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苦参三两,以苦酒一升,煎三五沸,去滓服之,吐出即愈。或取煮犀角汁一升,亦佳。

  又方,治食狗肉不消,心下坚,或腹胀,口干,发热妄语,煮芦根饮之。

  又方,杏仁一升,去皮,水三升,煎沸,去滓取汁,为三服,下肉为度。

  《金匮》方:治食蟹中毒。

  紫苏煮汁,饮之三升。以子汁饮之,亦治。凡蟹未经霜,多毒。

  又,《圣惠方》:以生藕汁,或煮干蒜汁,或冬瓜汁,并佳。

  又方,治雉肉作臛,食之吐下。

  用生犀角末方寸匕,新汲水调下,即差。

  唐·崔魏公云:铉夜暴亡,有梁新闻之,乃诊之曰:食毒。仆日:常好食竹鸡。竹鸡多食半夏苗,必是半夏毒,命生姜擂汁,折齿而灌之,活。

  《金匮》方:春秋二时,龙带精入芹菜中,人遇食之为病,发时手青肚满,痛不可忍,作蛟龙病,服硬糖三二升,日二度,吐出如蜥蜴三二个,便差。

  《明皇杂录》云:有黄门奉使交广回,周顾谓曰:此人腹中有蛟龙。上惊问黄门日:卿有疾否?曰:臣驰马大庾岭,时当大热,困且渴,遂饮水,觉腹中坚痞如杯。周遂以硝石及雄黄,煮服之,立吐一物,长数寸,大如指,视之鳞甲具,投之水中,俄顷长数尺,复以苦酒沃之,如故,以器复之,明日已生一龙矣。上甚讶之。

  治防避饮食诸毒方第七十

  杂乌兽他物诸忌法。

  白羊不可杂雄鸡。羊肝不可合乌梅及椒食。堵肉不可杂羊肝。牛肠不可合犬肉。雄鸡肉不可合生葱菜。鸡、鸭肉不可合蒜及李子、鳖肉等。生肝投地,尘芥不着者不可食。暴脯不肯燥,及火炙不动,并见水而动,并勿食。乌兽自死,口不开者,不可食。

  水中鱼物诸忌。

  鱼头有正白连诸脊上,不可食。鱼无肠胆,及头无魫勿食。鱼不合乌鸡肉食。生鱼目赤,不可作脍。鱼勿合小豆藿。青鱼鲊不可合生胡荽。鳖目凹者不可食。鳖肉不可合鸡鸭子及赤苋菜食之。妊娠者不可食鲙鱼。

