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书符念咒,笑杀世人。

  枉自书符念咒,徒泥纸上玄文,不知身中造化。譬如爆竹,无火何以致响。达人智士,咸笑此人不知道法之妙,徒事朱墨,欲其灵验,其可得乎。

  天地人物,

  天地人物,无非阴阳生育。人与天地均体同炁,是可以参天地而赞化育也。

  一炁相感,

  天以炁下修,地以炁上升。人之呼吸,同天地之升降。

  古今圣贤,

  自古至今得道贤圣,无非内积阴功,外修实行,方证仙阶。

  一理贯通。

  此理人人具足,箇箇圆成。特患不能行尔。古云:勤而不遇,终遇至人。遇而不勤,终为下鬼。

  茫茫九州,四方万里,

  茫茫九州之远,孰得而穷焉。四方动辄万里,何处寻觅真师。弟子寻师难,师寻弟子尤难。常云:寻箇好心人难得。

  何处寻师,不如求己。

  吾身之中,自有天地。神炁之外,更无雷霆。若向外求,划蛇添足,乃舍源求流,弃本逐末也。反求诸己,清静无为,顺神养炁,何患道不完,法不灵耶。

  掌上玄机,

  人能明此歌中妙用,真是干坤归掌内,晴雨不由天。

  胸中奥旨。

  胸藏奥妙之机,应变无穷,即此歌中之旨。

  勉乎好学,吾言毕矣。

  后进好学之士,依此操修,幸勿生疑。此言央不误人,何处别去寻求。非人勿示。会得箇中之意,得真传者,莫非宿幸。得之而不修者,乃自暴自弃也。得之而自信不及,不能行者,无他,乃宿世恶业之深。急宜速修,把此心一旦改了,无不成就也。如得此文而不行,即系窥窃道法,其罪尤甚,勉之。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竟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一

