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

  经名: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北宋张继先撰,明张宇初编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正一部。

  目录

  序

  卷一

  文 

  卷二

  五言古诗

  卷三

  歌行

  卷四

  五言律诗

  联句

  卷五

  七言律诗

  卷六

  词颂

  卷七

  五言绝句

  六言绝句

  七言绝句

  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序

  宇宙之间,钟光岳灵淑之气者,惟人。而人之修乎身也。有诸内必形诸外,固凡蕴蓄之素者,其能已于言乎。虽老庄氏之学,堕肢体,黜聪明,凡役乎外者,一切斥绝,务一返乎内。而至于垂世立教之道,亦必因言而后达且著焉。由是观之,游方之外者,岂尽以言为无所用者哉。盖其于言也,若太空行云,澄渊微澜,随其动止而成文,不可以迹见之也。若儒之于言也,达则雄迈,放逸之情肆;穷则羁愁,感慨之语发者,异矣。虽然,其道隆神化之久,与天为徒久,岂必以言之有无,而后谓之至哉。三十代祖虚靖真君,以灵悟宿植,遭熙洽之朝。在崇宁、靖康问,徽庙崇道尤笃,而真仙辈出。与真君上下一时者,若徐神翕、王文卿、林灵素也。凡驱禁祟,平潮孽,验萦桧,往往有异征。暨国运艰否,预达灾朕,及致风霆旸雨,特指顾问。其道神行着,诚足以羽仪天朝,泽被含品矣。虽相去数百载,迨今人犹道慕之。岂惟夸一时而后竟泯泯无闻者比哉。旧传《应化录》,载述勳行详矣。凡真君流示世教之语,陶冷性灵之篇,又皆足以警迷启蔽,非游神于胚辉泱儿之初,蝉蜕于胶辐尘滓之表,无毫忽足以介其中者,其所造诣,能若是哉。四方传诵J愿见者惜不获其全。往尝刊行,久亦遗缺,因釆之名山,重镘诸梓,以广其传。庶俾冠褐之士,慕向之流,探索于言外意表,以悟火符之祕,穷铅汞之妙,有余师矣。以是而进乎道德之域,若所谓广漠之野,虚无之滨,当层峰高林之问,风清月霁之夕,哦咏其空歌灵韵,林唱泉答,又焉知其霓旌霞珮之不来降也哉。其可不与老庄氏之言而并传乎。宇初忝嗣匪才,岂足以尽其赞颂扬美,尝惧有所逸坠,姑序其槃于首,以俟诸大手笔焉。

  岁洪武二十八年乙亥中元后上吉日正一嗣教道合无为阐祖光范真人领道教事嗣汉四十三代天师嗣孙宇初斋沐再拜馑序

  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卷之一

  嗣孙四十三代天师宇初编次

  文

  心说

  夫心者,万法之宗,九窍之主,生死之本,善恶之源,与天地而并生,为神明之主宰。或日真君,以其帅长于一体也。或日真常,以其越古今而不坏也。或日真如,以其寂然而不动也。用之则弥满六虚,废之则莫知其所。〔其〕大无外,则宇宙在其问,而与太虚同体矣。其小无内,则入秋毫之末,而不可以象求矣。此所谓我之本心,而空劫以前本来之自己也。然则果何物哉?杳兮冥,恍兮惚,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识识,强名日道,强名曰神,强名日心,如此而已。由是观之,岂不大乎,岂不贵乎。然而轮迥于三界,出入于生死,而不能自已者,何也?盖一念萌动于内,六识流转于外,不超乎善而超乎恶,故有天堂地狱因果之报,六道输回无有出期。可不痛哉,可不悲哉。若夫达人则不然也。故斋戒以神明其德,一真澄湛,万祸消灭。老子日: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夫物芸芸,各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日复命,复命日常,知常日明,不知常妄作,凶。所谓常者,越古今而不坏者是也。所谓妄者,一念才起者是也。庄子日:既以为物矣,欲复归根,不亦难乎。在易也,其为大人乎。自玆以往,慎言语,节饮食,除垢止念,静心守一,虚无恬淡,寂寞无为,收视返听,和光同尘。瞥起是病,不续是药。不怕念起,惟恐觉迟。譬如有发,朝朝思理。有身有心,胡不如是,行住坐外,勿使须臾离也。无何有之乡,华胥氏之国,吾其游焉。

