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七颂堂识小录

提要

  《七颂堂识小录》一卷,国朝(清)刘体仁撰。体仁字公勇,诸书或作公■〈甬戈〉。■〈甬戈〉即古勇字也。河南棣川卫人。顺治乙未进士,官至吏部郎中。王士祯《居易录》记体仁喜作画而不工,恒蓄一人代笔,有宣州兔毛褐,真不如假之戏,至今以为口实。然其赏鉴则特精,所撰《七颂堂集》中有与张实《水尺牍》,称近日仿《烟云过眼录》,为《识小录》一册,即是书也。所记书画古器凡七十四条,多称孙承泽、梁清标诸旧家物。盖体仁当时与汪琬、王士祯为同榜进士,以诗文相倡和,而与承泽等又以博古相高,每条必详其所藏之人与其授受所自,皆可以资考证。王宏撰《山志》曰:近刘公勇撰《识小录》,中有云王《山史》亦有五字未损兰亭本,宋拓豫章本也。有米元晖跋与宋仲温跋若出一手为蛇足耳。汪苕文大不然之。予尝驰简公勇云,米元晖跋固疑其赝,然与宋仲温跋用笔迥异,足下谓如出一手何也?今遂望足下删改此稿?不然失言矣云云。其跋今未之见。然恐亦好事之家,自矜所有,未足为定论也。惟苏轼所书《醉翁亭记》,《因树屋书影》以为出中州士人白麟之手,高拱误为真迹,勒之于石,体仁亦称人疑其赝,或指为锺生所摹,而谓定州有轼草书中山松醪赋残碑,笔与此同。轼一书每为一体,忽作颠张醉素,何可谓其必无?殆以乡曲之私,回护其词耶。末二条一为陆竺僧遇魔事,一为韦际飞池河驿见雌雄猿事,皆与赏鉴无关,疑偶记册末,而其子凡据以入梓,未及刊除也。

正文

  定武五字不损本兰亭,今在孙少宰家。有姜白石二跋,赵子固一跋,所谓落水兰亭也。所可疑者,后有赵文敏题字耳。王宗伯书数字于押缝,籖后有白抱一印。所谓五字者,“湍流带右天”也。余偏傍皆如白石所考,微异者,崇字山下作三点,领无山之盛,盛字上蚀处,作昂首龟形,由字中直如申字。

  绛帖二十卷,原为冯涿鹿物,今归孙少宰。毎幅有一轩二字印,印几方广二寸,元初方一轩也。押装池有三城王印,间有无此二印者。纸皆横帘,搨手亦精。传闻内府凡数部皆不全,涿鹿择其精者合成之也。后仍淳化旧题识十卷,后帝王书,以宋太宗为首。二王书皆割裂,杂以头眩方十七帖大令数帖尤伪。王宗伯有言:古人碑皆自书,虽久而笔尚可寻。阁帖经数摹,神气尽矣。乃世人以阁帖为书学六经,何也?

  王元章梅花一卷,前曰印水梅影。后自题云:“我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在柴门。”

  杨补之竹,一茎数叶,笔笔皆书法也。后有野涉翁题字,不知何人也。

  赵子固山水卷,疎密横斜,遇纠纷处,目不给赏,真化工也。八分自题戊午子固,右三卷皆少宰物。

  颜鲁公鹿脯帖真迹,在常州一旧家,今为王长安购得。纸墨如新,精神奕奕,能摄人于十步外。

  禇河南儿寛赞真迹,为王长安所得。岁丁未冬见之京师,楮书方寸余,后书禇遂良应被诏所书。二帖皆希世之寳。

  王额驸长安又出一玉杯,卧蚕纹内有血斑,初视之玉情闇然,酒满则浸色外见,若出水芙渠,亦异物也。

  右军集书金刚经,世不多见,所见者华阴王山史所藏,云旧为渭南南氏物。

  圣教序不损本,向为范质公先生物,表里装作小册,今在华阴王家。

  王山史名弘撰,亦有五字不损本兰亭,宋搨豫章本也。有米元晖跋与宋仲温跋,若出一手,为蛇足耳。

  巨然山水卷,今在梁宗伯家,疑非全帧。上有淡墨滩隠隠作烟树田塍迷离状,莫寻其笔痕墨迹。向为孙氏得之内府者,今归真定梁玉立先生。

  巨然又有鹭鸶大幅,其立处渲墨作坚圆状,非石非滩,若水落而泥凝者。山水之外,此为仅见。老杜“至今江海上,双影日萧萧。”,似为此句传神,亦北海先生物。

  高房山大幅山水,全用米家法。题云元气淋漓,孙北海藏。旧为分宜物,曽入内,国初尝以内府书画赐大臣。外有标籖,多宸濠、江陵、分宜没入者,宸濠真赝半,江陵多赝,分宜多真。此老有钤山堂诗,超超得王孟意趣,眼光固自殊,而为猘子所累,可惜。

