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太平御览

  经名:太平狮览.道部。宋李昉等奉校编。二十一卷。底本出处:原书总一千卷,第六百五十九至六百七十九卷为道部,计二十一卷。《正统道藏》正一部,原转录其三卷(第六百七十四至六百七十六卷),今据影宋本道部全文辑录。参校本:《正统道藏》本。

  目录

  道部一

  道

  道部二

  真上人

  道部三

  真人下

  道部四

  天仙

  道部五

  地仙

  道部六

  尸解

  道部七

  剑解

  道部八

  道士

  道部九

  斋戒

  道部十

  养生

  道部十一

  服饵上

  道部十二

  服饵中

  道部十三

  服饵下

  道部十四

  仙经上

  道部十五

  仙经下

  道部十六

  理所

  道部十七

  冠

  积

  帔

  褐

  褵

  袍

  裘

  衣

  珮

  绶

  板

  笏

  帬

  铃

  杖

  节

  履

  乌

  帷帐

  席

  道部十八

  简章

  道部十九

  几案

  舆辇

  阙

  殿

  堂

  台

  阁

  楼

  观

  宫

  室

  房

  舍

  窗

  户

  门

  庭

  坛

  府

  道部二十

  传授上

  道部二十一

  传授下

  道部一

  道

  《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虚极之妙也。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无名者,妙本也,道冲而用之或似不盈。渊乎似万物之宗。天地之闲,其由崇龠乎?玄牡之门是谓天地根。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绝圣弃智,民利百倍。孔德之容,惟道是从。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然哉?曲则全,谓曲己以应务则全也。枉则直,谓枉己以伸人则直也。洼则盈,谓执谦则常盈也。弊则新,谓守弊薄则日新也。少则得,谓抱一不离则无失也。多则惑,谓有为多门则惑乱也。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希言自然者,谓因言悟道不滞于言,合自然也。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吾不知其名,字之日道,强为之名曰大。域中有四大,王居其一。谓王者人灵之主,万物系其兴亡也。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重为轻根,静为躁君。善行无辙迹,谓体了真性行无行相,则心与道宜也。善言无瑕摘,谓遣象求意,理证心忘也。善计不用筹筭,谓一以贯之不生他见也。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谓心无逐境之迷,境无起心之累也。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谓心与道合,虽无约束,其不可解也。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奔物,是谓袭明。知其雄,守其雌;知其白,守其黑;知其荣,守其辱;谓含德内融则复归于朴,常德听用则散而为器。既涉形器,必有精麤。圣人用之,则为群材之官长矣。故大制不割,谓圣人用道大制群生。万物不谢,于自然曾不割伤也。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与江海。死而不亡者寿,谓死者分理之终,亡者夭折之数。寿者一期之尽,夫知足力行者得天常也,死而不亡是一期之尽,可谓寿矣。执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于太平。化而欲作,吾将镇之无名之朴。谓道也。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天下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明德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类。上德若谷,谓虚泌而容物也。大白若辱,谓能洁而含垢也。广德若不足,谓大成而执谦也。建德若渝,谓立功而不街也。体真若渝,谓淳一而和光也。大方无隅,谓不小立圭角也。大器晚成,谓且无近功也。大音希声,谓不饰小说也。大象无形,谓能应万类也。道隐无名,谓功用不彰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无为。故塞其兑,闭其门,终身不勤也,谓不纵六根爱悦,则祸患之门闭矣,终身不勤劳也。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谓开纵视听以成其爱悦之事,故有祸患不救也。无遗自殃,是谓袭常,谓不为身灾,是谓密用真常之道也。

  又曰: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所以言者以音相闻,譬如知音者,识音以絃,心知其音,口不能传道。深微妙知者,不言也。太上日知者不言,言能以救物。

  又曰:上士学道,受之以神,中士受之以心,下士受之以耳。以神听者通无形,以心听者知内情,以耳听者闻外声。

  又日: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无事而民自富,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欲而民自朴。修之于身,天下自化。深根固蒂长生久视之道。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道者万物之奥,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

  《太上经》曰:混茫之气变化为真人,与时翱翔,有名无体。

  《仙经》曰:神仙轻举谓之天仙,列位太清,度名祕籍。

  《祕要经》曰:五岳洞府,瞬处地仙,保其神形,远其忧患。

  又曰:太清九宫皆有僚属,其最高者称太皇、紫皇、玉皇,其高总称大道君,次称真人、真卿,其闲有御史。

  凡称太上者,一宫之尊也,德高无瑜,故日太上。

  又曰:仙者,川也。身者,舟也。济川得岸,何假舟焉?

