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玉清执法仙卿。玉清执法真卿。

  太极执法真宰。太初执法真宰。

  太元执法真宰。赤明执法真宰。

  元明执法真宰。太虚执法真宰。

  曜明执法真宰。竺落执法真宰。

  虚明执法真宰。观明执法真宰。

  已上十位,比诸天丞相之列,并系五十发败正一升,四十发败正入已上十位仙宰,自此已下入色界天。

  太焕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元载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太安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显定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始皇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翁重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无思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阮乐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无极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皓庭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元洞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已上六十发败正入仙宰,七十发败正入上仙,八十发败正入真宰,已下入无色界天。

  太文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太素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无上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太释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梵度执法仙宰,上仙,真宰。

  平育执法真宰,上仙,真宰。

  太清执法真宰,上清执法真宰。

  玉清执法真宰。

  已上十位,并九十发败正入仙宰,一百发败正入上仙,一百二十发败正入真宰。渐入真人之位,并上帝特封,兼诸天诸地诸水仙职,亦在特封,次进入天机内省,天机都省,泰玄都省之任。每发败正,当奏申天省,比魔勘会,非魔司校,灵魔实功,制魔司举,勳魔三官五帝保奏诸天,列言方升品秩,退降亦同。非洞彻百神,神通天司,莫详其奥。别有天真仙格神朝金阙日付之,惟在赐衣建邸,朝元参斗洞视,按局大定,七经功足,方悉上玄至理。

  试论录阶法职

  论曰:三洞经录,应运传行。故洞真部有上清大洞回车毕道录一阶,佩之者称上清大洞弟子。或不佩录,只入室诵《大洞经》,行大洞功用者,止称小兆臣某。盖《大洞三十九章》属洞真部,非近世之人,将《度人经》中章句,指为洞经者也。且大洞本品古元法职,亦元章奏,后世人始有编大洞法者矣,然终非古书也。且洞神部盛于束汉,自盟威录以下诸阶杂录,悉总于正一坛,天心五雷诸法、书禁之术,莫不隶焉。此不详迷。况洞玄一部,有灵宝中盟祕录一阶,紫虚阳光次之,独灵宝大法隶焉。其佩录而不行者,止称录阶。既已行灵宝大法,而斋法出于灵宝,未免应世接物,因事立仪,遂出法职,亦不得已而强立名字,应时行化者也。进拜章词,而气有所总,济拔幽显,而街有所称。若法与录相背违,未免鬼神窃笑也。林侍宸有云:故立仙阶五品,以备行用耳。自玆而建修不已,积功鍊气,会道证神,善行彻于玄都,仙名书于金阙,天俾真职于人世。俾之宣化宏道,颁羽盖于青霄,召之升举,事符今古,德致而然,固非先冒崇阶巨职而至也。有行灵宝经法,而欲为异途者,有行净明法,而补别职者,皆非也。并合佩中盟录,而补本职也。且前所谓太上执法冠其街者,此固有之。但太上者,虚元之神也。又曰太上者,至大之名,上者尊崇之义。又曰至大元外,穷高莫测,故谓之太上。又曰无上可上,是为太上。夫道则称太上元极大道,自此之外,太上二字不可施矣。道典中或独称之,独世之称,至尊之类也。以君之号而为臣称,可乎。且世之官爵,自一命已上,皆出于君,而于衔之首称皇帝某官,天子某职,可乎。况宗坛之录卷首,皆称太上某录。盖以录中符篆,皆出于太上也。若行持之士告行符命,皆称太上某符也,是可施之符录,央不可施之衔位。录故出于太上,而以录为阶者,不可以太上加诸衔首,蚓太上执法真士,稍稍碍理。又人世奏牍有宗庙字、皇帝字之类,并合平阙。人臣阶位有带御前及殿名者,并空一字。然终未有带皇帝及天子字,于阶衔者。太上二字,冒以为衔,于汝安乎。阶衔者,以所得之位也。某录弟子某法之职,是佩得此录,行得此法,以为己衔太上,不可得也。有谓南曹执法,乃行经法之人所称,此外灵宝法不称南曹,不知经法乃本法也。今斋醮中告行符命,出给真券典章行用,悉出于经法中。不知源流者,却云行斋应世所用灵宝法,与经法不同,何其浅陋之甚。自灵宝法以来,初元太上执法之阶,诸方有识之士,未尝用之。迩来又有称领教嗣师,执法真宰等职,或伪置靖名以为额,岂非妖妄耶。近者经法中亦广职位矣。如仙阶八等,武职六条,及排比品秩之类,颇渐繁杂,悉不当引用。不可以经法所载,便行嗡受,忽乱天仪。有称灵宝中盟弟子,入曰行灵宝大法于此。为不能洞晓中盟,则灵宝录。南曹执法,为灵宝之职,其来已久,高天上帝非不知也。佩是录,补是职,则合行是事元疑矣。岂待再三疏于街位,而后可行耶。此执着不通之见也。故师尊以南曹四阶,并带仙字付之,尤不敢当。遂启告上玄,特加典者为初品。况典者一职,他法有之,灵宝法中旧尚未出故也。而四阶不可除者,以伺成真得道之士云。

