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又曰:凡斋者佩服三皇内文,以成隐显道。

  《登真隐诀》曰:道斋谓之守静,谓斋定其心,洁静其体,在乎澄神遣务,检隔内外心斋者也。

  又曰:修道之人须斋戒,礼谢七世之愆。

  又曰:上清每以吉日会五真,凡修道之人,当其吉日,思存吉事心愿,飞仙立德施惠,振救穷乏,此太上之事也。当须斋戒,遣诸杂念,密处静室。

  《真诰》曰:斋戒不可杂处,必乱正道也。凡甲寅庚申之日,是尸鬼竞乱,精神躁秽之日。当斋戒不寝,遣诸可欲。凡五卯之日,常当斋戒,入室东向,心拜在神念气,适意所陈。

  又曰:汉建安中,左慈闻句曲山在金陵,通峨眉罗浮,故渡江寻之。遂斋戒三月而登此山,乃得其门入。茅君受以三种神芝,宿启功仪,曰:捧香仙女下卫斋戒之人。

  又曰:太极真人受太上口诀,千岁五传,依隐书之制,斋戒五日,乃授立约。

  《珠囊》曰:凡入五岳,以甲子上旬之日沐浴,斋戒七日乃行。若名山有芝英奇药者,奉之作素奏丹书。其文乞登仙度世飞行,上清再拜。放自鸡犬各一于石上而去,然后求芝英奇药,所欲必获。恶鬼老魅不敢试人,若学道不知此卫,入山多厄。

  《抱朴子》曰:家有三皇图,必先斋戒百日,乃召致天地五岳社稷之神,后圣君命,清虚小有真人撰集上仙真录,总名为上真正法,以慴万邪。百年再授于人,须斋戒方得。

  《三元品经》曰:学道之本,当先修中元。斋戒之法,赎罪谢过于太真,则书名玄图。

  《灵宝赤书》曰:元始五老诸天帝皇帝,以岁六斋之月,会于上三天灵都宫,元阳紫微之台,集筭天元,推校运度。又云:紫微宫旧格丹书白素,斋戒百日诵之。

  《太素玉箓经》曰:斋戒存思,诵习此经。精进无息,神通智达,位为太素真人。

  《太平经》曰:真人云:人之精神常居空闲之处,不居污浊之问也。欲思还神,皆当斋戒香室中,百病自除。不斋戒则精神不肯返人也。皆上天共诉人,所以人病积多,死者不绝。《八素奔辰诀》曰:七曜五星,审识形色,见之早晚,于庭伺之。若晦冥之夕,皆于寝室存念,斋戒修行,如存奔日月之法。日中赤气紫芒者,为曜灵九神华芒也。月中黄气白光,八朗之芒,是为月华夜精,道人皆知。服日月之气而吸九华灵芒,能修存奔日月之道。安妃授杨君书二卷,皆是奇法。日月之道,甚多高妙。

  《上清金阙灵书》曰:太上之吉会日者,高真集宴庆献之日也。回元者,太上之更始日也。甲子阴阳之首气,月晦改度之。初萌,故为新日也。不知此日者,不得解罪除过,不得刻简。上真当须斋戒,于是日思存吉事,此回元诀也。

  又曰:《黄庭内景经》一名《太上琴心文》 ,又名《大帝金书扶叶》,大帝君官中尽诵此经。金简刻书之,故日金书,又名《东华玉篇》。东华者,方诸宫名,东海青童君所居也。其中仙曹多斋戒诵咏,刻玉书之。

  又曰:《太极左真人曲素诀辞》,一名《九天凤气玄丘大真书》。太上授太极左真人,真人传东海方诸宫,青童大君使传道士宿有名应神仙真人者。佩之二十年,得见三元君斋戒青金之誓,以代盟约。

  《八道祕言》曰:欲行九真之法者,斋戒静室,至须专寂心祷,飞仙上登紫庭。

  又曰:九天凤气,玄丘真书,玄都丈人,仙科授佩,斋戒三日,佩之者得仙。

  《道德经序诀》曰:尹喜知紫气西迈,斋戒想见道真。及老子度关,授二篇经义。

  《灵书经》曰:十部妙经金字玉简,诸天真仙斋戒,月日上诣玉京诵其文。

  《威仪经》曰:斋戒景福,度人先为,先人后己,与志玄同。一本行书日,授灵宝赤书者,必先斋戒。

  《东卿司命经》曰:先师王君昔见授太上明堂玄真上经,斋戒休根,存念日月,咽服光芒之液。常密行之,此上真道也。太上玄真经先盟而后行,行之然后可闻,玉佩金珰之道耳。季伟昔长斋三年,竭诚婵思,乃能得之。神光映身,然后受书,此真玄之道,要而不烦,吾常祕宝藏之囊肘,故以相示慎密者也。好道者欲求神山,宜先斋戒登山。昔左慈斋戒三月,拜礼灵山,竭诚三年,然后二茅君引前。

  又曰:《黄庭内景玉经》曰:扶桑太帝君命旸谷神王传南岳夫人,授受斋戒九日。

  又曰:《三元真一经》,金阙帝君所守,东海小童以传滑子,涓子传苏君,苏君传周君。授受斋百日,或五十日,或三十日,或七日。四十年传一人,十人止。后圣道君命清灵小有天王修集上仙真箓总名。紫元夫人传王君,王君传南岳魏夫人,夫人传杨君,杨君传许缘,授受斋三日,或七日。凤真之文大上授太极左真人,真人传东海方诸君、青童君,此亦众真相传,授受斋三日,佩之九年,得见二元君于上清金阙。

  又曰:《太上智慧经》太上付上相。又紫元夫人传王君,而王君传南真南真传杨君。今授许长史缘,授受斋戒五十日。

  又曰:太丹隐书飞真之道,存想之法也。此盖杨君止抄一经诵,以与长史耳。亦独九真之龙书也,未见斋戒之法,不可遵行。《真诰》有朝太素法云:受洞央旋行,太丹隐书存三元洞房者,即谓此也,但不具耳。世有周君学注洞房事,亦是抄耳。此经语而注之,为施修之法,未见真本而事旨不具。

  《名山记》曰:大茅山有小穴口,石填之,但精心斋戒,可得而游中。茅山东亦有小穴,穴口如狗窦,劣容人入耳。愈入愈阔,外以盘石掩塞穴口,故余小穿如杯大,使山灵守卫之。此磐石亦时开发,若勤恳斋戒寻之,得从而入,易于常洞口。好道者欲求神仙,宜预斋戒,则三茅君于句曲见之,授以要道。入洞门句曲,有五门,立志斋戒三月,寻登此门者可入矣。

  《九天经》曰:玉辅上宰斋戒建节,侍于太清。

  《法轮经》曰:仙公斋戒,未及岁年而感召天真下降冷室。

  又曰:念真斋戒,缄口慎言。

  《灵宝大戒经》曰:不受大戒,徒为长斋。

  《 四极明科经》曰:凡学上清之道,奉其宗师,入室斋戒。

  《 太上科》 曰:凡经从师受,皆真官侍卫,须斋戒讲诵。

  《雌一五老经》曰:长修善行,日中乃饭,斋戒亡一年,乃得受《太洞真经》。

  《 太上丹简墨箓》曰:道之去圣日已远矣,传写科戒谬误者众。若有所疑,师不能解者,可斋戒一月,求灵应之审。灵仙感降,报语于人。

  《传授经》曰:斋者,简素为上,神先映身。

  《集仙录》曰:昆仑玄圃见正一真人,勤苦斋戒,读经崇道。

  《太宵琅书》曰:立三本书,一为长镇,一为供斋,一为研习者。常自随所住室中,别置格上,躬自出入,勿使委非。其所写经之时,须先斋戒。经中有图,图或别卷,各有侍官典图。真吏请问经,曰:道不存师,斋诵无感。

