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贯,出也。庐江、长薄,地名也。言屈原先出庐江,过历长薄。长薄在江北,时东行,故言左也。

  倚沼畦瀛兮,遥望博。

  沼,池也。畦,犹区也。瀛,池上也,楚人名池泽中曰瀛。遥,远也。博,平也。言己循江而行,遂入池泽,其中区瀛远望平博,无人民也。

  青骊结驷兮,齐千乘。

  纯黑为骊。结,连也。四马为驷。齐,同也。言屈原尝与君俱猎于此,官属齐驾驷马,或青或黑,连千乘,皆同服也。

  悬火延起兮,玄颜。

  悬火,悬镫也。玄,天也。言己时从君夜猎,悬镫林木之中,其火延及烧于野泽,烟上天,使黑色也。一作蒸。

  步及骤处兮,诱骋先。

  骤,走也。处,止也。诱,导也。骋,驰也。言猎时有步行者,有乘马走骤者,有处止者,分以围兽,己独驰骋为君先导也。

  抑骛若通兮,引车右还。

  抑,止也。骛,驰也。若,顺也。还,转也。言抑止驰骛者,顺其共获,引车右转,以遮兽也。还一作旋,一云引右运,无车字。

  与王趋梦兮,课后先。

  梦,泽中也,楚人名泽中为梦中。《左氏传》曰:“楚大夫斗伯比与公之女淫而生子,弃诸梦中。”言己与怀王俱猎于梦泽之中,课第群臣,先至后至也。一注云:梦,草中也。

  君王亲发兮,惮青兕。

  发,射。惮,惊也。言怀王是时亲自射兽,惊青兕牛而不能制也。以言尝侍君猎,今乃放逐,叹而自伤闵也。兕一作。《御览》卷八九○引王注作“言怀王是时亲射,以言尝君猎,今兽惊青兕牛而不能制也”。

  朱明承夜兮,时不可以淹。

  朱明,日也。承,续也。淹,久也。言岁月逝往,昼夜相续,年命将老,不可久处,当急来归也。一作时不淹,一作时不可淹,一作时不见淹。

  皋兰被径兮,斯路渐。

  皋,泽也。被,复也。径,路也。渐,没也。言泽中香草茂盛,复被径路,人无采取者,水卒增溢,渐没其道,将至弃捐也。以言贤人久处山野,君不事用,亦将陨颠也。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

  湛湛,水貌。枫,木名也。言湛湛江水,浸润枫木,使之茂盛。伤己不蒙君惠,而身放弃,曾不若树木得其所也。或曰:水旁林木中,鸟兽所聚,不可居之也。

  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言湖泽博平,春时草短,望见千里,令人愁思而伤心也。或曰:荡春心。荡,涤也。言春时泽平望远,可以涤荡愁思之心也。伤春心一作伤心悲。

  兮归来,哀江南!

  言当急来归,江南土地僻远,山林阻,诚可哀伤,不足处也。

  ●卷十

  《大招》者,屈原之所作也。或曰景差,疑不能明也。屈原放流九年,忧{囟心}烦乱,精神越散,与形离别,恐命将终,所行不遂,故愤然大招其魂,盛称楚国之乐,崇怀、襄之德,以比三王,能任用贤,公卿明察(一无明字),能荐举人,宜辅佐之,以兴至治,因以风谏,达己之志也。

  青春受,白日昭只。

  青,东方春位,其色青也。,去也。昭,明也。言岁始春,青帝用事,盛阴已去,少阳受之,则日色黄白,昭然光明,草木之类,皆含气,芽蘖而生。以言魂魄亦宜顺阳气而长养也。一作谢。

  春气奋发,万物遽只。

  春,蠢也。发,也。遽,犹竞也。言春气奋起,上帝发氵曳,和气温燠,万物蠢然,竞起而生,各欲滋茂,以言精魂亦宜奋发精明,令己盛壮也。

  冥凌浃行,魂无逃只。

  冥,玄冥,北方之神也。凌,犹驰也。浃,彳扁也。逃,窜也。言岁始春,阳气上升,阴气下降,玄冥之神,彳扁行凌驰于天地之间,收其阴气,闭而藏之,故魂不可以逃,将随太阴下而沈没也。冥凌一作伏阴。

  魂魄归徕!无远遥只。

  遥,犹漂遥,放流貌也。魂者,阳之精也。魄者,阴之形也。言人体含阴阳之气,失之则死,得之则生,屈原放在草野,忧心愁悴,精神越散,故自招其魂魄。言宜顺阳气始生而徕归己,无远漂遥,将遇害也。魂魄一作,归徕一作徕归。

  魂乎归徕!无东无西,无南无北只!