  南曹五阶

  南曹执法典者。南曹执法仙士。

  南曹执法仙官。南曹执法真士。

  南曹执法真官。

  印篆轨范门

  论本法合用印篆

  师曰:印者,信也。用者,封物相什,亦执政者所持信也。《汉官仪》云:王侯曰玺,列侯至中二千石曰章,其余皆曰印。此世印也。隆古盛时,人鬼各安其所,阴阳不杂其伦,故道之用,惟见于修真鍊本,以致轻举飞升。中古以降,慢真日益,正道凋晦,邪伪交驰,上下反复,于是出法,以救其弊,表章以达其忱,付降印篆以为信志,故用印之义,近同世格,亦道运因时损益者也。但名称近似世之官府者,不可用字画,兼取凡篆者,不当用曹治,僭及天上真司者,不应用本职之外,而繁杂者,不叉用灵宝大法,古来止用三天门下南曹印。近世既缺真篆,而三天门下四字,不应用于人世,除去此四字,又为不成。故依本法,止用灵宝大法司印。今既进品洞玄,佩中盟录,行灵宝法,则职位已重。除拜章外,上而奏牍,下而关申牒帖,行移告文符录,三界十方之曹局,九州四海之冥司,九地重阴洞天仙治,幽显所隶j并用灵宝大法司印,实本职执法之信也。其可推以他印耶,应申奏文状方函,并上下一体施用。惟章牍并章函,用通章印而已。若遣章关牒,亦用本职印耳。

  灵宝大法司印说

  自周秦至本朝,尺非一等。有周尺、黍尺,有汉尺,有后周尺,至本朝有布帛尺,有省尺,江淮间有淮尺,长短不同。今本职执法之印,合径二寸五分,周尺。往往法书言印径几寸几分,多不辩尺之长短。后有师古之士,并从周尺可也。

  通章印说

  洞真之品,玉清之道,出于晋永和间三茅、二许、杨降七真,传降元章奏之格,洞玄之道,灵宝之教。自三皇之世,赤明之劫,其教已出。元有章奏之格,出《五鍊生尸经》《五老本行经》。玉晨乃元始之弟子,故以此印通诚祖师也。非此法录,不得借用。若行洞玄章法,则章之前后,各控纸,悉依式书符,却不用正一章、十二小印,止于年月日上,用通章印而已。其印文只三天合同券,神霄录亦有之。世人因见录中载此印,遂称此印隶于玉清,属洞真部。殊不知神霄之教未兴,而洞玄章法自五代以前,并用此印也。乃灵宝升天大券之文,但去其下文耳。生人用之,以为升章入天廷之质证也。洞玄章用通章印,则是灵宝本科。且升天大券,自古属洞玄部。如给付亡人,则于九玄使者字下,加召魂等字。生人用之,则去其下文。岂可便以为属洞真部。神霄乃天坛万法,皆总是以灵宝,有三符亦编入录中,以备用。亦未尝指此印,谓不系洞玄品也。至本朝有道之士王升卿,重编灵宝大法,亦依古法叔陈,诸家.多遵用之。其印元沿,径周尺二寸四分。若执法之印,用周尺,则此印亦用周尺。如用布帛尺,则亦用布帛尺,当从古尺可也。若应用而易以他印,并受考于三官矣。

