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太清道林摄生论

  经名:太清道林摄生论。不着撰人。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遭藏》正一部。参校版本:一、《备急千金要方》(简称《千金》),收入该书卷二十七。二、《云笈七签》。三、《黄帝内经素问》。

  太清道林摄生论

  真人曰:虽常饵而不知养性之术,亦难以长生也。养性之道,不欲饱食便外,及终日久坐,皆损寿也。人欲小劳,但莫大疲,及强所不能堪耳。人食毕,当行步踌躇,有所修为为快也。故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以其动故也。

  人不得夜食,食毕但当行步,计使中数里往来,饱食即外生百病,不销成积聚也。食欲少而数,不欲顿多,难销也。常欲令如饱中饥,饥中饱。故、善养性者,先饥而食,先渴#1而饮。食毕当行,行毕使人以手数摩腹上数百过,易销,大益人,令人能饮食,无百病。

  莫#2外常习闭口,口开即失气,又邪从口入。屈膝侧外,益人气力,胜正偃外。春欲瞑外早起,夏及秋欲侵夜乃卧早起,冬欲早外,皆益人。虽云早起,莫#3在鸡呜前;虽言晚起,莫在日出后。冬天地闭,血气藏,人不可劳作出汗,发洩阳气,损人。

  养性之道,莫久行、久立、久坐、久外、久听、久视,莫再食,莫强食,莫大醉,莫举重,莫忧思,莫大怒悲愁,莫大欢喜,莫跳跟,莫多哭,莫汲汲于所欲,莫悄悄怀忿恨,皆损寿命。若能不犯,则长生也。

  饮酒不欲使多,多则速吐之为佳。醉不可以接房,又不可当风外,不可久扇之,皆即得病也。醉不可露外黍林秾中,发癞疮。醉不可强食,或发瘫疽,或发疮,或生疮也。醉饱交接,小者面奸、咳嗽,大者伤绝藏脉损命。醉饱不可以走车及跳踯。

  不可忍小便因以交接,使人得淋,茎中痛,面失血色者也。有人所怒,血气未定,因以交接,令人发瘫疽。妇人月候未绝而与交,令人成病,得白驳也。

  新沐发讫,勿与当风,勿湿结之,勿以头卧,使人得头眩闷,发颓面肿,齿痛耳聋。

  食毕当漱口数过,令人牙齿不败口香。

  湿衣及汗衣皆不可久著,令人发疮及风痛。勿以浆水漱口,令人口臭,大汗能易者急洗之,不示令人小便不利。春天不薄衣,令人得伤寒、霍乱、不销食、头痛。

  抱朴子曰:或问所谓伤之者岂色欲之问乎?答曰:亦何独斯哉!然长生之要,其在房中。上士知之,可以延年除病,其次不以自伐。若年尚少壮,而知还阴丹以补脑,采七答于长俗者,不服药物而不失一百、二百岁也,但不得仙耳。不得其卫者,古人方之于凌杯之盛汤,羽堂之蓄火也。

  且又才所不逮而因思之者,伤也;叻所不胜而强举之者,伤也;探忧志怒,伤也;悲哀憔悴,伤也;喜乐过度,伤也;急急所欲,伤也;戚戚所患,伤也;久谈言笑,伤也;寝息失时,伤也;挽弓引弩,伤也;耽酒呕吐,伤也;饱食而外,伤也;跳走喘乏,伤也;欢呼哭泣,伤也;阴阳不交,伤也。积伤至尽,尽则早亡,尽则非道也。是#4以养性之方,唾不涎远,行不疾步,耳不极听,目不久视,坐不至疲,立不至疲,卧不至慎,先寒而衣,先热而解。不欲极饥而食,食不可过饱,不欲极渴而饮,饮不欲过多。凡食过多,则结积聚,饮过多,则成痰癖也。不欲甚劳,不欲甚逸,不欲流汗,不欲多唾,不欲奔车走马,不欲极远望,不欲多生玲,不欲饮酒当风,不欲沐浴久之,不欲广志远顾,不欲窥造异巧。冬不欲极温,夏不欲极冻,不欲露外星下,不欲眠中见扇。大寒大热,大风大露,皆不#5欲冒之。五味入口,不欲偏多,故酸多则伤脾,苦多则伤肺,辛多则伤肝,咸多则伤心,甘多则伤肾,此五行自然之理也。