  言我精魂可徕归矣,无散东西南北,四方异俗,多贼害也。古本乎皆作兮,归徕一作徕归,徕一作兮,无东无西无南无北一作无东西而南北。

  东有大海,溺水氵攸氵攸只。

  氵攸氵攸,流貌也。言东方有大海广远无涯,其水淖溺,沈没万物,不可度越,其流氵攸氵攸,又迅疾也。

  螭龙流,上下悠悠只。

  悠悠,螭龙行貌也。言海水之中,复有螭龙神兽,随流上下,并行游戏,其状悠悠,可畏惧也。悠一作攸,一作。

  雾雨淫淫,白皓胶只。

  皓胶,水冻貌也。言大海之涯多雾恶气,天常甚雨,如注壅水,冬则凝冻,皓然正白,回错胶戾,与天相薄也。皓一作浩。

  魂乎无东!汤谷只。

  言神不可东行,又有汤谷之所出,其地无人,视听然,无所见闻。或曰:,水蘸之貌。乎一作兮,一本下有寥字。

  魂乎无南!南有炎火千里,蝮蛇蜒只。

  炎,火盛貌也。《尚书》曰:“火曰炎上。”蜒,长貌也。言南方太阳有积火千里,又有恶蛇,蜿蜒而长,有毒也。

  山林险隘,虎豹蜿只。

  蜿,虎行貌也。言南方有高山深林,其路险厄,又多虎豹,匍匐蜿蜒,以伺侯人也。林一作陵。

  禺鳙短狐,王虺骞只。

  禺庸,短狐类也。短狐,鬼蜮也。王虺,大蛇也。《尔雅》曰:“蟒,王蛇也。”骞,举头貌也。言复有禺鳙鬼蜮射伤害人,大蛇群聚,举头而望,其状骞然也。

  魂乎无南!蜮伤躬只。

  蜮,短狐也。《诗》云:“为鬼为蜮。”言魂乎无敢南行,水中多蜮鬼,必伤害于尔躬也。乎一作兮。

  魂乎无西!西方流沙,漭洋洋只。

  洋洋,无涯貌也。言西方有流沙,漭然平正,视之洋洋,广大无涯,不可过也。

  豕首纵目,被{髟襄}只。

  豕,猪也。首,头也。{髟襄},乱貌也。纵一作从。{髟襄},古作长。纵一作从。

  长爪踞牙,诶笑狂只。

  诶,犹强也。言西方有神,其状猪头从目,被{髟襄}{髟襄},手足长爪,出齿踞牙,得人强笑而狂犭也。或曰:诶,笑乐也。谓得人乐也。此盖蓐收神之状也。一云豕爪。踞一作倨,诶一作娱。

  魂乎无西!多害伤只。

  言西方金行,其神兽刚强,皆伤害人也。

  魂乎无北!北有寒山,龙只。

  龙,山名也。,赤色,无草木貌也。言北方有常寒之山,阴不见日,名曰龙,。其土赤色,不生草木,不可过之,必冻杀人也。或曰:龙,色越也。,惧也。言起越寒山,然而惧,恐不得过也。一作卓。