  《太真科》曰:《玉皇谱录》有百八道君,草仙随业以补其职。三善道者,圣、真、仙也。上品日圣,中品日真,下品日仙。三清之闲,各有正位。圣登玉清,真登上清,仙登太清。玉清有大帝宫殿,皇帝、王公、卿大夫、吏民率以圣呼之,如圣皇、圣帝之类是也。男女贵贱,各有次第。上清有玄都、玉京、七宝、紫微,率以真呼之。太清有太极宫殿,率以仙呼之。其上清、太清之品位,男女次第之统数,与玉清同。

  《大洞经》曰:从生得道,从道得仙,从仙得真,从真得为上清君。

  《五符经》曰:二十四真图,五岳之灵宝也。能得之,必能仙去,飞步太清。欲得道法,先沐浴去秽,当得《东井图》。欲定五帝、役山精,当得《岳图》。欲通神灵、法仙诀,当得《八史真形图》。欲通五行厨,当得《六甲通灵图》。欲存吾身、致天神,当得《九宫紫房图》。欲奉道法,当得《太清图》。欲奉顺道,当得《混成图》。欲通道机,当得《西升保录图》。欲通变化,当得《灵化图》。欲蹑大道,当得《九天图》。欲脱身形,当得《九变图 。欲隐存守身神,当得《养身图》。欲定身守神宝,当得《含影图》。欲恬泊守一以存身,当得《养身图》。欲寂默养志,当得《精诚守志图》。欲清净洁白致其芝英,当得《芝英玉女图》。欲骋六丁,当得《六阴玉女图》。欲致仙录,当得《九九道仙图》。欲食道气当得《导引图》。欲治道术,当得《洞中皇宝图》。欲为变化,当得《偃息图》。欲临炉定九丹金液,当得《太一图》。欲登五岳求神仙芝药,当得《开山芝药图》。欲保神形、别邪精,当得《明镜图》。

  《上清经》曰:气之所守,随神所生。神在则气在,神去则气去。气散则为云雾,合则为形影。出之为仙,化入之为真一。上结三元,下结万物,静用为兆身,动用为兆神。

  《洞真经》曰:凡读《太丹隐书洞真玄经》,能研精密,感通玄达,云回释玄元味景太清者,得为玄中法师也。

  葛洪《神仙传》曰:自伏羲至三代,显名道士,世世有之。其老子,盖得道尤精者也,内实自然,欲正定本末,当以史传为据,并仙经、祕文以相参会,其他俗说,文多虚妄,其后道士,私有增益,非真文也。著《道德》二篇,尹喜行其道。至汉窦太后好黄老言,孝文帝及外戚诸窦皆令读之,故庄周之徒以老子为宗。

  《太上玄一真人经》曰:众真高仙皆有师也,奉受《上清三洞宝经》。为学无师,则道不成,八景、龙舆焉可得乘?太极、玉阙焉可得登?凡学上清之道,岂肉飞之举?若慢于师道,则失投夜光也。以是言之,道固难知也,至于圣贤,皆尊其师,所以耐道也。

  《太上太霄琅书》曰:天地布气,师教之真。真仙登圣,非师不成。心不可师,师心必败。

  《宝玄经》曰:裁制偏邪,必归中正。能及流末,还至本源。道本无形,假言立象,虽言冲用,用实无物。

  《道典》曰:制杀生者,天也。顺性命者,人也。非逆天者,勿杀也。非逆人者,勿伐也。为政如是,盖道之极也。

  《七圣纪》曰:南岳赤君下教变迹为道士,与六弟子俱显姓名。

  《太一帝君经》曰:求道者使其心正,则天地不能违也。舍色累而不顾,避荣利而自远,甘寒苦以存思,乐静斋于隐垣,则学道之人始可与言矣。

  《太上三五顺行经》曰:天者,道之应形也。应有时渐,交以引之,玄象虚文,莫过三五。三五顺行运周,则变通不穷,三才合度。太一者,天也。天之受一气,荡荡而致清。道者,天之积灵也。

  《升玄经》曰:道之玄妙,出于自然,生于无生,先于无先,弥纶无外,布神化气,淡然无上,制御诸天。

  《玄妙内篇》曰:大道起于无为,万物之祖也。

  《正一真人经》曰:道之淳真,非有言也。借言通意,因置玄都,正一之化,去真近矣。

  《宝玄经》曰:正则道合,合则言志,志言在正,正以绝邪。斋戒通经,仙道自成,成仙之大,莫过太上,太上无言,言以应感,感应之道,表信成经也。

  《三皇经》曰:求索自然,脱身当道,三光发明,天地常然。

  《智惠经》曰:与人君言则惠于国,人父言则慈于子,人师言则爱于众,人兄言则悌于行,人臣言则忠于上,人子言则孝于亲,人友言则信于交,人妇言则志于夫,人夫言则和于室,人弟言则恭于礼,野人言则劝于农,道士言则止于道,异国人言则各守其域,奴婢言则慎于事。

  《太上经》曰:亲近贤智,博问善道,贤者论议,不可专执。

  又曰:末世道士讲经说法,仪轨云何?若说五千文者,亦依灵宝。

  《太上三洞宝经》曰:三洞传法之师一人度世,胜黄衣道士千人也。

  又曰:大茅山有铜铁鼎,可容四五斛,刻甚精好,在山最高处,入土八尺余,上有盘石掩鼎。每吉日,远近道士咸登山瞻视,无复草木。垒石为小坛,昔有小瓦屋,为风所倒。两铉法日月也,三足法三才也,羽山之铜所作,神变隐显。

