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至学之士,诵之十过,则五帝侍卫,三界稽首,魔精丧眼,鬼妖灭爽,济度垂死,绝而得生。所以尔者,学士秽气未消,体未洞真,召制十方,威未制天政,德可伏御地祇,束缚魔灵,但却死而已,不能更生。

  劝道章第十一

  轻诵此章,身则被殃,供养尊礼,门户兴隆,世世昌炽,与善因缘,万灾不干,神明护门。

  赞玄章第十二

  尊妙独步玉京之上,故曰《大洞真经》。

  斯经尊妙,独步玉京。度人无量,为万道之宗。巍巍大梵,德难可胜。大罗天上有玉京之山紫微上宫,有玉京之殿三十六座,每座高虚广万里,轩簷五千五百里。

  修诵章第十三

  道言:凡诵是经十过,诸天齐到,亿曾万祖,幽魂苦爽,皆即受度,上升朱宫。格皆九年,受化更生,得为贵人。而好学至经,功满德就,皆得神仙,飞升金阙,游宴玉京也。好学之人,明功德重于诵者。

  上学章第十四

  上学之士,修诵是经,皆即受度,飞升南宫。世人受诵,则延寿长年,后皆得作尸解之道,魂神暂灭,不经地狱,即得反形,游行太空。

  畅微章第十五

  此经微妙,普度无穷,一切天人,莫不受庆,无量之福,生死蒙惠。有科条格。

  效盟章第十六

  至学轻泄,殃逮玄祖。世人皆不得传之,禁不脱有漏慢,岂止此耶。宝秘则亿曾齐功。

  上天所宝,不传下世,至士赍金宝,效心盟天而传。轻泄漏慢,殃及九祖,长役鬼宫。前次轻诵,故殃及其身后,以泄慢乃累其祖。

  玄局章第十七

  九宫二十四炁神,皆在身中。

  侍经五帝,玉童玉女,各二十四人,营卫神文,中指中节。保护受经者身。一日佩符咒,二日通行炁脉,用吞营卫神文四字立效。侍经五帝,玉童玉女,各二十四人,共二百四十人,从帝行也。

  三元章第十八

  道言:正月长斋,诵咏是经,为上世亡魂,断地逮役,度上南宫。七月长斋,诵咏是经,身得神仙,诸天书名,黄箓白简,削死上生。十月长斋,诵咏是经,为国王帝主,君臣父子,安镇国祚,保天长存,世世不绝,长为人君,安镇其方,民称太平。八节之日,诵咏是经,得为九宫真人。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中宫,以为实腹,此乃豁落斗也。本命之日,诵咏是经,魂神澄正,万气长存,不经苦恼,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名书上天,功满德就,飞升上清。中指上节,此是定心神况,上清中都也。按《龙蹻经》云:四梵以上,次有三清之天。第一太清十二天,九仙所居。次上清十二天,九真所治。次玉清十二天,九圣所居。共三十六天,玉清乃最上天也。

  行道章第十九

  凡诵经行道行法,各依式存想,口传心授,口诵心拜,并依艮上,至一指甲下挑发。

  道言:行道之日,皆当香汤沐浴,斋戒入室,东向叩齿三十二通,上闻三十二天,心拜三十二过,闭目,静思身坐青黄白三色云气之中,内外蓊冥,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圣将也。狮子、白鹤,罗列左右,日月照明,洞焕室内,项生圆象,光映十方。三气者,玄气青,元气黄,始气白,是三气也,皆从一气而生。今居三气之中,以表学人存三守一之道,乃气之母也,斯真常之道矣。如此分明,密咒曰:无上玄元太上道君,召出臣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侍香金童,传言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各三十二人。咒日授之关启所言,今日吉庆,长斋清堂,修行至经,无量度人。臣及甲乙,谓臣及某人同转是经,以求长生之道也。如止自诵,当向木德之方,朝太阳取青黄白三气,而诵之臣及甲乙也。大洞内章回风混合之旨云:东方扶桑之宫有若木,太阳一出,若木有光,青黄白三气蓊郁其顶,宫中仙人于此时诵经行道,以奉帝德,今所诵经,故宜向甲乙之方。甲乙乃东方也,故经云东向诵经。转经受生。愿所启上彻,俓御无上三十二天元始上帝至尊几前。毕引气三十二过,东向诵经。东方长生之方,诸天所尊重也。书符大洞口诀,东向,于十月行道也。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二竟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三

  洞玄灵宝法师南曹执法典者权童初府右翊治金允中编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

  洞玄章第二十

  元始洞玄灵宝本章,上品妙首,十回度人,百魔隐韵,离合自然。凡二十四字。

  赤文章第二十一

  皆是本章经,共六十四字,生气真咒混合也。

  混洞乃洞天也。赤文,无无上真,元始祖劫,化生诸天,开明明大道也。三景,是为天根。上无复祖,唯道为身。五文开廓,普植神灵。无文不光,无文不明,无文不立,无文不成,无文不度,无文不生。中指中节。

  大梵章第二十二

  是为大梵,大洞体也。天中之天,郁罗萧台,玉山上京。萧台是七宝玄台,有九层,高参太空之上天。上极无上,大罗玉清。渺渺劫刃,若亡若存。三华离便,大有妙庭。金阙玉房,森罗净霐。净霐乃三清殿下雨池也。

  梵炁章第二十三

  六十四字,治百病,吞服。

  大行梵炁,艮上,识者同道此大洞旨。周回十方,中有度人不死之神,中有南极长生之君,中有度世司马大神,中有好生韩君丈人。今日校录,诸天临轩。于赤明劫中,在浮黎国中,开图校录之日。校是比校罪福轻重,录是记录功过浅深。此二句系在招真章。

  招真章第二十四

  东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震上。

  南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离上。

  西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兑上。

  北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坎上。

  东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艮上。

  东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巽上。

  西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坤上。

  西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干上。

  上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中指甲下,资荐用。

  下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中指中节,使者摄召用。

  此十位神王功力甚大,凡有事告神王,遣飞天使者,当诵神王内讳。

  十方至真飞天神王长生度世无量大神,并乘飞云丹舆,绿辇羽盖琼轮,叅驾朱凤,五色玄龙,辰上,治肝病,书吞之。建九色之节,十绝灵旛,前啸九凤齐唱,后吹八鸾同呜,狮子白鹤,啸歌邕邕,治肺出声。五老启途,中指中节。羣仙翼辕,亿乘万骑,浮空而来,倾光回驾。四指四节,书吞之。监真度生,寅上,催生吞之。诸天丞相,丞炁,相炁。南昌上宫,韩司主录,监生大神,寅上,催生吞之。执箓把符,齐到帝前,随所应度,严校诸天,普告三界,无极神乡,泉曲之府,北都罗酆,三官九署,十二河源。河源十二月,月度于东井。上解某人祖考亿劫种亲,疾除罪簿,落灭恶根,不得拘留,逼合鬼羣。中指中,白诰道告三界,黄纸墨书,计四十八字,行法用。

  元始符命,时刻升迁。北都寒池,部卫形魂。制魔保举,度品南宫。死魂受鍊,仙化成人。生身受度,劫劫长存。随劫轮转,与天齐年。永度三途五苦八难,超陵三界,逍遥上清,一如符命,金龙驿传。凡六+四字,后书九幽符,外青纸朱书。

  年 月 日具法位臣某吉时告下。

  宝讳章第二十五

  上清之天,天帝玉真无色之境,梵行梵行者,道中之道,天中之天,出入无门,真空无得也。故云百三界之上,逍遥上清。升天右券。元始升天宝券文篆券,大洞法也。用青纸朱书六十八字,背书真文。