  虚靖天师破妄章

  道生天地

  混沌未分先有道,道无形色亦无情。

  自然化育生天地,天道轻清地道宁。

  天地生人

  道生天地始无名,分别阴阳立五行。

  人位其中灵万物,又从天地道生成。

  人禀阴阳

  三才天地人同炁,人禀先天一炁灵。

  一炁具身名日道,感通天地及神明。

  一炁生三

  一真真外更无真,祖炁通灵具此身。

  道一生三生妙用,元精元炁与元神。

  人身三宝

  元精元炁与元神,三者无形亦有形。

  运用得传真可见,光明无极是分明。

  一炁相关

  雷乃先天炁化成,诸天先圣总同真。

  我身一炁相关合,同祖同宗贴骨亲。

  以心合神

  真心动处合雷机,神合神兮妙更奇。

  只此更无差别处,如磁吸铁不相违。

  法即是心

  此心心外更无法,咒诀符图妙合心。

  心合将灵为妙用,灵光一点便为灵。

  神可通天

  元神直捧一封书,一道寒光射太虚。

  俓达玉京金阙去,玄恩星火下天衢。

  呼天叱吃

  叱咤望空将令打,不识元神召使者。

  天高星远岂能闻,从他之乎并者也。

  金光召雷

  金光烁烁照雷城,百万雷兵禀令行。

  不用符图并咒诀,旱天能雨雨能晴。

  妄想行持

  不悟阴阳阖辟机,想存作用总成癡。

  雷符烧尽千千纸,雨泽何曾一点施。

  真念降魔

  降魔何处是工夫,中有元神静定居。

  慧剑挥时神鬼伏,便教祸害自消除。

  心妄鬼欺

  妄念纷纷且失真,符图咒诀费精神。

  鬼神一见嬉嬉笑,打石抛砖更害人。

  祖炁阳精

  先天祖炁至阳精,鍊尽阴魂一性灵。

  九转玄功成顷刻,阴阳交姤结胎婴。

  辩真阴阳

  真阴真阳既不识,水可浴兮火可炙。

  灵光一点不分明,受度亡魂有何益。

  南昌非心

  玄关一窍有阴阳,心肾元非水火乡。

  寄语鍊师高着眼,莫将心府作南昌。

  普度有法

  普度工夫又不同,金光烁烁照罗酆。

  黍珠一颗空悬处,太极还归无极中。

  取炁不同

  味却自家元黑主,妄想天罡对空取。

  恰似骑牛去觅牛,此等之人何足语。

  不识元神

  召将先轰令一声,令声惊起我雷神。

  缘何不见元神面,只为元神昧本真。

  印须心印

  心印相传付有缘,今人刊木不知玄。

  祖师心印相同处,颗颗光明彻九天。

  灵光一点

  书符道妙起工夫,委聚毫端篆作符。

  著相思为并咒诀,得来只是墨和朱。

  先天字号

  号头用处须天篆,元是皇人按笔书。

  仓颉后天尘世字,用之总是惑迷愚。

  妄想阴阳

  阴阳吞啖运符中,心肾盈虚黑与红。

  一箇干坤如许大,这些伎俩岂能通。

  肾中一点

  两肾中间一点明,癡人守此欲通神。

  谁知此处皆阴炁,若比阳晶隔万程。

  心下元神

  人言心下一包空,精炁元神聚此中。

  何事癡人容易惑,盖缘不识主人翁。

  胆非雷府

  妄将胆府作雷霆,努努膨膨起震惊。

  击破琉璃瓶子后,何曾闻得有雷声。

  误指雷霆

  一阳生处地雷复,外肾应非雷所居。

  秽浊圣贤难忏悔,将来必定受雷诛。

  七事纯阴

  心肝脾肺肾胆府,嘘呵呬唏呼吸取。

  父母后生阴浊炁,如何可以祈晴雨。

  不辩真阳

  涕唾精津炁血液,七件皆阴总无益。

  身中只有一阴阳,江湖多少无人识。

  秽炁触真

  有言脐下寸三分,作用金光此处存。

  岂识此中阴浊炁,运成秽浊不堪闻。

  似是而非

  妄言一窍在眉心,直入三分可许深。

  误杀世人真可笑,如将蝓石作黄金。

  错认后天

  脐输后与肾相连,两处空空总后天。

  若问先天玄妙处,除非得遇至人传。

  雷动无时

  动雷有用雷霆杀,又等停星日月时。

  如此天机容易测,雨旸何用法来祈。

  邪能惑正

  几多道眼不能明,役将祛神辄现形。

  只为身中无主宰,阴魂假讬姓名灵。

  当明真要

  一员神将数阶法,都是宗师撰造成。

  更过数年都是假,行符咒水岂能灵。

  作用两符

  道法难忘咒与符,必须道妙两相符。

  先天道妙工夫到,咒诀符图可有无。

  道本法体

  法行大道合先天,阮诀符图总是玄。

  至道杳然无所得,符图咒诀也徒然。

  万法归一

  道生于一复何疑,可以无为可有为。

  万法本来归一处,何分正一与清微。

  造化在我

  本质虽殊炁不殊,当于亲处下工夫。

  人身大抵同天地,造化阴阳总属吾。

  兀坐顽空

  无心兀兀坐多年,将谓神仙已有缘。

  不解龙吟并虎啸,但知枯坐也徒然。

  三教一理

  滞货西天卖不行,挈来东土诳羣生。

  些儿家丑都扬尽,堪笑时人无眼睛。

  符中妙用

  顽石中空藏白玉,纵然见得光生目。

  太阴元是太阳精,初八上弦圆十六。

  因玄生谤

  本为同门共指迷,上根一览悟玄微。

  若将此向愚癡说,生谤生嗔总是非。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一竟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二

  雷霆默朝内旨

  舌拄上腭目视顶,

  舌者,心也,性也,神也,火也。属南方巳午朱雀,其色赤,号赤龙。能卷华池之水上升,如春令行雨之状。池水枯燥,则肾水不升,祈雨则无应矣。灌注泥丸,万神朝拱。拄于上腭,乃金桥,引神上谒帝阙,心之巧,能摄情归性,以阴复阳也。《参同契》云:金来归性初,始得称还丹。泥丸乃万神之府,舌为火官,应心。心乃北斗。面南看斗口在心,五为康贞,居两眉中,乃天罡也。合左日右月,作用三光,吞啗交滚于眉中,两目倒插,回光下照中宫。良久,复归两肾,凝神聚炁。然破军星上指顶心,则一五七,直如笔,直射入泥丸。法师两目上视顶中亦然。再吸两肾日月之光,复升至两目,合光上朝泥丸。即默朝上帝之法也。后升夹脊双关,次降前面双目眉中天罡三光,下照玄关。左肾离日,右肾坎月。月中干金而生白光,金乃月华也。月华者,坎戊月精。月精者,干金也。金乃阳龙也。阳龙者即元精也。元精者,老龙也。潭底老龙眠不稳,翻身飞上九天来,即自己之亨轰也。左肾离日,日乃场中之阴也。阴内涵乎坤土,坤土居乎艮山。艮山之下,水泉出也。是乃阳中生乎真水。真水者,本性也,神也,命也,慧也。慧中生智,智水属乎瞳人也。左肾生南斗,右肾生北斗,二斗交互于天河之中,两目闪动,则神光俱朝泥丸矣。