  《真诰》曰:大茅山西南有四平山,俗谓之方山。其下有洞室,名日方台。洞有两口见于山外,与华阳通,号为别宇幽馆矣,得道者处焉。

  又曰:脩于身,其德乃真。君子立身,道德为任,清净为师,太和为友、为玄、为默,与道穷极,治于根本,求于未兆。为善者自赏,为恶者自刑,故不争无不胜,不言无不应。

  又曰:能以至心学道,当以道授学者。斐君曰:我师南岳赤松子为大虚真人。昔太上以德教老子以得道,松子以道授我而得仙。

  又日:仙道十上试观之法试皆过,然后授之。经此十二事,大试也。皆太极真人临见之,可不慎焉?昔彭祖弟子青乌公受明师之教,审仙妙之理,入华阴山学道。积年十二试,有三不过。后服金液而升太极,道君以为试三不过,但仙人而已,不得为真人。

  又曰:斐君云学道者有九患,若审之,则仙不远也。患人有志无时,有时无友,有友无志,有志不遇其师,遇师不学,学师不勤,勤不守道,或志不固。一心如此,则不须友而成,亦不须感而动,此学仙之广要也。师有忧戚,弟子出入无善。为学无师,道则不成,心存目想,见师如经,学非师授不可以教人,恐疑悟后学,故不得传求法。事师莫择贵贱,勿疑长幼。言我年大而彼年小,彼是贱而我是贵,此是未解正真平等之要。人无贵贱,有道则尊,所谓长老不必耆年,要当多识多见以为先生。不得言彼学在我后,云何更反师。彼作此念者,非学道也。当谦下推能让德,惟善是从,不得独是非彼。得道度世,莫不由师也。学之有师,亦如树之有根也。太智既成,复能成就小智,由树根生子,子复能生根,展转相生,种类不绝。从师变道,道过于师,还教于师,所谓道贵人贱,义类如此。先师并须尊异,所以尔者,本师者,学之根也,譬为山,一篑之土渐得高大。本师者,发蒙之基也。后师者,备成也。谕如严装服饰,众事已辨,惟未加冠,不可以行人事也,妄生下想,所以然者,论议言说,为人模范,师不明道,焉能解疑难也?古者贤圣上学,得其师名为更生,不得其师名为乱经,无其师,道不自生也。

  《太平经》曰:上士学道,辅佐帝王好生之德也。中士学道,欲度其家。下士学道,才脱其身。

  又曰:言则道不成,多言则为害,闭口不言,万岁无患。

  又曰:人得善师,乃使凡贱之人成善。人善不止更贤,贤不止次圣,圣不止乃得深知真道,守道不止乃得仙,仙不止乃与天比其神,神不止乃得与元气比,其得元气乃包天地八方,莫不受其气而生,是善师之功也。不得其善师,失路矣。故师师相传迺坚于金石,不以师传之名为妄作则致邪矣。叛去其师,是去其真道,自穷之术也。道有宗师、祖师。

  《定真玉录》曰:治心之最不忘须臾,心神乃定,定则入道,其状在外。慎其言语,惧触物也;节其饮食,虑贪叨也;衣粗而静,在素淡也;居陋而隐,守静笃也;恭谨一切,避凌辱也;不敢为先,兔嫉谤也;始终淳信,潜化导也;进止和光,密行教也;挫锐解纷,明道有时也;出处变化,见神应之速也。

  又日:九宫真人出入皆从黄阙,绛台中问为道,故以道之左右置台阙者,以司非常之气,伺迎真人之往来也。

  《道基经》曰:服药食麦为善,麦有甘始,道士御气,食麦而度世也。

  又云:合道不言,得无之真,昼夜不卧,日月合光,不饥不渴,龟龙胎息也。

  又云:食谷者,名之谷仙,行之不休,则可延久长也。不食谷者,可以度世。

  又曰:无卖吾道以行求钱,无街吾道强授豪荣,无损吾道以与谗佞。

  《黄庭经》曰:仙人道士服气,非有神也,养生所致,和气专也。若道士恐畏存神,可呜天鼓,声闻太极。

  《太真科》曰:道士脩经习业,以五千文为先。

  又曰:道有寂动,气化之有形,智化之有声。

  又曰:皇教道也,帝教德也,王教仁也。

  《抱朴子》曰:求师必须深博,犹涉沧海、造长洲,独以力劣为患,岂以物少为忧哉?夫虎豹之所余,乃狸鼠之所妖,陶朱之所奔,乃原宪之所无,专心凭师,依法行道,济身度世,利在永亨。事师尽敬,得道为期,承闲候色也。不尽力明其师道,则罪不可除也。学道得师,明事之,害乱不得发也。

  《三无真一经》曰:有大洞守一经者,则为师也。《太清经》云:天地以道资,圣人以道师也。资者,持道以养育当生也;师者,以教人不知而当成也。

  又曰:有大洞守一经者,则为师也。所以崇建本末尽善,明天戒之苦至,期神灵之所宗,讬阶级以自始,所以师友,垣其外三一鑑其内。帝君忻其口,赤子悦其宅。《老子》云:天地以道资,圣人以道师。资者,持道以养育当生也;师者,以教人不知而当成也。

  《上清紫宸经》曰:经不师受,窃天之宝;受无盟信,忽天之道。

  《太上八素真经》曰:太上玄人所以与天地等者,贵其能相教导也。先觉悟于后觉,反流归于一源也。

  天真皇人曰:此口 诸君皆积学灭度,道业垂成,而得受此文以还生人中,皆超虚步空,上升金阙,受号自然也。其并悠远,人世所不能明。考其延者,羨门子师夜光,高丘子师石公,洪崖先生师金母,并受灵宝灭度五炼之法、升天之传。