  杂果菜诸忌。

  李子不可合鸡子及临水食之。五月五日不可食生菜。病人不可食生胡芥菜。妊娠勿食桑椹并鸭子、巴豆藿。

  羹半夏、菖蒲、羊肉、细辛、桔梗忌菜。

  甘草忌崧菜。牡丹忌胡荽。常山忌葱。黄连、桔梗忌猪肉。茯苓忌大醋。

  天门冬忌鲤鱼。

  附方

  《食医心镜》:黄帝云:食甜瓜竟食盐,成霍乱。

  孙真人《食忌》:苍耳合猪肉食害人。又云:九月勿食被霜瓜,食之令人成反胃病。

  治卒饮酒大醉诸病方第七十一

  大醉恐腹肠烂。

  作汤于大器中以渍之,冷复易。大醉不可安卧,常令摇动转侧。又当风席地,及水洗,饮水,最忌于交接也。

  饮醉头痛方。

  刮生竹皮五两,水八升,煮取五升,去滓,然后合纳鸡子五枚,搅调,更煮再沸,二三升,服尽。

  饮后下痢不止。

  煮龙骨饮之,亦可末服。

  连月饮酒,喉咽烂,舌上生疮。

  捣大麻子一升,末黄檗二两,以蜜为丸服之。

  饮酒,积热遂发黄方。

  鸡子七枚,苦酒渍之,封蜜器中,纳井底二宿,当取各吞二枚,枚渐尽,愈。

  大醉酒,连日烦,每不堪方。

  蔓青菜,并少米熟煮,去滓,冷之便饮,则良。

  又方,生葛根汁一二升,干葛煮饮,亦得。欲使难醉,醉则不损人方。捣柏子仁、麻子仁各二合,一服之,乃以饮酒多二倍。

  又方,葛花,并小豆花子,末为散,服三二匕。又,时进葛根饮、枇杷叶饮,并以杂者干蒲、麻子等,皆使饮,而不病人。胡麻亦煞酒。先食盐一匕,后则饮酒,亦倍。

  附方

  《外台秘要》:治酒醉不醒。

  九月九日真菊花,末,饮服方寸匕。

  又方,断酒,用驴驹衣,烧灰,酒服之。

  又方,鸬鹚粪灰,水服方寸匕。

  《圣惠方》:治酒毒,或醉昏闷烦渴,要易醒方。

  取柑皮二两,焙干为末,以三钱匕,水一中盏,煎三五沸,入盐,如茶法服妙。

  又方,治酒醉不醒。

  用崧菜子二合,细研,井花水一盏,调为二服。

  《千金方》:断酒法。以酒七升著瓶中,朱砂半两,细研著酒中,紧闭塞瓶口,安猪圈中,任猪摇动,经七日,顿饮之。

  又方,正月一日,酒五升,淋碓头杵下,取饮。

  又方,治酒病。

  豉、葱白各半升,水二升,煮取一升,顿服。

  葛仙翁肘往备急方卷七竟

  #1唤:原作‘噌’,据万历本改。

  #2凹:万历本作‘向’。

  #3为,原作门‘有’,据目录及万历本改。

  #4种:疑当作‘肿’。

  #5六十一:原作‘六十’,据万历本改。

  #6带:据前后文义当作‘席’。

  葛仙翁肘后备急方卷之八

  治百病备急丸散膏诸要方第七十二

  裴氏五毒神膏,疗中恶暴百病方。

  雄黄、朱砂、当归、椒各二两,乌头一升,以苦酒渍一宿,猪脂五斤,东面陈芦,煎五上五下,绞去滓,内雄黄、朱砂末,搅令相得毕。诸卒百病,温酒服如枣核一枚,不差更服,得下即除。四肢有病,可摩。廱肿诸病疮,皆摩傅之。夜行及病冒雾露,皆以涂人身中,佳。

  效方,并疗时行温疫,诸毒气,毒恶核,金疮等。

  苍梧道士陈元膏疗百病方。

  当归、天雄、乌头各三两,细辛、芎藭、朱砂各二两,干姜、附子、雄黄各二两半,桂心、白芷各一两,松脂八两,生地黄二斤,捣绞取汁,十三物别捣,雄黄、朱砂为末,余□砠,以酽苦酒三升,合地黄渍药一宿,取猪脂八斤,微火煎十五沸,白芷黄为度,绞去滓,内雄黄、朱砂末,搅令稠和,密器贮之。腹内病,皆对火摩病上,日两三度,从十日乃至二十日,取病出差止。四肢肥肉、风瘴,亦可酒温服之如杏子大一枚。

  主心腹积聚,四肢痺躄,举体风残,百病效方。

  华佗虎骨膏,疗百病。

  虎骨、野葛各三两,附子十五枚,重九两,椒三升,杏仁、巴豆去心皮、芎藭各一升,甘草、细辛各一两,雄黄二两,十物苦酒渍周时,猪脂六斤,微煎三上三下,完附子一枚,视黄为度,绞去滓,乃内雄黄,搅使稠和,密器贮之。百病皆摩傅上,唯不得入眼,若服之,可如枣大,内一合热酒中,须臾后,拔白发,以傅处即生。乌猪疮毒风肿及马鞍疮等,洗即差,牛领亦然。

