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朋,党也。

  夫何茕独而不予听?

  茕,孤也。诗曰哀此茕独。余,我也,言此俗之人,皆行佞伪,相与朋党,并相荐举忠直之士,孤茕特独,何肯听用我言而纳受之也?

  依前圣以节中兮,

  节,度也。《文选》以作之。

  喟凭心而历兹。

  喟,叹貌也。历,数也。兹,此也。言己所言皆依前代圣王之法,节气中和,喟然舒愤懑之心,历数前世成败之道而为作此词也。

  济沅湘以南征兮,

  济,度也。沅湘,水名也。征,行也。

  就重华而陈词:

  重华,舜名也。帝系曰瞽叟生重华,是为帝舜。葬于九嶷山在于沅湘之南。言己依圣王法而行,不容于世,故欲渡沅湘之水,南行就舜,陈词自说。稽疑圣帝,冀闻要说以自开悟也。

  启九辩与九歌兮,

  启,禹子也。九辩、九歌,禹乐也。言禹奔驰水土伊有天下,启能承先志,绩叙其业,育养品类,故九州岛之物,皆可辩数,九功之德,皆有次序而可歌也。左氏传曰:六府三事,谓之九功,九功之德皆可歌也左。水火金木土,谓之六府,正德、利用、厚生,谓之三事。

  夏康娱以自纵。

  夏康,启子太康也。娱,乐也。纵,放也。

  不顾难以图后兮,五子用失乎家巷。

  图,谋也。言夏王太康不遵禹启之乐而更作淫声,放纵情欲以自娱乐,不顾患难,不谋后世,卒以失国。兄弟五人,皆居于闾巷,失尊位也。尚书序曰,太康失国,昆弟五人,须于洛,作五子之歌,此逸篇也。

  羿淫游以佚田兮,

  羿,诸侯也。田,猎也。

  又好射夫封狐。

  封狐,大狐也。言羿为诸侯,荒淫游戏,以佚田猎,又射杀大狐,犯天之孽,以亡其国也。

  固乱流其鲜终兮,

  鲜,少。固一作国,鲜一作。

  浞又贪夫厥家。

  浞,寒浞,羿相也。厥,其也。妇谓之家,言羿因夏衰乱,代之为政,娱乐田猎,不恤民事,信任寒浞,使为国相,浞行媚于内,施赂于外,树之诈匿,而专其权势,羿田将归,使家臣逢蒙射而杀之,贪其家以为妻也。羿以乱得政,身即灭亡,故言鲜终。

  浇身被服强圉兮,

  浇,寒浞子也。强圉,多力也。

  纵欲而不忍。

  纵,放也。言浞娶羿妻而生浇,强梁多力,纵放其情,不忍其欲,以杀夏后相也。

  日康娱而自忘兮,

  康,安也。

  厥首用夫颠陨。

  首,头也。自上下曰颠。陨,坠也。言浇既灭杀弑夏后相,而安居无忧,日作淫乐,忘其过恶,卒为相子少康所诛。其头颠陨而堕地。论语曰:“羿善射,汤舟,俱不得其死然。”(洪补本无论语曰句)自此以上,羿、浇、寒浞之事,皆见《左氏传》。

  夏桀之常违兮,乃遂焉而逢殃。

  殃,咎也。言夏桀上背天道,下逆于人理,乃遂以逢殃咎,终为殷汤所诛灭。

  后辛之菹醢兮,

  后,君也。辛,殷之亡王纣名也,为武王所诛灭。藏菜曰菹,肉酱曰醢。

  殷宗用而不长。

  言纣无道,杀比干,醢梅伯,武王仗黄钺行天罚,殷宗遂绝,不得长久也。

  汤禹俨而祗敬兮,

  严,畏也。祗,敬也。

  周论道而莫差。

  周,周家也。差,过也。严殷汤、夏禹、周之文王,受命之君,皆畏天敬贤,论议道德,无有过差,故能获夫神人之助,子孙蒙其福也。

  举贤而授能兮,循绳墨而不颇。

  颇,倾也。言三王选士,不遗幽陋,举贤用能,不顾左右,行(夫容馆本作修)用先圣法度,无有倾失,故能绥万国安天下。《易》曰:“无平不颇。”

