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千有余首。然率多深微难知,其可解分明者,少许耳。世人多疑此事为虚诞,与不信神仙者正同耳。余昔从郑君受九丹及金液经,因复求授黄白中经五卷。郑君言曾与左慈于庐江铜山中试作,皆成也。然斋洁禁忌之勤苦,与合九丹神仙药无异也。俗人多讥余好攻异端,谓余欲强通天下之不通,若方诸所得水火,岂与常水火别哉。皆自然之所感致,非穷理尽性不能究其指归,非原始要终不能得其情状。成都内史吴太文博达多知,亦自说昔事。道士李根见根木有所成,不得其木,令百日斋戒。太史文连在官,终不能得,恒歎息,言人问不足处也。

  《太真科》曰:清虚小有天王,撰三天一正法经。

  《金液经》曰:太初混元皇经以陈上真绛晨,封之玉箧。至道之大,合符天图,三丹要言。太皇所纪,祕之玉堂,勿传其旨。太真玄丹经刻于清虚之堂,太皇君之宝章也,命日紫蘂明珠之丹。开元回化,混示而分。阴阳屡变,其道自然。玄图七转,至九而还。大黄首篇,是日玉虚。上真保之,命日元经。上清洞真玉经曰太上八景,章皆刻于东华仙台,不宣于世。其受帝君九阴诀盟,用素丝绛币,此日晖之誓也。其受太上结邻章,盟用碧币,此月华之誓也。