  《玉佩金珰经》曰:众真登太琼台,斋戒三月。

  《崆峒经》曰:太上道君斋戒于西那玉国罗浮之岳。

  又曰:青精□□方太极真人传王君。授受之际,斋戒十日。二千六百年传十人,蕾买牙玉方王君传南岳魏夫人,斋戒五日,服之可以绝谷,去尸虫。王君游观天下,诣龟山,斋三月。又斋戒三年,诣太素。还西城,又斋三月。受书周君,少遇中央黄老君游丹城,乞长生度世之道。授以上真之道,乃还,登常山石室中,斋戒念虑,久历岁时,后仙去。

  《道学传》曰:左敦字尚隐,蕾买阳人。云阳山即茅山也。敦所居山舍西十五里,有一石室,西南二里,复有一石室,皆容数十人。西南室父老传云:有铜牛出,皆铜蚓铜卷,相传号为铜室,曲入至深,立北通演池,而洞昆仑。每三元斋戒之日,敦往二室祈铸,皆髻佛真形。

  又日:陆修静,字符德,吴兴人。太始七年,率众建三元露斋。

  《太真上仓元上录经》曰:凡有生之域,清少浊多,秽障相缠。行善不立,邪气来侵,强魔守试。上学之人,斋戒存思,禁隔嚣尘。非类之物,唐突去来,皆是秽浊。当择日斋戒,佩破淹之符,以升玉清。

  道部九竟

  道部十

  养生

  《太平经》曰:养生之道,安身养气,不欲喜怒也。人无忧,故自寿也。

  又曰:一者数之始也,生之道也,元气所起也,天之大纲也,故守而思一也。子欲养老守一最寿,平气徐外,与一相守,气若泉源,其身何咎。是谓真宝,老衰自去。

  又曰:古者三皇之时,人皆气清,深知天地之至情,故悉学真道,乃复得天地之公。求道之法,静为基先,心神已明,与道为一,开蒙洞白,类如昼日。不学其道,若处暗室而迷方也。故圣贤遑骇。

  《太上经》曰:守一则谛定心源,守静则存神忘形,定气通无,道成真降。

  《三元真一经》曰:体百神者,耳为帝君之窗门,目者太一之日月,鼻者三元之丘山,口者绛宫之朱渊,眉者白元之华盖,发者明堂之林精,舌者元英之龙辕,齿者胃宫之威力,手者胆神之外援,足者肾元之灵关,阴极者洞房之真机也。

  又曰:涓子授苏林守三真一之道,后林复诣涓子寝静之室,无复之矣,留一纸书置卧内,以与林也。其文曰:五斗三一,大帝所秘,精思十二年,三一见相授子书矣。但有三一长生不灭,况复守之乎?能守三一,名刊玉札,况与三一相见乎?加存洞房,为上清公;加知三元,为五帝君后。金阙帝君,所以乘景迅云?周行十天者,皇由洞房,三元真一之道也。世之学者,皆尊守一,当令心朴神凝,体专诚感,所以百念不生,精意不散,但有三月内视注心,一神系念,不散专气,致和由朴之至也。得之速也,自朴散真离,华伪玄起,争竞乱生,故一不卒感,神不即应,非不欲往存之者。不专思之者不审,故起积年之功,绝有髻佛耳。三一之法,上清真书之首篇,高上之玉道,神仙之津途,众真之妙诀。子能守一,一亦守子;子能见一,一亦见子。一须身而立,身须一而生。守一之戒,戒于不专,专复不久,久不能精,精不能固,固而不恒,则三一去矣,身为空宅。

  《五符经》曰:知一者,无一不知也;不知一者,无一.能知也。一者至贵,无偶之号。必欲长生,三一当明;思一致饥,一与之粮;思一至渴,一与之浆。一能成阴生阳,推行寒暑。其大不可以六合隐,其小不可以毫芒兆。能暇能豫,一乃不去。存一至勤,一能通神。少饮约食,一乃留息。知一不难,难在于终。知真不为,与不知同,求之不已,登彼玉清。

  又曰:养其气,所以全其身。

  又曰:食气者,常有少容。

  《老子》曰:道言微深,子未能别。撮其枢略,慎戒勿失。先损诸欲,莫令意逸。闲居静处,精细斋室。丹书万卷,不如守一。当制念以定志,静身以安神,宝气以存血,思虑兼忘,宜想内视,则身神并一;静思期真,则众妙感会。专精积神,不与物杂谓之清;反神服气,安而不动谓之道。

  又曰: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

  《太上真经》曰:一乃无像,求之难得,守之易失。易失由识劣,贪欲滞心户廓然无为,惟在守一。积而未极,皆由渐升,当在三元谛识神气,状貌名字,出入有无,生镇三宫,尸毒自去,圣真仙经,随因授之。

  《八素经》曰:凡学至道,谛定其心,除患清身,知变革虑正。身清然后心定,心定则道成,道成则真降。凡存一守神,要在正化。正化由定心,心定则识清,识清则会于道。

  又太极真人曰:古人为道也,玄寂静神,念真存元,示渐引末,归识源神,知而能见,见而能从,从而能习,习而能坚,坚而能成,成而不居。善人在于.天下如橐籥乎?非与万物交争,其德常归焉。以其谦虚无欲也。欲者凶害之根也,无者天地之元也。莫知其根,莫知其源。圣人者,去欲入无,以辅其身也。

  《太一洞真经》曰:两耳名为六合之高窗也。

  又云:齐中名日受命之宫也。

  又曰:养生之道,耳目为主。杂视则目间,广听则耳闭。

  《裴君内传》曰:夫求道者, 要先令目清耳聪为主也。且耳目是寻真之梯级,综灵之门户,得失系之。《仙经》曰:养生以不伤为本,此要言也。

  《太清真经》曰:一切含气,莫不贵生。生为天地之大德,德莫过于长生。长生者,必其外身也,不以身害物,非惟不害而已。乃济物忘其身,忘其身而身不忘,是为善摄生者也。真道养神,神能飞化。

  《太上三元经》曰:养生之道,必爱气存神,不可剧语大呼,使神劳气损。是以真人道士,常吐纳以和六液。

  《玄示经》曰:夫形体者,特生之具也,非所以生生也。生生乃以素朴为体,以气为元,以神为形,· 此乃生之宫庭也。以无为育其神,舒释玄妙之门,往来无形之问,休息于无邻,此所谓得玄明之生源。又云:外想宜绝,内注玄真,然后长生可保。

  《妙真经》曰:道人谋生,不谋于名。胸中绝白,意无所倾。志若流水,居若空城,积守无为,乃能长生。

  《众真戒》曰:性躁暴者, 身之剧贼,求道之散梯也。用之者真去,改之者道来。每事触类,皆当柔迟而尽精洁之理。如此几乎道也。神者天地之所驰也,颐神养性,行生道气,以度难也,此乃上圣真人达识也。夫为道者当行此,以载其身。

