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作香泽涂发方。

  依腊泽药,内渍油裹煎,即用涂发,亦绵裹,煎之。

  作手脂法。

  猪胰一具,白芷、桃人碎各一两,辛夷各二分,冬瓜人二分,细辛半分,黄瓜、栝篓人各三分,以油一大升,煮白芷等二三沸,去滓,挼猪胰取尽,乃内冬瓜、桃人末合和之,膏成,以涂手掌,即光。

  华豆香藻法。

  华豆一升,白附、芎藭、白芍药、水栝篓、当陆、桃人、冬瓜人各二两,捣筛,和合,先用水洗手面,然后傅药粉饰之也。

  六味薰衣香方。

  沉香一片,麝香一两,苏合香,蜜涂微火炙,少令变色,白胶香一两,捣沉香令破,如大豆粒,丁香一两,亦别捣,令作三两段,捣余香讫,蜜和为炷,烧之,若薰衣着半两许。又藿香一两,佳。

  葛氏,既有膏傅面染发等方,故疏脂泽等法,亦粉饰之所要云。发生方。

  蔓荆子三分,附子二枚,生用,并碎之,二物以酒七升和,内瓷器中封闭,经二七日药成。先以灰汁净洗须发,痛拭干,取乌鸡脂揩,一日三遍,凡经七日,然后以药涂,日三四遍,四十日长一尺,余处则勿涂。

  附方

  《肘后方》:姚氏疗□。

  茯苓末,白蜜和涂上,满七日,即愈。

  又方,疗面多皯□,如雀卵色。

  以羖羊胆一枚,酒二升,合煮三沸,以涂拭之,日三度差。

  《千金方》:治血□面皱。

  取蔓菁子烂研,入常用面脂中,良。

  《崔元亮海上方》:灭瘢膏。

  以黄矾石烧令汁出、胡粉炒令黄各八分,惟须细研,以腊月猪脂和,更研如泥,先取生布揩令痛,则用药涂,五度。又,取鹰屎白、燕窠中草烧作灰等分,和人乳涂之,其瘢自灭,肉平如故。

  又方,治面□黑子。

  取李核中人,去皮,细研,以鸡子白和如稀饧,涂,至晚每以淡浆洗之,后涂胡粉,不过五六日,有神。慎风。

  孙真人《食忌》:去黡子。

  取石灰,炭上熬令热,插糯米于灰上,候米化,即取米点之。

  《外台秘要》:救急去黑子方。夜以暖浆水洗面,以布揩黑子令赤痛,水研白檀香,取浓汁以涂之,旦又复以浆水洗面,仍以鹰粪粉黑子。

  又,令面生光方。

  以蜜陀僧用乳煎,涂面佳。兼德疮鼻庖。

  《圣惠方》:治□□斑点方。用蜜陀僧二两,细研,以人乳汁调涂面,每夜用之。

  又方,治黑痣生于身面上。用藜芦灰五两水一大碗,淋灰汁于铜器中贮,以重汤煮令如黑膏,以针微拨破痣处点之,良,不过三遍,神验。

  又方,生眉毛。

  用七月乌麻花,阴干为末,生乌麻油浸,每夜傅之。

  《千金翼》:老人令面光泽方。

  大猪蹄一具,洗净,理如食法,煮浆如胶,夜以涂面,晓以浆水洗面,皮急矣。

  《谭氏小儿方》:疗豆疮瘢面黡。

  以蜜陀僧细研,水调,夜涂之,明旦洗去,平复矣。

  有治疬疡三方,具风条中。

  《千金方》:治诸腋臭。

  伏龙肝浇作泥,傅之,立差。

  《外台秘要》:治狐臭,若股内阴下恒湿臭,或作疮。

  青木香,好醋浸,致腋下夹之,即愈。

  又,生狐臭。以三年酽醋,和石灰傅之。

  《经验方》:善治狐臭。用生姜涂腋下,绝根本。

  又方,乌髭鬓,驻颜色,壮筋骨,明耳目,除风气,润肌肤,久服令人轻健。

  苍术不计多少,用米泔水浸三两日,逐日换水,候满日即出,刮去黑皮,切作片子,暴干,用慢火炒令黄色,细捣末,每一斤末,用蒸过茯苓半斤,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空心、外时温熟水下十五丸,别用术末六两,甘草末一两,拌和匀,作汤点之,下术丸,妙。忌桃、李、雀、蛤及三白。

