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服斗星名。

  右法朱书黄素,以黄蜡和为七丸,一日一服,清心净水吞下。七七日外智慧目明,日诵万言,开口不亡心。

  □□□□□□。六字治病法。

  右法朱书黄上,治百病。

  □□□□□□。服字内注六丁法。

  右法于上六日午时。朱书黄上,每二字作一符,六字作三符。至上七日五更后睡觉,取上二字,净水吞之。候听,闻初有人作声,吸炁咽之,中、下一七日同此。名曰内注六丁。一月受持足日,自此之后,凡见有邪鬼缠惑之者,心念一遍,闭目良久,六丁告于心神,意中所出言语,皆是鬼邪作祸之由,至于服色人数,一一皆合其验。此六丁名也。

  □□□□□□。六甲遣妖法

  右法凡小末妖魂作过,朱书,同金钱火化,其邪立被六将遣出海中,梦异报。此六甲名也。

  □,□,□,□,□,□,□,□。入符治毒法。

  右法应是毒物所伤,痈肿丹瘤,五藏大小之疾,书于病所,或内吞外贴,不过三字,即安。

  霐。晦日服字法。

  右法晦日要诵及十万遍,奏章立达三天,报应经下凡世。

  防中表德。朔日诵字法。

  右法于月朔日,要诵一万遍,三月有应,一切灾厄,默念三十二遍,其灾厄自然解散。尝闻太极既判,一生二,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既植,于是五炁生成,肇于虚无之上。则五老上帝,为五炁之根宗,昭于干象之中。则五星为经常之上曜,于地则五岳以奠寰区,于物则金木水火土以为五行,于人则心肝脾肺肾以成躯体,于事则仁义礼智信以开国成家。以四十九字密符造化,默契五行。故服之于己,则澄神鍊炁。施之于人,则却疾除妖。是由方诸之召水,阳隧之引火,以内应外感激之道耳。傥内无本真,而觊外真之应,自汩五行,而求五炁之充,恐报应难矣。天台灵宝法中,以玉札五行正炁为一品,乃以四十九字入于他卷。却以五岳持身咒及移景通光等法,杂诸其中,使五行之经,不复可见。故今止从古法,而不敢增易也。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六竟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七

  洞玄灵宝法师南曹执法典者权童初府右翊治金允中编

  五芽内鍊品

  五芽者,五炁也。在天为五老上帝,在经则炁结成文、是为五芽真文。在五方则五常,即东方青帝灵威仰,南方赤帝赤熛奴,西方白帝白招矩,北方黑帝时光纪,中央黄帝含枢纽是也。在干象则为五星,在地理则为五岳,在事则为五常,在物则为五行,在人身则为五藏。修灵宝之道,洞房之法,饵五方正真之生炁,以鍊凡躯也。

  五芽之法

  请五帝五童降身,及佩真文,使其神居五藏之中,为致五芽之精,当于四音而行之。

  常以立春之日鸡鸣入室,东向九拜,平坐,叩齿九通,思青帝五方之五帝也,青帝以其司春;主东方之生炁故也。长九寸,顶青玉冠,九炁青羽衣,驾苍龙之笔,建颖旂从,甲乙胡老之官九+-万人来降。须突化生青炁如云,贯复已身,从已口入,直下肝府。又思木星焕明在东方,照己身。便开目,念咒九遍,吞东方真文一十二字。咒曰:

  九炁青天,元始上精。皇老尊神,衣服羽青。役御天官,焕明威星。散辉流芳,陶溉我形。上飡朝霞,服引木精。固养青芽,保镇朽龄。脏腑充溢,玉芝自生。延年亿纪,颜返童婴。五炁混合,天地斋并。

  东方真文一十二字

  常以立夏之日鸡鸣入室,南向三拜,平坐,叩齿三通,思赤帝南方赤帝司夏,主南方之生炁。后方并与前同。长三寸,顶赤玉冠,衣三炁赤羽衣,驾丹龙玉舆,建米旂从,丙丁越老之官三十万人来降。须突化赤炁如云,贯复己身,从己口入,直下心府。又思火星焕明在南方,照己身。便开目,念咒三遍,吞南方真文一十二字。咒

  曰:

  三炁丹天,朱宫灵童。元始上帝,参驾赤龙。丹羽飞衣,锦帔光明。驱策灵官,运道阴阳。三炁吐辉,溉我绛宫。赤子保镇,鍊芽饰容。朝飡朱景,玉芝满充。回停劫年,朽骸及童。长龄天地,永享无穷。身生水火,变化百方。

  南方真文一十二字

  常以立秋之日入室,西向七拜,平坐,叩齿七通,思白帝理如前式长七寸,顶白玉冠,衣白羽衣。驾白龙玉舆,建素旂从,庚辛玄老之官七十万人来降。须臾化生白炁如云,俄复己身,从己。入,直下肺府,又思金星焕明在西方照己。便开目,念咒七遍,吞西方真文一十二字。咒曰:

  金云七门,浩映西华。中有素皇,元始之家。参驾白龙,七炁峨峨。徘徊玉门,散精朱霞。金星吐辉,芳芝滂沱。玄奥我身,养我素芽。明石鲜光,万劫不殂。服以流泉,飡以太和。九天上帝,给以玉华。保年驻白,颜景敷罗。长存天地,三光同遐。

  西方真文一十二字

  常以立冬之日鸡鸣时入室,北方向五拜,叩齿五通,思黑帝长五寸,顶玄玉冠,衣碧羽衣,驾黑龙玉舆,建皂旂从,壬癸羌老之官五十万人来降。须夹化生炁炁如云,似流星之光,复己身,从。入直下肾府。又思水星焕明在北方,照己身。便开目,念咒五遍,吞北方真文一十二字。咒曰:

  北方玄天,五炁散灵。上有大神,始老元精。驾龙建旂,游宴上京。是曰元吉,庆云敷荣。飞芝流洒,滂沱四盈。玉女玄奥,溉我身形。肾宫充镇,朽芽坚生。五府纳真,上通神明。五老降接,仙道早成。变化水火,衣服羽青。飞行太空,游造紫庭。寿同三景,万劫长龄。

  北方真文一十二字

  常以二分二至日入室,向五方十二拜,叩齿十二通,思黄帝长一尺二寸,顶黄玉冠,衣五色羽衣,驾黄龙玉舆,建黄旂从,戊己苍老之官十二万人来降。须臾化生黄炁如云,复己身,从口入直下脾府。又思土星在中央,照我身。便开目,念咒十二遍,中央真文十六字。咒曰:

  中央大山,元炁徘徊。上有元老,总统四灵。参驾黄龙,五色羽衣。运道九天,轮转璇玑。焕明七星,流光散辉。玉英芳芝,流溢回飞。淘溉我身,肺府光开。养芽飡精,万神总归。检魂制魄,仙鍊八威。表裹洞清,常生不衰。通真达灵,升入大微。

  中央真文一十六字

  右咒毕,各以方数取炁咽津,便服真文。

  常服法

  每以鸡鸣阳光始分,东方向叩齿,如其方数,摩两手掌令热,以手摩拭面目,如其方数,念咒,自东方起,一周而止。

  东方青芽,服食青芽,饮以朝华。

  便以舌撩上齿之裹、舌底、唇三过,嗽口令玉泉满。,而咽之九过,又引青炁九咽,令镇肝中。

  南方朱丹,服食朱丹,饮以丹池。

  便以舌撩下齿之裹、舌舐、唇三过,嗽口令玉芝满口,而三咽之,又引赤炁三咽,令镇心中。

  中央戊己,昂昂太山,服食精炁,饮以醴泉。

  便以舌撩上下齿表裹、舌舐唇,嗽口令玉泉满口而咽之,又引黄炁一十二咽,令镇脾中。

  西方明石,服食明石,饮以灵液。

  便以舌撩齿上之表、舌舐唇,嗽口令玉芝满口而七咽之,又引白炁七口,令镇肺中。

  北方玄滋,服食玄滋,饮以玉饴。

  便以舌撩下齿之裹、舌舐唇三过,嗽口令玉芝满口,又引黑炁五口咽之,令镇肾中。

  右毕,叩齿三十六通,咽炁三十五过。又念都咒:

  白石巖巖,行泉源涌,洞似玉浆,饮之则长生,寿命延长。

  咒华,以舌撩上下中央,令玉芝满口而三咽之,引炁二十五过,拯炁而咽之,其道都毕。尝观灵宝之道,隐于洪蒙之始,肇于溟涬之初,蕴奥难穷,妙莫能测。中古以降,方立教垂文。正经之中,备有万法,及其功成事著,则由学者自得之。五芽之法,采五方之生炁,鍊五藏之英华,炁之渺茫,未易有得。于是服真文以召之,炁结成文,以此引彼也。建齐设醮,拜表誊章,布炁书符,祛妖却妄,以斯为首。鍊除阴翳。消阴育阳,与三晨之辉相须。而用人身之五藏,实秽物耳。至若存肝出青炁,肺出白炁之类,乃存鍊之法,而非五芽也。降东方之生炁,挹木宫之朝华,下浃兆身,镇鍊肝腑,乃五芽之义。以五方之五炁,鍊五藏之五神,久假而不归,乌知其非有也。积鍊之久,人之炁合天之炁,人之神合道之神,亦鍊神之道也。今所编五芽真文,悉皆祕在上经,不同常术。学者深洞其旨,则可动而行之。天台法中祈恩谢过第四十一品,乃为之说。曰灵宝有赤文祖炁,天之灵宝也。入人身生五色灵芝,乃释之曰:东方青芽者肝也,南方朱丹者心也,西方明石者肺也,北方玄滋者肾也,中央戊己者脾也。以舌卷津,分方而咽之,谓首为太山,终焉以十二时咽炁,名换骨易形之法。既不载祝辞,又无真文,窃取五芽之义,转其说于他岐,乃称服咽炁液,火应水朝,为子母夫妇之图,取丹经中之余论而不全者也。既称天之灵宝,又直指五芽为五藏,是说即皆不可为法也。

  三宫修诵品

  度人上品,郁秀光芒,上消天灾,下禳地祸,外济庶物,内鍊百神。行用之门,以专精为首,修诵之法,以存念炁之蓊郁,会百神之森罗。于是可以内鍊其躬,外浃于物。若语不出口,耳不闻声,谓之默诵。自始及终存念,并依古法也。

  入靖焚香,定心平炁,收光内视,

  万虑不干,端坐直身,毋倚侧,毋楼背,俾牛车之路不屈,龙虎之炁绵绵。然后诵经,各以其事之重轻,所用之内外,有神诵心诵炁,所谓上中下三田也。此外有意诵,并有所主。或为人度厄消灾,或为己祈恩谢过,以致调平炁候保福。

  帝王祈雨祷晴,济时拯物,迁升滞爽,普度幽魂,凡有紧切,悉当入室,默诵神文,方行章醮存思,次第详具诵持存思品,悉合如法。初一徧诵序,第二徧止自经始,十徧为一过。诵毕纳官,百神守位,密陈情悃,出宅升神也。系第四纬。