  皇天无私阿兮,

  所爱为私,所私为阿。

  览民德焉错辅。

  错,置也。辅,佐也。言皇天神明无所私阿,观外民之中有道德者,因置以为君。使贤能辅佐,以成其志也。故桀为无道传与汤,纣为淫传与文王。

  夫维圣哲以茂行兮,

  哲,圣也。茂,盛也。

  苟得用此下土。

  苟,诚也。下土谓天下也,言天下之所立者,独有圣明之志,盛德之行,故得用事天下,而为外民之主。

  瞻前而顾后兮,

  瞻,观也。顾,视也。前禹汤,后谓桀纣。

  相观民之计极。

  相,视也。计,谋也。极,穷也。言前观汤禹之所以兴,顾视桀纣之所以亡,足以观察万民忠佞之谋,穷其真伪也。

  夫孰非义而可用兮,孰非善而可服?

  服,服事也。言世之人臣,谁有不行仁义而可任用,谁有不行信善而可服事者乎?言人非义则德不立,非善则行不成。

  阽余身而危死兮,

  阽,犹危也。一本死下有节字。夫容馆本死下有节字,引一本无节字。

  览余初其犹未悔。

  言己正言危行,身将死亡,尚观初世伏节之贤士,我志所乐,不悔恨也。

  不量凿而正枘兮,

  量,度也。正,方也。枘所以凿孔也。

  固前以菹醢。

  言工不量度其凿而方正其枘,则物不固而木破矣。臣不度君贤愚,竭其忠信,则被过,而身殆矣。自前世修名之人,以获菹醢,龙逢、梅伯诸人是也。

  曾欷余郁邑兮,

  曾,累也。欷,惧貌。或曰,曾重欷,哀泣之声也。郁邑,忧也。曾一作增,邑一作悒。

  哀朕时之不当。

  言我累息而惧,郁邑而忧者,自哀生不当举贤之时而值菹醢之世。

  揽茹蕙以掩涕兮,

  茹,柔Й也。

  г余襟之浪浪。

  г,濡也。衣皆谓之襟,浪浪,流貌也。言己自伤放在草泽,心悲泣涕下,г濡我衣,浪浪而流,犹引取柔Й杏草以自掩拭。不以悲故失仁义之则也。

  跪敷衽以陈辞兮,

  敷,布也。衽,衣前也。陈辞于重华,道羿浇以下也。故下句云发轫于苍梧也。

  耿吾既得此中正。

  耿,明也。言己上观禹汤文王修德以兴,下见羿浇桀纣行恶以亡,中知龙逢、比干执履忠直,身以菹醢,乃长跪而布衽,亻免首省念,仰诉于天,则中心晓明,得此中正之道。精合真人,神与化游。故设乘云驾龙,周历天下,以慰己情,缓忧思也。

