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重曰:

  愤懑未尽,复陈辞也。

  春秋忽其不淹兮,

  四时运转,往若流也。

  奚久留此故居?

  何必旧乡可浮游也。

  轩辕不可攀援兮,

  黄帝以往,难攀引也。轩辕,黄帝号也。始作车服,天下号之为轩辕氏也。

  吾将从王乔而娱戏。

  上从真人与戏娱也。娱一作游。

  餐六气而饮沆瀣兮,

  远弃五,吸道滋也。

  漱正阳而含朝霞。

  冫食食日精,食元符也。《陵阳子孙明经》言:春食朝霞。朝霞者,日始欲出赤黄气也。秋食沦阴,沦阴者,日没以后示黄气也。冬饮沆瀣,沆瀣者,北方夜半气也。夏食正阳,正阳者,南方日中气也。并天地玄黄之气,是为六气也。含一作食。

  保神明之清澄兮,

  常吞天地之英华也。

  精气入而粗秽除。

  纳新吐故,垢浊清也。

  顺凯风以从游兮,

  乘风戏荡,观八区也。

  至南巢而壹息。

  观视朱雀之所居也。

  见王子而宿之兮,

  屯车留止,遇子乔也。

  审壹气之和德。

  究问元精之秘要也。

  曰:“道可受兮,不可传;

  言易者也。一曰:云无言也。

  其小无内兮,

  靡兆形也。

  其大无垠;

  复天地也。

  无滑而兮,

  乱尔精也。无一作毋,滑一作氵屈,一云无氵屈滑而魂。

  彼将自然;

  应气臻也。

  壹气孔神兮,

  专己心也。

  于中夜存;

  恒在身也。

  虚以待之兮,

  执清静也。

  无为之先;

  闲情欲也。

  庶类以成兮,

  众法陈也。

  此德之门。”

  仙路径也。

  闻至贵而遂徂兮,

  见彼王侯而奔惊也。

  忽乎吾将行。

  周视万宇,涉四远也。

  仍羽人于丹丘兮,

  因就众仙于明光也。丹丘,昼夜常明也。《九怀》曰:“夕宿乎明光。”明光即丹丘也。《山海经》言有羽人之国,不死之民。或曰:人得道,身生毛羽也。

  留不死之旧乡。

  遂居蓬莱,处昆仑也。

  朝濯于汤谷兮,

  朝沐浴于温泉。汤谷在东方少阳之位。《淮南》言日出汤谷入虞渊也。

  夕余身兮九阳。

  我形体于天垠也。九阳,谓天地之涯。兮一作乎,垠一作根。

  吸飞泉之微液兮,

  含吮玄泽之肥润也。

  怀琬琰之华英。

  咀嚼玉英以养神也。

  玉色以免颜兮,

  面目光泽以鲜好也。免一作艳,一作曼。

  精醇粹而始壮。

  我灵强健而茂盛也。

  质销铄以氵勺约兮,

  身体癯瘦,柔媚善也。

  神要眇以淫放。

  魂魄漂然而远征也。漂一作飘。

  嘉南州之炎德兮,

  奇美太阳,气和正也。

  丽桂树之冬荣;

