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又曰:三天玉童带九天之章。

  又曰:高上虚皇君佩丹皇玉章。

  又曰:玉真九天丈人佩九元通真之策。

  又曰:紫灵皇上元皇佩封灵召真玉策,带流光凤章。

  又曰:上皇玉虚君佩丹文紫绶。

  又曰:三元大明上皇君带神虎紫章。

  又曰:皇上万始先生佩金虎凤文,带丹皇紫章。

  又曰:皇上帝君带神虎玉章。

  又曰:上极紫皇君佩六山玉带,神精交蛇之章绶。

  《太霄琅书》曰:太微天帝君以紫简结紫度经篇目也。

  又曰:有帝章之印。

  又曰:琼文帝章当刻书枣心之木,受于绝巖之中。

  又曰:太霄琅书乃九天飞霄之典琼,文帝章乃上文也,并以元始生于自然空洞之中,灵皇玉帝受于九玄,铸金为简,刻玉结篇,金缕玉字,以明宝文祕于九天之上。

  《洞神经》曰:有三都印、三皇印、九天印钜天下。

  又曰:有三皇玉券,一名金契。

  又曰:受三皇法须玉简,长一尺二寸,广一寸,厚三分。无者槿桐准也。

  又曰:通谒三皇之简,以青玉作之,赤金为字。

  《金根经》曰:金简玉札出自大上灵都之宫,书以朱文,编以朱绳。

  又曰:有神华玉门真人投金简之处。

  又曰:领仙玉郎赍金简紫籍,来于东华青宫校定玉名。

  又曰:玉皇刻降丹精、玉芝、金玺、凤章也。玉宝青宫之内,有金章凤玺。

  又曰:青宫北殿上有金章、凤玺,真人得之。

  又曰:青宫之内北殿上有仙格金架也,格上有学仙簿箓及玄名,年月深浅。金简玉札有十万篇,领仙玉郎之典也。

  又曰:青官无金简之箓,玉格无玄编之名,神经亦不可得披。

  《大洞玉经》曰:读玄一洞经者,神台刊名于福连之简。太上金简玉札名为福连之书也。

  又曰:真阳者上清之宫名,福连之简刊其内。

  《五符经》曰:真一食五牙天文,西母刻以黄金之札封以丹芝光草,印以太上中章。

  《茅君内传》曰:茅盈在恒山内,梦太玄玉女把玉札携之。

  又曰:天上道君有玉舆凤玺。

  又曰:太元真人有一人带录章囊,又一人带绣章囊,一人带锦囊书。

  《金真玉光经》曰:有昭灵之章,保生玉章。

  又曰:此经高妙,众经之尊;总御万真,匡御群仙;玄符流映,洞明紫晨;祕于九天之宫,铸金为简,以撰灵文;刻玉丹书八,明其篇也。

  又《灵宝自然经》曰:太上诸仙真以黄金为简,丹玉书之。又太真科以玉牒金书七宝为简玉帝。

  《七圣玄纪》曰:刻以白银之简,结以飞青之文。

  又曰:广灵之堂,回天九霄白简青线刻其内。

  《太真科》曰:丹简者,以朱漆简明火立阳也。墨箓者,以墨书文,明水主阴人学长生,故名丹简、墨箓,祕不妄传。

  又曰:天皇执飞仙玉策;人皇执上皇保命玉策;地皇执元皇定箓之策。

  《三华宝曜内真上经》曰:太帝灵都宫中有二十四万上真仙人,皆铸金为简,白银结编,紫华书文,诵咏此篇。

  《三天正法 曰:三天九微玄都大真灵录者,祕在太上灵都之宫,刻以紫玉为简,黄金为文,付五老上真仙都左公,封以紫蕊玉笈,盛以云锦之囊。

  《南岳夫人内传》曰:白简素线,以白玉为简,以青玉为字,故谓之白简青录,皆记得道之人名姓。

  《道学传》曰:金简有王元规之笔迹。