  开坛法玆关

  君不见千丈梯,倚于峻岭,蹑之可至颠峰,临于陆地,则数尺墙不可越。梯非不及,所立者非。万斛之舟,安于大川,济之可涉江海,委于漱水,则数步溪不可渡。舟非不能,所安者非。吾家法录,上可以动天地,下可以撼山川,明可以役龙虎,幽可以摄鬼神,功可以起朽骸,修可以脱生死,大可以镇邦家,小可以却灾祸。然得之在修,失之在堕。故匠者与规绳,不能使必巧;师者与模范,不能使必行。但人之恩情魔阻,名利障难,罪衅日增,未尝少息。生形无父母,身外谁亲?度日不过衣粮,积之何用?荣华富贵,秉烛当风,恩爱妻儿,同枝宿乌。高车大马,难将长夜之游。美妾艳妻,宁救九幽之苦。雕墙峻宇,白玉黄金,偶尔属君,不可长守。茫茫三界,碌碌四生,一逐逝波,永沉苦海。莫待邓都使至,黑簿勾名。到此悔之,何及今日。汝去父母国,来亲师匠门,蹑踌担双,冲霜冒雨,倾肝涤胆,来瞻太上之真风,责信投名,拜受天师之祕录。从玆已去,革故日新,名虽奏于高穹,身尚拘于世网。从前恩爱,割绝渐休,日后冤憎,相逢莫结。惟是解纷挫锐,济物救人,养性安恬,存神静虑。攀绿既断,火必息于心猿;妄想不生,内自停于意马。知身是患,见命为真,阳不煦生,阴不幽死。自是大风不动,劫火难烧,念既绝于三尸,性岂著于五欲。瑶台阅苑,为自己之家乡;爱海恩山,是他人之活计。人生何定,白首难期,日月迅速,下手犹迟,若更蹉跎,空成潦倒。此生幸到宝山,不得回时空手。伏愿皇基永固,圣寿延长,四夷不战,来王万国。无私自化,然后十方三界,六道四生,一切有情,俱登道岸。今则玄坛已就,开度俄临,不敢久立学人。伏惟珍重。

  答池州太守书

  马休根来,特承附书,复审已移成都,虽跋涉少劳,所履泰定。法录且埃盟申,谨须躬临盟佩,以全仪式。因风聊布手诚,休根去别奉状。六月十三日,某上望之太守。

  答真定府太守书

  久违冰表,遽损琼缄,喜闻起居,克臻冲适。欣惟安府侍郎,结发从道,奋身守儒,浩乎学海之巨波,卓尔文林之伟杰。伫看大用,以副群心,即遂参承,但探欣择。某上真定府太守。

  答汤明权启

  某启:久服徽名,阻亲玄论,仰斗每劳于梦寐,披风远隔于姻霞,云会未遑,琼缄首辱,荷至诚之尤甚,顾鄙野以何堪。共惟明权,玉阙高仙,瑶台上客,弃利名之缰锁,务道德之枢机。罔象存神,探玄珠于赤水。恬和养性,合至理于华胥。更宜拯济难危,提引愚下,全尽真人之德,发挥太上之风。庶几羽盖龙鳞,共访华阳之境。蕾买旌霓辈,同游太极之天。

