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回湘沅而远迁。

  言己放逐,云我郢都故闾,回于湘沅之水而远移徙,失其所之也。回一作过。

  念余邦之横陷兮,宗鬼神之无次。

  同姓为宗。次,第也。言我思念楚国,任用谗佞,将横陷危殆,己之宗族,先祖鬼神,失其次第,而不见祀也。

  闵先嗣之中绝兮,

  嗣,继。

  心惶惑而自悲。

  言己伤念先祖,乃从屈瑕建立基功,子孙世世承而继之,至于己身而当中绝,心为惶惑,内自悲哀也。

  聊浮游于山荚兮,

  荚,山侧也。荚一作峡。

  步周流于江畔。

  畔,界。

  临深水而长啸兮,且倘佯而观。

  ,博也。言己忧愁不能宁处,出升山侧,游戏博观,临水长啸,思念楚国,而无解已也。

  兴《离骚》之微文兮,冀灵之壹悟。还余车于南郢兮,复往轨于初古。

  轨,车辙也。《月令》曰:“车同轨。”言己虽见放逐,犹兴《离骚》之文以讽谏其君,冀其心一寤,有命还己。己复得乘车,周行楚国,古始之辙迹也。

  道修远其难迁兮,伤余心之不能已。背三五之典刑兮,

  典,常也。刑,法。

  绝《洪范》之辟纪。

  《洪范》,《尚书》篇名,箕子所为,武王陈五行之道也。言君施行,背三皇五帝之常典,绝去《洪范》之法纪,故失道也。

  播规榘以背度兮,

  播,弃。

  错权衡而任意。

  错,置也。衡,称也,所以铨物轻重也。言君弃先王之法度而不奉循,犹置衡称不以量物,更任意妄为而商轻重,必失道径,违人情也。

  操绳墨而放弃兮,倾容幸而侍侧。

  侧,旁也。言贤者执持法度而见放弃,倾头容身谗谀之人,反得亲近于旁侧也。幸一作达。

  甘棠枯于丰草兮,

  甘棠,杜也。《诗》云:“蔽芾甘棠。”

  藜棘树于中庭。

  堂下谓之庭。言甘棠香美之木枯于草中而不见御,反种蒺藜棘刺之木,满于中庭。以言远仁贤,近谗贼也。

  西施斥于北宫兮,仳亻隹倚于弥楹。

  西施,美女也。仳亻隹,丑女也。弥,犹彳扁也。楹,柱也。言西施美好弃于后宫,不见进御;仳亻隹丑女反倚立遍两楹之间,侍左右也。

  乌获戚而骖乘兮,燕公操于马圉。

  乌获,多力士也。燕公,邵公也,封于燕,故曰燕公也。养马曰圉。言与多力乌获同车骖乘,令仁贤邵公执役养马,失其宜也。”