  《太上素经》曰:凡受太上黄素经者,传盟用玉札一枚,长一尺五分,广一寸四分。

  又云:有三元秀简。

  《真诰》曰:清虚真人诣三元君受玉玺金真。

  《龟山元箓》曰:丹文紫章,神虎玉章,七元交光之章,流金紫章,太上命神之章,夜光宝章,九色离罗之章。

  《灵书紫文经》曰:灵书紫文上经刻以紫玉为简,青金为文。

  《黄箓简文经》曰:投金龙一枚,丹书玉札青丝缠之。以关灵五帝升度之信封于绝巖之中,一依旧法。

  又曰:丹书玉札,一枚金龙,一以青丝击石沉三河,以关水帝升度之信,一依玉诀旧文。

  《太洞玉经》曰:太上经简玉札,名为福连之书。

  又曰:太上书以彤玉之札,则玉映之堂可见,四明之门可入也。

  《后圣道君列纪》曰:刻以紫玉为简,青金为文,龟母按笔,真童拂筵,玉童结编,名之日灵书。

  《龙飞尺素隐诀》曰:太微天帝君命羽仙侍郎捧金按以请飞行羽章。

  《太一洞真玄经》曰:白元司命五人,朱衣绛巾,各捧一白玉案,上有所主简。

  《紫度炎光经》曰:龟母捧笔,太一拂筵,天妃侍香,玉笔结纶,以白玉为简,金书保仙上符仙都也。左公封以玉笈云锦之囊。

  《变化经》曰:金光立空之案云:锦之囊封九赤斑符于玄元之中,南极长生司命君得之。

  《玉珮金珰上经》曰:九老仙都捧金精立空之案,上请宝文以授众真。

  《空洞灵章经》曰:白简度品,青箓定仙。

  《太元上上经 曰:非有琼箓玉名刻简三清者,不得金虎内符。

  《灵书经》曰:东方九气天中灵宝度命品章,出自元始束华青童君,封之青玉宝函之中,印以元始九气之章。

  《神仙中经》曰:老子度关时,为尹喜著五千言,解五十五章,是手所书也。能行此道,知元气、父母、天地之先,不知此者,徒自苦耳。太微天帝君以紫简注紫度炎光经篇目,金简书其正文,玄章在焉。

  《玉皇谱录》曰:高上众真,结自然之章。

  《金玄羽章经》曰:玉清八景隐书金玄内文生于元始之先,即天之书也,以威百神诸天。

  《内音经》曰:天有飞玄自然之气,合和五音以成天中无量洞章。

  《赤书玉诀上》曰:无始灵宝告水帝削除罪简,上闻九天金龙驿传在朱书银木简,以投三河之渊。初用金钮九双,连简沉之于清泠之泉,埋本命之岳,三官九府,书人功过,其理甚明。

  《隐元内文经》曰:青童君延万帝于曲宇,讲宝诀之妙章。

  《洞真经》曰:六层玉台在九天图之上,台上有金简玉札及紫凤丹章十万篇。太上真文玉郎典之。

  《玉光八景经》曰:玉宝台太空之章封其内。

  《飞行羽经》曰:上皇九转之道绛简紫书,祕于紫天元台。

  《二十四生图》曰:披九光玉蕴,出金书紫字玉文丹章三部,八景二十四生图,置白玉案上。

  《灵宝隐书》曰:玉诞者,昙誓天十都名也。上有大洞之章,紫书玉字,焕乎上清。

  《玉京山斋》曰:诸高仙真人人会太上玄都,披空洞歌章。

  《灵书经》曰:东方九气天中,灵书度命品章出自天元始,东华青宫、青童君封之,青玉宝函之中,印以元始九气之章。又南方三气丹天灵书度命玉章出自元始,朱陵上宫、南极上元君封之,赤玉宝函之中,印以太丹三气之章。又西方七气天中,灵书度命玉章出自元始,西华宫中金母封之白玉宝函之中,印以太素七气之章。又云北方五气天灵书度命玉章,出自元始,北

