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言己又有清高之行,如许由尧让以天下,辞而不肯受;伯夷、叔齐让国而饿死,介子推逃晋文公之赏,隐身深山,无爵位而有显名也。

  晋申生之离殃兮。荆和氏之泣血。吴申胥之抉眼兮,王子比干之横废。

  皆已解于《九章》。殃一作谗,申胥一作子胥。

  欲卑身而下体兮,心隐恻而不置。

  言己欲卑身下体以顺风俗,心中恻然而痛,不能置中正而行佞谀也。

  方圜殊而不合兮,钩绳用而异态。

  言方与圜其性不同,钩曲绳直,其态殊异而不可合也。以言忠佞异志犹钩绳也。

  欲时于须臾兮,日阴а其将暮。

  日以喻君。阴а,ウ昧也。言己欲待盛世明时,君又ウ昧,年岁已暮,身将老也。

  时迟迟其日进兮,年忽忽而日度。

  迟迟,行貌。《诗》云:“行道迟迟。”度,去也。言天时转运日追,迟迟而行,己年忽去,日以衰老也。其一作而,而一作以。

  妄周容而入世兮,内距闭而不开。

  言己欲妄行周比,苟合自入于君,心内距闭而意不开,敏于忠正,而遇于谗佞也。

  时风之清激兮,

  风以喻政,激,感也。

  愈氛雾其如{麻土}。

  {麻土},尘也。言己欲待明君之政,清洁之化,以感激风俗,而君愈贪浊如氛雾之气,尘{麻土}人也。愈一作逾。

  进雄鸠之耿耿兮,

  耿耿,小节貌。

  谗介介而蔽之。

  言己欲知雄鸠进其耿耿小节之诚,言谗人尚复介隔蔽而障之。况有鸾凤之志,当获谮毁,固其宜也。介一作纷。

  默顺风以偃仰兮,尚由由而进之。

  默,寂;由由,犹豫也。言己欲寂默不语,以顺风俗,随众亻免仰,而不敢毁誉,然尚犹豫不肯进也。

  心忄广忄良以冤结兮,情舛错以曼曼。

  忄广忄良,失志貌也。言己欲随从风俗,尚不肯进,意中忄广忄良,心为冤结,情意舛错而长忧苦也。心一作志,忄广一作。

  搴薜荔于山野兮,采支于中洲。

  支,香草也。言己虽忧愁,犹采取香草以自约束,修善不怠也。支一作枝,洲一作州。

  望高丘而叹涕兮,悲吸吸而长怀。

  言己遥望楚国而不得归,心为悲叹,涕出长思也。下而一作其。

  孰契契而委栋兮,

  契契,忧貌也。《诗》云:“契契寤叹。”