  《海天落照图》,赵千里作。横卷长几丈余,轮廓用泥金,楼阁界画如髪,人物小如麻子,蠕蠕欲动。位置雄丽,令人有褰裳濡足意。本嘉兴项氏物,今为杞县马布庵所得。

  柴窑无完器,近复稍稍出。马布庵见示一洗,圆而撱,面径七寸,黝然深沉,光色不定,雨后青天未足形容。布庵曰:“予目之为绛霄。”

  王叔明山水小幅,何御史元英物。叔明,赵文敏甥。笔与文敏大异,皴法变自北苑也。此幅万松围合枝皆垂而末仰,松针用笔重于松身,但觉风声谡谡,竒为蔚荟矣。

  何御史有右军墨迹三行,亦出自内府,盖唐人临本。

  国初有发隗嚣墓者,官觉而追之,得陶器数十。见一酒琖于京师,色如龙泉之淡黄者,外皆自然蕉纹,内有团花。砂底,丰上敛下,口径三寸许。

  官窑螭耳洗,宋修内司窑杯,直如筒,色如猪肝,皆北海物。

  汉三耳壶,今在京师宋子飞家。

  《肃府帖》,人贱其近,北海先生谓胜前人。其原本余曽见之,缺二册。猗氏有,荆君得之。歳甲辰携往江南,今不知所在矣。

  《富春山图》,黄子久作,草草若不经意,神品也。今归泰兴季氏。

  王摩诘《溪山残雪》,千岩万壑,林木丛杂,向为周又新所有。

  苏东坡草书《醉翁亭记》,鄢陵有刻本,吾家司冦所摹也。人疑其赝。又有知其为锺生所临者,墨迹在刘相公家。然余过定州看雪浪石壁,间嵌残碑乃草书中山松醪赋,语笔与此同。按坡公尝钞书,一书每为一体,则忽作颠张醉素,何可遽谓必无。其字画轻重不一,重则棱角森然,又颜法也。

  渔人于京口网一石,致于市。有以百钱得之者,朝夕玩弄,疑其中有痕如线,因试剖之,划然为二,乃砚也。复售得千钱。有识之者,以计钩致,去盖,玉砚也。其外之似石者,璞也。后在中州。

  宋板书所见多矣,然未有踰《前汉书》者。于中州见一本,本出王元美家,前有赵文敏小像,陆师道亦写元美小像于次帙,标籖文衡山八分书。

  鄢陵家司宼好弹琴,所藏有轻如一叶者,甚珍之。别业有楼三层,绕楼柿林数十亩。尝携琴其上,一日昼眠,闻琴声寤。见一黄衣人坐而弹,爱其异音,心识其节奏,曲终乃起问之,无所见矣。自此琴在壁亦尝作声,后碎于宼。

  《文王鼎》所见凡二,冯涿鹿、孙退谷二家所藏,形制皆同。孙氏翡翠尤胜,固仿作,然均非汉以后物。

  李伯时画马一卷,一人魋结肩一旗立髙阜,马布山谷,状态各备。又一簇百余匹,鬛首相亚皆一状,骎骎走也。梁园宋氏物。

  倪云林十万图册,本荆溪陈定生物。梁园侯朝宗为之作记而海内知有此图。后朝宗携归梁园,既殁,子皆不肖,近闻为一有力人胁取去矣。

  浮月杯,陶杯也。口微缺,以金锢之。酒满则一月皛皛浮酒面,先朝中州王邸物,后不知所归。

  蕉叶觚,欵作子字,下虫纹,上纯作水银色。太仓王相公物,合肥王纳言思龄有之。

  颜鲁公送刘太冲叙真迹,在合肥王思龄纳言家,亦渭南南氏物。

  玉器入土,与铜器同处久,铜之青绿玉受之,天然莹浸。大梁王半庵先生得一玉觥如是,遂以寳觥名斋。其子雁泽亦博学好古,向犹见于其家。

  智永千文,旧云人间合有数百本,今则寥寥。山阴张文肃公有一本,白麻纸书,百衲装潢成册。间有缺者,真书锋颕森峭,非复枯禅入定。草书内押,时不免俗。寻其本韵,大似米老狡狯变化也。