  上宫中玉晨君封之,玄玉变之中,印以太玄五气之章。

  《三元布经》曰:高上三元经者,乃三清真书也。上真玉捡飞空之篇,上元捡天大箓,中元捡仙真书,下元捡地玉文,如是宝篇高上皆刻金丹书,盛以自然云锦囊,封以三元宝神之章,藏于九天之上,大有之宫,金台玉室,九曲丹房。

  《灵宝赤书》曰:元始命太真按笔,玉妃拂筵,铸金为简,刻书玉篇,五老赏箓,祕于九天灵都之宫。

  《回天九霄经》曰:于是大一拂筵,天妃侍香,玉华执巾丹书紫字,刻于白金,隐起灵颜,结于玉篇,题以青箓得道之名,龙景九文。

  《紫凤赤书经》曰:太上命太极真人授以玉简金书宝洞飞霄绝玄之章。

  《玉帝玄记》曰:中皇元年九月七日,七圣斋灵清长宫记其得道之篇,刻以白银之简,藏于云锦之囊,封以启命之章,付以五老仙都,左公掌录琼宫。

  又曰:古空洞之中,有回天上文,四司所保,五帝所诠,七圣定简,举形合先。

  《大有经》曰:太上玉章,刻玉为简,总御万真。

  《真经》曰:东方岁星,青帝勾芒,佩通明之印;南方荧惑,赤帝太昊,佩太阳之印;西方太白,白帝少吴,佩通阴之印;北方辰星,黑帝颛顼,佩通神之印;中央镇星,大帝文昌,佩方神之印。

  《本际经》曰:有十二法印。

  《紫书金根经》曰:有青精玉玺。

  《金房上经》曰:大帝灵神都官中,有金房度命延年之诀,铸金为简,刻白银之编,紫笔书文。

  《消魔经》曰:发九天之朱匮,望上清之琼札。玄书既刻于玉章,绛名始刊于灵阙。

  《大洞真经》曰:八景玉箓,藏于太素瑶台,玄云羽室,封以郁森之笈,玉清三元之章。简札品曰青童君,曰无金简者,银木亦可当也。无玉札者,桐木亦可当,但令精好也。真理无有间节,当取札于云锦之囊。此上真之至号,玉帝之灵篇也。

  《上清九真中经内诀》有玄灵元君宝祕奔日月之玉章。

  《神州七变经》曰:大阴玉晨,九天真妃,紫晨君受流精飞景宝章。

  《太清中经》曰:有天一八极玺。

  《龟山元条》曰:有流金凤玺。

  又曰:天皇太帝遣绣衣使者冷广子期授茅盈以神玺玉章金阙,圣君命太极真人使正一上玄玉郎王忠鲍兵等与茅盈佩玺。

  《太上飞行羽经》曰:太真丈人衣九色飞云曜光羽章。

  《灵飞六甲经》曰:玉真青君带流金凤章,太上九赤斑符。

  《五帝内真经》曰:封灵制魔之章,黄神中皇之章。

  《三皇经》曰:三皇自然之文,皆以金玉为用。天皇所授,玄玉为简,青玉为文;地皇所授,黄玉为简,白玉为文,缀以金钩,联以金铄,置以玉案复以珠巾、宝盖、珍林,安之青宫,闭之紫阁,芬以五香,侍以十华也。