  《太一帝君经》曰:若能常行九晨照洞房泥丸之法者,检魂魄,制万邪,清净行.之,以致灵仙之气降于寝室,所谓引三光九星,以照百神者也。

  《上清列纪》曰:胎闭静息,内保百神,吞景咽液,饮食自然,身必寿考,可得陆仙矣。

  《太上真人祕要》曰:夫气者神明之器,清浊之宗,处玄则天清,在人则身存, 夫生死亏盈,盖顺乎摄御之问也。

  《太洞玉经》曰:食玄根之气者,使人体中清朗,神明八聪,身有日映,面有玉泽,服饵朝液,悬粮绝粒,道要于金醴,事妙于水玉,所谓吐纳自然之太和,御九精之灵气者也。

  《抱朴子》曰:长生之要,在乎还年之道也,延年除病其次焉。有不以自伐,若年尚少壮,而知还年阴丹以补脑,釆七益于长谷者,不服饵药,亦不失一二百岁。凡伤之道有数焉:才所不达而困思之,力所不胜而张举之,深忧重怨,悲哀喜乐,汲汲所欲,戚戚所息,寝息失时,沉醉吐呕,饱食即卧,跳走喘息,欢呼哭泣,阴阳不交,积伤至尽,乖养性之方。耳不极听,目不久视,坐不至疲,先寒而衣,先热而解,不欲极饥而食,食不过饱;极渴而饮,饮不过多;不欲甚劳,不欲多汗及多唾;奔车走马,极目远望,多食生玲;冬不欲极温,夏不欲极冻;大寒,大热,大风大雾,不欲冒之;五味不可偏多。凡言伤者,亦不便觉,久则损寿耳。是以善摄生者,外起有四时之早晚,兴居有至和之常制,调利筋骨,有偃仰之方,杜疾闲邪,有吞吐之卫;流冲营胃,有补泻之法,节宣劳逸,有与夺之要。忍怒以全阴,抑喜以养阳,然后先将服草木以救亏缺,后服金丹以定无穷。长生之理,尽于此矣。若有欲央意任怀,自谓达识知命,不泥异端极情,不营久生者,安可告养生之言哉。

  《登真隐诀》曰:方诸青童云:人学道亦苦,不学亦苦。二苦之始,乃同为苦之终,则异为道者,绿苦得乐,不为道者,从辛苦而已矣。惟人自生至老,自老至病,获身至死,其苦甚矣。心脑积罪,生死不绝,其苦难说,瓦复不终其天之年老哉。此不为道之苦也。为道亦苦者,清诤存真,守玄思灵,寻师劳苦,历试数百,用志不堕,亦苦之至也。此为道之苦,数十年中,为苦之理,乃有甚于彼得道之日,乃顿忘此苦,犹百日之饥,一朝而饱,岂复觉向者之馁乏耶?非道则不可。

  《右英真人》曰:夫内接家业以自羁,外综王事以杂役,此亦道之不专也。夫抱道不行,犹无道也,握宝不用,犹无宝也。

  《紫微元君》 曰:疾之所生,生乎念多;邪之所兆,兆于心散。念多则事广,事广则累繁,浮泛莫捡,纷竟不息,内煎万虑,外劳百役,形神弊矣,众病安得不兴?高塘重关,犹恐寇至,况常辟扉去防,自我致寇也。智以无涯伤性,心以为恶荡真。形来在眼,声发入听,其为开意属想,实有增羨。魂者正神,神贵明信;魄者邪鬼,鬼尚狂悖。飞仙之想触见,必念慈护之情,遇物斯极,以此为心,心即道矣。

  《九华经》曰:眼者身之镜,耳者体之牖。视多则镜昏,听众则牖闭。磨镜决牖,则能彻洞万灵,眇察绝响。面者神之庭,发者脑之华,心悲则面焦,脑减则发素,所以精气内丧,丹津损竭。精者体之神,明者身之宝,劳多则精散,营竟则明消,所以老随气落,耄已及之。

  《真诰》曰:富贵者破骨之斧锯,载罪之舟车,适足诲愆要辱,为伐命之兵,非佳事也。是故古之高人览罪咎之难,豫知富贵之不可享矣。遂肥迟长林,柄景名山,欲远此迹,自求多福,保全至素者也。裴君曰:三关常调是长生之道也:口为天关,手为人关,足为地关。调则五藏安,安则无病。又存五神于体,谓两手、两足、头也。头想但青,两手俱赤,二足常白者,则去仙近矣。昔徐季道学仙于鹄呜山中,亦时时出市道问,忽见一人著皮裤褶,柱桃杖。季道乃拜之,因语季道曰:欲学道者,当巾天青,咏大历,踏双白,徊二赤。此五神之事,其语隐也,大历三皇文也。此即太素五神事,别有经品。

  《黄老经》曰:士能遗物,乃可议生。生本无邪,为物所婴,久久易志。志欲外无,能守以道为贵生。

  《太上太真科》曰:一在人身,镇定三处。能守三一,动止不忘。三尸自去,九虫自消,不假药饵,不须禁防。久视之要,守一为先,次行师教。授职随才,依功进制,积德居尊,宣杨妙气,开导后生。

  《三皇经》曰:天能守一,复而不举;地能守一,静而能处;岳能守一,不避寒暑;海能守一,流而不还,人能守一,必得真仙。

  《升玄经》曰:道有大法,得之立得,是谓三一之道,当有将军吏兵,断绝恶道。

  《上清玉皇》曰:三真者,兆一身之帝,君百神之内,始变化离合,与真洞灵,微哉难言,非仙不传。

  《太上素灵经》曰:三一者,一身之灵宗,百神之命根,津液之山源,魂精之玉室。是以胃池体方而受物,脑宫圆灵而适。

  《真太上》曰:真人所以贵一为真者,一而已。一之所契,元气造化。一之变通,天地冥合。是以上一为身之天帝,中一为绛宫之丹皇,下一为黄庭之元主。而三之一,真并统身内二十四气以授生,生立一于身。上应太微二十四气真,真气徊和,品物流形,玄神浑分,紫房杳冥。上一真帝之极也,中一真皇之主也,下一真王之妙也。天皇得极,故上成皇极;地皇得主,故上成正一;人皇得妙,故上成众妙。三皇体真而守一,其真极也,得一而已。

  《集仙录》曰:凡动作视息,饮食语言,好恶是非,人各有岁月日时,随其所属,以定其分,此物理之常数也。身有应败之患,神有应散之期,命有必尽之势。夫神在则人,神去则尸,盖由嗜欲乱心,不能忘色味之适。夫修其道者,在适而无累,和而常通,善恶各在报应之理,毫厘无失。长生之本,惟善为基,人生天地问,各成其性。夫气清者聪明贤达;气浊者凶虐癡愍;气刚者高严壮烈;气柔者慈仁淳笃。夫明者伏其性以延命,暗者恣其欲而伤性。性者命之原,命者生之根,勉而修之,所以营生以养其性,守神以养其命。人之生也,皆由于神,神镇则生,神断则死。所以积气为精,积精为神。故仙者内求,内密则道来;真者修寂,修静则合真。神者须积感则灵通,常能守一,则仙近矣,则与天地共寄于太无中矣。又能洞灵体,无则太无,共寄于寂寥中矣。能洞寂则听视不闻见,与道冥矣。道者灵通之至真也,术者变化之技玄也。道无形,因术以济人;人之有灵,因修而契道。道之要者,在深简易功。术之祕者,惟药与气也。上士服之,升为仙官!中士服之,柄集昆仑;下士服之,长生人问。于是太一元君述还丹金液之要行于世。

  又曰:木公金母者,二气之祖宗,阴阳之原本,仙真之主宰,造化之元先。凝气成真,与道合体,且气之弥纶天地,经营动植在人。为人在物,为物发大,蕴散无穷。性发乎天而命成乎人。立之者,天行之者。道玄老云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将自复,复谓归于道而常存也。长久之要者,天保其玄,地守其物,人养其气。