  驷玉虬以乘兮,

  有角曰龙,无角曰虬。,凤凰别名也。《山海经》云:“身有五彩而文如凤凰类也。”以为车饰。

  溘埃风余上征。

  溘犹掩也。埃,尘也。言我设往行游,将乘玉虬,驾凤车,掩尘埃而上征去。离世俗远群小也。

  朝发轫于苍梧兮,

  轫,扌耆轮木也。苍梧,舜之所葬也。扌耆一作支。

  夕余至乎县圃。

  县圃,神山也。在昆仑之上。《淮南子》曰:“昆仑、县圃,维乃通天。言己朝发帝舜之居,夕至县圃之山,受道圣王,而登神明之山。

  欲少留此灵琐兮,

  灵以喻君。琐,门镂也,文如连琐,楚王之省ト也。或曰,灵,神之所在也。琐,门有青琐也。言未得入门,故欲少往门外也。

  日忽忽其将暮。

  言己诚欲少留于君之省ト,以须政教。日又忽忽去,时将欲暮,年岁且尽,言己衰老也(夫容馆本无也字)。

  吾令羲和弭节兮,

  羲和,日御也。弥,按也,按节徐步也。

  望崦嵫而勿迫。

  崦嵫,日所入山也。下有蒙水,水中有虞渊。迫,附也。言我恐日暮年老,道德不施不用,欲令日御按节徐行,望日所入之山,且勿以附近,冀及盛时遇贤君也。

  路曼曼其远兮,

  ,长也。

  吾将上下而求索。

  言天地广大,其路曼曼,远而且长,不可卒遍,吾方上下左右,以求索贤人与己合志也。

  饮余马于咸池兮,

  咸池,日浴处也。

  扌余辔乎扶桑。

  扌,结也。扶桑,日所拂木也。《淮南子》曰:日出谷,浴乎咸池,拂于扶桑。爰始将行,是谓フ明。言我乃往至东极之野,饮马于咸池,与日俱浴。以洁己身。结我车辔,于扶桑,以留日行,幸得不老,延年寿高大也。

  折若木以拂日兮,

  若木,在昆仑西极。其华照下地。拂,击也。一云蔽也(此四字夫容馆本无)。

  聊逍遥以相羊。

  聊,且也。逍遥、相羊皆游也。言己扌结日辔,恐不能制也。年时卒过,故复转之西极,折取若木,以拂击日,使之还去,且相羊而游以待君命也。或谓拂蔽也。以若木鄣蔽日,使不得过也。