  又曰:《正一法文》曰:若街法求利,不明正典,传非习谬,迷误后生,后生绿薄,率尔逐易,不寻高德。苟贪爱名,名而无实,望福得祸,祸加深也。传授苟非其人,道不虚授;常恐浮浅之辈,亟生诽谤,贻灾致罪,为累不轻,所以立信效心因以为施,授受之中,有以分别。

  《洞真经》曰:修太一之道,忌见血秽之类,亦不可泣。

  《大有经》曰:受上清宝经者,不得哭泣。

  《玄母八门经》曰:存金华雌一之精,深戒哭泣令身多戚扰。

  道部一竟

  道部二

  真人上

  《太上经》曰:大微天中有二十四气混,黄杂聚结,有名无气,变化为真人。道之积成,托形立影,与时翱翔,有名无体,谓之真人。

  《八素真经》曰:若精勤得道者,皆当书以蕊简,刻以琼文,位为上清左真公。

  又曰:龙衣,凤被,虎带,皆是军真所献于帝皇。

  《真诰》曰:中皇君者,天帝君之弟子也。生知长生之要,天仙之法,夙会玄感,于是太上授以帝君九真之经、八道秘言之章,道成授书,为太极真人。

  又曰:清虚真人于太素真人受三奔之道,桐柏真人脩解剑之法,有太上奔日之文,得为下元真人。

  又曰: 不知回元隐道者,不得刻名上真。回元者,太上更新之日也,常以其日思存吉事。

  又曰:虚妄者,德之病;华街者,身灾;执滞者,失之由;耻辱者,行之玷。遣此四者,然后可以问道耳。有淫街之心,不可行上真之道也。昨见清虚宫正除落此辈人名,又考付三官,推之可不慎乎?紫微真仙之才内明外知,录名太极,金书东州,内累既息,积之勿休。

  又曰:审道之本,则为上清真人。仙真妙方能尽梗槃之道者,便为九官真人。若各备具其道.-则为太极真人。

  又曰:练形于太阴,易貌于三官,受学化神,濯景易气,俯仰四运,得为真人。

  《金根经》曰:天图玉关,主监众真游宴之所也。

  又曰:天关上有六层玉台,太上真人集宴之处也。

  又曰:玉保青官北殿上有金格,格上有金章、凤玺、玉札、丹青、羽盖、升仙法服,以给成真之人。

  《大有经》曰:玉华青宫有宝经、玉诀二应有为真人者授之。

  又曰:《太上素灵洞玄经》上化三真。

  又《大洞真经》云:道有三真,不可去身。紫霞变景,三光映真。

  《大洞玉经》曰:太无山中有洞宫玉户,在峨媚之上,诸得道真仙之名刊列此宫也。

  又曰:云上清有宫,门有两阙,左金阙,右玉阙,有羽衣守士。内有玉芝流霞之泉,刻金题众真飞仙之号。又云玉清中有太晖殿,玉真游宴之所也。

  又曰:九真仙伯,上帝司禁之君。濯缨,帝川之池也。

  又曰:太一上元君者,万仙之司主。方岳真气太上真人步五星之道以致降于室。

  《大洞真经》曰:赤城朱窗上清绝境,乃帝一内宅三真宝堂。

  又曰:上清真人总仙大司马长生法师,登大帝沧浪山洞台中双玉穴,酣饮紫明芝液。

  又曰:长生存神者好山水之人,仁知动静所依也。依仁者静而寿,依智者动而乐,当投简送名,俾崇仁智,朱书白简移籍太清,发炉拜手用青纸青丝裹络巖石上,诣水泛舟,中流读简,以名系之,必能降真也。

  《上清九真中经内诀》曰:有玉保公太素遣下迎九真之人也。

  又曰:欲行九真之法者,斋戒争室,并为天帝君所见记录也。

  《太真科》曰:羽仙侍郎上都官典格列其职位,都统玉真、太上真人,在五岳华房之内,非有仙籍,不得闻见,丹简校定,名入南宫。

  又曰:虚皇金阙,玉帝最贵最尊,号日自然,莫能使之然,莫能使之不然也。和光于人,似同而异,惟得道者乃能知之。

  又曰:上清禹余天有三官真人,主治过刑杀伐、阴贼不轨、嫉害贤哲、心怀进退、秽慢真人之罪者。

  《玉清隐书》曰:玉名金格当为上真三天真皇佩神虎之符,在太极上位。上真则飞龙翼辕,中真则紫毛持节,下真则太极参轩。

  又曰:太微,天帝君命太微,上真劝使群灵。

  又曰:上皇玉帝命玄羽真人出迎太微天帝,又命太上真人开琼珠之筐,出玉真隐书玄羽之经,以传太微天帝

  之君。

  《内音玉字经》曰:真人散香于玉廷。

  又云:飞散百和之香,流五云之华,以观飞天真人。

  又曰:四极真人主人命籍,常乘蒙真之车校人罪录。

  又曰:九华真人治于南上宫中,校人功过善恶,三官列言。

  又曰:天真皇人曰:诸天内音自然玉字其大梵隐语,上帝命天真皇人,注解其正音,足以开度天人。

  《登真隐诀》曰:昆仑瑶台,刊定真经之所也。上品居上清,拟帝皇之尊。中品处中道,皆公卿之位。下品居三元之末,并大夫之流。三真品经,各有条次。

  又曰:三昧真人乘风云龙车,下卫斋戒之士。太素真人辟始学者恶梦之法,金华真人刻大洞上经于天帝紫微宫玄琳玉殿束壁牖上,太虚真人说鸿乌之经,太极真人诵王母之辞,典禁真人察人之善恶,妙行真人推劫会之数。