  凡言伤者,亦不便而觉也,谓久则伤寿耳。是以善摄生者,卧起有四时之早晚,兴居有至和之常制,调利筋骨有偃仰之方,杜#6疾闲邪有吞吐之术,流行营卫有补泻之法,节宣劳逸有与夺之要。忍怒以全阴气,抑喜以养阳气。然后先将草木以救亏缺,后服金丹以定无穷。养性之理,尽于此矣。若夫欲快意任怀,自谓达识知命,不泥异端,极情肆力,不营时久者,闻此言也,虽风之过耳,电之经目,不足喻也。虽身枯于留连之中,气绝于绮执之际,而甘心焉,亦安可告之以养性之事哉!匪唯不纳,乃谓谈讹也。而望彼信之,所谓以明鉴给蒙瞽,以丝竹娱聋积者也。

  抱朴子曰:一人之身,一国之象也。胸腹之犹宫室也,四支之列犹郊境也,骨节之分犹百官也,神犹君也,血犹臣也,气犹民也,故能治民则能固也。夫爱其民所以安其国,人爱其黑所以全其身。民散则国亡,气竭则身灭。灭者不可生也,亡者不可存也,是以圣人销未起之患,治未病之疾,医之于无事之前,不追之既逝之后。民难安而易危也,气难清而易浊也,故审威德所以保社稷,割嗜欲所以固血气,然后真一存焉,三七守焉,百病却焉,年寿遐焉。

  每旦初起,面向午,展两手于膝上,心眼观黑入顶,下达涌泉。旦旦如此,名曰送气。常以鼻引黑,口吐气,小微吐之,不得开口,复欲得出气少,入气多。每欲食,先须送入腹。每与食作主人。

  寝不得语,言五藏如钟磬,不悬不可声发。行不得语,欲语须住立乃语。行语令人失气。

  凡人有四正:行正、坐正、立正、言正。

  饥须食,食须饱,饱须行,行作鹅王步,语作含钟声,眠作狮子眠。左胁侧地屈膝也。

  每自咏歌云美食须熟嚼,生食不厅吞。问我居止处,大宅物林村。服息守五脏,气至骨成仙云云。又歌云日食三个毒,不嚼而自消。锦绣为五藏,身着粪扫袍。

  每云人会须守五神,心肺脾肾肝,言最不得浮思,孤房犹独处,心想欲事,大恶起邪。每得至则峻坐。

  久坐立溺,久立坐溺。

  家中有经像者,行来礼拜之,然后拜尊长。日入后不用食,云有鬼魅游其上。

  人每须心不外绿,意在涌泉。

  十日一食葵,葵滑所以通五藏拥气,又是菜之王,不用合心而食,欲食宜去心。

  冬至日正,可语不可言。自言日言,答人曰语。言有人来问则可答,自不可强言也。

  凡人必勿慎之,损人气。

  每冬至北壁下,厚铺草而外,云受元气。

  每至八月一日以后,即微火暖足,勿令下玲。先生意,常欲使黑在下,勿欲泄上。

  春冻未浮,衣欲下厚上薄,养阳收阴,继世长生,养阴收阳则灭门。此其行欲之事。

  每日送气,气通则流利。

  勿食生菜、生米、小豆、陈臭,勿饮浊酒食缅,则塞气死人。

  不用鬼行踏栗,又不用多言笑,不用逢人挽撮。

  睡不厌跟,觉不厌舒。凡人舒而睡,则鬼物得便时,觉时乃可舒耳。

  凡眠#7先外心而后卧眼。

  当熟嚼食,使米脂入肠,勿使酒脂入腹。渐学少咸。

  必不得昼眠,令人失气。

  人无五津五漏,则得仙也。四月、十月,不得入房。阴阳纯凡用事之月。气冬至起于涌泉,足心下是。十一月至膝,十二月至股,正月至腰,名三阳成。二月至膊,三月至项,四月至顶。纯阳用事,阴亦仿此。