  元气温暖,不殒零也。

  山萧条而无兽兮,

  溪谷寂寥,而少禽也。

  野寂漠其无人。

  林泽空虚,罕有民也。寂一作家,漠一作寞,其一作乎。

  载营而登霞兮,

  抱我魂灵而上升也。霞,谓朝霞,赤黄气也。一作魄。

  掩浮云而上征。

  攀援蹈气,而飘腾也。征一作升。

  命天阍其开关兮,

  告帝卫臣,启禁门也。其一作而。

  排阊阖而望予。

  立排天门而须我也。阊阖一作阖阊。

  召丰隆使先导兮,

  呼语云师,使清路也。

  问大微之所居。

  博访天庭在何处也。大一作太。

  集重阳入帝宫兮,

  得升五帝之寺舍也。

  造旬始而观清都。

  遂至天皇之所居也。旬始,皇天名也。一云旬始,星名。《春秋考异邮》曰:“太白名旬始,如雄鸡也。”,

  朝发轫于太仪兮,

  旦早趋驾于天庭也。太仪,天帝之庭,习仪威之处也。

  夕始临乎于微闾。

  暮至东方之玉山也。《尔雅》曰:“东方之美者有于无闾之琪焉。”于微闾一作于母闾,洪引《尔雅》作“医无闾”,又引《释文》亦作微母闾。

  屯余车之万乘兮,

  百神侍从,无不有也。

  纷溶与而并驰。

  车骑茏茸,而竞驱也。

  驾八龙之婉婉兮,

  虬螭沛艾,屈偃蹇也。婉《释文》作蜿。

  载云旗之逶蛇。

  旄竟天,皆霓霄也。《洪补》谓此句见《骚经》。

  建雄虹之采旄兮,

  系缀くぐ,文纷错也。

  五色杂而炫。

  众采杂厕而明朗也。

  服偃蹇以低昂兮,

  驷马皮我,而鸣骧也。

  骖连蜷以骄骜。

  骖骄骜,怒颠狂也。

  骑胶葛以杂乱兮,

  参差骈错,而纵横也。胶葛一作葛,以一作其。

  斑漫衍而方行。

  缤纷容裔以并升也。漫一作曼。

  撰余辔而正策兮,

  我欲远逝,路何从也。

  吾将过乎句芒。

  就少阳神于东方也。句一作钩。

  历太皓以右转兮,

  遂过庖牺而谘访也。东方甲乙,其帝太皓,其神钩芒,始结罟,以畋以渔,制立庖厨,天下号之为庖牺氏。

  前飞廉以启路。

  风伯先导,以开径也。启一作烛。飞廉非火神,亦不当言烛路。又,扬雄《河东赋》“敦众神使式道兮”,盖取式此意也。

  阳杲杲其未光兮,

  日耀旭曙,旦欲明也。其一作亦。

  凌天地以径度。

  超越干坤之形体也。径一作亻。俞樾《读楚辞》、《闻校补》、《姜校》并谓地即池之讹。

  风伯为余先驱兮,

  飞廉奔驰而在前也。先一作前。

  氛埃辟而清凉。

  扫除雾霾与尘埃也。氛埃辟一作辟氛埃。

  凤皇翼其承兮,

  俊鸟夹毂而扶轮也。

  遇蓐收乎西皇。

  少阴神于海津也。西方庚辛,其帝少皓,其神蓐收。西皇即少昊也。《离骚经》曰:“召西皇使涉予。”知西皇所居,在于西海之神也。乎一作于。

  揽彗星为ユ兮,

  引援孛光以翳身也。揽一作揽,ユ一作旗。

  举斗柄以为麾。

  握持招摇,东西指也。

  叛陆离其上下兮,

  缭隶叛散,以别分也。

  游惊雾之流波。

  蹈履云气,浮游清波也。

  时暧逮其党莽兮,

  日月ㄙホ,而无光也。暧逮一作ㄙа,一作ポホ。

  召玄武而奔属。

  呼太阴神使承卫也。

  后文昌使掌行兮,

  顾命中宫,百官也。天有三宫,谓紫宫、太微、文昌也。故言中宫紫宫,一作紫微。

  选署众神以并毂。

  召使群灵,皆侍从也。

  路曼曼其远兮,

  天道荡荡,长无穷也。

  徐弭节而高厉。

  按心抑意,徐从容也。

  左雨师使径侍兮,

  告使屏翳,备下虞也。

  右雷公以为卫。

  进近猛将,任威武也。

  欲度世以忘归兮,

  遂济于世,追先祖也。

  意恣睢担挢。

  纵心肆志,所愿高也。

  内欣欣而自美兮,

