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伏车浩叹,作风雅也。

  ○株昭

  悲哉于嗟兮!

  愁思愤懑,长叹息也。

  心内切磋。

  意中激感,肠病痛也。

  款冬而生兮,

  物叩盛阴,不滋育也。王引之曰:“《急就篇》:‘款东贝母姜狼牙。’颜师古曰:‘款东即款冬,亦曰款冻,以其凌寒叩冰而生,故为此名。’师古以款冻为叩冰,义本于王注也。然反复《九怀》文义,实与王注殊指。其曰‘款冬而生兮凋彼叶柯;瓦砾进宝兮捐弃随和;铅刀厉御兮顿弃太阿’。总言小人道长,君子道消耳。款冬、瓦砾、铅刀以喻小人,叶柯、随和、太阿以喻君子。《七谏》云:‘铅刀进御兮遥弃太阿;拨搴元芝兮列树芋荷。’彼言元芝,犹此言叶柯也。彼言芋荷,犹此言款冬也。铅刀、太阿取譬,正与此同。此言阴盛阳穷之时,款冬微物乃得滋荣,其有名材柯叶茂美者,反凋零也。款冬而,指款冬之草,不得以为物叩盛阴,草之名款冬。其声因颗冻而转,更不得因文而训。《尔雅?释鱼》:‘科斗,活东。’舍人本作颗东,科斗非冬生之物,而亦名颗东,则谓取‘凌寒叩冰之意’者谬矣。傅咸《款冬花赋》:‘维兹奇卉,款冬而生。’亦仍王注之误。”其说是也。

  凋彼叶柯。

  伤害根茎,枝卷曲也。

  瓦砾进宝兮,

  佞伪愚戆,侍帷幄也。

  捐弃随和。

  贞良君子,弃山泽也。

  刀厉御兮,

  顽へ之徒,任政职也。

  顿弃太阿。

  明智忠贤,放斥逐也。

  骥垂两耳兮,

  谁俊佯愚,闭口目也。

  中坂蹉跎。

  众无知己,不尽力也。

  蹇驴服驾兮,

  驽钝之徒,为辅翼也。服一作般,《释文》作。

  无用日多。

  僮蒙并进,填满国也。

  修洁处幽兮,

  执履清白,居陋侧也。

  贵宠沙靡刂。

  权右大夫佯不识也。

  凤皇不翔兮,

  贤智隐处,深藏匿也。

  鹑安飞扬。

  小人得志,作威福也。

  鹪开路兮,

  仁士智鸟,导在前也。鹪一作焦明。

  后属青蛇。

  介虫之长,卫恶奸也。属一作厉。

  步骤桂林兮,

  驰逐正道,德自芬也。

  超骧卷阿。

  腾越曲阜,过厄难也。

  丘陵翔亻舞兮,

  山丘踊跃,而欢喜也。亻舞一作舞。

  谷悲歌。

  川渎作乐,进五音也。

  神章灵篇兮,

  河图洛书,纬谶文也。

  赴曲相和。

  宫商并会,应琴瑟也。

  余私娱兹兮,

  我诚乐此,发中心也。娱一作乐。

  孰哉复加。

  天下欢悦,莫如今也。

  还顾世俗兮,

  回视楚国及众民也。

  坏败罔罗。

  废弃仁义,修谄谀也。罔一作网。

  卷佩将逝兮,

  有束带,将横奔也。

  涕流滂沱。

  思君念国,泣г衿也。流一作泗。

  乱曰:

  皇门开兮照下土,

  王门启辟,路四通也。一云皇开门兮。

  镜览幽冥,见万方也。

  株秽除兮兰芷睹。

  邪恶已消,远逃亡也,株一作珠。

  俊英雄,在朝堂也。

  四佞放兮后得禹,

  共苗玄窜四荒也。

  乃获文命,治江河也。

  圣舜摄兮昭尧绪,

  重华秉政,执纪纲也。舜一作。

  着明唐业,致时雍也。

  孰能若兮愿为辅。

  谁能知人如唐虞也。

  思竭忠信,备股肱也。

  ●卷十六

  《九叹》者,护左都水使者光禄大夫刘向之所作也。向以博古敏达,典校经书,辩章旧文(辩一作辨),追念屈原忠信之节,故作《九叹》。叹者,伤也,息也。言屈原放在山泽,犹伤念君,叹息无已,所谓讠赞贤以辅志,骋词以曜德者也。