  闭户澄心神息定。

  闭户者,塞乎地轴,谷道也。地轴一闭,则两肾才升。地轴者,坎内之干金,坤六之土,藏乎纯干。两肾之中藏乎南斗,横跨腰间。南极入地三十六度,去地之半。地盘在北,天盘在南。南之六星,涵乎水火之精,故曰主,南极老人曰寿也,魑星居右肾,辅命门之真火也。□星辅左肾,离内生真水也。水乃河图生成之数也,火乃洛书之成数也。水中有真火,火中有真水。肾之涵乎天一之炁,炁之付物为命。命生乎性,性牌乎命。澄而静也。静者,水也。如溟津鸿蒙未判之先,太极未萌,鬼神莫测;太极已判,鬼神已知。神乃往矣,性乃注矣。澄则天无浮翳,四炁朗清。收亲#1反听,水火相交,神凝息住。息住则反听于心,己自正,心自定。注意规中,则宇泰定,发乎天光。

  锁兑含流合正源,

  兑者,口也。锁则上下唇齿相合,七窍紧闭。《参同契》云:上闭则称有,下闭则称无。九窍闭塞,炁息往来,水火升降不绝。左窍升至舌下则为玄,右窍升至舌下则为膺。华池之液如涌泉,用赤龙搅动,上灌泥丸,两目神光直冲脑宫,入三寸曰明堂,则昆仑顶上筑雷坛。合者,合两肾之中真水真火,前后升降,坎内之真阳,离中之真阴,往来不绝。日乌月兔,上朝昆仑。合同两肾之金液,同升至牛车之大关。正源者,一脉而分两泓也。

  鼻引清炁持金井。

  鼻者肺之候,属金。金之炁稍清。金生水,水生天一之晶。天一之炁,乃阴中阳也。炁属先天,至清至洁,通乎玄牝。玄牝得天地正中之炁,不上不下,孕育一身之主宰。鼻左属玄,应乎左肾之离日红炁,上升泥丸,右肾之坎月黑炁,上升泥九。泥丸,鼻引先天清黑,同己身两目神光,回送玄关。玄关即金井也。先天之祖炁,至纯至一,至清至洁,而无间杂。鼻右属膺,膺属阴。阴中之阳,上贯泥丸,下通玄牝,二界周流,往来不绝。凡书符,鼻引先天之清炁,冲乎玄关,上下关闭至密,口鼻吐金光之炁射于符上,用之无有不应。

  三宫升降往来频,

  肾之中是为初官,乃初关也。即羊车之地。微微用力,眼瞪肩耸,其法即至,是为初关也。真人以息为踵,踵者脚跟也。将此以闭其谷道,则地根断绝。鼻引清炁,缩谷道,即地轴也。尾闾者,尸以为轮。轮乃神马,飞跃至脐,绕动升腾,变化不可测也。先天后天,浑沌无形之先不可得而名状焉。夹脊两条路,水火皆通透,若人晓此理,便是神仙徒。其法至简至易,虽愚夫愚妇,得此行之,立可超凡入圣矣。

  采铅之法,升至中关,乃二宫也。又为中关也。号绛宫。先来纯碧遇红绛之炁,恰似囊裹朱砂,通明莹彻,祥云瑞气,神随炁至,炁随神行。凝鍊片时,光明赫奕。是为鹿车也。鹿者,斑班之色,即有变态也。良久运行,至辘轳关转轴也。虽用大牛车过关也,为上宫,即三关三宫也。至此方为斩关夺门之将,实为奇特。迎至入脑中三寸曰明堂,万神朝会拱帝之所。干宫交姤罢,一点落黄庭。斯言至矣。