  允中所编灵宝每品中,相关涉处已略叙之矣。独天台法书中,内诵编在度厄消灾第四十品末,乃以太乙、司命、桃康、无英、白元尊神等,各书灵书千遍。又一说则分三田内诵,乃是闻其名而不得其理,却云正月于上田,七月于中田,十月于下田。又云万神俱诵,以致斋醮祷祈,书于疏状,直称内诵洞经一千卷,以献真荐亡。殊不知《大洞真经》三十九章,每章有二符,此经乃属洞真部。《度人经》法中四十章,是释《度人经》之用尔。古者以为度人一卷,内隐洞经之妙,非径以度人为洞经,而为上帝之前。指《度人经》中之文为洞经,可乎。又一说其至玄至妙,弟子倾家资以奉师而后得者,其徒以为世莫得闻,自称上道者也。其法之略曰:想己身为枯木,大火焚荡,和气化成,真人收神上田,入太渊宫中,步斗作用,于是诵元始祖炁洞经。至于鍊度,只以上田为天帝之居,肺为东井,头中赤天出火,肾为真水,九曲之畅为九幽,千魂万魄皆于此度化。所谓元始洞经,传出他郡者,止于《度人经》中取一段而为之,天台祕而自行者。乃如释氏梵语咒四十八句,计一百七十六字,泥九中启奏上帝等事,皆不出身中,以致朝真不拜,谓天帝不离泥九故也。不知古法中有不参紫神之法,本意为行坐功而不睡者言之。行科奉教,非此例也。又况未离世网,其倾倒泥九,有甚于拜者矣。默诵一节,古法有之,今改称内诵,非也。且云万神诵之,事出无据。三田各有所主,彼分为七月、正月、十月,则非也。彼不知心诵炁诵神诵口诵,理既不同,存神念真,亦非天台所谓万神也。古法默诵,皆全诵本经,其中包罗甚众,澄神鍊炁,可交真灵也。今若独取经中一段,以备默诵,亦不必易名称洞经也。迨至舍本经正文,而撰出梵音胡证,则妄之甚也。按《度人经》肇于古初,天真皇人书其文以为正音,四译而用世书,亦在汉武帝时。及明帝梦金人,而释氏之典方入中国,于是始有梵语。今以释氏胡音,称为《度人经》中祖炁之文,虽三尺童子,亦将失笑矣。其临坛行事,则端坐内观,云金光之中现出天书,多只一字。法师自称只见一字,不晓所谓,亦不敢漏泄。事过之后,却以此一字随己应之事,解其吉凶,皆不出点画之中。有数十字,例皆如此。缘其法书,初焉称光中现出靖名等说,其妖妄怪诞。治于内诵经之睹光中则见字,终至于会鬼神入靖治事。吁,履霜坚冰之渐也。一念之萌,出于不正,千途万径,步步归邪。恐其下流,无所不为矣。然后诵之诀事,当禁祕不可轻宣。若全隐其机,恐学者不得其门,复入流邪伪之域。故寓其奥于此,以俟学者之自得也。上丹田泥九也,中丹田绛宫也,下丹田也玄关也,其法有神诵、心诵、炁诵也。口出言辞,耳闻声韵。是明诵也。口不出言,耳不闻声,是默诵也。默诵既有心炁之不同,又有意诵之名例。悉存身为元始,坐空浮五色狮子,洞明内外,如居赫日光中。依法诵之,皆有所主,调正干度,上消天灾,保镇帝王,延洪国祚,以致为父母延年益筭,请福消愆,是一例也。为人为己,谢过祈恩,保命延生,禳灾度厄,是一例也。上资九祖,普及众魂,济拔幽阴,一切追荐,是一例也。召摄施用,收治行为,是一例也。此外非可尽迷矣。

  洞照幽微品

  此系八纬中第五纬,《灵宝玉鑑》全书另载。

  红杳墨黑,磨真袜臈。灵宝兴生,转独隶迁。可韩明功,都成切角。正聚魂摄,都功聚魂。招八方捷疾使者,天地神祇,万灵同归,合天地勑。

  先结三涂五苦诀,念咒,取东南方炁吹镜上了,以笔自干方点一点,八方计八点。咒曰:

  谨请干坎艮震巽高坤兑,收摄八方无道邪鬼,入吾镜中见形。急急。

  右取八方炁,吹十日,共睹日月受持,不劳神炁来者,其中见形。

  移景通光照

  元始律令,道君勑文,召日光童子,月光童子,星光童子,开光童子,运三光玄斗日月之精,化为六通神光,昭一彻十方世界,万景千真,移日面前,见形占人,卜物未来未兆,通神应灵勑。

  右念咒,取三光中一炁吹笔或手指,笔用朱,指用麻油,于手中写符一道。

  原阙符

  令吹炁,再念咒,取炁吹,如此三次,见光一道,洞见幽明,及未然之事。

  仙曹按局洞玄宝鑑

  红杳,墨黑,磨真,袜臈,灵宝。

  右先念咒,于空中书本师心印一箇,以左手望空撮入手中,五方炁吹,令人吹了,再压。如此三次,令见赤黄白三色了。又咒曰:

  谨请降真召灵符使,疾速下降。

  又取天门炁吹,见二符丹色见于掌中,符在临坛符法品。又咒曰:

  神风鼓吹,玉字琳琅。

  又取东南炁吹,见二符摇动。又咒曰:

  谨请东方启道童子,为吾速降。五方并同。

  又取五方炁吹,见五方童子,方可一一召摄,依法施行。

  灵宝洞玄照

  天地降炁,日月合形,天上地下,某某某处见形。右天地炁吹如常法。

  速度亡魂诀

  凡临坛按治鬼邪,务在存亡俱获利济。先为破狱咒曰:

  无上玄元太上道君,教臣行符,照破幽狱,罪魂出离,急急如律令勑。

  右咒出《九清梵唱经》中,面天门默诵九遍。次召亡魂,即速得亡魂离苦。先念水鍊咒曰:

  已枯复荣,已灭复生,得生天上,更禀太灵,九天之劝,反复胎婴,秽累荡除,魄尸反生。

  右以水一器,正北,叩齿九通,思玉童三人,玉女七人,咽津七口,咒之七遍,洒其魂,即火鍊。咒曰:

  日月光华,徘徊洞阳。流火入器,鍊化阴芒。尸秽消灭,万炁混康。径离五苦,飞升天堂。

  右以火一器,正南,叩齿三通,如前思想,呵炁三口,咒九遍,取鄷都山真形,火化成灰。咒曰:

  元始符命,制魔奉行。保举亡魂,度品南宫。酆山消烬,三官解刑。赦缚释业,受化更生。随品度鍊,上登福庭。

  咒讫,以舌拄上腭,存身为元始天尊,默诵隐语一遍,存金光满口,双指玉清诀,吹纸往东北方放诀,其魂立得上生朱宫,随品受鍊,乃生福庭。

  允中自本法戒律启,并依古书编次。至元纲流演品,朝元入靖品,诵持存思品,玉札灵章品,三晨芒耀品,五行正炁品,五芽内鍊品,三宫修诵品,皆行持之士修存服饵,致真召灵之本源也。内功既足,则外当及人,愈疾除邪,拔幽济显,为立功之先务。近人不知体格,乃为灵宝大法专至开度,复别补法阶,以备祛治。岂知灵宝为中乘之要法,兼济死生之径途,何事不关,无施不可。然显幽一理,人鬼无殊。受词之初,窃须审量事体,酌详轻重。或妖怪精邪,横侵生类,逆天无道,情在不原,固宜录奏上玄,关闻合属,灭形绝类,诚不为惨。其有幽魂滞爽,抱恨衔冤,饿鬼穷魂,失依乏嗣,沈迷而超生无路,讬附荏苒生民,阴炁袭人,灾疴或作。宜先究患身之形气,以至受祟之根源,非市道魇祷奸伪之徒,妄意揣量。故继之以照召之法,考其实迹,鞠其姓名,毋信伪辞,必穷始末,如情在可悯魂魄幽沈,合依古仪,用速度亡魂之法,存神静志,默诵灵文,如式开度。然后焚化鄷山真形,或告行一二超度符命,差官将吏兵合属曹局,随业受生,尤其尽善矣。抵有力之家,大建善功,广崇斋直,然而召摄鲜验,超度难期。今于行持顷刻之间,欲遽度亡魂于一经一咒之内,岂不难哉。夫建斋启事,移檄召魂,未易轻也。先要高功练达科教,洞明正理,次则移笺奏,不碍旧章。又在斋心坚切,内外一志,立坛蒇事,不缺典仪。更得所度亡魂灵识,生前修检,罪戾不深,庶几祈告感通,见形受度。或一二事之窒碍,则报应寥邈矣。今鬼祟至于,缠及生人,若非抱恨不伸,必是无依失祀。报对既以结证,阴府不复拘留,傥识见之非高,多迷蒙而未觉。浮游为厉,散荡兴妖,于此之时,法官能开悟以理,训戒以道,更假上真之教典,副以端默之精诚,呼吸之间,幽魂获度,诚非虚妄。生者可免疾患之缠,死者遂脱沈滞之苦。若家非匮乏而未度灵者,难从此科,自依式修崇可也。天台编《灵宝玉鑑》一节,入五行正炁品,又以杂咒混于其中,乃无速度亡魂之目,使古法中之美意不复可见。故今从旧格,而尽剖其端绪。当知古人治病祛邪,欲显幽俱利也。学者所当留心耳。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七竟

