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上清隐书骨髓灵文中

  五狱符

  五狱符者,用金木水火土五行之炁,以结狱,禁摄邪祟奸恶鬼灵。各随时之旺相所主,而书符建狱,可以考驱征应也。

  土狱符

  朱书黄纸先以钉钉于狱内,然后布灰。

  凡作土狱书此符,先想见符使绯抹额,皂巾朱衣,执铁棒,自空而降。次存笔为黄龙,口吐光炁,而成其符。欲下笔,先念咒七遍,又念土星名七遍。而书符临煞笔,又念土星名三遍,念三缚字七遍。咒曰:

  唵□囉钵竦那夜野大陁阿孽帝灵啼帝唬囉耳呀提唵伊醢娄醢煞煞婆诃取炁。土星名军咤利。此是土星名讳。三缚。书符煞笔,念此二字。

  木狱符

  朱书青纸上,置于狱内,然后布灰。

  凡作木狱符,存岁星自东而来,降下化为青炁,灌顶中而入后,想自己顶星冠,著青衣朱履,左手执青圭,右手书符,想笔作青龙,口吐光炁而成符。欲下笔,先念咒七遍。

  太上治书此字,念太上老君敕,取炁吹。七统书此字,念七星敕,取炁吹。煞鬼书此字,念天煞地煞年煞月煞日煞时煞。便取天刚炁吹,各七遍。急召。书此念:急召天下一切无道鬼神,东方青灵神炁摄。取炁吹。

  火狱符

  墨书此符赤纸上,置于狱内,然后布灰。

  凡作火狱符,先存南方真火之炁,自南方而来,如练入眼中,灌注遍身,火发光燄。又想身成三头四臂,后想笔为火龙,口吐光炁而成符。欲下笔,先念咒七遍,后书符。咒曰:

  唵叮囉檀曩呾囉夜野尾钵咤吽婆诃。取炁。煞笔念南方丹灵神炁摄。念七遍取炁。

  水狱符

  朱书此符黑纸上,置狱内,依法行持

  凡作水狱符,先存北方玄真之炁,自北方而来,如练入耳中,灌注遍身。玄光之炁,霭霭然忽变身为天丁,左手仗剑,右手书此符,想笔为黑龙,口吐光炁而成符。欲下笔,先念咒曰:

  辰星见祥,万鬼伏藏。天帝召汝,孰敢隐藏。一切凶妖,赴狱见形。急急如律令。煞笔念北方玄灵神炁摄。七遍取炁。

  金狱符

  朱书此符于白素上,置于狱中,然后行持。

  凡作金狱符,先存白光之炁,自西方而来,如练入鼻,灌注遍体,如月之光华,忽变形为太白星,冠素服。左手搯追鬼诀,右手书符,想笔为白龙,口吐光炁而成符。欲下笔,先念咒七遍。咒曰:

  太白皓灵,收摄邪凶。不正之鬼,天地莫容。金虎扬威,摧灭妖锋。一切隐恶,神吏追穷。急急如律令。煞笔念西方素灵神炁摄。七遍取炁。

  右此五符立狱,并先安符于中间,次逆步二十八宿,丁纲而遶之。凡起此狱,亦书此符,烧与病人吞服,依五行水一火二之数用之。

  建五狱法

  凡立五狱,申奏文字,并依天心法天狱法式施行,方位同前用之。狱圆阔三十六寸,以符安狱中心,符上罗细灰,厚二分。内水狱,用三斗大净新盆一只,不侵漏者,盛净水七分,用大明照子一面照上。朱书山精野怪符一道,符在口后。著在盆心。点长明灯一椀,浮水面上。油尽再添。盆上横法剑一口,用皂罗一匹,皂绢亦得。五方纸钱共一束,步马五匹,系于空中,去盆上地面相离四十九寸。如木金土火狱,只用照子放灰上,灯一盏,虚架照上。剑卓灯旁,䌽随方色,余依式。

  立五狱榜式

  北极驱邪院榜:晓示承帖神将大判官等。

  当院于今月某日某时,具状飞奏

  上天,及申东岳,牒都大城隍,乞差神将判官吏兵等,收捉某人家为祸邪祟鬼贼,赴此狱中显现踪由,分明报应,仰干系等神吏知委,以凭申解者。

  右晓示承帖神将大判官吏兵等众,各知委。

  太岁某年某月   日时

  榜。

  法师半衔    押。

  狱样图

  建狱毕烧追鬼符符在天狱式

  建狱启祝

  凡建狱毕,然后焚香变神步七星纲,如前法。陈述建狱因依,搯都监诀,默召城隍,丐本家司命,五道土地;邻近社庙等神,分明指挥神将吏兵等,责勒近限,须管于限内,收捉为祸邪鬼,上狱显现踪由,分明报应。以凭申解,不令懈慢,稍有不依,今来指挥应干系等神,一例申送泰山根究,知情断罪,禀此奉行。

  立狱祝,与天狱咒同用。狱内验鬼迹,亦同本法。如经两日,未见报应,依法再申牒,催促施行。

  召山精野怪符

  此符用朱书,搯玄武诀,想身为真武,披发,手仗三昧火铃神剑,足踏龟蛇。搯天丁诀,召天丁力士,四直神将,想在左右。先发诀,抛斗,以纲在前,指有鬼神处,后至案前咒曰:

