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乘白鼋兮逐文鱼,

  大{敝黾}为鼋,鱼属也。逐,从也。言河伯游戏,远出乘龙,近出乘鼋,又从鲤鱼也。一无文字。

  与女游兮河之渚,流澌纷兮将来下。

  流澌,解冰也。言屈原愿与河伯游河之渚,而流澌纷然,相随来下,水为污浊,故欲去也。或曰,流澌,解散。屈原自比流澌者,欲与河伯离别也。

  子交手兮东行,

  子,谓河伯也。言屈原与河伯别,子宜东行,还于九河之居,我亦欲归也。

  送美人兮南浦。

  美人,屈原自谓也。愿河伯送己南至江之涯,归楚国也。

  波滔滔兮来迎,鱼邻邻兮媵予。

  媵,送也。言江神闻己将归,亦使波流滔滔不迎,河伯遣鱼邻邻侍从而送我也。邻一作鳞。

  ○山鬼

  若有人兮山之阿,

  若有人,谓山鬼也。阿,曲隅也。

  被薜荔兮带女罗。

  女罗,兔丝也。言山鬼■■若人,见于山之阿,被又罗之衣,以兔丝为带也。薜荔、兔丝,皆无根,缘物而生,山鬼亦ㄙ忽无形,故衣之以为饰也。罗一作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

  睇,微眄貌也。言山鬼之状,体含妙容,美目盼然,又好口齿,而宜笑也。

  子慕予兮善窈窕。

  子,谓山鬼也。窈窕,好貌。《诗》曰:“窈窕淑女。”言山鬼之貌,既以夸丽,亦复慕我善行好姿,故来见其容也。

  乘赤豹兮从文狸,

  狸一作。

  辛夷车兮结桂旗。

  辛夷,香草也。言山鬼出入,乘赤豹,从文狸,结桂与辛夷,以为车旗。言其香也。

  被石兰兮带杜衡,

  石兰、杜衡,皆时草。衡一作蘅。

  折芳馨兮遗所思。

  所思,谓清洁之士若屈原者也。言山钣修饰众香,以崇其善,屈原履行清洁,以厉其身,神人同好,故折芳馨相遗,以同其志也。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

  言山钣所处,乃在幽篁之内,终不见天地,所以来出,归有德也。或曰:幽篁,竹林也。

  路险难兮独后来。

  言所处既深,其路险阻又难,故来晚暮,后诸神也。

  表独立兮山之上,

  表,特也。言山鬼后到,特立于山之上而自异也。

  云容容兮而在下,杳冥冥兮羌昼晦,

  言山鬼所在至高邈,云出其下,虽白昼犹晦冥也。

  东风飘兮神灵雨。

  飘,风貌。《诗》曰:“匪风飘兮。”言东风飘然而起,则神灵应之而雨,以言阴阳通感,风雨相和,屈原自伤无和也。飘一作飘飘。

  岁既晏兮孰华予?

  晏,晚也。孰,谁也。言己宿留怀王,冀其还己,心中忄詹然,安而忘归,年岁晚暮,将欲罢老,谁复令我荣华也。

  采三秀兮于山间,

  石磊磊兮葛蔓蔓。

  言己欲服芝草,以延年命,周旋山间,采而求之,终不能得,但见山石磊磊,葛草蔓蔓。或曰:三秀,秀材之士隐处者也。言石、葛者,喻所在深也。

  怨公子兮怅忘归,

  公子,谓公子椒也。言己所以怨公子椒者,以其知己忠信而不肯达,故我怅然失志而忘归也。

  君思我兮不得。

  言怀王时思念我,顾不肯以暇之日召己谋议也。

  山中人兮芳杜若,

  山中人,屈原自谓也。

  饮石泉兮荫松柏,君思我兮然疑作。

  言己虽在山中无人之处,犹取杜若以为芬芳,饮石泉之水,荫松柏之木,饮食居处,动以香洁自饰也。

  {}填填兮雨冥冥,

  {}一作雷。

  犭爰啾啾兮又夜鸣。

  又一作。

  风飒飒兮木萧萧,

  言己在深山之中,遭雷电暴雨,犭爰号呼,风木动摇,以言恐惧,失其所也。或曰:雷为诸侯,以兴于君,€雨冥昧,以兴佞臣,犭爰善鸣,以兴谗言,风以喻政,木以喻民,雷填填者,君妄怒也。雨冥冥者,群亻妄聚也。犭爰啾啾者,谗夫弄口也。风飒飒者,政烦扰也。木萧萧者,民惊骇也。

  思公子兮徒离忧!