  又曰:商王闻彭祖有道,拜为大夫。每称疾闲居,不预政事。服云母粉,麋鹿角水挂。常有少容,性深静,不自言有道。王诣问,莫之告。王于掖庭立华屋紫阁,使祖居之。问延年益寿之道,答曰:欲登天上补仙官者,当服元君太一金丹。此道至大,其次当爱精养神,服食草药,可以长生;其次阴阳运气,导养屈伸,使百节气行,关机无滞。此可以无使病所侵。思神念真,坐忌鍊液,皆可以令人长寿。若诉流补脑之要,此甚难行。有怀棘履刃之危,又非王之所为也。吾所闻浅薄,道止于此,不足宣传人生于世,但养之得宜,可至百余岁。不及此者,是皆伤之也。大醉、大喜、大怒、大温、大寒、大劳、大极,皆伤也。至乐至忧,至畏至怖,至挠至躁,至奢至淫,皆伤也;甚饥甚渴,甚思甚虑,皆伤也;久坐、久立、久外、久行,皆伤也。寒温得节,饥饱适宜,无思无为,惟清惟静,此可与言修身耳。已得其寿,复养之得宜,则宜长寿,但要莫伤也。冬温夏冻,不失四时之和者,所以适身也。美色曼态,不至思欲之感者,所以通神也。车服威仪,知足不求者,所以一其志也。八音五色,不至耽溺者,所以导心也。凡此之物,本以养人,人之不能斟酌得中,反以为患。故圣贤垂戒,惧下才溺之流遁,忘返用之失所。故修道之士,皆令禁之,欲以检制之易也,亦由水火用之过当,反为害耳。人不知经脉损,血气不足,内理空疏,髓脑不实,体已先病,故为外物所犯,因风寒酒欲以发之。若本充实,岂有病邪。凡远思羨愿伤人也,忧恚悲哀,人情过乐,忿怒不解,汲汲所爱,戚戚所患,寒温失节,阴阳不交,皆所伤也。男女相成,犹天地相生也。所以导养神气使人不失其和。天地昼离而夜合,一岁三百六十交,故四时均而万物生,生成不知穷极,所以天不失其动,地不失其和,物不失其生而能长久也。人不能法天地而有常,减衣绝食,自取死病,愚之甚也。去此修摄节宣之,外则有服元和之气得其道则邪不能入,此理身之本也。其余含景思神,历藏导引,吞饵服御之事千七百余条。及四时首月,责己谢过,卧起早晏之法,可以教初学之士引进向善之门,渐正其心而徐息其罪咎,非便能致人得道也。若血脉枯竭,神气凋败,岂鬼神念真而能守之,固未知其益矣。此由凡人为道而求其末,不务其本也。

  又日:内不养神,外劳其形,元精渐虏,神气困竭。而昼夜服勤,读诵经诀,此亦无益也。诸经万三千,首皆示以始涉之门庭耳。商王具受诸要,行彭祖之亦寿,但不能戒其淫欲耳。

  《集仙箓》曰:女凡者,陈市上酒妇也。作酒美,有仙人过其家饮酒,即以素书五卷贯酒。凡开视之,乃仙方养性长生之术也。凡私写其要诀,依而修之三年,颜色更少。数岁,贯酒仙人复来,笑谓之曰:盗道无师,有翅不飞。女凡随仙人去,不知所之。

  又曰:太阳女失翼得吐纳之道,事绝洞子李脩。脩著书四十篇,名日《道源》。常行之,道以柔胜刚,弱制强,如临深履危,御奔乘朽,差之毫厘,丧尔之策,勤而行之,可以长寿。

  又曰:太阴女卢金学道未成,当道沽酒,密访其师。会客过,使问客土数为岁,但南三北五束九西北中耳。一还报曰:客大贤者,至得道人也。我始问一知五矣。遂问长生之道,得补导之要,蒸丹之方。

  又曰:太玄女颛和常曰:人之处世,一失不可复得,一死不可复生,尸寿限之促,非修道不可延也。遂洗心求道,而得其术。

  道部十竟

  道部十一

  服饵上

  《神农经》曰:上药令人身安命延。又云:饵五芝丹砂曾青云母太一禹余粮,各以单服,令人长生。中药养性,下药除病。此上圣之至言,方术之实录也。仙药之上者丹砂,次者黄金、白银、众芝、五玉、五云、明珠也。黄精与术,饵之却粒。或遇凶年,可以绝粒,谓之米脯。

  《四极明科》曰:上清金液丹经九鼎神图太一九转大丹等,凡一百四十卷。

  《 五符经》 曰:胡麻本生大宛,又名巨胜,服之不息,与世长存。五谷之长也,服之可以知万物,通神明。

  又曰:真人谓黄精获天地之淳精,依山寄居神化者也。天仙名此为戊己芝。

  《玉诀经》曰:元始五常气以阳光道之大忌,仙法之所嫉也。莫若知而不为,为而不敢散,此仙之要道,生生之本业也。欲得延年,当吞日华。食物多饮,慎便卧多,则生病。卧则荡心,心荡则失性,病生则药不行,学道者慎此。

  刘向《列仙传》曰:务光,夏时人,好琴服蒲韭根。又彭祖多服水桂云母。中岳人苏林字子玄,本卫人,灵公末年,师仇公,教以服气之法。又尹喜之长沙,服巨胜实。

  又曰:刘奉林,周时人也。学道嵩高山,积年,后之委羽山,能闭气三日不息,但服黄连已。及千岁,不能有所役使。

  又曰:董威辈,不知何许人,晋武帝末在洛阳白社中,蓝缕不蔽,怛吞一石子,终日不食。

  《南岳魏夫人内传》曰:夫人名华存字贤安,任城人也。晋成帝时,服金屑得道。

  《太元真人茅盈内传》曰:金阙圣君命太极真人使正一玄玉郎王忠鲍丘

  等与茅盈四节燕胎、流明、神芝、长跃双飞、夜光洞草,使拜而食之。佩玺服衣正冠,北首带符握铃毕,四使者告盈曰:食太极四节隐芝者,位为真卿;食金阙燕胎玉芝者,位为司命;食东宫流明金英者,位为司禄;食长跃双飞者,位为真伯;食夜光洞草者,位为主总左右御史之任。子今尽食之矣,寿毕天地,位当为司命上真东岳卿,君都统吴越之神仙。

  《真人周君内传》曰:紫阳真人周义山,字季通,汝阴人也。汉丞相勃七世孙,父浚官至陈留内史。君年十六,随浚在郡,为人沉重,喜怒不形。好独坐静处,精思微密,常以平日一出日之初面东,嗽日服气,旦旦如此。

  《真诰》曰:衡山张正礼汉末受西城君虹景神丹方,患丹砂难得,去广州为道士,仙去飕室为上仙。

  又曰:张玄宾,定襄人也,魏武帝时曾举茂才。归乡里,师事西河蓟公,受服饵木方。后遇真人樊子明于少室,授以遁变隐景之道。昔在天柱山,今来华阳内为理禁伯。

  又日:庐江潜山中有学道者郑景世、张重华,并以晋初受仙人孟德然口诀,以入山行守五藏含日法,兼服胡麻,又服玄丹。

  又曰:平仲节,河东人也,刘聪乱中夏,仲节度江入括苍山,体有真气,服饵仙去。

  又曰:赵广信,阳城人,魏末渡江入刻小白山,受李法服气,又受左君守玄中之道。如此积年,或卖药人问,多来都下,市丹砂作九华丹,仙去。

  又曰:虞翁生,会稽人也,受仙人介君食日精法。吴 时来隐狼伍山,兼行云气回形之道,精思积久,仙去。

  又曰:朱孺子,吴末入赤水山中,服菊华及木。后遇西归子从乞度世西归,子授以要言,仙去。

  又曰:明星王女者居华山,服玉浆,山中顶上有石龟,其广数亩,高且三仞。其侧有梯,磴达龟背,见玉女祠前有五石,日号曰玉女洗头盆。其中水碧绿澄澈,雨不加溢,旱不减耗。内有玉女马一疋。

  又曰:华阴山中有学道者尹受子、张石生、李方回,并晋武帝时人。受仙人管成子蒸丹饵木法,又授苏门周寿陵服丹霞之法。

  又曰:范幼冲,辽西人,恒服三气法,青白赤气各如綖。服之十年,遂得仙。此高元君太素内景法,日一旦为之,视日益佳。其法简,其事验。

  又曰:姜伯真在大横山服石脑。石脑如石小班,色而软。又大茅山东亦有形状,员小如曾青,而色似钟乳。繁阳子昔亦服此。

  《裴君内传》曰:佛面道人支子元,裴君授以长生内术。又云:寻药之与存思;虽致道同津,而关源异绪。服药所以保形,形康则神安。存思所以安神,神通则形保,二理乃成,相资而有。

