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洞真西王母宝神起居经

  经名:洞真西王母宝神起居经。撰人不详,约出于东晋南朝。系摘咏《真语》、《上清三真旨要玉诀》 等书改编而成。有《西王母宝神起居经》、《西王母宝生无死玉经》、《西王母反胎按摩玉经》等篇。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正一部。

  洞真西王母宝神起居经

  西王母宝神起居经

  夜卧觉,旦将起常更,又急闭两目,叩齿九通,咽液三过毕,反舌向喉中,乃摇头动项七过,以手按鼻孔边,左右上下数十过,毕,微祝曰:

  九天上帝,三元保婴,太上运华,玉室发精,七门召神,九房受明,耳聪目彻,通真达灵,天中之岳,和炁调平,骄女云仪,眼童英明,玄窗朗朗,百轩零零,保和上元,徘徊金庭,五脏曜华,耳目常生,神台郁峙,柱梁不倾,七魄澡练,三魂黄宁,太上携手,与我共并,五老混合,无英辅营,万凶消灭,所愿必成,日月守门,心徊景星,仙皇所告,万神敬听。

  卧觉辄按祝,常如此勿忘也。真道虽成,故常行焉。此太上西王母宝神起居玉经上法也。令人耳目聪明,强识豁朗,鼻中调平,不生洟秽,四卿八彻,面有童颜,制魂录魄,却辟万魔。此是真人起居之妙道也。所以名之为起居者,起居常当行之。

  又以两手摩拭面目,令小热以为常,每欲数之也。阿母云:人之将老,面皱先从两目下始,又人之体衰炁少者,先从两鼻间也。谓此二处是皱衰之户牖,炁力之关津,故起居常行此法,以辟皱衰,而炁力常保康和也。

  西王母宝生无死玉经

  无死玉经曰:手披华庭侧,迁延和天真,上入神涧房,玉谷填天山,内源玄灵见,万魔自灭身,长生永无死,玉籍反帝君,由兆和天真,按此幽山源。

  天真在两眉间,眉内之两角也,天真在一分下耳,是引灵之上房也。

  山源在鼻下人中之上本侧,在鼻下小入孔谷中也,是塞灭万魔之门户也。

  华庭在两眉之下,对眉下之中央,是彻视之津梁也。

  旦将起,暮将卧,更急闭两目,以舌反向喉中,咽液三过,急以手按此三处各九过,阴按之,勿举手也。以为常,令人长生无死,降灵彻视,塞灭万鬼之道。手按既毕,微咒曰:

  太上虚皇,开散玉庭,金房煌朗,翠台郁青,我摄三道,灭鬼生灵,我能无死,亦能无生,长生自在,回老反婴,魂魄受练,五神安宁,回飚车轮,北谒玉清,上升太元,与日合并,遂为真人,帝君合冥,三元所告,万神敬听。

  昔楚庄公时,市长宋原甫者,有善心,常自扫除一市中。久时乃有一乞食人,入市经年,旦乞高歌,歌辞曰:天庭生金华,内源障阴邪,玉谷叅玄卿,琼炁互扶罗,天真立日上,飞药吐灵妙,清晨按天马,徊驾神玄家,仙人来入室,又以灭百魔。临去,又题市门如此。楚一市人无解,而原甫意中忽悟,疑是仙人,但不解其歌旨耳。遂乃叩头谘请,久久不已,乞人告曰:吾实真人也,此言是昆仑西王母宝生无死之曲,知者使人不死。遂授原甫要法施行密诀,积二十年,原甫白日升天,今在玄洲,位为仙卿。楚市乞人,是南岳真人赤松子矣。时分形散景,假适尘浊,游眺嚣秽,招迎真会也。

  《清虚真人裴君说神宝经》曰:求道要先令目清耳聪,为事主也。且耳目是寻真之梯级,综灵之门户,得失系之而立,存亡须之而办也。今抄经相示,可施用也。

  《消魔上篇》曰:耳欲得数按抑其左右,亦令无数,所谓营治城郭,名书帝籍。鼻亦欲数按其左右,惟令〔无〕#1数耳,所谓灌溉中岳,名书帝箓。

  此二条出方丈台昭灵李夫人口诀,九月十二日夜喻之。

  道日,常以手按两眉后小空中三过,又以手心及指摩两目下权上,以手捉耳行三十过,摩唯令数无时节也。毕,辄以手逆乘额三九过,从眉中始,乃上行入发际中,口傍咽液,多少无数也。如常行,目日清明,一年可夜书。亦可于人中密为之,勿语其状。

