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上清太极真人神仙经

  经名:上清太极真人神仙经。撰人不详,约出于南北期。系纂集早期上清派修行经诀而成。有《服四极云牙上方》、《清灵真人说神宝经》、《太上明堂玄真经》、《上清金阙帝君灵书紫文》、《三元真一经诀》等篇。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正一部。

  上清太极真人神仙经

  太极真人服四极云牙神仙上方

  女弟子魏华存受 清虚真人诀

  真人抱五方元晨之晖,食九霞之精,所以神光内曜,朱华外陈,体生玉映,形与气明,行之十年,四极老人中央元君降下,于子一合乘云驾龙,白日登天。

  昔太极真人西梁子文,奉受太上口诀,千岁五传,不得妄泄。四明科法,依隐书之制,先斋五日乃授,立约唼血,师金环五双,以效天人誓信不宣之券,口诀五双环也。又用青丝五两,云是西梁真人法,南岳夫人说,云阙丝亦可,本经不及故也。

  常以鸡鸣平旦之时,眠坐任意,叩齿九通,乃阴祝曰:

  东方青牙,紫云流霞,三素徘徊,玄霜玉罗,服食晨晖,饮以朝华。祝毕,以舌舐接上脣之外,取津而咽液三十过。行十年,东极老人来至,授子丹青真箓,一合俱升。

  次阴祝曰:

  南方朱丹,霞曜太微,九道绛烟,散布景晖,服食灵晨,饮以丹池。祝毕,以舌舐接下脣之外,取津咽液三十过。行之十年,南极老人来至,授子丹景,一合上升。

  次阴祝曰:

  西方明石,飞霞金液,服食太明,素灵之精,饮以玉醴,神华启灵,使我登虚,上升高清。祝毕,以舌舐上脣之内,取津咽液三十过。行之十年,西极老人来至,授子素符威神之诀,一合俱升。

  次又阴祝曰:

  北方玄滋,庆云启胎,绿灵敷晨,紫盖苍旗,服食月华,饮以琼饴。祝毕,以舌舐下唇之内,取津咽液三十过。行之十年,北极老人来至,授子玄录宝盟,一合上升。

  又阴咒曰:

  戊己之元,黄素五云,四霞紫观,八景九晨,二明激晖,七曜灵尊,和精灌气,服食中元,琳华龙胎,饮以醴泉。祝毕,以舌漱满一口之中,玄膺内外及舌齿之间,上下表裹通匝,取津液随咽之三十过。行之十年,中央元君、上皇玄黄老君来降,授子黄气阳精藏天隐月遁景绿章青要虎书,俱与四老一合上升。

  此玉经上诀,致五老之道,绝谷去尸,面华色童,寒暑不避,灾害无伤,神仙精明,延年进纪,益寿一万年限之期,当得九琳玉液八琼飞清,则合终二景,天地同符。

  此五阴神祝,皆当叩齿九通,亦可常修行之,不必待鸡鸣平旦也。夜半寂体清神,闲静乃可案之。

  守一之家,若闻此道,事速成也。云淡内守,充元咽液,可谓真一者也,自求多福也。致神以六液五气,气液己自修焉,故谓之为自求多福耳。

  若修此道,可食气,若闻饥可食面物,以渐遣谷,不得一日顿弃也。所谓损之又损之,以至于无为矣。

  此虚映之道,自然之功,所谓远取天地之精,近取诸身,此之谓也。云牙者,五老之精气,太极之霞烟,故采晖景之锋,以充六液之和,洞微冥感,万神来降,幽映相求,不唱而应。是以龙吟方渊,故景云落霄,虎啸灵岳,故冲风四振,阳燧昭明而朱火郁起,方诸罕阴而玄流湛溢,自然而然,不觉所测。况学者方柄心注玄,精研道根,秽累豁于胸中,真一存乎三宫,采五晨之散晖,服六醴之霞浆,祝九天之奇宝,吐妙灵之秘言,龙曜发跃,明光七焕,味三华于皓齿,取宝液于唇锋,内鍊六府,开聪彻明,呼吸天元,魂魄鍊形,朝玄使元,以至于灵修。修十年末,乃五神来降,将何足多称哉。猥以女弱,备经上业,微音绝响,不可广告,聊叙其妙,以宣同志,苟修德之不逮者,庶不足以咎毁之矣。