  人当食勿烦恼,如食五味,必不得暴瞋,则令人神惊,夜梦飞扬。累数为烦,偃触为恼。

  人外夜当作五复,怕逐更转。

  酒醉勿当风向阳,令人发狂也。

  大小便觉之即行,勿忍之。

  饱食勿入房,日初入后勿入房,亦勿言语读诵,必有读诵,宁待平旦。凡行立坐勿背日月。纵读诵言语,常想声在气海中。脐下是也。

  冬日触玲行,勿大语开口。

  食讫以手摩面腹,令津液流通。

  凡平旦欲得食讫,然后洗梳也。

  夏热常食暖饭,冬长食细米稠粥。

  二月、三月,宜食韭,大益人。

  心常勿外绿,是真人初学道法。若能常如此者,坐于温疫之中无忧疑矣#8。

  常当内视,见五藏如悬钟,了了分明不报也。

  旦起欲得专言善事,不欲先计校钱财。

  睡不厌跟舒#9。

  凡居处不欲得绮美华丽,令人贪婪无厌,祸患之原。但令雅素今洁,兔风雨暑湿为佳。衣服器械,勿用珠玉金宝,增长过失,使人烦恼根深。厨膳勿使脯肉丰盈,恒令俭约。饮食勿多食肉,生百病。恒少食肉,多食饭及蕴菜,每食不用重肉。

  凡心有所爱,不用探爱,心有所僧,不用深僧,并损性伤神。亦不深赞,亦.不深毁,常须运心于物平等,如觉偏颇,寻即改正之。

  居贫勿谓常贫,居富勿谓常富,居贫富之中,怛须守道。勿以贫富易志改性。

  识达道理,似不能言。有大功德,勿自矜伐。

  人年五十,至于百年,美药勿离手,善言勿离口,乱想勿经心。恒以深心#10至诚恭敬于物。慎勿诈善,以悦于心。终身为善,为人所嫌,勿得起恨,当以道德自平其心,勿言行善不得善报,以自怨仇。

  居处勿令心有不足,若有不足,则自抑之,勿令得起。所至之处,得多求则心自疲苦。

  夫人之所以多病,当由不能养性。平康之日,谓言常求,然纵情恣欲,心所忆得,即便为之,不约禁忌,欺买幽明,无所不作,当自思念,探生耿愧,诚勤#11身心,常修善省事。故日善摄生者,常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此十二少者,养性之都契也。多思则神殆,多念则神散,多欲则无智,多事则形劳,多语则气争,多笑则伤藏,多愁则心桥,多乐则意缢,多喜则妄错昏乱,多怒则百脉不定,多好则专迷#12不理,多恶财憔悴无欢。此十二多不除,丧生之本也。唯无多无少者,几于道矣。

  黄帝杂忌法第三

  《要记》曰:一日之忌,暮无饱食;一月之忌,暮无大醉;一岁之忌,暮无远行;终身之忌,暮无燃灯烛行房#13,暮常护气。久视伤血,久外伤气,久立伤骨,久行伤筋,久坐伤肉。咸伤筋,醋伤骨,饱伤肺,饥伤气。

