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北海水府仙官冲圣广泽王,

  庙在孟州,居玄冥宫。

  四渎

  并称龙庭。

  江渎广源王,

  出岷山沔池,庙在益州。

  河读灵源王,

  出昆仑之墟,庙在河中府。

  淮渎长源王,

  出南阳桐柏山,庙在房州。

  济渍青源王。

  出王屋山,庙在河阳。

  十二溪

  巫峡溪上真,

  庙在夔州。

  五蕾溪上真,

  庙在越州。

  岷山溪上真,

  庙在嘉州。

  清远溪上真,

  庙在广州。

  桐柏溪上真,

  庙在韶州。

  蟠冢溪上真,

  庙在嘉州。

  昆仑溪上真,

  庙在北地。

  武陵溪上真,

  庙在鼎州。

  苎罗溪上真,

  庙在越州。

  涤江溪上真,

  庙在荆州。

  院沙溪上真,

  庙在越州。

  沔池溪上真。

  庙在洛州。

  三河

  并称水府。

  洛河伯水府灵官,

  庙在洛州。

  黄河伯水府灵官,

  庙在番界。

  淮河伯水府灵官,

  庙在泗州。

  九江

  并称龙宫。

  浙江水帝,

  庙在杭州。

  杨子江水帝,

  庙在润州。

  松江水帝,

  庙在苏州。

  吴江水帝,

  庙在苏州。

  湘江水帝,

  厅在潭州。

  荆江水帝,

  庙在荆州。

  南江水帝,

  庙在洪州。

  汉江水帝,

  庙在襄州。

  楚江水帝。

  庙在郢州。

  十宫

  总称冥府十宫。

  泰素妙广真君,

  阴德定休真君,.

  洞明普静真君。

  玄德五灵真君,

  最圣耀灵真君,

  宝肃昭成真君,

  泰山都御真君,

  旡上正度真君,

  飞魔演庆真君,

  五化威灵真君。

  道法会元卷之三竟

  道法会元卷之四

  清微宗旨

  开天策玄经

  无 极 玄 元 始 动 静 光 明 

  太 初 元 道 运  流 形 降 升

  元降玉文内旨

  梵

  清

  景

  先天行持内旨

  先焚香静默,潜心对越,聚炁凝神,心念三五之类,然后书篆。详轻重:一符,二章,三经,四书,五道。

  丹书符篆,先凝神定虑,物我两忘,倏忽间便见天真,即举笔书符,便分清浊,见点点画划,皆金光灿灿。举念一见,神即往矣,何必待祝而行。

  抹笔之法,须分水火。如祈雨雪云雾,打潭驱龙,水炼,治诸阳疾,并用水笔。如祈晴,袪瘟,扫蝗,起电动雷,火炼,镇贴佩带,治诸阴病,并用火笔。

  凡书符,皆须闭炁一笔扫成。次用三字帝令抹笔。至明字,却出元始祖炁,随符而行。此谓之元始一炁也。

  告净坛符焚于空中,或焚之水中,以水洒五方,心念净天地呪,或五帝隐名,浄五方五行秽,见四气朗清,神风静默矣。

  告信香符,所以启告师真也。信者,诚也。香者,取其香炁流通,无不闻也。加窍者,紧急。凡信香符下,皆书臣某奏启,帝用。拜启,师用。启告。通用。以降真香片,黄纸柏木片,皆可。师以信香置烈火中,即心语三礼,仍祝云:臣谨以信香,百拜奏启某帝、某师、某神,臣今为其事,伏望慈怜,允臣香奏,即乞如何施行。臣再拜谨言。香烟腾上,即见感通。其余批符,俱有定式。惟祈雨先书正符一字或二字三字,涂七笔,次风字涂之,次云,次雨,次雷,次电,次龙雾,号令,并逐一涂之。次心印,不涂。次佐印在下,亦不涂。却于符背,书速冲通等字,不涂。符成,当空召将焚之,不可拘一纸,或二三纸皆可。时或焚之,再书龙符三道,一放水缸中,一粘檄龙牒上,一焚水盂中,烈日晒之。更书数道,焚江潭。或用缸盛符搅之。凡洞章,青素墨,红素朱,最紧。砖板皆可。可投灵迹处。如行檄中书正符毕,别用黄纸一张,书窍号。又用时分位上书时号。如今日午时发,来日巳时登坛。

