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我性幸直,不曲挠也。

  然容与而狐疑。

  俳亻回进退,观众意也。

  广遂前画兮,

  恢廓仁义,弘圣道也。

  未改此度也。

  心终不变,内自守也。一无也字。

  命则处幽吾将罢兮,

  受禄当穷,身劳苦也。一无则字。刘梦鹏谓“罢读作疲”。

  愿及白日之未暮。

  思得进用,先年老也。

  独茕茕而南行兮,思彭咸之故也。

  ○惜往日

  惜往日之曾信兮,

  先时见仕,身亲近也。

  受命诏以昭诗。

  明告屈原,明典文也。诗一作时。

  奉先功以照下兮,

  承宣祖业以示民也。

  明法度之嫌疑。

  草创宪度,定众难也。

  国富强而法立兮,

  楚以炽盛,无盗奸也。

  属贞臣而日矣。

  委政忠良而游息也。矣一作娱。

  秘密事之载心兮,

  天灾地变,乃存念也。秘一作移。

  虽过失而弗治。

  臣有过差,放贳宽也。弗一作不。

  心纯而不泄兮,

  素性敦厚,慎语言也。泄一作贳。

  遭谗人而嫉之。

  遭退靳尚及上官也。嫉之一作佞嫉。

  君含怒而待臣兮,

  上怀忿恚,欲刑残也。

  不清澈其然否。

  内弗省察,其侵冤也。澈一作。

  蔽晦君之聪明兮,

  专擅维恩,握主权也。

  虚惑误又以欺。

  欺罔戏弄,若转丸也。一云惑虚言又以欺。

  弗参验以考实兮,

  不审穷其端原也。

  远迁臣而弗思。

  放逐徙我,不肯还也。

  信谗谀之溷浊兮,

  听用邪伪,自乱惑也。溷浊一作浮说。

  盛气志而过之。

  呵骂迁怒,妄诛戮也。盛,古作成。

  何贞臣之无{自辛}兮,

  忠正之行,少愆忒也。{自辛}一作罪。

  被离谤而见尤。

  虚蒙诽讪,获过愆也。离一作ゥ。

  {斩心}光景之诚信兮,

  质性谨厚,貌纯悫也。

  身幽隐而备之。

  虽处草野,行弥笃也。闻氏谓备当为避,声误字。

  临沅湘之玄渊兮,

  观视流水,心悲恻也。沅一作江。

  遂自忍而沈流。

  遂赴深水,自害贼也。遂一作不。

  卒没身而绝名兮,

  姓字断绝,形体没也。一云:名字断绝,形朽腐也。没身一作沈身。

  惜壅君之不昭。

  怀王壅蔽,不觉悟也。古本壅皆作ń。沈祖绵谓昭当作皓,字之讹。流皓幽聊为韵。

  君无度而弗察兮,

  上无检柙,以知下也。

  使芳草为薮幽。

  贤人放窜,弃草野也。

  焉舒情而抽信兮,

  安所展思,拔愁苦也。

  恬死亡而不聊。

  忍不贪生而顾老也。

  独鄣壅而蔽隐兮,

  远放隔塞,在裔土也。鄣一作彰,壅一作雍。

  使贞臣为无由。

  欲竭忠节,靡其道也。为一作而。

  闻百里之为虏兮,

  沈祖绵曰:“百里奚无为虏事,虏当作竖。”

  伊尹烹于庖厨。吕望屠于朝歌兮,宁戚歌而饭牛。

  见《骚经》、《天问》。

  不逢汤武与桓缪兮,世孰云而知之!吴信谗而弗味兮,

  宰阿谀,甘如蜜也。弗一作不。徐复校味为昧,弗昧,“言微明亦不可得也”。非是。

  子胥死而后忧。

  竟为越国所诛灭也。

  介子忠而立枯兮,

  介子,介子推也。

  文君寤而追求。

  文君,晋文公也。寤,觉也。昔文公被丽姬谮,出奔齐楚,介子推从行,道乏粮,割股肉以食文公。文公得国,赏诸从行者,失忘子推。子推遂逃介山隐。文公觉悟,追而求之。子推遂不肯出。文公因烧其山,子推抱树烧而死,故言立枯也。《七谏》中推自割而食君,亦解此也。