  茅屋漏水堕诸脯肉上,食之成症结病。凡作脯不肯干者,害人也。祭神肉无故自动,食之害人。饮食上有蜂行住,食中必有毒害也。

  一日之忌#14,夜莫饱食;一月之忌,暮莫大醉;一岁之忌,暮莫远行;终身之忌,然灯烛行房。

  触寒来者寒未解,食热食成刺风。饮食竟仰卧,成黑痞,作头风。

  食上不得语,语而食者,常患胸背疼痛。

  热食讫,以冷水、醉浆漱口者,令人口气恒臭,并作芦齿。

  食生肉伤胃,一切肉唯须烂煮,停玲食之。一切湿食及酒水浆临上看不见人物之影者,勿食之,成卒痉。若已食腹胀者,急以药下之。

  诸热食咸物竟,不得饮玲浆水,致失声成尸咽。

  腹内有宿病,勿食陵鲤肉,害人。

  勿饮酒令至醉,即终身百病不除。

  久饮酒者,腐肠烂胃,渍髓蒸筋,伤神损寿。勿食一切脑,大佳。

  丈夫头勿北外,勿当屋梁脊下卧。

  外讫仍勿留灯烛,令人魂魄及六神不安,多愁怨。

  凡墙北勿安状,勿面向北坐,久思不祥起。

  勿怒目久视日月,失明。

  丈夫见十步直墙,勿顺外,风利吹人,发癫及体重。

  凡大汗勿即脱衣,多得偏风,半身不遂。

  夜卧当耳勿有孔,吹耳聋。

  凡远行疲乏来勿入房,久为五劳虚损少子。

  凡放入水则沉者,食之得玲,终身不差。

  人行汗出,勿歧林悬脚,久成血痺腰疼,两足重。

  凡热食汗出勿荡风,发痉头痛,令目涩饶睡。

  凡欲眠勿歌咏,不祥起。眠不大语,损气力。

  凡人头边勿安火炉,日则承火气头重、目晴赤及鼻干。冬日温足冻脑,春秋脑足俱冻,此圣人常法。

  夜卧勿复其头,得长寿。

  凡人魇勿燃#15灯唤之,定魇死不疑,闻唤之,亦不得近而急唤。

  人眠勿以脚悬踏高处,久成肾病及损房足冷。

  若人外讫勿张口,久成销渴及失血色。

  正月寅日,烧白发,吉。凡寅日剪手指甲,午日剪足指甲,又烧白发并吉。

  旦勿瞋患,且下林勿叱叱咄呼,勿恶言,勿举足向火,勿对宠骂晋。夜饮勿过醉饱。勿精思,勿为劳。若事有损,且勿嗟叹,勿唱叫奈何,日请祸。

  勿坚膝坐而交臂膝上。勿令发复面,皆不祥也。

  清旦恒言善事,闻恶事取向来方三唾之,吉。夜恶梦不须说,平旦以水向束方哦之,咒曰:恶梦着草木,好梦成珠玉。即无咎。

  凡上状坐,先脱左足。

  或行或乘马,不用回顾,则神去。

  勿煞龟蛇。

  勿阴雾中远行。

  凡欲行来常存魁歪在头上,所向皆吉。

  若欲征战,存斗柄在前以指敌,吉。

  勿北向大小便,一云向西。勿北唾,犯魁歪神,凶。一云,勿向北冠带,凶。

  勿食父母本命兽肉,令人命不长,凶。勿食己本命兽肉,食之令人魂魄飞扬。

  勿腊日歌葬#16,凶。

  旦起着衣返便著,吉。衣光者,当户三振之,咒,曰:殃去!殃去!吉。

  勿闭塞故井及水渍,令人聋盲。

  凡旦起勿开目洗面,令人目涩失明饶相。

  夫妻不同日沐浴,怛欲晦日浴,朔日沐。

  远行途中触热,逢河水勿洗面,生乌奸。

  炊汤经宿,洗人体成癣,洗面无光,作饭畦疮。

  忍溺不小便者,膝玲成痺疾。忍大便不出,成气痔。小便勿怒,令人两足及膝玲。大便不用呼气及强弩,令人腰疼月涩,宜任之。

  热浴洗头,玲水濯足,作头风,饮水沐发,亦作头风。夜沐发,不食即外,令人心虚饶汗。多梦勿嗽,嗽时病。新汗解勿令玲水洗浴,心胞不能复。