  九老仙都印说

  太清正一之道,乃玄元后圣付正一天师,有拜章之仪。用九老仙都印者,以太清同生八老,尊是太上为师。故弟子上闻于师,以九老仙都印自章首再拜。至太岁章尾,却用十二小印。其小印有一家元沿如符式,有一家有沿如印式。

  十二小印式

  再拜 玉陛下 以闻侧 章首 太清上 章尾 臣姓 太清侧 太岁 玄都 以闻 腰封

  右十二印,并长一寸二分,阔八分,厚不拘。

  黄神越章印说

  《正一旨要》所载,乃以一印,总名黄神越章,而径阔稍大,用于布气治病之间而已。今按式径一寸八分,周尺,依古文用二印,乃心章紧切,告祈奏启上帝,不拜正章者用之。

  道君玉印

  右印乃传道受教请命。祖师章奏用之。

  混洞赤印 赤书玉字印

  八威龙文印

  右前三印,印符录,吞佩贴镇,并通用之。

  灵书中篇印

  右印敷露真文,保镇山川地水用之。

  元始符命印

  右印印黄录白简,元始符命用之。

  三天太上之印

  此印乃中盟之合契,灵宝之总章,凡申制章奏文檄,并可通用。亦可印诸佩,治病遣邪,长二寸七分,关三寸四分。

  灵宝玄坛之印

  飞玄三气玉章之印

  发遣九灵飞步章奏印

  泰玄都省之印

  大魁总监之印

  神虎雄左印 雌右印

  总摄印

  荆房印

  论用诸印

  切谓灵宝之道,出于无极之先。灵宝之法,起于中古之后。东吴葛仙翁,受经于徐来勒真人之时,法犹未备。晋许旌阳遇谌母,传月中孝道明王之教,而科品始彰。今称净明院,非也。灵宝无二道。晋宋之末,斋修方盛,文檄渐繁,故印篆尤不可缺也。汉天师止以阳奔驰一印,而致飞升。许旌阳受《铜符铁券》《金丹宝经》,孝道明王之教,灵宝之道,亦非多印也,以至拔宅升举,位列高穹。修真得道上士高仙,亦有不假印篆,而济世康时者,岂在印之多寡,以为法之重轻。后世行法者,玄奥不逮于古人,印篆百倍于前辈。故近世行灵宝法,多不用本职印奏牍,乃以飞玄三气玉章印发之,灵宝古法未尝用也。又于发符诰中,用三天太上印。且符文之降,出于上玄。今之书篆于人手,告天而行之可也。未免列衔位于符后,三天太上又何预焉。三天之与太上,非所以为印文也。又法中有道君玉印,此亦未然。如天子王侯谓之玺,以道君而称印,不可也。以玉为玺'谓之玉玺。如古者天子有八玺,秦李斯篆传国宝,文日皇帝受命,万世其昌。又圣朝所传玺,其文曰皇帝恭膺,天命之宝。又天师以玉为印,止称阳奔驰都功印。亘古及今,未有于印文内,自官玉印者也。道君则天中之君也,如世人君之玺,臣下安得而用之。且臣僚上奏于君,而复用君之玺,可乎。又如所谓混洞赤文印,灵书中篇印,八威龙文等诸印,似此之类,皆以经中四字为一印。如严摄北邓,明检鬼营,添一印字,奏分三行,似此之类,则以经中八字为一印,如此则世有《天篆度人经》,自首至尾,字字悉可为印,不可胜计矣。又有称玄灵通真坛,灵宝玄坛,非独僭乱天仪,抑且违冒阳宪。且金陵之三茅山,大洞宗坛也。