  言己怨子椒不见达,故遂去而忧愁也。

  ○国殇

  操吴戈兮被犀甲,

  戈,戟也。甲,铠也。言国殇始从军之时,手持吴戈,身被犀铠而行也。或曰,操吾科;吾科,之名也。

  车错毂兮短兵接。

  错,交也。短兵,刀剑也。言戎车相迫,轮毂交错,长兵不施,故用刀剑以相击也。

  旌蔽日兮敌若云,

  言兵士竟路趣敌,旌旗蔽天,敌多人众,来若云也。

  矢交坠兮士争先。

  坠,堕也。言两军相射,流矢交堕,壮夫奋怒,争先在前也。坠一作队。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凌,犯也。躐,践也。言敌家来侵,凌我屯阵,践躐我行伍也。躐一作。

  霾两轮兮絷四马,

  絷,绊也。《诗》曰:“絷之维之。”言己马虽死伤,更霾车两轮,绊四马,终不反顾,示必死也。霾一作埋。

  援玉χ兮击鸣鼓。

  言己愈自厉怒,势气益盛。援一作摇,χ一作桴。

  天时坠兮威灵怒,

  坠,落也。言己战斗,适遭天时,命当堕落,身虽死亡,而威神怒健,不畏惮也。

  严杀尽兮弃原{土}。

  严,壮也。杀,死也。言壮大士尽其死命,则骸骨弃于原{土},而不土葬也。洪云“{土},古野字”。

  出不入兮往不反,

  言壮士出阃,不复顾入,一往必死,不复还反也。

  平原忽兮路超远。

  言身弃平原山{土}之中,去家道甚远也。一云平原路兮忽超远。。《闻校补》云:“《方言》六云:‘亻勿、邈,离也,楚谓之越,或谓之远;吴越曰亻勿。’忽、亻勿通。《荀子?赋篇》曰‘忽兮其远之极也’,本书《怀沙》曰‘道远忽兮’,字并作忽。‘平原忽’与‘路超远’祗是一义而变文重言之以足句,此与上文‘出不入兮往不反’,词例正同。一本以忽字倒在兮下,非是。”,

  带长剑兮挟秦弓,

  言身虽死,犹带剑持弓,示不舍武也。

  首身离兮心不惩。

  惩,也。言己虽死,头足分离,而心终不惩也。身一作虽。《闻校补》云:“《战国策?秦策》曰‘首身分离,暴骨草泽’,‘首身分离’,自是古之恒语,一本作虽,非是。”《姜校》云:“首身分离,盖古之成语,《战国策?秦策》‘首身分离,暴骨草泽。则作虽者非也。”,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言国殇之性,诚以勇猛刚强之气,不可凌犯也。

  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言国殇死后,精神强壮,魂魄武毅,长为百鬼之雄杰也。一云毅,一云子魂毅。洪兴祖曰:《左传》曰:“人生始化曰魄,既生魄,阳曰魂。用物精多,则魂魄强。”疏云:“人禀五常以生,感阴阳以灵,有身体之质,名之曰形,有嘘吸之动,谓之为气,气之灵者曰魄,既生魄矣,其内自有阳气也,气之神者曰魂。魂魄,神灵之名,本从形气而有,附形之灵为魄,附气之神为魂。附形之灵者,谓初生之时,耳目心识,手足运动,啼呼为声。此则魄之灵也。附气之神者,谓精神性识,渐有所知。此则附气之神也。魄在于前,魂在于后,魄识少而魂识多。人之生也,魄盛魂强,及其死也,形销气灭。圣人缘生以事死,改生之魂曰神,改生之魄曰鬼。合鬼与神,教之至也。魄附于气,气又附于形,形强则气强,形弱则气弱,魂以气强,魄力以形强。”《淮南子》曰:“天气为魂,地气为魄。”注云:“魂,人阳神;魄,

  人阴神也。”,

  ○礼魂

  成礼兮会鼓,

  言祠祀九神,皆先斋戒,成其礼敬,乃传歌作乐,急疾击鼓,

  传芭兮代舞,

  芭,巫所持香草名也。代,更也。言祠祀作乐而歌,巫持芭而舞讫,以复传与他人,更用之也。芭一作巴。

  夸女倡兮容与。

  夸,好也。谓使童稚好女,先倡而舞,则进退容与,而有节度也。与一作冶。《姜校》云:“容冶,双声连绵字,其字形虽不定,而无作容冶者。”

  春兰兮秋菊,

  洪兴祖曰:古语云,春兰秋菊,各一时之秀也。菊一作鞫。

  长无绝兮终古!

