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洞真太上八素真经修习功业妙诀

  经名:洞真太上八素真经修习功业妙诀。撰人不详,约出于东晋南朝。原为《八素真经》之一,后分出单行。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正一部。

  洞真太上八素真经修习功业妙诀

  太极四真人,请问太上大道君曰:受法传经,言闻之矣,修习阶渐,缘何始乎?

  道君曰:初学之俦,奉经治写别室几案,晨夜香灯供养存神,朝夕礼拜所受。高上随缘行之,科法有异,各在经中,或应自口,在乎其人。受学不事朝礼,即犯毁辱屡至,功行不兴。必愿成真,勿忘朝礼。因缘有碍,日夕不恒。良晨不亏,自有感效。重为子言之,审付其人也。真人稽首,受命奉行。

  凡习功业,精寻经诰,受持要戒,谙诵在心,心存意解,行之不疑,不懈不退,精进日新,随世教化,依时行藏。三洞诸经,更互出没,顺运济急,勿强违缘,应用高低,不可抑绝。缘宜上下,不可弃捐,当须得中,不可闭塞而强通。通而苟塞,上下及中,颠倒违逆,皆有灾考,不可不详。大运和时,品依次第,不和之日,各受少分,深浅多少,不得违阶,超越由缘,慎勿乖运,精心期真,严持戒耳。

  斋法有十戒:

  一者不得食含血之物,有生炁并薰卒之属,唯菜非向生之月得食之。

  二者平旦啜粥,日中则食,自是之后,有甘肥美味,一切不得复飨。昼则烧香,夜则然灯,烧香不乏须臾,坐起卧息不离法则。

  三者弃写因缘,唯道是务。

  四者思经念诫,洗心精进。

  五者慈孝一切,愍念悲穷,开示生道,以劝愚民。

  六者悔谢罪过,求乞生活。

  七者委舍荣华,所宝在道。

  八者劳身苦体,为道驱使。

  九者愿除众痛,十苦八难,免度厄世,为太平种民。

  十者尊道贵德,心口相副,洗心精进,志求仙俦,承受经戒,不敢亏违,升

  度之日,与道合同。

  高上科曰:监斋法师,从斋之官,诵经行道,上高座读经一千言,听得一饮,不在不诵之例。此一条出《四极明科》中篇。

  高上科曰:夫受星宿正治,及奉受三宝经法,洞真玄经之法,拜署斋法之后,悉应受法难五戒,而不受此五戒者,不得参同斋官缤录之例。并受真契三一、真一以上,又不受法难五戒者,不得列名上宫,又不得表奏星宿大章。若未受而奏章,仙都无名,露章不被奏御。所以尔者,既无法轨,身不清廉,是故不为奏御。又且星宿之官,不受未戒不廉之师奏事。故有大小科戒之法,明各依承。凡斋有五种之格,如左:

  第一救急治病,承用天师旨教法。入三元方谢,乞生丐活,自缚泥额,涂炭之法,并在旨教之中。

  第二灵宝梵行,集贤观化,修身种福之法,其中又有生死谢罪,责己思愆之法。

  第三上清仙隐,为七世先亡迁升之斋,亦随月修直,善行之法。

  第四真一守寂,思神吞炁,导引之斋。

  第五太一神丹,宜祭炉火金液之法,闭房经月之斋。其别隐静,养神续命,清咏长斋,不在五条之例。

  又道士、祭酒、男女官,已参受真契,并受上清三洞之经,及星宿治法,为道欲得标名玄都,奏御旨闻,当受玄都法难五戒。其戒文如左:

  第一之戒,不得不敬于天,不得谓天无神,呼地无鬼,不得轻慢地祇山川大泽,而穿凿无忌。是谓天地无灵,罪犯无畏。又不得教令人轻慢天地,谓无神鬼。

  犯此一戒,夺天筭三百。一犯此过,减寿七年,格事七年,责己思愆,立功补过。有殊于先,伏誓三通,然后启复先位,计功续命。道不负人。

  第二戒,不得杀害众生,探巢破卵。又不得教令人杀害众生,探巢破卵。

  犯此一戒,夺天筭一百六十。一犯此过,减寿五年,格事五年,责已思愆,立功补过,清善至到。有殊于先,伏誓三通,然后启复先位,计功续命。道不负人。

  第三戒:不得行欺巧窃盗,贪心恣恶,规图人物,夺人志愿。又不得教令人为巧窃,贪图人物,夺人所爱。

  犯此一戒,夺天筭一百二十。一犯减寿四年,格事四年,责己思愆,积功补德。有殊于先,然后伏誓三通,启复先位,计功续命。道不负人。

  第四戒、不得饮酒,外淫略他妇女,淫通不道,因公行私。又不得教令人饮酒欢妻,略他子女,淫通不道,因公行私。

  犯此一戒,夺天筭一百二十。一犯此过,减寿四年,格事四年,思愆责己,立功补过。有殊于先,然后伏誓三通,启复先位,计功续命。道不负人。

  第五戒,不得诅佞嫉毒,妬无道,谗害善人,燌烧人舍。又不得教令人诅佞嫉毒,妬无道,谗害善人,燌烧人舍,破人门户,以报怨仇。

  犯此一戒,夺天筭一百二十。一犯此过,减寿三年,格事三年,责己思愆,立功自补。功德有殊于先,然后伏誓三通,启复先位,计功续命。道不负人。

  其为道士、祭酒,不受法戒,不慎道行,犯诸法禁,拜表上章既自不闻,至于救解往往无验。皆是为道无有法轨,沦逮酒肉之考,不慎之至。自从三圣升化之后,真科沉隐,累遭天地鄙烈;法科零落,旧章不存,纵使祭酒未受法戒,录籍之上己为总忌,自顷常慎上章,先后云云纷互,天曹不觉验效者甚多。百中误有一效,皆是善民告乞,感彻丹善之至,天帝直为拥护,开许所奏,全在性命示,功不在奏章祭酒。而愚癡师辈,或因承吉善之民感彻之心,旁此一效,以为己功,便恐动百姓,求欲非一,不知吞藏之咎,已被糺奏,削其生名,减其寿命,不久奄而至。以小愆目下未即考病,便谓天地寥廓,无校小漏。或中有小功,申延其考愆,目转多延,不加小考者,并其脏漏罪大,在驱除之例示,必灭之后,方付刀山剑树之楚,故不数加小考。愚人不知,谓为罪不即被考病,谓天地许之纵恣。又云上天漫漫,不简小愆,故无考咎。大以专愚推之通日愆咎,转谓天地无神,有戒之者,专虚妄示,不知已在驱除之例,奄至不期也。天之昭昭,其可欺也。愚人无知,谓道为轻,吾念之痛心,明各详慎为善,勿为贪浊,罪坐不轻也。

  高上科曰:道士、祭酒男女,受真至法,并受上法宝经,星宿正治,位次真一以上,并伏法受真好向之贤,亦不可不参受法难五戒,及因缘大戒。既受至法,不受此五戒,名故不上仙都丹简,墨箓玉历无名,三官白籍鬼名不除,灭度之后故为下鬼,魂不得仙,考对无已,殃及子孙。其道民别有精诚否泰之验,不在此条中,纪在墨箓上篇后也。

  高上科曰:夫学道宜精勤,立功补过,以赎先亡七祖罪请,并又为家门及一身进上仙名,去离十苦八难之中。当受法难五戒,立功建德,求上名仙都玉历,削除三官白簿死籍。汝等为道徒,受大法内外真契,积历年载,而用行不合自然,又不受法难五戒,身犯酒肉贪秽,道行无法,故犯愆恶,亡筭减命,死为下鬼,不免刀山剑树之楚,涂酷之心,为之痛心痛心。汝曹为道,明依法戒,奉行三年不倦,尅获延年,天筭加益。天曹一年三考墨箓,计功益筭纪,司命奏上,分别善恶,即度功德著左契,犯恶非度著右契,事有炳然。道不负人,但人信真者少,罪法犯戒者多,故罹罪坐愆尔。明各慎之,慎之为善。

  凡为道士、祭酒、男女官,受真法,请求仙度,延续生命,并行戒法,立功补过,医治百姓,表章旨御者,当由修练斋直,奉受法戒,不违科制,举向从愿,计功升度,禄寿不訾也。

  高上科曰:其有出自贵分,虽不受此戒之文,用行已合自然,不须复受科戒。自古及今多有此人,然今时百中获有一耳,不可准以为例。要标其德行合科戒者,自非抗志绝尚之人,故须科戒成生道业,如此不可不宣告戒制也。

  高上科曰:凡欲学道求真,于世立功建德,纪名上天,升度仙官者,当受法难五戒,依法戒行道三年,功立真名,然后表上仙都,纪在丹简,上讳玉历,仙籍名立,司命宣勑五岳,告下三官,纪知真人,削灭三官死籍白簿,除去鬼名,然后正可得为修学道士、祭酒尔。如此真名勤在仙都,所奏无不彻闻。既不受戒,又不精苦,仙都无有功名,表章启奏悉备停奏,是为道行无闻,徒损民人敬向纸笔、香油之费,更受吞藏酒肉之考,魂神常被讼对,凡向不利。或有冒法未被考坐,或是卷首三官未有死籍,常见好事,恶事未至者;或是宿有冤对,考官故迷其心,罪并重论,故不被小考,近使脏满,并入驱除夭终之也。岂不痛哉痛哉。始学道士、祭酒、男女官,汝曹欲修命,清苦求真,并制鬼治病,立有验效,为百姓所崇,当受法难五戒。既受戒,仙都便以纪名,修勤三年,不犯法目,司命列奉,上白天帝,纪名玉历,便,受真人之散号,能制鬼治病,无不明效。如此之善,可不修乎。