  吾佩太上印,速赴此间,行神布炁,断鬼除妖。四直使者,六丁六甲,为吾急召,速赴坛前,吾在此间卓剑相待。急急如律令。念咒毕,想六甲六丁及四直神将符使吏兵,遍往搜罗,驱赴坛下。符用朱书。

  散形

  金

  火 土 水

  木

  阴斗名 二十八宿 吞魔食鬼收捉一切邪道

  聚形

  此符追召山精野怪。建五狱,可书照上。

  追风法

  凡人或有路中逢恶风,此夭恶神之所作也。如与人为祸,即搯天丁诀,想身为天丁力士,结天刚斩鬼印,想四直神将驱定为祸邪怪,抛阴斗罩定,以金刀诀印斩之,其风分为两段。再以阴斗罩金刀印斩之,其风自坠,或分散下,必有血。

  驱雨法并符

  凡少雨旱,先于壬癸子丑日作醮。先五十六步纲仗剑,想身为天丁力士,朱衣赤舄,向当日辰上呼功曹,及先掷此符于所在江河中,其雨自作耳。此符朱书铁板上,作之。

  拜章法

  凡行符治病,驱逐强恶之患,必须斋沐,严庄净衣,设坛置醮,上章行事。仍先吞解秽符:

  右书符时,静心向王方闭炁,啄齿三通,以朱篆二道。篆毕一符,烧投沐浴水中洗身。以朱内净水盏中吞服,洗荡五藏,洁涤内外邪秽之炁耳。

  次掐三台诀,诵咒,书都匠符,随诀诵三台名虚精、六淳、曲生毕,次诵咒曰:

  天地运用,日月之精。光彻四海,能斩邪精。斩妖去病,身有光明。神水既作,万祸灭形。急急如律令。咒毕,即握笔书符。

  阴阳日都匠符二道

  刚日朱书

  柔日墨书

  右二符,阳日,以朱书阳日符。阴日,以墨书阴日符。每书,用其日符二道,一符烧之成灰,净水调服,一符铺拜章案。下书时,勿令杂人见之。

  伏章法

  凡上章朝天,法师具法服,就案步斗纲,身在斗口,放章案上。先存己身为驱邪院使,伏地冥心,存二童子执剑持印,并龙虎朱雀玄武在其前后左右,日月之华映照两目,五星在头,青黄白三色之炁绕身,九色圆光出于项后,内外洞彻,即见上元唐真君执符居前。左,中元葛真君,执戟居前。右,下元周真君,执节居前。中,直使功曹,左右使者,金童玉女。章中从事,身中五体,真官神将君吏,箓中法中神将官吏,金刚力士等,布列围绕前后。次存己身驾丹琼车,乘赤红之云,自西北而升。初入刚风世界,见日月交映,黄道坦直,入五色云中,过天门。次经欲界无色界,过种民之天,皆有七宝琼林,森森然夹道,灵风振之,自成音韵。过黄道,比有紫云成盖,遥见金阙门,题之太清太极宫。当去阙百步下车,留侍卫官将不进,唯与旬中玉女,捧章玉童,赍章函前引,急趋入阙门。次入金阙第二重,题之太上三天门下,即不入此门。次向西,下诣太元都门。入门之北,天枢院,见大殿下,谒正一张天师,拜陈上章之因。天师称善,即自殿门东出,回步北向,诣凤阙下。少顷,见玉童一人,朱衣黑冠,自门而出,就捧章玉童手中接章函,入进太上御前。次有领仙侍郎引见。

  太上戴九德之冠,著九色云霞之帔,正殿而坐。左右二真人侍立,群真翊卫。太一朱衣,在太上前览章文,又自密陈章中之意。

  太上宣太一,于太清玉陛下书依字,即于玉殿右阶,付今日直官曹官毕,即拜辞。

  太上次出辞天师,即与向来门下官吏抃跃还车。经历所来威仪如初,至案前称以闻,再拜兴。

  太上助国救民总真秘要卷之五竟

  太上助国救民总真秘要卷之六

  洞幽法师元妙宗编

  上清隐书骨髓灵文鬼律玉格仪式下

  凡十门。共一百一十五条。

  道法门二十七条

  诸行法官,乃阳行阴报,并依式岁考功绩,如能止邪抑非,治困拯危,度死超生,含灵受赐,解除冤仇者,依仪迁职。如傍循私曲,随曲随恶长奸者,许三官紏察,以闻当议,重行黜责。

  诸发遣文字,危急行劄子,限当时。谓病笃,会问阴府天曹,命数延促之类。次紧牒城隍,限一日。次申东岳,立狱催鬼神,限二日。常程给限,并不过三日。辄有留滞半日,杖一百。涉私故,徒一年。情重者,加一等。在道阻节者,以其罪罪之。

  诸应管东岳差到神将吏兵,三年一替,一年一替者听。并具劳绩过犯,报本岳考察赏罚。仍于去替一月前,预差替兵。愿留再任者,关本岳。应替不替,不应替而替者,杖一百。有故者,勿论。