  ○逢纷

  伊伯庸之末胄兮,

  胄,后也。《左氏传》曰:“戎子驹支,四岳之裔胄也。”

  谅皇直之屈原。

  谅,信也。《论语》曰:“君子贞而不谅。”言屈原承伯庸之后,信有忠直美德,甚于众人也。”直一作贞。

  云余肇祖于高阳兮,惟楚怀之连。

  连,族亲也。言屈原与怀王俱颛顼之孙,有连之族亲,恩深而义笃也。一作婵。

  原生受命于贞节兮,鸿永路有嘉名。

  鸿,大也。永,长也。路,道也。言屈原受阴阳之正气,体合大道,故长有美善之名也。有一作以。

  齐名字于天地兮,

  谓名平字原也。

  光明于列星。

  谓心达道要,又文采光耀,若天有列星也。

  吸精粹而吐氛浊兮,

  氛,恶气也。《左氏传》曰:“楚氛甚恶。”言己吸天地清明之气,而吐其尘浊,内清洁也。

  横邪世而不取容。

  言己体清洁之行,在横邪贪枉之世,而不能自容入于众也。一无取字。

  行叩诚而不阿兮,

  叩,击也。阿,曲也。叩一作切。

  遂见排而逢谗。

  言己心不容非,以好叩击人之过,故遂为谗佞所推逐也。

  后吸虚而黜实兮,

  黜,贬也。实,诚也。

  不吾理而顺情。

  言君听谗佞虚言,以贬忠诚之实,不理我言,而顺邪伪之情,故见放流也。

  肠愤ぉ而含怒兮,志迁蹇而左倾。

  言己执忠诚而见贬黜,肠中愤懑,ぉ悒而怒,则志意迁移,左倾而去也。一云心志徙倚而左倾。

  心忄党慌其不我与兮,

  忄党慌,无思虑貌。慌一作,其一作而。

  躬速速其不吾亲。

  速速,不亲附貌也。言君心忄党慌而无思虑,不肯与我谋议,用志速速,不与己相亲附也。其一作而。

  辞灵而陨志兮,

  陨,堕也。《易》曰“有陨自天”也。辞一作词,志一作意。

  吟泽畔之江滨。

  畔,界也。滨,涯也。言己与怀王辞诀,志意堕落,长吟江泽之涯而已。

  椒桂罗颠复兮,

  颠,顿也。复,仆也。

  有竭信而归诚。

  言己见先贤,若椒桂之人以被祸,其身颠仆,然犹竭信归诚,而志不惧也。

  谗夫蔼蔼而漫着兮,

  蔼蔼,盛多貌也。《诗》云:“蔼蔼王多吉士。”漫,污也。一无夫字,漫一作。

  曷其不舒予情?

  曷,何也。言谗人相聚,蔼蔼而盛,欲漫污人以自着明,君何不舒我忠情,以诘责之乎?