  《道学传》曰:许迈,字叔玄,少名映,后改名远游,与王羲之父子为世外之交。羲之亦辞荣养生,每造远,弥日忘归。诗书往复,多论服饵。

  又曰:上清左卿黄观子学道,服金丹,读大洞经得道。东府左卿白玉生有煮石方,文德石仙监张叔隐受青精方。太清右公李抱祖,岷山人,受青精锤饰方。

  葛洪《神仙传》曰:刘京从郡郸张君受饵云丸。

  又曰:封君达,陇西人,入乌鼠山服饵,年百余岁,常乘青牛。

  又曰:卫叔卿,中山人也,服云母。

  又曰:孔元,许昌人,常服松脂伏苓。

  又曰:焦先,字孝然,河东人也。常食白石以分人,熟如煮芋。

  又曰:灵寿光,扶风人,年七十余乃得未央丸方,服之,年二百余岁不老。

  又曰:中候上仙范邈,字度世,旧名冰。服虹景丹得道,撰《魏夫人传》。

  又曰:清虚真人王褒,字子登,前汉安国侯王陵七世孙,主仙道君以云碧阳水晨飞丹腴二斗赐褒,服之视见甚远,坐在立亡,役使群神。

  道部十一竟

  道部十二

  服饵中

  《真诰》曰:七月十五日夜,清虚真人与许玉斧言曰:五公石腴,彼体所便,急宜服之,可以少颜,木散除疾,是示所宜。次服□□兼谷,勿违。

  又曰:明大洞,为仙卿;服金丹,为大夫;服众芝,为御史。若得太极隐芝服之,便为左仙公。

  又曰:性几乎道,用之真来。紫阳真人云:可令许玉斧数沐浴,濯其水疾之气,消其积考之瑕,此致真之阶也。学养生之道不可泣泪,涕唾所损甚多。是以真人道士,常吐纳咽味以和六液。

  又曰:昔汉成帝猎于终南山中,见一人无衣,身生毛,飞腾不可及。乃围得之,问之,乃秦宫人。说秦王子婴朝道之事,因宫室烧燔,惊走入山,饥无所食,垂当饿死。有一老人令食松叶松实。其猎者将归,以谷食之,欧吐累日乃安。一年余死,向不为人获,即仙矣。

  又曰:龙述,字伯高,京兆人也。后汉从仙人刀道林受胎气之法。又受□□方,讬形醉亡隐处。

  又曰:武当山道士戴孟者,本姓燕名济,字仲微,汉明帝时人也。少修道德,不仕,入华山,饵芝木、黄精、云母、丹砂,受法于清灵真人王君,得长生之道。又裴真人授以玉佩金珰经并石精金光符。

  又曰:食草木之药,不知行气导引,服药无益也。终不得道。若志之感灵所存必至者,亦不须草药之益也。若但知行气,不知神丹之法,亦不仙也。若得金液神丹,不须他术也。若大洞真经,不须得金丹之道而仙也。人生有骨箓,必有笃志,道使之然。故不学而仙,道自来也。过此以下,皆须笃志。

  又曰:东海玉华妃青童君之妹降授张微子服雾之法。

  又曰:栢成纳气,肠胃三腐。

  《三五顺行经》曰:广平真人顶负圆光,执华幡于上帝前,问修鍊之法。

  又曰:罗江大霍山洞台中有五色隐芝,华阳山亦有五种夜光芝,良常山有萤火芝,其实似草,其在地如萤状,大如豆,如紫华,夜视有光。得食之者心明,可夜书计。得食四十七枚者寿。

  又曰:包山中有白芝,又有隐泉,其色紫。华阳雷平山有田公泉,且玉沙之流津,用以洗衣佳。

  又曰:服九灵日月华者,得降太极之家玄真之法也。

  又曰:郎宗字仲绥,北海安丘人;少士宦,后汉时人也,为吴令,学精道卫,占候风气。后一旦有暴风庭起,占知洛阳大火,烧长夏门。遣人往参问,果示。朝廷闻之,以博士征宗。宗耻以占术就征,夜解印绶,负岌遁去。居华山下,服胡麻得道,今在洞中。

  又曰:傅礼和,汉桓帝外孙傅建安也。常服五星气,得道,为含真台主。

  《抱朴子》曰:余祖鸿胪少时尝为临抗令,云此县有民家皆寿考。后徙去,子孙转多夭折。他人居其故宅,又累世眉寿。疑其井水殊赤,乃试掘井左右,得古人埋丹砂数十斛,况饵丹砂

  者乎!

  又曰:上党赵瞿者,病癞历年,众治之不愈。垂死,其家兴载奔之,赉粮送置山谷中。瞿自怨不幸,昼夜悲歎,涕泣你月。有仙人行过穴口,见而哀之,具问讯,瞿知异人,乃叩头自陈乞哀。于是仙人以囊药赐之,教其服法。瞿服以病愈,颜色丰悦,肌肤玉泽。仙人又过视之。瞿谢之,乞其方。仙人告曰:此松脂耳。此山中多,汝鍊之,可以长生。瞿乃归家,家甚骇,问得愈状。瞿年百七十岁,齿发豪健,在人问一一百馀年,入抱犊山去。

  又曰: 要于长生去留,各从所好耳。服还丹金液之后,若且欲世问者,但服其半。若求仙去,当尽服之。昔安期先生、龙眉宁公、修羊公、阴长生皆服金丹半剂者也。其止人问,或近千年,然后去耳。

  又曰:按《玉钤经》中篇云:立功为上,除过次之。为道者,以救人危为上功也。欲求仙者,要当以忠孝和顺,仁信为本。若德行不修,而但务方术,终不得长生也。行恶事大者夺纪,小过夺筭。积善未满,虽服仙药,亦无益也。余览养生之书,莫不以还丹金液为大要,盖仙道之极也。昔左慈字符放,于天柱山中精思积久,乃神人授以金丹仙经。会汉末大乱,不遑修鍊,而避地来渡江东,志欲投名山以修斯道,从祖仙公。又从元放受之。凡授太清丹经三卷及九鼎丹经一卷,金液经一卷。予师郑君者,仙公之弟子也。又于从祖受之,而家贫无用买药,予亲事之。洒扫积久,乃于马迹山中立坛盟受之,并具诸口诀之不书者。江东先无此书,出于左慈。慈授从祖仙公,仙公授郑君,郑君授予。故它道士了无知者。此益假求于外物,以自坚固。

  复有太清神丹,其法出于元君。元君

  者,老子师也。太清观天经有十篇云。其上七篇不可以教,授其下三篇世无足传,当沉之三泉也。下三篇者,正是丹经。其经曰:上士得道,升为天官;中士得道,柄集昆仑;下士得道,长生世问。近后汉末新野阴君合此太清丹,其才有才气,著诗及丹经赞序,言初学道,随师本末列,已所知识之。光丹与九转异法,又有岷山丹法。道士张盍踏精思于岷山石室中,得此方

  也。至于诸丹法各别也。金液者,太一所服而仙者也。

  又曰: 长生制在大药,非祠醮之所定也。秦汉二代,大兴祈梼,所祭太一五帝陈宝八神之属,动费亿万,绝无所益,况疋夫无德,欲以三牲妄祝以祈延年,惑亦甚矣。

  又曰:合金丹之大药,鍊八石之气英者,尤忌凡俗闻见,则仙物不成。或云:上士得道于军旅,中士得道于都市,下士得道于山林。此谓仙药已成,未欲轻举,虽三军兵刃不能伤,都市凶祸不能加。下士未及于此,故上山林耳。· 古之道士,飞鍊神药,必入名山。又按入山经可以精思,修饵其药,有太华、恒霍、嵩少、太白、终南、女凡、地肺、王屋、抱犊、安丘、衡灊青城、峨媚、蕾买台、罗浮、阳驾、黄金、大小天台、盖竹、括苍、四望山,皆是正神在其中。其上皆生芝草,可以避大兵大水,不但中以合药也。若有道者登之,则此山之神必助之为福。其药必成若不登此诸山者,海中大岛屿亦可合药。