  如祈雨,叠符有次第:风,云,雷,雨,电,龙雾,号令,心印。祈晴:风,晴,心印,佐印。祈雪:风,云,雨,雾,雪,心,佐,移降之类。

  用纸法:第一黄,二用白,三用红,四用黑,五用青。

  凡发符檄,纸一张二张三张皆可。用缝印,束腰用红纸,墨书:臣某谨封。却以五色绒二尺四寸,先入竹筒内,留绒垂出外,上用黄纸书一敕字盖之。仍用黄绢袋之。

  凡发紧急檄章经道,是须用皂角、降真竹叶同焚。急速用竹二片,各五寸长,一书竹叶符,或洞章,一书将名,击以绒线,合而焚之。

  祖师云:法灵须要我神灵,我神灵后法惊人。祛禳祈祷凭神将,神将何曾有定形。此说尽矣。夫神者,我之神也,即我心也。我之心神灵明不亏,真一不二,举目动念,即是天真神妆,何往不可。盖我之神灵则可以感召天真雷将矣,何必吁呵呼吸,取外将来合气?我只自然而然,中理五炁,混合百神矣。《枢纽》云:法法皆心法,心通法亦通,是也。

  凡行持,先澄心涤虑,叩齿集神,焚《净坛符》,心念:天无氛秽,地绝妖尘,冥慧洞清,大量玄玄。次焚信香,心念《然香达信章》云:□□云摄,次念《通玄章》云:哼昤。次念《入圣章》云:唆□唔叮。存见香烟徧布,帝师在空玄圆光中,即俯拜,具位奏告,入意请旨委将主张行持,默而祷之,或上奏状词章。次三拜,焚召符,念召呪。召将祝事焚役符,或经章等,一并就向空化之。三拜,心送将吏,俯伏良久,闻旨而退。

  下令呪

  元始有敕,普告诸天。震山摧岳,腾云沸川。威灵速降,召集群仙。令持在手,永镇吾权。唵吽吽。众神稽首,邪魔归正。敢有不顺,化为微尘。急急奉元始天王律令。

  总召密呪

  禀朗郁复钦神那杰敦。一炁念七徧。

  凡朝谒奏章之后,俟报应,良久,如兆头目洞清,神炁和畅,即是奏达。若昏怠,则是未达,又当入靖平坐,念呪,真待和平定炁,方是达矣。次称谢而退。

  祈雨之法,当天时亢旱,禾稼焦枯,岂得不救。当心启大道师真,入靖打坐,物我俱忘。倏忽间动念,见雷帝天真洋乎如在左右,遂祝之,即告符章,烈火焚遣。如今日辰时发,限明日午时报应。如午时未应,却于未时再告第二限符文,又限来日某时报应。过期未报,再发第三限。如紧急,可越限行遣,无害三限、二限连并发行。自宜量度,不可拘泥,此谓道法。非惟祈雨,一应皆然。凡祈雨告讫符章经道之类,心不顾矣,即入静室静坐,或澄默,或守道,或持经,皆可。切不可念念欲其报应,又是执着了。盖道法无为自然,不言而应,出于无意,其应甚验。若执着之,返为妄矣。一应行移皆须如此。其入靖打坐之后,一念不碍,物我俱忘,倏忽间,见面前云气往来,某方又见风来。耳热,电光。目眩,雷震。腹呜,大声大应。某方声,则某方应。隐隐为雷,轰轰为霆,汗出为雨,大汗大雨,小汗小雨。有一物动,则外一物应。无则无之。虽然,要见若不见,闻若不闻,乃可谓自然而然矣。若拘于必应,则必花易乱,归于杳冥矣。祈雪之理,无以异也。

  祈晴之法,入靖打坐,一念不生,物我俱忘。倏忽间,见面前有光如日轮,映射八方,又见风收残云,满天霞光,则自然报应,不可拘泥。

  动雷之法,入靖打坐,一念不生,物我俱忘。倏忽间,见风雷交震,须臾徧身炎热,骨节有声,此法之验也。

  清微祈祷,本无登坛,出入自然,安有法用。若欲登坛时,但启奏讫,令大众诵《木郎呪》,或经诰,绕坛。却入靖打坐,度其时至,条然起来,飞符召将,催降雷雨。

  禳告之法,北斗为天喉舌,居天中,斡旋造化。经云:大周天界,细入微尘,何往非此。故告斗之法不一,而告斗之诚不二。但要诚心,虽至愚之夫,献花酌水,亦可自告,况有道之士乎。其分门立法者,有用某将某法如何告者,往往大多。盖不过赖神将为之引耳。其告之灵验,我之诚也。能明此理,虽无将无法,无灯无香,亦可以奏告矣。古人立灯建坛,盖法像耳。次假灯以占祸福。此理有之。常人每夜明灯尚可以占来日吉凶,况对上真启告而求验之乎。祖师云:千家告斗,一样占灯,其说信矣。学法之士,每于奏告时,当澄心定虑,然后发灯,举目一见斗灯,即如北斗星光在前矣。次上香述意,讫,静坐凝神,倏忽间动念告斗。此乃以天感天。然后占灯,乃不言善应也。非达理者不可与言。至于上章拜表,陈词,赞灯,设醮,此又科教之设耳。