  道士、祭酒、男女官,欲修学制鬼治病,当受太上中台成生五戒。既受此戒,仙都正位,丹简有录,功勤三年,标名上勒玉历,天帝曹即考校功勤,勒山川五岳四渎三官录纪,知汝曹精进积感之功,名标玄都天神、玄都地祇所钦,百鬼所伏,救治表奏上达,汝曹徒受中外大事,真一之妙,不受法难,不慎五戒,则仙都无位,玉历无名,身受祭酒藏秽之罪,五岳四渎三官鬼神所不敬畏,章奏寝⺻不被呈御。坐其好走里巷,贪浊毁辱,不知改忤,违科犯忌,司命随事糺奏,减夺寿筭。既为人师,冒法小事,不足数考,蒙其知悔,故并之重论。今人愚癡,谓为愆目下未病,便言天地不知其罪,又云无神,不知阴考已奏。既有冤对小事,故不数奏者,欲积其脏满,并在驱除之例尔。如此死名已定,不复小考,奄被大除,夭折当世,不终三寿,罪目兼重,复加刀山火霍之楚,死为下鬼,长被痛毒,当可言乎。汝辈受真,外欲立功救治,欲练气三元,养神续命,当访求明师,奉行法戒,勿贪酒肉,沉湎相逐不轨之事,过无大小,悉受糺奏。唯晨夕斋直,积功补过,仰希玄泽,停年住考尔。如此延续性命,还其年筭,与之更始,功过相补,细而不漏。汝曹明各慎之,慎之修练,保得长在不朽。

  高上科曰:道士、祭酒、男女官,汝欲修鍊太清神丹,并练三元牝牡之术,冥身山泽,思仙养志者,先受成生五戒。又经七试九鍊,摧性忍弱,被人凌辱,不以怨耻者;又不以外想邪心,静神专一者;又当忍受饥寒,委辱不恚不坠者;又当积勤立功广大,济度厄急,拔度死命,受更生之始者;又当箪食精苦,阴德广著,天未报功,不敢希望者;勳义感彻,积勤之大,身婴困弊,远近无问,不敢自悼者;弘惠流布,更被曲辱,不以为害,皆此智德大矣。其德有五,自非冥心笃好,不能立此行也。是故有五德之号,其至甚重大矣哉。

  学道积年,乃经十折九辱,秽恶横加,犹怀慊恪忍弱之仁,此为一智。

  强行广博,好尚内外,导养三元,五神不伤,迈而不衰,容色不悴,是为有恒,其为二智。

  尚修不退,周流八方,一清一沉,一浊一浮,勤功世间,不纪不名,积德不已,敢以为劳,其为三智。

  阴结药气,含德养性,展转九年,中至二十四年,上至三十二年,积苦效勤,而横被曲折,愍念不计,恬靖自居,恒无功可纪,更怀忧切,其智四矣。

  为道既无世功相及,少修师教,伏勤师门,而中遭祸构,散荡弊真,经十折万忍,犹怀颐颐,不硎于口,其智五也。

  高上科曰:凡人学道,守心贞一,施行善笃,终未感悟,又经历七试九折,心无恚退,奉行五戒,合于五智,不违法戒,不亏经教,幽静恬和,行及无为,久染风尘,曲辱不计,遭逢凶横,叩搏乞过,累遭轗轲,不以为恚,殊更施惠自幸,布乞于人,恒惧失先功勤,恐宿缘深重,收致不利,有此巍巍之德,勳著旷大,不名为劳,清净丹苦,殊更坚恪,惧坠渊谷,不朝则夕,如此之智,真为厚大。德行如此,正可以立道行,行之五年,恬然无欲,可得投身林隐,讬命巖薮。汝等求道修命,延寿人间,当先处曲室,和神养志,导练三元,积勤专到,上感灵真,身被灾咎,不求申论,曲辱不利,欢心颐颐,不以为否。行此五戒,成生五智,道行清洁,克功巍巍之重,未敢希报、反更勇猛精进,常所未能相及。其功既积,何求不得,何愿不合,何叩不闻,何志不成耶。

  高上科曰:仙有九品,术有三十六门,又有百二十禁法,皆延生之原要。未有依科求志,苦到而不获者乎。但患人修学无勤,思道不专,执无恒,无有同心志契者,道安可修乎。但闻朝施暮望,轻忽正教,谓无灵感,多有悭贪媾辱,沦逐酒肉之座,无志精苦于玄元,施为混错,罪磐于天府,魂思闭击,考楚于地狱,未蒙判析,故宜深思自改,勤施德专,以求真明之效。有智之人,闻而行之,奉慎五戒,不亦妙乎。

  小斋法,主人供一贤德,一日一人长钱一百,米菜茶果蜜姜之属。

  中斋,千食供,一人一日长钱二百,米菜香花灯烛茶果蜜姜之属。

  右二件,计人请齐官,人率增之。

  又一条,其困病祈请斋,菜食如小斋之法。

  灵宝延年斋,千食随主人供,唯不得杀生犯科尔。

  上清转经清寂山林长斋,米菜服食菜食为恒,不在钱数之料。

  右五等如品格。

  太一闭房舍丹药百日大斋法,不在钱限之例。古者盟誓金䌽之属,今以丹青四十尺,金环一双代之也。

  洞真太上八素真经修习功业妙诀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