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太上元始天尊说北帝伏魔神咒妙经

  经名:太上元始天尊说北帝伏魔神咒妙经。原题上清三洞经箓碧霄洞华太乙史欧阳雯受。内引陶真人、郑思远说,当出于唐末至宋初。十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正一部。

  太上元始天尊说北帝伏魔神咒妙经卷第一

  上清三洞经箓碧霄洞华太乙吏欧阳雯受

  叙议品

  道言:昔于龙汉元年甲午之岁,元始天尊居上元之殿、八景天都,安五云宝座,垂十绝灵旛。与三十二天帝,十极真人,玉童玉女,三景丈人,侍卫大威力魔王,八景大神,飞龙骑吏无鞅数众,碧落空歌,天乐摇曳,演说真一妙法。是时,上元天都东北方振动,天门忽开,下观乃有欝勃血光参杂之气,幽幽冥冥,从人间东北方上冲天宫,盘结不散,其气皆腥羶臭秽。大众咸惊,默然不敢发问。

  是时,法会中有一真人,名日妙行,福德充备,瞻仰整顿而出,敛简跼步,再拜长跪,上白天尊:臣闻至真妙域,明绝非祥。无何之乡,本除怪异。臣侍道君已经万劫,未尝有此异见。奈何。今日法会之中,睹此秽结黑毒血光之气,纷杂冲天。是何灾祥?恩惟至圣,重宣妙典。令破众疑,得究其源。令学道之者,咸生敬向。

  是时,元始天尊良久微笑发言:汝等当知,静默安神,而为汝说。下元生人,皆从此界降下。氤氲真一之形,皆备三万六千神气。清净扶卫,久为阴魔,忘源失本。今三九数终,鬼魔流行。信着邪道,不依道源。为诸神杂体,为诸阴魔邪鬼所乱。心生凶恶,杀害群生。以同神鬼,謟求余福。历数将终,颠狂淫乱,不孝不忠,不慈不义,好乐邪道。今为六天鬼神,枉有所伤。若男若女,若老若少。未尽天年,横被夭伤。死魂未散,结成恶气,怨怒上冲,卿当省知。

  是时,妙行闻是说,己心大惊怖。上白天尊言:彼六天鬼神,不审备何威力,有何神通?得于人间行种种刑害。杀伤生人,无所畏惧,诸法皆不能禁止。唯愿为臣,分别解说。臣虽聋愚,愿假圣力,知其所始?往彼救护。令得下元生人,免遭非横。

  天尊告妙行曰:从此天界正北方,过此太溟无鞅里数,穷北方之极,有一世界。名曰五气玄天洞,阴朔单欝绝之。国中有帝君,名曰太阴五灵玄老黑帝灵君。侍佐助理,名曰玄滋天君。太上灵君侍真行气,降生玉女,名曰太玄夜光玉女。当与灵君北乡无鞅太玄诸灵官,开太玄北门,名曰阴生广灵之门。说《太玄真一妙经》,制御阴魔。闻是法味,一国人民,死者更生,枯骨重肥,人无夭伤,不至非横。其国下界有太虚太荒溟渤,周回无鞅里数,海水皆恶腥秽黑色,无测边际。中有一大山,上参碧落,下入风泉,名曰酆都罗山。山耸十万六千里,周回五万里。山下入水深一万里,水际山脚下有大洞阴景天国。中有主者,名曰太阴水帝北阴天君。其洞天周回一万五千里,其宫名太阴宫。左右助理,名日东斗斗中生气君,西斗斗中生形君,南斗斗中司禁君,北斗斗中司命君,中斗斗中总录君,下吏九令主者,五岳府君,二十四治阴官,二十四治阳官,河海掾吏,丘陵溪涧主者,下吏无鞅之众。六天异鬼恶神,以为侍卫。左右列三十六狱,周回各五十里。狱中草树,皆禀自然恶毒之气,所生为刀剑锋铓。多饶众毒、猛兽、炎火,烟黑风飘,日夜不停。冥昏毒气,血光熏臰音臭。火车灰河,铁棒铜锤。拷打楚痛,呻吟振天。皆是下元肉人,罪鬼死魂之所处也。其太阴天洞外,左右有三小宫,各五十里,各有主者居焉。第一宫名天官宫,第二宫名地官宫,第三宫名水官宫,皆是生死追呼之要司也。其山中有六洞宫,其洞宫是太一阴洞天宫,每宫周回五千里,此六宫亦阴府之六曹也。每官直主者役士,各一大魔王,每一魔王下小吏三十六万人,皆异状凶怪鬼神,或鱼龙之形,以为侍卫。其洞门在太虚杳冥之中,常为烟雾蒙郁所蔽。若非天帝至力,不可及也。名为六天魔王宫,其鬼乘生人迷乱,下降人间。啖食女人怀胎血孕精气,令非梦恶想。或为猫犬之形,令女人惊怪。痿黄色顿,血精断绝,狂病衰患伤,食生人子息。或一岁至十岁,枉遭夭折。下元生人,大限未终。愚迷不能添神益筭延生,请命遭逢魔鬼,枉折天年。又与生人九玄七祖拘年,考问生人姓名,延累共行,诸恶病瘨瘇,焦瘦涕唾,脓血恶疮,疥癞癫狂,盲聋闭塞。或为风水作难,游魂恶梦,柳锁鞭挞,禁系非常,行种种疾病,不可具载。妄将生人行年本命、三魂七魄,上送六宫,落生名,上死籍。病困床枕,积岁经年。改易形骸,以求血食。或为女巫摇铃鼓吹之怪,据于大木古树。或为三皇五帝古先帝王形像,垂旒带佩。或为六天魔女,盛服艳粧。或为九州前代猛将凶臣,持戟把剑。或为诸天大将军,驭骑日月星辰光气,游行人间。或为生人七代填墓祖考仪貌。或为野兽,乘骑飞鸟,驾驭蛇鼠,五色光明,妖童艳女。或讬异木怪石为主。或为古穴泉源。百形千变,杀害生人。苦遭逼逐,或求异法禁卫,镇压追捉。其鬼力不能加,即反入洞中,不可寻逐。诸邪不禁,力不加敌。及有大威力,移山拔树,兴云动雨,不可禁制。卿等当知。

