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苟中情其好修兮,又何必用夫行媒。

  行媒,喻左右之臣也。言诚能中心常好善,则精感神明,贤君自举用之,不必须左右荐达也。一无又字。

  说操筑于傅岩兮,

  说,傅说也。傅岩,地名。

  武丁用而不疑。

  武丁,殷之高宗也。言傅说抱怀道德,而遭遇于刑罚,操筑作于傅岩,武丁思想贤者,梦得圣人,以其形象求之,因得傅说,登以为公,道用大兴,为殷高宗也。《书》曰:“高宗梦得说,使百工营求诸野,得诸傅岩,作《说命》,是佚篇(夫容馆本无佚篇二字)也。”洪兴祖《补注》曰:“《孟子》曰:‘傅说举于版筑之间。’《史记》云:‘说为胥靡,筑于傅险,见于武丁。武丁曰,是也。遂以傅险姓之,号曰傅说。’险与岩同。徐广曰:‘《尸子》云,傅岩在北海之洲。孔安国曰,傅氏之岩,在虞虢之界,通道所经,有涧水坏道,常使胥靡刑人筑护此道。说贤而隐,代胥靡筑之,以供食也。”

  吕望之鼓刀兮,

  吕,太公之氏姓也。鼓,鸣也。或言吕望太公,姜姓也。未遇之时鼓刀屠于朝歌也。夫容馆本无“或言”以下数字。

  遭周文而得举。

  言太公避纣居东海之滨,闻文王作兴,盍往归之,至朝歌,道穷困,自鼓刀而屠,遂西钓于渭滨,文王梦得圣人,于是出猎而见之遂载以归,用以为师,言吾先公望子久矣。因号为太公望。或言周文王梦立令狐之津,太公在后,帝曰:“昌,赐汝名师。”文王再拜,太公梦亦如此。文王出田,见识所梦载与俱归,以为太师也。

  宁戚之讴歌兮,

  宁戚,卫人。

  齐桓闻以该辅。

  该,备也。宁戚修德不用退而商贾,宿齐东门外,桓公夜出,宁戚方饭牛,叩角而商歌,桓公闻之知其贤,举用为客卿,备辅佐也。

  及年岁之未晏兮,

  晏,晚。

  时亦犹其未央。

  央,尽也。言己所以汲汲欲辅佐君者,冀及年未晏晚,以成德化也。然年时亦尚未尽,冀若三贤之遭遇也。其一作而。

  恐鹈之先鸣兮,

  鹈夫,一名买,常以春分日鸣也。鹈一作单。洪兴祖引颜师古《汉书》注:单一名买,一名子规,一名杜鹃。

  使夫百草为之不芳。

  言我恐鹈夫以先春分鸣使百草华英摧落,芬芳不得成也,以喻谗言先至,使忠直之士蒙罪过也。

  何琼佩之偃蹇兮,

  偃蹇,众盛貌。佩一作。

  众然而蔽之,

  言我佩琼玉,怀美德,偃蹇而盛。众人然而蔽之,物不得施用也

  惟此党人之不谅兮,

  谅,信。谅一作亮。

  恐嫉妒而折之。

  言楚国之人不尚忠信之行,共嫉妒我正直,必欲折挫而败毁之也。汤炳正据王逸注文“共嫉妒我正直”云云,谓王氏本恐作共。

  时缤纷其变易兮,又何可以淹留。

  言时世溷浊,善恶变易,不可以久留,宜速去也。其一作以。

  兰芷变而不芳兮,荃蕙化而为茅。

  荃蕙,皆美香草也。言兰芷之草变易其体而不复香,荃蕙化而为菅茅,失其本性也,以言君子更为小人,忠信更为佞伪也。

  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

  言往昔芬芳之草今皆直为萧艾而已,以言往日明智之士,今皆佯愚狂惑不顾也。

  岂其有他故兮,莫好之害也。

  言士民所以变直为曲者,以上不好用忠信之人,害其善志之故也。一无也字。王氏注未释莫字之义。

  余以兰为可恃兮,

  兰,怀王少弟司马子兰也。恃,怙也。

  羌无实而容长。

  实,诚也。言我以司马子兰怀王之弟,应荐贤达,能可怙而进,不意内无诚信之实,但有长大之貌,浮华而已。

  委厥美以从欲兮,

  委,弃。

  苟得列乎众芳。

  言子兰弃其美质正直之性,随俗谄佞,苟欲列于众贤之位,无进贤之心也。

  椒专佞以慢忄舀兮,

  椒,楚大夫子椒也。忄舀,淫也。慢一作谩,《释文》又作;忄舀一作舀。

  杀又欲充夫佩帏。

  杀,茱萸也。似椒而非。以喻子椒似贤而非贤也。帏,盛香之囊,以喻亲近,言子椒为楚大夫,处兰芷之位,而行淫慢佞谀之志又欲援引面从不贤之类,使居亲近,无有忧国之心,责之也。夫一作其。