  答太守林公书

  曩者所授功法,乃得圣师口诀,更在勤行。虽然不白日轻举,亦得身色无遗,在世延年,长生不死矣。奉祝,奉祝。某上林公道友。

  答林灵素书

  瓢笠无情,云烟奚取。金门红雾,漫为天上之游。白石清泉,方保山中之适。萍梗偶成于会合,云泥各致其逍遥。一隔江山,屡移寒暑,闲名日起,浪迹时睽。靖惟道本自然,神非别有,明月周流碧汉,光本无形;白云来去青山,色非有迹。蚤入茧而蛾去,雀赴水而蛤生。变化斯须,循环影响,趋向不干于模拟,浮沉自得于方圆。万象有杀有生,春花秋落;一气互消互息,夜露朝晞。五湖放浪于扁舟,三岛翱翔于玄鹤。升高须远,就下无难,不昧先机,方为达者。远承梅驿,径复华笺,幸阀冲和,适符败记。

  传天师与弟青词

  昔三天之后,父往而子来,今诸录之师,兄辞而弟受。当小臣之披戴,祈太极以鉴知,将储福于微躬,实难忘于大赐。臣无任。

  谢官职表

  时不迨人,恨蒙天眷,恩沾同气,庆洽私门。自愧宠惊实增,欣扑诚惶诚恐。伏念臣顷当总角,获奉清光,七换岁华,三颁诏节,构漏弃云眉之宇,以便焚修;赐宣和御礼之经,俾成功行。俄下漏泉之泽,及臣同产之兄,遭遇瑜涯,报称何地。玆盖伏遇特崇,教范无问,颛蒙义重天伦,推及臣子。虽绿故例,实骇当时。犬马之心,所当自竭,凤鸾之宇,何极其荣。中婵香火之诚,上祝冈陵之寿,臣瞻天望圣,激切屏营之至。谨言。

  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卷之一竟

  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卷之二

  嗣孙四十三代天师宇初编次

  五言古诗

  同石元规讲鸥鹏偶书

  翱翔数仞问,何异九万里。大道荡无名,无彼亦无此。悼哉元规爷,斯言迨尽矣。一物自太极,志士标高拟。鹏乎与蜩鸠,涉辩非至理。有形相变化,不出六合裹。飞跃涉程途,底用嘲远迩。迺识逍遥游,泽远发玄旨。讲罢四窗问,忘言空隐几。

  〔内史来访〕

  运使徐中奉,寻李隐者于本部,因临访上清,遂得煮茶款话,至夜分乃散。明自悦耳,信有瑰伟崇高,变通之论,山川之秀亦有增。明日分袂。时宣和五年,其略于是篇也。

  西风初飘飘,白露仍瓖瓖。有人浮大川,东巡抵饶阳。实受九重书,因之访丹房。山气龙虎明,青林云表长。与予适相值,议论清冰霜。已暮更秉烛,坐偶新月冻。玉蟾翳姻景,金飕扇天香。影落如乡云,斓然献奇祥。六合无异色,五峰同秋光。锦袍谪尘世,骑鲸隔川梁。君期践玄约,缈缈空中翔。

  汤明权挈家入道

  佳汝久虚淡,有才弗愿仕。鸡犬白云间,挈家从游此。所蕴既超特,玄理可坐致。悼哉明主命,不以夺我志。一变江海才,总无尘土气。闻之旌阳令,拔宅脱凡世。此事在精修,勉旗汤氏子。

  书龙变轩事迺成颂白青城道伯

  一室绝尘埃,和风撼瑶竹。满几惟琴书,潇然异尘俗。时时操寸毫,节篆数囊录。或同务玄子,揪枰两三局。夜对隔林月,膝上奏神曲。更深兴未阑,徐徐启缄轴。好来青城君,云开远山绿。