临江之合阜山,灵宝宗坛也。信州之龙虎山,正一宗坛也。历朝宗奉,三洞圣师,传真弘化之地,主领教纲之所。若民闲斋修,止建坛于一时,事毕则撇之,岂有私屋,辄立名号乎。若得通真之妙,则天下大利大害,分野之灾祥,数运之终始,皆能逆知。然此等说,世法所禁也。功行未至,固不爻狂妄如此。又有九灵飞步章奏司,九灵飞步章奏印。夫步呈以应九灵,即章奏作用之事,罡步之名耳。天上无此司,世间无此印。法录自正一而至洞玄,皆可上章,并依本职而已。惟正一法录,用九老仙都印,洞玄法录,用通章印。古无异说,岂待别补一衔,特撰一印,而可拜章乎。且以世法言之,守悴以上,皆得上章奏于朝廷,不过书所居之官,以为衔耳。不应正衔之外,别立章奏之阶。今按古书师传,止补一街,凡一切申奏符檄帖牒,则用灵宝大法司印。若拜章,止用通章印。如急切奏告,用黄神越章印。外此则召魂等事,用神虎印。凡设醮修斋,祷雨析晴,召神摄鬼,治病考祟,拔亡救存,二十七品之斋,四十二等之醮,应世间行持之用,尽灵宝章奏之事,止用前四印,无有不可。若受天心,而行北斗醮,自从本法,合用驱邪院印、既进品洞玄。而行北斗醮,通用灵宝大法司印。其理尽之矣。功成而洞观彻视,行高而使鬼役神,亦不又广置印篆矣。灵宝之外,兼行别法者,自从其科;以其印用。其符奏申文移,亦只用灵宝本职印可也。盖玉清洞真本无章奏仪式,而灵宝为中乘之极品,正一而下诸法,不得跨越灵宝。故也所有杂印,流传既久,又难一旦删去,今并存之,好古精练之士,当自择焉。

  祭印法

  师曰:印券乃三天灵章,高真符契,动有玉女侍卫,用则有灵官典禁,事随印用,不可超越。凡祭印之法,用枣汤净茶各十二分,明灯十二盏,钱马各十二,分布列于天门之下,至星宿朗时,法师具衣冠,精心上香,双手招中指中,取十方气吹身,变神为灵宝天尊,顶碧玉七晨交泰冠,青羽飞云之衣,朱履绛裙,佩灵宝三境神剑,负五色圆象,丁立面南,步八卦朝天呈,回身面天门,礼三拜,兴身默奏上帝,言所传法印几颗,今择某日,依法醮祭。仗望三尊俯垂洞鑑,特降玄元始三气,流布于印玺之中,敕命金童玉女,各二十四人,以为侍卫。令臣用印通灵,随所感应,十方至圣,皆为证明。具启奏毕,再三礼,吸天门三气,吹于印中。次长跪,将印逐颗,双手大煞文,捧上额上勑之。

  勑印呪

  含灵真丹耀,灵素威玄天。英玄天姿安,晖阴容太化。方玄枢应大,定卿久英祯。

  右呪毕,取气三口吹,弹玉清诀,再诵灵书一遍,而收匣中。

  出印法

  左手子文,呪曰:

  唵婆路伐囉曼荼因地瑟咤那乌诃嘘帝摄。

  入印法

  左手午文,呪曰:

  唵摩输弥帝嘘呢阿多耶那乌吟地囉。

  用印押字呪

  左手中中,呪曰:

  唵般那狠那乌鲁谟萨诃。

  呪砚

  左手掐中指上节,呪曰:

  唵眇莽乌爽俱知毗茶摄。

  呪水

  左子文,右执水,呪曰:

  唵郁单勃赫含精陀罗景玄摄。

  呪纸

  左中指中,右执纸,呪曰:

  唵菩育昙那摩罗阿那摄。

  呪朱

  左午文。右执朱,呪曰:

  唵陀罗阿那元梵菩台摄。

  呪墨

  左子文,右手磨九匝,呪曰:

  唵形玄陀合幽律畔摄。

  呪笔

  左寅文,右执笔,以口相交,呪曰:

  唵郁竺罗萌摩罗阿奕吁负摄。

  祭朱墨笔砚

  法曰:宜用六丁六甲日,造笔各十二枝,墨十二,贫朱十二两,现二只,于甲子日面天门,排于卓上,以枣汤十二盏,香炉一只供养,勿令叮切人见。法师左子文,右午文,交诀于口。祝曰:臣今依式造到笔墨朱现,并排列于天门之下,谨诸灵宝法部灵官仙曹,金童玉女,将帅吏兵,并各布化真气,入于其内,令兆所用之时,随意立获通灵。

  祭笔呪

  唵阿那法筵摩夷阿仰蜜罗菩提婆娄萨罗梵那总监鬼神摄。

  右呪毕,弹诀,取天门气十二口,吹之入笔,符于管中,呪曰:

  神笔灵灵,上帝劫行。上界禀令,万神敬听。书符篆录,洞达玄冥。玄中太皇,上帝高真。中理五气,混合百神。急急如灵宝大法律令勑。

  入笔符

  祭将符

  书符呪

  唵夜阁屠渠诃勒昙俱婆夷知帝萨咤。

  右法掐中指中,书符十道,用红纸书,分布十方,逐符以黄钱化之,呪曰:

  千和万合,混合百神。神公受命,总监众灵。群妖束首,振伏万灵心保真固命,以度兆民。生死受赖,其福难胜。功过无失,保举尔身。急急如灵宝律令。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二十七竟

  上清灵宝大法卷之二十八

  洞微高士开光救苦真人甯全真授上清三洞弟子灵宝领教嗣师王契真纂

  传度仪范门

  师曰:夫灵宝大法者,三洞三品之上道,万百千篇之灵章。受者不论仙凡,而在于有经者为师。授者不择贵贱,而在于有求者为弟子也。按玄都定录四万勑一传者,非下元神洲品格,乃三天之年限。盖禁泄之于非人。倘有仙才,岂论四万勑一出也。神洲条禁四百年一出其文,亦许听至人四十年付一人。四百年不得过七人。但虑后学传习之者众,叛道背师,违盟负誓,不明至理,侮弄道法,轻泄漏慢,触冒玄宪,不惟毁败至教,而且负于师资。削降阶职。终难归复上宫。兼无骨相之子,累及玄祖,不可不戒也。又有狂妄之师,偶遇其文,外以高迈清德,内以好责资货,不择贤智,多示不肖之子,混淆至教。是致三官鼓笔,四司录愆,遂使道妙不符,灵玄比空。而上玄好生恶杀,普度沈沦,曲出度人无量之旨,接引后学之士,别出授度科格,使和阳降光,不生阴杀。兆宜遵守,斓赞玄化,则普天怀德,同证大罗之果。

  太极真人曰:吾自昔勑以来,备经历化,富贵贫贱,无不周旋。师资付授一言一句,不生真假之念,以假为真,自获真应。若以真为假,其真自失,自生真假之别。故曰:万法真假之念,丹官乱气,万勑难明。一心奉真元假,立获真应妙果。

  梵空真人曰:几授受之始,质心盟科之理者,以学道之子,浇薄浅见,不得纯白之志,故有金宝质心之格,重道轻财,亦有多失于真受,亦有好利量度辎铢,而失于其人。嗣法皆非,消磨本心,明谴未及,安逃鬼神剪戮矣。