  既干进而务入兮,

  干,求也。而一作以。

  又何芳之能祗。

  祗,敬也。言子兰、子椒苟欲自进求入于君,身得爵禄而已,复何能敬爱贤人,而举用之也。王氏“祗”训敬。清王引之谓祗即振字之假借。

  固时俗之流从兮,又孰能无变化?

  言时世俗人随从上化,若水之流,二子复以谄谀之行,众人谁有不变节而从之者乎?疾之甚也。一作从流,一本从误作徙。

  览椒兰其若兹兮,又况揭车与江离。

  言观子椒子兰变志若此,况朝廷众臣,而不为佞媚以容其身耶!

  惟兹佩之可贵兮,委厥美而历兹。

  历,逢也。兹,此也。言己内行忠正,外佩众香,此诚可贵重,不意明君弃其至美,而逢此咎也。之一作其,夫容馆本作其,引一作之。

  芳菲菲而难亏兮,

  亏,歇也。而一作其,亏一作。

  芬至今犹未沫。

  沫,已也。言己所行纯美,芬芳勃勃,诚难亏歇,久而弥盛,至今尚未已也。芬一作芬芬;勃一作氵孛。

  和调度以自娱兮,聊浮游而求女。

  言我虽不见用,犹和调己之行度,执守忠贞,以自娱乐,且徐徐浮游,以求同志也。王氏以“和调度”解“和调己之行度”之意,必增字方得足其义。

  及余饰之方壮兮,周流观乎上下。

  上谓君也。下谓臣也。言我愿及年德方壮之时,周流四方,观君臣之贤,欲往就之也。

  灵氛既告余以吉占兮,历吉日乎吾将行。

  言灵氛既告我以吉占,历善日吾将去君而远行也。

  折琼枝以为羞兮,

  羞,脯。

  精琼{靡灬}以为长。

  精,凿也。{靡灬},屑也。长,粮也。《诗》云:“乃裹糇粮。”言我将行,乃折取琼枝,以为脯腊,精凿玉屑,持以为粮食,饭饮香洁,冀以延年益寿也。

  为余驾飞龙兮,杂瑶象以为车。

  象,象牙也。言我驾飞龙,乘明智之兽,象玉之车,文章杂错,以言己德似龙玉,而世莫之识也。

  何离心之可同兮,吾将远逝以自疏。

  言贤愚异心,何可合同!知君与己殊志,故将远去自疏而流遁也。疏,王注作疏远义。

  吾道夫昆仑兮,

  ,转也。楚人名转曰。《河图》、《括地象》言:昆仑在西北,其高一万一千里,上有琼玉之树也。

  路远以周流。

  言己设去楚国远行,乃转至昆仑神明山,其路长远,周流天下,以求其同志也。

  扬云霓之ㄙ蔼兮,

  扬,披也。ㄙ霭,犹蓊郁,荫貌也(夫容馆本无也字)。一本扬下有志字。

  鸣玉鸾之啾啾。

  鸾,鸾鸟,以玉为之,着于衡和着于轼,啾啾,鸣声也。言己从昆仑将遂升天,披云霓之蓊霭,排谗佞之党群,鸣玉鸾之啾啾而有节度也。

  朝发轫于天津兮,

  天津,东极箕斗之间,汉津也。

  夕余至乎西极。

  言己朝发天之东津,万物所生。夕至地之西极,万物所成。动顺阴阳之道,且亟疾也。

  凤凰翼其承兮,

  翼,敬也。,旗也。画龙虎为也。《文选》翼作纷。

  高翱翔之翼翼。

  翼翼,和貌。言己动顺天道,则凤凰来随我车。敬承旗,高飞翱翔,翼翼而和嘉忠正怀有德也。之一作而。

  忽吾行此流沙兮,