  《太一帝君洞真玄经》曰:有玉女在太上六合紫房之内侍卫太丹隐书。

  《马明生内传》曰:灵宝天书封于九天之上,大有之宫西华玉女金晨紫童典卫之。

  《玉光八景经》曰:金华之玉晨晨童,侍卫玉光八景之经。

  《太上黄素经》曰:凡读太丹隐书金华洞房及雌一宝章者,是能餐味玄真,触类无滞,感召太素,陆降九真,得称为三元丹法师总领上真。

  《九真中经》曰:西玄山洞台中有《郁仪》《邻结》二经,王简金字玉检日青笔,书三元玉检上元检。

  《后太洞经》曰:西灵玉童在当寒台,侍卫八景玉箓经。

  《后圣君列纪》曰:龟母按笔,玉童结编,名曰灵书紫文上经。三皇经内音曰:凡书此内音之符,以黄笔为文成篆隶科斗之字,记造化人伦之始。

  《酆都六宫下制北帝文》曰:人之死生,玉帝刻石隐铭,以书六宫北壁,制检掌凶。

  又云:刻石隐文以未书青缯三尺,佩之万神朝已,此玄古之道也。

  又云:邓都山洞中,玉帝隐铭凡九十一言,刻石书邓都山洞天六宫。北壁六宫,万神之灵也。

  又云:玉清隐书洞景金玄之章,刻石隐铭,此音发于自然之篇。九天玉章,其词幽奥,非始学凡夫所可竟鸟通,非大帝下降不得演究此铭也。

  又《金根经》云:凡修金玄当珮隐铭。

  《玉帝七圣玄记》曰:列名上清者,皆刻注于玄圃,得为太平之真也。故太上诰命记乎玉文,非以简札翰墨所能宣也。

  《玉清隐书》曰:玄羽玉郎以玄羽太玉经授太素三元高上玉贤之宾。

  又曰:景玉童在灵景之阙,琼霞之房,侍卫上皇玉惠玉清之隐书。

  道部十四竟

  仙经下

  《玉帝七圣玄记》曰:旧文有十万玉言,自非上圣莫能意通。题昆仑之堂,北洞之源。

  又曰:昆仑之室,北洞之真,源回九乙天宵,白简青录在其内也。

  《本行经》曰:九都之上,金格玉书并题得道人名,展转劫数。

  又曰:紫兰台琼文紫字在其中。

  《四极明科》曰:龟山西室,王屋南洞,天经备足也。

  又曰:玉清洞房三气,金章封于玉京紫户之内。

  又曰:玉箓宝章,藏紫房九户之内。

  《大洞雌一经》云:有玄琳玉殿五老镇生上经藏在其中。

  又曰:四极明科封于金阙紫台。

  又曰:华耀景真经祕在九天之上大有之宫,金映七宝台。又有三宝玄台,上清隐书祕其中。

  《登真隐诀》曰:上清仙台,金书在其中;太极九玄台碧,简文在其中;玄真皇龟台明堂,玄真经在其中。

  又曰:昆仑瑶台,西母之宫,所谓西瑶上台天真祕文在其中。

  《金书玉字上经》曰:西玄洞台有金书洞房经。

  又曰:骨命已定于玄阁绿字,已有生名仙籍故也。

  《洞玄经》曰:有始阳台在阮乐天中,内音书在其上。

  又曰:三层玉台在九天阙之上,台上有太清宝经三百卷及真人学仙簿录简目,大帝监真玉司郎典之。

  又曰:瑶台者高上帝藏金玄羽章,万神隐音在其内紫书。

  《金根经》曰:凡学者勤尚苦志,则玉皇三元东华太上当遣真人授其真经,后圣众真莫不先奏金简于东华,投

  玉札于上清,然后得授大洞真经,而或青宫无金简之箓,玉格无玄编之名,则神经亦不可得而授也。

