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葛仙翁肘后备急方

  经名:肘徒备急方。原名:肘徒教卒方。简称:肘秾方。晋葛洪撰,梁陶弘景、金场用道增补。八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正乙部。参校本:明万历刘自化本,简称万历本。

  目录

  卷一

  救卒中恶死方第一

  救卒尸蹶死方第二

  救卒客件死方第三

  治卒得鬼击方第四

  治卒魇寐不寤方第五

  治卒中五尸方第六

  治尸注鬼注方第七

  治卒心痛方第八

  治卒腹痛方第九

  治心腹俱痛方第十

  治卒心腹烦满方第十一

  卷二

  治卒霍乱诸急方第十二

  治伤寒时气温病方第十三

  治时气病起诸劳复方第十四

  治瘴气疫疠温毒诸方第十五

  卷三

  治寒热诸疟方第十六

  治卒发癫狂病方第十七

  治卒得惊邪恍惚方第十八

  治卒中风诸急方第十九

  治卒风疮不得语方第二十

  治风毒脚弱痺满上气方第二十一

  治服散卒发动困笃方第二十二

  治卒上气咳嗽方第二十三

  治卒身面肿满方第二十四

  卷四

  治卒大腹水病方第二十五

  治卒心腹症坚方第二十六

  治心腹寒玲食饮积聚结癖方第二十七

  治胸膈上痰瘾诸方第二十八

  治卒患胸痺痛方第二十九

  治卒胃反呕吭方第三十

  治卒发黄疸诸黄病方第三十一

  治卒患腰胁痛诸方第三十二

  治虚损赢瘦不堪劳动方第三十三

  治脾胃虚弱不能饮食方第三十四

  治卒绝粮失食饥惫欲死方第三十五

  卷五

  治瘫疽拓乳诸毒肿方第三十六

  治肠瘫肺瘫方第三十七

  治卒发丹火恶毒疮方第三十八

  治痛癣疥漆疮诸恶疮方第三十九

  治卒得癞皮毛变黑方第四十

  治卒得虫鼠诸痪方第四十一

  治卒阴肿痛颓卵方第四十二

  卷六

  治目赤痛暗昧刺诸病方#1第四十三

  治卒耳聋诸病方第四十七#2

  治耳为百虫杂物所入方第四十八

  治卒食噎不下方第四十九

  治卒诸杂物烦不下方第五十

  治卒误吞诸物及患方第五十一

  治面疱发秃身臭心憎鄙丑方第五十二

  卷七

  治为熊虎爪牙所伤毒痛方第五十三

  治卒为荆犬所咬毒方第五十四

  治卒毒及狐溺棘所毒痛方第五十五

  治卒青蛙蝗虺众蛇所螫方第五十六

  治蛇疮败蛇骨刺人入口绕身诸方第五十七

  治卒入山草禁辟众蛇药卫方第五十八

  治卒蜈蚣蜘蛛所螫方第五十九

  治卒趸螫方第六十

  治卒蜂所螫方第六十一

  治卒竭所螫方第六十二

  治中蛊毒方第六十三

  治卒中溪毒方第六十四

  治卒中射工水弩毒方第六十五

  治卒中沙虱毒方第六十六

  治卒服药过剂烦闷方第六十七

  治卒中诸药毒救解方第六十八

  治食中诸毒方第六十九

  治防避饮食诸毒方第七十

  治卒饮酒大醉诸病方第七十一

  卷八

  葛仙翁肘后备急方序

  治百病备急丸散膏诸要方第七十二

  治牛马六畜水谷疫疠诸病方第七十三

  葛仙翁肘复备急方目录竟

  #1方:此下各篇序号原无,今据正文顺序补。

  #2四十七:此上缺四十四、四十五、四十六篇目,疑误。

  葛仙翕肘后备急方卷之一

  救卒中恶死方第一

  救卒死,或先病痛,或常居寝卧,奄忽而绝,皆是中死。救之方:

  一方,取葱黄心刺其鼻,男左女右,入七八寸。若使目中血出,佳。扁鹊法同是,后吹耳条中#1,葛当言此云吹鼻,故别为一法。

  又方,令二人以衣壅口,吹其两耳,极则易。又可以筒吹之,并捧其肩上,侧身远之,莫临死人上。

  又方,以葱叶刺耳,耳中、鼻中血出者莫怪,无血难治,有血是候。时当捧两手忽放之,须臾死人自当举手捞人,言痛乃止,男刺左鼻,女刺右鼻中,令入七八寸余,大效。亦治自镒死。与此扁鹊方同。

  又方,以绵渍好酒中,须臾置死人鼻中,手按令汁入鼻中,并持其手足,莫令惊。

  又方,视其上唇里弦弦者,有白如黍米大,以针决去之。

  又方,以小便灌其面,数回即能语。此扁鹊方法。

  又方,取皂荚如大豆,吹其两鼻中,嚏则气通矣。

  又方,灸其唇下宛宛中承浆穴,十壮,大效矣。

  又方,割雄鸡颈取血,以涂其面,干复涂,并以灰营死人一周。

  又方,以管吹下部,令数人互吹之,气通则活。

  又方,破白犬以搨心上。无白犬,白鹦亦佳。

  又方,取雄鸭就死人口上,断其头,以热血沥口中,并以竹筒吹其下部,极则易人,气通下即活。

  又方,取牛马粪尚湿者,绞取汁,灌其口中,令入喉,若口已禁者,以物强发之,若不可强者,乃扣齿下。若无新者,以人溺解干者,绞取汁。此扁鹊云。

  又方,以绳围其死人肘腕,男左女右,毕,伸绳从背上大槌度以下,又从此灸,横行各半绳,此法三灸各三,即起。

  又方,令爪其病人人中,取醒。不者,卷其手灸下纹头,随年。

  又方,灸鼻人中,三壮也。

  又方,灸两足大指爪甲聚毛中,七壮。此华他#2法。一云三七壮。

  又方,灸脐中,百壮也。

  扁鹊法又云:断(犭+屯)尾,取血饮之,并缚(犭+屯)以枕之,死人须臾活。

  又云:半夏末如大豆,吹鼻中。

  又方,捣女青#3 屑重一钱匕,开口内喉中,以水苦酒,立活。

  按:此前救卒死四方并后尸蹶事,并是魏大夫传中正一真人所说,扁鹊受长桑公子法,寻此传出世,在葛后二十许年,无容知见,当是斯法久已在世,故或言楚王,或言赵王,兼立语次第,亦参差故也。

  又张仲景诸要方,捣薤汁,以灌鼻中。

  又方,割丹雄鸡冠血,管吹内鼻中。

  又方,以鸡冠及血涂面上,灰围四边,立起。

  又方,猪脂如鸡子大,苦酒一升,煮沸,以灌喉中。

  又方,大豆二七枚,以鸡子白并酒和,尽以吞之。

  救卒死而壮热者,矾石半斤,水一斗半,煮消以渍脚,令没踝。

  救卒死而目闭者,骑牛临面,捣薤汁,灌之耳中,吹皂荚鼻中,立效。

  救卒死而张目及舌者,灸手足两爪后,十四壮了,饮以五毒诸膏散有巴豆者。

  救卒死而四支不收,矢便者,马矢一升,水三斗,煮取二斗以洗之。又取牛洞一升,温酒灌口中。洞者,稀粪也。灸心下一寸,脐上三寸,脐下四寸,各一百壮,差。

  若救小儿卒死而吐利,不知是何病者,马矢一丸,绞取汁以吞之。无湿者,水煮取汁。

  又有备急三物丸散及裴公膏,并在后备急药条中,救卒死尤良,亦可临时合用之。凡卒死中恶及尸蹶,皆天地及人身自然阴阳之气,忽有乖离否中隔,上下不通,偏竭所致。故虽涉死、境,犹可治而生,绿气未都竭也,当尔之时,兼有鬼神于其问,故亦可以符卫而获济者。