  始结言于庙堂兮,

  结,犹联也。庙者,先祖之所居也。言人君为政举事必告于宗庙,议之于明堂也。

  信中涂而叛之。

  涂,道也。叛,背也。言君始尝与己结议连谋于明堂之上,今信用谗言,中道而更背我也。涂一作涂。

  怀兰蕙与衡芷兮,行中{土}而散之。

  言己怀忠信之德,执芬香之志,远行中野,散而弃之,伤不见用也。衡一作蘅,{土}一作野。

  声哀哀而怀高丘兮,心愁愁而思旧邦。

  言己放斥山野,发声而金,其音哀哀心愁思者,念高丘之山,想归故国也。

  愿承而自恃兮,径淫а而道壅。

  淫а,ウ昧也。《诗》云:“不日有а。”言己思承君暇,心中自恃,冀得竭忠,而径路ウ昧,遂以壅塞。

  颜微黧以沮败兮,

  黧,黑也。沮,坏也。黧《释文》作藜。

  精越裂而衰耄。

  越,去也。裂,分也。耄,老也。言己欲进不得,中心忧愁,颜色黧黑,面目坏败,精神越去,气力衰老也。

  裳而含风兮,

  ,摇貌。

  衣衲衲而掩露。

  纳衲,濡湿貌也。上曰衣,下曰裳。言己放行山野,下裳而含疾风,上衣濡湿而掩霜露,单行独处,身苦寒也。

  赴江湘之湍流兮,顺波凑而下降。

  凑,聚也。言己乘船赴江湘之疾流,顺聚波而下,身危殆也。一云赴江湘而横流。

  徐徘徊于山阿兮,

  阿,曲隅也。徘一作低。

  飘风来之汹汹。

  汹汹,ん声也。言己至于山之隈曲,且徐徘徊,冀想君命,命飘风卒至,复闻谗佞汹汹欲不害己也。汹一作匈。

  驰余车兮玄石,

  玄石,山名。

  步余马兮洞庭。

  洞庭,水名。

  平明发兮苍梧,夕投宿兮石城。

  石城,山名也。言己动履大水,宿止名山,用志清洁且坚固也。

  芙蓉盖而{艹凌}华车兮,紫贝阙而玉堂。

  紫贝,水虫名。《援神契》曰“江水出大贝”也。

  薜荔饰而陆离荐兮,

  陆离,美玉也。荐,卧席也。饰一作饣芳,荐一作。徐仁甫曰:“陆离当作夫离,谓莞蒲可以为席者。”,

  鱼鳞衣而白裳。

  鱼鳞衣,杂五采为衣如鳞文也。言所居清洁,被服芬芳,德体如玉,文采翟明也。

  登逢龙而下陨兮,

  逢龙,山名。逢一作逄,古本作蓬。

  违故都之漫漫。

  言己登逢龙之山而遂下顾,去楚国之辽远也。漫一作曼。

  思南郢之旧俗兮,肠一夕而九运。

  言己思念郢都邑里故俗,肠中愁悴,一夕九转,欲还归也。

  扬流波之潢潢兮,

  潢潢,大貌。

  体溶溶而东西。

  溶溶,波貌也。言己随流而行,水盛广大,波高溶溶,将东入于海也。

  心怊怅以永思兮,意ㄙㄙ而日颓。

  言己将至于海,心中怊恨而长,思意ㄙㄙ而稍下,恐不得还也。日一作自,颓一作ㄨ。

  白露纷涂涂兮,秋风浏萧萧。

  涂涂,厚貌。浏,风疾貌也。言四时欲尽,白露已降,秋风急疾,年岁且老,忧愁思也。一云纷纷,一云浏浏。

  身永流而不还兮,长逝而常愁。

  言己身随水长流,不复旋反,则遂去,常愁念楚国也。一作魂。

  叹曰:譬如流水,纷扬磕兮,波逢汹涌,滂沛兮,

  水性清洁平正,顺而不争,故以喻屈原也。言水逢风纷乱扬波,滂沛失其本性,以言屈原志行清白,遭逢贪佞,被过放逐,亦失其本志也。

  揄扬涤荡,漂流陨往,触石兮。

  ,锐也。言风揄扬,水流陨往,触锐利之石,使之危殆。以言谗人亦扬己过,使得罪罚也。一作岑。

  龙邛圈,缭戾宛转,阻相薄兮,

  言水得风则龙邛缭戾,与险阻相薄,不得顺其流性也。以言忠臣逢谗人,亦匡攘惶遽而窜伏也。一作纶。

  遭纷逢凶,蹇离尤也,

  言己遭逢纷浊之世而遇百凶,以蹇蹇之故,遂以得过也。尤一作邮。

  垂文扬采,遗将来兮。

  言己虽不得施行道德,将垂典雅之文,扬美藻之采,以遗将来贤君,使知己志也。

  ○离世

  灵怀其不吾知兮,灵怀其不吾闻。

  言怀王ウ惑,不知我之忠诚,不闻我之清白,反用谗言而放逐己。

  就灵怀之皇祖兮,灵怀之鬼神。