  诸神将被命报应,稽迟者,杖一百。缘事害人,受赂者,徒二年。天兵将吏,仍具所犯因依奏闻。

  诸行法事,有不便者,不得擅行改易,即时奏请,以俟报应,谓如遣鬼不去,即符使不灵神之类。违者徒二年。非行法官,辄干预者,徒三年。

  诸差使鬼神不任职,误取生人魂魄,或令发狂致疾者,流二千里。因而害人性命,加二等。毁法不遵者,处死。

  诸行法官所至,许带符印。随行在处,称行司。应有须索呼召将吏等,辄违戾者,徒一年。干仙班者,具事因奏闻。

  诸承受文字遗坠者,获时经驱邪院自陈,检会别行,仍责限追寻,不获者,杖一百。限内寻获,与免罪。

  诸鬼神应送所置,辄违而不往者,流三千里。累犯者,处死。

  诸神将吏兵等,因追摄鬼祟,残害受赂者,徒二年。若隐庇纵令逃避者,以犯人罪罪之。若罪人在坛显验通露后,忽因事身死者,具将吏所责情状奏闻。

  诸神将名山大川城隍社令,及三品神众,凡遇承受驱邪院文字,并须验认印记,严谨护持,速具报应,辄有轻易者,徒二年。

  诸鬼神等,受驱邪院发遣,经宿不离当处者,一日徒一年,十日加一等,罪止徒三年。

  诸邪祟经驱遣,而六甲土公司命等神,辄隐藏不发去者,徒三年。因而害人性命者,流三千里。天曹降旨留住者,勿论。

  诸民人有事,告诉行法官,受接不行,虽行而苟简,及妄入鬼神罪目者,杖一百。不候告,而别指事故行遣者,非。

  诸当职之神,辄与民人妇女私通者,流三千里。情理重者,奏裁。如地分鬼神犯者,加一等。

  诸鬼神无故害人性命,及偷盗人间财物,不受咨恳,被捉者,处死。所属城隍土地等,故纵者,同罪。失觉察者,杖一百。

  诸被使鬼神不即时往干者,杖一百。紧切事干人命,徒二年。因而至死,流三千里。受敕符,违而不去者,处死。

  诸蝗虫旱济天霜雪雹害民稼穑,本地分神众不能救济,驱邪院差将吏同力止绝,违者,杖一百。事干天曹时行年灾,许具章表奏闻。

  诸神将吏兵,应使而不使,不应使而使者,一人杖一百,十人加一等,罪止徒三年。

  诸救济民人疾苦,合用干碍神鬼,呼召辄不到者,流三千里。虽到而不协心搜捕干捷者,徒二年。天府差干他事者,勿论。

  诸天行疫疾,令人患疮肿走痛之类,隶十二年,王统行所主神鬼,受驱邪院遣除,事合遵禀天曹拘收者,即时报应,具奏上界,违者,杖一百。

  诸山川土地司命城隍,受命搜捕邪祟,辄有违滞故纵,于经历地分害人者,直送东岳处断。主者失觉察,杖一百。

  诸提举城隍社令有过者,具奏北极,取旨三官紏察。关驱邪院施行。

  诸方境内,遇年灾大疫,损伤人民、牛马畜兽之类,被告,即关年王神收毒,仍奏知上界,违者,杖一百。

  诸囹圄久淹受苦之人,所犯非辜,实负冤屈,诸处雪理不明,即委当处城隍岳神显谕推勘,官吏省悟实情,立为与决,违者,徒一年。如囚人实犯阴谴者,勿论。

  诸神将天丁兵吏,辄离行法官者,杖一百。遇有急阙,许于近便神祠差借,共不得过五百人,干办讫,犒赏推恩,申奏所属录功。

  诸鬼神承受天符委干,稽留不行,五日杖一百,十日加一等,罪止徒三年,有缘故者,具奏天府。

  太甲门二条

  诸林谷妖异,累害人者,处死。所部鬼物,非过干累及者,送东岳处分。应干经历地分不觉察,杖一百。同情犯者,罪亦如之。

  诸林木散大,为人钦仰立祠,祈祷无福报者,并除之。因立祠而不为害,善能兴福于人,听以有无功绩奏闻,违者,杖一百。

  太戊门一十条

  诸地炁所产育养之物,遇灾年,须出生地毛,如鬼神无故出入,别兴风雨,因而损伤稼穑,害及人命者,并流二千里。仙官拘执六地犯者,具奏天府。

  诸神鬼盗人财物。满千钱者,流二千里。不满千钱,徒二年。若常住供献之物,不以多寡,灭形。

  诸地分主首,故纵邪祟,于部下为害者,关日游神吏腾报,违者,杖一百。

  诸掌文字管摄邪魔,差当日功曹将吏承受,有稽迟投,至不明磨擦损污者,杖一百。私拆封角视者,徒二年。奏书有漏泄遗坠者,流三千里。

  诸鬼神,妄摄人魂者,流三千里。因而致毙者,死。

  诸神鬼,呼召不至,辄违慢不恭者,徒三年。诸神鬼,非摄受于人世,不得与生灵混处,违者,杖一百。天府谪仙者非。如妄假名目,侥求祭祀者,徒二年。切害者,送东岳处置。拒捕者,死。