  《金根经》曰:开云凤之蕴,紫锦之囊,出紫书真诀玉篇。

  《太有经》曰:帝卿执大洞真经,盛以紫玉函。

  又曰:太一君执素灵洞玄大有妙经,盛以黄玉函。

  又曰:大有经金缕玉字,以明其篇。

  又曰:大有妙经九真科检校祕于金藏玉匮。

  《大洞雌一篇目》曰:大洞真经在九天之上,大有宫太玄灵台。

  又曰:华玉堂仙母金丹在其内,奔日月二景。

  《 隐文》曰:西玄山下洞台中,有郁仪结邻经也。王屋山清虚中亦有此经也,而不备。惟太上玄官高上台及蓬莱府北室金柱玉壁刻此,并备。

  《八素经》曰:太上曰:诸学真人而受玄清八素经,皆有太帝篇目。西华宫有玉简藻书,当为真人者,乃得此文也。

  又曰:西龟之山,玄圃之上,积石之阴,八素真经在其内。

  《龟山元录》曰:龟山丹皇飞玄紫文,西母常所宝祕,其旨隐奥,自无仙名不得陌其篇目,得者皆九天书录名题龟山。

  又曰:玉华之室,丹景玉文在其内。

  《飞行羽经》曰:峨呢山金台之室,飞玄羽经祕其内。

  又曰:太上飞经,藏于玉清上宫七映紫台。

  《五宝经》曰:灵宝紫文祕在九天之上太玄灵台。

  又曰:神州七转舞天经祕于紫天元台。

  《三元玉检》曰:九天三关之门,九天龙书三元空洞玉检飞玄之文,刻题其内。

  又曰:三玄台,玉检紫文、九天真书在其内。

  又曰:西沙方台,上真三元之检在其中也。

  又曰:晨灯之台,飞天检文在其中,明照九天之上。

  又曰:金牖台,三元玉检刻题其中。

  又曰:凤生台,太真金书在其内。

  《金简玉字经》曰:有洞天阳台,玉佩金珰经在其内。

  《洞景金玄经》曰:自非真仙之名,帝图玉箓者不得闻见此经。得见此经者飞仙上清。

  《法轮经》曰:太上玄一真人曰:吾昔受无极太上大道君无上八门经,道成,位加真人。此文与元始同生,包含天地,亿劫长存,自非仙铃,不得妄传。

  《天地纲记经》曰:太上玉经隐书皆盛以别笈。

  《道边经》曰:东井华林堂元洞天中,内音玉书置其上。

  《大有经》曰:太玄灵台,玄都九真明科在其内。

  《飞龙隐诀》曰:飞行羽经封之峨媚山金台室。

  《道学传》曰: 洞室中有金城玉屋,真文所在。

  《上清九真中经内诀》曰:太上官高上台有太上玉晨郁仪奔臼赤玉文及太上玉晨结邻奔月黄景玉章,此二经刻以玉简金字。

  《内音玉字经》曰:内音封于南河洞室石匮之中。

  《五符经》曰:九天灵书,封于石匮。

  《玉诀经》曰:南圃丹霍之河,三元洞室,封题玉匮。

  《消魔经》曰:仙经一藏于荒山,观试凡心也。

  《像天地品》曰:后汉顺帝时,曲阳泉上得神仙经一百卷,内七十卷,皆白素朱界青标朱书,号曰太平青道阴行品。日度代君司马生以白玉板青玉界丹玉字以授吴郡沈羲。

  又曰:上清以丹金书,之,紫金为界。

  《三元真一经》曰:琳霄之室者,三元真一之法藏在其中也。

  《玉光八景经》曰:金辉紫殿,金真玉光八景经藏其内。

  《上清经》曰:南极藏上清经于瑶台。