  是时,妙行启天尊言曰:臣虽聋愚,愿假圣力。今日请将三天真仙飞仙龙骑,往下人间,降禁是鬼。令得下元生人,免遭茶毒。

  是时,天尊告妙行曰:吾不令卿往,夺卿诚悃。既摄伏邪精,以求善功,即当行矣。

  是时,妙行从法会起,将领三天丈人、十极真仙、骑吏飞将,天乐导引,正北而行,寻其黑气结勃之所。去人间数里,龙鹤不行,云舆不进,所领侍卫悉有触缩之状,不能前进。

  是时,众中有一素车白马真君,告妙行曰:下元人间,尸臭秽气,鬼毒流行。吾等皆三清至真金姿玉质,清诤之俦。遭此秽触,不能降下,愿却归天,往不可也。

  是时,妙行引诸道众,却反上元天中,朝谒天尊,再拜长跪,上白天尊言曰:臣昨与三天丈人、十极天真仙官眷属,下降人间,降伏鬼魔,救护生人。至其方所,去地数仞,龙鹤不进,侍卫真从悉皆有触缩之状,为鬼魔秽毒所熏。不审以何方术,得其生人,免是残害。

  是时,天尊告妙行言曰:是酆都罗山绝顶之上,虚元北界有北帝灵君,统领北方无鞅大力魔王、天丁力士、阴景飞雷电吏,甚有威力。若非北帝,不可摄伏。

  是时,妙行启天尊言曰:不审以何道力召命得是北帝,以救生人,免为尸臰、日有所害。时天尊叩齿,遥存北方五炁天中太阴北帝。尔时,北帝遥知,将领十天魔王,八景大神,三十六洞天丁力士,三五大将军,高麾五湖大将军,豁落北斗七元大将军,卫灵大神,无鞅飞雷电吏,巨兽毒龙诸小神吏,及北阴大力飞天鬼众,一时同会,至其会所。时理剑佩玉,敛简跼步,再拜长跪言:臣自违侍筵,以仅十劫。今日遥奉密旨,得拜圣颜,不审至圣召臣,有何指役?

  是时,天尊告北帝曰:北阴鬼魔,出行人间,枉杀生民太半。今当三九七五之岁,生人昏迷,遭逢鬼魔杀害尤甚。大限未终,横折无数。阴魄不散,托结幽途。茫茫冤魂,上冲震天。卿可与十洞魔王、三五将吏,下降人间,禁伏阴鬼。功成德合,升入无形,自然真极。

  是时,北帝再拜受命。总统十天大魔王,三五大将军,三师门下吏兵,天蓬杀童,北斗杀吏,巨兽飞吏,枭钩索飞吏,太上真神,天丁力士,天驺甲卒,南斗杀鬼使者,北斗火炬科车神吏,紫气前冲,流火万里,下降人间。是时,阴鬼未睹天兵,十日已前,悉皆遭北帝太玄杀气,先冲脑裂,死向太半。北帝将降,横天刮地。上张天罗,下布地网。天驺猛兽,纵横音窄,齿也。齿。天丁飞吏,斩破锤断。或未变其形,隐藏无处。或为龙蛇。或为女童妖状,七日悉皆禁断。

  是时,北帝将领天兵,归赴上元天中。八景玉殿,朝拜天尊:臣奉圣旨下界,摄伏阴魔。七日之内,应断北酆都罗山六洞鬼宫。臣各使一大力魔王,专令守固镇压。

  是时,北帝启天尊言:下元生人三九七五之岁,生人多积凶恶衅欣去声。深惑重,招延洞中魔鬼,遥乘其虚耗,潜出人间。或有收禁未尽。或生人历数将终,阴洞自开。不令禁制,流行人间。四海五湖,七泽九江,五岳二十四治山川,坑坎洞穴隐没,为人灾难。臣令三十万兵,常在人间巡行,捕逐生人急难。诵臣此神名,咒一遍,魔鬼闻之,悉皆脑裂。

  北帝曰:下元生人国土,或有岁凶谷俭,三灾刀兵,瘟疫流行,国人伤死,血光漂流。即当清净,求请三洞道师,于国北门建竖北斗七元坛场,然灯散花,行道申表,诵吾六天神咒,旋遶七日、二七日,及四十九日。

  北帝此时统领三五大将,天蓬部落,十天魔王,无鞅数众,大力天丁,飞雷电骑,枭钩索骑吏神王,威剑万丈南斗大神,北斗使者,紫气流火,隐□其所,扫除魔鬼,瘟疫血光、秽气氛氲,悉令清诤。

  北帝曰:下元生世女人,怀孕死损,系嗣十九不成。或怀胎一月二月,或至得生,或于胎中消死,或长成至七岁至十岁,无端夭伤。此皆女人怀此血秽,为六洞天魔女鬼母飞随女人,食女人精气,胎血频遭损伤。令女人痿黄恶瘦,梦想惊怪。其鬼变形为猫鼠狸狗,梦中食人子息。即当清净堂宇,求诸道师,依科置坛,醮北斗七元君,烧香然灯,诵吾神咒,行道忏谢。或一日至七日,吾当使太玄夜光玉女一十二人侍卫女人,令不伤损,一一成就。若有产死急难之时,为鬼母障闭,北陆阴秽鬼求食,啖产母之血,令产母楚痛,一日或七日,受苦难忍,呻昤昼夜。当须清净庭院,建坛作法,诵咒行道。吾当使九玄杀童、六丁玉女拥护产母,无令楚痛,所生男女皆异相,端好聪明贵达。

  北帝曰:若有下元生人,或遇天灾流行,瘟役病死,炎毒炽盛,人人困伏床枕,非横竞起。或邪鬼侵夺住止屋宅。或于生人行年本命之上,妄作灾衰,枷锁刑狱,执系禁锢,累岁经年,窒塞四方不通。或久病在牀,魂为魔鬼禁系幽司。或为耗鬼拥塞,钱财流散,禄命衰微,所为不成。当依科法,申奏章表,醮祭北斗七元君、五星二十八宿,行道诵咒,然灯散花,一日三日,七日四十九日。吾当令北斗司命君削除黑簿,南斗司禁君移易生籍。添年益寿,回灾转厄。所有狂邪妖鬼,当使六天大魔王、三五大将军,驱除斩决,不令为难。