  诸鬼神,无故在人家潜伏,妄兴妖祟为害,经宿不去者,杖一百,五日加一等,罪止徒二年。神命不去者,死。

  诸人间染疾,旬月淹延不退,梦与鬼魅交通者,委所居地祇具事状,申东岳诛灭。违者,杖一百。

  诸驱邪院官,行天符,委山川地主收捕鬼祟,不即力干,违慢者,徒一年。

  正一门四条

  诸称水者,不以大小浅深,善能滋养稼穑而不随时者,许九江水帝,察其功过保奏,违者,杖一百。

  诸龙神,在江河湖潭湫水有所王者,谓之主,正则祠之。若因大风雨,无故非理出游,害人稼穑者,徒一年。妄邀祭祀者,徒二年。掌水司引水,因漂溺田屋苗稼,被害及五十家已上者,流三千里。不及五十家,徒三年。灾年时,行地分变异者,勿论,仍具表以闻。  

  诸龙神鬼,主江河污流去处,若故曲邀舟车祭祀者,徒二年。妄兴风雨,飜陷田屋,至伤人命,一人流三千里,十人处死,十人已上灭形。干涉湖潭,主首并同罪。本地分不紏者,罪亦如之。

  诸隐伏鬼神,合起雨泽,不急救旱苦,水主一同情隐,不为放露者,并徒三年。

  亡祟门六条

  诸亡者,有怨于生人,曾经地府陈理,未结绝,而擅于人家作妖异,尅害他人,侥求功果为报。虽非损人命,而动烦立狱,仇对平人者。关地府灭形。

  诸无道邪祟,隐显形影,放火撒血,引弄家属之类,惊犯生人者流三千里。至害性命者,死。

  诸鬼祟放火,在人居室或笼柜中,烧爇财物舍宅,及十户者,死。不及十户,徒三年,送酆都重役。地分知情,故纵不紏者,流三千里。

  诸伏尸鬼怪,古物精妖,一切无名之鬼,妄讬不系籍身死,辄停世间不去者,徒一年。妄假威势,曲求祭祀,陷害生人,流二千里。地分主者,知而不紏,同罪。

  诸鬼祟,伤害生人,因追捉藏伏者,徒三年。拒捕,辄与吏兵斗敌者,死。

  诸孤露无主邪鬼,假于新死故亡之便,缠绕生人,有所求者,流二千里。伤人命者,灭形。委是家亲眷属,逐时有阙祭祀,因而作祟者,以肴馔祭飨,善功为报,化谕遣退。若受祭飨福力后,依前为害生人者,送东岳,于下鬼籍中拘系。

  国祀门五条

  诸国家,不载祀典神庙,妄兴妖孽,诳惑人民,辄为祸福者,流三千里。曾伤人命者,灭形。

  诸鬼神,虽不载祠典,而能福及于民者,当考功绩,以闻推恩。若自矜其功,捷便妄以妖异。于人兴疾疫,须求祈祷,而不退者,徒三年。至伤人命者,流三千里。及十人者,死十人已上,灭形。

  诸里社本界神祠,水陆二路,见系阳界灵威,该在祀典,不得受人间曲祀,及不得受人厌咒生命,违者,紏察,申三官当议,重行黜责。

  诸祀典福神,有害于人间者,具所犯,奏取敕裁。

  诸朝列功臣名贤,因立庙祠后,有害于民者,立便遣之。违而不去,关东岳,并具所犯奏闻。

  飞奏门二条

  诸急切飞奏,限两时报应。上天急切,与地狱仙官行报者不同。若违时不报,或因腾奏有失者,并杖一百,仍许再奏,候报施行。如驱邪院误报,因而违者,勿论。

  诸奏书,紧切,限一日。次紧,限三日。常程,限七日。报应并谓奏上天者。皆用引劄,通落须经历地分护送出界,辄邀难拘滞者,一日杖一百,二日加一等,罪止徒三年。若情理切害者,并具事因奏闻。

  玉格正条十六条

  诸应本院官法服,星冠朱履,非行持伏鬼魔者,不得披戴,违者,徒一年。不因法中事仪,以劳鬼神者,徒二年。

  诸应本院官法职,乃上清玉籍补充,统摄三界邪魔。所授正法中诰箓,并以黄花帛上,朱墨间写,装严卷轴。给付讫,本师告谕戒行勤切,应系法中祕语灵文,口传心授,不得隐落,违者,三官纠察。