  《神州七转七变经》曰:流金凤玺紫宸,上皇先生所佩。

  《三皇序目》曰:九天印文以召九天校事也。

  《上清变化经》曰:高上虚皇君佩丹皇玉章。

  又云:三元大明上皇君带神虎紫章。又有皇上帝君佩金虎凤文,带神虎玉章。

  又曰:九霄真玉佩金凤玺。

  《历藏经》曰:天王侯带紫绶金印。

  《五岳真图》曰:太山君佩通阳大明之印;衡山君佩夜光天真之印;嵩山君佩神宗阳和之印;华山君佩开天通真之印;恒山君佩长津悟真之印;青城丈人佩三庭之印。

  《后圣列纪》曰:紫微、上真、天帝、玉清君遣八景琼舆来迎圣君,以登上清宫,赐蕊刚丹玉凤玺。

  《后圣九玄道君列纪》曰:太阴法有死生,有黑箓白簿,真青丹编简,受生先后之相次也。

  《后圣道君列纪》曰:玉清.君赐道君玉凤需

  《飞行三界经》曰:下有太一紫绶金印,威喜天帝信玺,修灵宝飞行三界之道,真人所佩。

  《五称符上经》曰:五星通灵之印,印五星灵符。

  《道学传》曰:吴王阖问得真文不解,封以黄金之检,印以玉皇之章,以问鲁大夫孔子。

  又曰:禹封五符以金英之函,检以玄都之印。

  《神仙传》曰:卫叔卿语其子度世云:可于室西北桂下取我仙方,按而服之,令人长生。度世握得玉函,封以飞仙之印,取按之服五色灵母,仙去。

  《北帝经》曰:邓都祕印用救世问,摄制鬼神。

  《集仙箓》曰:杜兰香,女仙也,于洞庭包山降张硕家。硕盖修道者也。授以飞化之道,留玉简玉唾盂。又资黄麟羽被,此上仙之所服,非洞天之所有也。

  道部十八竟

  道部十九

  几案

  《十洲记》曰:瀛洲金峦观中,有青离玉几,复以云执之素,刻水碧为倒龙之豚。

  《玉光八景经》曰:众真宴礼,大帝屈节于几前。

  《太一洞真玄经》曰:太微紫房中有一童子,名于景精,字会元。当帝君之前,捧赤玉案,上有所主命籍。

  又曰:太一、公子、白元、司命、桃君五人皆著朱衣绛巾,各捧一白玉案,上有所主简。

  《玉清隐书》曰:太微天帝君进拜于帝皇之几。又曰:上皇帝君乃推几偃咏,虚眺太空,吟玉清之隐书,歌元景之灵章,扬音霞际清微玉根。

  《太洞经》曰:太微小童五符命籍捧持玉案,帝君所临,主通诸神。

  《变化经》曰:有金光立空之案。

  又曰:元始拊几,高咏啸朗太空。

  《玉珮金珰上经》曰:九老仙都捧金精之案,上请宝文以授众真也。

  《洞神经》曰:拂拭几案,置经于前也。

  《像名经》曰:东方上尊托七宝凤文之曲几,敷说道要真经。

  《法输经》曰:三真立空之案,以七宝悬复经上。

  《众篇经》曰:元始上尊凝真遐想,抚几高抗,命召五帝,论定阴阳,推数劫会,移校河源,检箓天度。

  《洞神经》曰:有局脚案以置经符也。

  《太上黄素经》曰:凡修受大洞真经雌一奇文者,恒置经于几格洁静之处。

  《九幽经》曰:帝尊在九清妙境三元宫中,御三气之华宝,云玉座总校图箓拔济诸苦。

  《二十四生图》曰:披九光玉蕴,出金书紫字玉文丹章三部。

  《八景二十四生图》盛以白玉立空之按,九色之中,飞文锦盖,悬复经上。

  《龙飞尺素隐诀》曰:太微天帝君命羽仙侍郎捧金案,以请飞行羽章也。

  《上清真文王经朝文》曰:有流明大灵侍言玉案十二枚。

  《文始内传》曰:诸天各奉莲华座以宝盖复之。

  《神仙传》曰:黄老遣仙官玉女持金案玉杯,盛药以赐沈羲。

  又曰:淮南王为八公进金玉之几,执门弟子之礼。

  《四极科》曰:凡宝经之具几案,巾秩不可妄借于人。

  《太玄经》曰:老子传授经戒箓仪注诀曰:以局脚小案,置经䌽巾复上。