  水银不可近阴,令玉茎销缩,又不得近牙断,肿损落齿。鹿诸二脂亦不得近阴,令人阴痿不起。樊石不炼入药用,破人心肝。小粉不可治寸白,有铅入腹成冷病。

  诸空腹不用见诸臭气尸,入鼻,舌上白起,口中常臭。若欲见尸,先须饮酒,见之能辟毒。

  夏不用屋檐上下露,面皮厚,多成癣,一云面风。

  勿饮深阴地玲水,作疚疟。

  凡遇神庙,慎勿辄入,入必恭敬之吉。不得华#17目恣意顾瞻,当如对严君焉,乃厚其福耳。如其不示,即获其祸。亦不得反首顾视。

  忽见龙蛇,勿兴心惊怪之,亦勿注意瞻视。

  忽见光怪变异之事,即强抑勿怪之,谚曰见怪不怪,其怪自坏也。

  凡见殊妙美女,慎勿熟视,亲而爱之,此当是魑魅之物,使人深爱也。无问空山矿野,稠人广众,皆亦如之,善恶亦勿说。

  妇人月水来,不用食寥及蒜,当为血淋也。

  熊猜二脂不作灯火,姻气入目,光不能远视。

  母相不得堕子眼中,睛即破翳出。

  小儿不用指月,两耳边生疮宜断,名月蚀疮。一切疮著虾蟆末,不畏虫食之。

  产妇不欲见胡臭人,令发肿。

  水有沙虱,勿在中沐浴,害人。

  欲渡水者,随马驴后渡吉。有水弩之处,射人影即死,渡水者先以物打水上,其弩即发,急渡,不伤人。

  山水乌土中有泉者,不可久居,常食作瘦疾,动气增患,病人不可食,多发卒疮。

  诸山有孔,云入采宝唯三月、九月,余月山闭气煞人。人卧,春夏向束,秋冬向西,此为常法。人饥须坐小便,若饱须立小便,慎之无病,除虚损。

  人常须日在巳时食,食讫则不须饮酒,终身不干呕。

  凡养性之道,在于勿泄,则可以长生,此要道也。但能不泄,经五十日,腰脚轻便,眼目精爽,百战不息。

  按摩法第四

  自按摩法

  日三过,一月后百病并除,行及奔马,此是神仙上法。

  一、两手相捉,纽捩如洗手法。

  一、两手浅相叉,翻复向胸。

  一、两手相捉共按陛,左右同。

  一、两手相重按陛,徐徐捩身。

  一、如挽五石力弓,左右同。

  一、作拳向前筑,左右同。

  一、如拓石法,左右同。

  一、以拳顿,此开胸,左右同。

  一、两手抱头,宛转陛上,此是抽胁法。

  一、两手据地,缩身曲脊,向上三举。

  一、大坐斜身,偏歌如排山,左右同。

  一、以手槌背上,左右同。

  一、大坐申脚,即以一脚向前虚掣,左右同。#18

  一不两手据地回顾#19 ,此名虎视法,左右同。

  一、立地,两手着地,反拗三举。

  一、两手急相叉,以脚踏手中,左右同。

  一、起立,以脚前后踏,左右同。

  一、大坐申脚,用当相交,手勾所申脚著膝上,以手按之,左右同。

  凡一十八势,但老人日若能依此法三遍者,如常补益,延年续命,百病皆除,能食,眼明轻健,不复疲乏。

  老子按摩法

  两手捺陛,左右捩身,各二十遍。

  两手捺陛,左右纽肩,亦二十遍。

  两手抱头,左右纽身,二十遍。左右跳头,二过。

  一手抱头,一手托膝,三折,左右同。

  两手拓头,三举之。

  一手拓膝,一手拓头,从下至上,三过,左右同。

  两手攀头,下向三顿之。

  两手相捉头上过,左右亦三遍。

  两手相叉拓心,前推#20却挽,亦三过,左右亦三遍。