  诸行法官,若善能传授正法,与有道之士,行持救济生民,有感格者,岁许具表章奏陈当议,不次推恩。

  诸应选人材,可保奏而不奏,不可奏而奏者,并徒一年。未经奏陈,辄传印诀者,罪亦同上。百日内,本师自觉。举限内,不首陈罪,亦如之。

  诸应奏名后,不依师旨,及有违背事仪者,徒一年。情理切害者,本师具实告奏,先灭一身,后罪九族。

  诸应有道士,告传正法,以救民人。主师图其财利,辄生难阻者,杖一百。妄授货者,一匹徒一年,十匹加一等,罪止徒三年,仍降两资法职。不满一匹,杖一百。馈送酒食,亦同。

  诸行法官,每岁拯救危笃病,及二十人,转一资。二十人已上,依仙班格升职,功行迁转法位,奏闻。若人间告诉,不为度理,划即救济,并妄迁补法位,不实者,并徒一年。

  诸奏名人未奏,诈称法职者,徒二年。已奏,而报应未下,保举审察不当,即议重奏。不俟报,而妄称师弟,各徒二年。

  诸新补本院法官,习篆天符、星斗印诀、纲步之类,以金玉香木板书。习了划时,以香水洗脱,弃于长流水中,违者,徒一年。

  诸以正法妄传非人,而希求财利,或得财而中悔不传者,并徒二年。未得财同。假以他法,影应为正法传之者,徒三年。

  诸以正法鬼律示非人,或假借倩人传写,侮翫不恭,与非行法人持论,泄漏诀目者,徒三年。以法示翫鬼神者,徒一年。故令他人以法陷鬼神者,徒二年。至死者,流三千里。不具威仪精洁观读者,流二千里。

  诸奏上清表章词文,关直日功曹,通落东岳文状,付沿路土地收捕鬼祟,差本院神将吏兵,告奏事定,轻重行遣。如合奏而不奏,不合奏而奏者,已上并杖一百。

  诸正法天书祕录符篆,传授与人者,许誊写,故本藏之名山大川龛嵒石匣中。法官敕诰符文,经转资,尽将已前所授者,皆焚化,置之江湖中,止得留见任官文书。如不烧化,以故法衣裹复,投于江河内。篆符替下,笔墨朱纸砚水,道冠法服,诸般应替之物,尽火化,沈向水中,或埋在洞府石室之内,并以诀法藏之,违者,徒一年。

  诸传度正法听,以甲子、庚申三元、八节、五腊、本命日,奏名跪受剑印诀目,笔砚朱墨法具,皆祭而甩之,镮券质信器具金银等物,鉟镕售钱置供献,拯济贫人,不得入己侵使,违者,徒三年。

  诸行法官,急速去世者,预显异境,此乃上天告命,遂使卒然而去。无灵异者,即是有司追取,证对不明事宜。令嗣法亲眷,速以符诰敕牒法服,谓其行法之师,先所受本法诰敕之文,并本身所服阶品之冠服也。焚为灰,投长江关水官,递与其人幽司遵行,违者,徒二年。

  诸法官,功行果满被召者,法体二上三下,如蛇虫行耳,似有风声。目无神光,天柱不起,天鼓不鸣,便穴肾堂皆痛,神炁自涌泉穴出顶门,即便以诰箓符印函藏一处,更新衣法服,端坐遗嘱嗣法亲眷讫,蜕去前,有瑞云仙仗迎引,直赴洞府,受仙官,领职治事。若法体觉知不能支持,当处土地宠助嗣法亲眷,依上法函藏,违者,流三千里。情理重者,处死。

  仪三+五条

  诸应正法鬼律文篆,并以香箧䌽囊巾笋贮之。遇检阅,存神冥目,结界入静,方得开卷,不得过五行,祕之,慎勿令鬼神盗观。

  诸善民,能驱邪辅正,实有济物之功者,收录奏名,传度正法,补职受位。

  诸应院中法具,谓如剑印、笔墨、朱砚、冠履、法水之类。未经奏祭,并不得擅便私用。

  诸应传度弟子,肘步投师。师升坛说戒,露刺饮丹,分镮破券,以誓盟言。次与诀目符文,宣示真诰,跪受官职印剑之类。师启白上真,落三尸于四体,释万罪于九玄,关报所属行持,上合天心。