  忠心喜悦,德纯深也。而一作以,一云德绝殊也。

  聊俞娱以自乐。

  且戏观望,以忘忧也。自一作淫。

  涉青云滥游兮,

  随从丰隆而相佯也。一无以字,一无游字。

  忽临睨夫旧乡。

  观见楚国之堂殿也。

  仆夫怀余心悲兮,

  思我祖宗,哀怀王也。

  边马顾而不行。

  驰骖徘徊,睨故乡也。

  思旧故以想象兮,

  恋慕朋友,念兄弟也。以一作而,像一作象。

  长太息而掩涕。

  喟然增叹,泣沾裳也。

  容与而遐举兮,

  进退亻免仰,复欲去也。

  聊抑志而自弭。

  且自厌按,而路蹰也。

  指炎神而直驰兮,

  将候祝融与谘谋也。南方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炎神一作炎帝。

  吾将往观乎南疑。

  过衡山而观九疑也。引疑一作矣。

  览方外之荒忽兮,

  遂究率土,穷海也。

  沛罔象而自浮。

  水与天合,物漂流也。罔象《释文》作氵养。

  祝融戒而还衡兮,

  南神止我,令北征也。还衡一作跸御,一云其御。

  腾告鸾鸟迎宓妃。

  驰呼洛神,使侍予也。《刘考异》曰:“案注云‘乃使仁贤若鸾凤之人’,似鸟

  字本作凤。”,

  张《咸池》奏《承云》兮,

  思乐黄帝与唐尧也。咸池,尧乐也。承云,即云门,黄帝乐也。屈原得祝融止己,即时还车,将即中土,乃使仁贤若鸾凤之人,因迎贞女如洛水之神,使达己于圣君,德若黄帝、帝尧者,欲与建德成化,制礼乐发安黎庶也。一云张乐咸池。

  二女御《九韶》歌。

  美尧二女助成化也。韶,舜乐名也。九成,九奏也。屈原美舜遭值于尧,妻以二女,以治天下,内之大麓,任之以职,则百僚师师,百工惟时,于是遂禅以位,升为天子,乃作韶乐,钟鼓铿锵,九奏乃成。屈原自伤不值于尧,而遭浊世,见斥逐也。

  使湘灵鼓瑟兮,

  百川之神皆谣歌也。

  令海若舞冯夷。

  河海之神咸相和也。海若,海神名也。凭夷,水仙人。《淮南》言凭夷得道以潜于大川也。令一作命。

  玄螭虫象并出进兮,

  鬼魅神兽,喜乐逸豫也。螭,龙类。象,罔象也。皆水中神物。一云列螭象而并进兮。《闻校补》谓象即豸之误。

  形虬而逶蛇。

  形体蜿,相衔受也。蛇一作迤。

  雌便娟增挠兮,

  神女周旋,侍左右也。娟一作。

  鸾鸟轩翥而翔飞。

  鹪玄鹤奋翼舞也。轩一作骞。

  音乐博衍无终极兮,

  正音安舒,靡有穷也。

  焉乃逝徘徊。

  遂往周流,究九野也。以一作而。

  舒并节以驰骛兮,

  纵舍辔衔而长驱也。汤炳正《楚辞今注》谓并即骈字,“凡一车驾二马或四马,皆可称骈”。

  绝垠乎寒门。

  经过后土,出北区也。寒门,北极之门也。连《释文》作踔。

  轶迅风于清源兮,

  遂入八风之藏府也。源一作凉。

  从颛顼乎增冰。

  过观黑帝之邑宇也。

  历玄冥以邪径兮,

  道绝幽都,路穷塞也。

  乘维以反顾。

  攀持天,以化息也。

  召黔嬴而见之兮,

  问造化之神以得失。

  为余先乎平路。

  开轨导我,入道域也。一本先下有导字。

  经营四荒兮,

  周遍八极。

  周流六漠。

  旋天一币。天一作地。

  上至列兮,

  窥天间隙。

  降望大壑。

  视海广狭。

  下峥嵘而无地兮,

  沦幽虚也。嵘一作营。

  上寥廓而无天。

  空无形也。寥一作。

  视忽而无见兮,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9:58:17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