  和元规拜违

  才到巍峨畔,还登翠碧重。调青赓白雪,琴静抚黄钟。履践古人道,追游仙者踪。自来多福力,相信各疏慵。何处不为乐,此心知所从。还如一片月,挂在万年松。

  思青城翁

  一别青城翁,今经数旬朔。天炎春气阑,山花旋零落。时时与攀慕,西眺步瑶阁。无乃恋人间,笙歌正酣乐。归来方外俦,践我绿巖约。回照闪余辉,芙蓉出金削。

  和元规见勉

  君词语中,具引先贤事。了然道在玆,不行而善至。君今真至矣,奏乐求真知。一言见吾子,固难尽于辞。知君贯老庄,赛昼蹈大荒。剧谈玄中玄,豁落无边旁。有学必有待,不与诸魔对。涉景若与知,何尝讶谲怪。疑论涣已释,则信为善士。主善以为师,天真坐可致。人间犹论分,仙事宜任运。有命终出伦,盍死即待尽。大道非罔象,明明万物上。使我一闻知,应是快神爽。休更论浅深,斯言尽诚心。时哉且落魄,此语吾所钦。傍听亦喫嗤,不责于仁慈。所幸异流俗,事物中思惟。

  和张知县省食费韵

  食撰不须丰,古人贵量腹。一饱尚何求,八珍非所欲。犀筋驮未下,但折平生禄。造物赋人料,多少有数目。更思途中俘,皆缘食不足。庄叟重鹁食,此篇时一读。

  又省衣

  衣服贵适宜,冬裘与夏葛。睠玆修行人,初不事精洁。轻纱并丽帛,样新价亦别。每缣数千钱,拙工乱裁截。些小未称身,中心已不悦。曾知有贫者,冬夏皆皮裂。

  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卷之二竟

  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卷之三

  嗣孙四十三代天师宇初编次

  歌行

  大道歌

  道不远,在身中,物则皆空性不空。性若不空和气住,气归元海寿无穷。

  欲得身中神不出,莫向灵台留一物。物在身中神不清,耗散精神损筋骨。

  神驭气,气留形,不须杂术自长生。术则易知道难悟,既然悟得不专行。

  所以千人万人学,毕竟终无一二成。神若出,便收来,神返身中气自回。

  如此朝朝还暮暮,自然赤子产真胎。

  虚空歌

  虚空荡荡无边岸,日月东西互宾饯。东宾西饯几时休,生死场中如掣电。

  本来真性同虚空,光明朗耀无昏蒙。偶因一念落形体,为他生死迷西东。

  堪叹世人全不觉,死即哀兮生即乐。不知生是死根由,只喜东升怕西落。

  东升西落理当然,休将情识相牵缠。不信但看日与月,朝昏上下常周天。

  生非来兮死非去,无有相因随所寓。六道轮回浪着忙,真人止在虚空住。

  真人住处无室庐,邻风伴月同清虚。莫谓灵光只些子,包罗法界无遗余。

  法界包罗大无外,密入纤尘小无内。饥寒灾祸不能加,物物头头归主宰。

  一堆尘土百年形,如舟泛水凭人行。忽朝舟坏人登岸,枯木无主从沉倾。

  莫腐莫回顾万水,千江几番渡这回。到岸好焚舟不须,更说波涛苦有绿。

  舟居不居终不虞,昨夜风雷撼山岳。虚空不动常如如,识得真空方不昧。

  古往今来镇长在,掀翻世界露全身。尽度众生超苦海,真空消息非顽空。

  纵横变化无终穷,听我一歌空裹曲,铁蛇飞上昆仑峰。

  休歇歌

  休休休,歇歇歇,休休歇歇无分别。千般要妙万般玄,只是教人各休歇。

