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达摩洗髓易筋经 项杨惠 吴德华 张鉴若 曹江

  

  

  原叙一

  张瑶序

  余方弱冠,患失血,体羸气微,医药罔效。清光绪乙未春,从周守儒夫子习训诂。夫子以所得于静一空悟大师之正侧坐卧各图,根据次授之,数月病愈,旋即废弃。阅六年辛丑,疾复大作,夫子督促复习,未百日病又愈。自是或作或辍,虽违师训,未尚日夜练习,然每因劳倦过甚,或肠胃积滞,必凝神静气,择要行之。

  迩来三十余年,虽年逾知非,其精力常足以应事,皆由于此。夫子于大师所授各图式外,又复旁收博引,阐发奥义。名曰:增演易筋洗髓内功图说。分为十八卷,订为十册,亲书三部,藏于其椟。丙辰冬,余自酉阳旋渝,夫子已归道山二岁矣。访其书尚存二部,今夏复访之,则仅存其一。余深惧大道之没,而吾夫子推阐之苦衷,亦随之而靡,亟商鉴涵世弟,谋付石印,以广流传。

  方今国术昌明,凡讲外壮者,多失内养,谈玄理者,罔识动作。兹编内外兼备,性命双修,诚入道之正宗,由道而佛之快捷方式,岂区区却病延年所能尽其功效哉。

  庚年岁秋九月门人张瑶艺耘敬述

  原叙二

  周守儒序

  予生而体弱,长失调养,十岁前饮食不节,尝患疫寒积滞等症。十岁后沉湎于酒,多生疮痍。

  至十九岁,又为洋烟困,行年三十体愈羸,病日臻,动则惊怖,行则怔忡,风热燥湿,坐不安席,寒暑昼夜,时在病乡,体则奄奄一息,热又时时上蒸,攻散和解,温补清凉,无术可施。

  十余年来,苦状难述,虽历经良医调治,先去邪,后扶正,症对方投,无不小效。而畏风怯寒,气短神衰,服姜桂参茸近十年,元终难复,壮年几与耄年无异。清夜自思,计维坐以待毙矣。

  然窃念生寄死归,寿夭何惜,独是混世四十年,毫无善状,负疚孔多,志未竟者几何,分未尽者又几何?所负天地父母之生成,君亲师长之教育,友朋妻 之属望,圣贤先儒之陶熔,更仆难数退思补过,可奈时不及待,何自怨自奋,亦徒仰屋兴叹耳。幸于辛卯春,宴古渝之至善堂,遇松山陈老师少林神功也。劝以其功疗之,尽传心授,于是顿起禅心,有因必访,又于成都道院,得内功图说一册,简摩日久,稍有所得,遵图行之,体觉舒畅,至是求道益切。

  癸巳秋闱,复赴省应试,于资阳通慧寺中,忽遇静一空悟老师,睹法相,心知其异,一路探讨真谛,随驾至昭觉寺,不离竟底。蕴悉师自嵩山少林来,尽得少林术,是达摩嫡派,深通如来易筋洗髓等经。拜倒求度,师悯其诚许之,遂执弟子礼,而受业于门,口传心授凡三逾月,尽得此中三昧。临别授以增益易筋洗髓内功图说六卷,卷分上下,共十二卷。戒之曰,此祖师真谛,非十八家支流可比,毋轻视,行持无间,足证佛因,切忌行至半途,自持神勇无敌,遂弃上乘工夫,久恋人间勋业事,以吾弟文士学成后,有心得处,可增演妙谛,以广慈航,万不可视为独得之奇,秘而不宣也。勉之慎之,余再拜受册,无日不习,方年余,颇觉病去瘾除,精神一振,体健身强,气力渐增,后效虽不能预必,此功终不敢稍废也。爰叙进道巅末,于简端云时。

  乙未孟夏中旬古渝后学周述官谨序于士隐斋中

  原叙三

  增演易筋洗髓经合编序

  易筋洗髓,自达摩祖师西去后,慧可祖师将洗髓携去云游,易筋藏少林壁中。由是道分为二:习洗髓者仅能收心养性,习易筋者仅能强筋壮力。千余年来,其书未合。后易筋经般刺密谛翻译出,代有传人。洗髓由慧可翻译出,亦有嫡派。两两相合,道本同源,理实一贯,一而二,二而一,两经非两派也。

  后世祖师得洗髓传,知道相表里,乃与易筋合成一函。虽纲领节目,综括靡遗,而奥旨微言,难寻次弟,经少林门下,诸老祖师,照诸佛菩萨、诸天神王、历代罗汉、宗师,庄严法相,摩挲求之,合以易筋洗髓所论工夫,始知道出一辙。于是汇成一帙,名曰:《增益易筋洗髓内功图说》。图多说少,其旨未畅。

