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公防遗鼠,忠恕称猫。

  《仙传拾遗》:唐公防师李八百,得其神丹,遂举家技宅升天,难犬皆去。唯鼠空中自堕肠出,一月三易其肠。今山下有拖肠鼠,束广微所谓唐鼠也。

  《志林》:郭恕字忠恕,周广顺中为《周易》博士,贬干州司户,秩满遂不复仕,多进岐、雍、京、洛问。纵酒,逢人无贵贱,常口称描。遇山水佳处,辄绝粮不食。盛夏曝日中,体不沾汗。穷冬大寒,凿河冰而浴,傍冰皆释。复卒,葬于道傍。及改葬,视之空空如蝉蜕焉。

  赵熙救惠,董奉活燮。

  《真诰》:赵熙汉时为幽州刺史,能济贫人,于河中救王惠等于诛族数十事,其身得诣朱陵,而子孙并在洞天中。

  《神仙传》:董奉字君异。时杜燮为交州刺史,得毒病死三日,奉时在南方,往以三圆药纳。中。食顷,燮开目动手足,颜色还故,半日能起坐,遂活人。问其故,曰:初见赤衣史追云:董真君有命。遂得回耳。

  郃公观像,曹王出猎。

  《广记》:杜那公综幼时尝至昭应县,与常儿戏于野外,有一道士独呼综,以手摩掌曰:郎君动读书,勿与诸儿戏。指其观曰:吾居此,颇能相访否。既去,综即诣之,见荒村古观,锋然一殿存焉,内有老君像。初,道士半面紫黑色,至是详观,颇类向者所见之道士也,乃半面为漏雨所淋也。

  《原化记》:唐曹王贬衡州,时有张山人,仗衍之士也,王尝出猎,得鹿十头,围已合,失之,不知其处。召山人问之,山人曰:此是衍者所隐耳。遂索水以衍禁之,俄于水中见一道士,长才及寸,负囊杖而行,王问山人曰:可追否。曰:可。王令追之,道士笑而来。王问鹿何在,道士曰:向见鹿即死,故哀而隐之,今在山侧。王遣人视之,皆隐于小坡而不动,王笑而遣之。

  童子回舟,老爷负岌。

  《稽神录》:姿源公山二洞有穴如井,咸通末有郑道士以绳锤下百余丈,傍有光,往视之,路穷阻水,膈岸有花木,二道士对棋。使一童子刺舟而至,问欲渡否,答曰:当还。童子回舟而去,郑复锤而出。明日井中有石苟塞其口,自是无入者。

  《幽怪录》:侯通剑门外见四黄石,大如斗,收之皆化为金,适货财百万,市美妾百余人,大第良田甚多。忽一老翁负茨曰:吾来求君偿债,将我金去,不记忆乎。尽取适仗妄投于茨,亦不觉窄,须突已失所在。后数年,见老翁携侠行,问之,者笑不言,逼之,又失所在。

  子阳桃皮,田鸾柏叶。

  《真诰》:黄子阳,魏人也,少知长生之妙,入博落山中学道九十馀年,但食桃皮,饮石中黄水。后遇司马季主,遂得度世。

  《广记》:田鸾入华山,遇异人指柏木示之曰:此长生药也,何求于远。鸾归服柏叶数年,自觉身轻。一夕梦神仙持节相引入洞,众仙皆曰:服柏仙人来,勒名上清玉策金字。复告之曰:尔且止于人问,候有位即召。遂悟。自后隐于嵩阳,百二十三岁少容。

  三洞羣仙录卷之九竟

  #1‘担’字原作‘檐’,据《重刊道藏辑要》(下简称《辑要》本)改。

  #2‘饥’字原作‘肌’,据《辑要》本改。

  三洞羣仙录卷之十

  正一道士陈葆光撰集

  郭无四壁,刘有二困。

  《真境录》:郭文字文举,尝于华阴山石室中得神虎内真紫元丹章,值晋室衰,乃负茨入余杭大涤山,伐木倚林苦复为舍,不置四壁,葛裘鹿巾,区种菽麦,及探答以贸盐酪。或余食,即施贫者。干符中,封灵曜真君,山中遗迹甚多。

  《晋逸史》:刘鳞之字子骥,少尚质素,虚退寡欲,不修仪操,人莫知之。好游山泽,志在逐逸。尝探药至衡山,深入忘返,见有一涧水,水南有二石困,一困闭,一困开,深广不得过。欲还,失道,遇伐薪人问径,仅得还家。或说困中皆仙灵方药诸维物,鳞之欲更寻索,终不知处也。

  孝成束带,自然纶巾。

  《丹台新录》:梁谌字孝成。谌好乐仙道,年十七为道士,即持斋诵经,广建功德,济诸苦厄,视地而履,恐伤含气,有乌兽当衢,每下路避之,见人卑恭泊然虚静。一旦谓弟子王子年曰:吾属良友待我于南津,当往彼,尔可知之。乃束带南出。子年随之,惟觉云气郁郁,絃复林谷。良久,谌忽踊身腾云,倏已不见,遥闻鼓吹之音而已。

  《本朝蒙求》:赵自然,太平州人,梦一人给巾素抱,须发斑白,自云姓阴,引之登山,曰:汝有道气。教以辟谷法,乃出青柏枝令啗?梦中食之,及觉遂不食。

  青巾佳客,白衣老人。

  《神仙传》:陈希夷先生一日谓门人贾升曰:今日有佳客至,速报。少顷一人衣褐青巾如门,贾走报,其人已行。贾逐之,见一老人衣鹿皮,贾问:前老人去远否。老人曰:此是神仙李八百,动则八百里。而鹿皮老人亦不见。先生曰:老人者,乃太清得道白庇先生也,今既不见,鹿皮者又去,吾不可久留。乃返真。

  《汉武传》:武帝出道岱山,通一白衣老人耳耸于顶,发垂于肩,头有数尺之光,帝异而问之,老人曰:予闻禽山有莒蒲一寸九节,服之长生。遂不见。帝曰:此乃岳神也。时王兴闻之,服莒蒲得仙。

  邓丹一斗,群药千缙。

  《续仙传》:处州松阳乃张天师修真之所,邓去奢慕前人之迸,结菴以居,朝夕焚修。山南有一巨石,尝坐其上,感神人告之曰:天师丹剑在此石下,可以取之,师曰:此石天设,非人力可加。神人曰:动修不怠,丹剑可致。师如其言,不三年神人送丹一斗,剑一。,师后施丹治病,功成上升。

  又卖药翁,莫知其姓名,常提一大葫芦卖药,人以疾苦求药,得钱不得钱悉与之,无不神验。或戏问之:有大还丹否。曰!有一粒,厌直千婚。人皆笑之,以为风狂。后于长安卖药,枓擞其葫芦已空,只余一粒安于掌中,曰:百年卖药,无一人买者,深可哀哉,今当自喫。药方入。足下五色云生,腾空而去。

  铜牌志鹿,金盆射鹊。

  《高道传》:明皇狩于咸阳,获大鹿,命庖人欲烹之,张果奏曰:此仙庇也,已满千岁。昔汉武元狩五年,臣曾侍从畋之,于上林获此鹿,乃放之,时以铜牌志于左角。遂命验之,果然有铜牌二寸许,但文字彫暗耳。

  又轩辕集,宣宗尝召入,问长生可政乎,集曰:绝声色,薄滋味,哀乐一致,德施无偏,自然与天地合德,日月齐明,虽尧舜禹汤之道自可致,况长生久视乎。及退,又以金盆复白鹊试之,时集方休于馆,谓中人曰:皇帝安能更令老夫射复乎。中人不论其意。上复令速至,集才及玉陛,谓上曰:盆下白鹊宜放之。上大笑。

  李明合丹,伯真采药。

  《茅山记》:李明长官避世不仕,隐句曲郁冈山,合丹丹成而升玄洲,除大卿之任,至今旧迩坛井存焉。

  《真诰》:姜伯真入猛山中行道探药,奄遇仙人,令伯真平倚日中,其影偏,仙人曰:子知道之贵而笃志学之,不知不正为失,君欲使心正,常以日出时错手著两肩上,以日当心,觉腹煖则心正矣,常行之为佳。