  治病之法,小事只是炁字章,一道,二道,三道立应。否则告符遣将驱治,断后镇贴,无施不可。如大病,有邪,则告檄行洞章之类。若是狂祟恶鬼,则告伏魔章之类。诸疾不以大小,并行符与服。不可拘泥,亦不可念及验与不验,又成执着。大抵清微道法出乎自然而然,所以神妙。故祖师云:莫问灵不灵,莫问验不验,信笔扫将去,莫起一切念,是也。师云:我口是救,是将,勿疑。此的言也。凡发用之后,我道了便是,何必复生疑心。疑心一生,则诚不至矣,以求其应,必不能矣。祖师云:心须意会,念念皆真。此心即道。平居暇日,持念守真,一点灵光,通天彻地,圆陀陀,光烁烁,会合至宝于明堂玉京之室,薰蒸一体,表裹洞明。无事之时,如如不动。偶然拈出,妙用非轻。祸福吉凶。了然指掌,不须探问,自然应矣。

  清微章法,出于玉宸道君,演振流芳,依科行教。符章祕范,道在人弘。其要在于思存一顷而已。祖师云:玉晨斋法飞章表,三境虚无深杳杳。一轮明月在虚空,天见金书明报了。此言尽之矣。

  鍊度之法,为世所尚。有专门者,有分司者。甚而先水后火,先火后水,其说不一,各有主张,不明身中水火之源,但取外象而求之。噫,妄矣。子之所见不然。祖师云:以我真阳鍊彼阴,不须水火降还升。灵光一点飞空处,便是金田玉筝生。又曰:丹阳火会灵元室,中有自然明的的。须臾拥出一轮红,飞出泥丸上无极。又曰:坎离颠倒,大地七宝。坎离顺行,大地火坑。知天道者,可与言鍊度矣。夫鍊度者,以我之阳,鍊彼之阴,以我之贤,度彼之愚。经云:笑尔不度,故为歌音。己不能度,而欲度人,诚妄矣。祖师云:至道不繁,至要不素。自首至尾,告符拜章,行科阐教,皆化凡俗耳。当送亡之时,众讽《中篇》,见丹田中一点灵光,飞出泥丸,通天彻地,直上无极。切不可执着。若一念差殊,又有坚碍矣。

  日月炼真习定

  凝神静虑,平炁定息,瞑目端坐,意居中宫。俟其大定,物我两忘,渐运金光自两规中出,合为上,符篆在面前。金光渐渐开广,充塞天地。存兆身在太虚中,俯视梵炁充塞于前,万神环拱听令。久之,如此出有入无,自然合道,行住坐卧,皆可为之。诗云:看定虚空摸不着,休把精神都乱却。急忙收拾在眼前,便见一团光烁烁。霎时现出许多般,本来面目元初朴。若人认得这些儿,有作有为还见错。

  昔云山保一真人,书后数语,示眉山混隐真人谨守此语,勿示非人。其辞曰:外有举动,劳怠气神。内有所思,败血伤精。冥冥漠漠,与道相亲。不喜不怒,心和气清。内有交媾,发为雷霆。又曰:父母生前一点灵,不灵只为结成形。成形罩却光明种,放下依然彻底清。

  召将内诀

  师曰:先澄心如镜,存金光从念起,便觉虚空之炁,升入无形之内。到神室,少驻片刻,才若意到,便见神光自两规出,散满虚空,天门金光,下接地户,雷光上冲,三合为一,身立于中,为造化之主。便呼召雷神,从天下降,自地涌出,皆有大身,上拄天,下拄地,威光赫奕,拱立听令,随意役遣。然虽如是,动则有神,何劳存想呼吸出入。元神自灵。不闻雷经云:不自我,不自你,不自神,不自鬼。一念所至,夫复自然。法子犹当深会此理。    