  清灵宝大法卷之八

  洞玄灵宝法师南曹执法典者权童初府右翊治金允中编

  元始大定品

  七日七夜,诸天日月星宿,游玑玉衡,一时停轮。神风静默,山岳藏云,天无浮翳,四炁朗清,一国地土,山川林木,缅平一等,无复高下,土皆作碧玉,无有异色。

  一呼一吸,四至共得六寸。一呼二一至,各得三寸。一至得三寸,一至得一十五分。经纬天地,縰横十五,故上帝付黄帝《河图》也。入室平坐,以手诊脉,四动为一息,量人平常出入,渐渐加之,不要大段费力。放熙出自口,勿使耳闻。放于息匀之后,再作如初积之力久,炁住息平,始着意在鼻准头。乃鼻三,顋二,眉四息,于是微微出气,为一遍。续再作,积至八十一遍,四十九日外,每遍加息,自一时可至一日,自一日可至七日。然后以耳对肩,以鼻对脐,收其六根,专意于目。初则非内非外,观其神光。三日之外,于密室中,见神光一点,孜孜定神。四日之外,渐明渐大。七日,神光满室,定中百物皆为未然。七七日外,定中见一切真灵鬼物,方入洞观彻视之道也。

  窃谓度人一经,备有万法。元始大定,为法之机要,亦道之径路。始于定炁存神,以致朝元登谒。过此以往,极道之域,不可拟议。七日七夜,诸天日月星宿,璇玑玉衡,一时停轮。此元始说经之时,天中之事也。薛幽栖注中略释其义。今即之人身,日月停景,目不瞬动也,神风静默,息不出入也。山岳藏云,炁不升降,然后孜神内视,一志湛然,习定出神,升腾上境,洞观万汇,彻视十方,诀已详疏于前矣。天台编神光大定二十五品,乃云璇玑玉衡,脉不息也,是则妄甚。且习定大法,目不可瞬动,息不可出入,炁不可升降,神斯可出而脉岂得不动,人已就死,却非出神。又曰天尊空浮,乃自元神居玉清宫。又曰天尊虽远妙,近言泥九宫。又曰自已有天尊,何劳望上天。所引并非也。又曰威神妙化,结成狮子,天尊乘之,下入丹田,左青右白,前赤后黑中黄,故谓之五色。却云七日七夜所见者,皆未来之事。彼不知出神洞视,以致脱质升玄,岂可谓身中之五炁天尊,止于泥丸而已。夫彻视十方,通幽达妙,大而高天厚地,广而万圣千真,皆可洞见,与造物者游。今却只称所见皆未来之事,何其狭陋哉。后世学者欲得修用之梯阶,当自习定。

  洞观百灵品

  本命日为始行定法,七日之外,定力有准,方行彻视。定力未成,不可行之。息既定而神可出,目驻万里之外,不顾面前之物。又七日,渐明渐有彷彿。百日成功,坐视三界,彻见十天。又云诵咏妙经,得为九宫真人。

  紫度炎光内视中方曰:常欲闭目而卧,安身,微气,使如卧状,令旁人不觉也。乃内视远听四方,令我耳目法万里之外。久行之,亦自见万里之外事。精心为之,乃见百万外事也。耳中常闻金玉之音,丝竹之声,此妙法也。四方者,总其言耳。当先起一方而内注视听,初为之实无髣髴,久久诚自入妙。

  允中考之古书,习定出神,始可行洞视之道。然调息一事,易知而难成。始于一息四至,久则一息而八至,累功不断,可至一时。满一时则可一日,自一日则七日可期。于是聚神如己之状,端立泥九之中,内外湛然,一毫不着,腾身直出顶门,觉身外生身,历历分明,神离躯中,如蝉脱壳,驰于空迥,驭炁穹玄,谒列宿于天阶,朝元尊于阊阖,众真可觌,

  万炁齐仙,终至于见玉清圣境。第此乃出神之妙,可以通真达灵。学者或际遇明师,修存而至于洞观之域,更宜进步,毋自退沮,可也。

  采鍊祖炁品

  凤曲头点顶,精息内潜。龙升头擂鼻,其炁上升。龟缩头含息,精炁下行。蛇屈身不直,元炁周旋。鹤闭炁微息,精归丹府。

  仰惟元始祖炁,无形无名,劫运之初,不可髣髴。玄纲既肇,二象分形。天禀此炁以为天,地禀此炁以为地,人禀此炁以为人,以至动者植者立性卑形,莫非祖炁化生也。然人分此一炁而生,未免失此一炁而死。岂非情欲汩其内,势利役其外,不知本源,不彻正理,神昏气耗,不觉大限之临,而终至迷乱无依,斯为下鬼矣。今焉采祖炁而鍊,结圣胎于身中,圣胎就而身外生身也。此一条大槩,乃采鍊身中之祖炁。古书有其目而诀法未降,不可以意料而为之说。

