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楚辞章句疏证》 汉 王逸

  ●卷一

  《离骚经》者,屈原之所作也。屈原与楚王同姓,仕于怀王,为三闾大夫。三闾之职,掌王族三姓,曰:昭、屈、景。屈原序其谱属,率其贤良,以厉国士。入则与王图议政事,决定嫌疑;出则监察群下,应对诸侯,谋行职修。王甚珍之。同列大夫上官靳尚妒害其能,共谮毁之。王乃疏(一作逐)屈原。屈原执履忠贞,而被谗袤(一作邪),忧心烦乱,不知所,乃作《离骚经》。离,别也;骚,愁也;经,径也。言以放逐离别,中心愁思,犹依道径(夫容馆本作陈直径,一云陈道径)以风谏君也。(一云陈道径)故上述唐虞三后之制,下序桀纣羿浇(五到反)之败。冀君觉悟,反于正道而还己也。是时,秦昭王使张仪谲诈怀王,令绝齐交。又使诱楚,请与俱会武关。遂胁(一作胁)与俱归,拘留不遣。卒客死于秦。其子襄王复用馋言,迁屈原于江南,而屈原放在草(夫容馆本作山)野,复作《九章》。援天引圣,以自证明。终不见省,不忍以清白久居浊世,遂赴汨渊,自沈而死。《离骚》之文,依《诗》取兴,引类譬谕。故善鸟香草以配忠贞;恶禽臭物以比馋亻妄;灵修美人以媲于君;宓妃佚女以譬贤臣;虬龙鸾凤以君子;飘(一作飙)风云霓以为小人。其词温而雅,其义皎而朗(一作明)。凡百君子,莫不慕其清高,嘉其文采,哀其不遇,而闵其志焉。

  ○离骚

  帝高阳之苗裔兮,

  德合天地称帝。苗,胤也。裔,末也。高阳,颛顼有天下之号也。《帝系》曰:“颛顼娶于滕隍氏女而生老僮,是为楚先。其后,熊绎事周成王,封为楚子。居于丹阳。周幽王时生若敖,奄征南海,北至江汉。其孙武王求尊爵于周,周不与。遂僭号称王。始都于郢。是时生子瑕,受屈为客卿,因以为氏。”屈原自道本与君共祖,俱出颛顼胤末之子孙,是恩深而义厚也。

  朕皇考曰伯庸。

  朕,我也。皇,美也。父死称考也。《诗》曰:“既右烈考。”伯庸,字也。屈原言我父伯庸,体有美德,以忠辅楚,世有令名,以及于己。

  摄提贞于孟陬兮,

  太岁在寅曰摄提。孟,始也。贞,正也。于,于也。正月为陬。

  惟庚寅吾以降。

  惟,辞也。庚寅,日也。降,下也。《孝经》曰:“故亲生之膝下。”寅为阳正,故男始生而立于寅。庚为阴正,故女始生而立于庚。言己以太岁在寅正月始春之日下母之体而生,得阴阳之正中也。

  皇览揆余初度兮,

  皇,皇考也。览,睹也。揆,度也。余,我也。初,始也。夫容馆本余下有于字。

  肇锡余以嘉名:

  肇,始也。锡,赐也。嘉,善也。言己美父伯庸观我始生年时,度其日月,皆合天地之正中,故赐我以美善之名也。

  名余曰正则兮,

  正,平也。则,法也。

  字余曰灵均。

  灵,神也。均,调也。言正乎可法则者,莫过于天。养物均调者,莫神于地。高平曰原,故父伯庸名我为平,以法天;字我为原,以法地。言己上之能安君,下之能养民也。《礼》云:“子生三月,父亲名之。既冠而字之。”名者,所以正形体,定志意也。字者,所以崇仁义,序长幼也。夫人非不荣,非字不彰。故子生,父思善应而名字之。以表其德,观其志意也。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

  纷,盛貌。

  又重之以能。

  ,远也。言己之生,内含天地之美气,重又绝远之能,与众异也。言谋足以安社稷;智足以解国患。威能制强御,仁能怀远人也。

  扈江离与辟芷兮,

  扈,被也。楚人名被为扈。江离、辟芷皆香草名也。辟,幽也,芷幽而香芳也。

  纫秋兰以为佩。

  纫,索也。兰,香草也,草秋而芳。佩,饰也,所以象德也。故行清洁者佩芳;德光明者佩玉;能解结者佩Δ;能决疑者佩。故孔子无所不佩也。言己修身清洁,乃取江离、辟芷以为衣被,纫索秋兰以为佩饰,博采众善以自约束也。