  宣徳朝尚绘事,御笔点染工细特甚。京师人家藏所画黒猿攀槛悬臂取果,极为生动。即布地菱藕诸果实,亦非孙汉阳辈所及。上有御寳。

  浮光胡苍恒藏宣徳花卉卷,独写长春一丛,设色之妙无比,所谓当午月季也。

  悯忠寺有罗汉十六轴,梵像竒古,云是贯休笔。

  邢子愿好临米老登海岱楼诗稿,停云馆刻米老九帖,真迹在嘉禾髙氏。后分为三,贺中来得海岱楼诗稿,有米友仁跋,穆考功题字,今在王纳言思龄家。

  太原有李晋王像,侧坐调箭,善避独眼之诮。后二武士擎韔箙,一人唐巾玉带拱立于前者,庄宗也。毡笠佩剑立者,明宗也。其一人悬椎而侍者,安敬孜也。行纒而履示贱也,冠虎示服猛也。传亚子命工写之,时安已死,念其勇也。

  太原北吉祥寺僧藏舎利本出故晋府玻璃缾贮之大如菽白色旧五粒今忽生三粒

  太原有观音大士塑像,唐塑也。庄严妙好,土人述其灵异甚众。晋寺十六应真罗汉亦仿唐塑,按塑列画苑,今人不复讲矣。

  范寛名中立,性缓,故时人号之曰寛。山水大幅今在梁园宋氏,上有王文安题字,字效家庙碑。

  中立又有山水大幅在孙少宰北海家,树叶皆草草,枝干皆有自内挺外之势。山石钩斫皆有力,神品第一。宣和帝题曰“范寛真迹”,钤以万机清暇小印。

  宋文康公有梅道人山水一轴,桥道曲折,丛树工甚,世人但以攒点拟之,是未梦见在。

  东坡竹横幅在北海先生家,酣满俊逸,足移人情。墨分七层,予转疑东坡先生未能工妙至此。先生言明季乱,有掠书画卖者,取直甚廉,独此幅索厚直,盖贾竖无不知有东坡者矣。

  王纳言思龄家有蔡忠惠二帖,草草处皆得晋人三昧,句曲笪在莘,题字亦有意。

  京口张氏世博雅好古,所藏有虞永兴夫子庙堂碑真迹。字小于碑,本当时试笔所作。黄庭结构,妙合自然,可异也。考永兴此碑成,搨无虚日,唐末已断泐尽矣。世所传陜搨,乃五代时王彦超重摹上石者。余见初搨本出大内,与今大异。宋元皆未见此真迹耶。

  张礼存太史又出右军三帖,唐人双钩也。奉橘帖不逮如何帖。有王胜之题字,赵文敏评者,谓有游闲公子之风。张素存太史出大仰山兴国禅寺碑真迹,独谨严有风骨。

  冯涿州宋元画册二,戊申冬归之孙北海先生,己酉人日余获观焉。

  元唐子华大幅山水在山阴胡夫子家,全仿郭河阳。

  越窑矮足爵,栗壳浮青,转侧皆翡翠。呉越王所供,当时民间禁不敢用,故存者极少。

  李迪鹿一幅,丛树流泉蔚为幽邃,故诸态皆天全也。斫渲俱非近今法。

  王若水花一幅,叶似玉簮,而花似萱,目所未见。或曰波罗花也。设色极竒。右二幅皆文康公家赐物。

  江贯道《长江万里图》,张尔唯学曾所藏。顺治甲午赴苏州太守任,孙北海、龚孝升、曹秋岳三先生偕王元照、王文孙于都门宴别,各出所藏名迹相较,诸公欲裂而分之,尔唯大有窘色。北海集古句戏之曰:“剪取呉淞半江水,恼乱苏州刺史肠。”一座绝倒。

  董北苑夏景《山口待渡图》见《宣和谱》。己酉见之京师,前有天厯之宝,元文宗奎章阁物也。后有天厯三年正月奎章阁侍书臣柯九思鉴定恭跋,奎章阁侍书学士臣虞集诗。又有奎章阁承制学士臣李泂、奎章阁参书臣雅琥二诗。雅琥,蒙古人。