  北帝曰:或有下元生人,求学道业,中道不成,退散迷忘,昏闇不通。当清净斋沐,诵吾神咒。或七遍至百遍,行住所止,不论秽触,但心存诵念,当降北斗七元君,清气入人心中,祛除心魔,外备百神,安稳吾藏,通畅心窍,开爽神情,所学克获。

  北帝曰:下元生人,或泛大海江湖,遭遇风雷电掣,惊怖沉溺。或山行林谷崄隘,晦暝夜行野止,豺狼虎兽龙蛇鬼怪种种恐怖。当净心端坐,密诵吾此咒三七遍。是时,六天魔王,天蓬大将,领本部神兵,及旷野大神,八景神王,五岳四渎江河溪涧大神,土地主者,应心下降围遶,不令惊怖,安稳无他,神色怡悦,众邪消散。

  北帝曰:下元生人,有身无子孕。此为洞天魔女鬼母与天狼贪狗食其精华,令绝种裔。若求男女,当于堂房中置北斗灯坛,随师行道,烧香散花,诵吾神咒万遍,朝醮北斗,当降青腰玉女一十二人侍卫子藏,应愿得生,上相聪明,男女寿考。

  北帝曰:下元生人,若能清挣身心,每日行住起止,常诵此咒七遍,或至一百遍。晨昏念诵,所为无不成,就博戏求利,或见侯王贵人,常获欢喜,愿念和合。

  北帝曰:下元田土所种五谷,为蝗虫众灾所损。当须于田中作坛,依科诵咒七遍,或四十九遍。吾当勑九州社令、后土土王,禁断三日,灾虫皆自消灭矣。

  北帝曰:此是六洞天魔王,常为下元生人六害。第一宫,害人财物,能令虚耗,钱财流散。第二宫,害人生命,能令人身名不达,官爵衰退。第三宫,害人爵禄,能令人窒塞,四方不通。第四宫,害人田宅家舍,频有死亡灾害鬼怪,住止不安。第五宫,害人妻妾,能令人频频丧死,或一至七。第六宫,害人男女,能令不成,病死绝灭。是此六害,常为六天魔鬼经营,生人与洞中六司掩塞,作生人害难。若有志人,当欲除之。但于清净山野外,或古坛静室之中,结坛行道,依科作法,三日七日至四十九日讫,当申表一通,名日六害表醮,六十囗#1六甲及五星二十八宿、太阳太阴宫,当须佩三五解六害大箓一品。当降九宫玉童一百二十人,解害大将军及北斗斗中大神、天蓬部,行案六洞阴宫,检勘为害之所,一一分解,永断其殃,更不复缠遶生人。

  北帝曰:下元生人,或为王侯征战阵敌。当须佩九宫捍□六宫辟尸大箓,祭北斗七元君,及写此咒于箓中,佩于左膊音博。临阵对敌,心密诵神咒七遍,六天魔王、天蓬大神、北斗使者、三元大将,密卫生人,令不伤损,得保清吉,永却血光非命之厄。

  北帝曰:下元生人,或为恶人若欲侵害。当存恶人于左足下,诵此咒一百三十遍恶人,自反凶为吉。

  北帝曰:下元生人,有知酆都六洞天官名,则百鬼不敢为害。凡欲卧时,常先面向北,叩齿七通,诵咒三遍,微其音曰:

  吾是帝君之臣,名书玉清,下统六天。北帝鬼宫,悉是我营。我之所部,何鬼敢生。左佩豁落,右带火铃。掷火万里,威制千灵。有犯者戮,有干者刑。帝君有命,收捕不停。天光骇动,群魔东#2形。鬼妖灭种,我得长生。急急如帝君勑律令。

  谨按《天关三图上清经》曰:酆都山在北方癸地,故东北为鬼户,死气之根,山高二千六百里,周回三万里。其山之洞宫,在山之下,周回一万五千里。其上下并有鬼神宫室,山上有十二宫领鬼,山下有十二宫统神。每一宫周回千里,上宫左右各六宫,下官左右各六宫,故二十四宫也。

  上六宫名:

  第一宫名纣绝阴天宫。

  第二宫名泰杀谅事宗天宫。

  第三宫名明晨耐犯武城天官。

  第四宫名恬照罪气天官。

  第五宫名宗灵七非天官。

  第六宫名敢司连宛屡天官。

  下六宫名:

  第一宫名休明总灵洞天宫。

  第二官名玄司重正宗灵天宫。

  第三宫名统仙升灵希微天宫。

  第四宫名正真邵灵宛司天官。

  第五宫名云娄玉纪明天宫。

  第六宫名崇虚赤映云田天宫。

  一咒则天地先骇,万魔束形。二咒则鬼妖灭种,六天绝人死名。世人学道,不知酆都宫名,神鬼所治。不能断塞死根,使后学者万无得成也。

  北帝曰:下元生人,或男或女,夜中经行及睡卧之时,诵六天宫名者,诸鬼魔闻之,皆自成血糜音迷。散不得高声,损鬼尤甚。若无患害诵咒,先发愿者,吾所诵六天门名咒,用安魂定魄,不损阴冥。尔咒曰:

  纣绝标帝晨,谅事构重二。炎如霄中姻,勃若景耀华。武城一神峰,恬照吞青河。阊阖临丹井,云门欝嵯峨。七非通奇盖,连宛亦敷魔。六天横北道,此是鬼神家。

  辟虎毒王,六天鬼王,震拾罗铃,北帝魔王,四天皛晶,酆都鬼相,巴元丑伯,九天都录,总领大魔,敢不从命。

  北帝曰:臣所说此咒者,名北帝神咒,皆是摧斩啖食六天鬼神也。下元生人;若老若少,若男若女,贫贱困卑,当行坐止息,诵此神咒,所求无不克者。诸魔鬼退散,即生神气。专志坚固,无诸滞碍。所求合道。北方黑帝五灵玄老大神咒,但每持念之时,先存天蓬神将,四面六手,各执戈剑、弓箭、金鉾音牟、戟等六物,身长五十丈,披金矛铠音凯。甲,光赫万里,叱音尺。咤音叱。震怒,领神兵三十万人,黑衣玄冠来下,禁灭邪妖。叩左齿三十六通,次叩右齿三十六通,次呜天鼓二十四通,然后转身北面,次坐建王方向破地,乃微音咒曰:

  天蓬天蓬,此是四面天兵,各领四万人,布声如虎音。九玄杀童。此是上清禹余天大赤天上法中上清三洞法三天兵符,管天煞大神百亿万人世。五丁都司,此是六丁神女在三天门下声诵,三十六司中各有六万人到者煞急,北帝三煞神兵一十一万人也。高刁北功。此是北帝一洞天中北帝三煞神一十一万人也。七政八灵,此是北帝七星真人七千四百人,常居师之左右,以听善恶也。太上浩凶。此是太上三将军,有三千万众,待立师长前,祛散邪魅也长颅巨兽,此是四海龙王四千四百人,收摄山精野鬼诛斩之。手把帝钟。此是五岳四渍河海大神,各有五万人,在此禁坛修斋用。素枭三神,严驾夔龙。并是三天魔王,有三千兵马,常在人间,虚空听人善恶。在斋堂或有疑惑者,当存此神,以镇其所也。威剑神王,斩邪灭踪。并是风神主海神,各八千人,请雨时存之。紫气乘天,并是兵魔都统王,管此世间人名煞恶,存以下声也。丹霞赫冲。并是女青诏书玄都大神,百亿万人,灵官章醮存,常在左右。吞魔食鬼,横身饮风。此是二十四天鬼神,常收伪得便斩者,勑召存此。治救疾病瘟疫官私口舌并存之。此六万人。苍舌绿齿,四目老翁。并是日月星辰之王,各有八千人,移山塞海存此神。天丁力士,威南御凶。天驺激戾,威北衔。此是上清法中将,各有一千二百人常随,师诵经时存之。三十万兵,卫我九重。辟尸千里,祛却不祥。并是六丁八史大神,各有八万五千人,诵经时及传符箓存之。敢有小鬼,欲来见状。镬天大斧,斩鬼五形。此是五帝兵马三洞天官,有三千万众,常随师之左右。修真之时存之。炎帝裂血,北帝燃骨。四明破骸,天猷灭类。此是四明功曹使者,三千六百人,随师左右,以听善恶。常须存好事,不得起心形恶念之。神刀一下,万鬼自溃。此是北帝黑煞大神王,煞鬼存之。虚空中并闻。鬼叫之声也。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

  右三十六句,四言一叩齿。

  北帝曰:诵吾神咒,行吾此道,守护科禁。吾当与北方三十洞天君,天蓬大将军,十极八景大神飞天,猛兽隐蔽,不离生人,围遶侍卫,令一切爱念无所滞碍。诵此咒或七遍,或至四十九遍,一百二十遍讫。即啄齿,呜天鼓,击天磬,各三十六通。又更诵此后咒三遍或七遍,即行寝外无妨,名净天地咒。所居秽恶,常念解秽辟尸咒:按经云所叩齿,使内外虚彻,才似耳闻也。

  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干罗怛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杀鬼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我诵一遍,却鬼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手,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气长存。急急如律令。

  道言:此咒北帝神祕之法,若世人得此,常能行之,可以制御诸恶,添福益筭,延年度厄,禳灾却祸,救护生人,无有枉横,男女长幼,总可奉行。

  陶真人曰:吾昔于天台学道未成就,常为山鬼所扰,见形露体,互来惊怖。吾常闻此道,未尝行之。依法戒行七日讫,因经行所居之处,去室百步外,见血流遍地,尸臭音臭。盈谷。闻有人哭声,词理哀切。云:陶弘景,陶弘景,夺我居止,伤我性命。自后,更不复高声。持诵之久,如与百神同游,长生可取。

  王真人曰:吾先师张天师奉太上命,战夺蜀郡二十四治鬼营,救护生人。一战二十四治大鬼帅,一时降伏,诸徒吏悉禁闭在治下,今为山二十四狱鬼,竟不能出。皆得太上降此北帝神咒,吾师临鬼一咒,天兵及三五大将天蓬部落一时降下,往无不伏者,是天蓬第九星辰也。

  郑思远曰:五闻太上北华仙人,教始学道士,受以此道,诵之万遍。先灭妖魅不祥,立见真道。吾思之,不可得闻。后东华山遇左仙翁,谓吾曰:子欲拜受北酆都山大帝图箓神咒,章醮驱邪除鬼,得修真之道,当以信帛香油质命,方与子受此,是太素元君玄母之道,不可妄传于迷乱之夫、行尸走骨之辈。若不敬之,殃逮祖考。吾受之,克见真道。其细微祕事,不具载于此。多出于《上清玉帝消魔神慧玉清隐书》 也,科法若下卷。

  北华仙人告郑思远曰:凡诵此神咒,每一句一啄齿,以为常节,此是修真之科。若昼夜常诵此,则不必一一啄齿。若生人有鬼难,如法端坐,一依四言啄齿。或先啄齿七通,诵此三遍讫。更啄齿七通,诵此三遍讫。更啄齿七通,陈心中所愿,为祟之鬼,皆眼睛盲烂而死矣。此神咒皆斩鬼之司名,北帝祕言。若世人得此法,常能行之,断绝荤茹杂食行之,可以御诸恶,添福益筭,延年度厄,禳灾却祸,救护生人,无有横也。按经云:凡叩齿,使内者虚彻,才似耳闻也。

  天尊告北华仙人曰:修诵当须净心专一,不得杂事诸邪法术,并不同室,此皆六天恶神守卫。世人杂乐等,闲诵咏以为寻常,未生敬奉,轻慢真言。天蓬大怒,殃咎无限,可慎之敬之。是时,诸天大圣众,闻说此经救护之法,悉皆欢喜踊扑,发无上道意,进品自然,承元始天尊威力,稽首奉行。