  言春祠以兰、秋祠以菊为芬芳,长相继承,无绝于终古之道也。

  ●卷三

  《天问》者,屈原之所作也。何不言问天?天尊不可问,故曰天问也。屈原放逐,忧心愁悴(一作瘁),彷徨山泽(一作川泽),经历陵陆,嗟号昊,仰天叹息,见楚有先王之庙及公卿祠堂,图画天地山川,神灵琦玮亻亻危(一作谲诡)及古贤圣怪物行事,周流罢倦,休息其下,仰见图画,因书其壁,何而问之(何一作呵)。以渫愤懑,舒泻愁思,楚人哀惜屈原,因共论述,故其文义不次序云尔。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遂,往也。初,始也。言往古太始之元,虚廓无形,神物未生,谁传道此事也。《考异》、《姜校》、金开诚《屈原集校注》、程嘉哲《天问新注》同谓《太平御览》卷一引亦作邃。姜云:“作邃是也,遂则假借字。”程曰:“邃,遂通。”皆非。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言天地未分,溷沌无垠,谁考定而知之也。考一作知,定一作述。

  冥昭瞢ウ,谁能极之?

  言日月昼夜,清浊晦明,谁能极知之。《天问笺》曰:“自‘遂古之初’至‘何本何化’,凡六韵,皆言混沌未辟,景象,恶有所谓清明者。此昭字自属勿之误字。勿,《说文》:‘尚冥。’与昧古通用。冥勿瞢ウ,四字平列。”,

  冯翼惟像,何以识之?

  言天地既分,阴阳运转,冯冯翼翼,何以识知其形像乎。《文选》卷四七夏侯湛《东方朔画赞》注引惟作遗,何剑熏谓当作“遗像”。《姜校》本惟作维。

  明明ウウ,惟时何为?

  言纯阴纯阳,一晦一明,谁造为之乎。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谓天地人三合成德,其本始何化所生乎。

  圜则九重,孰营度之?

  言天圜而九重,谁营度而知之乎。

  惟兹何功,孰初作之?

  言此天有九重,谁功力始作之邪?

  斡维焉系?天极焉加?

  斡,转也。维,纲也。言天昼夜转旋,宁有纲维系缀,其际极字所加乎。

  八柱何当?东南何亏?

  言天有八山为柱,皆何当值?东南不足,谁亏之也。柱何当,东南何亏?”洪兴祖曰:“《素问》曰:‘天不足西北,故西北方阴也,而人右耳不如左明也。地不满东南,故东南方阳也,而人左手足不如右强也。’又曰:‘天不足西北,左寒而右凉;地不满东南,右热而左温。’注云:‘中原地形,西北高,东南下。今百川满凑东之沧海,则东西南北高下可知。’”

  九天之际,安放安属?

  九天:东方天,东南方阳天,南方赤天,西南方朱天,西方成天,西北方幽天,北方亥天,燕北方变天,中央钧天。其际会何分,安所系属乎。

  隅隈多有,谁知其数?

  言天地广大,隅隈众多,宁有知其数乎。

  天何所沓?十二焉分?

  沓,合也。言天与地合会何所,十二辰谁所分别乎。

  日月安属?列星安陈?

  言日月众星,安所系属,谁陈列也。《金校》引一说属作烛,谓二字古通,“此句当从烛照取义”。

  出自汤谷,次于蒙汜;

  次,舍也。汜,水涯也。言日出东方汤谷之中,暮入西极蒙水之涯也。

  自晦及明,所行几里?

  言日平旦而出,至暮而止,所行凡几何里乎。

  夜光何德,死则又育?

  夜光,月也。育,生也。言月何德于天,死而复生也。一云:言月何德居于天地,死而复生。

  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

  言月中有菟,何所贪利,居月之腹而顾望乎。菟一作兔。

  女岐无合,夫焉取九子?

  女岐,神女,无夫而生九子也。

  伯强何处?惠气安在?