  诸应神将吏兵,谓东岳差到者。明受报应,到院讫,以酒食钱马犒设。常守本职,准备驱用,不得私使。

  诸行法官,经过有神祠处,掐天丁诀,鸣天鼓,集身中灵官护法将吏随行,以布威仪,神自畏伏。

  诸行法官,早朝取服,旺气作用。奏书设醮,不得烧檀乳香。

  诸应世间人命,禀天注寿禄。如经本院拯救,所病不起,即是数尽劫终,此即不可行移文字,必为虚设。

  诸应拯济世人,行遣文理,不得繁杂,止可直言至诚之事,仍声说前人性命,系系天司,夺禄灭筭,乞不在今来所陈之限,明乞报应。

  诸受披诉狂邪妖怪者,法官变神,受词押印遣行。

  诸应醮设,许奏三清玉帝表章等,非时不得辄有亵渎。焚奏表章,先以镇信同化,差功曹直符赍送。

  诸应醮奏于三清玉帝位,傍列采访使者一位,余位不得近帝座。

  诸应入静烧香行事修写法中文字,先以斗盖,勿得杂视。

  诸被告诉致死,而来呼煞,以盖镇之。

  诸应治牛马六畜瘟疫者,问所损过数,牒年王神驱之。

  诸应授质信,量其至诚,收售之价钱为三分,许用一,置供献一,施贫者一,即赡道。

  诸立狱治病移文字,不伏者,并摄囚治之。

  诸魅乱发魇,心肾虚困者,以符录吞佩镇之。

  诸应治小儿惊叫夜啼,委家宠、簷神、四天王、飞天、捷疾神,以三光符治之。

  诸应行法官,逐日拯救世人,合用赡道之费,无受民贿,自然上天赐禄,遇阙即上章表,言诚自有阴助,更无乏少。如辄受民物,则世用不扶。

  诸人家竃铺营业,被邪厌闭者,以三光符遣神治之。

  诸应修造营茸之类,牒太岁安抚所辖土公等神,无令兴害。

  诸应有怪异居于陂塘堤岸,以至修筑不常,非时为害损坏者,委当处土地驱逐离彼,仍以三光符镇之。违而不去者,依法断遣。

  诸遇瘟疫流行,人罹疾苦,依格劄付委土地等神外,牒年王神收回毒气。合飞奏者,本院官禹步变神,默言口章以闻。

  诸孤民,不宜男女,贫穷无嗣息,先以法退三刑六害星,仍以箓佩。

  诸应世人,所居不利,阴阳不和,上下克害,连年困笃,累岁迍邅者,授之以正箓。

  诸应治事,量其轻重行持,不得妄动神将吏兵。如接押词状,划时行遣,勿入鬼神之罪。

  诸应传度正法,以法中用日,设醮一座,名曰传度醮。奏献钱马一百二十分,以章酿仪。中圣位,列献如数,内减半。奏者从之,告报天地,授举官保明状讫,依法付嘱符诀官诰真箓之类,关报东岳,割移名籍,附天曹。原赦九族,出离幽冥,超升生界。登坛节次行事,并依本法。

  诸应驱邪院行法官,并称都大,统摄三界邪魔事。初补右判官,次右大判官,次左判官,次左大判官。已上并谓同管句院事。次功格高者,升入仙班,补为都天大法主,同判院事。次加九天金阙大夫,谓一年内,救民二十人。 凶岁早潦枯槁,刻日应祷升祷者。次水部尚书,次木部尚书,次土部尚书,次金部尚书,次火部尚书,已上谓岁做数,过二十人者。次或救大害功行优甚者,递相转补。次紫微宫使日直元君。谓岁终助国除灾,安宁境土,遣鬼兵阴助帝祚太平。又一年内,能驱灭分野蝗虫灾怪,持法除去者,加九天金阙御史。又一年可发志愿,自于名山建立坛场,投词献章,上祝人君万岁,实有应验者,加金阙上仙侍中。又一年自了性理,出于物外,提拔群迷,出离五苦,亲诣南曹添注,主圣臣贤,九族生天,万物受恩者,加紫府上相,次玄都大相,次太玄上相,次太极上相,次金阙上相。又一年通证大道无穷,不执文字,指喝有验,能治江河湖海蛟龙作害,山崩派决,实有利国济民,馘除大孽之功者,加无极上相。已上自日直元君,至无极上相,计九位迁职者,合授上清九等大箓,方许入此宪格。余职并依诸仙官,以三元为首。洞神已下,转行初下元一品仙官。次知北极驱邪院使中元一品仙官,判北极驱邪院。次上元一品仙官,判酆都使。已上有功行果满,次第迁转,身登金阙,侍列三清。

  诸应发三清玉帝北斗三光符行事官,变神上奏,具所请事因称臣。今准式付发遣,愿如臣言。祝毕,即便给直符使,符到奉行。

  诸应行法官,出入常存领六丁、四直土地、监印力士等神随行,以法嘱之,无令失事。

  诸行法官,朝上帝,驱瘟邪,断怪祟,须先戴三台北斗,变为驱邪院使。

  诸朝见上帝,元正日登黄金殿,春登瑠璃殿,夏登宝珠殿,秋登白银殿,冬登水晶殿。

  诸朝上帝,奏请毕,即诣天枢院,部领四天王,十二大神,八金刚,六丁六甲,天蓬天猷元帅,火铃将军,五雷风雨神,直出天门。

  诸立狱,须奏闻申泰山,具事仪称述,己于某月日于某方,立建天狱,奏上帝,言五斗狱。

  式八条

  诸篆天文符录,以天德月德水,六甲六丁笔,黑帝墨,太阳灵朱,五龙宝砚,一如传度法诀,收取奏讫方用。

  诸应伏凶猛鬼神,切要委曲神将,仍左右拾局邪诀入,以左右斗盖之,己身宣敕云:汝过罪疏之,吾以救民为心。

  诸应奏醮为民禳灾,先奏星宿真君科状,后坐称弟子禳灾集福,延龄命素,代厄衣禄,虔诚置备,知鉴达诚。

  诸应上清纲步念斗咒,至天刚住,便弹却印诀,却用天刚印指出。若以符中咒,唯步斗,以贪狼星起之。

  诸祭神,以春夏秋冬四季,六甲等日祀之。春六甲,夏六丙,秋六庚,冬六癸日,于门户外,以斋果香枣汤三分,供养三界。直符四直功曹一位,土地先化土地钱,后具述情意云:吾奉玉皇敕,佐天行化,助国救民。凡行符法,断绝为祸邪祟,治病扶危,作福祈祥,皆凭使者通达上下诸位圣众。今日资备酒果钱马,以伸醮礼,伏望使者恩慈,大布威光,特垂灵祐。次三上酒,化钱念咒。