  太皇黄曾天,  帝郁舰玉明。

  太明玉完天,  帝须阿那田。

  清明何童天,  帝元育齐京。

  玄胎平育天,  帝刘度内鲜。

  元明文举天,  帝丑法轮。

  上明七曜摩夷天,帝恬懀延。

  虚无越衡天,  帝正定光。

  太极蒙翳天,  帝曲育九昌。

  赤明和阳天,  帝理禁上真。

  玄明恭华天,  帝空谣丑音。

  耀明宗飘天,  帝重光明。

  竺落皇笳天,  帝摩夷妙辩。

  虚明堂曜天,  帝阿娄生。

  观明端靖天,  帝欎密罗千。

  玄明恭庆天,  帝龙罗菩提。

  太焕极瑶天,  帝宛黎无延。

  元载孔升天,  帝开真定光。

  太安皇崖天,  帝婆娄阿贪。

  显定极风天,  帝招真童。

  始皇孝芒天,  帝萨罗娄王。

  太皇翁重浮容天,帝闵巴狂。

  无思江由天,  帝明梵光。

  上揲阮乐天,  帝勃勃监。

  无极昙誓天,  帝飘弩穹隆。

  晧庭霄度天,  帝慧觉昏。

  渊通元洞天,  帝梵行观生。

  太文翰宠妙成天,帝那育丑瑛。

  太素秀乐禁上天,帝龙罗觉长。

  太虚无上常容天,帝总卧鬼神。

  太释玉隆腾胜天,帝眇眇行元。

  龙变梵度天,  帝运上玄玄。

  太极平育贾奕天,帝大择法门。

  已上券裹文背,每两句作一行,天名用朱书,帝讳用墨书。

  三十二天,三十二帝,诸天隐讳,诸天隐名。天中空洞,天帝金阙玉房空洞,谓大洞也。自然灵章,二章诸天隐韵,天中之音,天中之尊,上帝天中之神。太一司命以下。天中大魔,天中之灵。九和十合,变化上清。无量之奥深,不可详敷落神真,普度天人。

  受度章第二十六

  今日欣庆受度,历关诸天。辰上请灭三恶,斩绝地根。飞度五户,名列太玄。魔王监举,无拘天门。辰上,得道之鬼蒙天尊赐券出符,告得三界魔王,举到天门,不得拘执,佩之修行,法为之关,计二十八字,欲开通五道也。东斗主筭,卯上西斗记名,酉上北斗落死,子上南斗上生,午上中斗大魁,总监众灵。中指中节,保生护命咒符,或书吞之。青帝护魂,卯上白帝侍魄,酉上赤帝养炁,午上黑帝通血,子上黄帝中主,万神无越。中指中节,咒之,治身上走症疼痛,手揉之则安。

  卫真章第二十七

  青天魔王,巴元丑伯。卯上赤天魔王,负天担石。午上白天魔王,反山六目。酉上黑天魔王,监丑朗馥。子上黄天魔王,横天担力。五帝大魔,中指中节,祛邪治病疟,书而吞之。万神之宗。飞行鼓从,总领鬼兵,麾幢鼓节,游观太空。自号赫奕,诸天齐功。上天度人,严摄北酆。神功受命,普扫不祥。八威吐毒,猛马四张。午上,八威吐毒,酉上,一切毒虫所伤,书贴。天丁前驱,中指中节大帅仗旛。辰上,辟邪祟。掷火万里,寅上流铃八冲。敢有干试,拒遏上真,道之至人盖众邪。金钺前戮,中指甲下,书贴,辟邪。巨天后刑。四指根屠割鬼爽,风火无停。千千截首,万万剪形。魔无干犯,鬼无妖精。三官北酆,明检鬼营。不得容隐,金马驿程。普告无穷,万神咸听。三界五帝,列言上清。三十二字,神公所受之命也,大事用之。

  玉历章第二十八

  元洞玉历,龙汉延康。眇眇亿劫,混沌之中。上无复色,下无复渊。风泽洞虚,金刚乘天。天上天下,无幽无冥,无形无影,无极无穷,淇津大梵,寥廓无光。赤明开图,运度自然。坎上,此灵宝正经,计六十四字。凡咒水,用此咒十徧。

  流化章第二十九

  元始安镇,子上,治惊悸,书吞之。敷落五篇。赤书赭石书之玉字,八威龙文。保制劫运,使天长存。梵气弥罗,万范开张。些二十二字,法天也。可咒安宅,书为大将。

  升玄章第三十

  元纲流演,三十二天。轮转无色,周回十方。旋斗历箕,回度五常。五星也。三十五分,总气上元。八景冥合,气入玄玄。

  西龟之山一曰龙山,乃九天之根纽,黄气之渊府。在天西北之角,周回千万里,与玉清连界,东南接通阳之霞,上承清官神虎之门,西北则寒穴之野,上通金阙神仙之庭,南则极于太丹浮黎之乡,气协洞阳之光,北则正于勾陈,交关华盖,气践广陵中央,直冲玉京。八达交风山岭,平天三万里,涌金为墙,结玉为门,金台玉楼,十二神宫,上有自然流精。紫阙金华之宫,琼瑶之室,傍通九窍之洞。自生紫气之云,交带凤文。九色落陈,崖生紫桂。秀岭琼林,结瑚为条,植玉为根,骞树含实,赤子白环。三华耀葩于朱景,反香流芳于太玄。八气扇飙以长鼓,玉籁空唱而成音。龙嘷云楼,凤啸绝岑,毒兽万罗,长蛇千寻,神宫堂堂,灵仙纷纷,巍巍元馆,触类吐津。盖元始之妙化,实天元之灵根也。

  契玄章第三十一

  玄中太皇,上帝高真,汎景太霞,啸咏洞章。金真朗郁,流响云营,玉音摄气,灵风聚烟,紫虚郁秀,辅翼万仙。

  成真章第三十二

  千和万合,自然成真。凡和合用此书吞,二指中节。真中有神,长生大君。无英公子,白元尊神。太一司命,桃康合延。执符把箓,保命生根。上游上清,出入华房。八冥之内,细微之中。下镇人身,泥丸绛宫。中理五气。混合百神。十转过灵万气齐仙。凡一章作布气咒念十编,吹息处,二指巾节。

  挹华章第三十三

  仙道贵生,无量度人。上开八门。飞天伕轮罪福禁戒!宿命因缘。普受开度,死魂生身。身得受生。上闻诸天。诸天之上,各有生门。中有空洞瑶歌之章。魔王灵篇,辞叅高真。

  第一欲界飞空之音

  人道眇眇,仙道莽莽。鬼道落兮。当人生门。仙道责生,鬼道贵终。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高上清灵爽。悲歌朗太空,唯愿仙道成,不欲人道穷。北都泉曲府。中有万鬼羣,但欲遏人筭,断绝人命门,阿人歌洞章。以摄北罗酆,束送妖魔精,斩馘六鬼锋。诸天气荡荡,我道日兴隆。

  第二色界魔王之章

  落落高张,明气四斋。梵行诸天,周回十方。叠篆作大神镇鍞宅。无量大神。皆由我身。我有洞章,万徧成仙。仙道贵度,鬼道相连。天地眇莽,秽气氛氛。三界乐兮,过之长存,身度我界,体入自然。此时乐兮,薄由找恩,龙汉荡荡。何能别真。我界难度,故作洞文,变化飞空,以试尔身。成败懈退,度者几人,笑尔不度故为歌音。

  第三无色界魔王歌曰:

  三界之上,眇眇大罗。上无色根,云层峨峨。唯有元始浩劫之家,部制我界。统承玄都。有过我界。身入玉虚。我位上王,匡御众魔。空中万徧,秽气氛葩。保真者少,迷惑者多。仙道难固,鬼道易邪,人道者心。谅不由他。仙道贵实,人道贵华。尔不乐仙道,三界那得过。其欲转五道,我当复奈何。

  此三界之上。飞空之中,魔王歌音,音参洞章。诵之百徧,名度南宫。诵之千徧,魔王保迎。万徧道备,飞升大空,过度三界,位登仙翁。有闻灵音,麾王敬形,勑制地祇,侍卫送迎。拔出地户五苦八难,七祖升迁,永离鬼官。魂度朱陵,受鍊更生。戌上,已上三十二字,黄纸黑书,勑沧处土地地祇等神。是谓无量,普度无穷。有祕上天文,诸天共所崇。泄慢堕地狱,祸及七祖翁。

  天宝章第三十四

  道言:此二章并是诸天上帝,及至灵魔王隐祕之音,皆是大梵之言,非世上常辞。言无韵丽,曲无华宛,故谓玄奥,难可寻详。上天所宝,祕于玄都紫微上宫,依玄科四万劫一传。若有至人赍金宝质心,依旧格告盟十天,然后而付马。

  普护章第三十五

  道言:夫天地运度,亦有否终。日月五星,亦有亏盈。至圣神人,亦有休否。末学之夫,亦有疾伤。凡有此灾同气,皆当齐心修斋,六时行香,十徧转经,福德立降,消诸不祥,无量之文,普度无穷。

  阴鍊章第三十六

  道言:夫末学道浅,或仙品未充,运应灭度,身经太阴,临过之时,同学至人为其行香,诵经十过,以度尸形如

  法,魂神径上南宫,随其学功,计日而得更生,转轮不灭,便得神仙。

  保镇章第三十七

  道言:夫天地运终,亦当修斋,行香诵经。星宿错度,日月失昏,亦当修斋,行香诵经。四时失度,阴阳不调,亦当修斋,行香诵经。疫毒流行,兆民死伤,亦当修斋,行香诵经。师友命过,亦当修斋,行香诵经。夫斋戒诵经,功德甚重,上消天灾,保镇帝王,下禳毒害,以度兆民。生死受赖,其福难胜,故曰无量,普度天人。