  右南岳魏夫人序出。

  清灵真人说宝神经

  夫注心道真,玄想灵人,冥冥者亦具监其意也。若外难未披,假咏兼存,实复未能回西榆之年,还发于玄童矣。苟躭玄笃志之懃也,纵令牙彫面皱,项生素华者,我道能变之为婴,在须臾之间耳。但问志之何如,亦老少之学无所在也,吾往即其人也。

  太上玄真上经

  东卿司命君曰:先师王君,昔见授《太上明堂玄真上经》,清斋休粮,存日月在口中,昼存日,夜存月,令大如环。日赤色,有紫光九芒;月黄色,有白光十芒。存咽服光芒之液,常密行之无数。若不修存,令日月还住面明堂中,日居于左,月居于右,令其二景与目瞳合气相通也。此道以摄运生精,理和魂神,六丁奉侍,天兵卫护,此乃上真之道也。其《太上玄真经》,先盟而后行,行之然后始可得闻玉珮金珰之道耳。

  昔季伟思和长斋三年,诚竭单思,乃能得之于是神光映身,然后受书耳。此玄真之道,要而不烦,吾常宝祕,藏之囊肘,故以相示有慎密者也。明堂玄真自有经,经亦少少耳。大都口诀正如此而行之。季伟亦不得经,但按此而行,始乃得经耳。尔欲得,可就伟取经。玉佩隐书,非伟所见耳。

  服仙药,当向本命,服毕,勿即道死丧凶事,犯伤胎神,徒服元益。夜行及冥卧,心中恐者,存日月还入明堂中,须臾百邪自灭。山居常尔为佳。

  道日,常以手按两眉后小穴中三九过,又以手心及指摩两目颧上,以手拢耳行三十过,摩唯令数无时节也。毕,辄以手逆按乘额三九过,从眉中始,乃上行入发际中,口旁咽液多少无数也。如此常行,目日清明,一年可夜书。亦可于人中密为之,勿语其状。

  眉后小穴中,为上元六合之府,主化生眼晖,和莹精光,长珠彻童,保鍊目神,是真人坐起之上道也。一名曰真人常居内经。真人喭曰:子欲夜书,当修常居矣。真人所以能傍观四达,使八遐照朗者,寔皇帝君之数明也。

  目下颧上,是决明保室归婴至道,以手耳行者,深明映之术也。于是理开血散,皱兆不生,目华玄照,和精神盈矣。夫人之将老,鲜不先始于耳目也。又老形兆,亦发始于目际之左右也。

  以手乘额上,内赤子、日月双明,上元懽喜,三元始眉,数毕乃止。此所谓手朝三元固脑坚发之道也。头四面,以两手乘之,顺发就结,唯令多也。于是头血流散,风湿不凝。都毕,以手按目四眦二九,觉令见光分明,是验眼神之道。久为之,得见百灵。

  求道之法,要令目清耳聪,为事主也。且耳目者,是寻真之梯级,综灵之门户,得失系之而立,存亡须之而辩也。今抄经相示,亦可施而用之也。

  服□饭者,百害不能伤,疾病不能干,去诸思念,绝灭三尸,耳目聪明,行步轻腾,十年之后,青精之神给以使令,坐在立亡,能隐化遁变,招致风云。凶年无谷,穷不能得者,单服南烛,和茯苓,或和蜜,南烛杂松柏叶。会日相叅,非但须谷也,但当不得名作□饭。皆宜参以吐纳咽液,以和荣卫,常当如此。□饭须云芽之用,云芽不须□饭。而行事若众,和用古秤者,日可服二合半耳。若服之不患多,唯患不可供足,故以二合半为限节耳。初就服药,不便断谷也。此上仙之名方,去食者之奇道也。

  《大洞真经》,乃中央黄老君之宝书,非至名上真之道士者,得见其篇目章条者也。真仙之中,亦乃有不闻此书者矣。初限令一百年乃得一出,传可成之人而谨慎者。却后计数足三百年、五百年后,复敢再授一人,正复得三授而已。年限按盟制,得其人谓授耳。非年限轻传,泄违盟,非其人及宣泄天文,皆罪入地狱。