  葛氏蛟帐,女娲云幕。

  《祖异志》:九夷山樵者妇诸葛氏,感时疾数日,起白舅姑曰:新妇不唯疾平,复且得仙矣。俄出门,乘云而去。又数日复回,云天上楼观皆碧玉碾成,窗户悉以珠密缀蛟丝帐幔,五色相照,行空明中,燃不死之香。我今暂来相看。俄有五色车驾,双龙力士御之,女童为从,妇乘之冉冉而去。

  《事始》云:女娲氏作云幕,又炼五色石以补天。

  刘安鸡犬,静之龟鹤。

  《续仙传》:刘安即汉高祖之孙也。安好神仙,炼大丹,丹成乃去。时人传云:安临去时有余药在器内,置于庭中,鸡犬舐啄,尽得升天。故人云:鸡呜天上,犬吠云中。

  《列仙传》:萧静之绝粒学道,一日掘地得一物似人手,即时食之,遇一毕人告之曰:子铃饵仙药矣,子所食者肉芝也,得肉芝食者寿齐龟鹤,宜隐山林以期至道。遂遁去。

  德休霹雳,王兴云车。

  《神仙传》:曹德休自言从束海青屿山来,游于江西,人见之三十馀年,颜貌不改,有疾者以符药救之无不愈。有一女年二十余,将聘于人,忽有邪物所魅,百方治之益甚。其父诣德休,具陈病状,德休曰:汝家居近山汉有潭穴,汝女春月闲步溪侧,为蛟所窥,以拘摄精魂入其穴矣,可将吾一符投于潭中,少顷有验。投符后,忽见潭水翻涌,水中霹雳声,须臾有一物浮出,长二丈余,形如乌蛇,头若大杓,已劈死矣。女病亦寻愈。

  《王氏神仙传》:王兴,蜀人,昔为蒲江主簿,而境有灵边,兴喜之,遂去官,隐于山中九年。忽见洞中琼花吐艳,金蟾跳跃,遂入洞中,得仙丹服之,即时乘云车上升。今人以洞号主簿治,自此始也。

  浮胡白豹,雷公黄蛇。

  《神仙传》:施存真人号浮胡先生,师黄芦子,得《三皇内文》驱策虎豹之衍,隐衡岳石室山,每跨白豹出入,晋元康间白日腾升。

  《广异记》:武胜之尝于江滩见雷公逐一黄蛇,或以石投之,铿然有声,雷公飞去,得一铜剑,有文云:许旌阳真君斩蛟第三剑。

  无竞怀果,孙钟设瓜。

  《青琐》:李无竞入都调官,至朱迁镇,有丐者喧争于路,一妪曰:我终身乞丐聚得少金,此子贷去不偿。无竞取金如所逍数与丐者,谢曰:吾实逍其钱,君行路人能偿之,又解其国,何以报德,吾家在隆和,曲筠栅青帘乃所居也,子能访我否。无竞异之,即往焉。入门见数丐者拥鑪共火,喜见于色,命坐,具小酌。无竞颇疑其人,终不饮,但濡脣而已。时大寒,盘中皆夏果,取小御桃三枚怀归。丐者以诗送曰:君子多疑即多误,世人无信即无诚。吾家路径平如砥,何事夫君不肯行。无竞至邸取桃视之,乃紫金也。后琢其金为酒器,年七十面色红润,岂酒濡脣之力乎。

  《幽冥录》:孙钟少时家贫,种瓜瓜熟,府三人来乞瓜,钟为设瓜,曰:我司命也。化白鹤飞去。

  陵阳沆淦,曼卿流霞。

  《列仙传》:陵阳子春食朝霞,夏食沆淦。是夜半天地玄黄之气也,霞日初出,青黄气即朝霞也。

  《抱朴子》:项曼卿,河东蒲圾人,入山修道,一日有仙人来迎,到天上见紫府金林玉几,仙人饮以流霞一杯,辄不饥渴。忽思家,为帝所斥,遂还河东,呼为斥仙人。

  明皇紫云,元之绛雪。

  《宣室志》:唐明皇梦仙子十余辈御卿云下,列于庭,各执乐器而奏之,其度曲清越,殆非人世也。及乐阕,有一仙子前而言曰:阶下知此乐乎,此神仙紫云曲也,今传授陛下,为唐正始音。明皇甚喜,即传教焉。及寤,以玉笛吹,令习之,尽得其节奏。

  《仙传拾遗》:申元之,不知何许人,开元中诏至上都开元观,恩渥愈厚。明皇与论道,动移晷刻。尝命赵云容侍元之茶药,意甚恭恪。乘闲乞药少许以延其生,元之曰:我无所惜,但尔不久处世耳。愈切恳告,乃与绛雪丹一粒,曰:服此丹死叉不坏,但能大其棺,广其穴,含以珠玉,疏而有风,魂不荡空,魄不沦翳,百年外可以复生。此为太阴炼形之道。后云容从幸东洛,病于兰官,得以此事白于贵妃,如其所谓。

  道元观灯,知微阮月。

  《仙传拾遣》:叶法善天师字道元,开元初正月望夜,明皇移仗上阳宫以观灯焉,尚方匠毛顺心结䌽楼三十余问,金翠珠玉问河其内,楼高百五十尺,微风所动,铿然成韵。以灯为龙凤璃豹腾掷之状,似非人力。上见大悦,师曰:影灯之盛固无比矣,然西京今夕之灯亦以如此,适自彼来。上异其语:今欲一往,得乎。曰:此易尔。于是令上闭目,俄而至焉。上称其盛者,久之请回,复闭目,顷之已在楼下,而歌舞之曲未终。上于冻州以铁如意贯酒,翌日命中使讬以他事求如意以还,验之非谬。

  《三水小牍》:道士赵知微有道卫,中秋积阴不解,众惜良辰,知微曰:可备酒肴登天柱峰肮月。既出门,天色开晴,及登峰,月如昼,至月落方归,下山则妻风苦雨,阴晦如前。

  御寇剖心,道君剪舌。

  《云汉友议》:列御寇墓在郑郊,有胡生者家贫,少为洗鑑钱钉之业,号胡钉铰。有美酒茶果辄祭御寇祠,以求聪明。梦一人刀划其腹,以一巷书致于心腑,及觉,乃能诗。尝赠韩少府云:忽闻梅福来相访,笑着荷衣出草堂。兄童不惯见车马,争入芦花深处藏。

  《广毕记》:夔州有道士王洪明,舌长,呼字不正,乃曰:诵《道德经》。忽梦道君为剪其舌,既觉,语遂正。

  灰袋佯狂,麻懦卓越。

  《神仙传》:蜀有道士佯狂,俗号为灰袋,翟天师之弟子也。翟每戒其徒勿轻此人,吾所不及。尝大雪中布衣褐入青城山,暮投兰若求宿,僧曰:贫僧一纳而已矣,天寒如此,奈何。灰袋曰:一状足矣。夜半,风雪益甚,僧意其卒,往视之,去状数尺,气如蒸炊,流汗袒寝。未晓,不辞而去。曾病口疮数月,状若将死,村人素神之,因为设斋。斋散,忽谓众曰:试窥吾口中何物。乃张口如箕,五脏悉露,莫不惊异,后不知所终。

  《晋逸史》:麻懦者莫得其姓名,石季龙时在魏乞丐,常著麻懦布衣,故时人谓之麻懦。言语卓越,状如狂者,乞得米谷,不食辄散之,颇显神异。与高僧图澄极为交友。

  苏驴虫流,王尸泉涌。

  《神仙传》:蓟子训尝驾驴车与诸生俱诣许下,道过荣阳,止主人舍,而所驾之驴忽然卒僵,蛆虫流出,主遽白之,子训曰:乃尔乎。方安坐饭食毕,徐出以杖扣之,驴应声奋起,行步如初。