  至言章第三十八

  道言:凡有是经,能为天地帝主兆民,行是功德。有灾之日,发心修斋烧香,诵经十过,皆诸天记名,万神侍卫,右别至人,尅得为圣君金阙之臣诸天记人功过,毫分无失,天中魔王亦保举尔身得道者,乃当洞明至言也。

  大洞章第三十九

  诸天中大梵隐语无量音,道君撰元始灵书中篇:

  亶娄阿苍,无想观音。须延明首,

  法揽菩昙。稼那阿奕,忽阿流吟。华都曲丽,鲜菩育臻。荅落大梵,散烟庆云。飞洒玉都,明魔上门。无行上首,回跷流玄。阿陀龙罗,四象吁员。南閰洞浮,玉眸诜诜。梵形落空,九灵推前。泽洛菩台,绿罗大千。眇莽九丑,韶谣缘邅。云上九都,飞生自骞。那育郁馥,摩罗法轮。霐持无镜,揽姿运容。馥朗廓奕,神缨自宫。刀利禅猷,婆泥咎通。宛薮涤色,大眇之堂。流罗梵萌,景蔚萧嵎。易邈无寂,宛首少都。阿䍀郁竺,华莫延由。九开自辩,阿那品首。无量扶盖,浮罗合神。玉诞长桑,梧空度仙。玃无自育,九日导干。坤母东复,形摄上玄。陀罗育邈,眇炁合云。飞天大丑,总监上天。沙陀劫量,龙汉瑛鲜。碧落浮黎,空歌保珍。恶奕无品,洞妙自真。元梵恢漠,幽寂度人。

  感应章第四十

  道言:此诸天中大梵隐语,无量之音,旧文字皆广长一丈。天真皇人昔书其文,以为正音。有知其音,能斋而诵之者,诸天皆遣飞天神王,下观其身,书其功勤,上奏诸天,万神朝礼。地祇侍门,大勳魔王,保举上仙,道备尅得,游行三界,升入金门。此音无所不辟,无所不禳,无所不度,无所不成,天真自然之音也。故诵之致,飞天下观,上帝遥唱,万神朝礼,三界侍轩,羣魔束首,鬼精自亡。琳琅振响,酉上,书此四字吞之,治聋。十方肃清,河海静默,山岳吞烟,万灵振伏,招集羣仙。天无氛秽,地无妖尘,冥慧洞清,大量玄玄也。亥上,书以开心也。

  允中切惟灵宝之经,则洞玄部也,一十二部,悉总于中乘度人之一卷。义理幽玄,故谓上圣已成,真人能悉其章。然教因时以显,法应运而行。学者虽未能赜隐索微,第经文译以世字,又非释氏胡语之不可辩者,秪随正理而详审,亦足以洞其大略。故经法自初及中,分而四十章。章各有其义,义各有所主,此则灵宝出法之始也。行持之士,进洞玄之仙职,备灵宝之法僚,可不先于此究心哉。允中以为宜深彻分章之本意,然后七经八纬之可通。学者能精思详究,自得无穷之至。天台之书,亦编入法中,于其间小有增改,且易其客曰大经训解。夫训解则注释之义,《度人经》至齐而有严东,至唐而后有薛幽栖辈,相继注释,自后训解甚众,而未可谓之法也。四十章之用,乃法之始。天台却以为大经训解,此故不得不以实名而入品,非欲故谓异同也。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三竟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四

  洞玄灵宝法师南曹执法典者权童初府右翊治金允中编

  七经八纬品

  元始大定,神光湛然,七日七夜。洞观百灵,彻视十方。玉札洞视内解。采鍊祖炁,生圣胎法身。诀未降五行正炁内鍊。黍米宝珠,神变积而成丹。诀未降中理五炁,混合百神。诀未降

  已上谓之七经

  流精玉光阴阳丹。诀未降内包九鼎,外合九色洞阳符大开图。诀未降梵炁流行,合于太阳,流演十方。诀未降三宫修诵。洞照幽微。五品阴功。济生阳德。升度无间。

  已上谓之八纬。

  允中窃谓灵宝之道,洞玄之品,肇于洪蒙之始,演于亿劫之先。及其应运流光,因经立教,皆不出于七经八纬。但其科法,有叙录入编者,有未降人间者,已逐事疏出于本品,终不敢牵强而为之说也。台山灵宝中,谓之修诵纬品。其一曰太一含华,玉露迎珠,存之诵之,不待万边而登真,名宝珠玄化纬。其二曰司命化生,降面复升。存诵万遍。驰云驾龙,白日上登大空。名狮子威神纬。其三曰帝宫分身。三元功成,万这足备,举身升讪。名上宫妙乘纬。其四曰丹内座,中柴成真,六千积功,德月九真,名中禁证真纬。其五曰丹谷潜老。神炁俱存,三千下行。名籍玉京,名下元初学纬。其六曰三炁生三,上合三天。造兆一身。分形十天。形同天师。仪范自然,坐御狮子,在于空玄日光宝珠,五文宗元,十过周回。应感玄变,名立应神通纬。其七曰内服外:三十二音。心存玉尊。泥丸帝宫,神诵玉章,俯仰元君。万遍已毕,无所不成,名玉音万灵纬。其八曰三界七元,百千万遍,三界可度,仙翁云軿,名三界拓灵纬。此其人纬也。白有灵宝大法以来。诸家编叙甚众。其他虽互有得失。莫不以七经八纬为之宗本,行累功,登真度世,以致神机道妙。多隠其中。今台山止以修鍊存思,分为八纬,与世传略不相同。却于经纬仪范品中。略出七经之名.而不载七经之条。往住其人未睹全昼,于是以意逆枓。遂立此品。用之修诵。固不为碍理,但一失古法。七经人纬之目,皆经中之事也,由网之舍纲,使学者不知发足动步之蹊径。而觊升堂入室。不其难乎。

  元网流演品

  元纲则元炁之路,九天之根,在西北之角。与玉清连界。东南则接通阳之霞。上承清宫神虎之门。因北则寒穴之野,上通金阙神仙之庭。南极于大丹浮黎之乡,炁协洞阳之光。北则一正于勾陈,交关华盖。炁践度陆中央,直衢玉京。八达交风,即西龟之山,乃天之根也。详见分章释用品。