  高功拜章上表达词,未有不遵此理。内丹之诀其斯之谓欤。可不谨欤。上天之载,无声无臭,祕在紫微上宫,依玄科四万劫一传。得之者毋视轻言,漏之者风刀考身,永为下鬼,非言语形容所可得而尽也。

  明珠飞入昆仑顶。

  明珠者,一身之至宝,父母未生之前亦无添,既生之后亦无减。其理至纯洁,至一清纯。纯乎天理,故曰天命之谓性。性者,刚健中正而无偏斜,得天理之至中。理者,性也。性生火也,火生神也。神生元精。元精者,阳龙也。阳龙能升腾变化,不可得而测也。初九,潜龙勿用,藏在坤土之下。因夜半子初,一阳才动,渐升九二,见龙在田。阳炁已升,盎然春色,百节调畅。九三,终日乾乾,利见大人。则君南面正心而立,百僚羣臣无不尊敬。九四,亨轰雷起,陆云行雨,施遍山川。当是时,施其令也,行其功也。九五,飞龙在天,万神朝拱,会诸天,尽临轩,凝神入定,朝谒上帝。听声察色,观复至静,金光辉映,交复道前,无不周遍,雨众妙花,自有佳报。

  撒开金锁火龙飞,

  闭兑塞户者,兑为口唇,户为谷道也。上闭则降,下闭则升。须要踵以息,鼻吸清炁,闭九窍,令炁无所容。开玄膺二户,两泓中白炁过脐成成□成□成□,撤开两肾真阳之气,上升腾腾,而至关户为之干,阖户谓之坤。干一纯金,坤八纯汞。汞即性,性即阳炁也,神也。金生铅,铅生液,成丹也。丹内一干,纯乎先天之火龙也。古云:潜龙飞跃尽由心。心动则真液逆流三关,上通天衢。又云:掣开三八黄金锁,无限虚皇在上头。三八者,二十四节脊骨也。傍有水火之衢,上升灌顶,行车运水之功。逆至黄河,则满顶满眼,四大俱重矣。则元阳通畅,二炁往来,百节尽苏,精神顿长,目如电光,顶如千石。

  希夷养就醍醐饮。

  希夷者,虚无自然之宝也,父母之元气。元气者,至清至纯,不可得而尽言也。希者,至少也。夷者,平也,养也。积成其妙,养就纯一,性也,炁也,理也。积精养炁以成真。修行之士,神炁内守,道德内充,精神怡悦。探药之诀,牙闭目合,紧固握拳,俯伏于胸,则先天之药不待升而自升,既升则关节自苏矣。夹脊重如车轮,淫淫摇动,风雨骤至,如浴之方起。

  烹精鍊液过宝台,

  烹者,扇动也。鍊者,火也。扇动其真液至眉间,得阳炁掣来,金液自然流通。徐徐而至牙颊,流灌绛宫,取坎填离之象也。烁去离宫纯阴之血,以真阳填塞,成乎干健之体也。非纯阳之火,安能洗涤。血者,至阴之质。以阳烁尽,日渐亏乏。若不鍊之,则阴炁愈盛,精华减半,夜则贪睡,睡则纯阴之象也。过宝台者,喉脘十二层,应十二月之象也。金液至脘,则楼前黄华翠竹,深可观也。

  玉堂景景添真境。

  玉堂者,心之上。上至重楼十二管也。真信一至,则重楼显颢如流水之声,流入玉关,降迭土釜。上釜者,炉也。炉者地上顿鼎,上圆下方,圆象天,方象地。刀圭入口,白日而生羽翰。但要火候,煖鍊三百日,水升火降,周流不绝,无一刻间断。每月有进阳火多,阴水少,有阴水多,阳火少。

  有人遇此会修行,

  智遇于师,方许传受。智与师齐,减师半德。修鍊之士,阴功八百,行满三千,平日操存,方许进修。超脱玄祖宗亲,方可修道。直超圆觉,方证金仙,逍遥蓬岛,去来自在,与世无拘也。