  余不揣浅陋,根据图演说,缮写易筋洗髓于前,益以各家论说,分为十七卷。首二卷经文论说,中十二卷历代宗师增益图像,后三卷易筋洗髓支流,以备参悟采用。颜曰:《增演易筋洗髓内功图说》余何人?不足言道,亦不善属文。平日所得,虽未知当否,而吾师属意演说之命难辞。凡有所觉,罔为笔之于书云。

  原叙四

  李卫公序

  后魏孝明帝太和年间,达摩大师自梁适魏,面壁于少林寺,一日谓其徒众曰:盍各言所知,将以占乃诣,众因各陈其进修。师曰:某得吾皮,某得吾肉,某得吾骨。惟于慧可曰,尔得吾髓,云云。后人漫解之,以为入道之浅深耳。盖不知其实有所指,非漫语也。

  迨九年功毕,示化葬熊耳山脚,乃遗只履而去。后面壁处,碑砌坏于风雨,少林僧修葺之,得一铁函,无封锁,百计不能开。一僧悟曰:此必胶之固也,宜以火函遂开,乃溶蜡满注而四着故也。得所藏经二帖,一曰洗髓经,一曰易筋经。洗髓经者,谓人之生,感于爱欲,一落有形,悉皆滓秽。欲修佛谛,如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必先一一洗涤净尽,纯见清虚,方可进修入佛智地,不由此经,进修无基,无有是处。读至此,然后知向者所谓得髓者非比喻也。易筋经者,谓髓骨之外,皮肉之内,莫非筋联系周身,通行血气。凡属后天,皆其提挈,借假修真,非所赞襄,立见颓靡,视作泛常,曷臻极至,舍是不为,进修不力,无有是处。读至此然后知所谓皮肉骨者非比喻,亦非漫语也。

  洗髓经帙归于慧可,附衣钵共作秘传,后世罕见,惟易筋留镇少林,以永师德。第其经字,皆天竺文。少林诸僧不能偏译,间亦译得十之一二,复无至人。口传密秘,遂各逞己意,演而习之,竟趋旁径,落于枝叶,遂失作佛真正法门。至今少林僧众仅以角艺擅长,是得此经之一斑也。众中一僧,具超绝识,念惟达摩大师,既留圣经,岂惟小枝?!今不能译,当有译者。乃怀经远访,遍历山岳。一日抵蜀,登峨嵋山,得晤西竺圣僧般刺密谛,言及此经,并陈来意。圣僧曰:“佛祖心传,基先于此。然而经文不可译,佛语渊奥也。经义可译者,通凡达圣也。”乃一一指陈,详译其义,且止僧于山,提挈进修,百日而凝固,再百日而充周,再百日而畅达,得所谓金刚坚固地,驯此入佛智地,洵为有基筋矣。僧志坚精,不落此务,乃随圣僧化行海岳,不知所之。

  徐鸿客遇之海外,得其秘谛,既授于虬髯客,复授于予,尝试之,辄奇验,始信语真不虚。惜乎未得洗髓之秘,观游佛境,又惜立志不坚,不能如僧,不落世务。乃仅借六花小技,以勋伐终,中怀愧歉也。然则此经妙义,世所未闻,谨序其由,俾知巅末。企望学人,务期作佛,切勿要区区作人间事业也。若各能作佛,乃不负达摩大师留经之意。若曰勇足以名世,古之以力闻者多矣,奚足录哉?!时唐贞观二载春三月三日李靖药师甫序

  原叙五

  牛将军序

  予武人也,目不识一字,好弄长枪大剑,盘马弯弓以为乐。值中原沦丧,徽钦北狩,泥马渡河,江南多事,予因应我少保岳元帅之募,署为裨将,屡立战功,遂为大将。忆昔年岳少保奉命出征,后旋师还鄂,归途忽见一游僧,貌奇古,类阿罗汉像,手持一函,入营嘱予致少保。叩其故,僧曰:“将军知少保有神力乎?”予曰:“不知也,但见吾少保能挽百石之弓耳。”僧曰:“少保神力,天赋之欤?”予曰:“然。”僧曰:“非也,予授之耳。少保尝从事于予,神力成功,予嘱其相随入道,不之信,去而作人间勋业事,名虽成,志难竟,天也,运也,命也。奈若何,今将及矣!颂致此函,或能反省获免。”予闻言,不胜悚异。叩姓氏不答,叩所之,曰:“西访达摩师。”予惧其神威,不敢挽留,竟飘然去。