  允中考妇元纲者,乃天之根纽,炁之经缠,道源未判,元纲已笔,此乃天地之大体。妙炁之灵枢。罗络乎三十二天之中,贯通于二十八宿之分,形于上者谓之道,流于下者颇之教。行之内则配合于身,施之用则旋回有法。此乃因天地之自然,象人之体用也。且人之幻身,结形秽浊,受质胚胎,一毫一毛,非尘腐之物。独我之一灵,与天地相为终始。是均禀祖炁也。故头圆似天,足方似地。目如日月。体象驰坤。炁息周流。密应天度。人能修此以应彼。则可以与天长存,超然不泯矣。昧者不悟其真。不考其用,乃中曰身备有天地,不假外求,非也。内鍊之法,做而为三千六百傍斗,要在金丹正诀。其始也。追二气于黄道,会三性于元宫。而其成也。阴魄消踪,阳神与道。随其功业之轻重,第其资品之崇卑,效职仙曹,受书洞府,终不谓我身有天地而外无天地,内有形神而外无鬼伸。得一末术,便以为有内而无外,何其谬哉。近者亦有知此论之非者矣。所恨不逢师旨,揣量莫得其要。既不全内,又不专外,乃自谓之说曰,谓之不内不外,是又去理远矣。且苍苍在上,天也,日月星辰,天之文也。博厚无根,地也,山川河岳,地之理也。人之一身,四肢五体,乃天地间之一物,而性里于余物耳。戴天履地,而言外无天地,可乎。允中今此所叙元纲之体,乃天之经,常也。次则叙人身取法天地,配合阴阳,言其象也。天以刚健不息,故天得以长存也。人能会道而澄神,人亦可以不泯也。此非身中自为天,亦非不内不外,未免误天下后世矣,故不得不明辩之。元纲者,升神之要路,天阶之绝景。道源既判,神天崆峒之上,非言可尽,非见闻可穷。悟其真者,因真修真而外真自应。识其妙者,因妙得妙而外妙自臻。推神天之象,则元纲之位,其远其近,举可知也。人之有元炁,开通骨脉肶穴,上达于顶,一如天上元纲之路。人之魂魄在身,一如气在天中。知出入则长生飞腾,不知则庸愚之夫。不审术业,未晓仕宦官联之次,而求见君也。夫元炁融聚,魂魄所养,爰有真精。真精本根于右肾,右肾为命门,在脊骨之穷,其下有太骨,骨中之髓透尸骨,其穴名龟尾,其身为王母,面南而治事。因帝所向而言之,则谓之西龟之山,道家讬谕为名也。又为之金阙,以其居西也。右为金阙,左为玉房,言玉在山而木润,居东方也。又玉水之所本,阳精之化,精之所著,名曰净霐,此乃元纲之炁,根本之所发也。宝图之设,高坛起于此,郁罗萧台基于此,台之中尊直当于心,所谓灵台也。上清之境,太清之上际,则心之下也。心之悬垂,其下为肝。肝之下二分,北斗七星居之,其气达心,其源上通舌下,名曰涌泉,其气下达右肾之炁。泄者以涌泉之炁不禁,谓之交锋。交锋者,言斗之罡星大魒所照之地,其性肃杀,其神即欲界也。如知其道者,以舌拄上腭,直运其气,循脊而上,以脊通头。头上者玉京之要路,所谓西龟山,与玉京为邻界也。今人不知,便以为西龟山在脑。然西龟去玉清之炁四千万重居,中炁直达在天,则火星最低,炁先及也。又心属火,言上达而相感。夫日月与火星齐,故游日月。参之一身,则两乳与心齐,两乳者眼之根源也。人之二乳,藏精以养目也。故老气衰目昏,乳无汁,肾无精。箕斗在天之东北,为天之关楗,艮之位也,于人则右手肩井穴也。人之炁脉,以右为始。天道之行,以西北为始,由西行而至牛宿,则天事毕矣。然未有发生,故造化于此起焉,言重入火星也。人气虽一周,而消息系焉,重入心中也。由火木水金而行者,天度也。由心肝肾肺者,气俞也,即背脊之穴也。取脊穴而观,则上下左右见矣。求其妙而推其喉环,通于顶门,所以为玄玄之妙,难以言而尽,不可指而名也。无色之界,在心之下,空洞之中,斗魁之左也。复自斗口,则以舌拄上腭,名曰天桥,则超上清而至玉清矣。如此则玉清之景,头也。上清之景,绛宫也。太清之景,丹田。心为灵台,则灵台之说可见矣。于是而守,守之在心。于是而朝,朝之在头。此三华离便大有之庭也。故天中之天,无英白元之会于心也。自然成真,会于头也。修灵宝之道于身中,至此而事毕矣,不可得而容声矣。

  允中切论元纲流演之于天者,已叙于前。体合于人身者,存录于此。学者宜深知此身之所以贵重者,可以为真仙,可以配天地,可以鍊形神,可以会道妙。乃道家因物象以设比喻,法天地以立名称。随已育之身,而立有为之法,自有为而至于无为,以有形而升入无形,然后寿齐天地,与道合真。其事始于身中,而不止于身中也。

  元纲流演图

  允中按《真诰》中诸论五星图所布,常南面也。以太白位在西,岁星位在东,按而施之,所以尔者。五星隐伏,纵横无常,不如北斗列象常在,故一以定位于五方,不得随星之所在也。允中考之天文,五星并无定位,或如连珠,或聚东井,留伏逆顺,躔度不齐。按图行事,合从五行所属,以定方而已。是《真诰》中所论,亦如此。当知此图为行事设也。如二十八宿,上贯三十二天之炁,则所属互相不同。今只以三十二天环列四方,二十八宿亦从天文定位,以正方隅,以便朝谒而已,非以一宿而应一天之炁也。若取某天之炁而下贯某宿则方隅错杂矣,难于行用故也。谒三十二天,自太皇黄曾天始,至平育贾奕天终,然后回谒二十八宿,每宿十二步,箕起而斗终,于斗宿旋身,回至箕,却望斗魒而至,谒五星如法。详见净明经法。升神上境,入北斗之中,三台六星盖顶,而行步斗一座。次六步,应三台而出。左环四十九步,犯火星。又东行入十一步,至太阳谒孝道仙王。复右行六十四步,自北入西至太阴,谒孝道明王。左旋而出,左行复右行。凡七返如环,此无色界。定想见无色界诸仙真来往,于是周历十方,谒三十二帝,二十八宿。每宿丁罡十二步,以回共三百三十六步,至斗宿。即借箕星之罡,以行直环,望北斗大魒之次,及交风之山。右旋南向四十九步,重入火星,经于太阴,三十六步,谒水星,由水东行,至于太阳之侧。右行六十四步,成木东向,谒木星。再回而行,借水星罡,复出太阴之傍。八十一步,成金西向,谒金星。束行达于斗口,三十五步而入中,谒土星。反行,再入金水木之宿,直望北方玉京金阙,乃八步而进,再拜长跪。

  具法位臣姓某臣,幸因宿庆,获际真风,入靖凝神,恭朝天阙,身外之身,冒抵玉京。臣无任瞻天望圣,惶惧屏营之至,再拜。

  重启云:臣凡骨性顽,理难超举。幸因师授,使遂飞神,不避诛夷,敢披丹悃。入事意。臣无任祈恩,俟命之至,谨言再拜,退复元路,神入顶门。咒曰:

  蛇蝉蛇蝉,脱壳离尘。吾今朝真,上谒青云。欲使神人,闭债封形。举步以去,祕诀灵灵。急急如律令。

  右元纲流演之图,乃梵行诸天之路也。始于飞神摄斗,终于谒帝朝元。若能精思按行,出入既熟,登对不乱,可以上章奏事,役使鬼神,以致脱壳升真,混合梵炁,鍊形之术,朝元之方,莫先乎此。每于三元八节,甲子庚申,入靖焚香,面北平坐,临目静思,凝神定想,气息绵绵,神风不鼓,耸身出顶,如蝉之脱壳,升步空玄。如法行事,自微至著,由想念而及成真,则存乎其人矣。

  允中谨按:此条乃法中之要用,章奏之本源,如金丹之成,身外生身,事非小补。近世天台灵宝法中,多教人止于身中作用,由不及上极于泥九,二十八宿,三十二天,三境十方,千真万象,环于泥丸之中。其元纲飞步,乃收神入脑,有如集身神朝元之法,又类补脑还精之术。甚至上章启事,飞神告谒,皆以此为不传之妙。彼但见傍门法中,有此等功用颇多,便。执以为祕诀。既于灵宝不得要领,遽假此以行之。又虑见议于识者,故其徒自想神异,不言于人。岂知元纲流演于三十二天之中,经二十八宿之分,乃天中之根枢也。人身象之,尔存身中之百神,定神中之一念,驰诚上境,会道朝真,非止专力于泥丸而已。存内真而外真自应,知身度而天度可窥。若想念专纯,久则鍊神易质,无足疑者。傥还神于身内,注意于脑中,则非矣。学者宜深详究此机,平心勿泥,庶彻正真之理,共超清静之乡。

  玄穹主宰品

  高真上圣,总录穹玄。妙有妙无,不可窥测。经典一出,渐露其机。三洞正科,其理渊深。自大唐以后,经诰散失,逐时补缀,真伪混淆。有识之士能别其源,悉其理,始可指其万分之一尔。元始天尊,万化之源,道之玄炁。不可拟议,然散而为炁,聚而成形,其中有神,强名天尊,居玉清圣境。灵宝天尊,道之元炁,以教言之,元始为洞真,则至此为洞玄,居上清真境。道德天尊,道之始炁,以教言之,自元始至此为洞神,居太清仙境。昊天上帝,自三炁化生,高出干坤之表,生万物而不载也,三才肇立,炁清高澄,积阳成天,万汇之源,岂应无主。故以形象言之谓之天,以主宰言之谓之帝,出治于玄炁之下,而尊于三界之上,是为天主。北极大帝,则紫微垣中帝座是也。按《天文志》云:南极入地三十六度、北极出地三十六度。天形倚侧,盖半出地上,半还地中。万星万炁悉皆左旋,惟南北极为之枢纽而不动,故天得以运转也。世人望之在北,而曰北极,其实正居天中,为万星之宗主,三界之亚君,次于吴天,上应元炁,是为北极紫微大帝也。台山灵宝法中,却云紫微北极大帝,乃三界万神万煞之帝,欺罔凡世,亵渎上玄,深可惊畏,学者所当深戒。天皇大帝,乃北极帝座之左,有星四座,其形联缀微曲如钩,是名勾陈。其下一大星,正居其中,是为天皇大帝也。其总万星,位同北极,却为枢纽,而天皇亦随天而转。上应始炁三炁之下,万天之上,三界之中,莫尊于此三帝矣。