  既能休,复能歇,一切情绿皆断绝。饥愤渴饮困时眠,万死千生没交涉。

  古圣贤,及明哲,一性绵绵周浩劫。光明相照合真空,休歇之余更无别。

  地狱种,作冤业,六识炽然如火热。立我争人昧休歇,甘受碎身并拔舌。

  休与歇,真口诀,无愚无智无工拙。从上师真只怨修,不遇知心谁肯泄。

  休非休,歇非歇,大用现前无扭捏。主张元化绝形踪,囊括虚空超起灭。

  亦无休,亦无歇,歇歇休休皆强说。欲知真歇与真休,一输皎洁中秋月。

  钱塘有作

  红霞映朱栏,白云隐青山。尘中人不到,双鹤舞柴关。

  瑶琴一曲诗数篇,山童煮茗炉无姻。为思尘世去游乐,一别洞天今几年。

  湘江江上月初白,湘浦浦边风色清。断肠声咽玉笛碎,愁杀霜堤多少情。

  人生总浮云。仙家依旧春,归去来兮乐吾真。

  和元规任从他歌

  任从他,尽教他,莫管他,他是他非奈我何。尽日闲同方外友,高吟落笔如悬河。

  世上无心结凡累,匣中有剑降阴魔。长生已悟玄关旨,从教乌兔走如梭。

  尘劳汨没诚堪恶,孰肯飘荡随蹉跎。静处每思喧处事,到头空自竞嘘呵。

  任从他,尽教他,莫管他,但从元气养冲和。

  有时恣把丹书读,无事闲寻玉轸歌。我心非石不可动,任从俗论生乖讹。

  松簪布褐且自乐,岂恋俘华张锜罗。神炉交媾鍊金液,混乎湛湛而日多。

  功行圆成共归去,飘飘飞盖拂霄河。任从他,尽教他,莫管他。

  橐籥歌

  休言大道无为作,须向房中明橐籥。过时不动片时间,紫雾红光乱灼灼。

  青龙喜,白虎恶,赤蛇缠定乌龟壳。纵然过得尾闾关,又被曹溪路隔着。

  两条直上絮丹田,决言上有三清阁。阁下分明有玉池,内有长生不死药。

  依时下手采将来,服了蓬莱受快乐。

  靖通庵歌

  吾结草庵山之中,旁人笑我名靖通。都来方寸间田地,大包世界同虚空。

  我庵非通亦非靖,玲珑八面无形影。盈虚消息任天机,庵内主人都不省。

  有时风雪三冬天,山前尽日无人烟。顽空墨黑昼如夜,庵中光耀长周圆。

  有时风雷平地起,山沉江涌流云气。龙吟虎啸万形喧,庵内情绿无止起。

  环庵松竹连天青,冬不悴兮春不荣。人来谩笑庵居苦,彻骨贫来彻骨清。

  清贫生理十分好,翻忆朱门多饿殍。君能认得自家珠,终身岂羨他人宝。

  庵似身兮主似心,欲明庵主须参寻。驴胎马腹河沙梦,那知铁矿藏精金。

  高着眼睛速下手,只今觅取无中有。言穷理绝妄缘空,无毛狮子撩天吼。

  庵前大厦皆蘧庐,知音有几同庵居。若非捩断县崖手、谁解伊边认得渠。

  间中有乐无人识,静处工夫闲里得。自然妙用自然真,向上神仙皆此出。

  浮生短景甚悠悠,一切庵坏便须休。溥劝吾门诸学者,不昧此庵须早修。

  野轩歌

  四海鲸鱼不足钓,纵使上钩吾不要。三岛神仙不足夸,长生不死数如麻。

  惊人名誉不足恃,万古英雄一场戏。些些富贵不足欣,何如野轩外闲云。

  洞然劫火纤芥尽,此时睡着都不闻。野轩野轩在何处,宇宙茫茫无入路。

  十千仙子浪中潜,百万搏鹏地底度。此一轩,实奇特,神不知,鬼不测,

  东彻西,南彻北,中心一窍尘沙国。尘沙国界有微尘,一一微尘一真人。