  太上元始天尊说北帝伏魔神咒妙经卷第一竟

  #1□ :原文不清,疑作‘槃’字。

  #2东:疑作‘束’。

  太上元始天尊说北帝伏魔神呪妙经卷第二

  七元祕诀品

  元始天尊,尔时游历诸天,成就国界,济度人民,广宣妙法。见下元生人,有诸灾妖鬼气流行,九丑之精枉害良善。因作是想,三界转轮,冤对弥多,国土不安,兵戈乱起,作何救助?以保兆民。于是召命北帝真君,演其济度之法。

  北帝曰:臣酆都之旨,伏鬼消魔七元之坛,保家安国,大圣所使,即降真灵。尔时,天尊闻北帝应声祕要,愿而奉行。

  北帝曰:其咒甚妙,宜长斋念诵,身得长生,飞腾虚空。

  北帝分身咒曰:

  谨勑臣身中五体真官,魂为天父,魄为地母,头为雷公,发为黑云,顶为明星,脑为朱雀,眉为麒麟,眼为日月,鼻为虎贲,上唇为风伯,下唇为雨师,舌为九州都督,喉为璇玑,左臂为玉衡却敌,右臂为玉衡破敌,掌为火车,指为甲卒,两乳为仙童,脑骨为横山,脊骨为蓬山,脇骨为名山,腹为金城,肝为青帝,肾为黑帝,脾为黄帝,心为赤帝,肺为白帝,胆为太乙,肠为龙虎,腋为禁狱,脐为江湖,石子为织女,膀胱为河伯,血为河水,脉为螣蛇,胃为勾陈,皮为天罗,肉为地网,臀音屯。为玄武,阴为八蛮,腿为双童,膍音昆。为力士,膝为刚风,胫为师子,足为白马,手为三将军,各领七千万众。兵士抽刀拔剑,乘驾火车,从臣身中出。急急如律令。此咒伏一切鬼神。如癫邪,即念三徧。如小可,切不得念,损子魂魄。慎之。

  入房退病天蓬敕水咒:

  咄,吾是天帝太上之子,为老君所使。头戴日月,身佩北斗。吾有乹灵之兵,百千万众。在吾左右。前有万石镬汤,后有黄金钺斧。吾朝太上,忽逢神将。教吾杀鬼法,授吾斩神方。上带太素符,收摄诸不祥。上告天帝,召唤吏兵。头戴华盖,足蹑魁罡。何神不走,何鬼敢当。缚汝必定,治汝横伤。病人先无罪状,何敢辄犯贤良。吾含天地之正气,咒破邪鬼之殃。咒神神自灭,咒鬼鬼自亡。急急如律令。毕,即含水喷病人。

  又咒曰:

  东方邪神,南方邪神,西方邪神,北方邪神,中央邪神。咄,汝是羊鳢音里。之鱼,或为浮萍之草。或是浸渍之虫,鼋鼍龟鼈鳍音常魟音红鳗音瞒鯬。音黎树木之精,妖魅魍魉。造作人形,媚著人身,妖惑男女。北帝闻之,大嗔大怒。故遣吾领将,千兵万骑,杀汝百邪之鬼,何不急去。急急如北帝威剑神王律令。咒毕,含水噀病人三过。

  又咒曰:

  吾是天师神气太上之子,游行天下。东方有病,吾能治之。南方有病,吾能治之。西方有病,吾能治之。北方有病,吾能治之。中央有病,吾能治之。吾治病有法,医病有方。吾头戴通天之冠,身着赤阳之衣,手把龙头切玉之剑,斩杀鬼贼,千头万数,不问罪状。急急如律令。噀水三过,次于五方。七步七元罡,面顾破立,诵天蓬咒,一炁诵之三遍。每四言一啄齿,此为法术。禁伏一切邪鬼。寻常不得啄齿,恐损神。诵了,即输掌诀。

  捻诀后咒

  咄,景精中王,威振九天,金虎蔽日,飞龙遶干。黄神秉钺,绿齿扬鞭。玑衡五斗,平调七元。收捕九丑,杀灭六天。手把三景,足蹑九玄。八威吐毒,天丁导前。讨察妖精,送著曲泉。十天保国,万友安全。

  又咒曰:

  天火落落,光照八方。女青鬼律,诛斩邪殃。吾今禁汝,妖鬼敢当。速出速出,伏鬼魁罡。急急如律令。

  次勑五方咒

  东方责#1鬼,腐木之精。九夷老气,因春化生。神不内养,外作邪精。五毒之气,入人身形。或寒或热,举体不宁。九丑之鬼,知汝姓名。北帝神咒,摄录汝精。四明破骸,北斗然明。神刀一下,万鬼自刑。伤寒头痛,不得妄生。西方金气,灭汝身形。伏在肝中,不得动倾。急急如律令。

  南方赤鬼,炎火之精。八蛮老气,因夏化生。神不内养,外作邪精。五毒之气,入人身形。或寒或热,举体不宁。九丑之鬼,知汝姓名。北帝神咒,摄录汝精。四明破骸,北斗然明。神刀一下,万鬼自刑。伤寒头痛,不得妄生。北方水炁,灭汝身形。伏在中心,不得动倾。急急如律令。

  西方白鬼,死金之精。六戎老气,因秋化生。神不内养,外作邪精。五毒之气,入人身形。或寒或热,举体不宁。九丑之鬼,知汝姓名。北帝神咒,摄录汝精。四明破骸,北斗然明。神刀一下,万鬼自刑。伤寒头痛,不得妄生。南方火气,灭汝身形。伏在肺中,不得动倾。急急如律令。

  北方黑鬼,阴水之精。五狄之气,因冬化生。神不内养,外作邪精。五毒之气,入人身形。或寒或热,举体不宁。九丑之鬼,知汝姓名。北帝神咒,摄录汝精。四明破骸,北斗然明。神刀一下,万鬼自刑。伤寒头痛,不得妄生。中央土气,灭汝身形。伏在肾中,不得动倾。急急如律令。

  中央黄鬼,粪土之精。四季八节,因王化生。神不内养,外作邪精。五毒之气,入人身形。或寒或热,举体不宁。九丑之鬼,知汝姓名。北帝神咒,摄录汝精。四明破骸,北斗然明。神刀一下,万鬼自刑。伤寒头痛,不得妄生。东方木气,灭汝身形。伏在脾中,不得动倾。急急如律令。