  流沙,沙流如水也。《尚书》曰:“馀波入于流沙”。

  遵赤水而容与。

  遵,循也。赤水出昆仑山。容与,游戏貌也,言我忽然过此流沙,遂循赤水而游戏,虽行远方,动以洁清自洒(四部丛刊本洒作酒,夫容馆本洒作ε)饰也。

  麾蛟龙使梁津兮,

  举手曰麾。小曰蛟,大曰龙。或言以手教曰麾。津,西海也。蛟龙,水虫。以蛟龙为桥,承以渡水,似穆王之越海,比鼋鼍以为梁也。使一作。

  诏西皇使涉予。

  诏,告也。西皇,帝少也。涉,渡也。言我乃麾蛟龙,以桥西海,使少来渡我。动与神兽圣帝相接,言能渡万民之厄也。予一作余。

  路远以多艰兮,

  艰,难。

  腾众车使径待。

  腾,过也。言昆仑之路,险阻艰难非人所能由。故令众车先过,使从邪径以相待也。以言己所行高远,莫能及也。待一作侍。

  路不周以左转兮,

  不周,山名,在昆仑山西北。转,行也。

  指西海以为期。

  指,语也。期,会也。言己使语众车,我所行之道当过不周山而左行,俱会西海之上也。过不周者,言道不合于世也左转者,言君行左乖,不与己同志也。

  屯余车其千乘兮,

  屯,陈也。

  齐玉大而并驰。

  大,锢也,一云车辖也。乃屯陈我车,前后千乘,齐以玉为车辖。并驰左右,言从己者众,皆游玉德,宜辅千乘之君也。大,洪兴祖引或作。

  驾八龙之婉婉兮,

  婉婉,龙飞貌。《释文》婉作蜿。

  载云旗之委蛇。

  言己乘八龙神智之兽,其状婉婉委委,又载云旗委蛇而长也。驾八龙者,言己德如龙,可制御八方也。载云旗者,言己德如€雨,能润施于万物也。蛇一作移,一作逶迤。

  抑志而弭节兮,神高驰之邈邈。

  邈邈,远貌,言己虽乘云龙,犹自抑案,弥节徐行,高抗志行,邈邈而远,莫能逮及。一云迈高驰。

  奏《九歌》而舞《韶》兮,

  九歌,九德之歌,禹乐也。韶,九韶,舜乐也。《尚书》“箫韶九成”是也。

  聊假日以俞乐。

  言己德高智明宜辅舜禹,以致太平。奏九德之歌,九韶之舞,而不遇其时,故暇日游戏俞乐而已。假一作暇。

  陟升皇之赫戏兮,

  皇,皇天也。赫戏,光明貌。一无陟字,升一作升。

  忽临睨(音倪)夫旧乡。

  睨,视也。旧乡,楚国也。言己虽升昆仑,过不周山,渡西海,舞九韶,升天庭,据光曜,不足以解忧,犹复顾视楚国,愁且思也。

  仆夫悲余马怀兮,

  仆,御也。怀,思也。

  蜷局顾而不行(胡郎反)。

  蜷局,结屈,不行貌。屈原设去世离俗,周天币地,意不忘旧乡,忽望见楚国,仆御悲感,我马思归,蜷局结屈而不肯行,此终志不去,以词自见,以义自明也。

  乱曰:“已矣哉!

  乱,理也。所以发理词指,总撮其要也。屈原舒肆愤懑,极意陈词,或去或留,问彩纷华,然后结括一言,以明所趣之意也。

  国无人莫我知兮,

  已矣(夫容馆本矣下有哉者二字),绝望之词也。无人,谓无贤人也。《易》曰:“其户,其无人。”屈原言己已矣哉,我独怀德不见用者,以楚国无有贤人知我忠信之故,自伤之词。一无哉字。

  又何怀乎故都?