  《茆亭客话》:王客者,失其名及乡里,常搀竿挈篮,引一斑犬往来叩,英问,以探药为事。天禧戊午岁游,青城山,回临叩。宰师仲冉召之与语,曰:吾野人也,久居城市,颇思归乡,诚有奉讬。宰亦莫谕其意,一日独担茨往国宁寺,于寺门下坐卒。乡耆闻官,痉之道左。师宰闻之曰:曩所言,斯之谓乎。遣史往彼焚之,发其尸,颜貌如生,四肢皆软,若熟寐焉。顷之,尸下清泉涌出,浮尸而起,遂就更衣,沐浴以殓之。

  方远辩慧,道华愚懵。

  《高道传》:问丘方远字大方,幼辫慧,通经史。昭宗累诏不起,就锡命服,赐号玄同先生。罗隐每诣受书,先生辄闭目授之,曰:隐才高识下,盖正容悟物。故隐卒保终吉。先生一日忽沐浴焚香,端坐返真,颜色不变,异香三日不散。时钱武肃梦先生骑鹤访别,明日讣至,及就圹,但空棺而已。

  又,侯道华常如风狂人,人多侮之,未尝有愠色。好读丹经子史,或问诵此奚为,曰:天上无愚懵神仙。

  杨雄墟墓,周畅义冢。

  《仙传拾遣》:杨雄字子云,口吃,善属文。王莽篡位,闻理狱使者欲来收雄,雄恐不免,时校书于天禄阁上,自投几死。天凤中,辞疾还蜀,卒于家。干符中,进士赵郁外疾于嘉州开元观,稍愈,于殿上见一少年弊盖鹑衣白洁,与郁并坐,郁因言此观巨功制作,国力兴创,何乃俯逼殿后而有墟墓也,尝问郡人,皆不知。少年笑曰:此汉相留侯之后,辟强之孙,天师之祖也,为南安太守,投于郡而葬于此。乃说两汉魏晋问事,皆若目击。郁问以姓氏,答曰:一子云,姓杨。迺强力随之,遂出门而去。至今往往有见者。

  《真诰》:周畅好行倏德,功不在觉。时岁大旱,客死者数万,而畅收骸骨万余,具立义冢,时或祭祀之,应时大雨。今在洞中为明晨侍郎。

  自然雷呜,法乐霞拥。

  《云茨七签》:马湘字自然,状若风狂,能治病。有告之者,湘无药,但以竹杖打病处,或以竹杖指之。吹杖头如雷吗便愈。或游官观巖洞,多留诗句,其登抗州秦望山诗曰:太一初分何处寻,空留历数变人心。九天日月移朝夕,万里山川换古今。风动水光舍远娇,雨添岚气没高林。秦皇设作骚山计,江海茫茫转更深。

  《高道传》:道士张法乐居耿谷之西,抱元守一,凡三十馀年。云生梁栋,霞拥窗扉,自号为云居观。久而道成,猛虎驯伏侍侧。后尸解蝉蜕焉。

  李预餐玉,王捷烧金。

  《感应录》:后魏李预得古人养玉法,乃探访蓝田,躬往攻掘,得若环璧杂器形者大小百余枚,预乃椎七十枚为屑食之。及疾万,谓妻曰:吾死,体叉当有异,勿速殡,令后人知养服之妙。时七月中旬,长安毒热,预停之四宿未殓,而体色不变。其妻常氏以玉珠二枚含之,口闭,妻谓曰:君自云养玉有神验,何不受珠。言讫,启齿纳珠。因嘘其。都无秽气。举殓,尸不倾委。

  《渑水燕谈》:江州王捷少商江、淮问,咸平中通一人于南康逆旅,衣道士服,仪状甚伟,授捷黄金衍,仍付以神剑,且戒之曰:非遇人君,不可妄泄。后佯狂叫呼上饶市中,配流岭南,逃归京师,挝登闻鼓自陈,宋真宗皇帝召与语,悦之,更名中正。寓居中官刘承珪家,数闻中正与人语,声如童子,云:我司命君也,尝以药金银默上以助国,世谓之烧金王先生。

  贺场女筮,秋夫鬼针。

  《南史》:贺场字伯祖,道养工卜筮经,遇工歌女子病死,为筮之,曰:此非死也,天帝召之歌耳。乃土块加心上,俄顷而苏。

  《感应录》:宋徐文伯,东海人,濮阳太守熙曾孙也。好黄老,阴居秦望山,遇道士过求饮,留一瓠瓢与之曰:君子孙宜以道卫救世,当得二千石。熙开之,乃扁鹊《鑑经》一卷,因精学之,遂名震海内。其后秋夫弥攻其卫,仕至社阳令。尝夜有鬼呻吟声恤悽,秋夫问何人,顷答曰:某东阳人,息腰痛死,为鬼犹难忍,请疗之。秋夫曰:云何措法。曰:请为刍人按穴针之。秋夫如言,乃为灸针,设祭埋之。明日见一人来谢,忽然不见,当世伏其通灵。

  虑度应鹿,龟年辨禽。

  《贤己集》,卢度有道衍,少时阻淮水,不得渡过,心誓曰:若得免死,从今不复杀生。须突见两循流来接之,得渡。后隐居卢陵西昌三顾山,鸟兽随之,夜有鹿触其壁,度曰:汝壤我壁。鹿应声去。屋前有池养鱼,皆名呼之,次第来饮食而去。

  《翰府名谈》:白龟年乃白居易之孙,于嵩山遇李太白,招之与语曰:吾自水解之后,放遁山水问,因思故乡,西归嵩峰。中帝飞章上奏,见辟掌栈奏,于此今已百年矣。近过潼关,有词曰:曾宴桃源深洞,一曲歌鸾舞凤,常记欲别时,明月落,花烟重,如梦如梦,和泪出门相送。乃出书一巷遗之曰:读此可辨九天大地禽兽语言,汝更修阴德,可作地仙也。

  上鼇延颈,老夫正心。

  《括异志》:郭上电天禧中尝佣于东京州桥,涤器于茶肆,有青巾布袍者,神彩凛然,疑其吕公也,即走拜于前曰:际遇先生,愿为仆厮。先生曰:若真欲事我,可受吾一剑。郭唯唯延颈以俟,引剑将击,郭大呼,已失公矣。郭后尸解,视其棺,败絮而已。

  《广记》:唐末有一老人携壶卖药于益州,得钱则散与贫者,常谓人曰:夫欲人之无病,叉先正其心,心无乱求,无狂思,无嗜欲,无迷惑,则心无病而内之六腑,虽有病,不难治也。老夫卖药,尝以此告人矣。一日诣锦江沐浴,探囊取丹吞之,遂化白鹤飞去。

  金阙帝君,玉仙圣母。

  《三洞珠囊》云:金阙帝君上相青童乘碧霞九云流景云舆飞青羽盖,上诣太上灵都官,朝三天灵录之文也。

  《玉仙传》:圣母生于炎帝之代,推其乡里,即武阳郡人也,有绝世之容,其亲所配瑯琊家,将以适矣,闻邻人曰:瑯琊好惑之士也。圣母闻之,遂泣而辞亲,登一小舟,恣泛于大淇,任风所送。至仙都山,在高丽国中也,其山上有峰日玉仙峰,中有洞日玉仙洞,下有溪曰玉仙汉,圣母泊于此山,守志固节,后半年,遇女华圣母口传飞神入鼎之道、中源主神之法、丹火养神之衍,得之而成道。玉仙号者,盖因山洞而赐名。玉仙祠前有方池,尝取玉仙汉水贮之,后人投纸以占灾福。

  张忠安车,董京环堵。

  《晋逸史》:道士张忠永嘉之初隐于泰山,服气食芝,穴地窟为室,弟.子亦穴居,其教以形不以言。朝廷累召,所赐不受,上曰:欲屈先生仕尚父可乎。忠曰:昔避地与乌兽为倡,年衰志谢,不堪展效,乞还故山。从之。以安车送还,谧安道先生。