  前望舒使先驱兮,

  望舒,月御也。月体光明以喻臣清白也。

  后飞廉使奔属。

  飞廉,风伯也。风为号令,以喻君命,言己使清白之臣如望舒,先驱求贤,使风伯奉君命于后,以告百姓。飞廉、风伯,神名也。或曰,驾乘龙云,必假疾风之力,使奔属于后也。

  鸾皇为余先戒兮,

  鸾,俊鸟也。皇,凤雌也。以喻仁智之士也。

  雷师告余以未具。

  雷为诸侯,以兴于君。言己使仁智之士如鸾皇,先戒百官,将往适道,而君怠惰,告我严装未具。

  吾令凤鸟飞腾兮,继之以日夜。

  言我使凤鸟明智之士飞行天下,以求同志,续以日夜冀相逢遇也。

  飘风屯其相离兮,

  回风为飘,飘风无常之风,以兴邪恶之众也。屯其相离,言不与己和合也。

  帅云霓而来御。

  云霓,恶气也。以喻佞人。御,迎也。言己使凤鸟往求同志之士,欲与俱共事君,反见邪恶之人相与屯聚,谋欲离己。又遇佞人相帅来迎,欲使我变节以随之也。

  纷纟々其离合兮,

  纷,盛多貌。纟纟,犹亻尊亻尊,聚貌也。

  斑陆离其上下。

  斑,乱貌。陆离,纷散也。言己游观天下,但见俗人竞为谗佞亻尊亻尊沓沓相聚。乍离乍合,上下之义,斑然散乱,而不可知也。

  吾令帝阍开关兮,

  帝谓天帝也。阍,主门者也。

  倚阊阖而望予(音舆)。

  阊阖,天门也。言己求贤不得,疾谗恶佞,将上诉天帝,使阍人开关,又倚天门,望而距我,使我不得入也。

  时暧暧其将罢兮,

  暧暧,ウ昧貌,罢,极也。

  结幽兰而延伫。

  言世时世ウ昧,无有明君。周行罢极,不遇贤士,故结芳草,长立有还意。

  世溷浊而不分兮,

  溷,乱也。浊,贪也。

  好蔽美而嫉妒。

  言时世君乱臣贪,不别善恶,好蔽美德,而嫉妒忠信也。

  朝吾将济于白水兮,

  济,渡也。《淮南子》言,白水出于昆仑之山,饮之则不死也。

  登阆风而纟马。

  阆风,山名也。在昆仑之上。纟马,系马也。言己见中国溷浊,则欲渡白水,登神山,屯车系马而留止也。白水洁净,阆风清明,言己修清白之行不懈也。

  忽反顾以流涕兮,哀高丘之无女。

  楚有高丘之山,女以喻臣,言己虽去,意不能已,犹复顾念楚国无有贤臣,心为之悲而流涕也。或云,高丘,阆风山上也。无女,喻无与己同心。旧说:高丘,楚地名也。

  溘吾游此春宫兮,

  溘,奄也。春宫,东方青帝舍也(夫容馆本无也字)。溘一作盖。

  折琼枝以继佩。

  继,续也。言己行游,奄然在于青帝之舍,观万物始生,皆出于仁义,复折琼枝以继佩,守仁行义,志弥固也。

  及荣华之未落兮,

  荣华,喻颜色也。落,堕也。

  相下女之可诒。

  相,视也。诒,遗也。言己既修行仁义,冀得同志,愿及年德盛时,颜貌未老,视天下贤人,将持玉帛而聘遗之,与俱事君也。诒一作贻。

  吾令丰隆€云兮,

  丰隆,€师。一曰雷师(夫容馆作丰隆,雷师)。

  求宓妃之所在。

  宓妃,神女也。以喻隐士。言我令雷师丰隆乘云周行,求隐士清洁若宓妃者,欲与并心力也。宓一作ж。

  解佩纟襄以结言兮,

  纟襄,佩带也。

  吾令謇以为理。

  蹇,伏羲氏之臣也。理,分理,述礼意也。言己既见宓妃,则解我佩带之玉结言语,使古贤蹇而为媒理也。伏羲时敦朴,故使其臣也。纷纟纟其离合兮忽纬纟画其难迁纬纟画,乖戾也。迁,徒也。言蹇修既持其佩带通言,而谗人复相聚毁败,令其意一合一离,遂以乖戾而见距绝,言所居深僻难迁徙也。

  夕归次于穷石兮,

  次,舍也。再宿为信。过信为次。《淮南子》言弱水出于穷石,入于流沙也。

  朝濯发乎洧盘。

  洧盘,水名也。禹大传曰,洧盘缀水出崦嵫山,言宓妃体好清洁,暮即归舍穷石之室,朝沐洧盘之水,遁世隐居不肯仕也。盘一作。

  保厥美以骄傲兮,

  居简曰骄,侮慢曰傲。傲一作敖。夫容馆本作敖。

  日康娱以淫游。

  康,安也,言宓妃用志高远保守美德,骄敖侮慢,日自娱乐以游戏,无有事君之意也。

  虽信美而无礼兮,来违弃而改求。

  违,去也。改,更也。言宓妃虽信有美德,傲骄无礼,不可与共事君。虽来复弃去,而更求贤良也。弃一作弃。

  览相观于四极兮,周流乎天余乃下。

  言我乃复往观四极,周流求贤,然后乃来下也。览相一作求览,一无乎字。。

  望瑶台之偃蹇兮,

  石次玉名曰瑶。《诗》曰:“报之以琼瑶”。偃蹇,高貌也。

  见有之佚女。

  有,国名。佚,美也。谓帝喾之妃,契母简狄也。配圣帝,生贤子,以谕贞贤也。《诗》曰:“有方将,帝立子生商。”《吕氏春秋》曰:“有氏有美女,为建高台而饮食之。”言己望见瑶台高峻,睹有氏美女,思得与共事君也。佚一作失。