  又曰:太极真人常以立春日日中会诸仙人于太极宫,刻玉简记仙名。至春分之日日中,昆仑瑶台,太素真人会诸仙人刊定真经也。昆仑瑶台是西母之宫,所谓西瑶上台,天真祕文尽在其中矣。太素真人治白水沙洲之上,定其真经也。至立夏日日中,上清五帝会诸仙于紫微宫,见四真人论求道之功罪。至夏至日日中,天上三官会于司命河候,校定万民罪福,增减年筹。至立秋日日中,五岳诸真人诣中央黄房,定天下祀图灵药。至立冬日日中,阳台真人会集列仙,定新得道人,始入《名仙录》。至冬至日日中,诸仙诣方诸宫,东海青童君刻其仙录金书内字。凡学道之人常以夕半日中谢罪,罪名自除,尅身归善,以求长生神仙。秋分之节,气处清虚,太和正日也。众真诸仙,是日听讼,又刺奸吏,及部内诸仙官并纠奏在处道士之功过及含生有罪应死生者,故《仙忌真记》曰:子欲升天慎秋分,罪无大小皆上闻。此朱火丹陵宫仲阳先生之要言也。又云:此辞出《列纪》,是青童君述古真人之言,以传龚氏,言罪福纤介刻于丹城之籍也,伏匿之,善恶阴德之细功无不缕陈也。

  又曰:上真人之道有七:第一太上郁仪奔日文,二太上结邻奔月章,三太上八素奔辰章,四太微飞天上经,五高上太洞真经,六金阙灵书紫文,七九真中经也。上真之位为诸天帝,行则三七色节,万真前导。中真之道有六:大丹隐书、九真玄文、太上金策、方诸上经、三皇内文、紫书诀箓。中真之位,上清卿相之列也。紫毛持节,玉帝参辕。下真之道有八:上清七变、

  隐地八术、玄皇玉书、神州洞经,紫庭中方、降箓黄道,素奏中章、上元玉书。下真之位,上清大夫之流,五色节旄,飞行倒景。

  又曰:有得见圣列纪者,玄线书名,奏之上清,位为仙卿。若能行金阙真事,则拜为大夫。此谓列纪重于紫文也,既见之,非真受佩而已,谓知其中经目之轻重,求道之梯级,依此寻学,故胜于守紫文之单事也。

  《上皇玉箓》曰:二十四真人有佩玉录以行山川者,则河海上神奉迎启道。

  《灵宝隐书》曰:中极真人主人命籍;九华真人主九幽之下宿对生死;太元真人受天之符,度长夜之魂;太极真人治赤城玉洞之府,司校太山死生之录;三元真人主紫微行道。

  《赤书玉诀经》曰:凡月十四日,上帝真皇劝太一使者下与北郑都伯使者同行天地,司察人神功过探浅,列言上官。又劫太一八神使者下,与三官司察天人善恶列言也。又遣九部刺奸周行五岳三宫水府,条正鬼事,司人功过,列言上天。

  《白羽经》曰:太真丈人登白鸾之车,驾黑凤于九源,自天已下莫不范德。又太极真人有仙真相好者,要在慈心触物以辅相好,然后得仙矣。不能忍性,则仙相败矣。故修道会真,必以精思为本,神为本,存神入观,尅以静念为先。

  《大劫经》曰:上景真人将天下力上元洪水母决逆万川。

  《海空经》曰:何监者,天人之隐名处,玉楼之上列真仙之馆,又高真者,体有真气玉眸谈谈。

  《南真传》曰:昨与叔甲诣清虚宫,校定真仙得失之事,近顿除落四十七人,复上三人耳。内明真正乃良材也。九宫真人出入皆从黄阙绛台,中闲为道,故以道之左右置台阙者,以伺非常之气真人往来者。

  《太上正法经》曰:九真者,九天之真气凝而成也。上、中、下三真生于太清,是元始之澄气也。各置宫室次第,上清宫卫之官,太上大道君,万真之主也,居玉殿,造上帝之章,以为宝经,于玉清官中,以度后学得真之士。