  伯强,大厉疫鬼也,所至伤人。惠气,和气也。言阴阳调和,则惠气行;不调和则厉鬼兴,二者常何所在乎。《闻校补》云:“本篇通例,凡表方位之疑问代名词,皆用安或焉,无用何者。此文本作‘伯强安处’,与下‘惠气安存’句同字。学者误读处为名词,因妄改安为何以就之也。”《姜校》云:“《天问》疑问代名词之表方位者,皆用焉或安,处指方所,则作安字是也。”

  何阖而晦?何开而明?

  言天何所阖闭而晦冥,何所开发而明晓乎。

  角宿未旦曜灵焉藏?

  角,亢,东方星。曜灵,日也。言东方未明旦之时,日安所藏其精光乎。《释文》藏作臧。

  不任汩鸿,师何以尚之?

  汩,治也。鸿,大水也。师,众也。尚,举也。言玄才不任治鸿水,众人何以举之乎。师一作玄。

  鸱龟曳衔,玄何听焉?

  言玄治水,绩用不成,尧乃放杀之羽山,飞鸟水虫曳衔食之,玄何能复不听乎。

  顺欲成功,帝何刑焉?

  帝,谓尧也。言玄设能顺众人之欲,而成其功,尧当何为刑戮之乎。洪兴祖《补注》:“《书》云:‘方命圯族。’《国语》云:‘玄违帝命。’则所谓‘顺欲’者,顺帝之欲也。《山海经》云:‘玄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帝令祝融杀玄于羽郊。’”

  永遏在羽山,夫何三年而不施?

  永,长也。遏,绝也。舍,施也。言尧长放玄于羽山,绝在不毛之地,三年不舍其罪也。一无山字,施一作。

  伯禹愎玄,夫何变化?

  禹,玄子也。言玄愚狠,愎而生禹,禹小见其所为,何以能变化而有圣德也。愎一作腹,注同。一本何下有故字。

  纂就前绪,遂成考功。

  父死称考。绪,业也。言禹能纂代玄之遗业,而成考父之功也。

  何续初继业,而厥谋不同?

  言禹何能继续玄业而谋虑不同也。

  洪泉极深,何以之?

  言洪水渊泉极深,大禹何用塞而平之乎。《朱注》云:“泉,疑当作渊,唐本避讳而改之也。”

  地方九则,何以坟之?

  坟,分也。谓九州岛之地,凡有九品,禹何能分别之乎。坟一作愤。

  河海应龙,何尽何历?

  有鳞曰蛟龙,有翼曰应龙。历,过也。言河海所出至远,应龙过历游之,而无所不穷也。或曰,禹治洪水时,有应龙以尾画地,导水所注当决者,因而治之也。一云应龙何画河海何历”。游国恩谓“‘历’与上文‘坟’、下文‘成’均不叶韵;且《天问》文例以四句为节,故知其必有阙文”。

  玄何所营?禹何所成?

  言玄治鸿水,何所营度,禹何所成就乎。

  康回冯怒,地何故东南倾?

  康回,共工名也。《淮南子》言共工与颛顼争为帝,不得,怒而触不周之山,天维绝,地柱折,故东南倾。

  九州岛安错?川谷何ㄜ?

  错,厕也。ㄜ,深也。言九州岛错厕,禹何所分别之?川谷于地,何以独ㄜ深乎。字一作何。

  东流不溢,孰知其故?

  言百川东流,不知满溢,谁有知其故也。

  东西南北,其孰多?

  ,长也。言天地东西南北,谁为长乎。

  南北顺,其衍几何?

  衍,广大也。言南北长,其广差几何乎。《释文》作隋,一作堕。

  昆仑县圃,其安在?

  昆仑,山名也,在西北,元气所出,其巅曰县圃,乃上通于天也。一作居。,古居字。戴震《屈原赋注》据此谓当作尻,训尾脊。陈本礼亦以居为尻,训“山之根尽处”。皆非。其居,犹言其处、其所也。不问其山之尾脊。

  增城九重,其高几里?

  《淮南》言昆仑之山九重,其高万二千里也。二或作五。

  四方之门,其谁从焉?

  言天四方各有一门,其谁从之上下。一云其谁从焉。

  西北辟启,何气通焉?

  言西北之门,每常开启,岂元气之所通。辟一作辟,一作开。朱季海谓开,楚语,“疑故书本云‘开辟’,辟字形坏似启,写书者遂从王注‘开启’字回改,校人或见作‘辟’之本,辄旁注作‘辟’,渐合辟文为一,转去开字,而成今本”。

  日安不到烛龙何照?