  又曰:余师郑君年出八十,先鬓发班白,数年问复黑。又颜色丰泽,能引强弩,日行数百里,饮酒二斗不醉,上山又体力轻便,年少追之不及。饮食与凡人无异又不见其绝谷。余问先生随之弟子黄章,言郑君常从豫章还于浦中,连值大风,遇盗。君推根以给诸人,己不复食,五十日亦不饥。又不见其所施为,不知以何事也。灯下细书过少年。性解音律,闲夜鼓琴,侍坐

  数人,口答咨闻,其言不辍,响,而耳益料听左右操弦者,数谴长短,无毫氅得逃。余晚为郑君门人,请见方书,告余曰:要道不过尺素,上足以度世。

  又曰:君所知者,虽多而未精,又意存于外,学不能专一,未可以经探涉远耳。自当以佳书相示也,久许渐得见。短书缣素所写者,积年之中,合集所见,当出二百许卷经,不可顿得了也。

  又曰:语余曰:新书卷卷有佳事,但当校其精粗,择所施行。若金丹一成,此书等一切不用也。亦或当有所教授,宜得本末。先从浅始,以劝进学者,无所希准阶由也。郑君亦不肯悉令人写其书,皆当诀其意,虽久借之,然莫有敢盗写一字者也。郑君本大儒,晚而好道,由以《礼记》、《尚书》教授,不绝其体。望高亮风,格方整接,见者肃然。每咨问,怛待其温颜,不敢轻脱也。门人五十余人,惟余见受《金丹之经》及《三皇内文》、《枕中五行记》,其余人不得一观此书首题者。

  《集仙录》曰:夫茂实者,翘春之明珠也;巨胜者,玄秋之沉灵也;丹枣者,盛阳之云芝也;伏苓者,绛神之伏胎也。五华含烟,三气陶精调安,六气养魄护神。

  又曰:太玄玉女者,帝少吴时人也。居蜀之长松山,修长生之道,遇山中人授以八天隐文,使之修佩,谓曰:修道之要,以无为为本。八天之书,真无为也,而道自成。然而琅玕曲晨之液,八琼九华之丹,使鍊而饵之,即太极所祕,可以入侍帝宸,下览万化,授九华方,于江上鍊丹。江畔有金砂泉,是其遗迹。

  又曰:高辛时有仙人展上公常说,昔在华阳下食白李异美,忆之未久,而忽已三千年矣。

  又曰:李脱居蜀金堂山龙桥峰下修道,蜀人历代见之,约其来往八百馀年,因号日李八百。初以周穆王时来居广汉,柄玄山,合九华丹成。去游五岳十二洞,二百馀年于海上,遇紫阳君授水玉之道。又来龙桥峰,作金鼎鍊九丹,丹成。三于此山学道,故世号此山为三学山,亦号为柄贤山

  又曰:南阳文氏说其先祖汉末大乱,逃壶山中,饥困殆绝。有一人教食木,遂不饥。十年来归乡里,颜色更少。身轻欲飞,履险不倦,行冰雪内,了不知寒。木,一名山蓟,一名山精。

  又曰:薛女真者,不知何许人也。晋室乱离,人多柄寓林薮,服饵避世。因居衡山。寻真台外,出行常有黄乌、白猿、白豹随之,不知所修何道。

  又曰:玉姜者,毛女也。居华山,自言秦人。始学食松叶,不饥寒。止巖中,其行如飞。今号其处为毛女峰。

  又曰:涓子,齐人,子饵木,著三才经。淮南王刘安得其文,不解其旨。又著琴书三篇,甚有条理。

  又曰:张微子,汉昭帝时将作大匠张庆女也。微子好道,常服雾气。自云雾是山泽水火之精,金石之盈气,久服之则能散形入空,与云气合体。微子自言受此法于束海东华玉妃淳文期,青童君妹也。微子亦以此雾法教诸学者。 

  《九真华妃》曰:日者霞之实,霞者日之精。人惟闻服日实之法,未见其知霞之精也。夫餐霞之经甚祕,致霞之道甚易。此谓体生玉光,霞映上清之法也。

  道部十二竟

  道部十三

  服饵下

  《登真隐诀》曰:太极真人昔以神方一首传长里先生。先生姓薛,自号长里,周武王时人也。先生以传西域总真王君,即金阙圣君之上宰也。按□饭方受西梁真人所传,时在大宛北谷。今长里传九转,乃周初间,是为受服□饭,三四百年后乃合此丹。盖司命剑经序也。总真王君传太元真人,即东卿司命茅大君也。以汉武帝天汉三年受之,时年四十八。后又以付二弟,并各赐成丹一剂。司命既传二弟而不载于此,当以王命君使付,非正次传授也。自二君以后,惟定箓与杨君使示许长史并缘,乃至于今。故汉晋之世,诸学道人各六合服金液升仙,无言九转,则此真人方下授以来,未有营敢宣之约敢不敢也前盟,则金龙玉鱼后代止布帛而已。违盟负信,三祖获考于水官,谓妄传非人也。传授须斋盟,用金玉偃环,以代剪发歃血之誓也。欲合九转,先作神釜,当用荥阳长沙豫章土釜,谓瓦釜也。昔黄帝火九鼎于刻山,太清中经亦有九鼎丹法即是。丹釜从来咸呼为鼎,用谷糠烧之,当在名山探僻处,临水上作鼇屋,屋长四丈广一一丈,开南东西三户。先斋戒百日,乃泥作神釜。釜成捣药。令计至九月九日,平旦发火。按合诸丹,无用年岁好恶,惟日月中有期限及吉凶。琅玕以四月七月十二月中旬问发火,曲晨以五月中起火,太清九丹起火。虽无定月,而云作六一五月七月九月为佳。自斋以始,便断绝人事,令待丹成也。合丹可将同志及有心者四五人耳。皆当同斋。戒斋起日,先投玄酒五斛于所止之流水中。若地无流水,当作好井,亦投酒于井中,以镇地气。令斋者皆饮食此水也。合丹法又令以青石亟盛好龙骨十斤,沉于东流水中,名曰青龙液。饮食之,以通水灵也。取东海左顾牡蛎,吴郡白石脂云母屑,蚯蚓土滑石矾,凡六物等分,太极真人以太上天帝君镇生五藏上经,刻于太极紫微玄琳殿东殿墉上。此乃上清八龙大书,非世之学者可得悟了也。南岳赤松子受而服之,求其注释于太极真人。

  又青童君云:五公之腴,镇生五藏,鍊白易躯,可以少颜色。须斋戒泥鼇修鍊也。云腴之味香甘异美,强血补骨,守气凝液,镇生五藏,长养魂魄,真上药也。真人云:此愈于鍊八石饵云母也。真人鍊形于太阳,易邈于三官者。此之谓也。

  又曰:太极真人青精□饭方。按《彭祖传》云:大宛有青精先生,能一日九食,亦能终岁不饥,即是此矣。真上仙之妙方,断谷之奇灵也。清虚真人说霍山中有学道者邓伯元王玄甫,受服青精石,饭吞日景之法,能夜中书。又仙人龙伯高受服青她方,醉亡隐处方台。又定录君命告掾云:次服她饭,兼谷勿违,益髓除患,肌肤充肥。又掾书告长史觅米药来山染作饭,恐草燥。又长史与大掾书,令饷小缘白米,是染作饭。凡此六事,有书者也。太极真人青精十石□饭,上仙灵方,王君注解其后。大书者是太素本经及西梁口诀,墨注者是清虚王君所释,南岳魏夫人敷撰而使司命杨君书之。五真共成一法,足称灵妙矣。