  代水不可涉,深不可测只。

  言复有代水广大,不可过度,其深无底,不可穷测,沈没人也。代一作伐。

  天白颢颢,寒凝凝只。

  颢颢,光貌。凝凝,水冻貌也。言北方冬夏积雪,其光颢颢,天地皆白,冰冻重累,其状凝凝,其寒酷烈,伤肌骨也。凝一本及《释文》同作嶷。

  魂乎无往!盈北极只。

  盈,满也。北极,太阴之中,空虚之处也。言我魂归乎北极,空虚不可盈满,往必陨坠,不得出也。

  魂魄归徕,以静只。

  言己宜急徕还,归我之身,随己游戏,心既闲乐,居清静也。一作徕归。

  自恣荆楚,安以定只。

  言四方多害,不可以游,独荆楚饶乐,可以恣意,居之安定,无危殆也。

  逞志究欲,心意安只。

  逞,快也。究,穷也。欲,嗜也。言楚国珍奇所聚集,尤多姣女,可以快志意,穷情欲,心得安乐而无忧也。

  穷身永乐,年寿延只。

  言居于楚国,穷身长乐,保延年寿,终无忧患也。永一作安。

  魂乎归徕!乐不可言只。

  言楚国饶乐,不可胜陈也。归徕一作徕归。

  五六仞,设菰粱只。

  五,稻、稷、麦、豆、麻也。设,施也。粱,蒋实,谓雕葫也。言楚国土地肥美,堪用种植五,其穗长六仞。又有粱之饭,芬香且柔滑也。或曰:仞,因也。以五因粱厕为饭也。菰一作。

  鼎盈望,和致芳只。

  ,熟也。致,致咸酸也。芳,谓椒姜也。言乃以鼎镬熟羹霍,调和咸酸,致其芬芳,望之满案,有行列也。一作而,《释文》作腩。

  内鸽鹄,味豺羹只。

  ,鹤也。鸽似鸠而小,青白。鹄,黄鹄也。豺似狗。言宰夫巧于调和,先定甘酸,乃内鸽黄鹄,重以豺肉,故羹味尤美也。内一作肭。

  魂乎归徕!恣所尝只。

  尝,用也。言羹饭既美,魂宜急徕归,恣意所用,快己之口也。归徕一作徕归,

  鲜甘鸡,和楚酷只。

  言取鲜洁大龟,烹之作羹,调以饴蜜,复用肥鸡之肉,和以酢酪,其味清烈也。

  醢豚苦狗,脍苴{艹}只。

  醢,肉酱也。苦,以胆和酱也,世所谓胆和者也。苴{艹},荷也。言乃以肉酱豚,以胆和酱,狗肉,杂用脍炙,切荷以为香,备众味也。豚古作,{艹}一作。

  吴酸蒿蒌,不沾薄只。

  蒿,蘩草也。蒌,香草也。《诗》曰:“言采其蒌。”一作Ρ蒌,注云,Ρ,菜也。言吴人善为羹,其菜若蒌,味无沾薄,言其调也。沾,多汁也。薄,无味也。言吴人工调咸酸,蒿蒌以为齑,其味不浓不薄,适甘美也。或曰:吴酸。,榆酱也。一云吴酢,酸一作酢。

  魂兮归徕!恣所择只。

  言众味盛多,恣魂志意择用之也。归徕一作乎徕归。

  炙鸹凫,鹑陈只。

  ,也。言复炙鸹,凫雁,鹑,陈列众味,无所不具也。鸹一作鹄,凫一作枭。

  煎雀,遽爽存只。

  ,鲋。遽,趣也。爽,差也。存,前也。言乃复煎鲋鱼,霍黄雀,趣宰人,差次众味,持之而前也。一作霍。

  魂乎归徕!丽以先只。

  言先进靡丽美物,以快神心也。丽一作进。

  四酎并孰,不涩嗌只。

  醇酒为酎。并,俱也。嗌,也。言乃酝酿醇酒,四器俱熟,其味甘美,饮之Ο滑,入口消释,不苦涩,令人不满也。

  清馨冻,不ヱ役只。

  馨,香之远闻者也。冻,犹寒也。ヱ,饮也。役贱也。言醇Ο之酒清而且香,宜于寒饮,不可以饮贱役之人。即以饮贱役之人,即易醉颠仆,失礼敬。一作饮。其说缴绕不通。

  吴醴白ろ,和楚沥只。

  再宿为醴。ろ,米也。沥,清酒也。言使吴人Ο醴,和以白米之,以作楚沥,其清酒尤Ο美也。

  魂乎归徕!不遽惕只。

  言饮食Ο美,安意遨游,长无惶遽怵惕之忧也。归徕一作徕归。

  代秦郑卫,鸣竽张只。

  言代、秦、郑、卫之国,工作妙音,使吹鸣竽篪,作为众乐,以乐君也。代一作岱。

  伏戏《驾辩》,楚《劳商》只。

  伏戏,古王者也。始作瑟。《驾辩》、《劳商》,皆曲名也。言伏戏氏作瑟,造作《驾辩》之曲,楚人因之作《劳商》之歌。皆要妙之音,可乐听也。或曰:《伏戏》、《驾辩》、《劳商》,皆要妙歌曲也。劳,绞也。以楚声绞商音,为之清激也。