  《三元品戒经》曰:紫微宫有延生之仪格。又云赤帝玉司君玉景度治南方朱阳之台,总统上真之士。

  景林真人曰:勤感累世,念真期灵,皇鉴其用思太极,注名玉割,于是细书紫虚之宫,朱书东华之阁,刻名上清,丹文锦籍。

  《空洞灵章》曰:真人弹璈,吹九凤之箫,神州之笙,其音逸响,流激千寻。

  《后圣列纪》曰:上清金阙后圣君少好道,乐真紫微上真天帝玉清宫,赐紫药刚丹凤玺,得在上清中,游太极,下治诸天,封掌兆民。

  《仙志》曰:凡修行太一之事、真人之道不得有所拜,但心拜而已,不形屈也。思真行道,通而无穷,显验应期,登真必速也。

  《黑箓上篇》曰:圣真仙者,共行道德,俱宗太玄。

  《戒文经》曰:太上真人居仙府中,世人得仙者皆先过此。

  《自然玉字经》曰:七宝林中有上真之游圃,真人之戏园。

  《太霄琅书》曰:元皇玉灵之胄位,登太真,理二仪,于玄圃掌玉箓,于万仙总地可,于五岳领上真,于三关上统无涯,下摄洞源,自天以下,莫不咸隶。

  又曰:太素三元君禀灵和玉宸上气,故结生虚无含真秀景机洞妙无神齐广晖道周九玄呼吸未兆,触物对应,太上之凝结也。

  《太上四明玉经》曰:真仙之道以耳目为主,淫色则目间,广爱则耳闭,此二病从中来而外奔也。非复有他,今令其聪明益易耳,但不为之,当洗心绝念,放奔淫贪,所谓严其始矣。保利双阙,启彻九门,朝液泥丸,列为上真,视彻甚远,听于绝响,此真仙之高,不但明耳目而已。

  《三洞珠囊》曰:高上玉清刻石隐铭曰:邓都山在北,内有空洞,洞中有六宫,书此铭于宫北壁,制检群凶,不使横暴,生民学者得佩此刻石文,则北酆落名,南宫度命,为其真人。

  《太平经》曰:后学得道,各有品阶,至于指极圣真仙人。

  《定真玉箓经》曰:凡欲定心,当受上皇民籍定真玉箓,此至要为学之先也。先能定心,仙名乃定,是三天正一,先生所佩,以定得仙之名。

  《太上经》曰:玉清者,如玉坚不可毁,诤不可污也。坚淳无变,秽累都尽,一而无杂,故名为真人。

  《太上丹简》曰:凡学道居真人之位者,名入南宫。

  《三五顺行经》曰:合德入道,号曰真人。太上遣四极真人来迎,授三天灵录之文于上清宫。

  《上清八景经》曰:精思百日,真人降形也。

  葛玄《五千文序》曰:精思远感而上远,则太上遣真人下授希微之旨。

  又云:静思期真,则众妙感会;内观形影,则神气长有;体洽道德,则百神震服。

  《大洞雌一篇》曰:金姿曜于东华,玉形悦于帝门,神映五老,腾跃三元,顶负宝曜浮游九晨,分形散景,位为上真。

  《升玄经》曰:惟须忠直寻道求真,改恶从善,得为真人。

  《三元玉检经》曰:岁庚寅九月九日甲辰,元始于上清宫告盟,授三元玉检,使付后学。有玄名应为上清真人者。

  道部二竟

  道部三

  真人下

  《集仙录》曰:王母者,龟山金母也。西华至精之气化而生金母,生而飞翔,处极阴元,位配西方,母养群品,所居宫阙在舂山昆仑之圃,阆风之苑,有城千里,楼十二,非台车羽轮不可到也。蓬发虎齿,非西母之真形,盖金方之神也。元始授以万天元统龟山九光之箓,使制召万灵,统括众真,总诸天之羽仪,天帝朝宴之会,上清宝经,三洞玉书,凡所授度,咸所关预。黄帝在位,王母遣使乘白鹿集帝庭,授以地图。其后舜在位,遣使献白玉环及益地图。遂广黄帝九州为十二州,又遣献舜玉琯,吹之以和八风。

  又《尚书帝验期》曰:王母之国在西荒。凡得道授书者,皆朝王母于昆仑之阙。· 王褒字子登斋戒三月,王母授以琼花宝曜七晨素经。茅盈从西城王君诣白玉龟台,朝谒王母,求长生之道,王母授以玄真之经,又授宝书童散四方。泊周穆王驾鼋鼍、鱼鼇为梁以济弱水,而升昆仑玄圃阆苑之野,而会于王母,歌白云之谣,刻石纪迹于弇山之下而还。

  汉武帝好长生之道,元封元年,登嵩岳筑寻真之台,斋戒思道。王母于七月七日乘紫云之辇,驾九色斑龙,带天真之策,佩金刚灵玺、黄锦之服,金光奕奕,结飞云文绶,戴天太真晨缨之冠,蹑方琼凤文之履,天姿奄蔼,真绝世之人也。下车扶二侍女登床,东向而坐,命侍女取桃,以玉盘盛至七枚,四与帝食,母自食三。帝欲收核种之。母曰:此桃三千岁一实,中土地薄,种之不生。问长生之道,母曰:贱荣乐卑,自复佳尔。养性之道,理身之要,在不息耳。欲长生者,先取诸身,坚守三一保灵根,青白分明适泥丸,三宫备卫在绛宫,黄庭戊己无流源,此所谓呼吸太和,保守自然,真要之道也。至若太上灵药,上帝之奇物也。下阴生重云妙草,皆神仙之药也。得上品者,后天而老,乃太上之所服,非中仙之所宝。其中品者,有得服之,后天而游,乃天真之所服,非下仙之所及。其次药有九丹金液、紫虹华英、太清九转五云之浆,玄霜绛雪,腾跃三黄,东瀛白香,玄洲飞生,八石千芝,威喜九光,西流石胆,东沧青钱,高丘余根积石琼田,太灵还丹,盛以金兰、长光绛草、云童飞于,此飞仙之所服,非地仙之所闻也。其下药,狭苓、昌蒲、巨胜、黄精之类,服之可以延年,虽不得长享无期,亦以身生光泽,得为地仙。求道者要先凭此阶,渐而能致远胜也,若能呼吸服御,保固神气,此上品自然之要道也。且夫一人之身,天付之以神,地付之以形,道付之以气,万物草木亦如之。身以道为本,岂可不养神固气以全尔形也?形神俱全,上圣所贵。王母命上元夫人出八会之书、五岳真图、五帝六甲灵飞之符,凡十二事以授帝,不能用其道而多所惑焉。后三祠王母复下降所授之书,置柏梁台上,为天灾所焚。李少君解形而去,巫蛊事起,帝愈悔恨。