  《上元宝经》曰:子食草木之王气,与神通。子食青烛之津,此之谓也。此太素所传,太极所撰,上真灵仙之至要,不同余术也。服□饭,百害不能伤,疾疫不能干,去诸思念,绝灭三尸,耳目聪明,行步轻捷,能隐化遁变,长服益寿。茅司命大君语二弟云:宜服四扇散。昔黄帝授风后,却老还少之道也。我昔授之于高丘先生,今以相付耳。又语小弟保命君曰:卿宜服

  王母四童散,此反婴之祕道也。体中少损,宜服此方,以补脑耳。按小茅君服时已一百二十岁也。夫此二方,皆妙法也,当斋戒修制。

  又曰:裴君受支子元服食狭苓之法。焦山蒋山人所传,能长生久视,修合之际,须谨密斋戒。裴君又受支子元胡麻之法,蒋先生惟服此二方,位为仙真。此二方书与世少异一裴君所祕用者,验而有实。凡服狭苓胡麻之方甚众,此法既真人所经,用真人手所书记,必当最神胜于诸法。若能常服,仙道可期。但患人服未觉甚益,便不服之。故少有尅终之效。若体先不虚损,及年少之时,当服伏苓。若年三十岁,当服胡麻。蒋先生曰:此二方是大有之要法,长生神仙之祕宝也。大有者,谓委羽山洞天大有官中之书法,彼人当有服之者。《宝玄经》云:伏苓治少,胡麻治老,合以斋戒,服以朝早,卉醴华腴,密也百卉之花以成腴醴。五公谓为卉蒙华萸。火精水宝火精,伏苓也,性热而合火,伏苓则其精矣。水宝,胡麻也,性玲色黑而含津泽,故谓之水宝。和以为一,还精归宝。此之谓也。裴君以年少时所用,故服伏苓也。清虚真人年十二便受此方,于时未必亏损,所以云服伏苓,夜视有光也。二方伺耳,皆长年之奇方也。若合二物倍用密共煎捣为丸乃佳。按青精方伏苓禁食酸,此专用伏苓,不必禁酸味。

  又曰:清虚王真人授南岳魏夫人谷仙甘草丸方,魏夫人少多病疾,王君于脩武县中告夫人曰:学道者当去病,先令五藏充盈,耳月聪明,乃可存思服御耳。按王君初降真之时,是晋元康九年冬于汲郡脩武县察内。夫人时应年四十八也。夫人按而服之,及隐影去世之时,年八十三岁也。此晋成帝咸和八年甲午岁,则夫人从服药已来三十五年矣。其间或不必常相续也,了无复他患。先疹都愈,发不白,齿不落,耳目聪明,常月中书道家章符。夫人既为女官祭酒,故犹以章符示迹耳。存思入室,动百日数十日,了不觉劳。既在俗世,家事相乱,欲修斋研诵,便讬以入室也。食饮通快,四体充盈,即甘草丸之验也,谓之谷仙方。脾胃既和则能食而不害,肤充而精察,起居调节,无涩利之患矣。食谷而得仙,故谓之谷仙也。此本九宫右真公郭少金撰集此方,诸宫久已有之。至郭氏更撰集,次第序说所治耳,犹如青精乃太素之法,而今谓太极真人也。学仙道者,宜先服之。昔少金以此方授介象,又授刘根、张陵等数十人,亦称此丸为少金丸。宜斋戒修合,并无毒无所禁食,一年大益,无责旦夕之效也。俗人亦皆可服之。

  又曰:云芝英不择日而修,合治三尸,伏疾服食一剂,则谷虫死,则三尸枯。若道士固食谷者,乃宜服也。谷虫既灭,使人食谷而无病,过饱而不伤。去尸虫之药甚多,莫出于此。昔修羊公、稷丘子,东方朔、崔文子、商丘子,但服此药以协谷而皆得仙也。汉景帝及武帝求索东方朔、脩羊公祕方,终不传。

  又曰:北海公涓子,名姓不显,青童君弟子苏林之师也。少饵木黄精,授守一玄丹之道,在世二千八百年。玄洲上卿苏林字子玄,涓子弟子也。同紫阳之师,濮阳曲水人,年二十余。辞家学道,后授三元真一,游变人问。

  又曰:太清正一真人张道陵,沛国人,本大儒。汉延光四年始学道,至汉末于乌鸽山仙官来降,授以正一盟威之教,施化领民之法,号天师。即《真诰》云奉张道陵正一平气者是也。天师灵宝伍符序及太清金液丹序并佳笔,别有传已行于世。

  又曰:服五石者亦能一日九食,百关流淳,亦能终岁不饥,还老反婴。遇食则食,不食亦平,真上仙之妙方,断谷之奇灵也。陶隐居注云:虽一日九食,而吸飨流变,不为滓,终岁不饭而容色更鲜。又云:吸引之易感,无贵于七曜;修行之早成,不过于九道;保守之坚固,莫瑜于镇生;卫用之急防,无起于浑神;药石之速效,岂胜于青精;祈拜之感,孰贤于朝谢也。

  又曰:服五石镇,五藏不坏。

  又曰:九苞凤脑,太极隐芝,丹鑪金液,紫华虹英,太清九转,五云之浆,东瀛白香,沧浪青钱,高丘余精,积石飞田,能使人寿考。琴高先生受镇益命之道,又行补脑反丹之法。

  《宝剑上终》曰:太极曲晨八景丸服之,能飞行太虚。

  又曰:太虚真人服四极云牙也。

  又曰:飞龙云腴方鍊五石之华膏,身有玉光,能夜书。此药愈于八石之饵。

  又曰:服日月之华者,欲得桓食竹笋。竹笋者,日华之胎也。一名太明。又欲桓食松叶。松者木之秀也,欲服日月,当食此物气以感运也。

  太虚真人云:松柏者,木之秀。

  又曰:真人抱五方元晨之晖,食九霞之精注曰:谓清晨之元气,始晖之霞精曰阳数九谓之九霞。本文云神光内耀朱华外陈。

  《太上黄素经》曰:凡道士临食常上飨太和。

  《太平经》曰:青童君采飞根吞日景。《空洞灵章》云:朝餐五云气,夕嗡三晨光。又云:食黄琬紫真之饴。

  《真诰》日:昆仑有绛山石髓玉树之实。

  又曰:上清金阙灵书紫文采服阴华吞月精之法,昔授之于大微天帝君,一名黄气阳精藏天隐月之经也。

  又曰:诸为道者,酒肉最为大忌。酒之为物,能使人识虑昏迷,性怀乱僻。案诸药中,惟口口四童丸云用酒,亦可以水。又木丸以酒和煎之,其余不云酒服饵。

  又曰:后汉左慈就司命乞丹砂,得十二斤,以合九华丹。

  又曰:治明期与后汉末人张正礼,在衡山中受服王君虹景丹,积三十馀年。

  又曰:赵广信,阳城人也。魏末来刻山,受服气法,守玄中之道。后服九华丹。

  又曰:朱孺子,吴末人,入赤水山服菊花饵木,又受西归子入室存泥丸法三十三章。

  又曰:郑景世与张重华俱晋初人也,在湾山受行守五藏含日法,服胡麻及玄丹。

  又曰:马明生,临淄人。为县吏,逐贼被伤。太真夫人以灵元救得。差后师安期生受服太清丹。

  又曰:王玄甫,沛人,与邓伯元俱在霍山,受服青精石饭吞日丹景之法。

  又曰:《黄山诀》云:养性服食药物,不欲食蒜及石榴子。道士自不可食。

  《列仙传》曰:赤将子举者,黄帝时人。不食五谷而食百草华。

  又曰:天仙偓佺者,槐山采药人也。好食松实,体生毛,目方,能飞行及走马。

  又曰:务光夏时人,耳长七寸,好琴,服蒲韭根。

  又曰:涓子齐人,好饵木,著天地之经三十八篇。后钓于泽,得符鲤中,隐岩山,能致风雨。吉伯阳九仙法,淮南王少得其文,不能解也。其《琴心》三篇有旨焉。

  又曰:刘景,前汉时人也,从那鄂张君受饵云母,知其吉凶。

  《抱朴子》曰:修道饵药及隐居入山,不得入小。法者多遇害,万物之老者悉能为怪,常试人耳。惟不能于镜中易其真形耳。是以古之入山道士,皆以明镜,径九寸已上,悬于背后,则老魅不敢近人。或有来试人者,则当顾视镜中,是列仙山神者如人形。是鸟兽邪鬼亦见。昔人有于蜀云台山石室中,忽有一人,着黄练单衣葛巾至其前。于是人顾镜中,乃鹿也。因叱而成鹿径去。又林虑山下有一亭,每宿者或死或病。常夜有十数人,衣或白或黑,或妇人男子。后那伯夷过宿,明烛而坐。夜半果见,密以镜照之,乃草犬也。伯夷乃执烛起,诈误以烛烬落其衣,闻燎毛,遂以刀刺杀一犬,余骇去。每入山,须择吉日。