  蒯聩登于清府兮,咎繇弃而在{土}。

  蒯聩,卫灵公太子也。不顺其亲,欲害其后母。清府,犹清庙也。言使蒯聩无义之人登于清庙,而执纲纪,放弃圣人咎繇于外野,政必乱,身危殆也。一云弃于{土}外。一作外野。

  盖见兹以永叹兮,欲登阶而狐疑。

  言己见君亲爱恶人,斥逐忠良,诚欲进身登阶,竭尽谋虑,意中狐疑,恐遇患害也。以一作而。

  乘白水而高骛兮,因徙弛而长词。

  言己恐登阶被害,欲乘白水,高逝而远游,遂清洁之志,因徙弛却退而长诀也。

  叹曰:倘佯垆坂,沼水深兮,

  倘佯,山名也。垆,黄黑色土也。沼,池也。《诗》云:“王在灵沼。”言倘佯之山,其坂土玄黄,其下有也,水深而且清,宜以避世而长隐身也。

  容与汉渚,涕淫淫兮。

  汉,水名也。《尚书》曰:“れ冢导漾,东流为汉。”言己将欲避世,游戏汉水之岸,心中哀悲而不能去,涕流淫淫也。

  钟牙已死,谁为声兮。

  钟,钟子期;牙,伯牙也。言二子晓音,今皆已死,无知音者,谁为作善声也。以言君不晓忠信,亦不可竭谋尽诚也。

  纤阿不御,焉舒情兮。

  纤阿,古之善御者。言纤阿不执辔而御,则马不为尽其力;言君不任贤者,贤者亦不尽其节。

  曾哀凄欷,心离离兮。

  离离,剥裂貌。

  还顾高丘,泣如洒兮。

  言己不遭明君无御者,重自哀伤,凄怆累息,心为剥裂,顾视楚国,悲泣下,如以水泣地也。

  ○远游

  悲余性之不可改兮,屡惩艾而不┢。

  言己体受忠直之性,虽数为谗人所惩艾,而心终不移易也。艾一作,一作;┢一作移。

  服觉告以殊俗兮,

  觉,较也。《诗》云:“有觉德行。”告,犹明也。告一作浩,一作酷。

  貌揭揭巍巍。

  揭揭,高貌也。巍巍,大貌也。言己被服众芳,履行忠正,较然盛明,志愿高大,与俗人异也。《释文》巍作魏。

  譬若王侨之乘云兮,载赤霄而清凌太清。

  言己志意高大,上切于天,譬若仙人王侨乘浮云,载赤霄,上凌太清,游天庭也。凌一作凌。

  欲与天地参寿兮,与日月而比荣。

  言己行众善,冀若仙人王侨得道不死,遂与天地同其寿命,与日月比其光荣,流名于后世不腐灭也。一无欲字,一无而字。

  登昆仑而北首兮,

  首,也。

  悉灵圉而来谒。

  悉,尽也。灵圉,众神也。言己设得道轻举,登昆仑之上,北向天门,众神尽来谒见,尊有德也。圉,《释文》作圄。

  选鬼神于太阴兮,登阊阖于玄阙。

  言己乃选取择众鬼神之中行忠正者,与俱登入天门,入玄阙,拜天皇,受诲也。

  回朕车俾西引兮,褰虹旗于玉门。

  褰,也。玉门,山名也。言己乃旋我之车而西行,褰举虹旗,驱上玉门之山,以趣疾也。

  驰六龙于三危兮,

  三危,西方山也。

  朝西灵于九滨。

  朝,召也。滨,水涯也。言乃驰骋六龙,过于三危之山,召西方之神,会于大海九曲之涯也。西一作四。

  结余轸于西山兮,横飞谷以南征。

  结,旋也。飞谷,日所行道也。言乃旋我车轸,横度飞泉之谷以南行也。轸一作车。

  绝都广以直指兮,

  却广,野名也。《山海经》曰:“都广在西南,其城方三百里,盖天地之中也。”

  历祝融于朱冥。

  朱,赤色也。言己行乃横绝于都广之野,过祝融之神于朱冥之将也。

  枉玉衡于炎火兮,

  枉,屈也。衡,车衡也。

  委两馆于咸唐。

  委,曲也。馆,舍也。咸唐,咸池也。言己从炎火,又曲意至于咸池,而再舍止宿也。

  贯Е以东兮,

  Е,气也。,去也。Е一作鸿。

  维六龙于扶桑。

  言遂贯出Е之气而东去,系六龙于扶桑之木。扶一作。

  周流览于四海兮,志升降以驰骋。

  言己既周行遍于四海之外,意欲上下高驰以求贤士也。升一作升。

  征九神于回极兮,

  征,召也。回,旋也。极,中也。谓会北辰之星于天之中也。

  建虹采以招指。

  虹采,旗也。招指,指麾也。旗所以招指语人也。言己乃召九天之神,使会北极之星,举虹采以指麾四方也。虹采一作采虹。

  驾鸾凤以上游兮,从玄鹤与鹪明。

  鹪明,俊鸟也。

  孔鸟飞而送迎兮,腾群鹤于瑶光。

  鹤,灵鸟也,以喻清白之士。言己乃驾乘鸾凤明智之鸟,从鹪明群鹤洁白之士,过于瑶光之星,质己修行之要也。送迎一作庭迎,鹤一作鹄,瑶一作摇。一注云:鹤,白鸟也。

  排帝宫与罗囿兮,

  罗囿,天苑。

  升县圃以眩灭。

  言遂排开天帝之宫,入其罗囿,出升县圃之山而望,目为炫,精明消灭,心愁思也。升一作升,县一作悬。

  结琼枝以杂佩兮,立长庚以继日。

  长庚,星名也。《诗》云:“西有长庚。”言己精明虽消灭,犹结玉枝申忠诚,立长庚之星以继日光,昼夜常行,志意明也。继日一作继曜。

  凌惊{}以轶骇电兮,缀鬼谷于北辰。

  缀,系也。北辰,北极星也。《论语》曰:“譬若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言遂凌乘惊骇之雷,追逐奔轶之电,以至于天使北辰,系缀百鬼,勿令害贤也。鬼谷一作百谷。

  鞭风伯使先驱兮,囚灵玄于虞渊。溯高风以低亻回兮,周流览于朔方。

  灵玄,玄帝也。虞渊,日所入也。《淮南》言“日出汤谷,入于虞渊”。言乃鞭风伯,使之扫尘,因玄帝之神,使无阴冥,周遍流行于北方也。溯一作溯,一云高风以徘徊,低亻回一作徘徊。