  斩温之法成功后,先念天蓬上咒。日用功满,甲子日佩大箓,及作法建立七元坛者,先念吾敕五岳水咒曰:

  吾是太上之臣,名书玉清,上统六天。北帝鬼宫,悉是我之所营。我之所部,何鬼敢生。左佩豁落,右带火铃。掷火万里,威制千灵。有犯者戮,有干者刑。帝君有命,收捕不停。天光骇音蟹。动,羣邪束形。鬼妖灭类,我得长生。急急如律令。

  帝君曰:念咒毕,即念吾召十天魔王、八景大神、三十六洞天大威力、天丁力士、三五禁气大将军、卫灵大神、飞雷电骑神呪,曰:

  罗天毒兽,备卫四门。神兵万众,九丑万群。张喉镢天,猛马高奔。毒龙奋瓜,金头横吞。威兵巨万,受符校仙。六天不拘,合凶成群。妖魔蛊魅,秽气纷纷。谣歌空洞,乱香阵云。小鬼假形,当人生门。神王所告,无有不闻。上摄六气,下检河源。五岳四渎,善恶速分。千千万万,来对我前。五帝校录,有功者原。凶魔千神,束形乱鞭。敢不从命,所诛无捐。屠肝杵胆,斩首灭形。北镢清汤,南陵火焚。金真戮气,流铃捕魂。妖爽无遗,荡尽邪源。身佩天书,道行正文。涤荡九气,清明三元。玄灵举真,上合自然。莫有干试,斩后闻天。急急如律令。

  北帝曰:但念南方卫灵咒讫,即禁坛咒曰:

  朱雀陵光,神威内张。山源四镇,鬼井逃亡。神池吐气,邪精内藏。魂台四明,琼户玲琅。玉真巍峨,坐镇明堂。手挥紫霞,头建神光。执咏洞经,三十九章。中有辟邪,龙虎斩罡。猛兽奔牛,衔刀吞镶。揭山镬天,神雀毒龙。六颔吐火,啖鬼之王。电猪雷父,掣星流横。枭磕駮灼,逆风横行。天禽罗阵,皆在我傍。吐火万丈,以除不祥。羣精启道,封落山乡。千神万灵,并手叩颡。泽尉捧炉,为我烧香。所在所经,万神奉迎。天兽来卫,千精振伏,莫干我气。急急如律令。

  出房复立。

  国中却蝗虫灾符

  北帝曰:若国土州县,遭蝗虫降下,万民惶惶。不安业者,但于州北门前建七元坛,行道将吾灵符二道。一道生铁书,掷于州河之中,当变为黑气冲天,甘露降下。又一道以梓木,用雌黄书之,埋于土地庙中,入地一尺二寸,其蝗虫当时消死矣。

  右符,用生铁一方,朱书,掷于国大河中。

  北帝曰:禁坛讫,行道求心中耳。

  用梓木板长一尺二寸书之,埋安土地庙中,其虫消死矣。

  北酆杀鬼印

  北帝曰:下元生人,若男若女,被山魑古魅、神坛里社、妖精野怪,使其病人。狂言乱语,入水不惧生死,将吾北酆印,印病人心,其病立差。以枣木心刻之,一年三度醮祭,然后行用矣。

  北帝曰:吾于上经卷中,宣题下元生人有诸苦难等。官符口舌,疾病灾怪,或入军阵之中临当被敌,一切癫痫。但带吾此符,应日立愈。入军阵者,头上带之,一当百人,永离刀伤之厄,神兵相佑矣。

  北帝曰:下元生人有心中不快,频遭死殃。或女人身孕不成,男女死损。及被恶人谋枉,咒诅相刑。但吾火铃帝箓厌之,大吉。

  右符出衡山录。

  北帝曰:若封山岳,敕古庙,召五岳神,来闻未来之事,及移山复海,驱遣妖精。将吾此符以镜上,用朱砂书,悬七元坛上,去坛二百尺,坛上念天蓬咒,其鬼神亲见,须臾立对未来之事。

  北帝曰:凡欲与天下人作法之时,用甲子庚申之日。若传不得其人,令人癫狂病死,慎之敬行。若持咒喫五辛口不净者,天蓬大将怒目一嗔,令人神魂堕落,因而癫邪,甚难救治。凡人祭七灵毕,即取座上酒七杯饮之,后七日神通自然,心生智慧,光显尊妙,秘之神验。

  临坛行持掌图

  北帝曰:吾所说妙经,能上消天灾,下镇帝王帝印使诀,以除不祥,告诸众善念之。国有此文,普天获福。世间有此文,龙神扶卫。山居有此文,百邪振伏。神通之力动,皆有三十万兵随逐。此文非常之词,勇猛之旨,不得传授轻泄背慢,不遵真典之者。

  尔时,四众及诸真人上白北帝曰:此经当何名为?北帝曰:号《神咒妙诀印七元伏魔上经》,流传神祕,万劫奉行。太上北帝素灵斩邪灭魔杀鬼玉符,若人能佩之,保命延年。及贴房门之中,去诸邪精鬼魔,符中使者,斩邪灭鬼,大吉。