  两手相反拓著心,亦三遍。

  曲腕策肋肘,左右亦三过#21 。

  反手著膝上挽肘,复手著膝上挽肘,左右各三遍。

  舒手挽项,左右三过。

  左右手拔前后,各三过。

  手摸肩从上至下,使三过,左右亦示。

  两手空拳,筑三过。

  外振手三遍,内振手三遍,复振手亦三过,却摇手亦三过。

  摩纽#22指三过。两手反摇三过。两手上耸亦三过。

  两手下顿亦三过。

  两手相叉反头上,反复各七遍。

  两手反叉,上下扭肘无数。单用十手也。

  两手相、叉头上过,左右申肋十遍。

  两手拳反背上,掘脊上下,亦三过。掘者,揩也。

  两手反捉,上下直脊三遍。

  复手振,仰手振,各三。

  复掌曲肘锅腕,内外振,各三遍。

  复掌前后耸三过。

  复掌两手相交横三遍。

  复手横直耸三遍。若有手患冷者,耸#23 上打至下,得热便休。

  舒左脚,右手承之。

  左手捺脚,耸上至下,直脚三遍,左手捺脚亦示。

  前却抑足三遍。

  左捩右捩足三遍,前捩却捩三遍,直脚三遍。

  扭陛三遍。

  内外振脚三遍。若有脚冷者,打热便休。

  扭陛以意多少,顿肚三遍。

  前直肚三遍,却直肚亦三遍甲虎据,左右扭肩三遍。

  推天拓天,左右各三度。

  左右排山、负山、拔树,各三度。

  舒两手直,并顿申手三遍。

  舒两手,舒两膝,亦三过。

  舒两脚直,反摇头顿伸,左右扭腰三遍。

  拔内脊外脊各三过。

  用气法第五

  每日一夕,旦夕者,是阴阳转换之时。凡旦夕五更初,暖#24 炁至,频申眠开目,是上生气至,名日阳息而阴消;暮日入后,冷炁至,栗栗然,时乃坐睡倒时,是下生气至,名日阳消而阴息。暮日入后,冷气常出入。天地日月,山川河海,人畜草木,一切万物体中,代谢往来,无一时休息。一进一退,如昼夜之更迭,如河海水之潮汐,是天地消息之道也。面向午,展两手于膝上,徐徐授捺支节,口吐浊气,鼻引清气,凡吐去故炁,亦名死炁。纳者,纳取新炁,亦名生炁。故老子经云:玄牝之门,天地之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言口是天地之门,可以出纳阴阳死生之炁也。良久,徐徐乃以手左拓右拓,上拓下拓,前拓后拓,瞋目张口,仰头拔耳,挽发捩腰,咳嗽发阳震动,双作只作,反手为之。然后掣足仰展,数八十、九十而止。仰下徐徐定心,作内观之法。想见空中太和元气,渐下入毛际,渐渐入顶,如雨晴云入山,入皮入肉,至骨至脑,渐渐下入腹中,四支五藏,皆受其润,如水渗入地,若彻则觉腹中有声汨汨然。意专思存,不得外绿,斯须则元气达于气海,须臾则自达于涌泉,若彻则觉身体振动,两脚蜷屈,亦令林坐有声拉拉然,则名一通。一通两通,乃至日别得三通五通,则觉身体润泽,面色光泽,肤毛润悦,耳目精明,令人食美力健,百病皆去。五年十岁,长存不忘,得满千万通,则去仙不远矣。

  调气法

  彭祖曰,和神导气之#25 道,当得密室闭户,安林暖席,枕高二寸半,正身偃外,冥目闭炁于胸膈中,以鸿毛著鼻上而不动,经三百息,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心无所思,如此则寒暑不为害,蜂姜不能毒,寿三百六十岁,此邻于真人也。