  封介山而为之禁兮,报大德之优游。

  言文公遂以介山之民封子推,使祭祀之,又禁民不得有言烧死,以报其德,忧游其灵也。一无而字。

  思久故之亲身兮,因缟素而哭之。

  言文公思子推亲自割其身,恩义尤笃,因为变服,悲而哭之也。

  或忠信而死节兮,

  仇牧荀息与梅伯也。

  或讠也谩而不疑。

  张仪欺诈,不能诛也。讠也一作。

  弗省察而按实兮,

  君不参错而思虑也。

  听谗人之虚辞。

  谄谀毁訾,而加诬也。

  芳与泽其杂糅兮,

  质性香润,德之厚也。

  孰申旦而别之?

  世无明智,惑贤愚也。

  何芳草之早夭兮,

  贤臣被谗,命不久也。夭一作夭。

  微霜降而下戒。

  严刑卒至,死有时也。下一作不。

  谅聪不明而蔽壅兮,

  君知浅短,无所照也。一云不聪明。洪兴祖《补注》曰:“《易?噬嗑》《》卦皆曰:‘聪不明也。’”盖谓本作“聪不明”。闻氏《校补》谓聪训听,“聪不明”者,即听不明也。又据洪氏所引,谓“聪不明”古之恒语。闻说非是。此当作“不聪明”者是也。考“无所照”即释“不聪明”之意也。王本作“不聪明”也。考聪字古有二训:一曰听也。一曰明也。若以前一解言之,则此信乎宜同《易象》,作“聪不明”者是也。若以后一解言之,则当作“不聪明”也。然三复之,此当属后者。且“聪明”二字连文,盖平列复语耳。本篇上云“蔽晦君之聪明兮”,刘向《九叹?沈江》“愿悉心之所闻兮,遭值君之不聪。”王逸注曰:“听远曰聪。言己欲尽忠竭其所闻,陈列政事,遭值怀王ウ不聪明,鸸不见纳也。”盖亦同此。考郭店楚墓竹简文《五行篇》曰:“不聪不明,不圣不智,不智不仁,不仁不安,不安不乐,不乐亡德。”又曰:“未尝闻君子道,谓之不聪;未尝见贤人谓之不明。”则皆“不聪”与“不明”为对举,聪,亦明之意也。此当可为作“不聪明”之旁证。又,《左传》昭二七年:“去朝吴,出蔡侯朱,丧太子建,杀连尹奢,屏王耳目,使不聪明。”《汉书》卷七二《贡禹传》:“臣禹犬马之齿八十一,血气衰竭,耳目不聪明,非复能有补益,所谓素餐尸禄ㄜ朝之臣也。”“不聪明”,古之成语也。

  使谗谀而日得。

  佞人位高,家富饶也。家一作蒙。

  自前世之嫉贤兮,

  憎恶忠直,若仇怨也。

  谓蕙若其不可佩。

  贱弃仁智,言难用也。

  妒佳冶之芬芳兮,

  嫉害美善之婉容也。佳一作娃。

  母姣而自好。

  丑妪自饰以粉黛也。

  虽有西施之美容兮,

  世有好女之异貌也。

  谗妒入以自代。

  众恶推远,不附近也。

  愿陈情以白行兮,

  列己忠心,所趋务也。

  得罪过之不意。

  谴怒横异,无宿戒也。

  情冤见之日明兮,

  行度清白,皎如素也。冤一作宛。

  如列宿之错置。

  皇天罗宿,有度数也。

  乘骐骥而驰骋兮,

  如驾驽马而长驱也。《朱注》曰:“骐骥,王逸解为驽马。又详下文,恐当作驽骀。”陆侃如谓“此盖因《离骚》‘乘骐骥以驰骋’句而误,当改从朱说”。游国恩亦持此说。

  无辔衔而自载;