  太玄北帝第一神符,下元修行弟子,若能佩带,长生久视,辟尸斩邪灭魔。贴房堂之中,去诸邪精鬼魅,符中使者,斩邪灭鬼矣。

  北帝第二符,酆都上清神符,辟尸大箓。太上三五丹呈阴阳,驱伏邪精。翻天倒地,斩诸邪魔。各各降伏,所使护身,长命灭鬼等用。

  北帝第三符,治一切疾病。佩带护人身命,禁断诸鬼,斩邪缚神,去灾灭祸,却邪成正,保守人身,长生久视

  元始天尊第四符,说北帝真书玉文辟尸神箓,救治人民疾病灾难,降此玉字神符,诛斩邪魅。令人佩带头上,辟尸千里。若有邪精鬼魅,贴符堂房之中,悉斩消灭矣。

  北帝第五符,斩飞尸鬼魅邪精,应破丧死之家。为害者佩之,护身命,大吉利。

  北帝第六符,治水火灾难。佩带身上,及贴门中镇宅,大吉。

  北帝第七符,治人身染殟疫瘴毒、妖魔行疠气。苦恼者佩带此符,永得安平,恶鬼消灭矣。

  北帝第八符,解秽辟恶,驱邪遣魅,不敢害人。保命护身,延年大吉。

  右前八符,五灵玄老帝君,能救一切众生灾难殟疫等疾。佩我之金书玉符,普皆安乐。其神验极大,殊非小功耳。

  太上元始天尊说北帝伏魔神呪妙经卷第二竟

  #1责:疑作‘青’。

  太上元始天尊说北帝伏魔神咒妙经卷第三

  酆都戮鬼品

  道言:北方五灵帝君,时在神丹之极云景殿上五明宫内玄台宝座之中,垂十绝灵旛,披离罗之帔,戴宝曜花冠,飞凤羽裙,瑶华蘂珠文履,执碧瑶之笏,七宝之函,云锦凤纹之案,琉璃华佩,琼凤香炉,交龙神虎之剑,飞云凤气明光玉几,班麟翠拂,左右侍真,列班其次,瞻视尊颜。北帝诀。大指恰子,四指压大指,二三五指皆直。

  是时,北方五灵帝君,忽然微笑,鼓动法音,神光赫奕,遍照十方无极世界。于时,东方九气天君,侍真骑吏九千亿众,来入于座。南方三气天君,侍真骑吏三千亿 众,来入于座。西方七气天君,侍真骑吏七千亿众;来入于座。北方五灵帝君,是时命诏北玄真人,侍真玉童,令侍其座。须臾万变,宫阙殿堂台榭,皆是水晶、琉璃、珊瑚、琥珀、雕装严饰,金麟狮子,遍在其座。北方五灵帝君先谒东方九气天君,次谒南方三气天君,次谒西方七气天君,各就其座,讲酆都下元男女生死之录。忽闻鬼狱冤魂受对,痛声号绝。又见死魂无讬冥闇之中,鬼官不录。

  是时,于座西方七气天君问曰:此辈罪人,是何业报?死魂受栲,痛切难任。

  北方五灵帝君答曰:下元生人,死魂受栲。为其前生不孝不忠,君臣不义,父子不慈,不敬三光,不信冥理,欺师谤道,反逆宗亲,广杀物命,恣纵贪淫。酆都夺筭,寿促中年。死魂报对,劫尽无解。

  七气天君又曰:死魂无讬,鬼官不录,是何缘对?

  北帝曰:此人为其前身,躭酒味肉,杀戮无度,不造善功,专行无道。年筭未尽,六天洞宫魔鬼,乘人罪衅,放其毒疫,夭折人筭。水火盗贼,疫疠刀兵,危难人命。官私口舌,枷锁迍塞,令人所为不遂。年年岁岁,有遭不少。吾有《酆都三备神咒经》,北帝之法。若人能净心,专行吾道,依经受持,作七元坛,香灯供养,昼夜无倦。诵吾神咒,存真思神,无挠外事。吾遣天蓬神兵部落,洞渊赤杀吏兵,卫灵神将,豁落七元兵士,侍卫尔身。令万病消散,所治者愈。令居贫得富,居危得安,居卑得尊,求者得遂。下元生人男女,颠狂鬼魅,异常之怪。但依吾科禁,将吾神咒步罡,七星临斗,专行印诀。神兵立降,防护尔身。

  北帝曰:若后学道士,功业未成,须依吾酆都摄录鬼神大印。可以赤枣木,长五寸,阔四寸。以壬辰日,于正北郊外,人犬不知处雕成。以酒七脯七分祭毕,可埋癸地。咒曰:

  北帝神印,佩带灵真,三师下降,依吾指陈,饮吾醮祭,福寿来臻。急急如大帝口敕律令。

  北帝曰:若救治万病,存其神。先鸣天鼓三通,次鸣天钟三通,次存度师在左右。又鸣天鼓九通,闭目在空悬之中,北极灵君戴大玄冠,羽服焕然,降坛之所。次存星辰七人,形如小儿,朱衣赤帻,降临坛所。次存左上仙蔽身大将军,二指上。姓唐名宏,字文明,家在会稽,身长八十丈,天冠赤帻,绛章单衣,羽服赫然,手持宝剑,兵士三十万人,从左肾中出,降侍前后。次存右上灵景大将军,中指上。姓葛名雍,字文度,家在豫章,身长七十二丈,天冠赤帻,绛章单衣,羽服赫然,手持玉戟,兵士三十万人,从右肾中出,降侍前后。次存中上神藏形已身大将军,四指上。姓周名武,字文刚,家在吴郡,身长九十六丈,天冠赤帻,绛章单衣,羽服赫然,手持玉杨枝,兵士三十万人,从心中出,降侍前后。次存青龙将军,卯文。天冠黑帻,著青衣,身长八十二丈,手持弓箭,兵士四十万人,悉青衣,羽服赫然,从肝中出,降侍左右。次存白虎将军,酉文。天冠黑帻,著白衣,身长三十六丈,手持弓弩,兵士四十万人,悉白衣,羽服赫然,从肺中出,降侍左右。次存朱雀将军,午文。天冠黑帻,绛章单衣,身长六十丈,手持长鼓吹角,兵士四十万人,悉朱衣,羽服赫然,从心中出,降侍前后。次存玄武将军,子文。天冠黑帻,著皂衣,身长二十五丈,手持钟鼓,兵士四十万人,羽服赫然,从肾中出,降侍前后。次存麒麟将军,中指根。身长七十二丈,天冠黑帻,绛章单衣,手持魁罡,兵士四十万人,悉黄衣,羽服赫然,从脾中出,降侍前后。次存八神八煞大将军,搜山八将诀,四指中文起。天丁力士捕鬼使者,天冠赤帻,悉赤衣,羽服赫然,从遍身毛孔中出,降侍前后。先结双雷诀,擎起雷公在左右,次两手天蓬印,擎起四面八臂。次存天蓬大将军,身长万五十丈,两手斗诀。著龙鳞之甲,佩七星之剑,统兵百千万骑,平身端坐,存腰胯拳膊,为一座斗。豁落七元大将军,洞渊神将,雷师电师,两手雷诀,塞耳取雷声。又用两手雷诀,闭目取电光。羽服赫然,各持金剑,并从面中出,降侍前后。次存欎仪将军,左眼,吁气一口,名彭执。结璘将军,右眼,呬气一口,名彭叫。羽服赫然,照曜内外,各领兵士一十二万人,并从两眼中出,降侍前后。次存役使吏兵,仰头咒曰:呵气一口,存见元始天尊在目前。向兆吐气一口,中有一真人,即己身,是名天帝之子。