  言众人无有知己,己复何为思故乡,念楚国也。

  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

  言时世人君无道,不足与共行美德施善政者,故我将自沈汨渊,从彭咸而居处也。

  叙曰:昔者孔子圣明,天生不群(一作王,夫容馆本作王),定经术,删诗书(一云俾定经术,乃删诗书,夫容馆本作俾定经术,乃删诗书),正礼乐,制作《春秋》,以为后王之法,门人三千,罔不昭达,临终之日,则大义乖而微言绝。其后周室衰微,战国争,道德陵迟,谗诈萌生,于是杨墨邹孟孙韩之徒各以所知,朱造传记,或以述古;或以明世(八字一作咸以明世)。而屈原履忠被赞,忧悲愁思(一云忧愁思愤),独依诗人之义而作《离骚》。上以讽谏,下以自慰。遭时ウ乱,不见省纳不胜愤懑,遂复作《九歌》以下,凡二十五篇。楚人高其行义,玮其文采,以相教传(或作传教),至于孝武帝,恢廓道训。使淮南王安作《离骚经章句》,则大义粲然,后世雄俊,莫不赡慕(一作仰,夫容馆本作仰),舒肆妙虑(一云摅舒妙思,夫容馆本作摅舒妙思),缵述其词。逮至刘向,典校经书,分以为十六卷。孝章继位,深宏道义艺,而班固、贾逵复以所见,改易前疑,各作《离骚经章句》,其余十五卷(一作篇),阙而不说。又以壮为状(一作扶),义多乖异,事不要括(一作撮,夫容馆本作撮)。今臣复以所识所知,稽之旧章,合之经传(八字一作稽之经传),作十六卷章句。虽未能究其微妙,然大指之趣,略可见矣。且人臣之义,忠正为高;以伏节为贤。故有危言以存国,杀身以成仁。是以伍子胥不恨于浮江;比干不恨于剖心。然后忠立而行成(忠一作德,夫容馆本作德),荣显而名著(一作称,夫容馆本作称)。若夫怀道以迷国,佯(详与佯同,诈也)愚而不言,颠则不能扶,危则不能安,婉婉(婉婉一作娩娩,一作亻黾亻免)以顺上,逡巡以避患,虽保其黄,终寿百年,盍志之所耻,愚夫之所贱也。今若屈原,膺忠贞之质,体清洁之性,直若砥矢,言若丹青,进不隐其谋,退不顾其命,此绝世之行,俊彦之英也。而班固谓之露才扬己(一作班贾),竞于群小之中,怨恨怀王,讥刺椒、兰,苟欲求进,强非其人,不见容纳,忿恚(于臂反)自沈。”是亏其高明,而损其清洁者也。昔伯夷、叔齐,让国守分(一作志,夫容馆本作志),不食周粟,遂饿而死。岂可复谓有求于世而怨望(一作恨怨,夫容馆本作恨怨)哉?且诗人怨主刺(一作谏)上曰:“呜呼小子,未知臧否,匪面命之,言提其耳。”风谏之语,于斯为切。然仲尼论之,以为大雅,引此比彼,屈原之词,优游婉顺,宁以其君(一有为字)不智之故,欲提携携其耳乎?而论者以为露才扬己,怨刺其上,强非其人,殆失厥中矣。夫《离骚》之文,依五经以立义焉:“帝高阳之苗裔”,则《诗》:“厥初生民,时维姜原”也;“纫秋兰以为佩”,则“将翱九翔,佩玉琼琚也”;“夕揽洲之宿莽”,则《易》:“潜龙勿用”也;“驷玉虬而乘”,则《易》:“时乘六龙以御天”也;“就重华而陈词”,则《尚书》:“咎繇之谋谟”也。“登昆仑而涉流沙”,则《禹贡》之敷土也。故志弥盛者其言博,才益多(多一作劭,夫容馆本作劭)其识达,屈原之词诚博达矣,自(一有孔丘字,夫容馆本有孔丘字)终没以来,名儒博达之士,着造词赋,莫不拟则其义表,祖式其模范,取其要妙,窃其华藻,所谓金相玉质,百岁无匹,名垂罔极,永不刊灭者也。

  ●卷二

  《九歌》者,屈原之所作也。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祠(词一作祀),其词必作歌乐舞鼓,以乐诸神(一无歌字),屈原放逐,窜伏其域,怀忧苦毒,愁思沸郁,出见俗人祭祀之礼,歌舞之乐,其词鄙陋。困为作《九歌》之曲。上陈事神之敬,下见己之冤结,之以风谏,故其文意不同,章句错杂而广异义焉(一云故其文词意周章杂错)。

  ○东皇太一

  吉日兮辰良,

  日谓甲乙,辰谓寅卯。

  穆将愉兮上皇。

  穆,敬也;愉,乐也。上皇,谓东皇太一也。言己将修祭祀,必择吉良之日,斋戒恭敬,以宴乐天神也。

  抚长剑兮玉珥,

  抚,持也。玉珥,谓剑钅覃也。剑者,所以威不轨,卫有德。故持之也。

  ギ锵鸣兮琳琅。

  ギ、琳、琅,皆美玉名也。《尔雅》曰:“有ギ琳琅焉。”锵,佩声也。《诗》曰:“佩玉锵锵。”言己供神有道,乃使灵巫常持好剑,以辟邪要,垂众佩,周旋而舞,动鸣五玉,锵锵而和,且有节度也。或曰纠锵鸣兮琳琅。纠,错也。琳琅,声也。谓带剑佩众我,纠错而鸣,其声琳琅也。锵《释文》作钅仓。