  《洞真玄经》曰:太一洞真玄经者别为囊笈,封以宝器,盛之几上。

  《无量经》曰:太上座高三丈,又于紫台之宫,布一高座六尺。

  《金真玉光经》曰:九天之帝施玉几`金肺。

  《山海经》曰:西母悌几,戴胜悌托也。戴者,戴其玉胜也。

  他说西母头类戴胜,甚失之。

  《本际经》曰:元始上尊在长乐舍宝饰高座,虽有座形,不障于物,人所往来,亦无隔碍。复有小琉璃座。行列两边,悉高五尺。

  《茅君内传》曰:白玉龟山连玉林帐,西母处之。

  《太上黄素方》曰:青精执在紫巫之山,化王之室,内有玉案也。

  《洞真七圣玄记》曰:左仙上疏九天帝王七圣几下。

  《飞行羽经》曰:修存三一道法,坐金状玉几,金炉玉匕。

  《太真人诗》曰:太微启玉案。

  《列仙传》曰:太室山中,有地仙那疏卧状几案。

  《真诰》曰:鹿迹山中,有绝洞,洞中自有石林、石榻、曲夹。

  舆辈

  《太上飞行羽书》曰:玉清则上清之高真,上清则太清之高神,太清则飞仙之高灵。凡行玉清之道,出则诸天侍卫,建七色之节,驾紫云轩,十二玉轮,六师启路,飞龙翼辕行。上清之道,出则五帝侍卫,建紫毛之节,驾飞云丹车,位准上清,左右仙卿行。太清之道,出则五帝侍卫,建五色之节,驾龙舆白虬,启道太极叅轩。

  又曰:王总真为茅盈,召朱冠使者二人,乘流景之舆。苍蛇把绿节,仗琼竿羽旄,横日朱云翳景。使者并绣衣,芙蓉冠,持紫素之书各百字,以付茅盈二弟固衷。是以固有地真上仙定箓神君之号,衷有司三官保命仙君之位,各依紫素之命,封往所任神宫上府,亦随事而资给二君焉。汉平帝元寿二年八月己酉,南岳真人、西城王君、龟山王母、方诸青童君并乘绿景之舆,驾神虎之軿,同造茅盈于句曲之山,金坛之阴。

  又曰:飞仙祕道,招五辰之晨,常能行之。十五年则南极老人、丹陵上真迎以绿云之辈;西极老人、素灵子期迎以黄之车;北极老人、玄上仙皇迎以玄景之龙;东极老人、扶阳公子迎以青軿之辇;中元老人、上玄子迎以曲晨之盖。五老会合,俱升紫虚,此五老盖五星之真人也,非如裴君星中五帝之公文,异乎云牙五方之老上学之法。顺之者,飞仙也。

  又曰:八道祕言者,道有八条,其言高妙,闲心静室,廖郎虚真,亦将得见丹景之气,三素飞云,八舆朱辇,紫霞琼轮,上清静陌回辔,三元高皇秉节,灵童攀辕,太素拥盖,南极临轩。于是瞑光外映象烛,太虚子能见之不烦,凝霜濯华,玄腴金丹也。一道祕言曰:以八节日清朝北望,清朝小早于清旦也。有紫绿白云者,是为三元君三素飞云也。其时三元君乘八舆,上

  诣天帝玉清君也。子候见当再拜,自陈乞侍轮毂。二道祕言曰:以八节日夜半东北望,有玄青黄云者,是为太极天帝君乘八景之舆,上诣高上玉皇。三道祕言曰:以甲子上旬戊辰己巳之日清旦西北望,有紫青黄云者,是为太极真君三素云也。其时太极真君及上真人乘玄景绿舆上诣紫微宫。四道祕言曰:以甲戌上旬戊寅、己卯之日清旦东南望,有赤白青云者,是为扶桑太帝君三素云也。其时扶桑太帝君乘光明八道之辇,上诣紫微宫。五道祕言曰:以甲申上旬戊子、己丑之日清旦正西望,见白赤紫云者,是为太素上真白帝君三素云也。其时太素上真人白帝君乘脩条玉辇,上诣玉天玄皇高真也。六道祕言日:甲午上旬戊戌、己亥之日清旦正南望,有青赤黄云者,是为南极上真赤帝君,其时乘绛琳碧辇上诣阆风台。七道祕言曰:以甲辰上旬戊申、已酉之日清旦西南望,见绿紫青云者,是为上清真人。时乘玄景八光丹辇,上诣高上天帝。八道祕言曰:以甲寅上旬戊午、己未之日清旦正东望,有朱碧黄云者,是太虚上真人。其时乘徘徊玉舆上诣大帝君。八节日见三素云者,紫云在上,绿云次之,白云在下,共相沓也。子谨视之。