  讴和《扬阿》,赵箫倡只。

  徒歌曰讴。扬,举也。阿,曲也。赵,国名也。箫,乐器也。先歌为倡,言乐人将歌,徐且讴吟,扬举善曲,乃俱相和,又使赵人吹箫先倡,五声乃发也。或曰:《讴和》、《扬阿》,皆歌曲也。

  魂乎归徕!定空桑只。

  空桑,瑟名也。《周官》云:“古者弦空桑而为瑟。”言魂急徕归,定意楚国,听瑟之乐也。或曰:空桑,楚地名。归徕一作徕归。

  二八接舞,投诗赋只。

  接,联也。投,合也。诗赋,雅乐也。古者以琴瑟歌诗赋为雅乐,《关雎》、《鹿鸣》是也。言有美女十六人,联接而舞,发声举足,与诗雅相合,且有节度也。舞一作武。

  叩钟调磬,娱人乱只。

  叩,击也。金曰钟,石曰磬也。娱,乐也。乱,理也。言美女起舞,叩钟击磬,得其节度,则诸乐人各得其理,有条序也。

  四上竞气,极声变只。

  四上,谓上四国代、秦、郑、卫也。言四国竞发善气,穷极音声,变易其曲,无终已也。

  魂乎归徕!听歌讠巽只。

  讠巽,具也。言观听众乐,无不具也。

  朱唇皓齿,以夸只。

  皓,白。、夸,好貌也。言美人朱唇白齿,眄美姿,仪状夸好可近,而亲侍左右也。朱唇一作美人,一作雩。

  比德好,习以都只。

  言选择美人,比其才德、容貌,都闲习于礼节,乃敢进也。

  丰肉微骨,调以娱只。

  丰,厚也。微,细也。言美人肥白润泽,小骨厚肉,肌肤柔弱,心志和调,宜侍燕居,以自娱乐也。

  魂乎归徕!安以舒只。

  言美女鲜好,可以安意舒缓忧思也。

  雩目宜笑,娥眉曼只。

  雩,眄瞻貌。曼,泽也。言复有异女,工于雩眄,好口宜笑,蛾眉曼泽,异于众人也。

  容则秀雅,稚朱颜只。

  稚,幼也。朱,赤也。言美女仪容雅,动有法则,秀异于人,年又幼稚,颜色赤白,体香洁也。

  魂乎归徕!静以安只。

  言美好之女可以静居,安精神也。

  夸滂浩,丽以佳只。

  ,长也。滂浩,广大也。佳,善也。言美女身体长,用意广大,多于所知,又性婉顺善心肠也。一作广婉心,婉一作远。

  曾颊倚耳,曲眉规只。

  曾,重也。倚,辟也。规,圜也。言美女之面,丰容丰满,颊肉若重,两耳郭辟,曲眉正圜,貌绝殊也。郭一作。

  滂心绰态,姣丽施只。

  绰,犹多也。态,姿也。姣,好也。言美女心意广大,宽能容众,多姿绰态,调戏不穷,既好有智,无所不施也。滂一作漫,绰一作淖。

  小腰秀颈,若鲜卑只。

  鲜卑,衮带头也。言好女之状,腰支细少,颈锐秀长,靖然而特异,若以鲜卑之带,约而束之也。

  魂乎归徕!思怨移只。

  移,去也。言美女可以忘忧,去怨思也。思一作{囟心},古本作怨思移只。

  易中利心,以动作只。

  言复有美女,用志滑易,心意和利,动作合礼,能顺人意,可以自侍也。

  粉白黛黑,施芳泽只。

  言美女又工于妆饰,傅着脂粉,面如白玉,黛画眉鬓,黑而光净,又施芳泽,其芳香郁渥也。

  长袂拂面,善留客只。

  袂,袖也。拂,拭也。言美女工舞,揄其长袖,周旋屈折,拂拭人面,芬香流衍,众客喜乐,留而不能去也。

  魂乎归徕!娱昔只。