  汩余若将不及兮,

  汩,去貌,疾若水流也。

  恐年岁之不吾与。言我念年命汩然流去,诚欲辅君,心中汲汲,常若不及。又恐年岁忽过,不与我相待,而身老耄也。

  朝搴比之木兰兮,

  搴,取也。比,山名也。

  夕揽洲之宿莽。

  揽,采也。水中可居者曰洲。草冬生不死者,楚人名之曰宿莽。言己旦起,升山采木兰,上事太阳,承天度也;夕入洲泽,采取宿莽,下奉太阴,顺地数也。动以神祗自敕诲也。木兰去皮不死,宿莽遇冬不枯。屈原以喻谗人虽欲困己,己受天命,终不可变易也。

  日月忽其不淹兮,

  淹,久也。《释文》忽作。

  春与秋其代序。

  代者,更也。序,次也。言日月昼夜常行,忽然不久。春往秋来,以次相代,言天时易过,人年易老也。

  惟草木之零落兮,

  零、落皆堕也。草曰零木曰落也。零,一作苓。

  恐美人之迟暮。

  迟,晚也。美人,谓怀王也。人君服饰美好,故言美人也。言天时运转,春生秋杀,草木零落,岁复尽矣。而君不建立道德,举用贤能,则年老耄晚暮,而功不成,事不遂也。

  不扶壮而弃秽兮,

  年德盛曰壮。弃,去也。秽,行之恶也。以喻谗邪,百草为稼穑之秽,谗佞亦为忠直者害也。

  何不改乎此度也?

  改,更也。言愿君甫及年德盛壮之时修明政教,弃远谗佞,无令害贤。改此惑谗之度,修先王之法德也。

  乘骐骥以驰骋兮,

  骐骥,骏马也。以喻贤智。言乘骏马,一日可致千里,以言任贤智,可成于治也。

  来吾导夫先路!

  路,道也。言己如得任用,将驱先行,愿来随我,遂为君导入圣王之道。

  昔三后之纯粹兮,

  昔,往也。后,君也。谓禹、汤、文王也。至美曰纯,齐同曰粹。

  固众芳之所在;

  众芳,喻群贤也。言往古夏禹、殷汤、周文王之所以能纯美其德,而有圣明之称者,皆举用众贤,使在显职。故道化兴而万国宁也。

  杂申椒与菌桂兮,

  申,重也。椒,香木也。其芳小,重之乃香。菌,熏也。叶曰桂,根曰熏也。

  岂维纫夫蕙ぇ?

  纫,索也。蕙ぇ皆香草也,以喻贤者。言禹、汤、文王虽有圣德,犹杂用众贤,以致于治,非独索蕙ぇ,任一人也。故尧有禹、咎繇、伯夷;夏有朱虎、伯益、夔;殷有伊尹、傅说;周有吕望、旦散、宜生、召华。是杂用众芳之效也。

  彼尧舜之耿介兮,

  耿,光也。介,大也。

  既遵道而得路。

  遵,循也。路,正也。言尧舜所以能有光大圣明之称者,以循用天地圣明之道,举贤任能,使得万事之正也。夫先三后者,称近以及远,明道德同也。

  何桀纣之猖披兮,

  昌被,衣不带貌。

  夫唯捷径以窘步。

  捷,疾也。径,邪道也。窘,急也,言桀纣愚惑,违背天道,施行惶遽,衣不暇及带,欲涉邪径,急疾为治,故身着陷阱,至于灭亡,以法戒君也。

  惟夫党人之偷乐兮,

  党,朋也。《论语》曰:“群而不党。”偷,苟且也。

  路幽昧以险隘。

  路,道也。幽昧,不明也。险隘,喻倾危也。言己念彼谗人相与朋党,嫉怨忠直,苟且偷乐,不知君道不明,国将倾危,以及其身也。

  岂余身之惮殃兮,

  惮,难也。殃,咎也。

  恐皇舆之败绩!

  皇,后也。舆,君之所乘,以喻国也。绩,功也。言我欲谏争者,非难身之被殃咎也,但恐君国倾危,以败先王之功也。

  忽奔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

  踵,继也。武,迹也。《诗》云:“履帝武敏歆”,言己急欲奔走先后,以辅翼君者,冀及先王之德,续其迹而广其基也。奔走先后,四辅之职也。《诗》曰:“予曰有奔走,予曰有先后。”是之谓也。

  荃不察余之中情兮,

  荃,香草,以喻君也。人君被服芳香,故以香草为喻。恶数指斥尊者,故变言荃也。

  反信谗而斋怒。

  斋,疾也,言怀王不徐徐察我忠信之情,反信谗言,而疾怒我也。

  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

  謇謇,忠贞貌也。《易》曰:“王臣謇謇,匪躬之故。”

  忍而不能舍也。

  舍,止也,言己知忠言謇謇,刺君之过,必为身患,然中心不能自止而不言也。

  指九天以为正兮,

  指,语也。九天谓中央八方也。正,平也。

  夫惟灵之故也!