  不能制御,乘车将仆。

  乘氵付以下流兮,

  乘舟船而涉渡也。编竹木曰氵付,秦人曰发也。

  无舟楫而自备。

  身将沈没而危殆也。楫一作。

  背法度而心治兮,

  背弃圣制,用愚意也。治一作殆。

  辟与此其无异。

  若乘船车,无辔棹也。辟一作譬。

  宁溘死而流亡兮,

  意欲淹没,随水去也。

  恐祸殃之有再。

  罪及父母与亲属也。

  不毕辞以赴渊兮,

  陈言未终,遂自投也。

  惜壅君之不识。

  哀上愚蔽,心不照也。识一作明。

  ○桔颂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

  后,后土也;皇,皇天也。服,习也。言皇天后土生美橘树,异于众木,来服习南土,便其风气,屈原自喻才德如橘树,亦异于众也。便其风气,一云便且遂也,一云便其性也。汤炳正《楚辞今注》谓后当作侯,发语词。

  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南国,谓江南也。迁,徒也。言橘受天命生于江南,不可移徙,种于北地则化为枳也。屈原自比志节如橘,亦不可移徙。

  深固难徙,更壹志兮。

  屈原见橘根深坚固,终不可徙,则专己志,守忠信也。

  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

  绿,犹青也。素,白也。言橘青叶白华,纷然盛茂,诚可喜也。以言己行清白可信任也。荣一作华。

  曾枝剡棘,圆果抟兮。

  剡,利也。棘,橘枝刺若棘也。抟,圜也。楚人名圜为抟。言橘枝重累,又有利棘,以象武也。其实抟,又象文也。以喻己有文武,能方圆也。圆果一作圜果,抟一作专。

  青黄杂糅,文章烂兮。

  言橘叶青,其实黄,杂糅俱盛,烂然而明。以言己敏达道德,亦烂然有文章也。糅一作揉。

  精色内白,类可任兮。

  精,明也。类,犹貌也。言橘实赤黄,其色精明,内怀洁白,以言贤者亦然,外有精明之貌,内有洁白之志,故可任以道而事用之也。一云类任道兮。

  纷宜,夸而不丑兮。

  纷,盛貌;丑,恶也。言橘类纷而盛,如人宜修饰,形容尽好,无有丑恶也。一作修。

  嗟尔幼志,有以异兮。

  尔,汝也。幼,小也。言嗟乎众臣,女少小之人,其导易徙,有异于橘也。

  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

  屈原言己之行度,独立坚固,不可迁徙,诚可喜也。

  深固难徙,廓其无求兮。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

  苏,寤也。言屈原自知为谗佞所害,心中觉寤,然不变节,犹行忠直,横立自持,不随俗人也。陆时雍《楚辞疏》谓苏当作疏。盖言疏远之意。汤炳正《楚辞今注》亦谓苏即疏,疏世,言“远离世俗”。其说可参。

  闭心自慎,不终失过兮。

  言己闭心捐欲,敕慎自守,终不敢有过失也。一云终不过兮,一云终不失过兮。

  秉德无私,参天地兮。

  秉,执也。言己执履忠信,行无私阿,故参配天地,通之神明,使知之也。

  愿岁并谢,与长友兮。

  谢,去也。言己愿与橘同心并志,岁月虽去,年且衰老,长的朋友,不相远离也。徐仁甫曰:“并与屏通,屏犹放去,与谢训去为同义词。”

  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

  淑,善也。梗,强也。言己虽设与橘离别,犹善持己行,梗然坚强,终不淫惑而失义也。朱季海谓淑离当作陆离,言美好貌。

  年岁虽少,可师长兮。

  言己年虽幼小,言有法则,行有节度,斋可师用,长老而事之。

  行比伯夷,置以为像兮。

  像,法也。伯夷,孤竹君之子也。父欲立伯夷,伯夷让弟叔齐。叔齐不肯受,兄弟弃国,俱去之首阳山下。周武王伐纣,伯夷、叔齐扣马谏之曰:‘父死不葬,谋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忠乎?’左右欲杀之,太公曰:‘不可。’引而去之,遂不食周粟而饿死。屈原亦自以饰洁白之行,不容于世,将饿馁而终,故曰以伯夷为法也。