  昔,夜也。《诗》云:“乐酒今昔。”言可以终夜自娱乐也。昔一作夕。

  青色直眉,美目面只。

  面,黠也。言复有美女,体色青白,颜眉平直,美目窃眄,面然慧黠,知人之意也。

  靥辅奇牙,宜笑只。

  ,笑貌也。言美女颊有靥辅,口有奇牙,然而笑,尤媚好也。靥《淮南子》作,辅一作。

  丰肉微骨,体便娟些。

  便娟,好貌。已解于上。

  魂乎归徕,恣所便只。

  便,安也。言所选美女五人,仪貌各异,恣魂所字,以待栖宿也。

  厦屋广大,沙堂秀只。

  沙,丹沙也。言乃为魂造作高殿峻屋,其中广大,又以丹沙朱画其堂,其形秀异,宜居处也。

  南房小坛,观绝ニ只。

  观,犹楼也。ニ,屋宇也。言复有南房别室,静小堂,楼观特高,与大殿宇绝远,宜游宴也。

  曲屋步阎,宜扰畜只。

  曲屋,周阁也。步阎,长砌也。扰,谨也。言南堂之外,复有曲屋周旋,阁道步阎,长砌其路,险狭宜乘扰谨之马,周旋曲折,行游观也。阎一作阎;畜一作兽,一作兽。

  腾驾步游,猎春圃只。

  腾,逝。春草始生,囿中平易也。言从曲阁之路,可驾马腾驰,而临平易,又可步行遂往,田猎于春囿之中,取禽兽也。

  琼毂错衡,英华假只。

  金银为错。假,大也。言所乘之车,以玉错毂,以金错衡,英华照,大有光明也。琼一作瑶。假一作嘏。

  ぇ兰桂树,郁弥路只。

  言所行之道,皆罗桂树,ぇ兰香草,郁郁然满路,动履芳洁,德义备也。ぇ一作芷。

  魂乎归徕!恣志虑只。

  言魂乎归徕,居有大殿,宴有小堂,游有园囿,恣君所志而处之也。虑一作处。

  孔雀盈园,畜鸾皇只。

  畜,养也。言园中之禽则有孔雀群聚,盈满其中,又养鸾鸟、凤皇,皆神智之鸟,可珍重也。畜《释文》作忄畜。

  鸿群晨,杂只。

  ,秃也。《诗》曰:“有在梁。”言鸡鸿鹤群聚候时,鹤知夜半,鸡晨鸣,各知其职也。杂以之属,鸣声啾啾,各有节度也。

  鸿鹄代游,曼只。

  曼,曼衍也。,俊鸟也。言复有鸿鹄往来游戏,与俱飞,翩翻曼衍,无绝已也。曼一作漫,一作霜。

  魂乎归徕!凤皇翔只。

  言所居园圃皆多俊大之鸟,咸有智谟,魂宜来归,若凤皇之翔归有德,就同志也。或曰:鸾、皇以下皆大鸟,以喻仁智之士。言楚国多贤,魂宜来归也。

  曼泽怡面,血气盛只。

  怡,怿貌也。怡一作台,注云:台,怿貌也。言魂来归,己则心志说乐,肌肤曼纟致,面貌怡怿,血气充盛,身体强壮大也。盛一作成。

  永宜厥身,保寿命只。

  言既还归,则与己身相共俱生,长保寿命,终百年也。一云长保命只。

  室家盈庭,爵禄盛只。

  言己既保年寿,室家宗族,盈满朝廷,人有爵禄,豪强族盛也。

  魂乎归徕!居室定只。

  言官爵既崇,宗族既盛,则居家之道大安定也。

  接径千里,出若云只。

  言楚国境界,径路交接,方千馀里,中有隐士,慕己徕出,集聚若云也。

  三圭重侯,听类神只。

  三圭,谓公、侯、伯也。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故言三圭也。重侯,谓子、男也。子、男共一爵,故言重侯也。