  允中窃惟三清三境天尊,人孰不知其为玄元始三炁。但炁之聚则为形,散则复为炁,是万化之源,三才之祖,天地之根,不可得而名议。赤明启运,大道流光,或火鍊太空,或皇人按笔,真文降世,三洞宣行,故有洞真洞玄洞神之部,天宝灵宝神宝之称。中古以后,遂立科法,三洞各有经箓,故谓之三乘九等也。道之隐者不可知,道之用者故立教。台山灵宝法中却叔云:元始天尊乃道中之主,太上道君乃法中之主,太上老君乃教中之主。吁,三洞四辅法箓之源,九品三乘互相通贯,而以为三清各主其一,其为诬罔,可胜言哉。想其不知三清之为何物也。可为瞽者指路于其前,盲者继踪于其后。其说如此,而欲行其法,以拔幽济显,敢望其感格耶。台山法中又云:紫微上宫天皇大帝,则紫微垣中勾陈之下者是也。可以言紫微垣,或言勾陈宫,可也。若称紫微上宫乃是玄都玉京山,非紫微垣也。一字之差别,利害甚重。昔唐朝尊老君为圣祖天皇大帝,此乃唐室一时尊祖之典,又非紫微垣之天皇大帝也。不识古今,妄称名号,罪不容贷矣。内有圣祖天尊位号辩论,今世既不设此位,不复书入矣,非漏落也。此圣位乃宋朝之始祖,以元天大圣后为配耳,只今之九天司命真君也。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四竟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五

  洞玄灵宝法师南曹执法典者权童初府右翊治金允中编

  三界宫曹品

  上界

  无上大罗天,玄都玉京,玉清境,上清境,太清境,九天大帝,九天上帝,三炁丈人,三宝君,三天门下天枢院,泰玄都省,种民四天,无色界四天,色界十八天,欲界六天。系三十二天大福世界八梵天,五老上帝宫,东极青宫,东华上相宫,南极长生大帝,西灵龟阙,四极真王,北极紫微垣,天帝垣,太微垣,丹灵上宫,韩司火府,上清童初府,北魁玄范府,三界魔王宫,五帝魔王宫,太阳宫,太阴宫,北斗七元宫,上元天官宫,清灵左宫,元皇中宫,洞白右宫,上元九府三十六曹三宫。

  中界

  中岳昆仑山,十大洞天,三十六洞天,三百六十名山,九垒,北都罗酆山,北太帝君宫,纣绝阴天宫,泰杀谅事宗天宫,明晨耐犯武城天宫,恬昭罪气天宫。拔《真诰》所载六宫名数,内第四宫名恬昭,不知恬昭是也,恬照是也。后人更宜详考。宗灵七非天宫,敢司连宛屡天宫,十王真君,洞阴金阙,北都府,司命府,五道府,泉曲府,丈人宫,鬼官北斗,四明真公府,变生府,溟泠大神,东岳帝宫,泰山府,乃东岳分治所中元地官宫,中元九府,共四十二曹三宫。

  下界

  东霞扶桑宫,旸谷神王府,蓬莱宫,蓬莱都水司,方诸青童宫,十洲,九江水帝宫,四海龙王,四渎源王,五湖王者,十二河源,下元水官宫,下元三宫九府四十二曹。

  允中切闻天真司于上境,鬼神主于幽冥,固非世人所可测。然而行持之士,亦须少达天地之正理,粗晓教法之源流。既不通古今,又不考经典,妄以己见测度,迷悮后世,可不哀哉。灵宝之法因应世,而列科条奏申所及祈请,所关有所据,而言之可也。台山灵宝法中,以三清上帝列为三师,救苦天尊为真师,又称玄师。法中续添言辞,皆以玄师冠其首。不知后世增广之书,与旧典不同。又立修用仙曹品,以经中一句作一司。且如不得拘留,逼合鬼羣,经中本意自谓应度之魂,出离幽境,不得复行拘留,而逼合于鬼群之中,是承上文之义尔。却取以为不得拘留司,逼合鬼羣司。如无所不辟,无所不禳,无所不度,此言大梵隐语之功用能如此。今却不同经意,取以为无所不辟司,无所不禳司,无所不度司。今日欣庆受度,历关诸天,魔王监举,无拘天门。却除去今日二字,取以为欣庆受度司,历关诸天司,魔王监举司,无拘天门司。此言经之功用感著,今日欣庆受度之后,历关诸天,则魔王保举,无拘天门。尔乃断章破句,悉以为司,且有修用仙曹,施用仙曹,赫奕仙曹,三界所向仙曹等例,牵合诞妄,无所不至。如三界所向之字,初不出于经中。赫奕二字,则经中自号。赫奕诸天齐功,乃称天中魔王之威德,初不及其他,亦非有此曹局。今却取经中名列太玄等语三十余句,以为赫奕仙曹,与经中之义了不相关。似此不止二百司,其法者书以为将吏职位,及临坛呼召,不识正理,不知惭愧。三洞四辅经典数千万巷,若皆以经中一句为一司,则经诰典章乃尽为司局之名。深机奥义,皆莫得闻。王升卿所编《灵宝大法》考证甚多,其以经句为司处亦有数条,失于删去,已为不当。而台山排联补缀,碍理极甚,如掌醮司、降圣司之类是也。自宋齐唐,洎于宋朝,所设罗天醮三千六百位,则包总备具,亦无此等司治。天枢院居三天门下,详见拜章科典。乃改称南极天枢院,犹误也。自北极为中天,过北极方至天门,南极则入地三十六度,与北极相对。今却颠倒错谬,不知南北,凭此关申,得不违科失格耶。允中今立玄穹主宰品,以明三清三帝三炁之源。继之以三界宫曹品,以备关申之目。祈禳升度,拔幽济显,已足备事。恐学者反谓此书之略,或轻易增入,谬妄名司,贻害无穷,故不得不为之辩。

  朝元人靖品

  夫靖室者,不杂尘秽,不交世事。建立坛墠,法地象天。称家之有无,随舍之广狭耶,排列圣位,望阙朝元,内外庄严,身心同洁,交真灵于肸蠁,会至道于洪蒙。非在妄立名称。以欺世罔俗也。在宫观则设三境至真诸天上帝位次,或居俗舍则中建三宝,傍列众真,遇朝谒望阙存思而已。今具圣位之略云:

  玉清圣境元始天尊,上清真境灵宝天尊,太清仙境道德天尊,吴天上帝,北极大帝,天皇大帝,后土皇地祇,长生大帝,青华大帝,东华木公青童道君,白玉龟台九灵太真金母元君,东极太乙救苦天尊。已上正列,不立位则口启。

  九天上帝,三十二天上帝,五福十神太一真君,上清十一曜星君,北斗七元星君,天地水三官大帝,北极四圣元帅真君,灵宝五师真君,日宫孝道仙王,月宫孝道明王,太极仙访葛真人,都仙大史妙济真君,南极长生大君,度世司马大神,好生韩君丈人,司命司录尊神,延寿益筭度厄尊神,三界大魔王,五帝大魔王,五天魔王,十方无极飞天神王,南昌上宫主宰高真,北阴酆都大帝,东霞扶桑大帝,五岳五天圣帝,酆都六天十洞主宰,旸谷神王,九江水帝,十二河源圣众,洞天福地主录仙真,昆仑上宫三百六十名山仙众,童初府萧闲堂易迁绾真仙圣众,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左右龙虎君,侍香金童,传言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已上共三十七位。

  清旦澄神定志,整具冠褐,先立户外,临目,存思身神罗列,叩齿九通。乃微咒曰:

  大明灵神,九度郁青。朝霞藏辉,濯鍊五神。宣驾六合,七神调平。结节散释,胎根肃清。

  临坛符法品中云:凡入户先左足,出户则先右足。此品却云:举右足入户,未审是非。切记用心于诸经法中参考辩证,续见《真诰》中载云,入靖户先前右足著前,后进左足,令与右足齐,毕乃趁行如故。使人陈启通达上闻。方知临坛品中错误。再叩齿九通,念朝入户咒:

  四明功曹,通真使者。传言玉童,侍香玉女。为我通达,道室正神。上元生炁,入臣身中。令所奏章,关达上闻。

  举右足先入户,至圣前烈火丰香,平心定炁,存香官使者,左右龙虎君,侍香金童,传言玉女,夹侍香案。日月去面,各九寸,北斗盖头,魒向前,三炁苍郁,身在炁中。然后闭炁定神,对席心拜,或端简三拜,叩齿,依仪奏启。因心所祝,存诚上达,使径御九天也。闭炁出地户,念朝出户咒:

  出阴入阳,万神开张。关启事毕,请闭黄房。侍香玉女,明备神宫。

  凡入靖烧香朝真,切勿反顾,出户亦莫回视。将行事时,不得与人言语,并足蹈户下。不得以口齧香,不可用竃火烧香。如遇戊辰戊戌日并疾风暴雨大雷急电之时,皆须暂停,俟天炁稍静,方可朝修。已上皆是法中禁戒,违者获罪。落景入靖,精念九神,下应帝席,叩齿九通。咒曰:

  七星玄真,魄灵皇君。流辉内映,浃御斗魂。三台耀华,七液缠津。金珰虎箓,备卫生门。神化洞虚,摄轮紫庭。次叩齿,念夜入户咒:

  四上功曹,龙虎使者,正一生炁,侍香素女。夜有所启,愿得开明童子,太玄少女,与我俱入。黄房之理,通达所启,皆使上闻。余如清旦仪。夜出户咒:

  玄上太阴,八窗开明。夜有所启,少女通灵。事毕复位,万神咸宁。

  或于靖中端坐,存念,随平日所得功用密行,尤佳。或参行诸法,别有仪范者,自依本条。《真诰》云:凡入室烧香,皆当对席心拜,叩齿阴祝,随意所陈,惟使精专,必获感应。允中谨按《真诰》云:奉道之家,当精治靖舍。盖欲屏除妖秽,祛斥外务,而为朝修之所也。初不曾称有名。东汉正一天师内修真行,外立殊功,周历名山,惠及万汇,然尚未敢僭立名称,妄自尊大。至顺帝汉安元年,感降老君。面承道旨曰:吾昔降蜀山,立二十四治,上应二十八宿,下实阴景黑簿之司,分掌世人生死罪福。近有鬼邪侵夺,枉害生民。遂命天师摄邪归正,复兴此治。至唐避高宗御讳,世人遂改称二十四化。故今总称治化,是乃肇基于古,而天师复兴之。六十甲子生人,分隶其间。于是都功箓中,随本命用为治印。天师亦因道运兴行,一整诸治,建立福庭而已。晋许旌阳风质仙资,久修上道,年四十有余,弃官东归。时道行已著,与吴真人游于嵩阳,闻金陵丹阳县黄堂靖,有女师谌母,往叩道妙。母遂出兰公所留铜符铁券,金丹宝经,诸阶祕诀,孝道明王之教,尽付许君。母又飞茆于西山之南,许君寻得其所,遂建祠宇,亦以黄堂名之,今号崇真观。初真君往访飞茆,路傍伐除妖怪,明日登山巅,指山腰之泉罅曰,是有异物藏焉,后将为孽。遂立坛靖以镇之,今号龙城观。暨还豫章郡城,诛海蜃巨蛇,遂留坛井,镇弭后患。其势布若斗星之状,即进化靖、节奏靖、丹符靖、华表紫阳靖、霍阳靖、列真靖也。是凡此之类尚多,今多为宫观,乃真君立靖之本意也。镇奠灵山,降伏妖异,名与干坤而并久,功齐天地以无穷,德重勳高,拔宅升举,亦非世俗符水之人私居,辄立名号者。德不齐汉天师,岂应与复治化。功不并许旌阳,不当建立靖名。此外别无经据,实天下之通论。近世行灵宝之人,皆自矫妄,僭立靖名,不揆轻重,不知退逊,跨越于汉天师,并驾于许旌阳。且云:默坐存神,金光之中现出靖名。吁,岂非欺天耶。若坐中金光可睹,面接天书,乃上仙地位。难久稽于人间矣。何其同人。以非其也。行持之士,宜稍安分守。僭妄如此,诚非养徒之计。傥尘中上士。物外高人。或居宫观,或处家庭。当治靖舍,以备剧修。边历四方,客寄他境,随寓望空朝谒,亦可以感彻上玄,正不必辄立靖名,诈称神授。以伟妖妄也。移申发奏。从旧制则称三天斗下,南,为额。据所行之法,则用灵宝大法司。有何不可。切不得随顺世俗,以助欺罔。若有力之家置立道院。而揭其名,或建堂馆而榜其额,此则世间奎榭之名号。而不施之天地鬼神之前者。自从其便。

  胡持存思品

  欲行道论经,当预备香汤沐浴。今只用桃白床、淡竹叶煎汤,旧用五香

  汤。即青木香、甘松、丁香、沉香、白芷五件、共煎汤。天台法中令人用薰陆香,道家所忌之物。非古透也。

  先存三晨,服盆视汤。咒曰:

  太玄真液,鍊炁生灵。沐浴苍华,诵咏洞经。七祖飞仙,我腾上清。

  解变就浴,咒曰:

  神宫振天,黑云敌开。流金火铃,焕掷无边。使我通真。游行诸天。无量度人。招灵命仙。

  解衣咒曰:

  五斗配衣,龙虎侍真。开明三景,上登玉晨。解衣成仙,使我长生。

  统浴咒曰:

  霐池玉泉,灌我身形。内鍊五藏,外通九门。使炁开通,尸秽荡清。万徧保

  举。入登帝庭。

  戴冠咒曰:

  云层碧玄,使我通真。冠髻召仙。五炁摄真。神华发光,上升帝庭。取桃竹汤一盏,先饮。

  咒曰:

  斋科中则先饮后浴,经法中则先浴后饮。

  黄神守开,青帝护魂。天驺咆哮,万魔丧精。尸血尽涤,青虫灭形。七魄练化,紫云自生。游宴太元。高真并襟。

  着衣咒曰:

  神童侍衣,玉女烧香。登拜经室,玉音琳琅。度我七祖,除秽祸殃。延年长存,宝浆云根。

  入室平坐,思空玄之中,青霄紫云之上,三十二天上帝冕服,端圭,正立,随方环列,森然如象黍珠中朝元之式。然后叩齿一通,心拜一天帝,则为简当。别一法,乃存三十二天金楼玉殿,天帝各居其中,然后心拜,亦可。但觉楼殿宫阙存思,繁琐而劳耳。定,以东向诵经心拜,自太皇黄曾天始,次存青黄白三色云炁,自三丹田出,蓊冥满室,上接三境天中玄元始三炁,混合天地,遍复十方。盖三炁者皆从一炁而生,今居三炁之中,以表学人存三守一之道。次存青龙从肝出左,白虎从肺出右,朱雀从心出前,玄武从肾出后,狮子自下丹田出,白鹤两眉后出,各六,罗列于左右。眉后两小穴中为六合之府,细月出其中,日紫色赤光九芒,月黄色白光十芒,去面各九寸,光霞遍彻室内,灿然金碧。光芒回入鼻中,浃脑后四寸金华宫,项生圆象,大如车轮,光明焕照十方。如此分明,于是密咒曰:口言而耳不闻声为密咒。

  无上玄元太上道君,召出臣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侍香金童,传言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各三十二人。此数句只是密咒。外别无咒。下文云云文经旨所载。

  各存思森然环立,至几前毕。引炁三十二过,以。吸引之,非引出也。又法,以鼻引之,自黄曾天始,入复彻形,洞浃内外。东向者,是长生之方,诸天所尊重也。焚香正己,注心历目,彻声吟咏,若直尔念诵则无益也,或有误错耶。却上三十字读之,勿使急速。苟贪遍数,翻为徒劳。调声咏诵,令神和魄畅,室中常使香炁绵绵不绝。初遍读从序至末,次则自元始洞玄灵宝本章起,周十过为一遍。若有急事暂起,稍久存思,读序如法十过。既周,整神静念精思,纳功曹玉女等。曰:

  臣诵经已讫,向来所出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侍香金童,传言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各三十二人,悉还金房玉室。在左还左,在右还右,无令差互。后召复到,一如故事。