  誓功曹文

  吾闻夙修大道,今作至神,莫不以功行居先,救民是切,故显幽赴冥,出水入火,变见千途,威通万状,荷戈挂甲,负鼓擎钟,出没纵横,来去无碍,邪魔闻之胆碎,疾病见之安宁。吾以正法降魔,用汝威灵,佐助收伏鬼祟,断绝祸原,福及良民,功归善道。今以祭礼,略报神勳,少谢功勤,用答灵威,深劳戮力,伏请各各醉饱。

  誓神将文

  汝等各宜醉饱酒食,整肃威仪,具严天戒,祇威帝命,奋威武之柄,致平定之功,嘉绩有成,明敦响答。奉启东岳差来神将兵众,素韬神武,夙蕴机谋,闻望清严,仪德英伟。响应镇岳之命来,专讨伐之权震动,则凶魅灭形眦眶,则风云变色,灵戈所指,大恶无前。辅国救民。济时利物。推心事道,宜莫好功。当院早膺仙诰,素被道庥。误叨天吏之权,惟藉至神之祐。上则镇身保命,学道事天,资我身真,冀膺天爵。中则显扬圣化,昭布阴功,推此威灵,愿成绩绪。下则救人利物,治病祛邪,诛翦凶妖,兴隆福泰,庶使累成善效响应,幽微德著。而汝等同分其利,功成,则汝等共享其荣。尽举当世之便宜,共望正法之超冠。利而不害,威而有惩。凡事亏中失顺,害物违天,致讨行诛,芟邪辅正,以终功而胜凶德,以神化而胜奸谋。某何以当人,孰能御,惟尔有神,辅我大道。急急如律令。

  诸应神将吏兵,以法诀付嘱,常当守护行持正法,榜之本院晓谕。

  北极驱邪院当院见管神将吏兵等,系奉玉帝敕命,差拨赴本院护法行化,助国济民,救度群品,咸归正道。切虑不知本院有天印,方一寸八分,或方二寸一分,或方三寸,或方五寸,管辖天兵百千亿万。垓印篆一毫一纹,容隐三十六万。垓兵将随吾印转,邪魔闻之胆碎,病者见之安宁。

  上帝赐之,力士捧擎,从吾所行印中兵将,百千万亿垓,来往如风,无形无迹,变化不穷,隐吾印中。召之则至,或见大身徧满虚空,头戴须弥,肩担日月,手把帝钟,足踏夔龙。或见小身入微尘中,于丝发内,现大威通,护持正法,千变万化,救度有情,不自伐功。玄妙之力,道法无穷。切恐所管神将吏兵等,不知有此法令,故意违慢,遣汝受罪。不轻当院,今将天兵将吏,岳兵将吏,分屯番次,准备缓急使唤。如闻当院呼召,急须速至。如不系当番,或不呼召,并仰潜隐六合之内,自隐自伏。具下项:

  一天兵将吏等,常切准备呼召,如不呼召,不得擅离天界。

  南斗天兵三千六百人。

  黑煞神兵五万人。

  四轮正一部兵将。

  放光一部兵将。

  天丁众神。

  力士众神。

  金刚众神。

  大明众神。

  飞龙骑吏一千人。

  斩龙骑吏一千人。

  决龙骑吏一千人。

  统兵助法神将二员。

  一泰山差到兵将,仰分作两番,每一日一替。参随当院行法官出入,遇有急速干事,不在此限。仍只得于本院安泊,无辄慢易。仍委自统兵助法神将,常切提辖。

  统兵神将一员。

  助法神将一员。

  马步兵若干人。开东岳关到人数。

  右件兵将神吏等,今出榜晓谕,仰详前项指挥,遵依奉行。如稍有违,必无轻恕。汝等有功,即当赏犒。具奏上界,赐之恩果。的无虚示,各宜知悉。

  某年月  日。

  具法位 押。

  太上助国救民总真秘要卷之六竟

  太上助国救民总真秘要卷之七

  洞幽法师元妙宗编

  辅正除邪考召法

  序

  夫考召之法,出于正一之道,故有三五考召之箓。官将吏兵,本文备载。又按《金琐流珠》,作考召法师,须于明师受本经箓。自有三元五行将军,六甲七星玉女经图。又考召者,为考鬼召神之事,当发心助国安邦,救治百姓。又受考召正法之师,比世天官,亦同大郡守之任,身法不轻,百日一思巡,巡检世之妖神鬼祟精邪,令不为祟。十日一存用,思存用法观世界,恐有恶精邪神蛟龙鬼精,妄为祟害,及天地毒炁浊乱于人。又恐风雨不时。此等事外,即自理身,常令魂魄俱正,正炁常行,精神明盛,可以长生。又云,夫为考召法思巡,游天下十方世界,救度人物,常行平等。为国治家及身救济人物,著功于天地之间,行德闻于玉京之上者,功满,则上帝使仙使迎之,上补为大仙真之位,白日上升自人皇行之,逮至栾巴之后,得道高真,于施持用者,莫可能纪。窃以学者,世乏宗师,事失原本,不能遵正真之大体,执偏末杂施之小术,故随名假用,往往失之于鄙陋,道隐小成,岂足贵之于道者哉。若不叙其本而辨其末,则元机妙赜愈霭昧而不明。琐细绪余,擅见闻于专业,使学者岂得推穷于玄奥,博该通于极致乎。谨以古法考召纲要之旨,叙之于前,旁助杂术,编之于次,庶乃别其源流,以明于本末者也。