  书符笔法

  师曰:符者,合也,.信也。以我之神,合彼之神;以我之炁,合彼之炁。神炁无形,而形于符。此作而彼应,此感而彼灵,果非于符乎。天以龙汉开图,结炁成符。人以精神到处,下笔成符。天人孚合,同此理也。书符之法,不过发先天之妙用,运一炁以成符。祖师所谓眼书天篆,心悟雷玄,初无存想,亦无作用。灵者自灵,不必问其所以灵;应者自应,不必问其所以应。人但知其神之神,不知不神之所以神也。近世学法之士,不知无为为真功,自然为上道,自知不明,自信不及,欲穷究何者为符窍,何者为笔法,玆不得已。略陈其要,实为记念,初非真诠。其诀曰:先澄澄湛湛,绝虑凝神,使其心识洞然,八荒皆在我阖,则神归气复,元神现前,方可执笔。以眼瞪视笔端,思吾身神光自两规中出,合乎眉心,为一粒黍珠在面前,即成金线一条,光注毫端,便依法书篆,存如金蛇在纸上飞走,定要笔随眼转,眼书天篆,心悟雷篇。思金光渐渐广大,充塞天地,心念三五讳。如召将书符,则用本法召呪,或叠书诸号,皆随意运用。然虽如是,一点灵光,辉天朗地,未曾下笔,已自分明。妙于行持者,尤当于朱墨外用工夫。

  玄初育神道妙。一名动静玄机,一名点画心法。

  主法

  玄初道妙元君韩脩,

  玄初道妙统天雷王昉日,

  玄初道妙统地雷王徕月。

  动静玄机

  动 起风云雷雨电晴雾治病祛邪一切运动之事用 止 止风云雷雨电晴雾治病三水安土一切安镇之事用 静极复动 祈雨急用 动极复静 祈晴急用 一动一静互为其根 动静相摩雷霆吞啗

  师曰:静中之动,动中之静,乃阴阳极处为用。极则必变,易之道也。凡祈祷大事,不应,方可加之。谓之互用阴阳,调造化,此内法也。邵子曰:一动一静之间,天地人之至妙者欤。学者尤当究竟。

  点画心法

  圆陀陀光灿灿 混沌未分时方隅何处有一点具圆明煞神见之走中间一点起土选点用 开天立地分判阴阳 开干破巽呼雷召电 寅申巳亥四者交冲祈祷天机未动密运神功紧用 雷生 霆煞 天无氛秽四朗清 晴 阴静阳结一团和气 雪 雷霆晦冥风雨交作 雨 天黑地黑山河黑一切邪魔自消灭 交 轰天雷霆霹雳摄 杀伐紧催 雷霆号令 紧催 外视不瞬入听不昧无孕成尊余可及物 治疾 生通 敕 飞 催 信 灵 一至道生耳 碧 紫 神 梵 清 景 水一 二 三 四 五 六 火一 二 三 四 五 六 分判阴阳 调变候 起 止 升 降 开 合

  三讳 召 遣 水 火

  五讳 五行 生 克

  如奏事属干,先于干上起笔,左行圆光,至干上住笔。次于中一一书符加窍。虎雷。仍于干上出笔。余倣此。师云:圆中之圆,画中之划,窍中之窍,皆得于心而应于手,发挥大道之玄机,鼓之舞之,以尽神尔。若不知落处,徒事纸笔,何异依样划葫芦。

  清微道法提纲

  凡天地晦冥,日月薄蚀,风雨霖霪,阴阳失序,寒暄不时,旱魑为灾,山川缺雨,刀兵水火,疫疠盗贼,虎狼纵横,龙蛇变现,妖氛流行,鬼精肆虐,如此等类,盖为劫运所钟,上天震怒,臣妾阴谋,官吏苛虐,不恤政事,上下怨忿,或狱滞民冤,及民顽俗恶,仁义不立,礼乐不兴。是致天垂此象,以为惩警。当此之际,得道造理之士,当斋沐身心,澄彻想念,屏绝人事,力恳帝聪,民伏其辜,愿以身代。若能积此一诚,必使天心悔祸,然后依式告行符章,必获感通矣。

  执事者,不在多言,在力行何如耳。西山嗣派清微天吏熊道辉愚见。特为同门得志者发一的旨,幸其味之。

  凡祈晴,师默奏书符召将毕,立限祈祷。次斋沐入室静默,一意居中,断除杂想,廓然太虚,与吾身等。后于混沌中,一点阳光如流星,渐大如日轮,照曜天地,表裹圆明,万籁俱肃,一尘迥无。如此数时,或一日,或一夜,直候晴明,方出室。