  《太上郁仪文结璘章》,乃太上玉帝君之灵祕宝篇也,藏之于九天之房丹瑶之室,非勤心好真,宿有飞玄天仙之骨录者,莫得而见闻也。其篇目皆不可妄言称及。妄言称及四犯考者,三官天地不赦也。初亦令三百年得传一人,却后七百年乃复得一人,一人正得再授耳。以年限按誓信,得其人谓是授耳。非年限轻传,泄违盟,非其人乃为宣泄天文耳。凡发宣天书,皆死为下鬼,三祖受考,生遇酷刑,火烧兵戮。玄中之科,太上法誓,玉童司察验而速之。子其慎祸,祸及子先祖之父母。非年限足,虽遇仙人者,皆当闭口,闭口之人自得远也。《大洞真经》限计五百年,得授三人,不得复传。

  《太上郁仪结璘文章》限计七百年,得授二人,过二人不得复传。非应所得人,不得妄言其人,不得妄说篇目。说则为泄。

  《太上郁仪结璘文章》,以致于日月之精神,上奔日月,通天光,飞空之道也。皆乘云车羽盖,驾命群龙,而上升皇天紫庭也。

  《大洞真经》,以致于朝灵之道,招神成真人之法也。乘云驾龙,腾跃玄虚,衣绣羽,佩金真玉光,逍遥太霞,上升于九霄矣。此之真书,天帝之祕要,微乎妙矣。

  其太素真人,犹隐其篇目。但谩之二事者,是祕之也。何况世人,而令知其甲乙乎。有相遇而得之者,至诚好事,仍事为之。为之皆斋,别有事旨,故不一二。

  《大洞真经》,有泄之者,玄中科即减一经,玉童玉女各减一人。三泄之,身死矣,不得复成仙人也。

  《太上郁仪文结璘章》,若有泄之者,减玉童玉女各十人,文即中失而还上天也。若再泄者,身死,不得复学道,终不成仙人也。若泄言妄说篇目,皆受考于三官,师当因缘去世之日,或归反阴除尸绝迹藏变之时。要当有所授,若元其人,乃自随耳。

  若有受者,皆以青金、丹丝之,为誓天地泄宣之盟约,乃得出之。师随事上闻,而有奏日月也。不从科条,皆为泄妄传。峨眉山北洞中石室户枢,刻石书字曰:郁仪引日精,结璘致月神,得道为上宫,位称大夫真人。凡二十字。下仙读此刻书,甚自不解,其意义是何等事也。如此仙人自有不见其篇目者多矣。

  上清金阙帝君灵书紫文

  用事目如左

  灵书紫文采吞日气之法一;

  灵书紫文太微服日气开明灵符二;

  灵书紫文采服月精之法三;

  灵书紫文服太玄阴生符四;

  灵书紫文拘三魂之法五;

  灵书紫文制七魄之法六;

  灵书紫文服天皇象符七。

  右七事,朱墨二色书,并是真经言,一无增损。

  灵书紫文采吞日气之法一

  上清金阙灵书紫文采服飞根吞日气之法,昔受之于太微天帝君,一名赤丹金精石景水母之经也。当常思见日初出之时,乃对日东向叩齿九通毕,心中阴祝,呼日魂之名、日中五帝之字曰:日魂珠景照韬绿映回霞赤童玄炎飚像。凡心祝呼此十六字毕,仍瞑目握固,存见日中五色流霞,皆来接一身,下至两足。又存令五气上至头顶,于是日光流霞五色,俱来入口中。又日光霞之中,自复有紫气大如瞳者数十,辉焕在五光之中,名之曰飞根水母也。并俱与五气来入口中,向日吞霞,作四十五咽气。咽气毕,又咽液九过毕,又叩齿九通,微祝曰:

  赤炉丹气,员天育精,刚以受柔,炎水阴英,日辰元景,号曰太明,八九阳化,二烟俱生,凝魂和魄,五气之精,中生五帝,乘光御形,采飞以虚,掇根得盈,首巾龙华,披朱带青,辔乌流玄,霞映上清,赐书玉简,虚阁刻名,服食朝华,与真合灵,谒仙太微,上得紫庭。祝毕,向日再拜。