  又,董京时至洛阳,披发而行,逍遥吟咏。尝宿于社中,乞索于市,结网自复。'或有所与,金帛不肯受。时太守就社与语曰:方今尧舜之时,胡为怀道迷邦耶。答曰;万物皆贱,惟人为贵,动以九州为狭,静以环堵为大。遂遁去,不知所在。

  冲素精素,道全勤苦。

  《真境录》:精思院盖冲素先生郑元章所居,先生常斋居危坐,纤介不入,南华所谓用志不分乃凝于神者。其所以感动天上仙人时降芝·耕,属云霁月白之夕,惟弟子阁闱得听其论,则世莫得闻也。精思院在杭州洞霄官。

  《神仙传》:尹道全真人隐于衡岳,感上真降谓之曰:白日升腾者,当有其材而复成其道,汝受其一事而有冲举之望,斯乃动苦所得,尔宿分所值矣。遂授以《五岳真形图》。取其山之向背,泉液之所出,金宝之所藏,通而为之图,告曰:汝能自修奉而获感应,乃知文始之裔、太和之族,世有神仙矣,言讫而去。道全于晋永嘉中上升。

  贫士抱龙,稚川除虎。

  《野人闲话》:灌。白沙有秦山府君庙,每至春三月,蜀人耕集。忽一人鹑衣百结,颜貌憔悴,亦往废所,众人轻之。行次江际,乃坐于石上,远巡谓人曰:此水中有睡龙。众不之应。遂解衣入水,抱一龙出,腥秽颇甚,深闭两目,而爪牙鳞角悉备。云雾旋合,风起水涌,众皆惊走,贫士亦瞥然不见。

  《神仙传》:葛洪字稚川。洪尝养牛,数为虎所慕,乃书符劾之。见一人自称高山君,白洪曰:虎狼为害,当已除之矣。

  三洞羣仙录卷之十竟

  三洞羣仙录卷之十一

  正一道士陈葆光撰集

  处回旌节,元卿琅圩。

  《野人闲话》:王处回侍中延接布素之士,一日有道士于竹叶上大书道士朱桃枝奉谒,公出见,从容致酒,谈论登登,雍容可观。处回曰:久存志于道,常欲于青城山致一道院以遂闲适。道士曰:未也。即于囊中取花子二粒种之,以盆复于上,远巡去盆,花已生矣,顷刻长四五尺,层层生花。道士曰:此仙家旌节花。后公果建节两镇。

  《广记》:谢元卿过神仙,见丹柯碧叶,微风时扣五音相节,云此琅吁木也。

  炭妇许逊,木仙鲁般。

  《西山记》:许真君逊门下学者数百人,一日欲以事试之,因化炭为妇人,散诣诸弟子,其不为所染才十人耳,即他日上升诸真君是也。今有炭妇市、炭妇坊,在建昌县界。

  《酉阳杂俎》:鲁般,炖煌人,莫详年代,功伴造化,于冻州造浮图,作木鸢,每击楔三下,乘之以归。无何,其妻有妊,父母诂之,妻具说其故。其父后因得鸢,击楔十余下,乘之遂至吴会。吴人以为妖,遂杀之。般又为木鸢乘之,遂获父尸。怨吴人杀其父,于肃州城南作一木仙人,举手指东南,吴地大旱三年。后知般所作也,斋物具牛谢之,般为断其两手,其月吴中大雨。国初,昊人尚析祷其木仙。

  法善宝函,王乔玉棺。

  《集异记》:叶法善字道元,尝于洪州西山养神修道,一日括苍三神人降传太上之命:汝当辅我睿宗及开元圣帝,未可隐迹山巖以旷委任。言讫而去。时二帝未立,而庙号、年号皆已先知,其后果有命诏入京。后乃平韦后,立相王睿宗,明皇承祚继统,师于上京左右圣主,几吉凶动静铃预奏闻。会土蕃遣使进宝,函封曰:请陛下自开,无令他人知机密。朝廷默然,唯法善曰:此是凶函,令蕃使自开。上从之。及令蕃使自开,及函中弩发中蕃使死,果如法善言。

  《王氏神仙传》:王乔,后汉显宗时为叶县令。一日天降玉棺,乔曰:天帝召我耶。乃沐浴入棺,遂葬于城束,土自成坟。其夕县中牛马皆流汗喘乏,人莫知之。后人为立庙,号叶君祠。

  王母灵凤,文妻彩鸾。

  《唐隐逸传》:道士王远知,梁扬州刺史昙选之子。母丁氏尝昼寝梦灵凤集其身,因而有娠,又闻腹中啼声,沙门宝志谓昙选曰:生子当为神仙之宗伯。炀帝为晋王时,亦遣使召之,远知来谒,见斯须而须发变白,王惧而遣之。

  《仙传拾遗》:文萧寓洪州许真君宅游帷观,八月十五上升之辰,士女云集,连袂踏歌,谓之酬愿。忽见一妓歌词潜合其名姓,复是神仙之语,词曰:若能相伴陆仙坛,应得文萧驾彩鸾。自有绣懦并甲帐,琼台不怕雪霜寒。萧异之,歌罢,萧徐行随入大松径中,所居肃然,侍卫环列,有几案簿书若官府,亦有案牍断割,多为江湖没溺之事。肃再三诂之,乃曰:此不可轻泄,吾当为子受祸矣。果有黄衣使曰:吴彩鸾为私欲泄天机,谪为民妻一纪。乃与萧归金陵仪居,其后乘虎俱入越王山,不知所之。

  刘照青华,穆敬黄竹。

  《仙传拾遗》:刘向,成帝之末校书于天禄阁,夜遇一老人,黄衣,植青草杖叩门而进,问姓名,我即太一之精,天帝闻卯金之子有博学之才,而下观之。遂出怀中所牒,有天文地图之书,授向而去。

  《穆天子传》:天子南游黄台之丘,以观夏启之所居猎平泽,大寒雨雪,作诗三章以哀民曰:我祖黄竹,口员闽寒,帝牧九行,嗟我公侯,百辟冢卿,皇我万民,旦夕勿忘。

  赤松明囊白云仙录。

  《齐谐志》:邓绍八月旦入华山,见童子执五色囊,盛相叶上露,曰:赤松先生取以明目。今人八月日一作明囊是也。

  《列仙传》:刘白云,江都人也,多阴德,遇乐子长曰:子有仙籍天骨而流浪尘土中,何也。因授以录,且告之曰:子先得变化而后可授道。白云依而行之,变化万端,日行七百里。再过子长,服丹千日上升。

  侯楷同尘,幽栖混俗。

  《高道传》:侯楷字法先,十四,师正懿先生学道,先生曰:汝束心励节,于道不懈,苟非栖隐山樊,不易得也。楷曰:道在方寸,何又山樊。先生曰:吾固知之,然神仙多讬巖薮,及成真之后,出而同尘。

  又薛幽栖,开元中登进士第,勇退不仕,入鹤呜山访汉天师治所,修行仅一纪,道气愈充。天宝初,游南岳,卜栖真之地,游心于自得之场,旷然无所系,而能和光混俗,毁方瓦合。于三洞经教,靡不该览,故幽人逸客,向风禀受。尝进《元微论》及注解《度人经》,行于世。

  王生桑田,麻姑陵陆。

  《宣室志》:王先生有道卫,晦迹乌江,人皆不识之。洪农史晦之闻其名,谒之。。抵暮,先生以杖划庭下,则雷霆震动,巖谷重叠,湖水极目,先生曰:陵陆遽迁而有桑田之变。坐客惶恐,先生曰:所以为娱耳。即以帚扫庭,寂静如故。