  凡祷雨,师默奏书符召将毕,立限祈祷。次斋沐入室,收视返听,摄念存诚,目光上视,握固凝神,元炁上升,微思山泽通气,雷风相搏,天地晦冥,淋雨大作。如此数时,或一昼,或一夜,候应方出室。如起电,同此。

  凡治病,师当虚心静默,秉笔书符差将,以吾之灵明元神正炁聚于一符,攻彼患身不正阴炁。阳证加水笔,阴证加火笔,随证治疗。

  凡芟邪,静默行符,差将作怒遣往患家,讫,当入室默思雷神,激雷起电,挥戟镢斧,前往患家擒捉妖邪,俱令殄灭。如此分明,方出室,不令其邪知之。

  凡篆符,当先精思帝师在上,将吏在前,兆为天真皇人。落笔书篆,务在轻清,随事加窍,不可乱杂。大抵得道造理之士,躬行践履,常如对越,不欺其心,则万神俱集;不劳其形,则百骸调畅。苟明此理,举念便归于正,何待临时静定。

  混沌之象,大道之体,大无不包,细无不纳。乃纯阳之体,元享利贞,德纯故动。用之则役使万神,敛之则含容三界。

  凡祈梼治伐皆用此。以道言之,轻清之气故浮上圆为天。以理明之,为君、为父、为男、为玄龙。以卦象论为纯干,以爻断为老阳。阳变阴生,有变化存焉。

  混沌之象,大道之体。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无形无象,与天长存。乃至阴之质也。含弘光大,德纯故静。出则指顾雷雨,入则颐养群生。所谓坤厚载物。

  凡祷雨、治病、安镇山岳、运导泉源、召龙负水,皆可加此。以道言之,乃重浊之炁凝结,故处下方为地。以理推之,为母,为女,为牝马。以卦论为坤,以爻断为老阴。阴极阳生,有变化存焉。

  阳极生阴。故老阳中少阴生焉。祈晴可用。以道言之,阳明之极,火大燥焉,故抽退符候以制之。所以阳中生一阴也。以理明之,如日中有乌也。以卦象论,则为离。离中虚也。以爻断之,则阳极生阴之体也。阴生不已,有变化焉。

  阴极生阳。故老阴中少阳生焉。可以祈雪雨,兴云雾,再限可用。以道言之,阴浊之极,水大滥焉,故减铢两以止之。所以阴中生一阳也。以理明之,月中有兔也。以卦象论,则为坎,坎中满。以爻断之,则阴极生阳之体。阳生不已,有变化焉。

  阳炁中分少阳少阴之炁。少阴居上,少阳居下。祈晴再限可用。以道言之,木液旺在卯,故阳极而中分,当息火候而沐浴。以理明之,即春分节,又如夫妇也。以卦象论,即地天泰。以爻断,老阳内上少阴下少阳,二气中停,天地交泰。交媾之极,有变化存焉。

  阴炁中分少阳少阴二炁。少阳居上,少阴居下。祈雨再限可用。以道言之,金精旺在酉,故阴极而中分,当抽水铢而沐浴。以理明之,即秋分节,又如子母也。以卦象论,即否卦。以爻断,老阴内上少阳下少阴,二气中分,阴阳不交,故有变化焉。

  阳炁中生少阴少阳二气。上少阳,下少阴。祈晴再限可用。以道言之,火旺在午,故阳极而阴生。以理明之,即夏至节,男归女室。以卦象论即姤卦也。以爻断,老阳中生少阳少阴二炁。阳炁既盛,亦有变化也。

  阴炁中生少阳少阴二炁。少阴居上,少阳居下。祷雨再限用之。以道言之,水盛于子,故阴极而阳生。以理言之,即冬至节,女归男家焉。以卦象,则复卦。以爻断,老阴中生少阳少阴二炁,阴炁在上。阴炁既盛,亦有变化焉。

  老阳老阴交姤之极而生少阳也。祈晴再限用之。以道言之,即性中生神,神中生炁。以理明之,如男女姤精,而少男生焉。以卦象,

  即艮卦,故为少男。以爻论,阳居外,阴居内,亦有变化焉。

  道法会元卷之四竟

  道法会元卷之五

  清微符章经道

  结空成梵,真炁自生。赤书玉字,八威龙文。保制劫运,使天长存。况苍颉制字,市妖夜哭。但后世人心乘讹,一真浇漓,故假聚炁成符。符者,信也。天地神明之信。又合也,契也。