  一一真人一真源,威仪队仗数亦然。时人若见野轩叟,正眼一观皆奔走。

  呵呵呵,千古万古野轩歌。

  寄林太守

  长生门户谁不爱,只要自己下功夫。九宫台上黄芽生,白玉池边蟠桃在。

  撞动天关鬼神伏,拨转地轴阴魔败。河车搬上九重天,日月鍊成金世界。

  怀鬼谷山思真洞天因咏以赠元规

  思真洞兮云水深,道人居兮鬼神钦。山花笑兮松竹阴,巖溜潺潺兮千古音。

  何时一造兮清神襟,攀石萝兮共笑吟。

  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卷之三竟

  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卷之四

  嗣孙四十三代天师宇初编次

  五言律诗

  得请还山元规远近遂成山颂

  喜见石浑沦,忘言意独真。还寻石桥约,一洗客京尘。香篆丹炉静,诗篇彩笔新。高霞不孤瑛,携手洞门春。

  和浑沦庵超然即事韵

  自得逍遥趣,从来乐□静居。水边红杳小,姻外翠篁疏。有物真常应,忘形内本虚。人间役尘虑,到此尽消除。

  简元规泰定二公

  傍水絃歌者,当簷执卷人。人心各有趣,天乐一何真。畏日初交夏,闲花尚是春。不随寒暑变,只有劫初身。

  〔秋夕〕

  立秋之夕,对酒成章,粗遣清景,以招佳咏。

  闪闪秋光好,行行万宝成。松高孤鹤唳,竹密一蝉呜。大醉衣襟湿,空歌风度清。腰琴宜更作,楚泽有余情。

  送元规游麻姑

  拂袖麻源景,飘飘逸兴清。不辞千里远。独步五云轻。自有琴书乐,应无世俗萦。我惭阻追逐,回首馒驰情。

  和元规拂云轩韵

  疏翠拥高轩,虚徐欲出云。两楹清荫共,西有龙变轩故云一阵好风分。偏州叹琴书席,难柄燕雀群。主人怜直节,孰敢巧操斤。

  〔答和元规〕

  元规道人览予《心说》,作颂见寄,次韵奉答。

  新文博不繁,披诵已清魂。意在诸绿外,心为万法源。犹龙谁可测,牧马自微言。三复难穷处,重来得细论。

  听元规琴

  万物纷然在,浑沦声不流。昔人絃上取,今我意中求。水激崖边石,风高岛上秋。相看得真乐,天地共优游。

  喜晴

  芍药都零落,山泉遂有声。尽知春去晚,深喜夜来晴。高柳拂簷今,闲花照坞明。松问携好酒,今日思方清。

  〔赠邓程二子〕

  邓程二子传法于予,清坛事毕,赋诗以遗之。

  不闭三天道,难回二子诚。露章招有感,裂帛喜为盟。神剑一日试,法灯千古明。内观当自悟,至理本无情。

  送正之法师

  道貌古昂藏,声名万里香。紫霞衣缥缈,丹佩玉琳琅。寂寞居巖馆,殷勤咏洞章。伫看功行满,飞盖上寥阳。

  晒经

  迟日满高台,书囊云锦开。梅蒸阳气透,林隐景光回。洞究千神恍,高昤万恶摧。殷勤能启祕,须仗出群材。

  晚步山间有作

  宿乌频来语,寻巢未得问。小星明更近,高桂玲初攀。拂露松都在,因风信未还。岂无虚歇处,青及谢家山。

  和元规寄杨子寓真巖韵

  应到最高处,翘思上古人。风来多柏子,蕾买去争嚣尘。褥暑不到处,天花自在春。仙踪欲无着,流俗馒寻津。

  次韵上勉元规

  优游且消遣,认取本来人。痛苦边是妄,杳冥中有真。煎烦徒自累,恬恢即长春。君岂知予念,予身非子身。