  《茅君传》曰:金台者,上真内经封其中。

  《三道顺行经》曰:南洞之室,王君封三道经在其中。

  《玄真经》曰:高玄之妙道,玉清之祕篇,皆授金名玉字高仙之人。

  《九真中经》曰:奔日月之道,太上上清,太极九皇,四司真人之所宝祕,玄元君之玉章也。自非有金阙玉名及东华紫字,皆不得闻见。此《郁仪奔日》、《结邻奔月》二章之篇目。

  《三元布经》曰:南极上上宝祕玉检之文,自无玄名,帝图不得见其篇第也。

  又金羽玄章经,此文隐藏不传于世,自无兰台丹字不得见闻。

  《灵宾真一诀》曰:洞玄自然经,本文出乎太上道也者,你纶无极,微妙无形。

  《老子》曰:天下莫柔弱于气,气莫柔弱于道。道之所以柔弱者,苞乎天地万物。夫柔之生刚,弱之生强,而天下莫能知其根本所从生者乎?是故,有以无为母,无以虚为母,虚以道为母,自然者道之根本也。人能以自然为道真,则道可得而通也。

  《太上经》曰:道实无形,隐为化本。经有文字,显为教端。师有形言,出处为法。语默随时,为存为最。期至乎道,白经与师。师经及道,号为三宝。

  又云:化本有三道经师也,大道无形,须经为阶;经文玄妙,非凡所知;圣降为师,示人旨诀。《老子》云: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贤者得之以为真宝,愚者得之不敢失道。道无常术,德无常方;神无常体,和无常容;道为中主,与静为友。

  又曰:龙景九文、紫凤赤书经旧文藏在大上六合紫房之内,天人侍其经。

  《太微黄书经》曰:天真三皇藏八会之文于委羽山,太微天帝藏一通于

  龟山。其灵书八会,字无正形,趣究乎奥,难可寻详。得为天书,自然至真。斯八会之气,全五和之音,非浅近者所能洞明。天真皇人竭其所见注解其意。八会多文者,生天立地,开化人神。万物之本,主召九天。上帝校定神仙图箓,政天分度,安国息民,摄制邓都,降魔伏鬼,劫命水帝,召龙上云。论天地劫期,辨圣真名氏。所理城台种种,因绿广宣,区别五方元精,服御求仙化形之法,皆演玄妙自然,虚无正真,妙趣明了具足也。又有玉诀者,天真上圣述释天书八会之文,以为正音。又有灵图者,玄圣表化,示以灵变像形述理,令物易悟也。玉皇谱箓者,众圣纪述圣君名姓,宗本继嗣神官位绪也。诚律者,玄圣制劫,诠量罪福轻重科条,防检过失也。威仪自然经者,具示斋戒,奉法俯仰,进止容式,轨范节度也。方法者,众圣著述丹药祕要,神草灵芝,柔金水玉,修养之道也。术数者,明辨思神,存真念道,斋心虚志,游空飞步,餐吸元和,导引三光,仙度之法也。记传者,众圣载述学业,得道成真,证果众事之迹也。

  《升玄经》曰:太上灵宝内教经者,咸信着万民,乃可传授。奉戒完具,内无毁灭,赈恤孤弱,远恶修善,不求名誉,称毁如一。幽僻之处,勤行其道,使人信之。如四时不欺,与贤者论议,不自专执者,可传授也。又有好求胜法,从善如流,好近贤智,无猜疑行。聪明而赏别真伪,谨慎而言不过行,柔弱而无过恶,能师胜己而无悖慢,重其师教如贫之得宝。尊奉师长而不辞勤劳,请益之心,夙夜不懈。如此之类方可授经。