  彭祖曰,道不在烦,但能不思衣食,不思声色,不思胜负,不思曲直,不思得失,不思荣辱,心无烦,形勿极,而兼之导引行气不已,亦可长生,千岁不死。凡人不可无思,当以渐遣除之。人身虚无,但有游炁,炁息得理,即百病不生。若消息失宜,即诸病竞起。故善摄养者,须知调气方焉。

  调气方

  治万病大患,百日生眉鬓也,余者不足言。凡调炁之法,夜半后,日中前,气生得调;日中后,夜半前,气死不得调。调气时仰外,将铺厚软,枕高下共身平,舒手展两脚,两手握大母指节,去身四五寸,两脚相去四五寸,引气从鼻入足,即停止,有力更取,久住气闷,从口细细吐出尽,还从鼻细细引入,出气一准前法。

  若患寒热及卒患瘫肿,不问日中后,患未发前一食问即调。如其不得好差,明日依前式更调之。

  若患心冷病,气即呼出。

  若热病,气即吹出。

  若肝病,即嘘出。

  若肺病,即呵出。

  若脾病,即嘻出。

  若肾病,即咽出。

  夜半后八十一,鹦呜前七十二,平旦六十三,日出五十四,食时四十五,巳时三十六。欲作此法,先左右导引三百六十遍。

  治病有四:一冷、二症、三风、四热。右若有患者,安心此法,无有不差也。

  凡百病不离五藏,事须识其相类,善以知之。

  心藏病者,体冷热。相法,心色赤,患者梦中见人者,赤衣赤刀,杖火怖人。治之法,用呼吹二气,属心,呼治冷,吹治热。

  肺藏病者,体胸背满胀,四肢烦问。相法,肺色日,患者喜梦见美女美男诈附人,共相抱持,或作父母兄弟妻子。治法,用嘘黑出。

  肝藏病者,愁忧不乐,悲思不喜,头眼疼。相法,肝色青,梦见人著青衣,持青杖,或狮子虎狼来恐怖人。治法,用呵黑出。

  脾藏病者,体上游风习习,痛闷疼。相法,脾色黄,通土色,或#26 作小儿击历人取犹人,或如游风团孪转。治法,用唏气出。

  肾病者,体冷而阴衰。相法,肾色黑者,梦见黑衣持黑杖怖人。治法,用咽气出之。

  凡用大呼三十遍,细呼十遍。呼法,鼻中引气入,口中出吐气,当令声相逐,呼字而吐之。热病者,用大吹五十遍,细吹十遍。吹物之法,吹当使字气声似字。心闷者,用大#27嘘三十遍,细嘘十遍。肝病者,用大呵三十遍,细呵十遍。心病者,用大唏三十遍,细唏十遍。有冷者,用大咽五十遍,细咽三十遍。

  此十二种调气法,若有病者,依此法恭敬用心,无有不差。皆须左右导引三百六十遍,乃为之。

  居处法第六

  凡人居止之室,必须固密,勿令有细隙,致有风气得入,久居不觉,使人中风。古来忽有得偏风者,四肢不遂,或角弓反张,或失音不能语者,皆由忍此耳。身既得风,众病总集,邪鬼得便,遭此致卒者,十中有九,是以大须周密。

  凡在家及行卒逢大飘风、暴雨、大雾者,此皆是诸龙鬼神行动经过所致,宜入室门户,烧香静坐,安心以避,待过后乃出,不示损人,或时虽未有,若于后不佳。

  居家不欲数沐浴,浴必须密室之内,不得大热,亦不得大冷,大热大冷,皆生百病。冬浴必不得使汗出霖,沐浴后不得触风玲。饥忌浴,饱忌沐。浴讫须进少许食饮乃出。觉室有风,勿强忍,勿反坐,须起避之。