  《神仙传》:麻姑时降蔡经之家,入见王方平,遂拜之,姑曰:自接待以来,见束海三为桑田,向见蓬莱又浅于往时,至复还为陵陆乎。方平笑曰:圣人皆云海中复扬尘也。

  玉坛风玲,瑶台露清。

  《稽神录》:建邺市有卜者,忽于紫微官题壁云:昨日朝天过紫微,玉坛风玲杏花稀。碧桃泥我传消息,何事人问更不归。自是绝迹,人皆言其上升。

  《逸史》:唐开成初进士许涯游河中,忽得重病,不知人,至三日蹶然而起,取笔大书于壁曰:晓入瑶台露气清,坐中唯有许飞琼。尘心未悟俗缘在,十里下山空月明。书讫复寐。及明旦,又惊起,改其第二句曰:天风吹下步虚声。吉讫,兀然如醉,醒不复寐矣。良久渐言曰:昨梦到瑶台,有女仙三百余人,内一人云是许飞琼,遣赋诗。及成,复令改,曰:不欲世问人知有我也。既毕,甚被赏,令诸仙皆和,日:君终当至此,且归,若有人导引者,遂得回耳。

  李贺楼记,方朔甕铭。

  《书法苑》:李贺将死时,有徘衣人驾赤此,持一板书若太古篆,如霹雳古文,云召贺。了不能读,下榻叩头,言阿弥老且病,不愿去,徘衣人曰:帝成白玉楼,立召为记,天上差乐不苦也。少顷气绝。贺学语时,呼太夫人为阿弥。

  《拾遗记》:'黄帝时码瑙甕,至尧时犹存,甘露尚在其中,盈而不竭,谓之宝露,以班赐群臣。至舜时,露渐喊,随世之污隆,时淳则露满,时浇则露竭。秦始皇通汨罗之流,掘地得赤玉甕,可容八斗,置于舜庙。汉束方朔识之,乃作甕铭曰:宝云生于露坛,祥风起于月馆。望三壶如盈尺,视八鸿如萦带。

  李通丹台,子微赤城。

  《六帖》:紫阳真人周季通入蒙山中,遇寓门子,再拜乞长生诀,寓门子曰:名在丹台玉室中,何忧不仙。

  《神仙传》:司马天师名承祯,宇子微。女真谢自然汎海诣蓬莱求师,至一山,见道士谓曰:天台司马承祯名在丹台,身居赤城,真良师也。自然遂还,求之得度,有弟子七十余人。一旦曰:吾于玉霄峰束望蓬莱,常有真仙降驾,今为青童君所召,须往矣。俄顷蜕去,诏赠银青光禄大夫,镒正一先生,帝亲文其碑,有集行于世。

  彭蛇盘跸,王鹤飞腾。

  《丹台新录》:彭宗字法先,年二十服业于杜冲真人,深蒙赏接,柄真味道,精贯神人。山中有毒蛇猛虎,宗每以气禁之,潜伏盘辫,虽摩触终不得动,宗解之方去。

  《王氏神仙传》:丞相王徽女幼年慕道,持经抚琴,尝曰:洞官有召命,当补仙职。题诗曰:肮水登山无足时,诸仙频下听琴诗。此心不恋居人世,唯见天边双鹤飞。是夕奄然而卒。及明,有双鹤飞腾于庭木,音乐异香满野。举形就木,空衣而已。

  空洞灵瓜,嫌洲甜雪。

  《拾遣记》:后汉明帝阴贵人梦食瓜甚美,帝使求诸方国,时炖煌献异瓜种,怛山献巨桃核瓜,名穹隆,长三尺,而形屈曲,味美如饴,昔道士从蓬莱山得此瓜,云是空洞灵瓜,四劫一实,西王母遗于此地,世代遐绝,其实颇在。又说巨桃霜下结花,隆暑方熟,亦云仙人所食。

  又,穆王束进大骑之谷,指春霄官,集诸方士仙衍之要。西王母乘翠凤之笔而来,前导以文虎文豹,后列雕麟紫磨,曳丹玉之屦,敷碧蒲之蓆,黄管之荐共玉帐高会,荐清澄瑰瑛之膏以为酒,又进洞渊红荡、嫌洲甜雪。

  伯微金洵,仁本玉屑。

  《丹台新录》:庄伯微少好道,常以日入时正西北向,闭目握固,想见昆仑,积二十一年。后服食入山学道,犹存此法,当复十许年。后闭目乃奄见昆仑,存之不止,遂见仙人授以金汹之方,因而得道。犹是精感道应使之然也,非此衍之妙矣。

  《酉阳杂俎》:郑仁本与其中表游山迷路,见一人枕一朴物而坐,问之,乃云:君知有七宝城乎,常有八万二千户修之,我其一也。因开朴视之,有斤斧数事,玉屑饭两裹,分遗郑曰:食此可以毕世无病矣。

  李封道德,严议优劣。

  《高道传》:道士李含光者,晋陵人,年十三笃好道学,虽处暗室,如对君父,人见之情色皆敛。明皇召见问理化,对曰:《道德经》者,君王师也,昔汉文行而跻民于仁寿。又问金鼎,曰:道德者公也,轻举者公中之私也,虽时见其私,亦圣人存教尔。若求生徇欲,类于系风,不亦难乎。帝甚嘉之。

  又,严达者,字道通。始髻乱已有方外志,周武建德中,诏法师于便殿,是时已沙汰浮屠氏,又下议公卿复歌去道家流,上问法师道与释孰优,曰:主优而客劣。上曰:主客奚辫。曰:释出西方,得非客乎。道出中夏,得非主乎。上曰:客既西归,主无送耶。曰:客归则有益胡土,主在则无损中华,去者不追,居者自保,又何送乎。上嘉其对。

  葛呼钱飞,宋指灯灭。

  《丹台新录》:葛仙翁尝取钱使人投于井中,公往井上以器呼钱,人见其钱一一飞从井中出,入公器中。

  《续仙传》:宋知白为道士,眉目如昼,言谈秀丽。夏则衣绵,冬则迹于雪中,去身一丈余周匝气如蒸出,而雪不凝。又指灯即灭,指人则如隙风所吹。或食竞肉五斤,蒜蓬一盆,骗了二斗,到处住则以金帛求置一付编一美女,行则拾之,人以为得补脑还,元之卫。后之抚州南城县,白日上升。

  陶挂朝服,夏悬辟书。

  《丹台新录》:陶隐居除奉朝请,颇快怏,与从兄书曰:昔仕宦意以体中打断,铃期四十左右作尚书郎,出为浙东一好古县,粗得山水便投簪高迈。宿昔之志,谓言指掌,今年三十六矣,方除奉朝请,不如早去,无自劳辱。欲脱朝服挂神虎门,袭鹿巾,径出东亭。因与王晏别,语及此事,晏曰:主上性存严治,不许人作高奇事,脱政件旨,便恐违卿高志,如何。先生嘿思良久曰:吾本为身非为名,若有此虑,亦奚如此。于是不诣省,直表辞而已。

  《真语》:明晨侍郎夏馥字子治,陈留人也,服木饵和云母。少时被公府辟召,悬辟书著桑树乃去,其用怀高适如此。

  月支献兽,麻村射猜。

  《列仙传》:汉武帝幸安定、月支国,遣使默香四两,大如雀卯,黑如桑档,又默猛兽一头,形如狸,其毛黄色,帝曰:此小物,何谓猛兽?使者对云:夫威于百禽者,不祕计其大小,是以神麟为巨象之王,凤风为大鹏之宗,亦不在其巨细也。臣国去此三千万里,常占东风入律,青云干吕,谓中国将有好道之君,故以二物来献,岂图陛下乃不知真乎。帝恨使者言不逊,欲罪之,明日遂失使者、猛兽所在。

  《广记》:麻阳村人见一野褚,射之,至一石室中,见一老人曰:此非真褚,速宜出去。童子送出门,村人曰:老人谁耶。曰:河上公也,上帝令为诸仙讲《易》。又问童子:汝谁耶。日,.我王辅嗣也,未能精通于《易》,被罚守门。童子以石塞门,四顾茫然,不知所在。