  ○悲回风

  悲回风之摇蕙兮,

  回风为飘。飘风回邪,以兴谗人。

  心冤结而内伤。

  言飘风动摇芳草,使不得安。以言谗人亦别离忠直,使得罪过也。故己见之,中心冤结而伤痛也。冤一作宛。

  物有微而陨性兮,

  陨,落也。言芳草为物,其性笥眇,易以陨落。言贤者用事精微,亦易伤害也。

  声有隐而先倡。

  倡,始也。言谗人之言,隐匿其声,先倡导君使惑乱也。

  夫何彭咸之造思兮,暨志介而不忘。

  暨,与也。《尚书》曰:“让于稷契暨皋陶。”介,节也。言己见谗人倡君为恶,则思念古世彭咸,欲与齐志节而不能忘也。

  万变其情岂可盖兮,

  盖,复也。言谗人长于巧诈,情意万变,转易其辞,前后反复,如明君察之,则知其态也。一云万变情岂其可盖兮。

  孰虚伪之可长?

  言谗人虚造成人过,其行邪伪,不可久长,必遇祸也。

  鸟兽鸣以号群兮,

  号,呼也。

  草苴比而不芳。

  生曰草,死曰苴。比,合也。言飞鸟走兽群鸣相呼,则芳草合其茎叶,芬芳以不畅也。以言谗口众多,盈君之耳,亦令忠直之士失其本志也。

  鱼葺鳞以自别兮,

  葺,累也。

  蛟龙隐其文章。

  言众鱼张其尾,葺累其鳞,则蛟龙隐其文章而避之也。言俗人朋党,恣其口舌,则贤者亦伏匿而深藏也。

  故荼荠不同兮,

  二百四十步为。言枯草荼荠不同亩而俱生,以言忠佞亦不同朝而俱用也。荠一作若,若一作苦。

  兰ぇ幽而独芳。

  以言贤人虽居深山,不失其忠正之行。ぇ一作芷。

  惟佳人之永都兮,

  佳人,谓怀、襄王也。邑有先君之庙曰都也。

  更统世而自贶。

  更,代也。贶,与也。言己念怀王长居郢都,世统其位,父子相举,今不任贤,亦将危殆也。

  眇远志之所及兮,

  言己常眇然高志,执行忠直,冀上及先贤也。

  怜浮云之相羊。

  相羊,无所据依之貌也。言己放弃若浮云之气,东西无所据依也。

  介眇志之所惑兮,

  介,节也。言己能守耿介之眇节,以自惑误,不用于世也。

  窃赋诗之所明。

  赋,铺也。诗,志也。言己守高眇之节不用于世,则铺陈其志以自证明也。

  惟佳人之独怀兮,

  怀,思。

  折若椒以自处。

  处,居也。言己独念怀王,虽见放逐,犹折香草以自修饣芳,行善终不怠也。若一作芳。

  曾欷之嗟嗟兮,

  欷,啼貌。曾一作增。

  独隐伏而思虑。

  言己思念怀王,悲啼欷,虽独隐伏,犹思道德,欲辅助之也。伏一作居。

  涕泣交而凄凄兮,

  凄凄,流貌。一云交下而凄凄,下一作流。

  思不眠以至曙。

  曙,明也。朱季海谓至当作极。

  终长夜之曼曼兮,

  曼曼,长貌。

  掩此哀而不去。

  心常悲慕。

  寤从容以周流兮,

  觉立徙倚而行步也。以一作而。

  聊逍遥以自恃。

  且徐游戏,内自娱也。

  伤太息之愍怜兮,

  忧悴重叹,心辛苦也。愍怜一作愍叹。

  气于邑而不可止。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9:57:17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