  瑶席兮玉,盍将把兮琼芳。

  瑶,石之次玉者。《诗》云:“报之以琼瑶。”一作镇。

  蕙肴蒸兮兰藉,

  蕙肴,以蕙草蒸肉也。藉,所以藉饭食也。《易》曰“藉用白茅”也。蒸一作,一**。

  奠桂酒兮椒浆。

  桂酒,切桂置酒中也。言己供持弥敬,乃以蕙草蒸肴,芳兰为藉,进桂酒椒浆,以备五味也。

  扬χ兮拊鼓,

  扬,举也。拊,击也。χ一作桴。

  疏缓节兮安歌,

  疏,希也。言肴膳酒醴既具,不敢宁处,亲举χ击鼓,使灵巫缓节而舞,徐歌相和以乐神也。

  陈竽瑟兮浩倡。

  陈,列也。浩,大也。言己又陈列竽瑟,大倡作乐以自竭尽也。

  灵偃蹇兮姣服,

  灵,谓巫也;偃蹇,舞貌。姣,好也。服,饰也。姣一作妖,服一作。

  芳菲菲兮满堂。

  菲菲,芳貌也。言乃使姣好之巫,被甩盛饰,举足奋袂,偃蹇而舞,芬芳菲菲,盈满堂室也。

  五音纷兮繁会,

  五音:宫商角征羽也。纷,盛貌。繁,众也。

  君欣欣兮乐康。

  欣欣,喜貌。康,安也。言己动作众乐,合会五音,纷然盛美,神以欢欣,厌饱喜乐,则身蒙庆,家受多福也。屈原以为神无形声,难事易失,然人竭心尽礼,则歆其祀而惠以祉,自伤履行忠诚,以事于君,不见信用,而身放弃,遂以危殆也。《刘考异》、《姜校》、《金校》三家并谓《文选?舞赋》注引“君欣”君字误作吾。

  ○云中君

  浴兰汤兮沐芳,

  兰,香草也。

  华采衣兮若英。

  华采,五色采也。若,杜若也。言己将飨祭,以事云神,乃使灵巫先浴兰汤,沐香芷,衣五采华衣,饰以杜若之英,以自清洁也。

  灵连蜷兮既留,

  灵,巫也。楚人名巫为灵子。连蜷,巫迎神导引貌也。既,已也。留,止也。一本灵下有子字。

  烂昭昭兮未央。

  烂,光貌也。昭昭,明也。央,已也。言巫执事肃敬,奉迎导引,颜貌矜庄,形体连蜷,神则喜欢必留而止,见其光容烂然昭明无极已也。

  蹇将忄詹兮寿宫,

  蹇,词也。忄詹,安也。寿宫,供神之处也。祠祀皆欲得寿,故名为寿宫也。言云神既至于寿宫,歆飨酒食,忄詹然安乐,无有去意也。

  与日月兮齐光。

  齐,同也。光,明也。言云神丰隆重爵位尊高,乃与日月同光明也。夫云兴而日月ウ,云藏而日月明,故言齐光也。章一作争。

  龙驾兮帝服,

  龙驾,言云神驾龙也。《易》曰:“云从龙。”帝,谓五方之帝也。言天尊云神,使之乘龙,兼衣青黄五采之色,与五帝同服也。

  聊翱游兮周章。

  聊,且也。周章,犹周流也。言云神居无常处,动则翱翔,周流往来,且游戏也。

  灵皇皇兮既降,远举兮云中。

  ,去疾貌也。云中,云神所居也。言云神往来急疾,饮食既饱,然远举,复还其处也。《洪补》曰:“《大人赋》曰‘风涌而云浮’。李善引此作焱,其字从火。非也。”

  览冀州兮有馀,

  览,望也。两河之间曰冀州。馀,犹他也。言云神所在高邈,乃望于冀州,尚复见他方也。

  横四海兮焉穷。

  穷,极也。言云神出入奄忽,须臾之间,横行四海,安有穷也。

  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忄々。

  汇聚忄,忧心貌。屈原见云一动千里,周彳扁四海,想得随从,观望四方,以忘己忧,思而念之,终不可得,故太息而叹,心中烦劳而忄也。或曰:君,谓怀王也。屈原陈序云神,文义略讫,愁思复至,哀念怀王暗昧不明,则太息增叹,心每忄而不能已也。忄一作忡。

  ○湘君

  君不行兮夷犹,

  君,谓湘君也。夷犹,犹豫也。言湘君所在,左沅湘,右大江,苞洞庭之波,言数百里,群鸟所集,鱼鳖所聚,土地肥饶,又有险阻,故其神常安,不肯游荡,既设祭祀,使巫请呼之,尚复犹豫也。

  蹇谁留兮中洲?