  功成自有天书请。

  上士闻之,升为仙官;中士闻之,在世长年;下士得之,则为鬼官。累劫修来,功成行满,则位证金仙,三官五帝考绩功勳,明载天律,得之者毋视虚文,舍自己。能操修,功力重,阴骘厚,则自有天诏来迎。某因观默朝上帝祕诀,馒饶笔舌,漏泄玄机,恐招天谴。但黍米珠一事,非言语笔舌形容之可传也。不可以有心守,不可以无心求。有心守之,终莫之有。无心求之,愈见其无。劝君今日默如愚,自把元神裹面居。息往息来无间断,金胎成就返元初。噫。学仙之道岂易言也哉。三教圣人未有不遵此理。修之者多,成之者寡。孔子五十而学易,易者,性命之书,彖象系阴阳之变迁。孔子问礼于老聃,礼者,火也。专问火候之事,归根复命之道,修其天年。虽圣人犹且谦恭卑下,请事斯美矣。道高德重,方可承机。可不重乎,可不祕乎。如视之轻典,泄之于俗子,必受天谴也。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二竟

  #1‘亲’,当作‘视’。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三

  天书雷篆上

  太极冲应仙翁葛玄传集

  师曰:二五之妙,合而成人成物,三五之妙,运而为雷为霆。神鬼神帝,所以参天地,赞化育。阳雷阴霆,所以彰天威,发道用。阴阳之道,恍惚杳冥,虽若有殊,而其赏善罚恶,分毫无爽。上古大朴未散,民淳俗厚,结绳而治,典籍罔考。中古之世,风气渐开,淳醨朴散,造书契以代结绳。黄帝命仓颉仰观日月雷霆之象,俯察山川草木之形,制为人文,以示后世,而意义寓焉。雷字则形为 义则为 ,所以回 枯朽发生也。霆,霹雳也。字则从反。反乃反常之义。反常悖道,则置诸法。壬则阴也,幽阴之义,故廷尉治狱,盖此义也。神霄有天延、帝由二狱,皆考罚之司也。仲尼系《易》,于火雷曰明罚勑法,于雷火曰折狱致形,于洊雷曰恐惧修省,于风雷曰见善则迁,有过则改,于雷水则曰赦过宥罪,于义盖可见矣。阳雷阴霆,主生主杀,而有神司之。故雷部有百万雷众,统于雷公将军、雷部总兵使者,而有掠剩积逮幽枉报应之司,纠录廉访典者,莫赚判官之官,所以建雷城,设雷狱,立雷司,分雷职,布雷化,示雷刑,役雷神,统雷兵,运雷器,震雷威,宰生杀之权,握赏罚之柄。故在法则可封山破庙,斩妖馘毒,在天则除凶诛逆,伐奸戮虐。发号施令,疾如风火。皆阴阳施用,幽明影响者也。

  世间不忠不孝,负命造业,恶贯满盈,而阳法所不及者,三官鼓笔,社令奏□,付五雷斩勘之司以击之。或前世为恶,罪该雷诛,仍罚为六畜以为报偿。或宫观寺院公宇有妖孽凭附其处,或树木器皿其下有毒虫隐形,或淫亵秽渎,以致震击其处,必有天书以彰其咎,或现于锅底,或书于屋壁,或书于其形体,皆非后世市里字形,实乃天书云篆,或与籀文蝌蚪乌迹古文相近,间有出于雷函。藏室传记博识洽闻之士,或有能辩之者。今以先师所尝考辩者,用着于篇,俾后之学者有所考。兼以雷嗔所直之辰,禳谢醮祭科法,具载于后云。唐天师郑思远述。

  辩明雷嗔

  建日击木石,是阴阳不和。击屋宇,主百日内有丧祸。击寺观,主换领袖。宫室官舍亦然。仍有妖物在内隐形。击人,是大秤小斗不均。击牛,是宿生伤踏作践苗稼。击马畜,以偿宿债懒不思报。

  除日击宫宇寺观,是内有婬秽,宜修善悔过。如不悔过,主二百日内犯人身心颠恶死。或木石内藏蜈蚣恶物。击人,是前世奸滥六亲,今生逆乱国王父母。击牛马,还债怨恨。

  满日击宫殿寺观官舍屋宇,是受脏滥取,不孝六亲。击木石,是内藏怪物,或成精怪,并倚附逃亡鬼神。击人,是三世不孝。击牛马,是前生谤讪道法经书,并昔为婬妇,今又不洁伤人。

  平日击寺观宫室官舍私宇,主有婬乱谋逆之人,及骂詈天地,毁谤朝廷,二七日内主有恶死之人。击木石,是内藏毒虫妖兽,吞啗众生,故遭天怒。击人,是前生今世谋人财物,呵骂风雨,轻慢圣贤。击牛马,是前生逆乱遭诛。