  莽草膏,疗诸贼风,肿痺,风入五藏,恍惚方。

  莽草一斤,乌头、附子、踯躅各三两,四物切,以水苦酒一升,渍一宿,猪脂四斤,煎三上三下,绞去滓,向火以手摩病上三百度,应手即差。耳鼻病,可以绵裹塞之。疗诸疥癣、杂疮。

  隐居《效验方》云:并疗手脚挛,不得举动,及头恶风,背胁卒痛等。

  蛇衔膏,疗廱肿,金疮瘀血,产后血积,耳目诸病,牛领、马鞍疮。

  蛇衔、大黄、附子、当归、芍药、细辛、黄芩、椒、莽草、独活各一两,薤白十四茎,十一物苦酒淹渍一宿,猪脂三斤,合煎于七星火上,各沸,绞去滓,温酒服如弹丸一枚,日再。病在外,摩傅之。耳以绵裹塞之。目病,如黍米注眦中。其色缃黄,一名缃膏。囗人又用龙衔藤一两合煎,名为龙衔膏。

  神黄膏,疗诸恶疮,头疮,百杂疮方。

  黄连、黄檗、附子、雄黄、水银、蔾芦各一两,胡粉二两,七物细筛,以腊月猪脂一斤,和药调器中,急密塞口,蒸五斗米下,熟出,内水银,又研,令调,密藏之。有诸疮,先以盐汤洗,乃傅上,无不差者。

  隐居《效验方》云:此膏涂疮一度即瘥,时人为圣。

  青龙五生膏,疗天下杂疮方。

  丹砂、雄黄、芎藭、椒、防己各五分,龙胆、梧桐皮、柏皮、青竹茹、桑白皮、蜂房、猬皮各四两,蛇蜕皮一具,十三物切,以苦酒浸半月,微火煎少时,乃内腊月猪脂三斤,煎三上三下,去滓,以傅疮上,并服如枣核大,神良。

  隐居《效验方》云:主廱疽、痔、恶疮等。

  以前备急诸方故是要验,此来积用效者,亦次于后云。

  扁鹊陷冰丸,疗内胀病,并蛊疰、中恶等,及蜂、百毒、溪毒、射工。

  雄黄、真丹砂别研、矾石熬、各一两,将生矾石三两半烧之,鬼臼一两半,蜈蚣一枚赤足者小炙、斑猫去翅、龙胆、附子炮各七枚,蔾芦七分,炙,杏仁四十枚去尖皮熬,捣筛蜜和,捣千杵。腹内胀病,中恶邪气,飞尸游走,皆服二丸如小豆。若积聚坚结,服四丸。取痢,泄下虫蛇五色。若虫注病,中恶邪,飞尸游走,皆服二三丸,以二丸摩痛上。若蛇、蜂百病,若中溪毒、射工,其服者,视强弱大小,及病轻重,加减服之。

  丹参膏,疗伤寒时行,贼风恶气。

  在外即支节麻痛,喉咽痺,寒入腹则心急胀满,胸胁痞塞,内则服之,外则摩之。并廱缓不随,风湿痺不仁,偏枯拘屈,口㖞,耳聋,齿痛,头风,痹肿,脑中风动且痛,若廱、结核漏、瘰疬坚肿,未溃傅之,取消。及丹诸肿无头,欲状骨疽者,摩之令消。及恶结核,走身中者,风水游肿,亦摩之。其服者,如枣核大,小儿以意减之,日五服,数用之,悉效。丹参、蒴藋各三两,莽草叶、踯躅花各一两,秦胶、独活、乌头、川椒、连翘、桑白皮、牛膝各二两,十二物,以苦酒五升,油麻七升,煎令苦酒尽,去滓,用如前法,亦用猪脂同煎之。若是风寒冷毒,可用酒服。若毒热病,但单服。牙齿痛,单服之,仍用绵裹嚼之,比常用猪脂煎药。有小儿耳后疬子,其坚如骨,已经数月不尽,以帛涂膏贴之,二十日消尽,神效无比。此方出《小品》。