  就颛顼而陈词兮,考玄冥于空桑。

  空桑,山名也。玄冥,太阴之神,主刑杀也。言乃就圣帝颛顼陈列己词,考问玄冥之神于空桑之山,何故害贤也。

  旋车逝于崇山兮,

  崇山,兜所放山也。逝一作游。

  奏虞舜于苍梧。

  言己从崇山见兜,以佞故囚,至苍梧告圣舜,己行忠直而遇斥弃,冀蒙异谋也。虞一作帝。

  杨舟于会稽兮,

  杨,木名也。《诗》云:“杨舟。”会稽,山名也。一作济。

  就申胥于五湖。

  湖,太池也。言己复乘杨木之轻舟,就伍子胥于五湖之中,问志行之见者也。一云揖大禹于江滨,一注伍子胥作申包胥,然上文有申子,注云:子胥也。

  见南郢之流风兮,殒余躬于沅湘。

  言还见楚国风俗妒害贤良,故自沈于沅湘而不悔也。

  望旧邦之黯ホ兮,

  黯ホ,不明貌也。邦一作乡。邦一作乡。

  时溷浊其犹未央。

  言己望见故国,君ウ不明,群下贪乱,其化未尽,心忧愁也。一无其字。

  怀兰ぇ之芬芳兮,妒被离而折之。

  言己怀忠信之行,故为众佞所妒,欲共被离摧折而弃之也。被一作披。

  张绛帷以兮,风邑邑而蔽之。

  邑邑,微弱貌也。言君张朱帷,鲜明,窒与贤者共处其中,而政令微弱,适以自蔽者也。

  日暾暾其西舍兮,阳焱焱而复顾。

  言日暾暾西下,将舍入太阴之中,其馀阳气犹尚尚焱焱,而顾欲还也。以言己年亦老暮,亦思还返故乡也。其一作而,焱一作炎。

  聊假日以须臾兮,何骚骚而自故。

  言己思年命欲暮,愿且假日游戏须臾之间,然中心愁思如故,终不解也。故一作苦。

  叹曰:譬彼蛟龙,乘云浮兮。

  一云譬彼云龙,无乘云浮兮一句;一云乘云游兮,一云乘浮云兮。

  淫Е溶,纷若雾兮。

  言己怀德不用,譬若蛟龙潜于川泽,忽然乘云淫而游,纷纭若雾,而乃见之也。一作沉,Е一作鸿。

  潺葛,雷动电发,高举兮。

  言蛟龙升天,其形潺,若水之流,纵横葛,遂乘雷电而高举也。以言己亦想遭明时,举而进用。一作胶。

  升虚凌冥,沛浊浮清,入帝宫兮。

  言龙能登虚无,凌清冥,弃秽浊,入天帝之宫。言己亦想升贤君之朝,斥去贪佞之人也。升一作登,沛一作弃。

  摇翘奋羽,驰风骋雨,游无穷兮。

  言龙既升天奋摇翘羽,驰使风雨。言己亦愿奋竭智谋以辅事贤君,流恩百姓,长无穷极也。

  ●卷十七

  《九思》者,王逸之所作也。逸,南阳人(一作南郡),博雅多览,读楚辞而伤愍屈原,故为之作解。又以自屈原终没之后,忠臣介士游览学者读《离骚》、《九章》之文,莫不怆然,心为悲感,高其节行,妙其雅丽。至刘向、王褒之徒咸嘉其义(一云咸嘉叹之),作赋骋辞赞其志,则皆列于谱录,世世相传。逸与屈原同土共国,悼伤之情,与凡有异,窃慕向、褒之风,作颂一篇,号曰《九思》,以裨其辞,未有解说,故聊叙训谊焉(一无叙字)。辞曰

  ○逢尤

  悲兮愁,哀兮忧,

  伤不遇也。

  天生我兮当ウ时,

  君不明也。

  被诼谮兮虚获尤。

  为佞人所伤害也。诼,毁也。尤,过也。

  心烦愦兮意无聊,

  愁君迷蔽,忿奸兴也。愦,乱也。

  严载车兮出戏游。

  将以释忧愤也。

  周八极兮历九州岛,

  求贤君也。

  求轩辕兮索重华。

  觊遇如黄帝尧舜之圣明也。

  世既卓兮远眇眇,

  去前圣远,然不可得也。卓,远也。卓一作。

  握佩玖兮中路躇。

  怀宝不舒,怅彷徨也。”