  察笃夭隐,孤寡存只。

  笃,病也。早死为夭。隐,匿也。言三圭之君不但知贤愚之类,乃察知万民之中,被笃疾病早夭死,及隐逸之士,存视孤寡而振赡之也。夭一作夭。

  魂兮归徕!正始昆只。

  昆,后也。言楚国公侯昭明,魂宜来归,遂忠之志,正终始之行,必显用也。兮一作乎。

  田邑千畛,人阜昌只。

  田,野也。邑,都邑也。《诗》云:“徂隰徂畛。”阜,盛也。昌,炽也。言楚国田野广大,道路千数,都邑众多,人民炽盛,所有肥饶乐于他国也。

  美冒众流,德泽章只。

  冒,复。章,明也。言楚国有美善之化,复冒群下,流于众庶,德泽之惠甚着明也。

  先威后文,善美明只。

  威,武。言楚国为政,先以威武严民,后以文德抚之,用法诚善美,而君明臣直,魂宜还归也。

  魂乎归徕!赏罚当只。

  言君明臣正,赏善罚恶,各当其所也。归徕一作徕归。

  名声若日,照四海只。

  言楚王方建道德名声,光辉若日之明,照见四海,尽知贤愚。照一作昭。

  德誉配天,万民理只。

  言楚王德于内,荣誉外发,功德配天,能理万民之冤结也。理一作治一本此二句次“善美明只”之后。

  北至幽陵,南交只;

  幽陵,犹幽州也。交,地名。

  西薄羊肠,东穷海只。

  羊肠,山名。言荣誉流行,周遍四极,无远不闻也。

  魂乎归徕!尚贤士只。

  言魂急归徕,楚方尚进贤士,必见进用也。归徕一作徕归,一云尚进士只,一云进贤士只。

  发政献行,禁苛暴只。

  献,进。言楚王发教施令,进用仁义之行,禁绝苛刻暴虐之人。禁一作绝。

  举杰压陛,诛讥罢只。

  一国之高为杰。压,抑也。陛,阶次也。讥,非也。罢,驽也。言楚国选举必先升用杰俊之士,压抑无德,不由阶次之人,非恶罢驽,诛而去之。压一作厌,陛一作阶。

  直赢在位,近禹麾只。

  赢,馀。禹,圣王,明于知人。麾,举手也。言忠直之人皆在显位,复有赢馀俊贤以为储副,诚近夏禹指麾取士,一国之人悉进之也。一云:诚近夏禹所称举贤人之意也。

  豪杰执政,流泽施只。

  千人才为豪,万人才为杰。言豪杰贤士执持国政,惠泽流行,无不被其施也。杰一作俊,执一作治。

  魂乎归徕!国家为只。

  言魂乎急徕归,为国作辅佐也。

  雄雄赫赫,天德明只。

  雄雄赫赫,威势盛也。言楚王有雄雄之威,赫赫之勇,德配天地,体性高明,宜为尽节也。

  三公穆穆,登降堂只。

  穆穆,和美貌。言楚有三公,其位尊高,穆穆而美,上下玉堂,与君议政,宜急徕归,处履之也。降一作玉。

  诸侯毕极,立九卿只。

  言楚选置三公,先用诸侯尽极,乃立九卿以续之,用士有道,不失其次序也。

  昭质既设,大侯张只。

  昭质,谓明旦也。侯,谓所射布也。王者当制服诸侯,故立布为侯射之。古者,选士必于乡射。心端志正,射则能中,所以别贤不肖也。言楚王选士必于乡射,明旦既设礼,张施大侯,使众射之,中则举进,不中退却,各以能升,民无怨望也。

  执弓挟矢,揖辞让只。

  挟,持也。矢,箭也。上手为揖。言众士将射,已持弓箭,必先举手以相辞让,进退有礼,不失威仪也。辞让一作让辞。

  魂乎徕归!尚三王只。

  尚,上也。三王,禹、汤、文王也。言魂急徕归,楚国举士,上法夏、殷、周,众贤并进,无有遗失也。

  ●卷十一

  《惜誓》者,不知谁所作也。或曰贾谊,疑不能明也。惜者,哀也。誓者,信也,约也。言哀惜怀王与己信约而复背之也。古者君臣将共为治,必以信誓相约,然后言乃从(一作从之),而身亲也。盖刺怀王有始而无终也。

  ○惜誓

  惜余年老而日衰兮,岁忽忽而不反。

  言哀己年岁已老,气力衰微,岁月卒过,忽然不还而功不成,德不立也。

  登苍天而高举兮,历众山而日远。

  言己想得道真,上升苍天,高抗志行,经历众山,去我乡邑,日以远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9:02:18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