  又:大茅君盈南治句曲之山,元寿二年八月己酉,南岳真人赤君、西城王君方,诸葛青童并从王母降于茅盈之室。又王母命上元夫人授盈二第茅固、茅衷太霄隐书。其后,紫灵元君魏华存斋戒于阳洛山隐元之台,王母与金阙圣君降于台中,乘八景之舆同诣清虚上宫,传玉清隐书四卷以授魏夫人。时太虚真人等歌太极歌,王母曰:逍遥玄精际,万流无暂停。一辰此去留会,劫尽天地倾。当寻无中景,不死亦不生。体被自然道,寂观合大冥。南岳挺真干,玉映耀颖精。有任靡其事,虚心自受灵。嘉会绛河曲,相与乐未央。王母复还龟台。

  《 三一经》曰:黄帝游灵台青城山绝巖之下,见天真皇人以苍玉为屋,黄玉为林,翠罗之帷,侍者皆天人。

  又曰:高丘子,商时人也,好道,入六景山。积年,但读黄素道经,服饵木。后服鸿丹,得陆仙,游行五岳。复饮金液,为中岳真人。

  又曰:郭崇子,商时人也,彭真人弟子。尝山行,盗困崇,诸子弟欲追擒之,崇不子曰:纵去。其盗后仕官,而崇子誉之。数数往,彼谢之曰:我昔盗也,不可受大君子之誉。遂自杀。后崇子得道,太极真人以为有杀人之罪,不得为真人。此为善之过,尚致人自毙,况为恶乎。

  又曰:楚庄公时,市长宋莱子常洒扫一市。久时,有一乞食翁入市,经日行歌道中曰:天庭发双华,山源彰阴邪。清晨案天马,来诣太真家。真人无奈隐,又以灭百魔。常歌此乞食,市人无解此者,独莱子悟疑其真人,然未全解其歌耳。遂师此翕而去。积十余年,翁遂授以中仙之道。莱子今在中岳也。乞食翁者,西岳真人冯延寿,周宣王时人也。天庭,任两眉之下,是彻视之津梁,亦谓之华庭也。山源是鼻下,人中之本,侧在鼻下,小入谷中也。天马,手也。以手按鼻下,则杜绝百邪。

  又曰:真人尹喜,周大夫也。为关令,少好学,善天文祕纬,鬼神无以匿其情状,瓖杰不检,荣戚不形于色。志怀逍遥,天性玄湛。忽登楼四望,见东极有紫气西迈,喜曰:夫阳数度尽,九星度值,合岁月并,正应有异人过此。乃斋戒扫道以俟之。及老子度关,喜先诫关吏曰:若有翁乘青牛薄板车者,勿听过,止以白之。果至。吏白,愿少止。喜带印绶,设师事之礼,老子重辞之。喜日:愿为我著书,说大道之意,得奉而行焉。于是著《道德经》上下二篇。喜于是俱去玄洲上卿。

  《苏林传》曰:林字子玄,濮阳曲水人也。父秀,含德隐曜,居于恒山。林少禀异操,至赵师琴高先生,授鍊气益命之道。又师华山仇先生,授还神之术,曰子真人也。当学真道,乃致林于涓子。未遂,告林真诀。先生曰:必作地上真人,当先去三尸。林后授紫阳真人道诀凡二百余事。至于守玄丹洞房,三元真人具标上焉。林为中岳真人。

  《 茅君传》曰:盈字叔申,咸肠人也。父祚,有三子,盈固衷也。盈少禀奇操,娇俗抗迈,不求闻达,不交非类。入恒山,读老易饵木,濳影在山中六年。精思念道,诚感密应,梦太玄玉女持玉割而携之曰:西城有王君得真道,可为师。明发乃寻求至西城,斋戒三月,果见王君。盈乃叩头再拜,勤恳乞长生之术。乃得在西城洞台之中,金玉上宫,亲侍旦夕,执巾屦之役。积十七年,专一不懈。复二年,王君命驾造白玉龟山,谒王母于青琳宫,将盈同行。王君见西王母,稽首于前。盈乃叩头再拜,自陈于王母前,得治身之要道。行其事归家数十年,以汉元帝时,天官下迎来渡江束治句曲山。于是天皇大帝遣授黄金紫玉,策为太元真人束岳上卿,司命神君仗紫毛之节,十绝灵幡,巾藕华冠,绣羽紫被,丹青飞草,斑龙舆素,虎耕曲晨,宝盖琼帷,绿宝执神,流火双珠,月明锦旌,白羽玄千,金钟玉磐,紫琳之腴,玉浆金婴二治赤城山玉洞之府,上编上清,下宴太极,