  日ㄙㄙ而下颓。

  言谁有契契忧国念君,欲委其栋梁之谋若己者乎?然日颓暮,伤不得施行也。

  叹曰:江湘油油,长流汩兮,

  油油,流貌。《诗》云:“河水油油。”言己见江湘之水油油长流,将归于海,自伤放流,独无所归也。一云油油江湘。

  挑揄扬汰,荡迅疾兮,

  言水尚得顺其经脉,扬荡其波,使之迅疾,自伤不得顺其天性,扬其志意而常屈伏。汰一作波。

  忧心展转,愁怫郁兮,

  展转,不寤也。《诗》云:“展转反侧。”言己放弃,不得竭其忠诚,心中愁闷,展转怫郁,不能寐也。一云愁郁郁。

  冤结未舒,长隐忿兮,

  言己抱守冤结,长隐山野,心中忿恨,无已时也。

  丁时逢殃,可奈何兮,

  丁,当也。言己之生当逢遇殃咎,安可奈何,自闵而已。一本可上有孰字。

  劳心ぉぉ,涕滂沱兮。

  言己欲竭节尽忠,终不见省,但劳我心,令我ぉ悒悲涕而横流也。

  ○忧若

  悲余心之ぉぉ兮,哀故都之逢殃。

  言己所以悲哀心中ぉ悒者,哀念楚国信用谗佞,将逢殃咎也。ぉぉ一作ぉ邑。

  辞九年而不复兮,独茕茕而南行。

  茕茕,独貌也。言己与君辞诀而出,至今九年不肯反,己常独茕茕南循江也。辞一作词。

  思余俗之流风兮,

  风,化。

  心纷错而不受。

  纷错,愦乱也。言己念楚国风俗馀化,好行谗佞,心为愤乱,不能受其邪伪也。

  遵{土}莽以呼风兮,

  莽,草。

  步从容于山薮。

  薮,隈也。言己循山野之中,以呼风俗之人,欲语以忠正之道,故徐步山隈,游戏以须之也。

  巡陆夷之曲衍兮,

  大阜曰陆。夷,平也。衍,泽也。

  幽空虚以寂寞。

  言己巡行陵陆,经历曲泽中,空虚杳冥,寂寞无人声也。

  倚石岩以流涕兮,忧憔悴而无乐。

  言己依倚岩石之山,悲而流涕,中心憔悴,无欢乐之时也。

  登ヴ以长企兮,

  ヴ,锐山也。企,立貌。《诗》云:“企予望之。”

  望南郢而之。

  ,视也。言己乃登高锐之山,立而长望,顾视南郢楚邦,悲且思也。

  山远其辽辽兮,

  辽辽,远貌。

  涂漫漫其无时。

  涂,道也。言己之视楚国,山林长远,辽辽难见,道路漫漫,诚无时至也。漫漫一作曼曼。

  听玄鹤之晨鸣兮,于高岗之峨峨。

  玄鹤,俊鸟也。君有德则来,无德则去,若鸾凤矣,故师旷鼓琴,天下玄鹤皆衔明月之珠以舞也。言己听玄鹤振音晨鸣,乃于高岗之上,峨峨之颠,见有德之君乃来下也。以言贤者亦宜安处以须明君礼敬,己然后仕也。峨峨一作{山我}{山我}。