  洞阳符火品

  亶荟丁丑豫 戊寅随  己印蛊

  庚辰临   辛巳观  壬午噬嗑

  癸未贲   甲申剥  乙酉复

  丙戌无妄  丁亥大畜 戊子颐

  己丑大过  庚寅坎  辛卯离

  壬辰咸   癸已恒  甲午遁

  乙未大壮  丙申晋  丁酉明夷

  戊戌家人  己亥睽  庚子蹇

  云都解   飞鶱损  辛丑益

  壬寅夬   癸卯遘  甲辰萃

  乙巳升   丙午困  丁未井

  戊申革   已酉鼎  庚成震

  辛亥艮   壬子渐  癸丑归姝

  甲寅丰   乙卯旅  丙辰巽

  丁巳兑   戊午涣  己未节

  庚申中孚  辛酉小过 壬戌既济

  癸亥未济

  九日干  坤复坤  甲子屯

  乙丑蒙  丙寅需  丁卯讼

  戊辰师  己巳比  庚午小畜

  辛未履  壬申泰  癸酉否

  甲戌同人 乙亥大有 丙子谦

  脉为心色,乃身内九鼎。外合九色,上应大梵,契同卦炁,合于太阳,故或以为坤母。东复九日,导干二句,显其机。然配卦与甲子于隐语,古书以为洞阳符火开图,而诀法未降,中间理未可通,不合牵合也。

  九炁色鼎

  大小肠小红,一作绛肺白,膀胱苍,一作绿心赤,脾黄,肾黑,胃紫,肝青,胆碧。

  闲一腊

  考详《度人经》,乃中洞之一卷,而中篇又为一卷之枢要,隐奥难穷,不可理测。大唐以后,亦有为之训释者矣,然终未易透彻也。如中篇分隶六十四卦,旧法谓干坤两卦,见于坤母东复,九日导干。然此外六十二卦,又以何据而定。其说理已难通,兼元来条目止谓之洞阳符火开图。是上圣以成真人,始悉其章也。所可知者,中篇萌于天地之先,与后世之书,契不相杂。独易之为义,变通无穷。卦之炁数,密参造化。伏羲虽划卦天地已分之后,而卦中之义,实肇于爻象未划之前。故邵雍云:谁信划前元有易。是存深意,而人未洞其至理也。易有六十四卦,中篇有六十四句,皆起于古初。或卦自中篇而出,或中篇与卦相须,尚可言也。如以一卦配一句,若穷其理则不可强通,既分属则六十甲子亦随之。古法具其目,而诀法未降,是未见于用也。至于九炁色鼎,虽略解其意,亦隐其诀。期运不至而未降也。天台法中却以中篇配卦之例,编作三十三品,改称玄真隐讳。又取屯卦为首于甲子,而强为之说。既不伏直言诀法未降,又不能言配卦之义,复于其法三十二品中,以服三十二天炁,谓之吐纳。正不知三十二天之内,四天在种民世界,四天在无色世界,十八天在色界,天在欲界。今欲步二十八宿之罡,以引此炁也,不其寥邈哉,恐心愈劳而报应愈邈也。彼既以中篇改作玄真隐讳,而三十二品之未编,祖道玄真,烜赫正成,郁仪返质,荧惑操形,乃是玄真隐讳。出于上经,却称玉音摄炁咒,移前作后,改东为西,此何理哉。

  五炁混合品

  上清华房,太一含运。其形自然,太一居之,如莲花未开。人身中莲花之房者,心也。八景冥合者,八冥之内身有八脉,冥会之处,尽总于心。细微之中者,万物皆有细微之中,通于大道元炁,如芭蕉之脉,人身内亦有血脉,经络之道路也。五炁之中,百神混合于内也。乃大洞回风混合之道,在《上清禁经》中。明其道则不死坏,行其道则为真仙矣。

  玄中真人颂曰

  玉清天桥闭灵关,绿室长延便清闲。

  灵风吹烟五炁住,玉音摄炁三丹田。

  又曰

  一神飞出上斗台,风火回环再朝骸。

  若不浩劫经一刻,直待猿猴死更灰。

  切详经中,自元纲流演三十二天,至玄中太黄上帝高真,皆天之体,而大梵之用也。及夫下镇人身泥丸绛宫,中理五炁,混合百神,十转回灵,万炁齐仙,此则直言人身中之事也。故其说以太一含莲,其形自然,八脉冥会,总于绛宫。是能五炁混合其事,与大洞回风混合之道相通。惟其诀法未降,虽有作用之目,而无入手发足之门户。故尔天台法中第三十品,作中理五炁,以经中数章,训解于其前。至出入华房。八冥之内,细微之中,下镇人身,泥九绛宫,中理五炁,混合百神一章。初无诀法在其中,只略叙云,造化非身外,根本此三天。上皇无上,高真皆宗,仰于紫微上宫,如此而已,非行用之妙也。乃继之云,妄泄此道,九祖沈于火毒之狱,极口禁传。其末又云,非上玄圣师,下教天真小仙,岂得明矣。既如此则非可行之诀,特法中条目尔,又何妄泄之罚,二图于法中只小异。天台不肯言诀法未降者,欲存此等事,以为卖奇之端也。

  流精玉光品

  于四顾高地上,建一室,方八尺,上圆下方,开三十二圆穴,每穴圆九分,塞其三十一穴,留一穴,令日光直注其中,下以宝器,贮东方井华水一器。迎日光照水,流转一室,十日外其五色流精,水中结成丹砂,五色五䌽,饵之通神彻视,役使万灵,五藏生华,返老还童。积其玉光丹砂,取月华水、露水、江水、山泉、河水、井华水、西流泉,入宝器中,依前流注日光,三十日内,有结成金砂。再将前砂并入水,再迎日光。然后以辰砂三黄入金合中,煆成神丹,可以却疾回年,点化变宝也。

  详考法中于四顾高地,建室置器,以取日光,久可成丹。而诀法未降,此无中生有之事,岂容以意料为之。天台法中编出三十六品,名阴阳二丹。其一章略云:流精玉光者,可以采鍊,饵之通真。太空未有一物开三景,普植神灵,复采鍊此炁鍊而成丹,以此而形容流精玉光,理亦粗通。其次为高山悬崖,人迹不及,四顾日月通照之处,营密室一所,上圆下方,面相去八尺,四方一丈,离地五尺,穿三十二窍,布二十八宿之形如窗牖,使日光注照于内,于日直角宿之日起首,用七宝之器,圆面五寸,贮西流水,令迎日光下降,四十五日之外,水中结成五色流精之砂,取而饵之,面生流精。又曰于三十二窍之下,置三十二器,于直宿之日取其方水,投以天华四泉,使日月照耀其中四十五日,面生浮砂,光明啬啬。然常须护净,勿令尘翳。即安置坛鑪,八门进火,以金十二两作鼎,以铁二十四两作釜,阳燧取火,昼夜煎之,四十五田一开,开时以月华涤润,下凝白华取之,及一斤即入药,用阴阳火煅鍊,飞于盖上。九年自然飞凝,饵之仙化。此乃古未降诀法之条。天台法中所述虽详,而其说小异于古法。然亦非可行之诀,古书已疏未降诀之条矣。又曰本命日吞日月之华,而谓之栢空度仙,则非也。又采百花入众药,合灵宝流光丹,饵之立致长生,亦非也。道典中服食之例甚多,非本法,故不应存用。