  叱咄,吾是天帝之子,老君所使,头戴日月,两眼出。身佩北斗,有干灵之兵百千万 众,毛孔是。在吾左右。前有万石镬汤,雨手弹午后有黄金钺斧。朝发北斗泰山之道,路逢东王公教我杀鬼之法,授我役神之方。上告北帝,召役吏兵。头戴华盖,山字印。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使六丁。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北帝曰:下元生人,有知七星名字者,一切灾病,呼之即百邪退散,万愿从心。咒曰:

  子,贪狼之星,讳阳明,尊神亿万众,来扶我身。丑亥,巨门之星,讳阴精,尊神亿万众,来扶我身。寅戌,禄存之星,讳真人,尊神亿万众,来扶我身。卯酉,文曲之星,讳玄冥,尊神亿万 众,来扶我身。辰申,廉贞之星,讳丹元,尊神亿万众,来扶我身。巳未,武曲之星,讳北极,尊神亿万众,来扶我身。午,破军之星,讳天关,尊神亿万众,来扶我身。叱咄,七星尊神,千千万万亿兵士,在吾左右。左青龙,名孟章。卯文。右白虎,名监兵。酉文。前朱雀,名陵光。午文。后玄武,名执明。子文。脾为贵子,入中宫。中。孟章监兵前行,陵光执明在后。执节持幢,负钟鼓,在吾前后左右,周匝千万重。急急如律令。想左右前后四狩讫,吐浊炁一口西北,吸清气一口东南。

  北帝曰:次存思,蹑北斗七星罡。先蹑贪狼,次蹑巨门,次蹑禄存,次蹑文曲,次蹑廉贞,次蹑武曲,次蹑破军。次从坛所,收剑就座。看病人属何星,可书七星符,令病人佩带吞服,立候神验。

  神符图篆

  贪狼星君 巨门星君 禄存星君 文曲星君 廉贞星君 武曲星君 破军星君

  子生人属之 丑亥生人属之 寅戌生人属之 卯酉生人属之 辰申生人属之 未生人属之 午生人属之

    北帝曰:北斗七星神符,若男若女,有人身着 众邪魍,音罔。魉,音两。失心神,及五藏去声。胀音涨。满,寒热往来,皆吞此符,立有灵效。百邪见符,悉化为血。延年益筭,永保元吉。

  贪狼星符 巨门星符 禄存星符 文曲星符 廉贞星符 武曲星符 破军星符

  却狐狸精 治井灶精 见贵相吉 注神追召 收伏百鬼 令人五富 遇贼阵带之

  飞柱符 荧惑星符 镇星符 辰星符 角星符 赤灵符 太清符

  召狐狸之精 病者带之 断鼠食蚕

  朱书之

  治牛马病

  朱书贴角上

  除宅内伏尸之鬼

  断耗鬼

  吞之吉

  治死奴婢之鬼

  佩之吉

  天仓符 启明星符 太白星符        

         

  宜职禄

  佩带之大吉

  佩带之

  辟口舌吉

  厌官府口舌鬼妖

  大吉

         

  亢星符 氐星符 房星符 心星符 尾星符 井星符 鬼星符

  女人被猫妖之精

  吞之

  被邪术禁

  解之并吉

  治女人多忧愁

  带之吉

  和合夫妻相刑

  带之吉

  召百怪

  用梓木板书之

  治一切肿病

  吞之

  治水肿

  吞之效

  箕星符 柳星符 星星符 岁星符 张星符 翼星符 轸星符

  王死至书

  指之向东大吉

  主养蚕成熟

  用之吉

  令人资财益进

  大吉

  摄十二神

  在荧惑之下

  厌狐狸入宅

  大吉

  厌诸妖怪消伏

  吉利

  召阴人被咒诅

  带之吉

  奎星符 娄星符 冑星符 昴星符 毕星符 觜星符 参星符

  奴婢逃走

  书之牀脚下

  召竹木精

  宜案上安之吉

  召犬精

  于香炉下安之

  地蛟精

  于香炉下安之

  召石狮精

  于足下安之

  古冢伏尸

  于病人左足下书

  厌飞雉入宅

  召财帛并吉

  斗星符 牛星符 女星符 虚星符 危星符 室星符 壁星符

  厌飞雉入宅中

  孟吉

  召五殟之鬼立至

  大吉

  解厌牛疫死者

  令活

  伏犬之精

  并吉昌

  厌百舌乌呜

  大吉利

  厌宅中客亡等鬼

  召五酉之鬼

  天河星符 七星符 眼赤痛 玉皇符 治霍乱

  召浮云神

  书盆底见

  厌牛羊疫

  于栏木书之吉

  书纸上

  水洗于目神效

  召五龙王

  书之纳盆筒中坛上

  令病人吞之

  立效

  蛇入人家饮水 治头痛 治牙疼 学法者吞符 聪明符

  符厌

  大吉

  病人吞之

  立有神效

  安孔中即止

  吞之大吉

  日吞七道

  神气入心

  吞之

  令人神效聪明

  长生符

  已上长生神符四道,以四时八节晦朔吞之,延年益寿。

  北帝曰:吾真符六十六道,悉是北宫杀鬼治病灵篆。但精诚,以法信五䌽命纹,志心诣师受佩。上答国恩,下保万民。龙神护卫,冤对成亲。神仙治化,鬼不侵人。敕符咒曰:子文。

  北方黑帝,万圣之尊。太微六甲,五气灵君。

  光华日月,威备干坤。飞符摄戮,断绝鬼门。

  行神布炁,辟除五殟。左右吏兵,三五将军。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4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