  《千金方》:治发落不生,令长。

  麻子一升,熬黑,压油,以傅头,长发,妙。

  又,治发不生。

  以羊屎灰,淋取汁洗之,三日一洗,不过十度即生。

  又,治眉发髭落。

  石灰三升,以水拌匀,焰火炒令焦,以绢袋贮,使好酒一斗渍之,密封,冬十四日,春、秋七日,取服一合,常令酒气相接。严云百日,即新髭发生不落。

  孙真人《食忌》生发方。

  取侧柏叶,阴干作末,和油涂之。

  又方,令发鬓乌黑。

  醋煮大豆黑者,去豆,煎令稠,傅发。

  又方,治头秃。

  芜菁子末,醉和傅之,日三。

  《梅师方》:治年少发白,拔去白发。

  以白蜜涂毛孔中,即生黑者。发不生,取梧桐子捣汁涂上,必生黑者。

  《千金翼》:疗发黄。

  熊脂涂发,梳之散,头入床底,伏地一食顷,即出,便尽黑,不过一升脂,验。

  《杨氏产乳》:疗白秃疮及发中生癣。

  取熊白,傅之。

  又,疗秃疮。

  取虎膏,涂之。

  《圣惠方》:治白秃。

  以白鸽粪,捣,细罗为散,先以醋米泔洗了,傅之,立差。

  又治头赤秃。

  用白马蹄烧灰,末,以腊月猪脂和傅之。

  《简要济众》:治头疮。

  大笋壳叶,烧为灰,量疮大小,用灰调生油#13傅,入少腻粉,佳。

  葛仙翁肘徒备急方卷六竟

  #1甜:原作‘’,据万历本改。

  #2相:原作‘浪’,据万历本改。

  #3四十七:此上阙四十四、四十五、四十六,疑误。

  #4彻:原作‘饮’,据万历本改。

  #5自:原作‘目’,据万历本改。

  #6永:原作‘水’,据万历本改。

  #7麤:原作‘鹿’,据万历本改。

  #8汝:万历本作‘女’。

  #9羊:原作‘洋’,据万历本改。

  #10咽:疑当作‘靥’,连上读。

  #11药:原作‘筑’,据万历本改。

  #12绞:原作‘绣’,据万历本改。

  #13油:原作‘由’,据万历本改。

  葛仙翁肘后备急方卷之七

  治为熊虎爪牙所伤毒痛方第五十三

  葛氏方,烧青布以薰疮口,毒即出,仍煮葛根令浓,以洗疮,捣干葛根末,以煮葛根汁,服方寸匕,日五夜一则佳。

  又方,嚼粟涂之。姚同。

  又,煮生铁令有味,以洗疮上。姚同。

  凡猛兽毒虫皆受人禁气,将入山草,宜先禁之,其经术云:

  到山下先闭气三十五息,存神仙将虎来到吾前,乃存吾肺中,有白帝出,把虎两目塞,吾下部又乃吐肺气,白通冠一山林之上。于是良久,又闭气三十五息,两手捻都监目作三步,步皆以右足在前,乃止,祝曰:李耳,李耳,图汝非李耳耶,汝盗黄帝之犬,黄帝教我问汝,汝答之云何。毕便行,一山之虎不可得见。若逢之者,目向立,大张左手五指,侧之极势跳,手上下三度,于跳中大唤#1咄虎,北斗君汝去,虎即走,止宿亦先四凹#2如此。又,烧牛羊角,虎亦不敢近人。又,捣雄黄、紫石,缝囊贮而带之。