  凡居家当诚勒内外长幼,有不快者,即须早道,勿使隐忍,以为无苦,过时不知,便为重病,遂成不救。小有不好,即须按摩授捺,令百节通利,泄其邪弄也。

  凡人无问有事无事,恒须日别一度遣人蹋脊背,反四肢头顶,若令熟蹋,即风气时行不能著人。此大要妙,不可具论。

  凡人居家及远行,随身恒有熟艾一胜,备急丸、辟鬼丸、生肌药、甘湿药、丁肿药#28、水银、大黄、芒硝、甘草、干姜、桂心、蜀椒,不能更畜余药。此等恒有,不可阙少,及一两卷《百一随身备急药方》,并带避毒蛇、蜂竭、蛊毒药随身也。

  凡人自觉十日已上康健,即须灸三数穴,以泄风气为佳,勿以康健谓之常然,恒须安不忘危,豫防诸患。灸当辟人神。

  凡畜手力细累,每春秋皆与一服转泻药一度,则不中天#29行时气。

  黄帝问于岐伯曰:风之伤人,或为热中,或为寒中,或为厉风,或为偏枯,或为则风。故以春甲乙伤于风者,为肝风;夏丙丁伤于风者,为心风;以四季戊己伤于风者,为脾风;以秋庚辛伤于风者,为肺风;以冬壬癸中于风者,为肾风。风气中五藏六府之俞,亦为藏府之风,各入其门户,所中则为偏风,风气循风府而上,则为脑风,入头则为目风眼寒。饮酒中风则为伤风,入房汗出中风,则为内风。新沐中风,则为首风。久风入房,则为伤风抢泄。水在胜裹,则为泄风。故风者,百病之长也。至其变化为他病,无常方,然故有风气焉。

  春之三月,此谓发冻#30,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外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煞,与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也,养生之道。逆之伤于肝,为#31寒变,奉生#32者少。

  夏三月,此谓播#33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夜卧晚#34起,毋厌于日,使志毋怒,使华英成秀,使气泄,所爱在外,此夏气之应也,养生之道。逆之则伤心,秋为疚疟,则奉长#35者少,冬重病。

  秋之三月,此谓审平#36,天气以急,地气以明,早外早起,与鹦俱兴,使志安宁,以缓秋形#37,收敛神气,使秋气平,毋外其志,使肺气精#38,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逆之则伤肺,早#39,为飧泄,则奉养#40者少。

  冬之三月,此谓阴气闭藏,水冻地拆,无损乎阳明,起早卧晚,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有私意,已有得#41,去寒就暖,毋泄皮肤,使气极,此冬之应也,养生之道。逆之则伤肾,春为萎厥,则奉生者少。

  天有四时五行,以生寒暑燥湿,人有五藏,以生喜怒悲乐,有恐惧。故喜怒伤气,寒暑伤形。故曰喜怒不节,寒暑过度,生乃不固。重阴必阳生,重阳必阴生。故日冬伤于寒,春必病温;春伤于风,夏必飧泄;夏伤于暑,秋必疗疟;秋伤于湿,冬必咳嗽。此四时摄养,故得免其夭枉也。

  太清道林摄生论竟

  #1渴:原作‘饥’,据《千金》改。

  #2莫:通‘暮’。

  #3莫:原作‘直’据《千金》改。

  #4是.原夺,据《千金》补。

  #5不:原夺,据《千金》补。

  #6杜:原误作‘壮’,据《千金》改。

  #7眠:原误作‘舒’,据《千金》改。

  #8无忧疑矣:此四字原夺,据《千金》补。

  #9睡不厌众舒:此句疑为衍文。

  #10心:原夺,据《千金》补。

  #11诚勤:《千金》作‘诚勒’。

  #12迷:原作‘述’,据《千金》改。

  #13暮无燃灯烛行房:此句原夺,据《千金》补。

  #14一日之忌:此下至门然灯烛行房’,疑为衍文。

  #15燃:原误作‘灯’,据《千金》改。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2: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