  题度仪堂四首

  屡赏中秋月,山堂亦怅哉。暂居行百日,常觉近三台。大木声探夜,脩篁荫静阶。倘非能自度,何以见归来。

  近户皆林杪,元非粒点成。山中行不遍,雨后看尤清。桃向天边种,云从岭上生。不通鸡犬到,时听度鸾笙。

  骤尔升堂者,同乎白日仙。崇深邻圣像,超卓愧吾年。微月兼寒露,乔松问野田。宫成方数载,犹使扣钟钱。

  正向西窗处,两峰苍翠排。白云清划入,玄鹤几时回。剪默如毛竹,锄嫌绕砌苔。有时不开户,姻雨蔽阳台。

  联句

  脩然元规夜坐,酌余德儒所惠酒。因成。

  共饮名家酒,三杯亦未辞张。据怀谈道妙,举笔赋新诗石。虽病仍牵率,为欢信渺弥张。疏星联远汉,绿水湛前池石。未及裴君句,惭教乐所知张。偷然清且慧,泰定默如癡石。有美新荷近,无尘皓月随张。山风来细细,银烛耿离离石。青眼便为览,朱帘莫下垂张。睡魔浑散释,吟思愈清奇石。万态付一笑,千春总片时张。此情能共适,得志任人嗤石。道重皆相契,心机独耻为张。瞿昙作良友,老圣是真师石。四海无余事,诸公足自怡张。仙巖挈钓艇,云锦种丹芝石。世俗为无谓,吾人还有宜张。红尘聊应迹,紫府去非迟石。终始怀观子,友持愧伯慈张。功成当并驾,六合恣傲嬉。

  又

  酒厌高阳价,人怀中古情张。把杯聊共乐,对景发新声石。十二分清气,三千外世荣张。天真聊所适,俗礼莫相婴石。蝉韵微微近,松声宛宛生张。林风侵坐玲,山月照人明石。籁静神尤爽,宵分气尚横张。星文玉烛焕,虎力紫毫轻石。得志非轩冕,游神必海瀛。中元聊醉此,寓意笑虚名。

  七言再咏

  醉倒尚夸云液美,吟看尤觉羽毛轻张。松轩怅望情何限,竹槛留连兴愈清石。水草远含青翠色,野花仍吐细微英张。风来划榻消残暑,雨过秋蝉送晚声石。仙境每看天路近,风骚不许世纷萦张。饶君先驾云问鹤,顾我还骑海上鲸石。白帝气刚群动肃,道人心正百魔惊张。共欣淡泊居林石,翻笑驱驰到市城石。溪上且同三笑乐,饮中要与八仙争。莫言酒量全输我,会是诗名数石卿。

  同游栖真

  兴为栖真来,情因昔人动张。昔人道非孤,今人心乃共石。静有物外乐,清无世问梦恭定。至论超形神,谈歌彻巖洞张。野色杂茶瓯,松声入琴弄石。未可赋归欤,更揭流霞甕恭定。

  梼雨应时喜而联句

  何以慰黎民,山川朝出云。精诚动天地,丹恳在词文张。南亩苗初槁,西郊雨已纷。林峦添郁郁,草木共欣欣石。休怪芝田茂,其如羽服勤。穹苍岂私曲,流俗足妖氛张。途路尘埃息,轩窗暑气分。丰年慰农叟,盛德谢吾君石。枝润惊林乌,厨清绝楚蚊张。上真何以报,惟把宝香焚。

  浑沦庵成,修然子亲庆,因以何字为韵,共酌联句。

  作室观灵境,功成事若何张。琴书消日月,阱钓老姻萝石。为羨云踪远,时将酒共过张。束巖开玉洞,西涧泻银河石。整珮思天柱,观暮悟烂柯张。真情敦澹薄,世业信蹉跎石。绝迹求无累,澄心到不波张。浑沦甘宴息,真率谢浇讹石。尘秽千峰隔,风流万气和张。干坤堪比寿,乌兔任如梭石。仙至不无谶,鹤来信有他张。正月上旬,白鹤数十群飞至此,盘旋移时乃去。煮茶留客话,种药救民瘉石。竹露延清荫,兰风动妙歌张。闲寻仙传读,静把玉经科石。大道犹衣袂,嚣尘自网罗张。有生如石火,移世似灯蛾石。欲入高仙调,毋教下鬼峻张。茅簷无一事,时复动吟哦。