  神明白膏,疗百病,中风恶气,头面诸病,青盲,风烂眦鼻,耳聋,寒齿痛,廱肿疽,痔,金疮,癣疥,悉主之。

  当归、细辛各三两,吴茱萸、芎藭、蜀椒、术、前胡、白芷各一两,附子三十枚,九物切,煎猪脂十斤,炭火煎一沸即下,三上三下,白芷黄,膏成,去滓,密贮。看病在内,酒服如弹丸一枚,日三。在外,皆摩傅之。目病,如黍米内两眦中,以目向天风可扇之,疮虫齿,亦得傅之。耳内底著亦疗之。缓风玲者,宜用之,成膏。

  清麻油十三两,菜油亦得,黄丹七两,二物铁铛文火煎,粗湿柳批篦搅不停,至色黑,加武火,仍以扇扇之,搅不停,姻断绝尽,看渐稠,膏成。煎须净处,勿令鸡犬见。齿疮帖,痔疮服之。

  药子一物方。

  婆罗门,胡名船疏树子,国人名药疗病,唯须细研,勿令粗,皆取其中人,去皮用之。

  疗诸疾病方。

  卒得吐泻,霍乱,蛊毒,脐下绞痛,赤痢,心腹胀满,宿食不消,蛇螫毒入腹,被毒箭入腹,并服二枚,取药子中人,暖水二合,研碎服之。疽疮、附骨疽肿、丁疮、廱肿,此四病,量疮肿大小,用药子中人,暖水碎,和猪胆封上。疖、肿、冷游肿、癣、疮,此五病,用醋研,封上。蛇螫、恶毛蝎、蜈蚣等螫、沙虱、射工,此六病,用暖水研,赤苋和封之。妇人难产后、腹中绞痛、及恶露不止、痛中瘀血下,此六病,以一枚,一杯酒研,温服之。带下、暴下,此二病,以栗汁研,温服之。龋虫食齿,细削,内孔中,立愈。其捣末筛,著疮上,甚主肌肉。此法出支家大医本方。

  服盐方,疗暴得热病,头痛目眩,并卒心腹痛,及欲霍乱,痰饮宿食,及气满喘息,久下赤白,及积聚吐逆,乏气少力,颜色痿黄,瘴疟,诸风,其服法:

  取上好盐,先以大豆许,口中含勿咽,须臾水当满口,水近齿,更用方寸匕,抄盐内口中,与水一时咽,不尔,或令消尽。喉若久病,长服者,至二三月,每旦先服。或吐,或安击卒病,可服三方寸匕,取即吐痢,不吐病痢,更加服。新患疟者,即差,心腹痛,及满得吐下,亦佳。久病,每上以心中热为善,三五日,亦服,佳。加服,取吐痢,痢不损人,久服大补,补豚肾气五石,无不差之病,但恨人不服,不能久取。此疗方不一,《小品》云:卒心痛鬼气,宿食不消,霍乱气满中毒,咸作汤,服一二升,刺便吐之,良。

  葛氏常备药。

  大黄、桂心、甘草、干姜、黄连、椒、术、吴茱萸、熟艾、雄黄、犀角、麝香、菖蒲、人参、芍药、附子、巴豆、半夏、麻黄、柴胡、杏仁、葛根、黄芩、乌头、秦胶等,此等药并应各少许。

  以前诸药固以大要岭南使用,仍开者,今复疏之,众药并成剂药,自常和合,贮此之备,最先于衣食耳。

  常山十四两,蜀漆,石膏一斤,阿胶七两,牡蛎、朱砂、大青各七两,鳖三枚,鲮鲤甲一斤,乌贼鱼骨,马兰子一大升,蜀升麻十四两,槟榔五十枚,龙骨,赤石脂,羚羊角三枚,橘皮,独活,其不注两数者,各四两,用芒硝一升,良。