  《移度经》曰:真皇叅驾黄霞,周行四方,飞盖绿耕,上造金阙。

  《灵宝赤书》曰:诣天真人乘碧霞玉舆。

  《太洞真经》曰:太上乘一景之舆,受九晖太晨隐符。

  《上清隐书龙文经》曰:王母乘九盖华舆,众真侍卫。

  《紫文经》曰:方诸束玄东海青童大君,斋戒于丹阙黄房之内,三年乘碧云舆。

  《太元真人传》曰:有班龙之舆。

  《金真玉光经》曰:有玉辇,又上清三天列纪,有紫辇。

  《太洞玉经》曰:青童君乘雕玉之軿,司禁真伯乘日月之軿。

  又曰:太极元君乘陵羽之车。

  《太上经》曰:有白鸾之车。

  《茅君内传》曰:束海青童君乘车。

  《葛玄传》曰:鹤呜山石室中设自然座,有金华盖。

  又曰:五帝真人并乘八景玉舆。

  《二十四生图经》曰:后圣李君游西河,历观八方。值元始乘八景玉舆驾玄龙而来,李君问天书玉字未究妙章。元始俾极道真,于是吐洞玄内观玉符以授之。

  《变化经》曰:景舆丹軿紫轩九天帝王所乘也。

  《上清诀》曰:玄母乘三素之舆。

  又曰:元父所控赤羽飞车,左御绛鸾,右驾紫凤。

  《尸素诀》曰:太微天帝君登白鸾之车,驾黑羽之凤,游碧水之境。

  《大洞玉经》曰:皇上帝乘明玉之轮,转宴于日中矣。

  《茅君内传》曰:无上道君成给八景琼舆,凤玺金真,曲晨飞盖。

  又曰:青华小童道君乘碧霞之舆。

  又曰:上真君赤帝乘绛琳碧辇。

  又曰:太清真君乘青龙紫羽盖。

  又曰:太元真人杖紫云之节,乘班龙之舆,白虎之耕,曲晨宝盖。

  又曰:太素真君乘虎旗虎辇,金盖玉轮,仗九色之节,出入太清。

  《金真上光经》曰:太上大道君乘琼舆碧辇,和太道君乘白云之车。

  又云:玄和道君,縿驾玄龙。

  《太洞玉经》曰:八皇老君乘黄琅之车,把紫凤之节,入太老之室。万华先生乘三素之景羽明之軿,宴寝万乘之室。

  《八素章》曰:四老回锦軿,万仙朝帝房。

  《茅君内传》曰:朱官使者驾苍此,把绿杖。

  《真诰》曰:紫元夫人乘羽宝云车,驾九龙,女骑九千,披锦服,青羽裙。

  《自然经》曰:龙辔昂昂,云盖巍巍;仙童玉女,与我升龙。

  《太上真经》曰:东方青帝,九龙云舆。

  《空洞经》曰:元始天尊从诸天人并乘玉辇琼轮。

  《元始五老赤书玉篇真文序》曰:太上道君十方至真,乘五色玉轮,九色龙;妙行真人乘象云玉辇,上诣玉都;中极真人常乘象轮车;上飞真人常乘九色龙游玉清云中;飞天之神乘碧霞之辇,游于玉隆之天;黑帝君乘四景之舆。