  梵炁流行品

  人禀炁而生,亦有数之始,呼吸之息,见于三部四至之脉。一呼三寸,一吸三寸,以见尺丈于玑衡,合于太阳。一日一夜一百刻,计六千分。每一刻六十分,每一时八刻二十分,共计五百分。昼夜一万三千五百息,每一刻三百六十息。一呼一吸,脉行六寸,定太阳行六十里。一昼一夜,太阳行九十六万一千五百里,随天周行,照耀三百六十五度二十五分半。一日得一度半,周天一百八十二度六十二分七十五抄,一度计一千四百六十四里六寸四分,二十八宿行次缠度。大道梵炁,流演无穷,旋斗历箕,回度五常。每一刻太阳之真炁流行一万八百里,每一刻六十分三百六十息,定太阳流光。每一分六息,太阳流光三百六十里。每一时太阳行流光八万六千四里,每一时炁行六千七百五十寸,十二时炁血行七十万八百九十寸,日月交而阴阳交,日月行而营卫行,而大药成。此元始上品至道,三界真仙莫不因此而骨肉同飞得者。昼夜大定中自明,闭口奉行。若泄一言而行,则七祖九玄同受酆都之考,玄都之令,敢不奉行。

  尝闻聚而形成,则真中有神,流演无穷而周于十方,此天真之大梵也。人身之大梵,上应于天度。故呼吸息至炁行身中,合于太阳,积鍊而成大药,斯实修真之路,入道之阶,而诀法未降也。天台法中第三十七品名大行梵炁,乃云人自溟涬大梵而生,却自淇津大法而死,此则非也。人固自梵炁而生矣,不修大梵之经,常失大梵之炁而死。乃云自此而死,其可乎。于其九鼎图后,叙金母居西龟之山,取象于人身,即元纲流

  演之事,尔已编入本品,难以旁引而曲证,非可用于此条也。

  黍珠神变品

  阳爻三十六息,阴爻二十四息,一口炁出入三寸,每一时炁长六千七百五十寸,十二时通长八万一千寸,共计八千一百尺,为八百一十丈真炁。每一时八刻二十分,十二时九十六刻,内

  干坤艮巽占四刻。凡人一时定一千一百二十五息,十二时共一万三千五百息。每一息定火一铢,得祖炁之丹,如黍米大重一铢,二十四铢重一两,三百八十铢定火一斤,一万三千五百息计真火二十五斤二两半,八阴八阳,依卦生焉为圣胎,白日轻举,位登玉清也。

  按此条虽诀法未降,而理则与前品连续,乃鍊身中之梵炁,合太阳而成功。于是按阴阳出入,审火候进退,丹成药就,大如黍米,则神变之丹是矣。其余丹经中论例相似者甚多,而非元降之目,理不应假彼以证此。天台第二十九品名黍珠入妙,乃以十遍周竟,十方无极天真大神,一时同至,及元始悬一宝珠,大如黍米一段,悉取薛幽栖等注中之说,委曲引谕,又益之杂说。却云以内言之,即宝珠神化胎仙之法。九转十过,功用既周,从有入无,名黍珠玄丹,镇黄庭之灵府,丹成贯日,立驾云舆。如此则以诵经而可成丹,全不及于修用诀法,理则不然矣。天台之法四十九品,终始并无诀法未降之条,而七经八纬为法之要,乃隐去七经之日,改换八纬之名,虽古法无诀者,亦极辞牵合以文饰之。今按道典,自龙汉延康之劫,赤明启运之初,传降不常,或隐或显,有因时而降者,有因人而降者。既降而传行人世者,有其人升真而书隐者,三洞正典尚不能全,如变化七十四万之法,藏天隐月之文,八禀十诀,天关三图,九赤班符,胎精中记,似此之名不计其数,名存经告之中,法不降行于世,岂敢因其名而自撰其文哉。盖道运有其时至而灵文漏祕,难以人力,强求之也。灵宝大法古有七经八纬,除天台之外,诸家编集,皆不出此七经八纬。一十五条内,共有六条诀法未降,即采鍊祖炁,洞阳符法,五炁混合,流精玉光,梵炁流行,黍珠神变是也。安知后世无仙资灵质之士,感圣师神授之,详是古书,存其名例也。而天台逐事曲为之说,使成简编,或取而用,岂不误世。今未免再三,剖析其源流也。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八竟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九

  洞玄灵宝法师南曹执法典者权童初府右翊治金允中编

  斋直禁忌品

  三元

  正月十五日,七月十五日,十月十五日。

  右天地水三官,二十七府,百二十曹,凡三会日考校罪福,三元日奏御上宫。可以行道建斋,修身谢过。

  三会

  正月七日举迁赏会,七月七日庆生中会,十月五日建生大会。

  右三会上,三官考严功过,三魂攒送生人善恶,又谓之三魂会日。此是本命之日,亦更有小攒会日,台光以甲子日上诣,爽灵以庚申日上诣,幽精以本命日上诣,亦言生人善恶。其日宜受符箓斋戒,呈章拜表,以祈景福。

  五腊

  正月一日天腊,五月五日地腊,七月七日道德腊,十月一日民岁腊,十二月腊王侯腊。

  右五腊日,为五帝攒会之日。此日酆都北阴大帝,皆引出生人久远玄祖父母,幽狱鬼魂,责问住处阴司年代,积罪结衅端由,及子孙姓名坟墓所在,如积劫未有追赎,因此日皆延累生人。其日引问,得子孙兄弟亲姻九族姓名,攒集校定,以为生人罪状,正一道民之徒,此日诚凭法力,祭祀追赎幽途,皆一一得福,常日祭祀不可达也。出正一玉经。

  每月十直斋日

  一日西北方北斗下,八日北斗司杀君下,十四日东北方太一使者下,十五日东方天帝及三官下,十八日东南方天一下,二十三日南方太一八神使者下,二十四日西南方北辰下,二十八日西方太一下,小尽于二+七日下二十九日下方中太一下,三十日上方上太一下。