  真仙中万人以上,无有一人知日魂之名者矣。此道玄妙,非血食臭骸可得听闻者也。天阴无日,可于室中所卧洁盛处,存而为之。清修道士,精通上感者,都可不得见日而修之。若道士休粮山林,长斋五岳,绝尘人间,远思清真者,得日日服日根之霞,吞太阳之精,则立觉体生玉泽,面有流光也。如其外累人事,未获静形,浮游世路,心拘禁约者,要以月朔、月三日、月五日、月七日、月九日、月十三日、十五日、十七日、十九日、二十五日,按而为之。如上法,一月之中十过也。此日是日魂下接,飞根盈满,水母群梦之时也。行之十八年,上清当鍊以金真,莹以玉光,位为真仙,飞行太空,乘华三素,以行天下。

  灵书紫文太微服日气开明灵符二

  (原缺符)

  右月晦夜半朱书青纸上,东向吞之,以先告日魂也。临服符时,闭气,左手执符,心祝曰:

  太微丹书,名曰开明,致日上魂,来化我形,平日严装,发自圆庭,飞华水母,日根金精,紫映流光,号为五灵。祝毕,乃服符。

  灵书紫文采服月精之法三

  上清金阙灵书紫文采服阴华吞月精之法,昔受之于太微天帝君,一名黄气阳精藏天隐月之经也。当思见月初出之时,乃对月西向叩齿十通毕,心中隐祝,呼月魂之名、月中五夫人之字曰:月魂暧萧芬豔翳寥婉虚灵兰郁华结翘渟金清营炅容台标。凡心祝呼此二十四字毕,仍瞑目握固,存见月中五色流精,皆来接一身,下至两足。又存令五气上至头顶,于是月光流精五色,俱来入口中。又月光精之中,自复有黄气大如目瞳者,累重数十,相随在月精光五色之中,名曰飞黄月华之精也。并俱与五气来入口中,向月吞精作五十咽。咽炁毕,又咽液十过毕,又叩齿十通,微祝曰:

  黄清玄晖,元阴上气,散蔚寒飚,条云敛胃,虚彼兰颖,挺濯渟器,月精夜景,玄宫上贵,五君夫人,名保母位,赤子飞入,婴儿续至,回阴三合,光玄万方,和魂制魄,五胎流通,乘霞飞精,逸虚于东,首结灵云,景华招风,左佩龙符,右要虎章,凤羽朱帔,玉珮金珰,骞树结阿,号曰木王,神蟇控根,有充明精,内映玄水,吐梁赐书,玉札刻名,云房服食,日月精华,与真合同,飞仙紫微,上朝太皇。祝毕,向月再拜。存日月,坐立任所便耳。

  仙官之中,无有一人知月魂之名者矣。其真人当时有知之者耳。天阴无月,可于室中为之,施行要诀如服日光法。夕夕服之,则立觉体生光照,目有飞精也。要法月二日、四日、六日、八日、十日、十六日、十八日、二十日、二十二日、二十四日,一月之中十过,亦足成仙也。此日之夕,阴精飞合,三气盈溢,月水结华,黄神下接之时也。行之十八年,上清当鍊魂易魄,映以玉光,乘玄辔景,飞行太空。

  灵书紫文服太玄阴生符四(原缺符)

  右月晦夜半黄书青纸上,东向服之,先以告月魂也。是时当先服开明符也。临服月符,闭气,右手执符,心祝曰:

  紫微黄书,名曰太玄,致月华水,养魄和魂,方中严事,发自玄关,藏天隐月,五灵夫人,飞光九道,映朗泥丸。祝毕,乃服符。

  太微灵书紫文拘三魂之法五

  月三日、月十三日、月二十三日夕,是此时也,三魂不定,〔爽灵〕#1浮游,胎光放形,幽精扰唤。其爽灵、胎光、幽精三君,是三魂之神名也。其夕皆奔身游遨,飘逝本室,或为他魂外鬼所见留制,或为魅物所得收录,或不得还反,离形放质,或犯于外魂,二气共战,皆躁竞赤子,使为他念,去来无形,心悲意闷也。道士皆当拘而制之,使无游逸矣。