  师曰:授受之科,当选择其人。神真内固,威德俨然,言行有信,慈悯忠孝。馑节正己,操心端直,志慕希夷,如此之人方可修持上法,济度死生。若阴谋潜害,言行有亏,忠孝不立,心行邪佞,馅曲诈欺,内无德行,外失威严,则福浅恶逆之人。或三途中世屠刽将兵刑戮之家,岂可洞达天地神祇者哉。当审贤愚,分别仙姿,然后方可受词立誓,依玄科年限,备词心章,取大帅口命。即元始天尊也。次求宗师保举,与度师同坛之宗也。即申三天上相,付下三官府,获其吉报。方择吉日,一依科格,盟天而传。又曰:大凡受持之师,行持半纪,许度五人。一纪之后,度十他法之比,切宜慎之。

  效心盟天

  经曰:至士宝金宝,效心盟天而传。又曰:若有至人质心,依旧格告盟十天,然后而付焉。此所以质心而贵道也。告盟之格,且诸侯公卿欲济世扶危,保镇国祚,受此大法,当以上金一百二十两,五色绫罗各三十六疋,朱砂青丝各十二两,镇信禄米一百二十石,命钱一百二十贯,誓香三十六斤。若士庶欲济度存殁,超升玄祖,当以上金三十六两,五色绫罗各十疋,朱砂青丝各九两,镇信禄米十二石,命钱十二贯,誓香六斤,若肥遁山林,长斋岩谷,修鍊有道之士,当以上金九两,紫罗一端,青丝朱砂各一两,誓香一斤,以案纸一百张代币帛,五方笔墨各一件以代钱米。如无力行道之士,亦可用三分之二,不可缺也。或寒栖之士无力,亦可割发以代金,上告三十二天天帝,以盟十天也。又以五色布三尺六寸,效质心。或刺血以代之,效心五帝,以给玉童玉女也。青丝者以代割发,丹砂者以代刺血。今虽有明质信币,未尝能割发刺血者,大抵质心,要在割一身之肥肉,截九天之灵宝,不以耻痛为念,结万勑因绿,以显精衷,誓不妄传无疑忽之。诚乃其人也,何用世财耳。盖此法祕于上天,其禁至重。至于天人,诣玄都上宫而受传,亦资金宝而受,是以不可轻泄故也。若有道之士,所以法信度法,师当一一具奏天廷,传度按法,应干传用之物,不可私心隐匿。如弟子外惜财货而轻道,内惜肤而耻痛,难苟从质心,道不行,神真不侍经法,传受之后,百魔所败,师弟子俱获深殃,累祖负玄,切宜戒之。如遵科格,则诸天欣庆,群魔束形,万神敬礼。开坛之时,授度之日,自有众真监度,以授于我。道法流行,百魔隐韵。离合自然,呼圣集真,济生度死,积功累德,不日成之。受法之人,要在忠孝君师父母,慈悲幽冥苦爽,心奉三宝,清贞修己,含光默识,密行阴德,一心本末,终不忘信求师匠之微言,笃实任淳而遵守。在品禄无妨于仕君养亲,居山林者无嫌于修鍊形神,乐江湖者无魄于逍遥逸散,务耕耘者不废于农桑稼穑,大隐于行商坐贾者不阻于经营谋运,小隐于医卜工巧者不抑于精专艺业,韬于暗持而必成,显于光耀而必堕,苟奉上忽下,妄佞随势,奸狡多机,轻于易倦,评论端绪,傲慢一切,好华务利,浮浪播美,淫醉贪怒,志行不建之所。若遵教戒,立保升腾,仙阶可跻矣。。此吾门之训,不示凡子,勉守慎,明详于此。

  师曰:凡拜心章,已承上玄之命,许行付度即再用心章,下通于靖中,或高山之上。露章分十天宝券,合同职券,玄都誓券。告盟十天,玄泉芝草,或奇花珍果名香,礼师三十二拜,为表余批报,补受职任,皆在洞视百灵,神朝玉陛而洞明,方能入七经之旨,然后醮谢诸师。或心章已达,玄命许度,立盟结誓,礼师分契已毕,余皆许立上天玄中之师,入七经之道,建坛自度也,不必一一在于度师摄行。又须假世中经师,而达于玄师。是无师不度者经师也,无师不成者玄师也。经师与玄师无异,稍有乖奉,二官奏劾,降职罚算。余如玄宪仙格。受度如毕,即以黄缯九寸,丹书流金鍊身长生灵符,背书九戒,以绛囊盛之,悬映心前。遵持九真大戒,受行法职十戒,十二天人之行,诵灵书歌章万遍,方入七经,后持八纬,必致真人之位。虽功漏不满数合入冥,亦得暂遁太阴,尸解得道,上升仙宫。