  《三元布经》曰:元始上尊乘紫辇。

  《茅君内传》曰:王君乘九盖之辇。

  《洞天经》曰:灵景道君乘赤云车。

  《太上飞行羽经》曰:中和之真驾锦舆。

  《茅君内传》曰:王母乘绿景舆。

  《玉光八景经》曰:东方始景道君乘青云之车,驾苍龙。

  又曰:南方玄景道君乘五色云车,驾凤皇。

  又曰:南方灵景道君乘赤云车;西南方元景道君乘紫云车,驾六龙;西方明景道君乘白云车,驾白虎;北方玄和道君乘珠玉之车。

  《金根经》曰:玉帝君乘碧霞九凤飞行之舆。

  《玉清隐书》曰:太微君登八琼之飞天之神乘辇,倾盖霞城。

  又曰:东北方道君葛献乘八舆飞龟车,下治人泥丸宫。

  《登真隐诀》 曰:太元真人乘白虎舆,有八色云軿。

  《真诰》曰:仙人许玉斧乘一新青犊车。

  又曰:王眉寿小妹中候夫人,乘白牛车。

  《上清九真中经内诀》曰:南极老人丹陵上真迎以绿云之舆盖;西极老人素灵于斯迎以黄车;人元老人中央上玄迎以曲晨之益;五老一合俱升紫灵。

  《王君传》曰:王君乘虎辇,金盖玉轮,出入上清,受事太素。

  《南岳魏夫人传》曰:夫人乘虎辇玉舆隐输之车。

  《真诰》曰:南岳夫人驾九盖之軿。

  《 搜神记》 曰:玉女成智琼驾辎軿车,从八婢。

  阙

  《五符经》曰:钟止上有金台七宝,紫阙元气之所舍,天帝君所治处也。

  殿

  《太洞玉经》曰:大晖者,玉清天中殿名也;上皇王真之所游处也。

  《太平经》曰:大空琼台洞真之殿,金华之内,侍女众真之所处。

  《灵书紫文上经》曰:有太空琼台,丹玕之殿。

  《灵宝赤书》曰:妙行真人诣元始受赤书五篇真文。于是元始命众真入太定金台,玉宝之殿,九光华房。

  《紫书金根经》 曰:有黄金殿。

  《玄妙内篇》曰:有七宝殿。

  堂

  《太洞玉经》曰:有羽景之堂,在太无之庭。玉容者,太上之明堂也。

  《洞景金玄经》曰:玉帝命太微天帝君坐万灵于房轩,散华香于玉宇,留连八琼之室,曲宴九琳之堂。

  《外国放品经》曰:有光碧之堂。

  台

  《大洞玉经诀》曰:西田之瑶台,大帝所处,有玉清台也。又有散花台。

  《太上玉京经》曰:玉京有七宝宫,宫有七宝。玄台即太上治所,又有天宝台。

  《上清经》曰:有紫碧玄台。

  《大洞真经》曰:上清真人总仙大司马长生法师,登太常沧浪山洞台中双.玉穴,酣饮紫明芝液。

  《真诰》曰:有玉华室,有刻石真人。

  《五胜文》曰:驾飞龙于西华之台,谒拜帝真赤书。

  《玉诀经》曰:太玄上宫太素真人常以春分之日,会诸仙官于昆仑瑶台,校定灵宝真经。

  又曰:阳台真人常以立冬之日,会诸仙官玉女于灵宝阳台之上,校定学道簿箓。

  《本行经》曰:有寻真玉台。

  《众篇经》曰:帝尊引众真人集太空金台内音。

  《玉字经》曰:九层之台处乎玉京之山,焕乎玄都之上,有太真玉印。

  又曰:馥朗天中玉京玄台之别号,西灵真人常诵无量洞章,游行其上。

  《大洞玉经》曰:九天之上有明真台。

  《茅君内传》曰:辰中真人带廷生符于沧浪之台。

  《导引三光经》曰:定光真人在皇曾天绝观台中,导引元气。

  又曰:九变真人在玉完天诰阳无台中。

  又曰:导仙真人在何童天华林荫云台中。

  又曰:云华真人在平育天玄唱宝盖台中。

  又曰:阳王真人在太真台中。

  又曰:法气真人在飞台中。

  又曰:泽婴真人在越衡天无极观台中。

  《真诰》曰:白玉龟台,九灵太真元君封此。

  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