  附方

  扁鹊云:中恶与卒死鬼击亦相类,已死者,为治皆参用此方。

  捣菖蒲生根,绞汁灌之,立差。尸厥之病,卒死脉犹动,听其耳中如微语声,股问暖是也,亦此方治之。

  孙真人治卒死方,以皂角末吹鼻中。

  救卒死尸蹶方第二

  尸蹶之病,卒死而脉犹动,听其耳中循循如啸声,而股间暖是也。耳中虽然啸声而脉动者,故当以尸蹶。救之方:

  以管吹其左耳中极三度,复吹右耳三度,活。

  又方,捣干菖蒲,以一枣核大,著其舌下。又方,灸鼻人中,七壮,又灸阴囊方下去下部一寸,百壮。若妇人,灸两乳中问。又云:爪刺人中良久,又针人中至齿,立起。

  此亦全是魏大夫传中扁鹊法,即赵太子之患。又张仲景云:尸一蹶,脉动而无气,气闭不通,故静然而死也。

  以菖蒲屑内鼻两孔中,吹之。令人以桂屑著舌下。又云扁鹊法,治楚王效。

  又方,剔左角发,方二寸,烧末,以酒灌令入喉,立起也。

  又方,以绳围其臂腕,男左女右,绳从大椎上度,下行脊上,灸绳头,五十壮,活。此是扁鹊秘法。

  又方,熨其两胁下,取灶中墨如弹丸,浆水和饮之。须臾三四,以管吹耳中,令三四人更互吹之。又,小管吹鼻孔,梁上尘如豆,著中吹之,令入差。

  又方,白马尾二七茎,白马前脚目一枚,合烧之,以苦酒丸如小豆,开口吞二丸,须臾服一丸。

  又方,针百会,当鼻中,入发际五寸,针入三分,补之。针足大指甲下肉侧去甲三分,又针足中指甲上各三分,大指之内去端韭叶。又针手少阴锐骨之端各一分。

  又方,灸羶中穴二十八壮。

  救卒客忤死方第三

  客忤者,中恶之类也,多于道门门外得之,令人心腹绞痛胀满,气冲心胸。不即治,亦杀人。救之方:

  灸鼻人中三十壮,令切鼻柱下也。以水渍梗米,取汁一二升,饮之。口已禁者,以物强发之。

  又方,捣墨,水和服一钱匕。

  又方,以铜器若瓦器,贮热汤,器著腹上。转冷者,撤去衣,器亲肉。大冷者,易以热汤。取愈则止。

  又方,以三重衣着腹上,铜器着衣上,稍稍少许茅于器中烧之,茅尽益之,勿顿多也,取愈乃止。

  又方,以绳横度其人口,以度其脐去四面各一处,灸各三壮,令四火俱起,差。

  又方,横度口中折之,令上头著心下,灸下头五壮。

  又方,真丹方寸匕,蜜三合,和服。口噤者,折齿下之。

  扁鹊治忤有救卒符并服盥汤法,恐非庸世所能,故不载。而此病即今人所谓中恶者,与卒死鬼击亦相类,为治皆参取而用之已死者。

  捣生菖蒲根,绞取汁,含之立差。

  卒忤停尸不能言者,桔梗烧二枚,末之,服。

  又方,末细辛、桂,分等,内口中。

  又方,鸡冠血和真朱,丸如小豆,内口中,与三四枚,差。若卒口噤不开者,末生附子,置管中,吹内舌下,即差矣。

  又方,人血和真朱,如梧桐子大二丸,折齿纳喉中,令下。

  华佗,卒中恶短气欲死,灸足两母指上甲后聚毛中,各十四壮,即愈。未差,又灸十四壮。前救卒死方,三七壮,已有其法。

  又张仲景诸要方,麻黄四两,杏人七十枚,甘草一两,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分令咽之,通治诸感忤。