  吾令鸩为媒兮,

  鸩,运日也,毒可杀人,以喻谗贼也。

  鸩告余以不好。

  言我使鸩鸟为媒。以求简狄,其信谗贼,不可信用,还诈告我言不好也。

  雄鸠之鸣逝兮,

  逝,往也。

  余犹恶其佻巧。

  佻,轻也。巧,利也。言又使雄鸠衔命而往,其性轻佻巧利,多语言而无要实,复不可信用也。

  心犹豫而狐疑兮,欲自适而不可。

  适,往也。言己令鸩为媒,其心谗贼,以善为恶,又使雄鸠衔命而往,多言无实,故中心狐疑犹豫,意欲自往,礼又不可,女当须媒,士必待介也。张衡《思玄赋》袭用此句,然犹豫作犹与。

  凤凰既受诒兮,恐高辛之先我。

  高辛,帝喾有天下号也。《帝系》曰:“高辛氏为帝喾,帝喾次妃有氏之女生契。”言己既得贤德之士若凤凰,受礼遗将行,恐帝喾先我得简狄也。诒一作诏,遗一作遣。

  欲远集而无所止兮,聊浮游以逍遥。

  言己既求简狄复后高辛,欲远集他方,又无所之。故且游戏观望,以忘其忧,用以自适也。集一作进。

  及少康之未家兮,留有虞之二姚。

  少康,夏后相之子也。有虞,国名。姚姓,舜后也。昔寒浞事浇杀夏后相,少康逃奔有虞,虞因妻以二女,而邑于纶纟昏,有田一成,有众一旅,能布其德,以收夏众。遂诛灭浇,复禹之旧绩,屈原放至远方之外,博求众贤人索宓妃则不肯见;求简狄又后高辛;幸若少康留止有虞而得二妃,以成显功,是不欲远去之意也。

  理弱而媒拙兮,

  弱,劣也。拙,钝也。

  恐导言之不固。

  言己欲效少康,留而不去,又恐媒人弱钝,故达言于君,不能坚固,复使回移也。

  世溷浊而嫉贤兮,好蔽美而称恶。

  再言世溷浊者,怀襄二世明,故群下好蔽忠正之士,而举贤恶之人也。世一作时。

  闺中既以邃远兮,

  小门谓之闺。邃,深也。一无以字。

  哲王又不寤。

  哲,智也。寤,觉也。言君处宫殿之中,其闺深远,忠言难通,指语不达。自明智之王尚不能觉悟善恶之情。高宗杀孝己是也,何况不智之君而多ウ蔽,固其宜也。怀朕情而不发兮余焉能忍与此终古

  言我怀忠信之情,不得发用,安能久与此ウ乱之君终古而居乎?意欲复去也。一本忍下有而字。敦煌《楚辞音》残卷注:“焉,于连反。”

  索{艹}茅以{专}兮,

  索,取也。{艹}茅,灵草也。,小折竹也。楚人名结草折竹以卜曰{专}。《文选》{艹}作琼。夫容馆本作琼。

  命灵氛为余占之。

  灵氛,古明占吉凶者也。言己欲去,则无所集;欲止,又不见用忧懑不知所从,乃取神草竹,结而折之,以卜去留,使明智灵氛占其吉凶也。

  曰:“两美其必合兮,孰信而慕之?

  灵氛言以忠臣而事明君,两美必合,楚国谁能信明善恶,行忠直,欲相慕及者乎?己宜以时去之也。隋骞公《楚辞音》残卷注下“曰”字云:“曰,灵氛之词。”然则灵氛占辞何以用两“曰”字分而言之?前修说解纷纭,莫衷一是。洪氏《补注》曰:“再举灵氛之言者,甚言其可去也。”汪瑗曰:“此灵氛因占兆吉,复推其说,以劝屈子之词,而决其远之志也。”王夫之曰:“再言‘曰’者,卜人申释所占之义,谓原抱道怀才,求贤者自不能舍。”蒋骥曰:“再言‘曰’者,叮咛之辞。”又,清鲁笔《楚辞达》曰:“此‘曰’字乃原问辞,下章‘曰’字,是灵氛答语。”戴震《屈原赋》注谓上“曰”下四语,屈原问卜之辞,下“曰”下四语,“灵氛之告以吉占也”。陈本礼《屈辞精义》亦以上“曰”字为“原问卜之词”,下“曰”字为“灵氛占词”。

  思九州岛之博大兮,岂唯是其有女?”