  饮罢联西江月

  此夜月华如昼,束池不让西江。月明人静满庭芳,酒兴诗情贪长张。未忍茅堂归去,濡毫且趁昤狂。灯前高咏对幽窗,却笑青春流岩石。

  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卷之四竟

  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卷之五

  嗣孙四十三代天师宇初编次

  七言律诗

  次御制赐于真人韵

  玉篆金章咏洞真,真中高妙孰能伦。世绿拨去神常静,精食休来饭已尘。

  且为圣明常赞化,未应柄逛便终身。自循多幸因君命,得往琳宫见一人。

  京师夜坐怀浑沦庵有作寄之

  独坐空庐静可知,江城意味岂如斯。君看凤实初成处,自称蟾华欲妙时。

  酒兴愿同云叟乐,风尘无取庆宗诗。山中林壑虚明境,不得归吟有所思。

  次韵答赵尚书

  炎蒸时节别家山,霜雪如今却渐寒。恨我虚名徒涉世,忆君高语共凭栏。

  比因厌客连朝外,长是援琴终夜弹。已得明春归去旨,预惊灵鹤整翎翰。

  送于真人

  仰慕清声实积时,前朝因幸拜彤闱。稍瞻风致频相见,又恨霜天遽告归。

  至德馒劳中下笑,高才须信古来稀。自惭功行亏杨许,安得南真试太微。

  新荷

  败荷已尽小荷圆,昭眼含香尚忍怜。月帝来寻青玉匣,金童立认碧铜钱。

  已凝重露资清气,何幸轻风扫淡姻。远有华峰全美在,花开般捧烂红鲜。

  钱塘

  几万人家水绕城,白云开处见丹青。地连金色三千界,山瑛瑶峰六尺屏。

  晓托阑干披宿露,夜收帘蟆透寒星。制江风物端无赛,半拟蓬莱半洞庭。

  恒甫以新茶战胜因咏歌之

  人言青白胜黄白,子有新芽赛旧芽。龙舌急收金鼎火,羽衣争认雪瓯花。

  蓬瀛高驾应须发,分武微芳不足夸。更重主公能事者,蔡君须入陆生家。

  题皇仙宝积观

  仙去仙人往结庐,我来自喜驻云车。秋阳今日七月九,花蕊长春千载余。

  一孤松前流水出,数行沈约戏题书。围暮注酒妆莲实,聊复有无谈太初。

  京师七夕率赋

  七夕风光岂易阑,一年一度巧相干。不惊高处流星过,尽向今宵仰面看。

  花月有情天阙玲,胭山随分酒杯寒。从玆肃肃秋阴后,却恐衣袁未复单。

  自京还始来龙变轩觅故年幽致闲成长句粗写虚心

  寻得故年香翠团,共将真赏倚阑干。几随白日飞仙变,半为今朝宝黑干。

  光玲未枯春物笑,影疏来趁月华看。江南秋景犹繁剧,赖此一襟风月寒。

  还山

  长年京国甚羁囚,丘壑归来始自由。流水有声如共语,闲云无迩可同游。

  猿依松影看丹鼇,鹤与芦花入钓舟。如此柄迟良不恶,红尘何事辱呜绉。

  答太守虞察院游仙巖诗

  累年林下意何长,巖谷风霜亦备尝。俗客不曾交得到,达人应未以为狂。

  江亭昔造怀宁海,石屋今居似濑乡。谁拟上饶新太守,却因朝谒到山阳。

  饭月偷然堂

  密林崇岫往留连,十载官非上士班。赤帝御龙行末伏,嫦娥分月入深山。

  关津洞达干戈后,食息将安州里问。今也柳堤真吏隐,清流华薄地宽闲。

  题冲虚堂

  养其冲气以全生,柄息虚堂只数楹。南浦道高坊号美,太微风暖木兰清。

  百章为爱青林密,三体应书老子成。未有紫宸朝觐日,两余几处白云轻。

  〔 赠项先生〕

  琴斋乃予旧居,以琴名斋,五为之也。项先生与诸生居之,谈庄讲老有佳趣。向尝造焉,而忆往事,迺亦有分胜多徕之处。成诗呈项先生者,书其实耳。

  琴斋高致有真风,山合延宾未折中。来问死生非碌碌,为谈庄老肯匆匆。

  喜今可与君还往,惜昨曾留客许同。处士或将方寸比,斯人为不唠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