  独愤积而哀娱兮,翔江洲而安歌。

  言己在山泽之中,思虑愤积,一哀一乐,故游江水之中洲,安意歌吟,自宽慰也。

  三鸟飞以自南兮,览其志而欲北。

  言己在于湖泽之中,见三鸟飞从南来观察其志,欲北渡江,纵恣自在也。自伤不得北归,曾不若飞鸟也。飞一作飞飞。

  愿寄言于三鸟兮,去飘疾而不可得。

  言己既不得北归,愿因三鸟寄善言以遗其君,去又急疾而不可得,心为结恨也。

  欲迁志而改操兮,心纷结其未离。

  言己欲徙意改操,随俗佞伪,中心乱结,未能离于忠信也。其一作而。

  外彷徨而游览兮,内恻隐而含哀。

  言己外虽彷徨于山野之中以游戏,然心常恻隐含悲而念君也。

  聊须臾以时忘兮,心渐渐其烦错。

  言己且欲须臾以忘忧思,中心渐渐错乱,意不能已也。一作忘时,其一作而。

  愿假簧以舒忧兮,志纡郁其难释。

  笙中有舌曰簧。《诗》云:“吹笙鼓簧。”纡,屈也。郁,愁也。言己欲假笙簧,吸以舒忧,意中纡郁,诚难解释也。

  叹《离骚》以扬意兮,犹未殚于《九章》。

  殚,尽也。言己忧愁不解,乃叹金离骚之经以扬己志,尚未尽九章之篇,而愁思悲结也。犹一作独。

  长嘘吸以于悒兮,涕横集而成行。

  嘘吸、于悒,皆啼泣貌也。言己叹金九章未尽,自知言不见省用,故长嘘吸而啼,涕下交集,自闵伤也。嘘一作呼。

  伤明珠之赴泥兮,鱼眼玑之坚藏。

  言忠良弃捐,谗佞珍用也。

  同驽羸与乘驵兮,

  马母驴父生子曰羸,驵,骏马也。

  杂班驳与茸。

  班,杂色也。茸,驽顿也。言君不明智,斥逐忠良,而任用佞谀,委弃明珠,而贵鱼眼,乘驽羸,杂骏马,重班驳,喜茸,心迷意惑,终不悟也。班一作斑。

  葛ぱ{ぱ系}于桂树兮,

  ぱ,葛荒也。{ぱ系},绿也。《诗》曰:“葛ぱ{ぱ系}之。”{ぱ系}一作累。一注云:ぱ,巨荒也。

  鸱集于木兰。

  鸱,宁,贪鸟也。言葛ぱ恶草乃缘于桂树,鸱贪鸟而集于木兰,以言小人进在显位,贪佞升为公卿也。

  促谈于庙堂兮,

  促,拘愚之貌。

  律魁放乎山间。

  律,法也。魁,大也。言拘愚蔽ウ之人反谈论廊庙之中,明于大法,贤智之士弃在山间而不见用也。乎一作于。

  恶虞氏之箫韶兮,好遗风之激楚。

  言世人愚惑,恶虞舜箫韶之乐,反好俗人淫佚激楚之音也。犹言恶典谟中正之言,而好谄谀之说也。

  潜周鼎于江淮兮。爨土于中宇。

  爨,炊灶也。《诗》曰:“执爨昔昔。”