  眉后小空中,为上元六合之府,主化生眼晖,和莹精光,长珠彻童,保练目神,是真人坐起之上道也。一名曰真人常居内经。真人喭曰:子欲夜书,当修常居矣。真人所以能旁观四达,八遐照朗者,实常居之数明也。

  目下权上,是决明保室归婴至道,以手捉耳行,深明映之术也。于是理关血散,皱班不生,目华玄映,和精神盈矣。夫人之将老,鲜不先始于耳目也。又老形也,亦发始于目际之左右也。以手乘额上,内存赤子、日月双明,上元懽喜,三九始周,数毕乃止。此谓乎朝三元固脑坚发之道也。头四面,两手乘之,顺发就结,惟令多也。于是头血流散,风湿#2不凝也。都毕,以手按目四眦二九,觉令见光分明,是验眼神之道,久为之,得见百灵。

  石景子经曰:常能以手掩口鼻,临目微炁,久许时,手中生液,追以摩面目。常行之,使人体香。

  《太上三天关玉经》曰:常欲手按目近鼻之两訾,闭炁为之,炁通辄止,吐而后始。常行之,眼能洞观。

  右二条,南岳魏夫人所出。

  《丹字紫书三五顺行经》曰:坐常欲闭目内视,存见五藏肠胃。久行之,自得分明了了也。

  《太素丹景经》曰:一面之上,常欲得两手摩拭之,使炁热,高下随形,皆使极匝人,面有光泽,皱班不生,行之五年,色如少女。所谓山川行气,常盈不没。

  《丹景经》曰:先当摩拭两手令热,然后以拭面目毕,又顺手摩发,如理栉之状,两臂亦更互以手摩之,使发不白,脉不浮升。

  《大洞真经精景按摩篇》曰:卧起,常平炁正坐,先叉两手,乃度以掩项后,因仰面视上,与项争,使项与两手争也,为之三四止,使人精和血通,风炁不入,能久行之,不死不病。毕,又屈动身体,伸手四极,反张侧掣,宣摇百关,为之各三。卧起先以手巾若厚帛,拭项中四面及耳后,使圆匝热,温温然也。顺发摩头,若栉理之无在也。良久,摩两手以治面目。久行之,使人目明,而邪气不干,形体不垢,去秽也。都毕,而咽液三十过,以导内液。

  右一条,出《大洞精景经》中。

  西王母反胎按摩玉经

  养生之道,以耳目为主。杂视则目闇,广忧则耳闭,此二病从身中来而结病,非外客之假祸也。所谓闻道之难也,非闻道之难,行道难也;非行道之难,而终道难矣。若夫耳目乱想,不遣艰难,虽复足蹑仙阁,手攀龙轩,犹无益也。

  反胎按摩,常以阳日,用一日为阳,二日为阴。每阳日之旦,阳日之夜,夜卧觉,日一将起,急更闭目,向本命之方,以两手掌先相摩切,令小热,各左右试按两目,就耳门下,令两掌俱交会于项中九过。又存两目中各有紫赤黄三色云炁,各下入两耳中,良久,阴咒曰:

  眼童三云,两目真君,英明注精,开通帝神,太玄云仪,玉灵敷篇,保利双阙,启彻九门,百节应响,徊液泥丸,身升玉宫,列为上真。咒毕,因咽液三过。既毕,乃开目。以为常,阳日坐起常可行此,不必旦暮也。行之三年,耳目聪明。

  理发,常向本命,既栉发之始,而阴咒曰:

  太帝散灵,五老反神,泥丸玄华,保精长存,左拘隐月,右引日根,六合清练,百神受恩。毕。常行之,使人头脑不痛。

  《太极经》曰:理发,欲向玉池,既栉发之始,而微祝曰:

  泥丸玄华,保精长存,左为隐月,右为日根,六合清练,百神受恩。祝毕,咽液三过。能常行之,使发不落而日生。当数易栉,栉之取多而不使痛,亦可令侍者栉取多也。于是血液不滞,发根常坚。

  右二条,安九华所告令施用。

  坐卧,常欲鼻孔向本命,饮食亦然。若不得向本命,常向东北及西北,亦佳也。此二处,是天地魂魄之门津也。又卧起,常自左右摇动身体数十过。毕,又两手据后面,举头向天,左右自摇动项中二十过。毕,平坐,举两手托天,良久毕。又摩两掌,以自拭目傍,至两耳,又良久毕,阴咒曰:

  前抟后指,天帝上客,左眄右顾,长生大度,仰头喘息,太一相极,却月龙堰,司命同轸,饮食胎元,交关昆仑,回倒双跽,真人同志。咒毕,辄引炁闭之。存脐中赤炁大如綖,出脐卧,入鼻中,如此三过,按摩之道都毕。使人百关通利,长生不病。

  紫度炎光内视中方曰:常欲闭目而卧,安身微炁,使如卧状,令并人不觉也。乃内视远听四方,令我耳目注万里之外,久行之,尔自见万里之外事,精心为之,乃见百万里外事也。人耳中亦常闻金玉之音,丝竹之声,此妙法也。

  四方者,总其言耳,当先起一方,而内法视听,初为之,实无髣髴,久久诚自入妙。

  大洞真经高上内章遏邪大咒上法曰:每当经危睑之路,鬼庙之间,意中诸有疑难之处,心将有微忌,勑所经履者,乃当先反舌内向,咽液三过毕,以左手第三指摄两鼻孔下人中之本,鼻中鬲孔之内际也,三十六过,即以手急按,勿举指计数也。鼻中鬲之际,名曰山源。山源者,一名鬼井,一名神池,一名邪根,一名魂台也。摄毕,因叩齿七通毕,又进手心以掩鼻,于是临目,乃微祝曰:

  朱鸟陵天,神威内张,山源四填,鬼井逃亡,神池吐炁,邪根伏藏,魂台四明,琼房玲琅,玉真巍峨,坐镇明堂,手晖紫霞,头建晨光,执咏洞经,三十九章,中有辟邪龙虎,截兵斩堈,猛狩奔牛,衔刀吞镶,揭山玃天,神雀毒龙,六领吐火,啖鬼之王,电猪雷父,掣星流横,枭磕骏灼,逆风横行,大禽罗察,皆在我傍,吐火万丈,以除不祥,群精启道,封落山乡,千神百灵,并手叩颡,泽尉捧灯,为我烧香,所在所经,万神奉迎。

  毕,又叩齿三通,乃开目,徐去左手也。手按山源则鬼井闭门,手抟神池则邪根散分,手按魂台则玉真守阙。于是感激灵根,天兽来卫,千精震伏,莫干我炁,此自然之理,使忽尔而然也。

  鼻下山源,是一身疪津,真邪之通府,不真者所以生邪炁,为真者所以遏万邪,在我运摄之耳。故吉凶兆焉。明堂中,亦一身之文也,死生之形府,七魄元室,三魂灵宅,存其神可以眇乎内观,废其道所以致乎朽烂。故由我御,慎顺其卫生,而无悔咎定焉。

  右四条,出大洞真经高上首章。

  大灵#3真人曰:风病之所生,生于丘坟阴湿,三泉壅滞,是故地官以水炁相激,多作风痺。风痺之重者举体不援,轻者半身,或失手足也。若常梦在东北及西北经按故居,或身见灵床处所者,正欲与冢炁相接耳。墓之东北为征绝命,西北为九厄,此皆冢讼之凶地。若梦见亡者于其间,益见验也。若每遇此梦者,卧觉当正向上三啄齿,而祝之曰:

  太元上玄,九都紫天,理魂护命,高素真人,我受上法,受教太玄,长生久视,身飞体仙,冢墓永安,鬼讼塞间,魂魄和悦,恶炁不烟,游魅魍魉,敢干我神,北帝折制,收炁入渊,得箓上皇,名书帝前。如此者再祝,又叩齿三通,则不复梦冢墓及家死鬼也。此北帝秘咒也,有心好事者,皆可行之。若经常得恶梦不祥者,皆可按此法,于是鬼炁灭也,邪鬼散形也。

  手臂不援者,沈风毒炁在脉中,结附痺骨使之然耳,自宜针灸,针灸则愈。又宜按北帝曲折之祝,若行之百过,疾立消除也。先以一手徐徐按摩疾处,良久毕,乃卧,目内视,咽液三过,叩齿三通,正心微咒曰:

  太上四玄,五华六庭,三魂七魄,天关地精,神府荣卫,天胎上明,四支百神,九节万灵,受箓玉晨,刊书玉城,玉女侍身,玉童护命,永齐二景,飞仙上清,长与日月,年俱受倾,超腾升仙,得整太平,流风结疴,注鬼五龙,魍魉冢气,阴气相迥,陵我四支,干我盛衰,太上天丁,龙虎曜威,斩鬼不祥,风邪即描,考注匿讼,百毒隐非,使我复常,日月同晖,考注见犯,北鬼收摧,如干明上,威章付魁。