  扬君问龙,葛公借鱼。

  《真诰》:杨羲梦登高山,四面皆大水,见一白龙身长数丈,束向飞行,空中光彩耀天。又见白衣女子入口中,须臾三入三出乃止。又还羲右边而立,又觉羲左边有一老公,著绣裳芙蓉冠,柱赤九节杖而立,俱视白龙,某问:何等女子径入龙口耶。公对曰:此太素玉女萧子夫取龙气以炼形也。又问:公何人来登此宇。公答曰:我蓬莱仙公洛广休,此蓬莱山吾治此立府君故来乃得相见我耳。某又问:此龙可乘否。答曰:此龙真人张诱世、石庆安、许玉斧、丁璋宁也。又问:一龙而四人乘耶。公曰:此侍晨官龙,如世之轻车。

  《神仙传》:葛仙公出行,于路见人卖鱼,谓鱼主曰:欲借此鱼到河伯所,可乎。主曰:鱼已死。公即书符内鱼口中,投之于水,鱼即跳起。

  袭祖轻举,自真升虚。

  《高道传》:道士双袭祖柄白马巖,诵《黄庭经》,功成,闭室七日不出,弟子惊异,视之忽然轻举而升,遗仙被于木杪及昆中,外蓆后百馀年皆不坏。

  又,道士贺自真有学,趣向高迈,居嵩山修道。一日云鹤音乐杂满空际,自真遂升虚而去。处士陈陶与洛人赡之,因赋诗曰:子晋鸾飞古洛川,金桃再熟贺郎仙。三清乐奏嵩山下,五色云屯御苑前。朱顶舞迎低绛节,青袭歌引驻香耕。谁能白书相悲泣,太极光阴亿万年。

  刘栩阴德,韩崇仁政。

  《真诰》:刘翔家巨富,周给困穷,好行阴德,累迁悚留太守,损已分人。遇马皇先生告之曰:子仁感天地,德动鬼神,太上嘉子之用情,使我来携子以长生。吾仙官尔,能随吾去否。翔从之而行,遂授以服五星之华法。今在华阳洞中为右理监。

  又韩崇,毗陵人,遇神人王伟元授以流珠丹元法,语之曰:子行此道,可以仕宦,功成之日,无妨仙举。崇初为宛陵令,行七政以抚民,蝗不集界。后迁太守,视民如伤,政化洽普。复遇伟元,再授隐遁解形法,遂入大霍山以度世。今在华阳为左理监。

  萧文补履,负肩靡镜。

  《神仙传》:萧文常在市中为人补履十数年,人皆不知其神仙也,只见其不老。好事者钦之,就求道卫,不能得之,惟梁母得其作火之法。一日上三亮山,与梁母相别,列数大火而升。

  《列仙传》:有一磨镜史常负一镒肩于市中,不识姓名,皆不知其神仙,只以负肩呼之。或时货药,服之者皆愈。

  顾和执盖,淳于典柄。

  《真诰》:顾和,吴人也,少孤,有志操,仕晋为中丞,迁尚书仆射,永和元年尸解,太上迎补为执盖郎,今在华阳洞中。

  《列仙传》:淳于,上虞人也,自少好道,长于十筮,入天目山隐居,遇仙人惠车子授丹经,功成。今在洞中为典柄郎,主试有道之士。

  韩康避名,戴孟改姓。

  《后汉逸史》:韩康字伯休,常探药名山,卖药长安路,口不二价,三十馀年。时有女子买药,康守价不移,女子怒曰:公是韩康伯休耶,乃不二价乎。康叹曰:我本为避名,今女子皆知有我,焉用药为。乃逐入霸陵山中,公共汽车连召,不至。

  《高道传》:道士戴孟本姓燕名济,汉末人,以谓养生者,隐其名字,藏其所生之时,改姓戴,讬仕于武帝之朝。孟少好道,事母以孝。母服除,入华山服木,遇裴真人授以《玉珮金当经》,遂能轻身周游名山,日行七百里。

  黄符疗疫,苏香返魂。

  《搜神祕览》:长安有黄公者,尝售得一仆,负担相从几一二岁。家贫窘,夫妇悲叹,仆聆之,问曰:主人所须得几何。曰:得五百千。仆云:某有小衍,可以致之。因市好纸并笔、现、瓦缶、蓄荚各一,明晨与俱往市中,仆乃叠纸数百重,持笔谓人曰:今书一符在纸面,使皆津透,来年长安大疫,此符可疗,每道当焉五十金。后日果五百千矣,遂行气吹嘘草生火,光焰相烛,以瓦缶复其首,入坐于火中,乃不知所在。来年长安果火疫,有符者免焉。

  《洞微志》:有苏德哥者,善合返魂香,但砠经八十一年已上者,即不可返。时司天主簿徐笔尝泣告之曰:父母曾祖皆欲一拜之。苏唯唯,乃怀中取一贴如白檀香撮于鑪中,烟气袅袅直上,其香甚于龙脑,苏微吟曰:徐肇欲见先灵,愿此香烟用为追引。食顷,忽然惊风拂幕,见其祖曾父母俱至,肇泣拜。熟视之,其衣冠装着悉如平时,曰:今日嘉会,诚亦难得。饮讫,徐徐出幕,为烟雾而散。德哥后亦不知所之。

  玉卮娘子,金华仙人。

  《幽怪录》:有崔书生于束周逻谷口见一女郎,具聘娶之,崔母曰:新妇妖美,'必是狐媚,伤害于汝。女曰:本侍箕蒂,便望终天,尊夫人待以狐媚,明日便行矣。明日入山,遂失所在。后有胡僧曰:君所纳妻,乃仙女玉卮娘子,若住一年,举家铃仙矣。崔生歎恨而已。

  《大洞玉诀曰》:太初天有流汨之池,池中有玉树,周回莲华十丈,池广千里,水乃香美。金华仙人怛处莲华之中,饮流汨之水则五脏明彻,面生紫云。

  张误食厌,应不茹荤。

  《括异志》:龙图张公焘,即枢密直学士奎之子也,枢直为殿中丞,日奉朝请,在京税宅子,居常闭关。一日有人叩门颇急,大呼曰:小师入去,何故便不放出。张起视之,乃一老道士也,疑其狂且醉,不复与之较量,良久乃去。邑君先妊娠,是夕生焘,景祐元年第甲科,后尝误食犬肉,梦黄衣使者追至一府,见一道士谓曰:何故食厌物。张自辩曰:非敢故食,误耳。道士曰:若然者,且止此,吾为若言。少选复出,呼张曰:可谢恩。乃引至一殿前,通曰:张焘误食厌物。谢既再拜而悟,汗流泱体。公神骨清粹,拎怀夷旷,岂非仙曹被谪者欺。

  《高道传》:道士应夷节母梦流星入牖,惊寤,室有光,因而孕焉。既生,不喜荤茹,授正一、紫虚等录,师行之精馑。尝谓弟子曰:吾以维持教法,不能灭述匿端,能道不违人而动行方至,然玉京金阙、泉曲邓都相去几何,唯心自兆耳,尔等勉之。

  子晋窥井,士则叩门。

  《拾遗记》:大始元年,魏帝为陈留王之岁,有频斯国中有丹石井,非人之所凿,下及漏泉,水常沸涌。仙欲饮之,时以长经引汲也。其国人皆多力,不食五谷,日中无影,饮挂浆云雾,羽毛为衣,发大如缕,坚韧如筋,伸之几至一丈,置之自缩,如蠡续人发,以为绳汲丹井之水,水中有白蛙,两翅,常来去井上,仙者食之。王子晋临井而窥,有青雀街玉杓以授子晋,子晋取而视之,乃有云起雪飞。子晋以袖挥之,则云雪自止,白蛙化为双鸠,入云遂灭。

  《剧谈录》:严士则,穆宗朝为尚衣奉御,因入山探药,赌一茅合烟萝四合,见一人偃迹石上,士则问侯,答曰:予自安史犯顺,居此避世,不知年代,仍无烟火,念君远来,无以疗饥。乃取纸囊中如褊豆形者,取一粒,汲泉煮之,良久香熟,令啗之,即觉丰饱。曰:汝得至此,亦宿有分,汝他时位至方伯,傥能脱去尘华,长生又得矣。