  言天之西北有幽冥无日之国,有龙衔烛而照之也。

  羲和之未扬,若华何光?

  羲和,日御也。言日未出之时,若木何能有明赤之光华乎。和《释文》作。

  何所冬暖?何所夏寒?

  暖,温也。言天地之气,何所有冬温而夏寒者乎。

  焉有石林?何兽能言?

  言天下何所有石木之林,林中有兽能言语者乎。《礼记》曰:“猩猩能言,不离禽兽也。”

  焉有虬龙,负熊以游?

  有角曰龙,无角曰虬。言宁有无角之龙负熊兽以游戏乎。朱熹曰:“虬或在龙字上,以游叶之,非是。”《闻校补》云:“游字不入韵,箨疑上或下尚有二句,传写脱之。”《姜校》亦云:“此二句与上二句皆有错简,不必定求韵也。”游国恩谓“此处上下亦有脱简”。

  雄虺九首,忽焉在?

  虺,蛇别名也。忽,电光也。言有雄虺,一身九头,速及电光,皆何所在乎。一无速字。

  何所不死?长人何守?

  《括地象》曰:“有不死之国,长人长狄。”《春秋》云:“防风氏也。禹会诸侯,防风氏后至,于是便守封隅之山也。”一云何所不老。朱熹云:“此以首叶守,以在叶死,作老非是。”

  靡九衢,华安居?

  九交道曰衢。言宁有草,生于水上,无根乃蔓衍于九交之道,又有麻垂草华荣,何所有此物乎?一作{艹并}。徐仁甫据《尔雅》“靡,无也”之训,乃谓“‘无’有‘何’义,则‘靡’亦犹‘何’也。司马相如《封禅文》‘厥涂靡从’,文颖曰:‘其道何从乎?’此靡训何之证”。

  一蛇吞象,厥大如何?

  《山海经》云:“南方有灵蛇吞象,三年出其骨。”一或作灵,大或作骨。

  黑水、玄趾,三危安在?

  玄趾、三危,皆山名也,在西方。黑水出昆仑山也。趾一作。《姜校》云:“古书趾、多混用,惟不见作玄趾用。”

  鲮鱼何所?堆焉处?

  鲮鱼,鲤也。一云:鲮鱼,陵鲤也,有四足,出南方。堆,奇兽也。鲮一作陵,所一作居,一作魁。《闻校补》云:“疑当作‘鲮鱼焉居’。知之者本篇‘何所’凡十二见。有位于述词上者,如‘鲧何所成’、‘何所得焉’、‘殷有惑妇何所依’、‘武发杀殷何所悒’、‘载尸集战何所急’、‘何所不死’、‘寿何所止’、‘其何所从’、‘天何所沓’,有位于表词上者,如‘何所冬暖’、‘何所夏寒’、凡此诸‘所’字,或实用、或虚用,句中咸有所表述。惟此文则不然,其不合本篇语法甚明。若从一改‘所’为‘居’,于语法差合矣。然篇中通例,凡表方位之疑问代名词,但用‘焉’或‘安’,从无用‘何’者。今以下文‘堆焉处,羿焉毕日,乌焉解羽’推之,疑此当作‘鲮鱼焉居’。意者今本‘居’先误为‘所’,‘焉所’不词,乃又改‘焉’为‘何’尔。《文选?吴都赋》刘注引作‘陵鱼曷止’,‘曷止’二字虽非,然其词性与‘焉居’犹合,以视今本之作‘何所’者,固远胜之。”《姜校》亦谓此句作“鲮鱼焉处”,但掠其说也。

  羿焉毕日?乌焉解羽?

  《淮南》言尧时十日并出,草木焦枯,尧命羿仰射十日,中其九日,日中九乌皆死,堕其羽翼,故留其一日也。毕一作弹,一作毙。洪兴祖云:“《说文》曰:毕,射也。音毕。引‘焉弹日’。与羿同,然则毕或作弹,盖字之误尔。”丁晏引毕一作跸,谓“《柳集》误码率作弹”。

  禹之力献功,降省下土四方;

  言禹以勤力献进其功,尧因使省迨下土四方也。一无四方二字。刘永济、徐英并校“禹之力”作“禹劳”。

  焉得彼涂山女,而通之于台桑?

