。历赫炎烈,□黑倾云。九州社令,大布威灵。飞天火帅,统摄天丁。黑云靉靆,百万步兵。欻承天令,收摄邪精。翻天复地,雷电轰轰。上彻太极,下至幽冥。神光电目,子细搜寻。千千截首,万万剪形。敢不从命,粉骨碎身。吾奉玉清真王勑摄。

  五雷使者号雷公,灵神威猛大英雄。韬藏山林入古庙,或效死而立大功。兴云致雨于顷刻,乘云驾雾斩蛟龙。吾今召汝降坛所,分明报应起雷风。急急如九天雷祖大帝律令。

  高元紫阙,中有五神。宝耀敕辉,放光冲门。精气积生,化为老人。青巾素容,赤帔绛裙。左带流铃,右带虎兵。手把天罡,散形飞神。足蹑华盖,吐芒鍊身。三景保守,令我修真。养魂制魄,乘飚飞仙。五星开通,六合紫房。回光隐遁,豁落七星。玄文变一,成神生魂。急急如律令。

  赤鸦咒

  赤鸦赤鸦,风火之车。雷中乌鬼,云外夜叉。受命黑冲,禀令丹霞。速来报应,呼风哑□。霞霞霞霞,丫丫伽伽。屈律巴急,霹雳多毗。眉伽伽华,叉役律巴。瓜瓜哑哑,急急瓜瓜。丫丫哑。一如祖师子华真君所告。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5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