  且人心之持旧兮,而不可长保。

  言贤人君子,其心所志,自有旧故,执守信义,不可长保而行之也。一无而字。

  彼南道兮,征夫宵行。

  言己放流,转彼江南之道,晨夜而行,身勤苦也。一本征上有以字。

  思念郢路兮,还顾卷々。涕流交集兮,泣下涟涟。

  涟涟,流貌也。《诗》云:“泣涕涟涟。”言己思念楚郢之路,冀得复归,还顾眄视,心中悲感,涕泣交会,涟涟而流也。

  叹曰:登山长望,中心悲兮。

  言己登于高山,长望楚国,则心中悲思而结毒也。

  菀彼青青,泣如颓兮。

  菀,盛貌也。《诗》云:“有菀者柳。”言己观彼山泽,草木莫不盛茂,青青而生,己独放弃,身将萎枯,故自伤悲涕泣俱下也。菀一作苑。

  留思北顾,涕渐渐兮。

  言己所以留精思,常北顾而视郢都,想见乡邑,思念君也。故涕渐渐而下流。

  折锐摧矜,凝滥兮。

  摧,挫也。矜,严也。凝,止也。滥,犹沈浮也。言己欲折我精锐之志,挫我矜严忠直之心,止与俗人更相沈浮而意不能也。

  念我茕茕,谁求兮。

  言己自念茕茕,惶遽,而求忠直之士,欲与事君,亦谁乎?此不能沈浮之道也。一作魂。

  仆夫慌悴,散若流兮。

  慌,亡也。言己欲求贤人而未遭遇仆御之人,感怀愁悴,欲散亡而去,若水之流不可复还也。

  ○愍命

  昔皇考之嘉志兮,喜登能而亮贤。

  言昔我美父伯庸体有嘉善之德,嘉升进贤能,信爱仁智以为行也。

  情纯洁而罔兮,姿盛质而无愆。

  言己受先人美烈,情性纯厚,志意洁白,身无瑕秽,姿质茂盛,行无过失也。情纯洁一云外清洁。一作秽,姿一作资,质一作实。

  放佞人与谄谀兮,斥谗夫与便嬖。

  便,利也。嬖,爱也。以言君如使己为政,则放远巧佞谄谀之人,斥逐谗夫与便利嬖爱之臣而去之也。

  亲忠正之悃诚兮,

  悃,厚也。正一作政,之一作与。

  招贞良与明智。

  言己如得秉执国政,则使君亲任忠正之士,招致幽隐明智之人,令与众职也。

  心溶溶其不可量兮,

  溶溶,广大貌。其一作而。

  情澹澹其若渊。

  澹澹,不动貌。言己之心,智谋溶溶广大,如川不可度量,情意深奥,澹澹若渊不可妄动。

  回邪辟而不能入兮,诚愿藏而不可迁。

  言己执志清白渊静,回邪之言,淫辟之人不能自入于己,诚愿执藏此行以承事君,心终不移也。

  逐下衤失于后堂兮,

  下衤失,谓妾御也。

  迎宓妃于伊雒。

  宓妃,神女,盖伊咎之精也。言己愿令君推妾御,出之勿令乱政,迎宓妃贤女于伊雒之水以配于君,则化行也。雒一作川。

  弗刂谗贼于中兮,

  弗,去也。中,室中央也。广一作雾,一注云:堂中央也。

  选吕管于榛薄。

  吕,吕尚也。管,管仲也。言己欲为君斫去谗贼之臣于庙堂之中,选进吕尚、管仲之徒以为辅佐,则邦国安宁也。薄,《释文》作博。

  丛林之下无怨士兮,江河之畔无隐夫。

  畔,界也。言己欲举士必先于丛林恻陋之中,使无怨恨,令江河之界无隐佚之夫,贤人尽升道可兴也。

  三苗之徒以放逐兮,伊皋之伦以充庐。今反表以为里兮,颠裳为衣。

  颠,倒也。言今世之君,迷惑谗佞,反表为襄,倒裳以为衣而不能知也。

  戚宋万于两楹兮,

  宋万,宋闵公之臣也。与闵博,争道,以手搏之,绝其ㄕ。戚,亲也。楹,柱也。两楹之间,户牖之前,尊者所处也。一云宋万戚于两楹兮。

  废周邵于遐夷。

  不用曰废。周,周公旦也。邵,邵公也。遐,远也。言君反亲爱篡逆之臣,若宋万置于两楹之间,与谋政事,废弃仁贤若周公邵公者,放于远夷之外而不近也。

  却骐骥以转运兮,

  却,退也。转,移也。

  腾驴羸以驰逐。

  腾,乘也。言退却骐骥以转徙重车,乘驽顿驴羸,反以奔走驰逐急疾,失其性也。以言役使贤者,令之负檐,进用顽愚,以任政职,亦失其志也。

  蔡女黜而出帷兮,

  蔡女,蔡国贤女也。黜,贬也。一本女下有疾字。

  戎妇入而采绣服。

  戎,戎狄也。言蔡女美好反见贬黜,而去离帷幄,戎狄丑妇反入椒房,被五采之绣,衣夫人之服也。

  庆忌囚于阱室兮,

  庆忌,吴之公子,勇而有力。阱,深陷也。

  陈不占战而赴渊。

  陈不占,齐臣,有义而怯,闻其君战,将赴之,饭则失匕,上车失轼,既至,闻钟鼓之声,因怖而死。言乃因勇猛之士若吴庆忌于阱陷之中,使陈不占围而战,军必败也。以言君国用臣颠倒失其人也。

  破伯牙之号钟兮,

  号钟,琴名。号一作号。

  挟人筝而弹纬。

  挟,持也。筝,小瑟也。纬,张弦也。言乃破伯牙号钟所鼓之鸣琴,反持凡人小筝,急张其弦而弹之也。以言世憎恶大贤之言,亲信小人之语也。《文选》纬作徽。

  藏石于金匮兮,

  石,次于玉者。匮,匣也。一作珉。

  捐赤瑾于中庭。

  赤瑾,美玉也。言乃藏珉石置于金匮,反弃美玉于中庭,言不知别于善恶也。言人而不别玉石,则不知忠佞之分也。

  韩信蒙于介胄兮,

  韩信,汉名将也。介,铠也。胄,兜鍪也。

  行夫将而攻城。

  言使韩信猛将被兜鍪,守于屯阵,藏其智谋,令行伍怯夫反为将军而攻城,必失利而无功也。

  莞芎弃于泽洲兮,

  莞,夫离也。芎,芎穷也。皆香草也。夫离,一作符篱。

  蠹于筐簏。

  ,瓠也。,瓢也。方为筐,圆为簏。言弃夫离芎于水泽之中,藏枯瓠置于筐簏,令之腐蠹。言爱小人,憎君子也。或曰:蠹,囊也。一作匏,一作蠡。

  麒麟奔于九皋兮,

  麒麟,仁兽也。君有德则至,无德则去也。

  熊罴群而逸囿。

  熊罴,猛兽,以喻贪残也。囿,苑也。言骐骥奔窜于九皋之中,熊罴逸踊于君之苑也。以言斥远仁德之士,而养贪残之人也。逸一作溢。注曰:满溢君之苑。

  折芳枝与谅华兮,树枳棘与薪柴。

  小枣为棘。枯枝为柴。

  掘荃蕙与射干兮,耘藜藿与荷。

  射干,香草。耘,耔也。《诗》云:“千耦其耘。”荷,{艹}菹也。藿,豆叶也。言折弃芳草及与玉华,列种柴棘,掘拔射干,而耨耘藜藿,失其珍也。以言贱弃君子而养育小人也。