  三洞羣仙录卷之十一竟

  三洞羣仙录卷之十二

  正一道士陈葆光撰集

  何侯洒酒,道子拨墨。

  《总仙记》:何侯,尧时隐苍梧山。舜南狩,止何侯家,大帝五老来谒舜曰:升举有期。翌日,五帝下迎舜白日升天。五帝以药一器与何侯,使投酒中,一家三百余口饮不竭。以余酒洒屋宇,技宅上升,位为太极真人。今九农山有何侯庙,在舜庙侧。

  《小仙传》:吴道子得神仙衍,划妙入神,唐太宗闻之,韶入官庭,有粉墙数寻,俾划山水。道子即命帐慕蒙龙其培,以墨浆泼于墙上,复以幕复之,良久曰:请陛下观划。其山林草木,人烟乌欢,无不具备。上顾昤久之,见巖石之下有一小洞,道子指曰:此洞多有神仙,扣之叉有应者。于是以手击之,洞门岩开,有童子在侧,道子曰:洞中甚有佳玫,请陛下一观。道子乃跃入洞中,以手招上,上不敢入,洞门复闭。道子自此不知所在。

  兼琼酒星,张鲁米贼。

  《逸史》:章仇兼琼尚书镇西川,尝令左右搜访道衍之士,有一常酒者酒胜其党,又不急于利,赊贷甚众,每有纱帽杖草四人来饮酒,皆至数斗,积债十余石,即并还之,谈谐笑雊,酣畅而去。或报章公,公遂专令探伺,自后月余不至。忽一日又来,章乃潜驾往诣,公服至前,跃出再拜,相顾徐起,遂失四人所在。时明皇好道,章公奏其事,诏召孙公问之,公曰:此太白酒星耳。

  《天师传》:张鲁字公期,汉中、南郑二郡太守,每行法治疾,立复康愈。每授法治病者,令致米一斛,纤积钜万。魏王辅政,谓之米贼,遣将统兵来讨,时诸弟子见兵马至,惊惧走告师,师以手板划地,河流湍急,兵不得渡,遂用水军。师又以手板划空,即九重峰岭直接重霄,兵不得前。遂闻魏王遣使追谢,就拜梁、益二州刺史、镇南将军,封关中侯。后飞升。

  归真示书,伯丑谭易。

  《湘山野录》:熙宁丙辰岁,交贼寇邕郡悴唐著作子正尽室遇害。唐,桂州人,治平中赴京调举,至全州中涂,欲仪一仆,乃游袁州,日所役旧奴也,挈重担劲若健羽,虽鞭马疾追,长先百步之外,恐他逸,遂遣去。其仆当日自全州行至唐州,几二千七百余里,日午已到,留书祝驿吏曰:候桂州唐秀才至即付之。君后月余方抵。唐下马于驿,驿吏前曰:君非唐秀才否,一月前有人留一书在此。因出书示之,曰:归真子馑封。唐因起封,惟一诗曰:袁山相见又之全,不遇先生道未圆。大抵有心求富贵,到头无分学神仙。筐中灵药宜频施,鼎内丹砂莫妄传。待得角龙为燕会,好求黄壁辟林泉。问其形貌,乃全州黜仆。及唐遇害,当丙辰,正合诗中所谓角龙也。

  《仙传拾遗》:杨伯丑好读《易》,隐华山,何妥尝问《易》之所学,曰:太华下金天洞中,我羲皇所教之《易》,与大道元同,理穷众妙,岂可与世儒常谭而测神仙之旨乎。

  葛符上下,郑风南北。

  《丹台新录》:葛仙翁尝船行,弟子见公箱中有十许符,因问曰:此符之验尽何事,可得见否。公曰:神符亦无所不为。弟子欲愿见之,公乃取一符投水中,水迅急,符逐水而流下,公曰:如何。客曰:今几人投之亦当尔。复投一符,即迎水逆上,公曰:如何。客曰:异矣。复取一符投水中,符亭亭不上不下,须突上符下,下符上,会中央,三符同聚而不流。

  《郑洪传》:《会稽记》曰:射的山南有白鹤山,此鹤为仙人取箭,汉太尉郑洪探薪得一遗箭,顷有人觅洪,洪还之,问何所欲,洪识其神人也,常息若耶汉载薪为难,愿旦南风,暮北风,后果然。故若耶汉风至今犹然呼为郑公风。

  戴洋短陋,李阿贫穷。

  《晋史》:戴洋字国流,吴兴长城人,年十二病死,五日而苏,说死时天使其为酒藏吏,授符录,结吏从旖麾,将上蓬莱、昆仑、积石、太皇、怛、庐、衡等诸山。既而遣归,逢一老父谓之曰:汝后当得道,为贵人所识。及长,遂善风角,妙占候卜数,无风望,好道衍,为人短陋。

  《神仙传》:李阿,蜀人,常乞于成都,而所得复以散贫穷,夜去朝还,人莫知其止宿。后一日语人云:予被召昆仑,当往。遂不复见。

  刘宽长者,夏启明公。

  《真诰》:后汉刘宽,灵帝时为太尉。尝坐客,遣苍头市酒,迂久大醉而还,客不堪之,马曰:畜产。宽须臾遣人视之,疑祕自杀,顾左右曰:此人也,骂畜产,辱孰甚焉,故吾惧其死也。夫人欲试宽令#1患,伺当朝会丽服已讫,使侍婢奉肉羹,翻污朝衣,婢遽收之,宽色不异,乃徐言曰:羹烂汝手。其性度如此,海内称为长者。

  《阐幽微篇》云:夏启、文王、邵公奭、吴季札、夏启为束明公,此四明公,后并当升仙阶也,主领四方鬼事。

  李赢蛟室,思邈龙宫。

  《树萱记》:李赢遇神女,遗以匹素,云蛟室所织。后遇胡人以三百万易之,云:此龙颌小髯织成,三十小劫方断一综。

  《续仙传》:孙思邈见人杀蛇,解衣而赎,用药以封,投于草中。去数月,忽有人邀至一城郭,若王者之居,见一绛衣人相谢曰:前者小兄蒙救。孙潜问左右此何所,答曰:泾阳水府。留饮,问所须,孙曰:山居乐道,故无所欲。君取龙官方三十首,此方可以济世救人。孙归,历试诸方,救人不计数。著《千金方》,散龙官方于其内。唐高宗闻名,除谏议,不受。后尸解空衣,今为孙真人。

  葛期致雨,赵炳呼风。

  《神仙传》:黄卢子姓葛名期,治病,千里寄姓名为治,治皆愈,年二百八十岁,禁水,水为逆流,力举千斤,行及走马,头上常有五色光气,高丈余。天大旱时,到渊中召龙出,使催促升天,便雨数日。一旦乘龙而去,皆与亲辞别,遂不复还。

  《总仙记》:赵炳字公阿,束阳人。曾远行,遇旧交,炳乃酌束流水为酒,削桑皮为铺,皆极醉饱。曾至河欲渡,岸傍求船,船人不应,炳乃铺盖水上而坐,呼风乱流而济,悉无沾湿,时人神异之。

  阮丘货葱,文宾饵菊。

  《列仙传》:黄阮丘者,睦山道士也,衣裘披发,耳长六七寸,口中无齿,日行四五百里,每止于山上,种葱货药以度世,百有馀年,人皆不识之。及朱璜指出,方知其神人,候之已不见矣。

  又,文宾者,太丘人也,卖草履为业。一日弃妻入山,饵菊不出,妻老入山寻夫,见宾更少,亦不肯下山,宾曰:汝亦好道。遂令妻饵菊养气,夫妻俱得道。

  谢敷少微,李至亢宿。

  《晋逸史》:谢敷字庆绪,会稽人也,入太白山十馀年,镇军邮情召为主簿,台召博士,皆不就。初,月犯少微,少微一名处士星,占者以隐士当之。谯国戴逵有美才,人或忧之,既而敷死,故会稽人士以嘲吴人云:吴中高士,便是求死不得死。