  又方,韭根一把,乌梅二十个,茱萸半斤,以水一斗煮之,以病人栉内中三沸,栉浮者生,沉者死。煮得三升,与饮之。

  又方,桂一两,生姜三两,栀子十四枚,豉五合,捣,以酒三升,搅,微煮之,味出去滓,顿服取差。

  飞尸走马汤:巴豆二枚,杏人二枚,合绵缠,椎令碎,著热汤二合中,指捻令汁出,便与饮之,炊间顿下饮,差。小量之,通治诸飞尸鬼击。

  又有诸丸散,并在备急药中。客者客也,忤者犯也,谓客气犯人也。此盖恶气,治之多愈,虽是气来鬼鬼毒厉之气,忽逢触之其衰歇,故不能如自然恶气治之。入身而侵克藏府经络,差后犹宜更为治,以消其余势。不尔,亟终为患,令有时辄发。

  附方

  《外台秘要》:治卒客忤停尸不能言,细辛、桂心等分,内口中。

  又方,烧桔梗二两,末,米饮服,仍吞麝香如大豆许,佳。

  《广利方》:治卒中客忤垂死,麝香一钱,重研,和醋二合,服之即差。

  治卒得鬼击方第四

  鬼击之病,得之无渐卒著,如人力#4刺状,胸胁腹内绞急切痛,不可抑按,或即吐血,或鼻中出血,或下血。一名鬼排。治之方:

  灸鼻下人中一壮,立愈。不差,可加数壮。

  又方,升麻、独活、牡桂分等,末,酒服方寸匕,立愈。

  又方,灸脐下一寸二壮。

  又方,灸脐上一寸七壮,及两踵白肉际,取差。

  又方,熟艾如鸭子大三枚,水五升,煮取二升,顿服之。

  又方,盐一升,水二升,和搅饮之,并以冷水噀之,勿令即得吐,须臾吐,即差。

  又方,以粉一撮,著水中搅,饮之。

  又方,以淳酒,吹内两鼻中。

  又方,断白犬一头,取热犬血一升,饮之。

  又方,割鸡冠血以沥口中,令一咽,仍破此鸡以搨心下,冷乃弃之于道边,得乌鸡弥佗#5妙。

  又方,牛子矢一升,酒三升,煮服之。大牛亦可用之。

  又方,刀鞘三寸,烧末,水饮之。

  又方,烧鼠矢,末服,如黍米,不能饮之,以少水知#6内口中。

  又有诸丸散,并在备急药条中,今巫实见人忽有被鬼神所摆拂者,或犯其行伍,或遇相触突,或身神散弱,或愆负所贻,轻者因而获免,重者多见死亡,犹如燕简辈事,非为虚也,必应死,亦不可,要自不得不救尔。

  附方

  《古今录验》:疗妖魅猫鬼病人不肯言鬼方,鹿角屑捣散,以水服方寸匕,即言实也。

  治卒魇寐不寤方第五

  卧忽不寤,勿以火照,火照之杀人,但痛啮其踵及足拇指甲际,而多唾其面即活。又治之方:

  末皂角,管吹两鼻中,即起,三四日犹可吹。又,以毛刺鼻孔中,男左女右,展转进之。

  又方,以芦管吹两耳,并取病人发二七茎,作绳纳鼻孔中,割雄鸡冠取血,以管吹入咽喉中,大效。

  又方,末灶下黄土,管吹入鼻中。末雄黄并桂,吹鼻中,并佳。

  又方,取井底泥,涂目毕,令人垂头于井中,呼其姓名,即便起也。

  又方,取韭捣以汁,吹鼻孔。冬月可掘取根,取汁灌于口中。

  又方,以盐汤饮之,多少约在意。

  又方,以其人置地,利刀划地,从肩起,男左女右,令周面以刀锋刻#7病人鼻,令入一分,急持勿动,其人当鬼神语求哀,乃问:阿谁,何故来?当自乞去,乃以指灭向所画地,当肩头数寸,令得去,不可不具请问之也。