  《太上铭渟散华经》上按摩法:常以生炁时,咽液二七过毕,按体所痛处,向王祝曰:

  左玄右玄,三神合真,左黄右黄,六华相当,风炁恶疾,伏匿四方,玉液流泽,上下宣通,内遣水火,外辟不祥,长生神仙,身常休强。毕,又咽液二七过。常如此,则无疾。又当急按所痛处三十一过也。

  右一条,十月二十二日沧浪云林宫右英王夫人所出。

  《消魔上灵经》曰:若体中不宁,当反舌塞喉,漱津咽液无数,须臾,不宁之病自即除也。当时亦常觉体中宽软也。

  右一条,出消魔上灵叙中。

  梦寐不真,魄协邪炁,如校其心,欲伺我神之间伏也。每遇恶梦,但向北启太上大道君,具言其状,不过四五,则自消绝也。

  右青童口诀。

  日夜遇恶梦非好,觉当即反枕,更枕而祝曰:

  太和玉女,侍真卫魂,六宫金童,来卫生门,化恶反善,上书三元,使我长生,乘景驾云。毕,咽液九过,叩齿七通而卧。如此四五,亦自都绝消。此咒亦反恶梦,而为吉祥也。

  右十一月十三日夜右英夫人所出。

  夫玄象灵枢,达观所适,冲心秀虚,浪神味标,咀吸太和,体炁萧寥,于是琼振奏响,万籁冥招矣。夫炁者,神明之器匠,清浊之宗囦,处玄则天清,在人则身存。夫生无亏盈,盖顺乎摄御之间也。欲服六炁,常以向晓向寅丑之际,因以天时造始,必以方面此之时也。太霞剖晖,丹阳诞光,灵景启晨,朱精发明之始也,先存日如鸡子,在泥丸中,毕,乃吐出一炁,存炁为黑色,名之尸炁也。次吐二炁,存炁为白色,名之为故炁,吐三炁,存炁为苍色,名之为死炁也。思以其色吐炁良久也,凡出三色,合吐六炁也。毕,又徐徐纳引,取黄炁四过,存炁从泥丸日中来下,四过毕,辄咽液三过,为之三毕。乃又存在泥丸中,下从耳中出,当我口前,令去面九寸,临目髣髴如见之。复乘日纳引,取赤炁七过,七过毕,复咽液三过止。乃起坐,动摇四支,俯仰屈伸,令关脉调畅,都毕也。存咽液,皆令青色。夜亦可存月在泥丸中,如存日法。如存月,当以月一日夜半,至十五日住。从十六日至三十日,是月炁衰损,天胎亏缩,不可以夜存月也。此法至妙,能行之者仙,所以吐纳胎元,漱吸明真。时呼召五咽,以得自然,魂还绝宅,魄归泥丸,所以长生也。岂同采幽谷之阴炁,求奔马之灵神,步海以求济,策毛车于火山哉。可不慎欤,可不慎欤。

  右西王母叙诀。

  乙丑岁兴宁三年七月四日夜,司命东卿君来降,侍从七人入户。其〔一〕#4 人执华旛,一名十绝灵幡,一人带环章囊,其三人捧白牙箱,箱中似有书也。其一人握流金火铃。侍人并朱衣。司命君形甚少于二弟,著青锦绣裙,紫毛帔,中芙蓉冠,二弟并同来侍立,命座乃坐耳。言语良久。七月六日夜,司命君又降喻书曰:若必范玄秉象,清靖罕时,遂拔群幽藻,戢翼高栖,感味上契,渊渟岳峙,萧寥玉篇,翫宝神生,遗放俗恋,调弹清灵,澄景虚中,五道发明,色绝化浪,欲与淡并,空同冥衢,无视无听,尔乃远齐妙真,重起玄觉,明德内圆,灵摽外定矣。终能策云軿以赴霄,书司命之丹箓耳。若情散万念,为生不固,炁随尘波,心不真舍,适足劳身神于林岫,实有误于来学也。其道微而易寻,其道艰而难得乎。

  月五日夜半,存日象在心中,日从口入也。使照一心之内,与日共光,相合会毕,当觉心暖,霞晖映验,良久,乃祝曰:太明育精,内鍊丹心,光晖合映,神真来身。毕,咽液九过。到十五日、二十五日、二十九日,复作如上。使人开明听察,百关解彻,面生玉光,体有金液。行之五年,太一遣保车来迎,上登太霄。行之惟欲数,不必此数日作也。