  蹇,词也。留,待也。中洲,洲中也。水中可居者曰洲。言湘君蹇然难行,留待于水中之洲乎?以为尧用二女妻舜,有苗不服,舜往征之,二女从而不反,道死于沅湘之中,因为湘夫人也。所留,盖谓此尧之二女也。

  美要眇兮宜,

  要眇,好貌。,饰也。言二女之貌要眇而好,又宜饰也。眇一作妙,一本宜上有又字。要眇,连语,字无定体,或作幼妙、幼眇,不必拘泥。《闻校补》谓当作笑,声误字。其不审“宜”,屈赋习语。作笑者非也。

  沛吾乘兮桂舟。

  沛,行貌。舟,公也。吾,屈原自谓也。言己虽在湖泽之中,犹乘桂木之公,沛然而行,堂香净也。

  令沅湘兮无波,

  沅、湘,水名。

  使江水兮安流。

  言己乘公,常恐危殆,愿湘君令沅、湘无波涌,使江水顺径徐流,则得安也。

  望夫君兮未来,

  君,谓湘君。未一作归。

  吹参差兮谁思?

  参差,洞箫也。言己供祭祀,瞻望于君,而未肯来,则吹箫作乐,诚欲乐君,当复谁思念也。

  驾飞龙兮北征,

  征,行也。屈原思神略毕,意念楚国,愿驾飞龙此行,亟还归故居也。

  吾道兮洞庭。

  ,转也。洞庭,太湖也。言己欲乘龙而归,不敢随从大道,愿转江湖之侧委曲之径,欲急至也。洪兴祖曰:原欲归而转道洞庭者,以湘君在焉故也。

  薜荔柏兮蕙绸,

  薜荔,香草。柏,壁也。绸,缚束也。《诗》云“绸缪束楚”是也。一作搏。

  荪桡兮兰旌。

  荪,香草也。桡,公小楫也。屈原言己居家,则以薜荔饰四壁,蕙草缚屋,乘公则以荪为楫棹,兰为旌旗,动以香洁自饰也。

  望涔阳兮极浦,

  涔阳,江奇名,近附郢。极,远也。浦,水涯也。

  横大江兮扬灵。

  灵,精诚也。屈原思念楚国,愿乘轻舟,上望江之远浦,下附郢之奇,以渫忧思,横度大江,扬己精诚,莫能感悟怀王,使还己也。

  扬灵兮未极,

  极,已也。

  女媛兮为余太息。

  女,谓女Ч,屈原姊也。媛,犹牵引也。言己远扬精诚,虽欲自竭尽,终无从达,故女Ч牵引而责数之,为己太息悲毒,欲使屈原改性易行,随风俗也。

  横流涕兮潺,

  潺,流貌。屈原感女Ч之言,外欲变节而意不能,故内自悲伤,涕泣横流也。

  隐思君兮非侧。

  君,谓怀王也。非,侧陋也。言己虽见放弃,隐伏山野,犹从侧陋之中,思念君也。

  桂棹兮兰,

  棹,楫也。,公旁板也。一作曳。

  斫冰兮积雪。

  斫,斫也。言己乘公,遭天盛寒。举其棹楫,斫斫冰冻,纷然如积雪,言己勤若也。斫冰一作斫曾冰。

  采薜荔兮水中,

  薜荔之草缘木而生。

  搴芙蓉兮木末。

  搴,采取也。芙蓉,荷华也,生水中。屈原言己执忠信之行,以事于君,其志不合,犹入池涉水而求薜荔,登山缘木而采芙蓉,固不可得也。

  心不同兮媒劳,

  言婚姻所好,心意不同,则媒人疲劳而无功已。屈原自喻行与君异,终不可合,亦疲劳而已也。

  恩不甚兮轻绝。

  言人交接,初浅恩不甚笃,则轻相与离绝。言己与君同姓共祖,无离绝之义也。

  石濑兮浅浅,

  濑,疾也。浅浅,流貌。

  飞龙兮翩翩。

  屈原忧愁,┹视川水,见石濑浅浅疾流而下,将有所至,仰见飞龙翩翩而上,将有所登,自伤弃在草野,终无所登至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9:51:17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