  附方

  《梅师方》:治虎伤人疮。

  但饮酒,常令大醉,当吐毛出。

  治卒为#3猘犬凡所咬毒方第五十四

  疗猘犬咬人方。

  先嗍却恶血,灸疮中十壮,明日以去,日灸一壮,满百乃止。姚云忌酒。

  又云,地榆根,末,服方寸匕,日一二,亦末傅疮上,生根捣傅佳。

  又方,刮虎牙、若虎骨,服一匕,已发如猘犬者,服此药即差。姚同。

  又方,仍杀所咬犬,取脑傅之,后不复发。

  又方,捣薤汁傅之,又饮一升,日三,疮乃差。

  又方,末矾石,内疮中裹之,止疮不坏,速愈神妙。

  又方,头发、猬皮,烧末,水和饮一杯,若或已目赤口噤者,折齿下之。姚云:二物等分。

  又方,捣地黄汁饮之,并以涂疮,过百度止。

  又方,末干姜常服,并以内疮中。

  凡猘犬咬人,七日一发,过三七日不发,则脱也,要过百日,乃为大免耳。

  每到七日,辄当饮薤汁三二升,又当终身禁食犬肉、蚕蛹,食此发则不可救矣。疮未差之间,亦忌生物、诸肥腻及冷,但于飰下蒸鱼及就腻气中食便发。不宜饮酒,能过一年乃佳。

  若重发疗方。

  生食蟾蛛鲙,绝良验。姚同。亦可烧炙食之,不必令其人知,初得啮便为之,则后不发。姚剥作绘吞,蒜齑下。

  又方,捣姜根汁,饮之即差。

  又方,服蔓菁汁亦佳。

  又,凡犬咬人。

  取灶中热灰,以粉疮,傅之。姚同。又方,火炙蜡以灌疮中。姚同。

  又方,以头垢少少内疮中,以热牛屎涂之,佳。姚同。

  又方,挼蓼以傅疮上。又方,干姜末,服二匕。姜汁服半升亦良。

  又方,但依猘犬法,弥佳,烧蟾蛛,及末矾石傅之,尤佳。

  得犬啮者难疗,凡犬食马肉生狂。

  及寻常,忽鼻头燥,眼赤不食,避人藏身,皆欲发狂,便宜枸杞汁,煮糜饲之,即不狂。若不肯食糜,以盐伺鼻,便忽涂其鼻,既舐之则欲食矣,神验。

  附方

  《梅师方》:治狂狗咬人。

  取桃白皮一握,水三升,煎取一升服。

  《食疗》:治犬伤人。

  杵生杏人,封之差。

  治卒毒及狐溺棘所毒方第五十五

  马嚼人作疮有毒,种#4热疼痛方。

  刺鸡冠血,沥著疮中三下。若驳马用雌鸡,草马用雄鸡。姚同。

  又方,灸疮及肿上,差。

  若疮久不差者。马鞭梢长二寸,鼠矢二七枚烧,末,膏和傅之效。

  又方,以妇人月经傅上最良。姚云神效。

  人体上先有疮而乘马,马汗若马毛入疮中,或但为马气所蒸,皆致肿痛烦热,入腹则杀人。

  烧马鞭皮,末,以膏和傅上。

  又方,多饮淳酒取醉,即愈。

  又,剥死马,马骨伤人手,毒攻欲死方。

  便取死马腹中屎,涂之即差。姚同。

  又方,以手内女人阴中,即愈。有胎者不可,令胎堕。

  狐尿棘刺刺人,肿痛欲死方。

  破鸡榻之,即差。又方,以热桑灰汁渍,冷复易,取愈。

  《小品方》:以热蜡著疮中,又烟熏之,令汁出,即便愈。

  此狐所尿之木,犹如蛇也,此下有鱼骨伤人。

  附方

  《图经》云:治恶刺,及狐尿刺。

  捣取蒲公草根茎白汁,涂之,惟多涂,立差止。此方出孙思邈《千金方》,其序云:余以正观五年七月十五日夜,以左手中指背触著庭木,至晓,遂患痛不可忍,经十日,痛日深,疮日高大,色如熟小豆色。尝闻长者之论有此方,遂依治之,手下则愈,痛亦除,疮亦即差,未十日而平复。杨炎《南行方》亦著其效云。