  惜今世其何殊兮,远近思而不同。

  言己哀惜今世之人,贤愚异性,其思虑或远或近,智谋不同也。何殊一作舛异。

  或沈沦其无所达兮,

  沦,没。

  或清激其无所通。

  清,明也。激,感也。言或有耳目,沈没无所照见,或有欲感激,行于清明,亦复不能通达分别其臧否也。一本两无所字。

  哀余生之不当兮,独蒙毒而逢尤。

  言哀我之生不当昭明之世、举贤之时,独蒙苦毒而遇罪过也。

  虽謇謇以申志兮,君乖差而屏之。

  言己竭忠謇謇,以重达其志,君心乃乖差而不与我同,故遂屏弃而不见用也。謇一作蹇。

  诚惜芳之菲菲兮,反以兹为腐也。

  腐,臭也。言己自惜被服芳香菲菲而盛,君反以此为腐臭不可用。一无也字。

  怀椒聊之{艹设}々兮,

  在衣曰怀,椒聊,香草也。《诗》曰:“椒聊且{艹设}。”{艹设},香貌。{艹设}一作蔼。一注云:在袖曰怀。

  乃逢纷以罹诟也。

  言己怀持椒聊,其香{艹设}々,身修行洁,动有节度,而逢乱世,遂为谗佞所害而见耻辱也。罹一作离,诟一作讠句,一无也字。

  叹曰:嘉皇既殁,终不返兮,

  嘉,美也。皇,君也。以言怀王不用我谋,以殁于秦,遂死而不归,终无遗命,使己得还也。

  山中幽险,郢路远兮,

  言己被放在此山泽深险之处,去我郢道甚远也。

  谗人讠戋々,孰可兮,

  讠戋讠戋,谗言貌也。《尚书》曰:“讠戋讠戋靖言。”言谗人讠戋讠戋,承顺于君,不可告以忠直之意也。

  征夫罔极,谁可语兮,

  言己放逐远行,忧愁无极,众皆佞谀,不可与语忠信也。

  行金累欷,声喟喟兮,

  欷,息也。喟,叹声也。累一作,一作累。

  怀忧含戚,何傺兮。

  言己行常歌金,增叹累息,怀忧含戚,怅然傺而失意也。一作心怀忧戚。

  ○思古

  冥冥深林兮,树木郁郁。山参差以斩岩兮,阜杳杳以蔽日。

  言己放在屮野,处于深林冥冥之中,山阜高峻,树木蔽日,望之无人,但见鸟兽也。参差一作{山参}々。

  悲余心之ぉぉ兮,目眇眇而遗泣。

  遗,堕也。言己居于山林,心中愁思,目视眇眇而泣下堕也。ぉぉ一作悄悄。

  风骚屑以摇木兮,

  骚屑,风声貌。

  云吸吸以湫戾。

  吸吸,云动貌也。湫戾,犹卷戾也。言己心既忧悲,又见疾风动摇草木,其声骚屑,浮云吸吸,卷戾而相随,重愁思也。渊一作湫,戾一作泪。

  悲余生之无欢兮,愁倥偬于山陆。

  倥偬,犹困苦也。言悲念我之生,遭遇乱世,心无欢乐之时,身常困苦于山陆之中也。

  旦徘徊于长坂兮,夕仿亻皇而独宿。

  言己旦起乔徊于长坂之上,夕暮独宿山谷之间,忧且惧也。

  披披以{髟襄}々兮,

  披披、{髟襄}{髟襄},解乱貌也。{髟襄}古本作。

  躬劬劳而悴。

  劬,亦劳也。《诗》云:“劬劳于野。”,病也。《诗》云:“我马矣。”言己履涉风露,头解乱而身罢病也。

  亻狂々而南行兮,

  亻狂亻狂,惶遽之貌。一作魂,行一作征。

  泣г襟而濡袂。

  袂,袖也。言己心中忧戚,用志不安,亻狂亻狂,惶遽南行,悲感外发,涕泣交下,г衣袖也。濡一作掩。

  心婵媛而无告兮,口噤闭而不言。

  闭口为噤也。言己愁思心中牵引而痛,无所告语,闭我之口,不知所言,众皆佞伪,无可与谋也。

  违郢都之旧闾兮,

  闾,里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9:07:18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