  灵,谓神也。,远也。能神明远见者,君德也。故以喻君。言己将陈忠荣内虑之心,上指九天,以告语神明,使平正之。唯用怀王之故,欲自尽者也。

  初既与余成言兮,

  初,始生也。成,平也。言犹议也。

  后悔遁而有他,

  遁,隐也,言怀王始信任己,与我平议国政,后用谗言,中道悔恨,隐匿其情,而有他志也。

  余既不难夫离别兮,

  近曰离,远曰别。

  伤灵之数化。

  化,变也。言我竭忠见过,非难与君别也,伤念君信用馋言,志数变易无常操也。

  余既滋兰之九畹兮,

  滋,莳也。十二亩为畹,或曰田之长为畹也。

  又树蕙之百。

  树,种也。二百四十步为亩。言己虽见放流,犹种莳众香,循行仁义,勤身勉力朝暮不倦也。

  畦留夷与揭车兮,

  畦,共呼种之名。留夷,香草也,揭车,也芳草。一名{元}舆。五十亩为畦。

  杂杜蘅与芳芷。

  杜蘅、芳芷皆香草名也。言己积累众善以自洁饰,复植留夷、杜蘅,杂以芳芷,芳香益畅,德行弥盛也。

  冀枝叶之峻茂兮,

  冀,幸也。峻,长也。

  愿时乎吾将刈。

  刈,获也。草曰刈。谷曰获,言己种植众芳,幸其枝叶茂长,实核成熟,愿待天时,吾将获取收藏而飨其功也。以言君亦宜畜养众贤,以时进用,而待仰其汁也。

  虽萎绝其亦何伤兮,

  萎,病也。绝,落也。

  哀众芳之芜秽。

  言己所种众芳草,当刈未刈,早有霜雪,枝叶虽早萎病绝落,何能伤于我乎?哀惜众芳摧折,枝叶芜秽而不成也。以言己(夫容馆本误作循)行忠信,冀君任用,而遂斥弃,则使众贤志士失其所也。

  众皆竞进以贪婪兮,

  竞,(四部丛刊本误作泣)也。爱财曰贪,爱食曰婪。

  凭不厌乎求索。

  凭,满也。楚人名满曰凭。言在位之人无有清洁之志,皆并进趣贪婪于财利,中心虽满,犹复求索,不知厌饱者也。

  羌内恕己以量人兮,

  羌,楚人语词也,犹言卿,何为也。以心揆心为恕。量,度也。

  各兴心而嫉妒。

  兴,生也。害贤为嫉,害色为妒。言在位之臣,心皆贪婪,内以其志,恕度他人,谓与己不同,则各生嫉妒之心。推弃清洁,使不得用也。

  忽驰鹜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

  言众人所以驼鹜惶遽者,追逐权贵求财利也,故非我心之所急务。众人急于财利,我独急于仁义也。

  老冉冉其将至兮,

  七十曰老。冉冉,行貌。

  恐名之不立。

  立,成也。言人年命冉冉而行,我之衰老将以速至。恐身(夫容馆本作行)建德,而功不成名不立也。《论语》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屈原建志清白,贪流名于后世也。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

  坠,堕也。

  夕餐秋菊之落英。

  英,华也,言己旦饮香木之坠露,吸正阳之津液。暮食芳菊之落华,吞正阴之精蕊。勤以香洁自润泽也。

  苟余情其信夸以练要兮,

  苟,诚也。练,简也。

  长颔亦何伤。

  颔,不饱貌。言己饮食清洁,诚欲使我行貌信而美好,中心简练而合于道要。虽常颔饥而不饱亦无所伤病也。何者众人苟欲饱于财利,己独欲饱于仁义也。

  木根以结ぇ兮,

  ,持也。根,以喻本也。

  贯薜荔之落蕊。

  贯,累也。薜荔,香草也,缘木而生落,堕也。蕊,实也。累香草之实,执持忠信貌也,言己施行常木引坚,据持根本,又贯累香草之实,执持忠信,不为华饰之行也。

  矫菌桂以纫蕙兮,

  矫,直也。

  索胡绳之纟丽々。

  胡绳,香草也。纟丽纟丽,索好貌,言己行虽据履根本,犹复矫直菌桂芳香之性,纫索胡绳,令之泽好,以善自约束,终无懈己也。

  謇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

  言我忠信謇謇者,乃上法前世远贤,固非今俗人之所行也。一云(夫容馆本作或曰),謇,难也,言己服饰虽为难法,我仿前贤以自修洁,非今世俗人所服佩。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

  周,合也。

  愿依彭咸之遗则!