  奏格

  玉清,上清,太清,昊天,圣祖,天皇,北极,后土,元天,束极,九幽,十方,诸天尊,朱陵大帝,南极,洞渊,九宸,三十二天,九天帝,束华,五老上帝,西元,都省,灵虚宫,天仙内院,日宫,月府,天呈,五星四曜,五斗,三台,南斗,二十八宿,北斗,南昌,三官,四圣,经籍度师,玄师,天师,监斋。

  申状式

  三真人,妙行真人,三录院,九天,三洞宗坛,三洞宝经,天枢院,天曹,天真皇人,灵宝主帅,十方无极大神,三元道化,东岳,四岳,水府,郑都,十王,都水监,九垒,太岁。

  牒

  九州社令,都大城隍,州城隍,县城隍,靖治官将,灵宝官将,当境,割住居土地司命等神,传度表,青词,缴印单,保举状,监度状,三代立盟状,奏状翻黄倚黄,请醮奏申状,醮关,申发关,表关,词关,醮筵进龙车表,祭将疏,设醮众真献状奉安疏,收补帖。

  传度

  仙诰,三天券,合同券,环二箇,思微版券,告盟十天券谒简三十片,青丝一两,策仗一条,交将帖,戒牒,补职帖。

  保举师状

  保举师具位姓某。

  右据嗣法弟子某人本贯入意投词,乞行保举传度事,契勘某人,律身端谨,慕

  道恪恭,堪受

  灵宝职任。谨具状申

  灵宝大法师某君坛下。伏乞

  法慈,特赐誊奏天廷,依

  科传度,如某人受持之后,或有违盟誓,某甘同俟

  玄宪,伏候

  法旨。

  年 月  日保举师  状。

  监度师状

  监度师具位姓某。

  右据嗣法弟子某人词称本贯,入意乞行监度事,契勘某冲虚,心存利济,堪受

  灵宝法职,合与监度。未敢擅便,谨具状申

  灵宝大法师某君坛下,伏乞法慈,依

  科奏盟,开坛传度,伏候

  法旨。

  年 月  日监度师  状。

  三代出身立盟誓状

  具弟子位姓某。

  今开具三代出身乡贯等于后。

  一本贯某州某县某乡某保某靖焚修。

  一高祖某具生死年月 日 时有官受录,并依实具列。

  高祖妣某氏,曾祖某,曾祖妣某氏,祖某,妣某,父某生死年月日时,母某生死年月日时。

  一某见年月日时生,上属北斗某星主照。

  一某于某年某月 日,就龙虎山正一天师门下,参受某录。

  一某于某年月日,诣某君坛下,传受某法,见今奉行。

  一某四代即不系将帅屠刽之家,及不系十恶五逆之人,亦不犯不忠不孝,不曾经罚。

  一某今来乞传授

  灵宝大法,受持之后,誓愿代

  天行化,修斋立功,普济幽明,保安家

  国。不敢叛道背

  师,始勤终息,轻泄

  祕典,妄传非人,及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傲忽 至真,违越

  科禁。如有似此等罪,甘以身谢

  三官,祸延七祖,一如

  玄科令。

  一某今请到

  保举师某人,监度师某人。

  右谨具如前,如有异同,甘俟

  天宪,谨状。

  年 月  日具位姓某  状。

  投词式

  具法职某。

  右某本贯某州某县某保某靖楚修见年几岁某月日时建生,上属

  北斗某星君主照。伏念夙承

  妙廕,叨处

  玄门,佩

  符录而护命镇身,受

  经法而承流宣化,进修未至,媿及物之无功,蒙昧何知,恐未明于

  玄奥。靖惟寡德,徒玷