  又曰:有上清列纪经者得为太极仙人。益能诵之者,遂为上清之君也。有玉清隐书者,日一夕当致真仙,论道讲妙。有四极明科经者,则玉帝遣五方神兵,左右三官检制灵文。

  《灵宝经》曰:元始洞玄灵宝赤书五篇真文者,于元始之先,空洞之中,天地未根,日月未光,幽幽冥冥,无祖无宗,灵文间蔼,乍存乍亡,二仪待之,以分太阳,待之以明,灵图革运,玄象推迁,乘机应运,于是存焉。天地得之而分判,三景得之而发光,灵文郁秀,洞映上清,发乎始青之天而色无定方,支势曲折,不可寻究元。始鍊之于洞阳之馆,冷于飞火之庭,鲜其正文,莹发光芒,洞阳气赤,故号赤书。天宝之以致浮,地祕之以致安。五帝赏之,以得镇三光,乘之以高明。上圣奉之以致真,五岳从之以得灵,天子得之以致治,国享之太平,皇灵文之妙德,标天地之玄根。威灵恢廓,普加无穷,荡荡大化,为神明之宗。其量莫测,巍巍太空,生天立地,开化神明。上谓之灵施镇五岳,安国长存;下谓之宝灵宝玄妙,为万物之尊。

  又曰:太上八威策文今灵宝五符后有一符,名太上八威策以制虎豹山精也,太上隐书金真玉光经即太上玉晨传也。素灵洞

  玄大有妙经,即西王母传也。玉佩金珰太极金书,即扶桑大帝君传也。飞行羽经,即中央黄老君传也。太宵隐书琼文玉章,即太帝传也凡诸传并有真经,或人高而法下,或卫重而位轻,此传虽有新法,以黄庭内经为主,是为太极经也。赤丹金精石景水母经此似紫文服日精法,天皇象符,以合元气,黄书赤界,长生之要。

  《洞真玄经》曰:无太一金阁,五星隐录,后圣七符,空山石函,丹台章玄黄,五行天母抱图者,皆不得闻见至道也。

  《洞真经》曰:玉室者,三九素语,玄丹上化三真洞元之道,藏于内。

  又曰:高上藏三元玉捡三元布经于其内曲室者,太微天帝君祕九丹上仙文之所也。元始五老又祕五篇真文于其内。

  又曰:东海青华小童治玉革青宫内,其东殿架上有宝经三百卷,玉诀九千篇,主学仙簿箓,应为真人者授之。玉晨监仙侍郎典之。

  又曰:玄灵台五老宝经及玄母八门金台玄丹三真洞元之经藏其内。

  又曰:九天关台上有上皇太真高帝玉名及后圣真人簿箓,太处玉晨监典之。

  《太洞玉经》曰:玉晨延以金华之堂,太上书以明玉之札。

  又曰:龙山是玉清天中高台名也,天帝玉字在其中。

  又曰:万华宫有上帝宝经,玉清隐书。

  《大洞经》曰:有玄云羽室,黄老元君经封在其中。

  又曰:黄老元君经封在素瑶台及北寒金台。

  又曰:有闻风玉台总司学道仙籍。

  又曰:雌一玉检,祕在九天之上,大有之,名太玄灵台。

  又曰:有混成玉堂大洞真经在其中。

  又曰:大洞真经者,三五之祕号真道之至精,三一之极章,并玉清之禁诀,高上之祕篇也。又太上九真明科经云:大洞真经雌一宝经素灵妙经三奇之章,高上玉皇,宝篇祕在九天之上,大有之官,太玄灵台玉房之中也。三箓者,众经之端也。金箓、黄箓、玉箓也。夫灵宝经者,有内外。外教杂.教,随人所悟,说之不必尽言也,趣令前人受悟为限也;内教者,真一妙术,发自内心,行善得道,非从外来。若道可假外而得者,便应以道,授至真不变,湛然常存也。三皇经者,玉清洞真,上清洞玄,太清洞神。又太极隐注宝诀经云:受三洞经,当绝人事而行之也。总三洞名太上洞一,高上之经矣。

  《大洞真经》,或日《太真道经》,或日《太清上道观天内经》,上清之高旨,极真之微辞,飞仙之妙经也。

  《灵宝经》,或曰洞玄,或云太上,《升玄经》曰:皆高仙之上品,虚无之至真,大道之幽赞也。三皇天文,或云洞神,或云洞仙,或云太上玉策。此三洞经符道之纲纪,太虚之玄宗,上真之首经矣。岂中仙之所闻哉。