  彭咸,殷贤大夫也,谏其君不听,自投水而死。遗,馀也。则,法也。言己所行忠信,虽不合于今之世人,愿依古之贤者彭咸馀法,以自率厉也。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艰,难也,言己自伤施行不合于世,将效彭咸自沉于渊,乃太息长悲,哀念万民,受命而生,遭遇多难,以陨其身。申生雉经,自胥沉江,是谓多难也。

  余虽好夸以几羁兮,

  几羁,以马自喻也。缰在口曰几,革络头曰羁,言为人所系累之也。

  謇朝谇而夕替。

  谇,谏也,《诗》云:“谇予不顾”。替,废也,言己虽有绝远之智,夸好之姿,然以为谗人所几羁而系累也,故朝谏謇謇于君,夕暮而身废弃也。

  既替余以蕙纟襄兮,

  纟襄,佩带也。

  又申之以揽ぇ。

  又,复也。言君所以弃己者,以余带佩众香,行役忠正之故也。然犹复重引芳ぇ出自结束,执意弥笃也。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悔,恨也,言己履行忠信,执守清白,亦我心中之所美善也。虽以见过,支解九死,终不悔恨。

  怨灵之浩荡兮,

  上政迷乱则下怨,父行悖惑则子恨。灵,谓怀王也,浩犹浩浩,荡犹荡荡,无思虑貌也,《诗》云:“子之荡兮”。

  终不察夫民心。

  言己所以怨恨于怀王者,以用心浩荡,骄傲放恣,无有思古,终不察荇万民善恶之心,故朱紫相乱,国将倾危也。夫君不思虑,则忠臣被诛,则风俗怨而生逆暴,故民心不可不熟察之也。

  众女嫉余之蛾眉兮,

  众女谓众臣也,女,阴也,无专擅之义,犹君动而臣随也,故以喻臣也。蛾眉,好貌。

  谣诼谓余以善淫。

  谣谓毁也。诼犹谗也。淫,邪也,言众女嫉妒蛾眉美好之人,谓之美而淫,不可信也,犹众臣嫉妒忠正,言己淫邪不可任用也。

  固时俗之工巧兮,亻面规矩而改错。

  亻面,背也。圆曰规,方曰矩。改,更也。错,置也,言今世之工才智强巧,背弃规矩,更造方圆,必不坚固,败材木也,以言佞臣巧于言语,背违先圣之法,以意妄造,必乱政治,危君国也。

  背绳墨以追曲兮,

  追,犹随也。绳墨所以正其曲直。

  竞周容以为度。

  周,合也,法,度也,言百工不循绳墨之直道,随从曲木,屋必倾危而不可居也,以言人臣不修仁义之道,背弃忠直,随从妄佞,苟合于世,以求容媚,以为常法,身必倾危,而被刑戮也。

  忄屯郁邑余傺兮,

  忄屯,忧貌。傺,失志貌。,犹堂堂,立貌也。傺,犹住也。楚人名住曰傺。邑一作悒;一本注云:忄屯,自念貌。

  吾独穷困乎此时也。

  言我所以忄屯忄屯而忧(夫容馆本作自念),中心郁悒,怅然住立者,以不能随从世俗,屈求容媚,故为时人所穷困也。

  宁溘死以流亡兮,

  溘,犹奄也。

  余不忍为此态也。

  言我宁奄然而死,形体流亡,不忍以中正之性,为邪淫之态也。

  鸷鸟之不群兮,

  鸷,执也,此谓能执服众鸟,鹰之类,以喻忠正也。

  自前世而固然。

  言鸷鸟执志刚厉,特处不群,以言忠正之士亦执分守节,不随俗人,自前世固然,非独于今,比干、伯夷是也。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

  言何所有方凿受圆枘而能合者,谁有异道而相安耶,言忠佞不相为用也。

  屈心而抑志兮,

  抑,案也。

  忍尤而攘诟。

  尤,过也。攘,除也。诟,耻也,言己所以能屈案心志,含忍罪过而不去者,欲以除去耻辱,诛谗佞之人,如孔子者欲以除少正卯也。

  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

  言士有伏清白之志,意死忠直之节者,固前世圣王之所厚哀也。故武王伐纣,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也。