  已上出《业报因缘经》。又别文云:十方天尊下,又云十方天君下。

  节会日

  天节甲午,地节甲申,人节甲子,天会丙午,地会壬午,人会壬子,日会庚午,星辰会辛酉,月会庚申,五行会甲辰,四时会甲戌。

  右节会及五腊,宜修斋设醮,祭祀先灵。

  甲子太一简阅神祇,庚申日三尸言人罪过,本命日计人功行。

  又云:甲寅庚申,尸鬼竞乱,宜避房室。又玉经云:此三日为小攒会日,凡三元考校未尽者,于此重考校焉。

  八节

  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

  按《真诰》云:八节之中,皆当斋戒立靖,谋诸善事,以营于道之方也。慎不可以其日忿争喜怒,及行威刑,皆天人之大忌也。

  午卯日

  凡午卯之日,常当清斋入室,东向心拜,存神养炁,期感神明,亦适意所陈。常如此者,玉女降侍。

  避忌日

  李少君口诀:道士求仙者,勿与女子。

  三月九日,六月二日,九月六日,十二月三日。

  其日当入室,不可见女子六尸,乱则藏血扰溃飞越,三魂失守,神凋气逝,积以致死。所以忌此日者,非但塞遏淫泆而已,将安女宫。女宫在申,男宫在寅,寅申相刑,刑杀相加,是日男女三尸出于目朱童之中,女尸招男,男尸招女,祸害往来,丧神亏正。虽人不自觉而形容自损,由三尸战于眼中,流血于泥九也。子至其日,虽至宠之女子,亲爱之令妇,固不可相对。我先师但修此道而仙矣,复不及至亲,无心者矣。子其慎之。此乃仙人刘纲妻,女仙也。出《神仙传》。

  又别条云:凡甲寅庚申之日,是尸鬼竞乱,精神躁秽之日也。不可与夫妻同席,及言语会面。当清斋不寝,其日遣诸可欲。旦望,每月初一日为旦,十六日为望。则以官历逐月十四日、十五日、十六日考之,并合朝修,祈恩谢过。

  月忌

  正月二日,又庚申二月九日,又辛亥三月十日,又甲戌四月十一日,又癸亥五月十一日,又壬子六月十日,又癸丑七月十二日,又甲寅八月十三日,又乙卯九月十三日,又甲辰十月八日,又丁巳十一月十五日,又丙午十二月十三日。又丁未。

  已上日忌烧香,每日常行香火不拘。

  帝煞日

  正月庚申,二月辛卯,三月庚戌,四月癸亥,五月壬子,六月癸丑,七月甲寅,八月乙卯,九月甲辰,十月丁已,十一月丙午,十二月乙未。

  已上忌烧香。

  圣忌

  丙寅,丁卯,道父忌丙申,丁酉,道母忌壬辰,壬戌,北帝忌戊辰,戊戌南帝忌绝命,本命绝岁星,行年到日六害,本命对日月晦,月穷之日岁破。太岁对冲已上日不宜行道烧香,亦不宜杀。宜正坐,思心悔过,圣自悬知。

  祈恳日

  正月四日,二月八日,三月十五日,四月八日,五月九日,六月六日,七月七日,八月八日,九月九日,十月五日,十一月三日,十二月十二日。

  已上日乃太上大道君登玉霄琳房,四盻天下,有志节远游之心者。至其日平旦日出时,北向再拜,亦可于静中也,自陈本怀所愿,毕咽液三十六过。又云东海青童君常以丁卯日,登方诸东华台四望。以此日常可向日出行之,可因此以服日精。

  禁忌

  生葱,韭,大蒜,小蒜,胡荽,此为五辛

  五辛旧有其说多矣。大槩此等物辛臭烈甚,食之经日,尚臭出口中,对人言语,已觉不可,况于持诵神文,朝真行事乎。五辛之外,更有薤似葱之属,皆不宜食。不必细为之说。鴈,犬,黑蠡鱼。鲤字非也。此名三厌。

  三厌之外,更有鳖鳝之类,皆腥秽之气难退者,并不宜食。

  临尸,吊丧,新产,新刑,杀所,屠坊,淫舍。

  已上皆不可食。李少君口诀法:道士求仙,不欲见死人尸,损神坏炁之极。人君师父亲爱,不得已而临之尔。所以道士远世,不事王侯是无君也,块然独处是无友也。惟父母师主,不得不临丧,致感极之哀,不吝性命之伤,苟以此故而伤,是无伤也。吾其祕文,故口传焉。本命日,常以其日向本命方,叩齿三通,心存再拜。咒曰:

  太一镇生,三炁合真。室胎上景,母玄父元。生我五藏,摄我精神。下灌玉液,上朝泥丸。夕鍊七魄,朝和三魂。左命玉华,右啸金晨。令我神仙,役灵使神。常保利贞,飞行十天。

  咒毕,心拜四方,叩齿三通,咽液三过,此名为太上祝生隐朝胎元之道。常能行之,令魂魄保守,长生神仙。又法,学道之士当先检制魂魄,消灭尸鬼,常以晦朔之日,庚申甲子之寝,其日遣诸可欲。旦望,每月初一日为旦,十六日为望。则以官历逐月十四日、十五日、十六日考之,并合朝修,祈恩谢过。

  月忌

  正月二日,又庚申二月九日,又辛亥三月十日,又甲戌四月十一日,又癸亥五月十一日,又壬子六月十日,又癸丑七月十二日,又甲寅八月十三日,又乙卯九月十三日,又甲辰十月八日,又丁巳十一月十五日,又丙午十二月十三日。又丁未。

  已上日忌烧香,每日常行香火不拘。

  帝煞日

  正月庚申,二月辛卯,三月庚戌,四月癸亥,五月壬子,六月癸丑,七月甲寅,八月乙卯,九月甲辰,十月丁已,十一月丙午,十二月乙未。

  已上忌烧香。

  圣忌

  丙寅,丁卯,道父忌丙申,丁酉,道母忌壬辰,壬戌,北帝忌戊辰,戊戌南帝忌绝命,本命绝岁星,行年到日六害,本命对日月晦,月穷之日岁破。太岁对冲已上日不宜行道烧香,亦不宜杀。宜正坐,思心悔过,圣自悬知。

  祈恳日

  正月四日,二月八日,三月十五日,四月八日,五月九日,六月六日,七月七日,八月八日,九月九日,十月五日,十一月三日,十二月十二日。

  已上日乃太上大道君登玉霄琳房,四盻天下,有志节远游之心者。至其日平旦日出时,北向再拜,亦可于静中也,自陈本怀所愿,毕咽液三十六过。又云东海青童君常以丁卯日,登方诸东华台四望。以此日常可向日出行之,可因此以服日精。