  效方,治狐尿刺螫痛。

  杏人细研,煮一两沸,承热以浸螫处,数数易之。

  《外台秘要》:治剥马被骨刺破,中毒欲死。取剥马腹中粪,及马尿洗,以粪傅之,大验。绞粪汁饮之,效。

  《圣惠方》:治马咬人,毒入心。马齿苋,汤食之,差。

  《灵苑方》:治马汗入疮,肿痛渐甚,宜急疗之,迟则毒深难理。

  以生乌头,末,傅疮口,良久有黄水出,立愈。

  王氏《博济》:治驴涎马汗毒所伤,神效。

  白矾飞过,黄丹炒令紫色,各等分,相衮合,调贴患处。

  治卒青蛙蝮虺众蛇所螫方第五十六

  葛氏,竹中青蜂螫人方。

  雄黄、麝香、干姜分等,捣筛,以麝罔和之,著小竹管,带之行。急便用傅疮,兼众蛇虺毒之,神良。

  又方,破乌鸡,热傅之。

  蛇,绿色,喜缘树及竹上,大者不过四五尺,皆呼为青条蛇,人中立死。

  葛氏,毒蛇螫人方。

  急掘作坑,以埋疮处,坚筑其上,毒即入土中,须臾痛缓,乃出。

  徐王治蛇毒方。用捣地榆根,绞取汁饮,兼以渍疮。

  又方,捣小蒜饮汁,以滓傅疮上。

  又方,猪耳垢著疮中,牛耳中垢亦可用之,良。

  又方,嚼盐唾上讫,灸三壮,复嚼盥,唾之疮上。

  又方,捣薤傅之。

  又方,烧蜈蚣,末,以傅疮上。

  又方,先以无节竹筒著疮上,熔蜡及蜜等分,灌筒中。无蜜,单蜡亦通。

  又方,急且尿疮中,乃拔向日闭气三步,以刀掘地作小坎,以热汤沃坎中泥,作丸如梧子大服之,并以少泥,泥之疮上,佳。

  又方,桂心、栝蒌分等,为末,用小竹筒密塞之,以带行,卒为蝮蛇,即傅之。此药疗诸蛇毒,塞不密,则气歇不中用。

  一切蛇毒。急灸疮三五壮,则众毒不能行。

  蛇毒。捣鬼针草,傅上即定。又方,荆叶袋贮,薄疮肿上。

  又方,以射罔涂肿上,血出乃差。

  又方,以合口椒并叶,捣,傅之,无不止。

  又方,切叶刀,烧赤烙之。

  附方

  《梅师方》:治蛇虺螫人。

  以独头蒜、酸草,捣绞,傅所咬处。

  《广利方》:治蛇咬方取黑豆叶,剉,杵,傅之,日三易,良。

  《广济方》:治毒蛇啮方。

  菰蒋草根灰,取以封之。其草似燕尾也。

  《兵部手集》:主蛇、蜴、蜘蛛毒。

  鸡卵轻敲一小孔,合咬处,立差。

  刘禹锡《传信方》:治蛇咬竭螫。

  烧刀子头令赤,以白矾置刀上,看成汁,便热滴咬处,立差。此极神验,得力者数十人,贞元三十二年,有两僧流向南到邓州,俱为蛇喷,令用此法救之,傅药了便发,更无他苦。

  治蛇疮败蛇骨刺人人口绕身诸方第五十七

  葛氏,凡蛇疮未愈,禁热食,食便发,疗之依初螫人法。蛇螫人,九窍皆血出方。取虻虫初食牛马血腹满者二七枚,烧,服之。

  此上蛇疮败及洪肿法方,蛇螫人,牙折入肉中,痛不可堪方。

  取虾蟆肝以傅上,立出。

  又方,先密取荇叶,当其上穿勿令人见,以再复疮口上,一时著叶当上穿,穿即折牙出也。

  蛇骨刺人毒痛方。

  以铁精如大豆者,以管吹疮内。

  姚同。

  又方,烧死鼠,捣,傅之疮上。

  蛇螫人,疮已合,而余毒在肉中,

  淫淫痛痒方。

  取大小蒜各一升,合捣,热汤淋取汁,灌疮中。姚同。

  蛇卒绕人不解方。

  以热汤淋即解,亦可令就尿之。

  蛇入人口中不出方。

  艾灸蛇尾即出。若无火以刀周匝割蛇尾,截令皮断,乃将皮倒脱,即出。《小品》同之。

  七八月中,诸蛇毒旺不得泄,皆啮草木,即枯死,名为蛇蚳,此物伤人甚于蛇螫,即依蛇之螫法疗之。

  附方

  《广利方》:治蛇咬疮。

  暖酒,淋洗疮上,日三易。

  《圣惠方》:治蛇入口,并入七孔中。

  割母猪尾头,沥血滴口中,即出。

  治诸入山草禁辟众蛇药术方第五十八

  辟众蛇方。同前姚氏仙人入山草法。

  辟蛇之药虽多,唯以武都雄黄为上,带一块,右称五两于肘间,则诸蛇毒莫敢犯。

  他人中者,便磨以疗之。又带五蛄黄丸良。丸有蜈蚣,故方在于备急中,此下有禁法云,不受而行,则无验。

  蛇毒勿渡水,渡水则痛甚于初螫。亦当先存想作大蜈蚣,前已随后渡,若乘船渡,不作法,杀人。

  入山并不得呼作蛇,皆唤为蛇中之者,弥宜勿误。辟蛇法:

  到处烧羖羊角,令有烟出地,则去矣。

  附方

  《广利方》:治诸蛇毒螫人欲死,兼辟蛇。

  干姜、雄黄等分,同研,用小绢袋贮,系臂上,男左女右,蛇闻药气逆避人,螫毒傅之。

  治卒蜈蚣蜘蛛所螫方第五十九

  葛氏方,割鸡冠血涂之。

  又方,以盐缄疮上即愈。云蜈蚣去远者,即不复得。又方,盐热渍之。

  又方,嚼大蒜,若小蒜,或桑树白汁,涂之。亦以麻履底土揩之,良。

  娱蚣甚啮人,其毒殊轻于蜂,当时小痛而易歇,蜘蛛毒。

  生铁衣,醋研取浓汁,涂之。又乌麻油,和胡粉傅上,干复易,取差。取羊桃叶,傅之立愈。

  附方蚯蚓、蝼蛄、蚕咬、蠼尿及恶虫咬人附

  《梅师方》:治蜈蚣咬人,痛不止。

  独头蒜,摩螫处,痛止。

  又,《经验后方》:烧鸡屎,酒和傅之佳。又,取鸡屎和醋傅之。

  《圣惠方》治蜈蚣咬方。

  用蜗牛擦取汁,滴入咬处。

  《兵部手集》:治蜘蛛咬,遍身成疮。

  取上好春酒饮醉,使人翻不得,一向卧,恐酒毒腐人,须臾虫于肉中小如米自出。

  又《谭氏小儿方》:以葱一枝,去尖,头作孔,将蚯蚓入葱叶中,紧捏两头,勿泄气,频摇动,即化为水,点咬处差。

  刘禹锡《传信方》:治虫豸伤咬。

  取大蓝汁一碗,入雄黄、麝香,二物随意看多少,细研,投蓝中,以点咬处,若是毒者,即并细服其汁,神异之极也。昔张员外在剑南为张延赏判官,忽被斑蜘蛛咬项上,一宿,咬有二道赤色,细如箸,绕项上,从胸前下至心经;两宿,头面肿疼,如数升碗大,肚渐肿,几至不救。张相素重荐,因出家资五百千,并荐家财,又数百千,募能疗者。忽一人应召云:可治。张相初甚不信,欲验其方,遂令目前合药,其人云:不惜方,当疗人性命耳。遂取大蓝汁一瓷碗,取蜘蛛投之蓝汁,良久方出,得汁中甚困不能动,又别捣蓝汁,加麝香末,更取蜘蛛投之,至汁而死,又更取蓝汁、麝香,复加雄黄和之,更取一蜘蛛投汁中,随化为水。张相及诸人甚异之,遂令点于咬处,两日内悉平愈,但咬处作小疮。痂落如旧。

  《经验方》:治蜘蛛咬,遍身生丝。

  羊乳一升饮之。贞元十年,崔员外从质云:目击有人被蜘蛛咬,腹大如孕妇,其家弃之,乞食于道,有僧遇之,教饮羊乳,未几日而平。

  又方,治蚯蚓咬。

  浓作盐汤,浸身数遍,差。浙西军将张韶,为此虫所咬,其形大如风,眉须皆落,每夕蚯蚓鸣于体,有僧教以此方愈。

  又方,治蚯蚓虫咬,其形如大风,眉须皆落。

  以石灰水浸身,亦良。

  《圣惠方》:主蛐蚁咬人方。

  以鸡屎傅之。

  又方,治蝼蛄咬人。

  用石灰,醋和涂之。

  《广利方》:治蚕咬人。

  麝香细研,蜜调涂之差。

  《千金方》:治蠼尿疮。

  楝树枝皮烧灰,和猪膏傅之。

  又方,杵豉傅之。

  又方,以酢和粉傅之。

  又方,治蠼虫尿人影。

  著处,便令人体病疮,其状如粟粒累累,一聚惨痛,身中忽有处燥痛如芒刺,亦如刺虫所螫后,细疮作丛,如茱萸子状也,四畔赤,中央有白脓如黍粟,亦令人皮急,举身恶寒壮热,极者连起,竟腰胁胸也。治之法,初得磨犀角,涂之止。

  《博物志》:治蠼虫溺人影,亦随所著作疮。

  以鸡肠草汁傅之良。

  《外台秘要》:治蠼尿疮,绕身匝即死。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