  又方,以瓦甑复病人面上,使人疾打破甑,则寤。

  又方,以牛蹄或马蹄,临魇人上,亦可治卒死。青牛尤佳。

  又方,捣雄黄,细筛,管吹纳两鼻中。桂亦佳。

  又方,万蒲末,吹两鼻中,又末内舌下。

  又方,以甑带左索缚其肘后,男左女右,用余稍急绞之,又以麻缚脚,乃请问其故,约敕解之,令一人坐头守,一人于户内呼病人姓名,坐人应曰:诺在。便苏。

  卒魇不觉,灸足下大指聚毛中,二十一壮。

  人喜魇及恶梦者,取火死灰,著履中,合枕。

  又方,带雄黄,男左女右。

  又方,灸两足大指上聚毛中,灸二十壮。

  又方,用真麝香一子,于头边。

  又方,以虎头枕尤佳。

  辟魇寐方,取雄黄如枣核,系左腋下,令人终身不魇寐。

  又方,真赤罽方一赤以枕之。

  又方,作犀角枕佳,以青木香内枕中,并带。

  又方,( )治卒魇寐久,书此符于纸,烧令恶#8,以少水和之,内死人口中,悬鉴死者耳前打之,唤死者名,不过半日即活。

  魇卧寐不寤者,皆魂魄外游,为邪所执,录欲还未得所,忌火照,火照遂不复入,而有灯光中魇者,是本由明出,但不反身中故耳。

  附方

  《千金方》:治鬼魇不悟,皂荚末刀圭,起死人。

  治卒中五尸方第六

  五尸者飞尸、遁尸、风尸、沉尸、尸注也,今所载方兼治之,其状腹痛胀急,不得气息,上冲心胸,旁攻两胁,或磥块涌起,或挛引腰脊。兼治之方:灸乳后三寸,十四壮,男左女右,不止,更加壮数,差。

  又方,灸心下三寸,六十壮。

  又方,灸乳下一寸,随病左右,多其壮数,即差。

  又方,以四指尖其痛处,下灸指下际数壮,令人痛,上爪其鼻人中,又爪其心下一寸,多其壮,取差。

  又方,破鸡子白,顿吞之。口闭者,内喉中,摇顿令下,立差。

  又方,破鹦子白,顿吞七枚,不可再服。

  又方,理当陆根熬,以囊贮,更番熨之,冷复易。虽有五尸之名,其例皆相似,而有小异者。飞尸者,游走皮肤,洞穿藏府,每发刺痛,变作无常也。遁尸者,附骨入肉,攻凿血脉,每发不可得近,见尸丧,闻哀哭便作也。风尸者,淫跃四肢,不知痛之所在,每发昏恍,得风雪便作也。沉尸者,缠结藏府,冲心胁,每发绞#9切,遇寒令#10便作也。尸注者,举身沉重,精神错杂,常觉昏废,依节气改变,辄致大恶。此一条,别有治,后熨也。凡五尸,即身中尸鬼接引也,共为病害,经术甚有消灭之方,而非世徒能用。今复撰其经要,以救其敝。方:

  雄黄一两,大蒜一两,令相和似弹丸许,内二合热酒中服之,须臾差。未差更作,已有疢者,常畜此药也。

  又方,干姜、桂分等,末之,盐孔#11指撮,熬令青,末,合水服之,即差。

  又方,捣蒺藜子,蜜丸,服如胡豆二丸,日三。

  又方,粳米二升,水六升,煮一沸,服之。

  又方,猪肪八合,铜器煎小沸,投苦酒八合,相和,顿服,即差。

  又方,掘地作小坎,水满中,熟搅,取汁服之。

  又方,取屋上四角茅,内铜器中,以三赤布复腹,著器布上,烧茅令热,随痛追逐,驴下痒即差。若瓦屋,削取四角柱烧之,亦得。极大神良者也。

  又方,桂一赤,姜一两,巴豆三枚,合捣末,苦酒和如泥,以傅尸处,燥即差。

  又方,乌臼根,剉二升,煮令浓,去滓,煎汁凡五升,则入水一两,服五合至一升,良。

  又方,忍冬茎叶,剉数斛,煮令浓,取汁煎之,服如鸡子一枚,日二三服,佳也。

  又方,烧乱发、熬杏人等分,捣膏和丸之,酒服桐子大三丸,日五六服。

  又方,龙骨三分,藜芦二分,巴豆一分,捣和,井花水服,如麻子大,如法丸。

  又方,漆叶,暴干捣末,酒服之。

  又方,灶肝一具,熟煮切食之,令尽。亦用蒜齑。

  又方,断鳖头,烧末水服,可分为三度,当如肉者,不尽,后发更作。

  又方,雄黄一分,栀子十五枚,芍药一两,水三升,煮取一升半,分再服。

  又方,栀子二七枚,烧末服。

  又方,干姜、附子各一两,桂二分,巴豆三十枚,去心,并生用,捣筛,蜜和,捣万杵,服二丸,如小豆大。此药无所不治。

  又飞尸入腹刺痛死方,凡犀角、射罔、五注丸,并是好药,别在大方中。治卒有物在皮中,如虾蟆,宿昔下入腹中,如杯不动摇,掣痛不可堪,过数日即煞人。方:

  巴豆十四枚,龙胆一两,半夏、土瓜子各一两,桂一斤半,合捣碎,以两布囊贮,蒸热,更番以熨之。亦可煮饮少少服之。

  此本在杂治中,病名曰阴尸,得者多死。

  治尸注鬼注方第七

  尸注鬼注病者,葛云即是五尸之中尸注,又挟诸鬼邪为害也,其病变动,乃有三十六种至九十九种,大略使人寒热,淋沥,怳怳默默,不的知其所苦,而无处不恶,累年积月,渐就顿滞,以至于死,死后复传之旁人,乃至灭门。觉知此候者,便宜急治之,方:

  取桑树白皮曝干,烧为灰,得二斗许,著甑中蒸,令气浃便下,以釜中汤三四斗,淋之又淋,凡三度,极浓止,澄清,取二斗,以渍赤小豆二斗一宿,曝干,干复渍灰,汁尽止,乃湿蒸令熟,以羊肉若鹿肉作羹,进此豆饭,初食一升至二升,取饱满。微者三四斗愈,极者七八斗。病去时,体中自觉疼痒淫淫。或若根本不拔,重为之,神验也。

  又方,桃人五十枚,破研,以水煮取四升,一服尽当吐,吐病不尽,三两日更作。若不吐,非注。

  又方,杜蘅一两,茎一两,人参半两许,瓠子二七枚,松萝六铢,赤小豆二七枚,捣末散,平旦温服方寸匕,晚当吐百种物,若不尽,后更服之也。

  又方,獭肝一具,阴干捣末,水服方寸匕,日三。一具未差,更作。姚云神良。

  又方,朱砂、雄黄各一两,鬼臼、罔草各半两,巴豆四十枚,去心皮,蜈蚣两枚,捣,蜜和丸,服如小豆。不得下,服二丸,亦长将行之。姚氏烧发灰,熬杏人紫色分等,捣如脂,猪脂和,酒服梧桐子大,日三服,差。

  又有华佗狸骨散、龙牙散、羊脂丸诸大药等,并在大方中。及成帝所受淮南丸,并疗疰易灭门,女子小儿多注车、注船,心闷乱,头痛,吐,有此疹者宜辟方。

  车前子、车下李根皮、石长生、徐长卿各数两分等,粗捣作方,囊贮半合,系衣带及头;若注船,下暴惨,以和此共带之。又临入船,刻取此船,自烧作屑,以水服之。

  附方

  《子母秘录》:治尸注,烧乱发,如鸡子大,为末,水服之,差。

  《食医心镜》:主传尸,鬼气,咳嗽,痃癖,注气,血气不通,日渐赢瘦方,桃人一两,去皮尖杵碎,以水一升半煮汁,著米煮粥,空心食之。

  治卒心痛方第八

  治卒心痛,桃白皮煮汁,宜空腹服之。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4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