  允中尝闻,诵经乃鍊神之道,清修之首要。在乎先究经之大意,次明诵之存思,读其文而解其义,遵其法而澄其神。行之于外,可以济物而立功。修之于内,可以登真而度世。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傥口诵而心违,言贞而行秽,经诰之声不绝,险恶之念盈怀,自幼及老,持念无成,又安可责报应于万遍之间哉。且经中之奥理,上古已成真人,始洞其章,或者因此出奇。经中行道之日,皆当香汤沐浴,至项生圆象,光映十方,如此分明,密咒曰。此盖为存思已定。然后密启无上玄元太上道君,召出臣身中功曹将史。盖密咒不欲耳闻,使心念精,百神森卫。乃其陈清堂修行诵经之意,以致上彻,径御三十二天,引炁三十二过,皆密咒时行用之事也。其理昭然。初无疑佀。乃于此妄增密咒一段,且编入经法中,其咒文与经中之义略不联属,理难存用。如本经自太皇黄曾天,帝郁䍀玉明;太极平育贾奕天,帝大择法门,乃诸天隐讳,诸天隐名,故能普度天人,功用如此,是第一章也。第一欲界飞空之音,至其欲转五道,我当复奈何。此则三界之上飞空之中魔王歌音,诵之万遍,则魔王保迎,以至泄慢则祸及七祖,是第二章也。次方总云:此二章并是诸天上帝,及至灵魔王隐祕之音,盖诸天上帝,是指前一章三十二天讳也。至灵魔王隐祕之音,是指三界魔王歌也。故云皆是大梵之言。夫皆是者,亦总二章而共言之也。文意联读,词旨贯接,岂容增损。而或者却云:此二章之前,乃是缺文,自有其辞不在经内。因别撰二章,以诳后学,愚者以多信之,增添密咒,与伪作二章。却非天台法中续添者,乃起自刘汉间,今其说已流布江之东西。然流言止于智者高见,达识之士必能共加排斥,免致异论滋炽,则善也。凡诵经存念,皆以内而应外,一炁分三,是为玄元始三炁。夫一炁之始,无形无名,三炁之分,是为三尊。天以此炁而肇造干坤,人禀此炁而生育躯体。故出身中之三炁,罗络一室,上感天中之三炁,弥满六合。存内真而外真自应,澄神而天地皆归,久而与道合真,成仙易质,非专外,亦非不内不外也。学者其详之。刘汉,乃五代时也。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五竟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六

  洞玄灵宝法师南曹执法典者权童初府右栩治金允中编

  玉札灵章品

  □□□□□□□

  □□□□□□

  □□□□□□

  □□□□□□

  □,□,□,□,□,□,□,□ 霐   防中 表德 

  右四十 一字,朱书经黄纸上,入室静念,或剪为细圆,或烧灰水调密,启太上,净水服之。

  口表

  臣某言臣地界行尸,尘途陋质。幸承宿运,获被真风。所当内鍊形神,外祛邪妄,辅干坤之大化,翊道德之元纲。然而茅塞凡心,未能识通炁候。伏睹灵宝玉札,可以录炁聚神。以今清堂行持,服符请炁。恭惟太上无形无名至真大道,肇阴阳之根本,立天地之胚胎,俯怜后学之愚蒙,溥降先天之正炁,灌注四体百骸之内,熏蒸五藏六府之中,庶俾彻视,无所不通。执法而行,有妖皆剪,三灾不及,百顺咸臻,早遇至人,亟逢真授。谨拜口表上进以闻,臣诚惶诚恐,稽首顿首,再拜谨言。

  谨述玉札之略不过乎。此盖大道之宗,不可言宣,不可理测。妙有妙无,岂存形迹。然而既立科法,于是译此灵音,以行真化。故符书字画,所不可无。别本所载□□天地讳,□□日月讳,曜道枝正荟条将军梁高蹇爽,日月帝皇内讳阔闰阊开玉皇君讳,□□□□□□南斗讳,□□□□□□□北斗讳,(□□□三台讳,霐三天内讳,众三天隐讳。防中表德三天真讳,□□□三师真讳,翘光音三师讳,□真武讳,□天猷讳,□□□□□五岳讳,□□□三涂讳,□□□□□□六丁讳,□□□□□□六甲讳,□□□□□□□神虎夫人内讳,何□,乔□,侯□,魏□,张□,刘□,蒋仁贵,神虎大圣讳□,□,□,□,□,□,□,□,崔枢旋,卢机权,邓衡文,窦阳光,一名阳言置讳太一天真,太初天真,真仙真人,三真讳洞玄潜,北极讳天命长人桓宁,上帝讳□□□务猷收,太一讳□□□□□□□,雷雨讳已上计一百六十五字,为玉札。且有默表一通,却录于第二品。似觉言辞浅近,未知大道之本真。如魁至魒,七字在玉篇及天文中以为星名。外如三天内讳,三天隐讳,诸天隐名之义,天中之音,非世之字,合天之音,亦感召之理。夫天地乃道之形,元炁乃道之本。一元未判,无形无名。天地初分,书契未立。及其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天之主宰止称上帝。暨乎灵章漏祕,火鍊太空,给炁成文,符图渐出,中古立教,译以世书。于是天真有号,星宿有名,天文有经,地理有别。故经中有诸天隐名,是天中帝真之名号也。今总而直言,天名□,地名□,则以不可名之体而立别名。虽有所据亦不宜疏出,必见讥于高识之士矣。今编出古灵宝法中四十九字,乃天地既分之后,经诰已出之余,星一象神物之名尔,法书经籍中稍易考者。傥言天地有姓有名,则如泰密之戏论矣。又古法中有内鍊之法,朱书玉札四十九字,安小瓶中,以净土七合密封,平旦诵咒,取五方炁吹瓶中,以甲子日为始,至第二甲子取瓶中玉札烧服。古法中名内鍊宝藏。今既拜口表,服玉札,故于此一条,不复别出。亦以太拘形迹,非径易之道。然古书既有,不敢缺失,故附序其条目于此。

  三晨芒曜品

  日月丽天,玄斗中建。协平五纬,调正阴阳。总理元纲,辉映六合。三才因之以立,万汇资之以生,惟人禀受中和,结直形体。若能养鍊神炁,节逸性情,外静内澄,动符天度。然后可以采服晖耀,召挹灵芒,纳诸身中,百神澡鍊,施之宇内,兆庶蒙休。若云布炁书符,特余事耳。傥炁之清者,不存于胸襟。情之昏者,横塞于灵府。虽得神文祕咒,面接三晨,亦云徒劳矣。高上灵宝虚皇之祕,始于积一生三,心与道俱,则跻灵宝之阃域。若其次者,三晨之光,为灵宝之机要也。此段可知金光生得道矣。其言甚妙。东卿司命神君曰:先生王君,昔见授《太上明堂玄真上经》,清斋休根,存日月在口中,昼存日,夜存月,令大如环,日赤色有紫光九芒,月黄色有白光十芒。存咽服光芒之液,常密行之无数。若不修存之时,令日月还住面明堂中,日居左,月居右,令二景与目童合炁相通也。此道可以摄运生精,理和魂神,六丁奉侍,天兵卫护,此上真道也。《太上玄真经》先盟而后行,行之然后可闻玉珮金珰之道耳。季伟,茅君之弟讳,昔长斋三年始成,竭单思乃能得之,于是神光映身,然后受书尔。此玄真之道,要而不烦。吾常宝祕,藏之囊时,故相示有慎密者也。《玄真上经》未降世,太虚真人南岳赤君内法曰:每以月五日夜半子时,存日象在心中,日从口入也,使照一心之内,与日共光相合会。毕,当觉心暖,霞辉映脸。良久,咒曰:

  大明育精,内鍊丹心。光辉合映,神真来寻。

  祝毕,咽液九过。到二十五日、二十九日,复作如上。使人开明聪察,百关解彻,面有玉光,体有金泽。行十五年,太一遣宝车来迎登太霄。行之务欲数,不必此数日作也。此一条出《太上消魔经》。

  东华真人服日月之象上法:男服日象,女服月象,日一不废,使人聪明朗彻,五藏生华,魂魄制鍊,六府安和,长生不死之道。

  日象  月象

  南岳夫人曰:大方诸宫,青君常治处也。其上人皆天真高仙,太极公卿,诸司命所在也。有服日月芒法,虽已得道为真,犹有服之。直存心中有象大如钱,在心中赤色。又存日有九芒,从心中上出喉,至齿间,而光芒回还胃中,如此良久。临目,存见心胃中分明,乃吐炁漱液三十九过,止。一日三为之。行之一年,疾病顿除。五年身有光彩,十八年必能得道,身行日中无影,辟百鬼千恶灾气。常存日在心,月在泥丸中,夜服月华,存月白色十芒,从脑中下入喉芒,亦不出齿间,而回入胃,如服日法。右此方诸真人法,出《大知慧经上中篇》。常能用之,保见太平。又曰:行此日在心,月在泥丸之道,谓省易可得者。若行无中废绝者,除身三尸百疾千恶,鍊魂制魄之道也。日月常照刑中,则鬼无逃形。青君今故行之,吾则其人也。告今以子,子可密示有心者耳。行此道亦可行宝书日月法也,兼行亦善也。即紫文中日十六字,月二+四字也。仙人一日一夜,行千事初不觉劳,明勤道之至生,不可失矣。此乃天人告杨真人语。