  《抱朴子》曰:天地之情状,阴阳之吉凶,茫茫乎其亦难详也,吾亦不必谓之有,又亦不敢保其无,然黄帝吕望皆所信伏,近代严君平、司马迁皆所据用而经传有历刚日吉日有自来矣。王者丘太史官封拜置,丘有事宗庙社稷郊祀天地皆择其日也。

  按《 玉铃经》 云:欲入山,不可不知遁甲之祕木而不为人委曲说其事也。

  道部十三竟

  道部十四

  仙经上

  《仙经》曰:九转丹、金液经、守一诀皆在昆仑五城内,藏以玉函,书以金札,封以紫泥,印以中章。

  《抱朴子》曰:余闻郑君言道书之重者,莫过于三皇内文五岳真形图。古者仙官志人尊祕,此道非有仙名者不授也。受之,四十年一传。传之诀朱而盟,委信为约。诸名山五岳,皆以此书,但藏于石室幽隐之地。应得道者入山,精诚思之,则山神自开,令人见之如帛。仲理者于山中得之是也。有此书者,当须清洁。每有所为,必先白之,如奉君父。其经曰:有三皇文者,辟邪恶鬼,瘟疫横祸。又次有玉女隐微一卷,可化形为飞龙、杂兽、金玉、木石,兴致云雨之类,亦大术也。其淮南鸿宝万毕之书不能过也。郑君博极五经,知道者也。兼综九宫三棋,推步天下河维与洛同谶纬。太和元年,知季辰之乱,江南将鼎沸,负笈将仙药,东入霍山,莫所知之。

  又曰:家有五岳真形图辟恶,人不能害。

  又曰:黄老玄圣深识独见,开祕文于名山,受仙经于神人,蹶埃尘以遣累,凌太遐以高跻,金石龟鹤与之等寿。念有志于将来,愍信者之无闻,垂以方法,炳然著明。浅见之徒,区区所守,甘于寥而酣于醨,知饮食过度,而速病,而不能节,知极情恣欲而致.殒而不能割。神仙可得,安能信乎?按仙经以为诸得仙者,皆其受命偶值神仙之气自然所察。故胎育之中,已含道性及其有识心好其事,必遇明师而得其法,不然则不信不求,求亦不得。夫百年之寿,三万余月,幼弱则未有所知,衰

  迈则惧乐并废。童蒙昏老除数十年,而险厄忧病又相寻焉。居世之年,略销其半,人凡得寿,不过五六十咄丁骨切嗟咸尽,除哀忧昏耄,六七千日耳。顾眄已尽,况于全百年者,万无一焉。谛而念之,亦无笑夏虫朝菌也。盖知道者所至悲也。

  《太上太宵琅书》曰:道本无形,应感生象。大象无象,象妙难明。故见真文,结空成字。

  又曰:太上真人灵宝祕文内符者,九天真王、三天真皇以授帝誉,藏于钟山北阿。夏禹治水,毕诣钟山。钟山真人以授之。禹还会稽,更撰定为二通。一通藏苗山山□,须万年劫会乃出。一通绢写付云水洞室,须甲申期至,令与理水傅伯长等。

  又曰:吴王阖闻十二年正月,使龙威丈人入包山洞庭取之以出,有符而无说。又齐人乐子长受之于霍林仙人韩众,乃敷演服御之方,藏于东海北阴之室。太一金液经者,按《剑经序》云:高丘子服金液水,长史书云:欲合金掖,意皆是此方。今有葛洪注是郗愔黄素书,又有别诀一卷。此亦太清上丹法也。

  《登真隐诀》曰:杨君许长史共书洞房经于小碧牋纸。又云篆书白麻纸。

  又曰:八素之经,是圣君以白素之缯、八色之彩笔自书也。

  《灵书经》曰:昔龙汉之年高,上大圣以紫笔书空青之林,撰出妙经灵宝真文出法度人也。

  《金根经》曰:太阳金童、太阴玉女侍紫书上法。

  又曰:西华玉女在仙都守卫藏天隐月之经,《龙飞尺素隐诀》云:天帝君命羽仙侍郎执金案以请经。

  《真诰》曰:上清九真中经内诀是太极真人赤松子撰。

  又曰:华阳中玉碣文云:养存三元洞,我玉文领理八老二十四真,不眠内视,此仙之要言也。

  又曰:宝神经,裴清虚裴真君也锦囊中书也。侍者常所带者。裴昔从紫微夫人受此书也。

  又曰:玄圃北坛西瑶之上台也,天真祕文尽在其内。

  又曰:九华真妃与紫微王夫人,南岳魏夫人同降真妃坐良久,乃命侍女发检囊中,出二卷书付杨君:一上清玉霞紫映内观隐书;一上清还晨归童日晖中玄书。此是三元八会之书。杨君既究识真字,令作隶字显之耳。道有八素真经,太上之隐书也。

  又有九真中经,老君之祕言也。黄书亦要长生之诀也。青要紫书,金根众文,玉清真诀,三九素言丹景道精,隐地八木,白简青箓,紫度炎老,此皆道之经也。

  又有飞步七元,天纲之经,七变神法,七转之经。

  又大洞真经三十九篇,太丹隐书八禀十诀,天关三图,七星移度,九丹金液神丹,太极隐芝,五行祕符,曲素辞诀,黄水月华,徊水玉精,水阳青英,绛树青实,琅玕华丹,天皇象符以合元气,白羽紫盖以游五岳,三皇内文以召天地神灵,玉佩金珰以登太极,素奏丹符以召六甲,金真玉光以映天下,八景之舆游行太清,飞行之羽以超虚空。

  刘向《列仙传叔》曰:《列仙传》,

  汉光禄大夫刘向所撰也。初武帝好方士,淮南王安亦招宾客,有枕中鸿宝之书。先是安谋叛伏诛,向父德为武帝治淮南狱,得其书。向幼而读之,以为奇。及宣帝即位,修武帝故事,向与王褒等以通博有俊才,进侍左右。向又见淮南铸金之木,上言黄金可成。上使向与典尚方铸金,费多不验,下吏当死。兄安阳成侯安民乞入国户半赎向罪,上亦奇其材,得减死论诏为黄门侍

  郎,讲五经于石渠。至成帝时,向既司典籍,见上颇脩神仙事,遂修上古以来及三代秦汉博采诸家言神仙事。

  《穆天子传》曰:升昆仑之墟以观黄帝之宫,具斋戒以祀登舂山,即玄圃也。昆仑之山,地方二千里,有曾城九重,是谓闱风玄圃。

  《山海经》云:明明昆仑,玄圃其上。穆天子勒铭于玄圃,以昭后世。天子与王母觞于瑶池之上,王母为谣白云在天,于是天子升于崦嵫日入处山也,乃纪迹于崎山。

  《茅盈传》曰:王母谓茅盈曰:玉

  珮金珰之道,太极玄真之经,能之者皆飞行太虚。王母命西城王总真一一解释玄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