  成剂药。

  金牙散、玉壶黄丸、三物备急药、紫雪、丹参、菵草膏、玉黄丸、度瘴散、末散、理中散、痢药、丁肿药,其有侧注者,随得一种,为佳。

  老君神明白散

  术、附子炮各二两,乌头炮,桔梗二两,细辛一两,捣筛,日一服五方寸匕,若一家有药,则一里无病,带行者,所遇病气皆削。若他人得病者,温酒服一方寸匕,若已四五日者,以散三匕,水三升,煮三沸,服一升,取汗即愈。

  云常用辟病散。

  真珠、桂肉各一分,贝母三分,杏仁二分熬,鸡子白熬令黄黑三分,五物捣筛,岁旦服方寸匕。若岁中多病,可月月朔望服。

  单行方。

  南向社中柏东向枝,取曝干,末,服方寸匕。姚云:疾疫流行预备之,名为柏枝散,服神良。《删烦方》云:旦,南行见社中柏,即便收取之。

  断温病令不相染方。

  熬豉,新米酒渍,常服之。

  《小品》正朝屠苏酒法,令人不病温疫。

  大黄五分,川椒五分,术、桂各三分,桔梗四分,乌头一分,拔楔二分,七物细切,以绢囊贮之,十二月晦日正中时,悬置井中至泥,正晓拜庆前出之,正旦取药置酒中,屠苏饮之。于东向,药置井中,能迎岁,可世无此病。此华佗法,武帝有方验中,从小至大,少随所堪,一人饮,一家无患,饮药三朝。

  一方有防风一两。

  姚大夫辟温病粉身方。

  芎藭、白芷、药本,三物等分,下筛,内粉中,以涂粉于身,大良。

  附方

  张仲景三物备急方,司空裴秀为散,用疗心腹诸疾,卒暴百病。

  用大黄、干姜、巴豆各一两,须精新好者,捣筛,蜜和,更捣一千杵,丸如小豆,服三丸,老小斟量之,为散不及丸也。若中恶客忤,心腹胀满,卒痛如锥刀刺痛,气急口噤,停尸卒死者,以暖水若酒服之。若不下,捧头起,灌令下喉,须臾差。未知,更与三丸,腹当鸣转,即吐下,便愈。若口已噤,亦须折齿灌之,药入喉即瘥。

  崔氏《海上方》云:威灵仙去众风,通十二经脉,此药朝服暮效,疏宣五脏冷脓、宿水变病,微利不泻人,服此四肢轻健,手足温暖,并得清冻。时商州有人患重足不履地,经十年不瘥,忽遇新罗僧见云:此疾有药可理。遂入山求之,遣服数日,平复后,留此药名而去。此药治丈夫妇人中风不语,手足不随,口眼㖞斜,筋骨节风,胎风,头风,暗风,心风,风狂人,伤寒头痛,鼻清涕,服经二度,伤寒即止,头旋目眩,白癜风,极治大风,皮肤风痒,大毒热毒,风疮。深治劳疾,连腰骨节风,绕腕风,言语涩滞,痰积。宣通五脏,腹内宿滞,心头痰水,膀胱宿脓,口中涎水,好吃茶渍,手足顽痹,冷热气壅,腰膝疼痛,久立不得,浮气瘴气,憎寒壮热,头痛尤甚,攻耳成脓而聋,又冲眼赤,大小肠秘,服此立通,饮食即住。黄疸,黑疸,面无颜色,瘰疬遍项,产后秘涩、暨腰痛;曾经损坠。心痛,注气,膈气,冷气攻冲。肾脏风壅,腹肚胀满,头面浮肿,注毒脾肺气,痰热咳嗽,气急,坐外不安,疥癣等疮,妇人月水不来,动经多日,血气冲心,阴汗,盗汗,□臭秽甚,气息不堪。勤服威灵仙,更用热汤尽日频洗,朝涂若唾,若治□臭,药自涂身上,内外涂之,当得平愈。孩子无辜,令母含药灌之。痔疾秘涩气痢绞结,并皆治之。威灵仙一味,洗焙为末,以好酒和,令微湿,入在竹筒内,牢塞口,九蒸丸曝,如干,添酒重洒之,以白蜜和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二十至三十丸,汤酒下。