  又《金箓简文经》 曰:三洞宝经,自然天文也。

  又《太上太真科,经》云:大化始立,人风真淳,故三宝度三品人。洞神名仙宝之道,按三皇之世。洞玄名灵宝之道,明三才度五帝之世。洞真名天宝之道,纪清正之方济三代之后。

  又《太上仓元经》云:三洞经者洞真上清也,洞玄灵宝也,洞神三皇也。

  又《灵书经》曰:元始以龙汉之年撰十部经,告西母曰:太上紫微宫中,金格玉书灵宝真文篇目有妙经,其篇目今以相示,皆刻金为字,书于玉简,题其篇目于紫微宫南轩。太玄都玉京山亦具记其文。

  《道君列纪》曰:若三元宫有珠札青书者,则紫脑锦舌北为仙相也。

  道部十五竟

  道部十六

  理所

  《五岳山名图》曰:性命魂神之所属,皆有理所。

  《神异经》曰:昆仑有铜柱,其高凌云,所谓天柱。围三千里,员曲如削,下有仙曹九府治所。

  又曰:昆仑三角,其一角正北,干辰星名日闻风巅。其一角正西,名日玄圃台。其一角正东,名日昆仑宫。上有玉楼十二,景云映日,朱霞九光,西王母之治所,真官仙灵之所宗。

  《登真隐诀》曰:上清之境,九天之门,上皇太皇,帝君玉尊,集群神于其中,以定天下万民之罪福。

  又曰:西华堂在上清,王母所居。

  又曰:文德宫,张叔隐处之。

  又曰:八景城在上清,玉晨道所居。

  又曰:赤城太元,真人所居。

  又曰:上清有杨寥殿,上皇太帝玉尊集群真于内。

  又曰:希琳殿在上清东海八停山上,太帝君所居。

  又曰:琅玕殿在上清金阙,圣君所居也。

  又曰:上清之境有丹城紫台,上皇大帝君玉尊集处。

  又曰:七灵台在上清境,玉晨道君所居。

  又曰:明真台在上清境东海八停太山上,帝所居。

  又曰:郍弗台在上清境方诸东华山上,青童君所居。

  又曰:上清境有希林台,太帝道君居之。

  东方朔《十洲记》曰:有光碧堂,西王母所处也。

  《三九素语》曰:兰台宫,赤桂玉女处之。玉房宫,黄帝之女处之。

  《十洲记》曰:沧浪海岛上有积石室,多石象,八石脑石桂英也。

  又曰:紫石宫室,九老仙都治处也。

  又曰:昆仑山一名昆陵山,一名玄圃台。上有积石圃、大冶井,王母宴会之所也。

  又曰:昆仑有琼华室,西王母处之。

  又曰:玄洲在北海亥地,有太玄仙都伯真公所治也。

  又曰:聚窟洲在西海中,北接昆仑,上多真仙官,弟有辟邪天鹿之兽。洲上有大树与枫木相似,而芳华闻里。

  又曰:神仙岛有紫石宫室,九老仙都治处,仙官数万人。

  又曰:方丈在东海中,三天司命所居处,群仙皆往来其上。

  《太洞真经》曰:太素三元山有中黄太一,上帝之馆。

  又曰:玉晨大道君治蕊珠贝阙。

  又曰:玉皇道君居青云之城,玉阶文陛。

  又曰:玉容堂者,虚无真人之逸宅,亦真气之明堂。

  又曰:玉容-堂者,太上之明堂也,得道符籍之所在。

  又曰:万华宫在小有玉真之天,小有先生之所治。

  又曰:绝空之宫在玄洲之北,九真仙上帝司禁君会仙处也。

  又曰:圆华宫,黄老之所处。

  又曰:太霞之中,太虚元君之所处也。

  又曰:秀华山太极真人呼日圆明丹室,五灵真君处之。

  又曰:青精君登紫空之山,化玉室之内。

  又曰:昆仑山有金丹流云之堂,上接游玑之输,下在太室之中,西王母所治,真仙之女所处也。

  又曰:玉,室,青精君之所处。

  又曰:王华三元君处流逸之室。

  又曰:太虚有太霞之室,合九云而立宇,太虚元君之所处也。

  又曰:青华之室,青童君乘玉雕之饼,御圆珠之气而入山室。

  又曰:大老之室,在上清八皇,老君乘广琅车而入。

  又曰:流刚山上有晖景之室,西王母治所也。

  《金根经》曰:青要帝君在丘玉国,黄金紫殿,青要帝君所处。

  又曰:八阙天人散香其问,阙上有金台,九层台上玉晨镇君所进居也。有金辉紫殿,后圣金阙,帝君所居处也。

  《上清经》曰:上清南极长生司命君瑶台丹灵宫,又在兰庭云台,又登绝空之中紫碧玄台。

  又曰:有紫微玄琳殿中央,黄老君居之。

  又曰:协晨虚观产层之室,太上大道君闲居处也。

  又曰:元始居紫云之阙,碧霞为城。

  又曰:有黄房之室,一石玉容之堂,真晨道君治其中。太真科崇玄台,天师朝礼处。

  又曰:有燕仙室,天师教化处也。

  《南真说》曰:西王母女媚兰字申林,治沧浪山,受书为云林夫人。

  又曰:北元中玄道君李庆宾女受书为东宫灵昭文人,治方丈台第十三朱馆中。

  又曰:阆野者,阆风之府是也。昆仑上有九府,是为九宫太极,为太宫诸仙,皆是九宫之官僚耳。至于真人,乃九宫之公卿也。

  又曰:大方诸宫,青君常治处也,其上人皆天真高仙,太极公卿,诸司命所处。有服日月芒法,虽已得道为真,犹故服之,霍山赤城亦为司命之府,惟太元真人南岳夫人在焉。李仲甫在西方,韩众在南方,余三十二司命当皆在束华。东华青童为大司命总统也。杨君亦去东斡执事,不知当在第几耳。