  真风,是用斋沐身心,资持香信,躬诣

  度师某君坛下,乞奏授

  上清灵宝大法,经文祕诀,符图印章一宗。誓愿行持章奏,普济幽明,修鍊形神,保安家国,兴利除害,建德立功,不敢怨

  道咎师,始勤终息,经泄祕典,妄示非人。如违殃流一身,祸延七祖,风才刀立考一永失人伦。馑具状拜投

  度师三洞宗师真人某君坛下。伏乞

  师慈俯垂俞允,特赐誊奏

  天廷,依科传度施行,伏候

  法旨。

  年 月  日具位姓某  状。

  奏玉清

  具法位小兆臣姓某。

  右臣不避诛夷,僭干

  天听,深知践越,首丐宽容。臣谨据入词永失人伦事。臣智识凡庸,业行浅薄,未通真奥,安可接人。恩惟

  太上垂科,

  灵文降世,许以汲引后学,继袭

  宗风,所领来词,不容抑绝。谨卜今月某日就某处,冒禁盟天,誊词请

  命,取某日恭依

  科格,开坛传度,谨遵

  师范,付授

  灵文,裂券分环,结盟立誓,至夜修设清醮若干分位,上谢

  天恩,祈奏补某人名衔,及奏请坛额靖名,刊造合用印篆心印,开具式样单子,缴连在前。臣昧死谨录状,上奏

  玉清上帝元始天尊陛下。恭望

  道慈,允臣所奏,特降

  勑命,告下三界十方诸天曹局,阳庭阴治应干合属去处。照应弟子某人,所受法职印式,咸使闻知。即为某赦宥宿愆,削除罪簿,标名玉格,列籍玄都。其或为国为民祈禳请祷,济生度死,修斋立功,应有符檄,关盟所至,悉无阻遏,速获施行。仍乞降赐

  玄元始三气,灵宝妙光,流注某人混元神室之中,即使存念施为,呼吸修用,洞符玄妙,通达

  真灵,无所不度,无所不成。设醮至期,恭俟恩光鉴临醮席,证明修奉。臣凡愚浊质,滥厕仙阶,冒渍

  宸威,罪当万坐。谨具状奏

  闻,伏候

  勑旨。谨状。

  年 月  日具位臣姓某  状。

  奏三清四帝

  并同前奏,于内除三清玄元始三气,一气改之,余外不用。

  奏九幽十方灵宝

  具位小兆臣姓某。

  右臣不避诛夷,入意上谢

  天恩。除具奏

  三天上帝,及关盟

  三界,普告十方外,所奏补某人,见前上奏

  九幽拔罪天尊道前。恭望见前

  伏候

  勑旨。

  年 月  日具位臣姓某 状奏。

  奏南极朱陵

  具位小兆臣姓某。

  右臣不避诛夷,见前至上奏

  南极朱陵大帝,

  太微南极注生大帝御前。恭望

  睿慈,同前至速获施行。仍乞勑降丹天世界,朱陵火府,南昌上宫,受鍊司合干仙官将吏,一合下临某人靖治之中,辅助

  教法,拯济幽冥,使无所不度,无所不成。运念施为,克彰

  灵应。伏候

  勑旨谨状。

  年 月  日具位臣姓某 状奏。

  奏洞渊

  具位小兆臣姓某。

  右臣不避诛夷,见前上奏

  洞渊三昧无量上上太一天君三洞天尊御前。恭望

  睿慈,允臣奏恳,特降

  勑命,告下三界十方,重泉九垒,风梵纲维之境,朔单郁绝之乡,地水职曹冥司去处,照应弟子某。同前

  伏候

  勑旨。

  年 月  日具位臣姓某 状奏。

  奏九宸

  具位小兆臣姓某。

  右臣不避诛夷,同前上奏

  高上神霄玉清真王长生大帝,

  东极青华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