  言禹治水,道娶金山氏之女,而通夫妇之道于台桑之地。焉一作安,一云焉得彼涂山之女而通于台桑。涂《释文》作涂。

  闵妃匹合,厥身是继。

  闵,忧也。言禹所以忧妃匹者,欲为身立继嗣也。《楚辞今注》谓“闵,婚之同音借字。古人凡从门,得声之字,多与从昏得声之,字相通。妃,‘配’之本字”。此婚配匹合为“四同义单词平列连用之联叠修辞”。

  胡维嗜不同味,而快黾饱?

  言禹治水道娶者,忧无继嗣耳,何特与众人同嗜欲,苟欲饱快一朝之情乎?故以辛酉日娶,甲子日去而有启也。

  启代益作后,卒然离孽。

  益,禹贤臣也。作,为也。后,君也。离,遭也。孽,忧也。言禹以天下禅与益,益避启于箕山之阳,天下皆去益而归启以不君,益卒不得立,故曰遭忧也。

  何启惟忧,而能拘是达?

  言天下所以去益就启者,以其能忧思道德,而通拘隔。拘隔者,谓有扈氏叛启,启率六师以伐之也。《金校》曰:“惟,一说作罹。惟为罹之借字。可从。”

  皆归,而无害厥躬?

  射,行也。,穷也。言有扈氏所行皆归于穷恶,故启诛之,长无害于其身也。一作射,一作鞠。

  何后益作革,而禹播降?

  后,君也。革,更也。播,种也。降,下也。言启所以能变更益而代益为君者,以禹奔驰水土,百姓得下种百,故思归启也。

  启棘宾商,九辩九歌;

  棘,陈也。宾,列也。九辩、九歌,启所乐也。言启能明禹业,陈列宫商之音,备其礼乐也。《朱注》曰:“窃疑棘当作梦,商当作天,以篆文相似而误也。”《说文通训定声》曰:“商当为帝之误字。《天问》‘启棘宾商’,按当作帝,天也。”

  何勤子屠母,而死分竟地?

  勤,劳也。屠,裂剥也。言禹剥母背而生,其母之身分散竟地,何以能有圣德,忧劳天下乎。

  帝降夷羿,革孽夏民;

  帝,天帝也。夷羿,诸侯,弑夏相者也。革,更也。孽,忧也。言羿弑夏家,居天子之位,荒淫田猎,变更夏道,为万民忧患。

  胡夫河伯,而妻彼雒嫔?

  胡,何也。雒嫔,水神,谓宓妃也。《传》曰:“河伯化为白龙,游于水旁,羿见而之,眇其左目。河伯上诉天帝曰:“为我杀羿。”天帝曰:“尔何故得见?”河伯曰:“我时化为白龙出游。”天帝曰:“使汝深守神灵,羿何从得犯汝?今为虫兽,当为人所,固其宜也。羿何罪欤?”深一作保。羿又梦与雒水神宓妃交接也。胡下一有羿字,一作射。

  冯珧利决,封是;

  冯,挟也。珧,弓名也。决,也。封,神兽也。言羿不道德,而挟弓,猎捕神兽以快其情也。一作射。

  何献蒸肉之膏,而后帝不若?

  蒸,祭也。后帝,天帝也。若,顺也。言羿猎封,以其肉膏祭天帝,犹不顺羿之所为也。蒸一作。

  浞娶纯狐,眩妻爰谋;

  浞,羿相也。爰,于也。眩,惑也。言浞娶于纯狐氏女,眩惑爱之,遂与浞谋杀羿也。

  何后羿之革,而交吞揆之?

  吞,灭也。揆,度也。言羿好猎,不恤政事法度,浞交接国中,布恩施德而吞灭之也。一无革字。

  阻穷西征,岩何越焉?

  阻,险也。穷,窘也。征,行也。越,度也。言尧放玄羽山,西行越度岑岩之险,因堕死也。汤氏《楚辞今注》谓“阻当作Θ”,Θ、穷皆地名。

  化为黄熊,巫何活焉?

  活,生也。言玄死化为黄熊,以入于羽渊,岂巫医所能复生活也。一本化下有而字。

  咸播黍,莆是营;

  咸,皆也。黍,黑黍也。,草名也。营,耕也。言禹奔驰水土,万民皆得耕种黑黍于蒲之地,尽为良田也。一作黄,一作莆藿。洪、朱并云:“莆,疑即蒲字,蒲,水草,可以作席。”洪又云:“以莆为黄,以为藿,皆字之误也。”《闻校补》云:“莆当为莆之倒,莆即莞莆。”,

  何由并投,而玄疾盈?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9:53:17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