  右一条,出《消魔经》中,南岳赤君内法。

  又曰:临食上,勿道死事,勿露食物,来众邪炁。

  又曰:数澡浴,要至甲子当沐,不尔当以几月日旦,使人通灵。浴不患数,患人不能耳。荡鍊尸臭,而真炁来入。

  右玄师魏夫人所勑使施用。

  《太上九变十化易新经》曰:若履殗秽,及诸不盛处,当先澡浴,与解形以除之。其法用竹叶十两,桃皮削取白四两,以清水一斛二斗,于釜中煮之,未及沸出,适寒温,以浴形,即万殗除也。既以除殗,又辟湿痺疮痒之疾。且竹虚素而内白,桃即却邪而折秽,故用此二物,以消形中之滓浊也。天人下游既反,未尝不用此水以荡也。至于世间符水祝漱外舍之近术,皆莫比于此方也。若浴者益佳,但不用此水以沐耳。鍊尸之素浆,正宜以浴耳,真奇祕也。

  右玄垄羽宫紫微王夫人勑令用之。

  开日旦,向王,朱书,再拜服之。祝曰:

  五神开心,彻听绝音,三魂摄精,尽守丹心,使我勿忘,五藏远寻。先拜,拜毕祝,祝毕乃服符,服毕咽液五过,叩齿五通,勿令人见。若不用开日,以月旦、月十五日、二十七日,一月三服,一年使验至,祕符也。

  太虚真人口诀:以春乙卯日、夏丙午日、秋庚申日、冬壬子日,冥卧时,先擣朱砂、雄黄,雌黄三分物,细擣之,以绵裹之,使如枣大。临卧时,以塞两耳中。此销三尸鍊七魄之妙道祕法也。勿令人知者。明日,日中时,以东流水沐浴,沐浴毕,更整饰床席,易着衣服,洗故者,更弊履,澡洗之。都毕,又扫洒于寝床下,通令所住一室净洁,更安枕卧,向上闭炁,握固良久,而微祝曰:

  天道有常,改易故新,上帝吉日,沐浴为真,三炁消尸,朱黄安魂,宝鍊七魄,与我相亲。祝毕。此道是消炼尸秽之上法,改易新形之要诀也。四时唯各取一日为之。

  太虚真人曰:先师见教,以五达之日,日出三四丈许,正立向日,存三魂神正与日光俱入心,平正内彻中良久,闭炁三息,咽液三过,微祝曰:

  太阳散晖,垂光紫青,来入我身,照我五形,所却鬼试,心使平正,内彻九炁,外通胎命,飞仙上清,玉箓已定。咒毕,以手拭目二七,叩齿二七。都毕。此法使人三魂凝明,丹心方正,万邪藏伏,心试不行,真要道也。子常行之,诸以五达日,向日趣令嚏也,若不得嚏者,以软物向日引导鼻中,亦即嚏也。嚏即咒曰:

  天光来进,六胎上通,三魂守神,七魄不亡,承日鸣嚏,与日同形,飞仙玉清,位为真公。祝毕,拭目二七。是内精上交日光,三魂发明于内,使人心开神解,百精流传于内府也。若非五达日者,可不须尔也。

  以五达之日,北向五再拜,正心呼上真皇君、皇君夫人名字,三过毕,叩齿五通毕,解巾长跪,谨启五星日月上皇高真道君、三十二天帝、玉清太上上清上皇上帝大道圣君几前,因自陈七祖父母以下,及一身千罪万过,上世以来,乞得解脱,三官告下天帝,使罪名离释,消除黑简,乞赐得五星之真,俱奔华晨,上登上清,交行玉门。

  正月六日中时,二月一日晡时,三月七日夜半,四月九日食时,五月十五夜半,六月三日中时,七月七日夜半,八月四日中时,九月二日平旦,十月一日平旦,十一月六日夜半,十二月二日夜半。

  右记五达吉日也。

  服日月精法:

  月朔旦,日出高二丈许,遥望见日,便握固,禹步东向三步,以口逆到取日精二七合,食咽十四日,可将二人入温病家,他病终不能著,所将从人轻,常卧之,令老寿。

  月生三日,月出于庚上,两手握固,西南行,向月禹步三步,以口遥饮月精二七,十四咽之,终年无疾病,亦可入死家。日月照瑕秽。此二条,食日饮月精,皆消除万疾。

  洞真西王母宝神起居经竟

  #1‘无’字据上下文义补。

  #2‘湿’字原本误作‘泾’。

  #3‘大灵’当作‘太虚’。

  #4‘一’字据前后文补。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4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