  定日击寺观宫室,是阴阳不利,作犯土神,将兴火灾,四十日内主换主首。击木石,是内隐妖精邪怪,食人精血。击人,是今世欺诳善良,私恶日积,前生拓害忠良,阴谋损人。击牛马猪犬,是前生保人好事,巧辞陷害人命。

  执日击宫室寺观官舍,大凶之兆,主人口三年并绝。多则三年,少则半载,竭资作善醮谢,犹恐不免,必有丧亡。击木石,则内藏妖星火殃,幽灵精妖。击人,是前生毒药谋杀六亲父母,女人则是外情牵惹,药杀其夫。击牛马,是前生为奴仆,反主谋逆。堵犬同。

  破日击宫室寺观公私屋舍,大凶,主人口损伤,祸帻日久,非朝夕之故。击木石,内隐魂灵精魅,附托作祸逆恶。击人,是前生破坏三宝经卷法帙,放火烧山,枉加人罪,今生萌意亦然。如先击牛马堵羊,罪亦如之,恶帻遭诛。

  危日击宫室寺观官舍私庭,是主有阴人婬乱谋逆,定主刑名之忧。击木石,是内隐妖精狐狸,迷惑男女,伤人性命。击人,是前生渡河推人溺水,登山陷人投壑,劫夺财物,活己害人。击牛马,是前生作强奴悍仆,夺财杀主。

  成日击寺观宫室官舍私庭,主大富贵,击木石,是内庇妖邪藏隐怪异,击人,是大恶具足,五逆俱全,牛马亦如之。

  收日击宫室寺观官舍私庭,主火

  惊,及人物为火伤害,舍主更变。击人,是抛奔五谷,不知惭愧,呵风骂雨。秽污法界。击木石,是内隐水怪精灵。击牛马,是宿生作践丝麻谷粟衣帛,及为人毁天怨地。

  开日击寺观宫宇官舍私庭,主门户隆盛,官职荣迁,三宝善庆,五福来祥。击人,是前生诱引男女婬乱,教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击六畜牛马,罪亦如此。

  闭日击宫室寺观官舍私庭,主投河自缢,伤亡血光之事。击木石,内藏毒虫故气,妖邪盘结不散,帻聚成毒,勾引殟疫瘴疠为灾。击人,为前生曾为狡吏,枉法害人,及为医者习艺不精,毒药杀人,并为邪巫邪法,惑害良人,纵三毒之愆,行无明之罪。击牛马,等罪如之。

  已上所录雷嗔罪犯、皆由宿业所招,一堕酆都,长沦苦恼,终于变形易体,痛当奈何。若嗔妇人,去其梳钗,及男子去其巾帻,火烧遍体,衣服并尽,须发焚燎,身裂烂坏,七孔流血,脑髓劈碎,此则罪恶深重至极也。若三日不死,脚动口开,其罪尤重,留此以警后人。凡如此者,必在七日或半月决彰明报应。由此观之,乃自作自受,深可哀哉。

  若男女巾帻梳钗不去,须发身体完全,罪虽如前,由轻于二三分,复入地狱拘囚。若修功德,尚可救拔。

  若人曾被雷惊而死者,亦前生今世,因助孽作虐为恶致报。虽堕地狱,亦可荐拔。若人加敬修崇功德,再复人身。

  若人被雷嗔侧死在地,其字在胁上;复死在地,字在背上;仰死在地,字在胸上;或倒埋在土,字在两腿上;坐死,在肚上。

  欲辩天嗔过恶之字,甩桃柳煎汤噀之。次以绯绢缠定,用茆香火熨之。次念咒,勑水噀洒洗开,自然在肉上见赤青痕划,详认,仍以雷文证之。

  大凡雷嗔木石,用铁划痕,或间有以雄黄填显者。

  嗔人,多用雷楔击之。楔乃东海蓬莱山所产,亦名石脂,今雷州人多有收得者。可磨与小儿服饵,止惊去邪气。医者多不明楔出之源。

  雷州人云:一番大雷迅风,间有飞落。但大小形块不同。坚如金石,磨有光艳,沉黑至重。逮至雷州,每一年之间百十番大雷飞电,遇者常惑。原其所由,盖雷州多雷,乃雷霆所管之分野也。又曰地近蓬莱司,故多雷,号曰雷州。州之有祠,官民甚畏其威灵也。