  《玉壶清话》:李至南官尝作《亢宿赋》,其赋序曰:子少多疾,赢不胜衣。庚寅岁,忽梦游一道官,金碧明焕,一巨殿,一宝状,斗归然于中一金龙盘于状上,碧髯金鬣,光射天地,旁有绿鬓道士,转昤若昆电,谓予曰:此亢宿官也,大象无停轮,宜速拜之,汝将事此龙,积疾亦消。予将拜龙,辄先拜至道。初,太宗皇帝立,真宗皇帝为皇太子,命公与李亢相并为宾客,太宗皇帝戒真宗:二臣皆宿儒重德,不可轻待,五。选正人辅导于汝,宗基国本,吾无虑矣。真宗恭禀皇训,见铃先拜,符亢官之兆也。

  玉划瓦龟,黄折草鹿。

  《酉阳杂俎#2》:王琼有道衍,取一瓦片划作龟甲怀之,少顷取出置地,则成真龟,循行庭下,经数日成瓦。

  《西山记》:黄真君名仁贤,字紫庭,一日受玉皇诏上升,而二弟尚在猎所,紫庭遽往召之,乃曰:我等受性游逸,不堪作仙,但愿举家升腾,我等未欲去世。亦恐捕鹿冥数未足,致此迷执。紫庭以其分然,乃付地仙之卫,教其修化。复折草化鹿,止其妄心。二弟后隐于西山。

  观香脱网,许映解东。

  《真诰》:王观香,灵王之女,乔之妹也,得乔飞解脱网之道,与乔入山,积三十九年道成,授书为紫青官妃,主领东官。

  《丹台新录》:许映,长史之兄也。映绝志山林,勤心味道,遇王世龙受解东之道,修返行之法,服玉液朝脑精,二三年中面有光华,还颜反少,但恨其所禀不饶,不得其高品之通耳。司命劲吾举之,使奏闻上官,移名东渚,立为地仙。

  周驱邪魅,刘役鬼神。

  《西山记》:周真君讳广,字惠常。入蜀得驱邪逐魅之衍,以拯救疾苦。闻许真君在旌阳以符呢疗疾,远近赴邈,乃自蜀云台山至旌阳求见,愿事门下。许君从之,尽得其妙要,后从许君上升。

  《神仙传》:刘根,汉武帝时弃官学道,入嵩山石室中,庙缘王珍因请问根学仙时本末,根曰:吾昔入山精思,无所不到,后于华阴山,见一人乘白鹿车,从者十余人,左右玉女执釆旌之节,余再拜稽首,求乞一言,神人告曰:尔闻有韩众否。答曰:实闻之。神人曰:我是也。遂授以道要。夫道有升天蹑云者,有游行五岳者,有不死者,有尸解者。药之上者有九转还丹、太一金液,服之皆立登天,不积日月矣。其次有云母、雄黄之属,虽不即乘云驾龙,亦可役使鬼神,变化长生。其次草木诸药能治百病,补虚驻颜,断谷益气,不能使人不死也。李臻晦迩,张皓登真。

  《高道传》:李臻家甚贫,一日有道士张齐物谒臻求寓泊之地,臻待之甚厚,张每醉,或骂晋,呕污外具,奴仆皆恶之,而臻未尝介意,张因谓臻曰:蒙君厚顾如此,今别去,能相送数里乎。遂与之偕行,张曰:余周游人间五十年,未尝见仁厚如君者。遂以黄白衍授臻。辞以命薄,不敢受。张茫然自失曰:君之道非某所及也。于是抽簪引以为剑,乃划地,随手而裂,曰:自此为别。乃投身入地而没,臻异之。

  张皓,汉永初中尝诏逸人为道士,皓年二十岁,与其选。一日封衡忽至,皓望风伏膺,求启未悟,衡因观其心,遣涉于深渊则遇鲛鲸迫之,而貌不变,诱之以色,试之以财,而心不动,衡曰:可教也。于是付《青腰紫书》、《金根上经》及神丹半两,而诫之曰:动则得之,替则失之。皓俯伏受命,遂入赤城山服丹行道,至魏太初登真。安妃贵客,孙登奇人。

  《真诰》:兴宁二年,紫微夫人与安妃同降杨真人室,紫微曰:今日有贵客来相诣,安妃神女乃李夫人之女,昔往龟山学上清道成,受太上书,补为九华真妃,赐姓安氏,以游行于太清也。

  《抱朴子》云:孙登,奇人也,无家属,每于山问穴地而处,冬则单衣,大寒,披发自复其身。而《真诰》亦云:孙登独弦而成八音,真奇士。

  道者稷帚,先生布巾。

  《茅亭记》:雍法志尝供养一石老君,每诵天蓬呢不辍。一夕梦神人于石像前取一稷帚与之曰:但有患者,以帚扫之。言讫而觉。自后有疾者来,以帚拂之,应手而愈,时人为颂曰:雍道者扫盲能视,拂跛能履。患者云集。

  《丹台新录》:轩辕集居罗浮山,自号罗浮先生,人传数百岁。每入山探药,而龙虎随侍而行。师能分形化影,无所不至,每出入持一布巾,见有疾病以布拂之,应时而愈。后不知所在。

  天台刘阮,合浦元柳。

  《神仙传》:刘晨、阮肇尝往天台山探药,迷失道路,因过汉,见二女子颜色殊绝,邀至家,设甘酒,下胡麻饭、山羊脯,食之甚美。馆于山中半年许,洎归,乡邑零落已七百年矣。

  《传奇》:元和中有元彻、柳实居于衡山,欲越海织舟合浦,忽飓风飘入大海,莫知所适。俄至孤岛而风止,二子登岸,忽见双变女子二人,因叩头求哀,乞返人世。二女悯之,乃引谒南淇夫人,告以姓名,夫人笑曰:昔有刘、阮,今有元、柳,岂非天也。命二女送客,以玉壶一枚赠之,题诗曰:来从一叶舟中来,去向百花桥上去。若到人问扣玉壶,鸳仑自解分明语。俄有桥长数百步,栏槛上皆有异花,二子登桥,遂抵合浦,回视已无桥矣。将归衡山,中涂以手扣玉壶,果有鸳青语曰:当欲饮食,前行自遇耳。忽道左有盘肴饮食丰备,二子食之不饥。后遇一史日太极先生,以壶告之,先生曰:吾贮玉液壶也,亡来已久。后二子随史隐祝融峰,疑自此得道也。

  少君眉目,子荣鼻口。

  《神仙传》:李少君,齐人也,闻汉武帝好神仙,少君以神方干武帝云:丹砂可作黄金,服之能升天。时见武帝御座有铜器,曰:此齐威公之器也。帝验其刻镂之文,果是,乃知少君数百岁。肌肤光泽,其眉目口齿如童子焉。

  《丹台新录》:赵瞿字子荣,时息癞疾垂死,自厌入山,以身投虎狼,不归。忽遇异人授以服食法,而疾除,身体轻强,年一百七十岁有少容。临外时见二美女出入口鼻之问,耳闻琴瑟之声,在人问三百馀年,色如童子。

  真多朝元,可居占斗。

  《列仙传》:李真多者,神仙李脱之妹也,随兄修炼而兄授之以朝元之要,行仅百年,状如二十许,遇太上降授以飞升之道。今蜀中有真多治是也。

  《高道传》:道士任可居者,不知何许人,年四十,木讷愿慇,负囊事道士向道荣。道荣怜其志,以镇元策、灵宝诀付之,戒曰:十八年后方可以示人,灾福之验,勿窥荣利,无妄传授,此道得之者神仙,泄之者夭枉。可居自后渐言人休咎,或为人禳醮,每占,先令每人斋戒向壁,列斗魁之像,坐其前,则祸福吉凶历历如见。

  李泌泼蒜,叔茂种韭。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