  凡人常存识己之形躯,使髣髴对坐我前,使面上帝,有日月之光,洞照一形。日在左,月在右,去面九寸。存毕,三叩齿,微咒曰:

  元始上真,双景二玄。右拘七魄,左抱三魂。令我神明,与神常存。

  祝毕,叩齿三七过,咽,液七过。此为帝君鍊形拘魂制魂之道,使人精明,神仙长生不死。

  上清紫文吞入炁法

  一名赤丹金精石景水母玉胞经。

  其法常以日初出时,东向叩齿九通,微咒日魂名,日中帝字。曰:

  日魂朱景,昭一韬绿映。回霞赤童,玄飚炎象。

  咒此十六字毕,握固,存日中五色流霞,来接一身,日光流霞俱入口中。

  上清紫书吞月精法

  其法常于月初出时,西向叩齿十通,微咒月魄名,月中夫人字。曰:

  月魄暧萧,芳艳翳寥。婉虚灵兰,郁华结翘。淳金清茔,炅容素标。

  咒此二十四字毕,暝目,握固,存月中五色精光,俱入口中。又见月光中有黄炁,大如目童,名日飞黄月华玉胞之精。能修此道,则奔日月之仙也。

  已上数条出于上经及《真诰》诸事中,乃高真事业上道之门,傥心未清静,神未安定,则无觊于灵验也。力未及此,则从其次者存神请炁,近同常法行之,精专亦足以致真感灵。未免以形迹求之者也,疏于下条。

  饮斗光法

  每月初七、十七、二十七日夜,日月明朗,天地莹洁,黄昏望斗焚香,掐斗诀,戌至辰叩齿七通,一叩一诵星君,□□□□□□□,先吐浊三口,次咒曰:

  威武灵灵,神光七星。内外利贞,与我合并。急急如律令。

  咒毕,存星光七道下注口,吸饮七口,急漱液送下,定神再拜。咒曰:

  神光灌注,五脏六腑。存真去秽,急急如律令。

  久行之有验,则梦见日月星辰,或龙虎之象,或雷电光耀,则得其梯阶也。

  服日光法

  平旦日未出时,焚香东向,定炁存神,伺日初升,再拜临目。

  具法位,上启日中帝君,日宫神仙,乞降灵芒,灌注臣身。愿得五藏生华,身有光明。密念日魂十六字,引光吞服,使满腹中。再拜而退,引光吸咽,无正限数。

  服月光法

  昏黄月将出,望月光,定炁存神,再拜临目。

  具法位,上启月中皇君,月宫神仙。乞降灵芒,灌注臣身。愿得五藏生华,身有光明。密念月魄二十四字,吸月中白光,入口吞服充满,再拜而退。自始生明,至望止望后,太阴减光,理不再服,翌月如初。

  允中末学,不足以知奥义。第闻师友之余论,窥教门之典章,似有所悟,不容缄口,惟思与同学之士共之。夫三晨又曰三光,亦曰天之三奇,即日月星是也。星曜众多,不可备言。帝座之外,独中斗总高列宿,调正天经,生化之源,喉舌之任,为星中之机要,并日月为三光。且太极既肇,清炁为天,华炁之明,以为日月星辰。惟斗干旋于天中,下而五岳四渎,九州分野,人物生齿,山川草木,莫非借此以植,因斯而生。天舍是则不足以正乾纲,人舍是则不能以陶形质。上学之士密炁冲虚,则明玄中之玄,而悟道中之道。合元炁而为一,固不待挹晖采炁矣,是乃非世人常行之论。于法术生焉,何术不资于三光,何法可离于中斗。几乎上道者,则静坐存神,引芒纳炁,虽成真之后,尚当勤行。其次者则焚香瞻象,诵咒饮光,虽形迹之尚拘,而精专之可应。此外求炁之法,则太阳以十二时移一度,太阴以五日移两宫,积其分抄,筭其盈闰也。斗罡则以河魁临戌,天罡指辰,月将加时,每月定以中炁,筭之魒之所指。然后望方引吸。是虽曲尽其妙,然未可倚斯为得法之径路,是非上经之所重也。天心正法以三光为主,应世除妖之职,立功宏化之端,前后其法中所用,三光皆不可舍。方隅向背,手掐足步之法,盖为学有序,罔得越升。合从详悉之法门,以资符水之行用,得其机要者,亦有功之人矣。不可谓其常说而轻之,又在乎用心一与不一也。至如日月咒而用梵语者,后世流传之久而有之。上经无梵音,前辈多辩之矣。近世之行灵宝者,只欲自成一家,不肯与正一法箓同其说。故于灵宝中略去三光之论,恶其名与天心雷同,不足以卖奇于嗣法弟子,殊不知灵宝又其可舍三光哉。干盖之穹隆非不高也,星辰之昭焕非不远也,人居其间岂不寥绝。以势言之,欲得其炁则难矣。以理推之,则有可得者在物有之矣。螺蚌之吸月,久乃精光透壳,产珠而明。犀牛瞻星月,终焉晕入两角,或为星象,或为月形。彼虫兽而无知,亦得三晨之精耀,岂其有咒诀方隅而得之也,盖其心无思无虑,不挠不杂,见月则吸月,睹星则望星,惟精惟一,故非高非远,矧人为万物之灵,反虫兽之不若哉。为其灵惟汨于事物之间,心智流于机谋之域,以至学道之士,又多好奇怪,用心愈杂,报应益遥。良由致力于末,妄其本不能专精,而泥于术,得术不由于哲匠,未免万劫而徒劳。存思祝请,不可无也。要须澄其念虑,定其精神。存念于三晨之辉耀,专心于一念之精诚,期于能感能通,全在毋退毋堕。详考诸家采服之法,多萃今之所编,皆可按行。但考筭方隅,度量节炁之类,不复编入。应有可以致验之术,何惮其繁。亦非欲天心法中分别。盖灵宝之教,贯乎上道,前之诸法,格当施用,故不应下而泛取也。天台《灵宝经》纬修用第十八品,备载存神参斗之法,谓能割移死籍。乃以竹为棚架,悬镜为斗形,步斗然灯,仍用绯绢七尺,书斗讳包于额下,结之脑后,仗剑噀水,以剑斫盏四十九下,吸斗星之炁,要见斗江二星,可以不死。又于每月三七日亥时,入室置香鑪顶上,如鍊顶之状,存烟上升而朝斗,次方习出神朝元,以为绯绢包头,架棚悬镜,然香顶上。既类厌蛊之术,又成妖巫之状。况于求仙之道,礼法为先。灵宝乃孝道明王之教,以孝弟为主。忠直孝敬自可动天地,感鬼神,至于住世留形、延年却死,亦须内精修鍊,外立功勤,际君得时,则为天下兴大利,除大害,宏恩于万汇,加惠于四方。未会风云,则收光敛迹,谨身退藏,力之所及,尚当积功立德,随心而济物,因事而利人,施药施符,斥邪拯厄,归至真之道,参纯正之师,昭格皇天,名闻玉阙,当是之时,死籍可割,生名可书。今乃教人妖邪巫觋之态,夜为厌祷不正之术,既非斋醮坛席之格,又非奏章朝修之仪,侥幸以此割死籍,上生名,亦愚之甚矣。仰惟虚皇之正教,乃冲素之宗风,不泯古之典刑,故宽求于簪弁。既入科典,于是星冠羽服,执简舒坛,入靖焚香,朝元 启事,如恭对君父,如面觌天威,进趋有仪,朝修有法,从容不迫,定炁存神,交真灵于恍惚之中,驰一念于太虚之上。及其玫辞,必先祝国君之万寿,次析九祖之升迁,惟孝惟忠,遵守礼法,是科教之本也。大道之门户至正无邪,又安有红缯包首,操刃斫器之事哉。以斯而谓之参斗,误人顾不甚欤。却以紫文中日魂朱景一十六字,月魄暧萧二十四字,及斗星名魁至魒,皆令人对象请炁,编入祈恩谢过第四十一品中,号为灵宝开明三景之道,谓之三境真炁。既不考来历,又欲避三光三晨之名,以为异也,日月星之炁,而称三境真炁,可乎。其第十八品中参斗之后,又有朝元法,存神如拜章之仪,不当连于参斗也。及载升度刚风符,三天朝元毕,天曹建邸,崇立靖名,每日会仙曹入靖,分神治事等说,极其怪诞。所叙西龟山图,即经法中源纲流演之义,所迷多失本源。自存神参斗已下,其法中指为灵宝七经,非也。本经中七经八纬,允中已从旧格条目编入,今作第六品。学者宜平心考订,邪正自分,切不可以彼之说,而混杂此书,庶可依据经匕曰耳。

  五行正见品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0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