  悔相道之不察兮,

  悔,恨也。相,视也。察,审也。

  延伫乎吾将返。

  延,长也。伫,立貌也。《诗》云:“伫立以泣”言自悔恨,相视事君之道,不明审察,若比干伏节死于义,我故长立而望,将欲还反终己之志也。

  回朕车以复路兮,

  回,旋也。路,道也。

  及行迷之未远。

  迷,误也,言乃旋我之车以反故道,及己迷误之路,尚未甚远也。同姓无相去之义,故屈原遵道行义,欲还归之也。

  步余马于兰皋兮,

  步,徐行也。泽曲曰皋,《诗》云:“鹤鸣于九皋”。

  驰椒丘且焉止息。

  土高四堕曰椒丘,言己欲还,则徐步我之马于芳泽之中,以观听怀王,遂止高丘而止息,以须君命也。

  进不入以离尤兮,退将复吾初服。

  退,去也,言己诚欲遂进,竭其忠诚。君不肯纳,恐归重遇祸,故将复去吾初始清洁之服也。

  制芰荷以为衣兮,

  制,裁也。芰,菱也。秦人曰{艹后}。荷,芙蕖也。

  集芙蓉以为裳。

  芙蓉,莲华也。上曰衣,下曰裳。言己进不见纳,犹复制裁芰荷,集合芙蓉,以为衣裳,被服愈洁,善愈明(夫容馆本有也字)。

  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高余冠之岌岌兮,

  岌岌,高貌。

  长余佩之陆离。

  陆离,犹参差,众貌也。言己怀德不用,复高我之冠,长我之佩,尊其威仪,整其服饰,以异于众人之服。

  芳与泽其杂糅兮,

  芳,德之貌也。泽,质之润也。玉坚而有润泽。糅,杂也。

  唯昭质其犹未亏。

  唯,独也。昭,明也。亏,歇也。言我外有芬芳之德。内有玉泽之质,二美杂会,兼在于己,而不得施用,故独保明其身,无有亏歇而已,所谓道行则兼善天下,不用则独善其身也。

  忽反顾以游目兮,

  忽,疾貌。

  将往观乎四荒。

  荒,远也,言己欲进忠信,以辅事君,而不见省,故忽然反顾而去,将遂游目,往观四远之外,以求贤君也。

  佩缤纷其繁饰兮,

  缤纷,盛貌。繁,众也。

  芳菲菲其弥章。

  菲菲犹勃勃。芳,香貌也。章,明也,言己虽欲之四方荒远,犹整饰仪容,佩玉缤纷而众盛,忠信勃勃而愈明,终不以远故改其行。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以为常。

  言万民禀天命而生,各有所乐。或乐谄佞,或乐贪淫,我独好修正直,以为常行也。

  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

  惩,艾也,言己好循忠信,以为常行,虽获{自辛}支解志犹不艾也。

  女Ч之婵媛兮,

  女Ч,屈原姊也。婵媛,犹牵引也。

  申申其詈予。

  申申,重也。余,我也。言女Ч施行不与众合,以见流放,故来牵引,数怒重骂我也。

  曰玄幸直以忘身兮,

  曰,女Ч词也。玄,尧臣也。《帝系》曰:“颛顼后五世而生玄”幸,狠也。

  终然夭乎羽之野。

  蚤死曰夭。言尧使玄治洪水,幸狠自用,不顺尧命,乃殛之羽山,死于中野。女Ч比屈原于玄,不承君意,亦将遇害也。

  汝何博謇而好兮,纷独有此夸节。

  女Ч数谏屈原,言汝何为独博采往古,好謇謇,有此夸异之节。不与众同,而见憎恶于世也。

  ペべご以盈室兮,

  ペ,蒺藜也。べ,王刍也。ご,耳也。诗曰楚楚者ペ。又曰终朝采べ。三者皆恶草,以喻谗佞盈满于侧者也。

  判独离而不服。

  判,别也。女Ч言众人皆佩ペべ耳,为谗佞之行,满于朝廷而获富贵,汝独服兰蕙,守忠直,判然离别,不与众同,故斥弃也。

  众不可户说兮,孰云察余之中情?

  屈原外困群佞,内被姊詈。知世莫识,言己之心志所执,不可户人告,谁当识我之中情之善否也。

  世并举而好朋兮,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9:48:17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