  拘留之法,当安眠正卧,去枕伸足,交手心上,瞑目闭气三息,叩齿三通,存心中有赤气如鸡子,从内仰上出于目中,出外赤气转大,烧身,使匝一身,令其内外洞彻,有如然炭之状,都毕矣。其时当觉身中小热,乃叩齿三通毕,即存三魂名字:胎光、爽灵、幽精,三神急住。因微祝曰:

  太微玄宫,中黄始青,内鍊三魂,胎光安宁,神宝玉室,与我俱生,不得妄动,鉴者太灵,若欲飞行,唯得诣太极上清,若欲饥渴,唯得饮徊水玉精。

  太微灵书紫文制七魄之法六

  月朔、月望、月晦之夕,是此时也,七魄流荡,游走秽浊,或交通血食,往鬼来魅;或与死尸相关入;或淫赤子,聚奸伐宅;或言人之罪,诣三官河伯,或变为魍魉,使人厌魅;或将鬼入〔身〕,呼邪杀质。诸残病生人,皆魄之罪,乐人之死,皆魄之性,欲人之败,皆魄之疾。道士当制而厉之,陈而变之,御而正之,摄而威之。

  其第一魄名尸狗,其第二魄名伏矢,其第三魄名雀阴,其第四魄名吞贼,其第五魄名非毒,其第六魄名除秽,其第七魄名臭肺。

  此皆七魄之名也,身中之浊鬼也。制检之法,当正卧,去枕伸足,两手掌心掩两耳,指端相接交项中,闭息七通,存鼻端有白气如小豆,须央渐大,以冠身九重,下至两足,上至头上。头上既毕,于是白气忽又变成天兽,使两青龙在两目中,两白虎在两鼻孔中,皆向外,在心上向人口,苍龟在左足下,灵蛇在右足下。两耳中有玉女,著玄锦衣,当耳门,两手各把火光。良久都毕,又咽液七过,叩齿七通,呼七魄名毕,乃祝曰:

  素气九回,制魄除凶,天兽守门,娇女执关,鍊魄和柔,与我相安,不得妄动,看察形源,若汝饥渴,听饮月黄日丹。

  于是七魄内闭,相守受制。若常行之,则魄浊下消,反善合形,上和三宫,与元合灵。一人一身有三元宫神,命门有玄阙太君,及三魂之神,合有七神,皆在形中,欲令人长生,仁慈大吉之君也。其七魄亦受生于一身,而与身为攻伐之贼,故当制之。道士徒知求仙之方,而不知制魄之道,亦不免于徒劳。

  其三元宫所在:其上元宫,泥丸中也,其神赤子,〔字〕#2三元先,一名帝卿;其中元宫,绛房中心是也,其神真人,字子南丹,一名中光坚;其下元丹田宫,脐下三寸是也,其神婴儿,字符阳子,一名谷下玄。此三一之神矣。欲拘制魂魄之时,皆先阴呼其名,存三神皆玉色金光,有婴儿之貌,上中二元皆赤衣,下元黄衣,头如婴儿始生之状也。若行道服气之时,亦当存呼名字。

  命门,脐也。玄阙,是始生胞肠之通路也。其中有生宫,宫内有大君,名桃孩,字合延,著朱巾紫容冠,坐当命门,其三魂神侍侧焉。大君常手执天皇象符,以合注元气,补胎反胞。暮卧,先闭气二十四息,乃心祝大神名三通,咽液五十过,三叩齿,祝曰:

  胎灵大神,皇象天君,手执胞符,首巾紫冠,黄回赤转,上精命门,化神反生,六合相因,形骸光泽,玉女栖身。

  常能行之一十八年,大君将能左激三田,右御三气,田化成飞舆,气化成玄龙,仰役二十四神,俯使魂灵,呼阳官六甲,召阴官六丁,千乘万骑,白日升天。此皆桃君之感致也。其道虽小,亦有可观。

  灵紫文服天玄象符七(原缺符)

  右天皇象符,以付生官大神桃孩合延,合元上气,理胞运精。朱书青纸,月旦、月望夜半,北向服之。以左手执符,闭气,心祝曰:

  天帝玄书,皇象灵符,以合元气,运精反胞,万年婴孩,飞倦天枢,生宫大神,披丹建朱,首戴紫冠,与我同谋。祝毕,乃服符,又起再拜。服符之时,于所寝牀上也。

  若道士有行还精之道,回黄转赤,朝精灌命,注津溉液,使男女共丹,面生玉泽者,宜知大君之名,要服天皇象符,以至不老矣。若徒行事而不知神名,还精而不知服符,不见其祝说,不测其宫府所住者,虽获千岁之寿,故自归尸于太阴,徒积历纪之生,故应还骨于三官也。

  道士若卧及暮,存思大君,为祝说之法,朔望服符,以运胎精之益者,如此亦成仙人,可不烦男女还补之术也。然御女以要飞腾,徊气以求天仙,崄戏甚于水火,杀伐速于斧釿,自非灰心抱一之人,殆不以此取丧失者也。若中才而欲行之,所谓吞剑而欲使喉咽不伤者,岂可得邪。

  生宫大神君,忌人食生血,忌烧六畜毛,忌烧胡蒜皮叶,及诸荤菜之辈,皆伐乱胎气,臭伤婴神,慎之。

  三元真经诀(原缺符)

  右太极宝章,正旦青书,北向再拜服之,乃念三元之真。

  三元真符,八节旦始服,一十六日止。向王存三宫神,执符,祝曰:

  赤子凝天,填我泥丸,真人神珠,守藏卫身,婴兄始精,通利生津。今日上元中元下元,服符命真。服竟,再拜。

  真一经口诀

  八节各十六日服符。正月旦,青书服宝章符。

  两眉间下高一寸,却入骨三分,左为绛台青房,右为黄阙紫户。又入七分为明堂宫,三神皆坐向外,著绿锦衣。又入方寸,为绛房宫,己魂神,皆赤绣衣。又入方寸,为泥丸宫。心中央方寸,为绛宫。脐中央下去二寸五分,即在下寸入皮三寸,即在里寸方寸,为丹田宫。

  右头中台阙、明堂、洞房、泥丸宫,及心、脐下丹田处所。

  道士坐卧行步饮食,忧乐瞩目,皆当存一也。存神并如始生婴儿之形,皆令髣髴在于宫中也。存法髣髴台阙各有一神,衣服法于台阙之中也。次存明堂三神,洞房己魂形。次存泥丸、心中绛宫、脐下丹田宫,宫中皆有紫青绛三气杳烟也。存泥丸宫紫气中,有北斗七星复斗,以杓指前,斗下青绛二气中,左为赤子,右为帝卿,皆绣华衣。又存心中三气烟中,左神珠,右辅皇,皆朱锦华衣。又存脐下丹田三气中,左为婴儿,右为弼卿,皆黄绣罗衣。又常以夜半时,随月建存之毕,仍又存泥丸宫紫气,从眉间出,如筋大,直上冲天,光映九万里,心存有九万耳,皆数此。次存心中朱烟,从心前凹中出,如筋大,直上冲天,光映三万里气,令在向紫气之内。次存脐下丹田白气,从脐中出,如筋大,直上冲天,光映七万里气,又令在朱烟内,光杂朱紫白三气映。存朱紫白三五弥漫,合映分明。毕,乃祝曰:

  紫户青房,有二大神,平静法王,正心切方,手把流铃,身生风云,侠卫真道,不听外前,使我思感,通利灵关,出入竟利,上登九门,即见九真,太上之尊。〔毕〕#3,仍怳焉忘身而卧,闭目存神也。如此三月,即神气来降,见形于子,子当求飞仙矣。

  存真守一之法,衣履不得假人,又不得与同寝也。若存一之时,皆须升历,常知天上斗之所指也。

  立春日夜半时,东向坐,闭气九息,咽液三十五过,存天上北斗七星冉冉来下,比至我头顶,斗星大小任意怳怳,魁斗盖我顶上,杓指前,光明焕焕。乃按常存宫神分明竟,唯不见气冲天。乃祝紫户青房如常法。良久,三宫各一帝神,忽变出,入我顶上斗中;须臾,三宫中各一卿神,又变出,入顶上。斗魁中六神,依次序各相扶鴈行,随面前星纲,行至前天关星上,俱转向我口。良久,我乃噏一气,上元二神从气来入口,还泥丸宫中;我又噏一气,中元二神来入口,还下丹田宫。存毕,祝曰:

  五方命斗,神致七星,三尊凝化,上招紫灵,六神徘徊,三官丹城,玄通太帝,下洞黄宁,天真保卫,召引六丁,神仙同符,乘烟三清,四体坚鍊,五藏自生。毕,怳焉忘身而卧。

  始自立春八日夜为之。立夏日夜半时南向坐存,立秋日夜半时西向坐存,立冬日夜半时北向坐存。

  右三元四立守一,各八日夜,存思法皆效立春存思也。

  春分日夜半时,东向坐,闭气九息,咽液三十过,存天上北斗阳明星中,有紫气如弦,直下注灌我身,乃按常存思竟,次祝紫户青房法。次存见洞房宫中有己魂服色,次存泥丸宫中有复北斗,斗下二神及心脐二宫,合六神,及己魂复斗,皆怳焉变出于我前。三帝在前,己魂处中央,三卿在后,合七神,共乘泥丸复斗,以七星各对一神顶指上,从阳明下紫气中,浮斗登入天上阳明星中,怳惚存在紫宫之中,七神相次而坐,各吞紫气三十过,己魂兼咽之,良久,七神共乘复斗,缘紫气下,恍焉各还宫中,分明乃祝曰:

  三尊上真,太玄高神,阳明主春,万童开门,丹元主夏,朱紫合烟,阴精主秋,天威六陈,北极主冬,斩邪塞奸,五土秉壬,戊己天关,所摧皆灭,所向莫干,鍊我七魄,和我三魂,生我五藏,使我得真,登飞上清,浮景七元,长生慎往,啸命千神。毕,当恍焉寝息,存念之也。

  夏至日夜半,南向存丹元星紫气下注我身,存七神乘斗,登入北极星也。

  右四节及土王,为五斗三一,各八日夜存思。思神祝说,并效春分之日也。唯精心注念矣。

  月取上建日,平旦向月建,按常存毕,三宫六神,忽变出于我前,心三拜之,祝曰:

  天尊三帝,守某命门,出游灵中,六气玄分,养我五神,正我三魂,五脏自生,长生飞仙。毕,存神恍还三宫中,咽液三十过。

  月取一除日,夜仰观北斗辅星,临目存见三宫六神,从辅星中出直下,入我三宫中,仍还卧存念之,祝曰:

  太上天转,五帝所游,三卿扶卫,与真合俱,下入我身,安寂坐无,吐精灌形,魂魄和濡,使我飞仙,云车行浮。〔毕〕#4,咽液三十七过。

  月取一开日,夜半时,东向散发梳,梳竟结之,祝曰:

  上元三真,真中婴儿,散发开烟,上通天台,泥丸坚凝,与天同时,使我飞仙,交行洞台。〔毕〕#5,咽液十九过,恍焉而卧,存三宫六神、洞房中己魂,各嘘气三十过,令满宫中也。

  每临食馔之时,皆当临目叩齿三通,又存三宫六神忽焉而出。先饮食毕,又存还三宫中。祝曰:

  百谷入胃,与神合气,气填血液,尸邪亡坠,飞登金阙,长生天地,役使六丁,灵童奉卫。毕,乃自食也。

  每梳头之时,皆当向王,结发竟,叩齿三通,祝曰:

  泥丸玄华,保精长存,左为隐月,右为日根,六合清鍊,百神受恩。〔毕〕#6,咽液三过,更以栉反复左右数梳结,前后数十过。

  几月旦,皆当沐浴,令数乘真气也。俗用桃白皮八两,竹叶二十两。

  右用水一斛二斗煮,适寒温以浴,不以沐也。真人降于世间,反于天上,亦常#7用此以浴也。

  上清太极真人神仙经竟

  #1‘爽灵’二字据前后文义补。

  #2‘字’字据前后文义补。

  #3#4#5#6‘毕’字据前后文义补。

  #7‘常’字原误作‘尚’,据《西王母宝神起居经》改。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1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