  禁忌

  生葱,韭,大蒜,小蒜,胡荽,此为五辛

  五辛旧有其说多矣。大槩此等物辛臭烈甚,食之经日,尚臭出口中,对人言语,已觉不可,况于持诵神文,朝真行事乎。五辛之外,更有薤似葱之属,皆不宜食。不必细为之说。鴈,犬,黑蠡鱼。鲤字非也。此名三厌。

  三厌之外,更有鳖鳝之类,皆腥秽之气难退者,并不宜食。

  临尸,吊丧,新产,新刑,杀所,屠坊,淫舍。

  已上皆不可食。李少君口诀法:道士求仙,不欲见死人尸,损神坏炁之极。人君师父亲爱,不得已而临之尔。所以道士远世,不事王侯是无君也,块然独处是无友也。惟父母师主,不得不临丧,致感极之哀,不吝性命之伤,苟以此故而伤,是无伤也。吾其祕文,故口传焉。本命日,常以其日向本命方,叩齿三通,心存再拜。咒曰:

  太一镇生,三炁合真。室胎上景,母玄父元。生我五藏,摄我精神。下灌玉液,上朝泥丸。夕鍊七魄,朝和三魂。左命玉华,右啸金晨。令我神仙,役灵使神。常保利贞,飞行十天。

  咒毕,心拜四方,叩齿三通,咽液三过,此名为太上祝生隐朝胎元之道。常能行之,令魂魄保守,长生神仙。又法,学道之士当先检制魂魄,消灭尸鬼,常以晦朔之日,庚申甲子之大功以下不临尸,并三日式假,解秽入靖。期功之外,尸不当临,避之可也。吊不可废,随即解秽矣。非亲虽厚,并合避厌也。大丧事毕,解秽沐浴讫,关申合属真司,收复将吏,一如常仪。

  生产秽

  道士出家,自处琳宫,一切生产,并合回避。俗士修真,惟生子义不容远合。终月之后,方可解秽入靖,悉如前仪。此外并合回避,违者考罚。

  理发咒

  泥丸玄华,保精长存。左为隐月,右为日根。六合清鍊,百神受恩。

  咒毕,咽液三过。能常行之,发不堕落。当数易栉,栉之取多,而不使痛。亦可令侍者栉取多也。于是血液不滞,发根常坚,宜向旺方。

  澡浴咒

  天地开朗,四大为常。玄水澡秽,辟除不祥。双童守门,七真安房。灵津鍊灌,万炁混康。内外利贞,保玆黄裳。急急如律令。

  食咒

  百谷五味,流入脾胃。五藏安宁,尸邪永堕。七祖蒙恩,长生久视。

  脱衣咒

  受命太帝,上升九宫。百神安位,列侍神公。魂魄和鍊,五藏华丰。百骸玄注,七液虚充。火铃交焕,灭鬼除凶。上愿神仙,常生无穷。

  夜卧咒

  天有九皇,地有九宫。我身百节,万神相从。三尸伏灭,五藏流通。三田四支,动息守中。龙虎八卦,侍我琼容。鬼妖万精,勿干真宫。

  登厕咒

  左德神,右德神,左司土,本夫人,除我死籍,上我生名。

  允中按古科斋直之日,禁忌之条,散诸经诰,不可备述。但切于修用,略出而已。设醮祈恩,登坛启事,上章拜表,首过谢愆,皆可以其日行事。若无祷请,因此检制行为,去非寡过,亦清修之一助。有如不可亲之事,不当食之物,昏乱神炁,浊秽身形,岂应不屏斥也。若躬行于道德之域,心宅于冲静之乡,寝寐不忘,造次毋失,当此之际,无时非齐,又何日分之拘耶。傥身之不修,行之不检,僭冒法箓,违越禁忌,则三官考罚,五帝纠愆,九祖同辜,一身受罚,非道不慈也。天台法中第二十三品作斋戒节度,内十戒系灵宝本科。允中从古法已编入第一品,此外斋直日分颇近科条,但所引经典之名,多是三洞品目,古无者。今虽传行于世,未宜凭据。

  沐浴常以东井之曰:

  正月十日,二月八日,三月六日,四月四日,五月一日,六月二十七日,七日十五日,八月二十二日,九月二十日,十月十八日,十一月十五日,十二月十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九竟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十

  洞玄灵宝法师南曹执法典者权童初府右翊治金允中编

  本法印篆品

  印者,信也。因也封物相付,亦执政者所持信也。《汉官仪》云:王侯曰玺,列侯至中二千石曰章,其余皆曰印。此阳世之典格也。隆古盛时,人鬼各安其所,阴阳不杂其伦。故道之用,唯见于修真鍊本,以致轻举飞升。中古以降,慢真日益,正道日晦,邪伪交驰,上下返复,于是出法以救其弊,表章以达其忱,付降印篆,以为信志。故用印之义,近同世俗,亦道运因时损益者也,但名称近似世之官府者,不可用字画,兼取世之凡篆者。不当用曹治,僭及天上真司者。不应用本职之外而繁杂者。不必用灵宝大法,古来止用三天门下南曹印。近世既缺真篆,而三天门下四字,不应用于人世。除去此四字,又为印不成。故依本法,止用灵宝大法司印,其文则天章云篆也。六字之中,虽近字体,而不可皆识。天台虽置此印于不用之地,亦编入法中,乃大其样制,如灵字宝字,悉排此字画,使令端停,多类凡篆,行其教者,印文与中元正派亦不同。今既进品洞玄,佩中盟箓,行灵宝法,则职位已重,除拜章外,上而奏牍,下而关申牒帖,行移告文符箓,三界十方之曹局,九州四海之冥司,九地重阴,洞天仙治,幽显所隶,并用灵宝大法司印,实本职执法之信记也,其可杂以他印耶。申奏状方函,并上下一体施用,惟章并章函,通用章印而已,遣章关牒亦用本职印。

  灵宝大法司印

  自周秦至本朝,尺非一等。有周尺,有秦尺,有汉官尺,有后周尺,至本朝有布帛尺,有省尺,江淮间有淮尺,长短互有不同。今本职执法之印,合径二寸五分,周尺。往往法书言印径几寸几分,多不辩尺之长短。后有师古之士,并从周尺可也。

  周尺比宋浙尺,止八寸三分,为周一尺。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0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