  羡咎繇兮建典谟,

  乐古贤臣遇明君也。咎一作皋。

  懿风后兮受瑞图。

  懿,深也。屈原之喻也。风后,黄帝师,受天瑞者也。

  愍余命兮遭六极,

  愍一作悯。

  委玉质兮于泥涂。

  见放逐,辱若陷泥涂中也。泥一作泥。

  遽亻章遑兮驱林泽,步屏营兮行丘阿。

  忧愦不知所为,徒经营奔走也。遽一作遂,亻章一作章,一作忄章,一作愦。

  车︷折兮马虺颓,

  驱驰不能宁定,车弊而马病也。︷一作轴,又引一作轨。

  怅立兮涕滂沲。

  忧悴而涕流也。一作,一作惆,一作怊。

  思文丁兮圣明哲,

  丁,当也。文,文王也。心志不明,愿遇文王也。

  也差兮迷谬愚。

  平,楚平王也。差,吴王夫差也。平王杀忠臣伍奢,奢子员仁吴以破楚。夫差不用子胥而为越所灭也。

  吕傅举兮殷周兴,

  吕,吕望。傅,傅说。两贤举用而二代兴盛也。闻一多《楚辞校补》谓吕傅当傅吕之倒乙。郑文亦然其说。

  忌专兮郢吴虚。

  忌,楚大夫费无忌;,吴大夫宰。虚,空也。忌、佞伪,惑其君而败,二国空虚。郢,楚都也。一作。

  仰长叹兮气结,

  仰,将诉天也。,结也。

  悒р绝兮舌复苏。

  愤忿绝,徐乃苏也。《释文》р作愠,舌一作活,一作恬;《释文》苏作稣。

  虎兕争兮于廷中,

  廷,朝廷也。虎兕,恶兽,以喻奸臣。

  豺狼斗兮我之隅。

  隅,旁也。言众佞辩争,常在我傍也。

  云雾会兮日冥晦,

  众伪蔽君,如云雾之隐日,使不可见也。

  飘风起兮扬尘埃。

  回风为飘,以喻小人造设奸伪,贼害仁贤,为君垢秽,如回风之起尘埃也。

  走鬯罔兮乍东西,

  动触陷毁,东西趣走。鬯罔一作鬯,一作畅。

  欲窜伏兮其焉如?

  无所逃难。

  念灵闺兮奥重深,

  灵,谓怀王,闺,ト也。言欲诉论,取为群邪所逆,不能得通达。奥一作奥,一作窈。

  愿竭节兮隔无由。望旧邦兮路逶随,

  逶随,迂远也。近而障隔,则与迂远同也。逶一作委。

  忧心悄兮志勤劬。

  悄,犹惨也。劬,劳也。志一作以。

  茕茕兮不遑寐,目々兮寤终朝。

  ,视貌也。终朝自旦及夕,言通夜不能瞑也。一作魂。一作,一作眩。

  ○怨上

  令尹兮,

  令尹,楚官掌政者也。,不听话言而妄语也。

  群司兮讠农々。

  群司,众僚。讠农讠农,犹偬偬也。言皆竞于佞也。群一作群。

  哀哉兮氵屈々,

  氵屈氵屈,一国并也。

  上下兮同流。

  君臣俱愚意无别也。

  菽ぱ兮蔓衍,

  菽ぱ,小草也。蔓衍,广延也。

  芳草兮挫枯。

  挫枯,弃不用也。

  朱紫兮杂乱,曾莫兮别诸。

  君不识贤,使紫夺朱,世无别知之者。

  倚此兮岩穴,永思兮窈悠。

  退,遁也。长守忠信,念无违而涂悠远。悠一作窕。

  嗟怀兮眩惑,

  怀,怀王也。为众佞所欺曜,目尽迷瞀。

  用志兮不昭。

  独行忠信,无明己者。昭一作照。

  将丧兮玉斗,遗失兮钮枢。

  钮枢,所以校玉斗。玉斗既丧,将失其钮枢。言放弃贤者逐去之。一注云:钮枢、玉斗,皆所宝者。钮《释文》作剑。

  我心兮煎熬,惟是兮用忧。

  熬,亦煎也。忧无已也。煎熬一作熬,《释文》熬作。

  进恶兮九旬,

  纣不九旬之饮而不听政。恶一作思,进恶一作集慕,九旬一作仇荀。

  复顾兮彭务。

  彭,彭咸;务,务光也。皆古介士,耻受辱,自投于水而死也。复一作退,务一作瞀。

  拟斯兮二踪,未知兮所投。

  拟,则也。踪,迹也。言愿此二贤之迹,亦当自沈。

  谣吟兮中{土},

  未得所死,且仿惶也。{土}一作野。

  上察兮璇玑。

  璇一作旋;玑一作机。

  大火兮西睨,摄影提兮运低。

  璇玑天中,故先察之。大火西流,摄提运下,夜分之候。愁思不寐,起视星辰,以解戚者也。流一作匿。

  雷霆兮良磕,

  良磕,雷声。

  雹霰兮霏霏。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9:08:18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