  言我思念天下博大,岂独楚国有君臣而可止乎?{囟心},古文思,亦作思;唯一作惟。夫容馆本作思。

  曰:“勉远逝而无狐疑兮,孰求美而释女?何所独无芳草兮,尔何怀乎故宇?

  尔,汝也。怀,思也。宇,居也。言何所独无贤芳之君,何必思故居而不去也。次皆灵氛之词也。

  世幽昧以眩曜兮,

  眩曜,惑乱貌。世一作时,眩一作玄。

  孰云察余之善恶?

  屈原答灵氛曰,当世人君ウ昧惑乱,不知善恶,谁当察我之善情而用己乎?是难去之意也。善恶一作中情。《文选》善作美。

  民好恶其不同兮,惟此党人其独异。

  党,乡党也,谓楚国也。言天下万民之所好恶,其性不同,此楚国尤独异也。民一作人。

  户服艾以盈要兮,

  艾,白蒿也。盈,满也。言或艾非芳草,一名水台也。《类聚》卷八二及《唐类函》卷一八六载、《事类赋注》卷二四引“户服”并作“扈服”。

  谓幽兰其不可佩。

  言楚国户服白蒿,满其腰带,以为芬芳,反谓幽兰臭恶,为不可佩也。以言君亲爱谗佞,憎远忠直贤良而不肯近之也。其一作兮,一作之。

  览察草木其犹未得兮,

  察,视。

  岂呈美其能当?

  呈,美玉也。相玉书言,呈大六寸,其曜自照,言时人无能知臧否,观众草尚不能别其香臭,岂当知玉之美善乎?以为草木易别于禽兽,禽兽易别于珠玉,珠玉易别于忠佞,知人为难也。

  苏粪壤充帏兮,

  苏,取也。充,犹满也。壤,土也。

  谓申椒其不芳。”

  谓申椒臭而不香,言近小人而远君子也。

  欲从灵氛之吉占兮,心犹豫而狐疑。

  言己欲从灵氛劝去之占,则中心狐疑念楚国也。

  巫咸将夕降兮,

  巫咸,古神巫也。当殷中宗之时,降,下也。

  怀椒糈而要之。

  椒,香物所以降神也。糈,精米,所以享神也。言巫咸夕从天上来下,愿怀椒糈要之,使筮者占兹吉凶之事也。糈,俗作。

  百神翳其备降兮,九疑缤其并迎。

  翳,蔽也。缤,盛貌也。九嶷,舜所葬也,言巫咸得己椒糈,则将百神,蔽日来下,舜又使九嶷之神,纷然迎我,知己之志也。疑一作嶷。

  皇剡剡其扬灵兮,

  皇,皇天也。剡剡,光貌。

  告余以吉故。

  言皇天扬其光灵,使百神告我当去就吉善也。

  曰:“勉升降以上下兮,

  勉,强也。上谓君,下谓臣也。升一作升。

  求榘之所同。

  榘,法也。,度也。言当自勉强,上求明君,下察贤臣,与己合法度者,因与同志共为治也。榘一八矩,一作。

  汤禹俨而求合兮,

  俨,敬也。合,匹也。俨一作严。

  挚咎繇而能调。

  挚,伊尹名,汤臣也。咎繇,禹臣也。调,和也。言汤禹至圣,犹敬承天道,其匹合得伊尹、咎繇,乃能调和阴阳而安天下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9:51:17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