  考召六种功德

  后圣君告天师曰:此考召法,通于人,以成功德,有六种。

  第一能与治邪注疾病,收捉诛斩祟妖。

  第二能与人勘天曹地府,年命长短,贫富贵贱。

  第三善能与人禁断公私冤对相害。

  第四能与人夫妻男女生命相克者,令不相克,永世相宜,出得金木之灾,水火之害,从顺无碍。

  第五能与人解除公私咒诅,冤鬼害神,生人死鬼,图谋口舌之害,皆能消之,彼此无害。

  第六能除天地灾害,风雨不时,四炁不正,毒龙凶神,淫水淫旱,瘟毒鬼炁。若非正天行者,此法能除之。

  又告天师曰:此六等之法,是太上大道君,结习天地正真之炁为符箓,一千三百八十一阶具足,即今为考召大法。如此者,是大道上妙,救人济物之大法,能行不欺,不妄立取。上真此法,功满三千,白日拔宅,家口鸡犬,共得升天。

  立坛存师诀

  按正一考召仪曰:夫考召法,是考鬼召神也。须安坛立纂,建狱开门,引绳系坛,及狱开四门,禁步结界。以香案明灯,于上中夜,禹步步于中心,丁字绕外,结界敕水讫,即西向立,存三元考召正一法师李尊师,存纲头大度师李惠举尊师,存时亦可小声呼其名也。紫衣飘飘,具冠剑,乘九色师子,紫云从西北而来,绕坛三帀,心存礼三拜。即与臣禁坛。又领阳兵往天曹人间,共臣身中,箓兵同心并力,为某家,或为恶鬼,或为治某事。尊师又领阴兵,助身中箓兵,入地狱及水中,或于坟墓中,捉祟害。某家鬼贼来到坛中,勘问所由,开启闻奏。

  口奏式

  追捉臣某,谨依天科行法,愿阳师阴师如无阳师,则存代作本师身,即掐天师诀,令天师降真炁,下身中。佐臣行兵布炁,放水发火,遣三元大将军师子猛兽,与臣同心并力,共击破某山某庙某贼凶囚,宅舍恶鬼营窟,悉令溃败,瓦碎火烧水荡,捉取精祟,腰斩令除,病疾差愈,某事即遂。任意此下添事作辞亦得。

  考召思吏兵诀

  凡行考召,先思存师于身之前放大光明,兵士自光明中涌出,领三元三将军,五德将军五人兵马百千万人。亦可存六甲十二神将大力天丁罗列围绕彼人屋宅,及用备卫把截自己门户,每一门,差一十六人立两边,执刀枪,一如行军布列行阵。严敕讫,即又存师及臣领兵巡前件,人门户上下,然后结界禁祝,行符牒追捉。

  存思治病诀

  凡存师治疾病,于光明中涌出兵士,罗海截地,绕天搜狱,与某拔出某人三魂七魄,女人十四魄,得离鬼庭之中,附着本身,令疾病即时差愈。搯三师诀,在左手第五指第一节是也。本师诀,第二指第三节是也。天师诀,第二节是也。

  思存行考召诀

  凡考召,思师出兵,一一如法。即存二十八宿罗列于身上。次三将军吏兵,三元备具,三元兵将具足也。即搯三将军诀。诀在左手大指第一节心是也。毕,即向案边坐,依仪读文,即召鬼神,考问作祟者名字,判付收禁。如是顽恶,后上赤章,请天兵诛斩鬼神。令疾病速差,及某事速遂毕,即答恩效,上谢师尊。

  考召存祝护身救人诀

  考召法师,常能朝旦入静室中,佩带符箓,握诀步纲蹑斗,吐炁为紫云,先盖自己身,令鬼神不能返害。讫次治病,即存盖彼病人之屋周匝四面,及患者身,以五方兵阵,使之围绕彼人身家,令应验立在,须臾而成,即搯都监诀,存北斗七星盖头,三台复背,上以□星指之其方。咒曰:

  太上传教,后圣流行。天师亲受,九千万兵。巡察十方,布炁三清。神无凶党,鬼无妖精。人鬼各居,不得有争。行祸者死,行福者生。祸福吾知,随手分明。左指三灭,右指四倾。勿犯吾道,吾道甚平。有罪无赦,无罪自宁。天赐吾法,令吾按行。莫犯吾威,威猛七星。饮汝血,食汝精,一切坦平,吾道不刑。一切毒害,吾道令行。急急如律令。

  咒毕,又闭炁禹步,左手持道父,父者阳也。男以左手持之。忽起于手中,如人头戴莲花冠,紫服,渐渐从手中上到心前,如自身长短。却存身长九尺,四边兵将四象,各各罗列分明。右手搯鬼目,神目,以朱涂之。左右手相对于心前,或存身为考召法师,或为考召使,即叩齿三十六通,咒曰:

  天明明,地灵灵。吾为考召主,先天地始生。巡为天地使,立为天地兵。祸恶逢自灭,福德见自生。非但禁虎狼,兼亦摄五兵。神龙不敢神,邪鬼不敢灵。指山山为崩,指水水为竭。指石石走转,指日月为明。吾身行坐处,卫从十万兵。随吾手指者,风火电光生。急急如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