  观《山口待渡图》之次日,又见米南宫山水一幅。山树点法简而能厚,室宇人物舟楫皆工细。已乃悟其从北苑来,古人学有原本如是也。有黄子久印、沈石田印,王文安题装池之左:“千山万山青如空,大树小树如游龙。井西道人出神去,飞过蓬莱第一峰。”老铁在小蓬台书,大痴为叔敬作此横幅,兼海岳北苑而成,茫茫真气浮动也。

  《伏生图》,席地凭几,短须鸡皮,真九十老人。而睂目静逺,则大儒也。宣和帝题王维冩伏生数字,字极楷。上用干卦印,背亦精绢装。

  韩干马一幅,有刘巨济、米元章、黄山谷题字,为李龙眠物。右二幅下背后有卧用半印,存司印一字俟考。

  黄子久《天台石壁图》,大幅。树石皆一笔冩成,与富春山图异体同韵。袁宗彻家藏物也。

  黄子久、王若水合作大幅山水,上有杜伯原本八分题字,沂阳董复家藏。

  郭熙《古木寒泉图》,大幅。坡陀回复,二大古木一挺一盘,众木拥之。凄神寒骨,有不可久居之气。

  倪髙士迂作匡庐清晓图,峯峦丽密,林木森秀,极为工到,荆关古法然也。自题小词其上,曰:“春渚芹蒲,秋郊棃枣,西风沃野收红稻。檐前炙背媚晴阳,天涯转眼凄芳草。  鲁望渔村,陶朱烟岛,髙风峻节今如扫。黄鸡啄黍浊醪香,开门笑迎东邻老。”字画挟八分,最有逸趣。

  倪元镇《狮子林图》,今在楚中程端伯家。

  子敬好冩洛神赋,今所存者十三行耳。余所见十三行与停云馆诸刻大异。又见一搨本乃全文,右军亦有全文榻本,不知何时所刻。原出之内府,右军全学锺太传,时作行草阑入索史。子敬则骎骎曹娥碑法,满骞异题识字在子敬全文下,不在十三行下。

  文与可垂竹一枝,■〈衤离〉褷轩翥生气满纸,与东坡大幅迥殊。乃云吾墨竹一派近在彭城,此不可以形似求也。

  子父鼎今在额驸王长安家。

  孟彛,口径三寸许,漫水银色,平肩,耳内有作孟彛二字欵。

  周小鼎,无欵识,髙五寸,径三寸,许从鼎也。

  黄山谷草书秋浦歌长卷真迹,得之丹阳,蒋虎臣极赏之。

  吕氏族谱见于定逺民家,卷首八字题曰:“山谷老人书”,下有印方二寸许,曰:“学士之章”,下有叙作吕东莱书。又有苏辙、魏了翁、虞允文、文天祥、文与可诸人题字,印文皆前学士之章。观前后手迹皆出一人,盖吕氏子孙录本也。二敕书:一为吕蒙正,一为吕夷简。皆有制书之宝小玺,敕书书法亦草草,独二公画像,寥寥数笔,神度焕然,非宋之髙手不能也。

  常郡陆竺僧度,辛巳馆于俞容自家。好吐纳导引,从北地韩道学未百日,晚坐院中,棃花盛开,一妇人倚垂杨注视。瞥见之,意谓容自家人,遂入户。转忆之,讶其非时世妆。自是数相见,偶违其意,辄见一蝶入其口,若有物絷其心者,遂觉。已委其身而去,至宫殿见贵人。侍者皆武切责之,转屠其家。竺僧忽自念:予一心也,何事而为彼絷。诸縁放休而已,卧醒在床矣。如是数月乃灭。余谓竺僧此已魔非鬼物。

  韦际飞致云言于池河驿,见贡猿雌雄各一,抱一子,傍聚狝猴数十掷跳喧■〈豕灰〉。贡者言猿恶人间哭泣声,闻则肠绝,故以是乱之。雌白而黑环,其面颈以下亦黑若衣领。雄黑而白环,其面领縁亦白。与之枣栗,伺其引手接,则引逺,猿必引臂及之。左长则右缩,信通臂也。猿声悲,故有峡中沾裳之谣,兹乃畏人之声悲异哉。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8:1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