  言己所言忠正而不见信,愿就怀王先祖告语其冤,使照己心也。鬼神明察,故欲之以自证明也。

  灵怀曾不吾与兮,即听夫人之谀辞。

  言怀王之心曾不与我合,又听用谗谀之言,以造怒己也。与一作知,即一作恻,夫一作谗,一云夫谗人。

  余辞上参于天坠兮,旁引之于四时。

  言己所言上参之于天,下合之于地,旁引四时之神,以为符验也。

  指日月使延照兮,

  延,长也。照,知也。

  抚招摇质正。

  招摇,北斗杓星也。斗主建天时。言己上指语日月,使长视己之志,抚北斗之杓柄,使质正我之志,动告神明以自征验也。一作使。

  立师旷俾端词兮,

  师旷,圣人也。字子{土},生无目,而善听,当晋文公时。端,正也。

  命咎繇使并听。

  言己之言,信而有征,诚可据行,愿立师旷使正其词令,咎繇并而听之。二圣明,长于人情,知真伪之心也。

  兆出名曰正则兮,卦发安曰灵均。

  言己生有形兆,伯庸名我为正则以法天,筮而卜之卦得坤,字我曰灵均以法地也。

  余幼既有此鸿节兮,长愈固而弥纯。

  言己幼少有大节度,以应天地,长大行而弥纯固也。鸿一作洪,愈一作俞。

  不从俗而讠皮行兮,

  讠皮,犹倾也。

  直躬指而信志。

  言己执履忠信,不能随从俗人,倾易其行,直身而言,以信己之志终不回移也。

  不枉绳以追曲兮,屈情素以从事。

  言己心正直,不能枉性以追曲俗,屈我素志以从众人而承事之也。

  端余行其如玉兮,述皇舆之踵迹。

  言思正我行,令之如玉,不匿瑕恶,以承述先王正治之法,继续其业而大之也。

  群阿容以晦光兮,

  晦,冥也。光,明也。群一作群。

  皇舆复以幽辟。

  幽辟,ウ昧也。言群臣皆行枉曲,以蔽君之明,使楚国ウ昧,将危复也。

  舆中涂以回畔兮,驷马惊而横奔。

  马以喻贤臣也。言君为无道,国人中道倍畔而去之,贤臣惊怖奔亡,争欲远也。奔一作奔。

  执组者不能制兮,

  执组,犹织组也。织组者,动之于此而成文于彼。善御者亦动之于手而马尽力也。《诗》云:“执辔如组。”一无能字。

  必折轭而摧辕。

  言驷马惊奔,虽有执辔之御,犹不能制,必摧车轭而折其辕也。以言贤臣奔亡,使国荒乱而倾危也。

  断镳衔驰骛兮,

  镳,勒也。衔,饰口铁也。断一作绝,一作以。

  暮去次而敢止。

  暮,夜也。次,舍也。止,制也。言车败马奔,镳衔断绝,犹自驰骛,至于暮夜乃舍,无有制止之者也。以言人臣一去君,亦不复得拘留也。去一作者。

  路荡荡其无人兮,

  荡荡,平易貌也。《尚书》曰:“王道荡荡。”

  遂不御乎千里。

  御,禁也。言君国之道路荡荡,空无贤人,以不待遇之,故遂行千里远之他方也。

  身衡陷而下沈兮,

  衡,横也。下沈一作不行。

  不可获而复登。

  言己远去千里,身必横陷沈没,长不可复得登引而用之也。”

  不顾身之卑贱兮,惜皇舆之不兴。

  言己远行千里,不敢顾念身之贫贱,欲慕高位也。惜国失贤,道德不盛也。

  出国门而端指兮,冀壹寤而锡还。

  言己放出国门,正心直指,执履诚信,幸君觉寤,赐己以还命也。一本冀上有方字,锡一作赐。

  哀仆夫之坎毒兮,

  坎,恨也。毒,恚也。坎一作甚

  屡离忧而逢患。

  屡,数也。言己不自念惜身之放逐,诚哀仆御之夫坎然恚恨,以数逢忧患,无已时也。

  九年之中不吾反兮,思彭咸之水游。

  言己放出九年,君不肯反我,我中心愁思,欲自沈于水,与彭咸俱游戏也。

  惜师延之浮渚兮,

  师延,殷纣之臣也。为纣作新声《北里之乐》。纣失天下,师延抱其乐器自投濮水而死也。

  赴汨罗之长流。

  言己复慕师延自投于水,自浮渚涯,冀免于刑诛,故遂赴汨水,长流而去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9:06:18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