  又曰:句曲山汉三茅君治其上,各乘一白鹄集于处所,时人互有见者山生黄金。汉灵帝时,诏勑郡县采句曲之金,以充武库。至孙权时,又遣宿卫人采金,常输于官。

  又曰:方丈西北有阴成大山,沧浪西南有阳长大山,其山多真仙之所处,是阳九百六应数之标揭也。秀华山有玉堂,乃五灵真君所处也。

  又曰:金华山上有五宫,太一所处。

  又曰:玄洲之上有景晖之室,西母之治所。

  《神洲七转七变经》曰:西陇蒙氾之滨紫微玉堂,王母请诰灵素章之处也。

  《飞龙隐诀 曰:北极真公治于北极广虚之室。《大洞雌一篇》曰:三元君在元虚之室。元始序曰:寒灵丹殿在上清太玄,王都道君请真文之处。又有玉宝之殿,帝尊所处也。

  《王君内传》曰:紫清太素、琼阙太素,三元道君之所治也。

  《洞玄经》曰:太极紫瑶之阙,太极玄元真君所治之处。自天地已来,人之生死簿籍在其中。

  《玉清书》曰:玉户琼门,九皇上真在其中。

  《茅君内传》曰:玉清天中有散华台,是四斗七晨道君之所治也。

  《列仙传》曰:太虚琼台,太平道君处之。

  《上清八景飞经》曰:玉宝台,三元君所登处也。

  《三元真一经》曰:黄阙紫户玄精之室,身中三一尊君常柄息之所。

  《神祝经》曰:太上玄堂,天人所止。

  《本行经》曰:有三元洞室,妙真之所处也。

  《道学传》曰:茅山鷰口,洞女冠钱,妙真登坛处也。

  《定志经》曰:天尊静处玄都元阳七宝紫微宫。

  《太一洞真经》曰:有太极紫房宫,天帝宝神所处也。

  《玉清经》曰:玉清宫,高真玉皇出入处。

  《洞冥记》曰:宜都崇堂,在紫泥之海,东方朔宴息之所也。

  《洞真经》曰:大老寝堂,八皇老君居处也。

  《三元玉检经》曰:广灵之堂,太素三元君处之,在上清天。

  《玄母八门经》曰:五通仙堂者,五通帝君在其内。

  又曰:散花玉室,三素元君在其内。

  《玉清隐书》曰:琼琳堂,上皇玉帝寝宴处也。

  《道学传》曰:洞室中有太阴堂,龙威丈人所见真文之所处也。

  《龟山元录》曰:文龟洞室,上元君坐之处也。

  葛洪《神仙传》曰:金华山有石室一所,丹溪人皇初平之隐处也。

  《清虚真人王君内传》曰:委羽山洞周回万里,名日大有空明,天司马季主在其中。

  又曰:西域玉山洞周回三千里,名太玄,总真天司命君之所处也。

  《名山记》曰:益州西南青城山,一名青城郡山,形似城。其山有崖舍,赤壁张天师所治处。南连峨媚山,山遥望唯见两青岭。山如蚕蛾之眉,亦有洞天诸灵书所藏,不知当是第几洞天也。

  又曰:赤城丹山洞周三百里,名日上清玉平天。此山下洞台方二百里,司命君之府也。

  《玉京经》曰:玄都玉京山有七宝城,太上无极大道虚皇君之所治也,高仙之玄都焉。

  《大有经》曰:太清极玄宫在元景之上,太上君居之。

  《三元布经》曰:上清玉景宫,佩三元布人在其中。

  《道迩经》曰:秀华玉堂,五灵真之所处也。

  又曰:洞真堂,元始天王太高圣君说观身大戒之所也。

  《升玄经》曰:玉清台,仙圣游衍之所。

  《七星移度经》曰:帝君上登太极琼台。

  《上原经》曰:眉竺仙公住南岳。

  《五符经》曰:皇人在峨媚山北,绝巖之下苍玉为屋。

  《龟山元线》曰:紫阁西华,玉女居之。

  《神祝经》曰:九合之室,太上在其内。

  《王晨明镜经》曰:有太玄玉晨金华之室,三素元君处之。

  《真诰》曰:大茅山西南有四平山,俗呼为方山,其下有洞室,名日方台洞,与华阳通号为别宇幽馆,得道者处之。

  又曰:方偶山下有洞室,名曰方源馆,幽人居之。

  又曰:包山下有石室银户,方圆百里。

  又曰:有天市坛,范丘林受口诀处。

  又曰:存方台,仙人蔡天生隐其内。

  又曰:清虚宫,司马季主隐处也。

  又曰:积石台,朱孺子居之。

  又曰:寝静之室,涓子处之。

  又曰:蓬莱仙公洛广休治蓬莱山。

  又曰:许玉斧居方山洞,为上清仙公。

  又曰:羨门今在蒙山大洞黄金之庭,受书为中元仙卿。

  又曰:广汉郡绵竹县束九里有山昔,韩众于上得仙。有大石铜为志,治应箕宿。

  又曰:广汉郡新都县去成都一百五十里,山有芝草神药,前有池水,中有神鱼五头。昔王方平于此与太上相见,治应斗宿。

  又曰:越隽郡那都县有小山,大山名蒙治山,其高无逾。伊尹于此学道。上有芝英金液草,服之度世,洽应奎宿。

  又曰:云台山有桃一树,三年一花,五年一实,悬绝无底之谷。唯赵升乃自掷取得桃子,余者无能取之,治应胃宿。

  又曰:天柱山有玉女乘白鹤,仙人乘白鹿,在云台治前有两碑。

  又曰:玉局治在成都南,永寿元年正月七日,太上乘白鹿,张天师乘白鹤,来至此坐局脚,玉状即名玉局,治应鬼宿。

  又曰:钟山在北海子地隔弱水,自生神草,仙家种芝,课计顷亩,如稻状。亦有玉石泉上,有九源丈人官,主领天下水神。

  又曰:扶桑在碧海中,大帝官,太真东王所治处也。

  又曰:蓬莱山上有九天真宫,盖太真仙人所居。

  《玉冻仙山经》曰:方诸宫,青童君治之;太丹宫,南极元君治之;白山宫,太素真君治之;西城宫,总真王君治之。

  《太真科》曰:有无央宫,高上太真居之。

  《龟山元录》曰:金华宫,西华玉女处之。

  《上清经》曰:

  启金宫,玉宝九宵丈人居之;七映宫,紫映九霄真人居之;

  玉清元宝宫,高上虚皇君处之;金灵宫,紫虚高上元皇道君居之;

  朱灵宫,上皇虚君居之;洞云宫,皇上帝君处之;

  金辉宫,紫皇君居之;灵映宫,高亭君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