  昔汉明帝时,曾进雷鼓锤钻之属于庙。一夕风雨大作,为神物摄去。可知其灵感矣。

  凡雷嗔人物之处,即诵雷霆嗔咒,咒水洒之。或辩嗔文,咒曰:

  雷光神威,天地不祥。玉京祕法,流光紫庭。魁罡真令,神辉斗柄。厉厌咸消,众魔伏正。太极五雷,至心谛听。唵。火令勑摄。

  又祕咒

  玉雷童光,火令风伯。慎犯禁忌,太上有勑。永劫安宁,回光霹雳。急急如律令。

  各诵七遍,咒水洒之,则雷威震动之声咸皆止息,逝者魂安,灾害不作。

  应被雷嗔,辩认雷文毕,急随力建醮谢罪。一面治叠入棺,又凿一窍于盖上,以一丈二尺竹筒安,透其窍,就埋于太岁方上,内篆五雷真文铁符,及筒上冲天悔过符,镇压座埋,安慰山神魂魄。

  五雷真文符雷局诀

  左面

  右面

  篆毕,诵雷光神威咒勑符。

  竹筒上符

  勑符咒

  雷公把祟,玉女收魂。冲天悔过,免堕北酆。急急如雷霆帝君律令。

  此五雷真文符,安镇埋所,使不更沉酆都,不受苦恼,若阳世之赦书也。更作功德,可以超脱苦轮。若木石屋宇被嗔之所,将此符镇压,万祸俱消。嗔人,埋嗔所,候谢罪罢,彻去悔过竹筒,牛马被嗔之所,亦将此符安镇。可将埋瘗,慎勿食其肉。食之,令人三世患大风之疾。今世上有患风癞者,皆前生曾食雷嗔六畜之肉故也。若误食者,亦患。盖此疾遇天阴雷雨之时作甚,亦宜祈告雷神,谢罪求安也。

  真师曰:凡雷真人,炽然流火炎者,皆硫黄石霆之火,臭烈冲人,光中或见鬼神,有时忽闻指挥之声。曩曾误击一人,火烧遍体,烈痛莫忍,俄闻有云:误也。恍惚中见一神人以水灌之,清冻无比,立便苏醒,肌肤亦无焦燎之痕,但须发暂秃,隔宿复生,郁茂如故。故雷经云:此水名神油,服之致仙。此人因误啧而获水饮,后寿龄莫知其数也。又经曰:此水乃玄田玉池中神仙沉丹去毒之水,瑶池玉泉之上阿翠丹之井,上帝酝酿金浆琼醴,乃用此水造之。

  雷文天篆

  秦始皇殿柱被击,天示十字显过云:

  大秦将灭,奸臣李斯赵高,十字。

  汉明帝时震粧台,天书国退奸臣四字。

  汉光武时人被嗔,天书不孝父母四字。

  汉末三分,凤翔府大光寺塔第三层被嗔,上书中元大乱四字。

  齐宣王起凤凰台,役夫敛怨,天火焚烬,独示一牌,上书火令急烧凤台六字。

  元帝时宫人被嗔,天书邪淫宫院四字。

  后周时雷嗔昊辉,天书子有心杀父心行贼意九字。

  宋文帝时有小臣遭雷嗔,天书谋乱君主四字。

  陈后主时川人被嗔,天书秤斗轻重四字。

  宋帝时嗔古佛寺壁,雷书明年荒民大疫六字。

  梁武帝时有市人遭嗔,明雷文不得,有白道士乃添一笔,云市中小斗四字。

  武帝好佛讪道老之教,一夕都门灾,雷书王讪天尊道国土破八字。

  武帝值侯景乱,忽雷嗔古佛寺佛背,天书梁饿金国火令六字。

  唐玄宗时震河中府紫虚观玉皇台石柱上,天书康时清世翌年丰稔令九字。

  残伤物命淫祀鬼神八字,出九州记。

  昊赤乌年洛阳北印山嗔一坟石碑,天书下藏毒物四字。

  魏文帝时宫中雷震,天书砖地面上,有日月失光天地昏暗八字。

  昔紫微夫人于天门见雷文天篆,得受真文,遂传于世,今录如左。

  太极恍元灵,混化生皇应。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5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