  《千金方》:当以五月五日午时,附地刈取耳叶。

  洗,曝燥,捣下筛,酒若浆水服方寸匕,日三夜三。散若吐逆,可蜜和为丸,准计一方匕数也。风轻易治者,日再服。若身体有风处,皆作粟肌出,或如麻豆粒,此为风毒出也,可以针刺溃去之,皆黄汁出乃止。五月五日,多取阴干,著大养中,稍取用之。此草辟恶,若欲省病省疾者,便服之,令人无所畏。若时气不和,举家服之。若病胃胀满,心闷发热,即服之。并杀三虫,肠痔,能进食。一周年服之佳。七月七、九月九,可釆用。

  治牛马六畜水谷疫疠诸病方第七十三

  治马热蚛颡黑汗鼻有脓,啌啌有脓,水草不进方。黄瓜蒌根、贝母、桔梗、小青、栀子仁、吴蓝、款冬花、大黄、白鲜皮、黄芩、郁金各二大两,黄檗、马牙硝各四大两,捣筛,患相当灰常要啖,重者药三大两,地黄半斤,豉二合,蔓菁油四合,合斋前啖,至晚饲,大效。

  马远行到歇处,良久与空草,熟刷,刷罢饮,饮竟,当饲。困时与料必病及水谷。六畜疮焦痂,以面胶封之,即落。

  马急黄黑汗。

  右割取上断讫,取陈久靴爪头,水渍汁灌口,如不定,用大黄、当归各一两,盐半升,以水三升,煎取半升,分两度灌口,如不定,破尾尖,镵血出即止,立效。

  马起卧,胞转及肠结,此方并主之。

  细辛、防风、芍药各一两,以盐一升,水五升,煮取二升半,分为二度,灌后、灌前,用芒硝、郁金、寒水石、大青各一两,水五升,煮取二升半,以酒、油各半升,和搅,分二度灌口中。

  马羯骨胀。

  取四十九根羊蹄烧之,熨骨上,冷易之。如无羊蹄,杨柳枝指粗者,炙熨之,不论数。

  饮马以寅午二时,晚少饮之。

  啖盐法。

  盐须干,天须晴,七日,大马一啗一升,小马半升,用长柄杓子深内咽中,令下肥而强水草也。

  治马后冷。

  豉、葱、姜各一两,水五升,煮取半升,和酒灌之,即瘥。

  虫颡十年者。

  酱清如胆者半合,分两度灌鼻,每灌一两日将息。不得多,多即损马也。

  虫颡重者。

  葶苈子一合,熬令紫色,捣如泥,桑根白皮一大握,大枣二十枚,擘,水二升,煮药取一升,去滓,入葶苈捣,令调匀,适寒温,灌口中,隔一日又灌,重者不过再,瘥。

  虫颡马,鼻沬出,梁肿起者,不可治也。

  驴马胞转欲死。

  捣蒜,内小便孔中深五寸,立瘥。

  又,用小儿屎,和水灌口,立瘥。

  又方,骑马走上坂用木,腹下来去擦,以手内大孔,探却粪,大效。探法:剪却指甲,以油涂手,恐损破马肠。脊疮,以黄丹傅之,避风,立瘥。

  疥,以大豆熬焦,和生油麻捣傅,醋泔净洗。目晕,以霜后楮叶细末,一日两度,管吹眼中,即瘥。

  马蛆蹄。

  槽下立处,掘一尺,埋鸡子许大圆石子,令常立上,一两日,永差。

  啖大麻子。

  净择一升,饲之,治啌及毛焦,大效。

  疥,以樗根末,和油麻涂,先以皂荚或米泔净洗之,洗了涂,令中间空少许,放虫出下得,多涂恐疮大。

  秘疗疥,以巴豆、腻粉,研油麻涂定,洗之,涂数日后,看更验。

  葛仙翁肘复备急仙方卷八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