  封掌昊越,司校太山死生录,朝籍众真,定策金名,领授学道,试校群仙。时茅君弟吏二千石,当之官,乡人多送之,茅君亦在座,曰:余亦有职,某月日当之官。宾客曰:愿奉送茅君。言不须有所损费,吾有以供帐。至期大作宴会,皆青缣,帷喔,下铺重白毡,奇饥异果,罗列妓乐合奏,闻数里,从者千余人。文吏则朱衣素带,武吏则戎备曜日,茅君乃登羽盖车去。以晋兴宁三年七月四日夜,初降杨君家,著青锦绣裙,紫毛被巾芙蓉冠。侍从七人入户,一人执紫毛节,一人执十绝幡,一人带绿章囊,一人握流金铃,三人奉白牙箱并朱衣。以后数数来降,弟子迎候。仙人李遵撰传,光显于世间也。

  《三洞珠囊》曰:王褒字子登,前汉王陵七世孙。服青精她饭,趁步峻峰如飞乌,无津梁直度积水。又服云碧晨飞丹腴,视见甚远。太上大道君遣正一左玄执盖郎,封璋音,赐王君素明琼讦、丹绂绵旌,号清虚真人。

  《真诰》曰:赤松子,黄帝时雨师,号太极真人。

  又曰:九疑真人韩伟远,昔师中岳宋德玄。德玄者,周宣王时人也,服灵飞六甲得道,能远行,数变隐,得玄灵之道。今在嵩山。伟远久而随得其道九疑真人。

  又曰:裴玄仁,右扶风阳夏人也,汉文帝二年始生焉。裴君得道,将入室,弟子邓云亦得道,将邓登太华山,入西洞玄石室中。积三十二年,忽见五老人赐裴君神芝之卫,亦号清虚真人。

  又曰:中岳真人王仲甫,少好仙道,常吸引二景及餐霞法。四十馀年都不觉益,其子亦服之,十八年仙去。后南真人忽降仲甫家而教之曰:子脑众亏臧,津液不注,虽接真景以餐霞,故未为身益。仲甫遂因药治病,兼修真道。又积年方成。今在玄洲受书,为中岳真人,领九玄之司。

  又曰:范伯慈,桂阳人也,家本事俗,忽得狂病,经年不愈。闻沈道士治病多验,乃奔家求疗。五十日病愈。后入天目山,饵胡麻,精思十七年。又服丹砂得道,为玄一真人。

  又曰:许谧字思玄,一名穆。晋简文皇帝以为护军长史,虽外混俗务,而内修真学,得为上清真人。

  又曰:紫虚元君领上真司命,南岳魏夫人,玉清虚弟子,名华存,杨司命之师也。任城人晋司徒文康公魏舒之女,年二十四,适南阳刘幼彦。幼彦为汲县修武,夫人斋戒念道,入室百日。十二月夜半,青童君及王君四真人同降,授上经三十一卷。至洛阳乱,夫人渡江居豫章,随于璞往江州安城郡,因居彼。年八十三,以成帝咸和九年,青童清虚又降,授剑解之道,称疾

  隐化,乘车往阳洛山。明日,有四十七真人降,教道法。积十六年,西母与金阙南极同降迎夫人,北诣上清宫玉阙下,受神凤章龙,衣虎带,丹飞裙,十绝华幡,流金火铃,九盖芝饼,九色之节,双珠月明,神虎之符,锦旅虎旌,给西华玉女,八景飞舆,玄景九龙。又受扶桑大帝君玉割金文,位为紫虚元君,领上真司命,主诸学道,死生图籍,摄御三官,关校罪考。又受金阙圣君青琼板丹箓文,位为南缶夫人,给曲晨飞盖,治天台大霍山洞台中。下训奉道教授当为真仙者。一月再登玉清,三登太素,四谒玉晨,遨宴扶桑,仰招天真,总括神箓,刊书九天,佐命束华,吁翼帝晨,飞步太霞,参辔九虚,以兴宁中降扬君。又授许缘上经。自此后,数数来降也。玉清虚令弟子范邈作内传显于世也。

  又曰:紫清上宫九华安真妃,晋兴宁三年,年十三四,着云锦裙,上丹下青,腰丝绣带,右带系十余小铃,铃子青色。又黄色相闲,左带玉珮,指着金镮,白珠约臂,作髻在顶中,余发垂至腰。一侍女朱衣带青章,襄长尺余,以盛书。书可十余卷,白玉检囊,口上刻字,玉清神虚内真紫元丹章。一侍女赤衣,捧白玉箱,绛带络之,年并十七八。自此后数数来降,授书作诗。

  《真人传》曰:马明生者,齐国临淄人也。本姓帛,名和,字君贤。为县吏捕贼所伤,遇太真元君,与药即愈。随至太山石室中,金床玉几;珍物奇伟,人迹所不能及。事之勤亦至矣,太真乃授以长生之方,曰:我所受服太和自然龙胎之体,适所以授三天真人,不可以教始学者。后随安期先生服饵仙去,为真人。裴真人弟子三十四人,其十八人学真道,余学仙道。

  道部三竟

  道部四

  天仙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4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