  荡秽符

  清

  净坛符

  净

  香符

   妁目光虚书于香上

  信香符

  右六符,乃清微洞光宝卫紫华元和明道太一神景元君王正宏留下。朝元信香,立召雷霆,无不听命。凡有行持叩祷一切事,皆须具用。

  集神香符

  昔元始赐此香符,传付道君,用命万神,系王元君流传。

  元始檄命雷霆信香符

  元始符命 策役诸天万神 敕策役诸天地万灵 灵

  召万神

  魏元君信香

  朗灵朗英 常加 急加

  祖元君信香符

  高真信香符

  昌宏郁□

  道师信香符

  隆育智

  谢师信香符

  完钩明宏

  召万神符

  召万灵符

  又用作敕灵符座子

  开天宝章

  度火符

  开天通三界玉符

  随奏 天开 地烈 垣捷 雷迅 水启

  神景元君所传符信随事批用

  风 云 雷 电 雪 雹 雨 晴 龙

  止雨

  元始一炁天运雷

  玉清元始雷帝,炅亨。浩劫完通雷帝晓并。上清太玄雷帝昭循。镇玄宗皇雷帝孚昌。太清宏明雷帝旭棋。九天应清雷王济岁。

  已上雷帝,心感香达。

  香达 集神 催召 用百草霜书竹片上焚之

  驱螟 驱蝗 蛟令 虎令 祛起 起杀 民平 退水 息火 平潮

  元始一炁天运雷

  玉清元始雷帝,炅亨。浩劫完通雷帝晓并。上清太玄雷帝昭循。镇玄宗皇雷帝孚昌。太清宏明雷帝旭棋。九天应清雷王济岁。

  已上雷帝,心感香达。

  香达

  右香达符,以香片书。背批云:臣某上启大梵清混梵炁雷君耸,大明神运清炁雷君阜,大庚保英景炁雷君茂。

  已上三炁雷祖,梵炁无色之境,景清二炁,混合,下统诸雷。

  信香符

  臣某上启梵炁雷祖天君惟,即雷声普化天尊,主太极雷。

  诸雷君信香符书香片上

  信达

  臣姓某,恭爇信香,谨谨上启梵炁雷祖天君陛下,为某事,恭望大道天慈,允臣所奏,特赐敕旨,付太极诸部雷霆,或某部雷神某,于某日某处,如何报应。上彰宸渥,下副祷祈,干冒天威,下情激切之至。谨奏。

  清炁雷祖天君启。即太一大天帝,主太一雷。

  信通

  批同前式,止换天君号。敕信通文忍旨付太一诸部雷霆至真。已后诸雷君信香符同。

  景炁雷祖天君漠,即神霄真王大帝,主神霄雷。

  信昭

  付神霄诸部雷霆至真。

  天雷轰元雷君祥。即紫微大帝,主天部雷。

  付诸部雷霆至真。

  地雷镇玄雷君郛。即酆都大帝,主应地雷。

  兴 付九垒八埏,坤舆万神 应地司英烈雷神

  水雷环运雷君密。即水府搏桑大帝,主水雷龙部。

  彰 付蓬莱都水司,旸谷神主,九江.四海.四渎.五湖.河 雷部

  山雷统神雷君珪灼。即东岳大帝,主山岳雷。

  奠 令五岳洞天名山大川福地靖庐应山巖吐云雾万神

  元始一炁都督雷玄祖帝烜。主统八天号令。

  通 召风云雷电雨雪雹雾八天莫不听令施行

  如单用,随令书符批用,或香片,随心行用。

  元始风令天君

  地

  元始云令天君

  枢

  元始雷令天君

  伊

  元始电令天君

  元始雨令天君

  元始雪令天君

  消

  元始雹令天君

  胥

  元始雾令天君

  浮

  元始法令天君

  兴

  镇宅四符

  福 寿

  康 宁

  五师心印

  华真人 朱真人 李真人 南真人 黄真人

  诸师隐号

  魏元君 祖元君 姚元君 高元君 朱真人 李真人 南真人

  清微诸天章品

  三境伏魔心章

  消 散 解 释 束 魔 催 精

  福 庆 招 集 道 境 清 明

  右章可扶衰散祸,朝告列宿,投陈北斗,拜谒高真,度厄消灾。无所不可。如用符信未应,方拜,不可妄用。能解冤释讼,降伏邪魔,消弭劫灾,保安境土。四章随事分用。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2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