  少保得函,读未竟,泣数行下,曰:“吾师神僧也,不吾待,吾其休矣。”因从襟袋中出册付予,嘱好掌此册,择人而授,勿使进道法门斩焉中绝,负神僧也。不数月,果为奸相所构。予心伤少保,冤愤莫伸,视功勋若粪土,因无复人间想矣。念少保之嘱,不忍负憾,武人无巨眼,不知斯世,谁具作佛之志,堪传此册者。择人既难,妄传无益。今将此册传于嵩山石壁之中,听有道缘者自得之,以衍进道之法门,庶免妄传之咎,可酬对少保于天上矣。

  时宋绍兴十二年鄂镇大元帅少保岳麾下宏毅将军牛皋鹤九甫序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一章

  原理源流篇

  一、易筋洗髓名义

  筋,为联系形骸之物,故先易筋,筋易而无处不易矣。

  髓,为出入灵明之区,故必洗髓,髓洗而无微不洗矣。

  筋何贵乎易?按秘书说:日月为易,象阴阳也。易系辞:生生之谓易。注:阴阳转易,以成化生。

  是易为变化之总名,改换之殊称。筋一易而干坤合,坎离交矣。至引伸为交易、变易、互易、移易、反易、对易、辟易、改易、平易、和易之义。又何难使剥复运,否泰转耶?!所以一使之易,寒可易为暑,暑可易为寒,昼可易为夜,夜可易为昼,老可易为少,少可易为老,阳可易为阴,阴可易为阳,变化无端,皆易之道。

  髓又何言乎洗?按洗广韵,先礼切,正韵,想礼切,并音 ,与洒同,涤也。说文“洒足也”。史记高帝纪有:使两女子洗之文书酒诰,自洗腆改用酒。洗,又洁也。是洗之义,自上洒下,又由下升上而洁上也。他如钟名姑洗,律名姑洗,官名洗马,承水器曰洗,石名有洗石,皆取义于易系辞。圣人以此洗心,退藏于密之洗,所谓洒涤、洒洁也。所以一为之洗,浊积者能使之清,黑暗者能使之明,凝重者能使之轻,尘蔽者能使之净,洗髓功深能自放光明。

  昔汉武帝时,客有问于东方朔,曰:“先生有养生诀乎?”答曰:“无他术,吾能三千年一洗髓,三千年一伐毛。吾已三洗髓,三伐毛矣。”客不识道,以为滑稽戏语。后考据家及注家亦多引之作喻言,不知为实语也。

  行功者能晋进不退,恒久有常,困而升,革而鼎,蹇而解,贲临中节,屯蒙、悉涣、中孚、独履,由小过而大过,小蓄而大蓄,颐养与井养兼施,未济既济,有震无兑,有益无损,噬嗑需讼,师遁 ,比随而谦,谦而豫蛊,明夷,渐旅、渐异、渐丰、渐萃、渐艮、渐归妹家人,不暌同人,大壮,咸观、大有。一易筋即洗髓,一洗髓愈易筋,阳阴造化,往来不穷,无方无体,无际无涯与天地参,非其能事乎?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一章

  原理源流篇

  二、易筋洗髓并行不悖说

  予读易筋、洗髓二经,见易筋中亦能洗髓,洗髓中亦能易筋,功分精粗,不分先后,效分大小,不分浅深。专习易筋,仅能增力,则成外壮;专习洗髓,仅能养心,则成枯禅。皆偏也,皆非佛之全功也。

  易筋,佛之节目。洗髓,佛之究竟。无节目,不可入道。无究竟,何由证因。以易筋、洗髓歧视之,固非。即以易筋先洗髓,洗髓统易筋,皆误。行易筋不可离却洗髓工夫,行洗髓原为收束易筋工夫。其道一而分,其功两而合,其效一而神,其理两而化。易筋、洗髓具有并行不悖,相与有成之妙。

  故十二图中,所列行功次弟,导引逆流,搬运存养,规模皆合。易筋、洗髓,错综变易而兼行之。运中有定,定中有运,一动一静互为根,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相摩,八卦相荡,二经浑然一太极图矣。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一章

  原理源流篇

  三、易筋洗髓经后跋一

  易筋洗髓二经,并十二图,如来真谛,祖师秘传,后进未学,何敢妄赞一辞。然斯道自初祖流传,僧俗祖师,如后五祖及般刺密谛,徐鸿客、虬髯、李药师、岳鹏举、牛鹤九、马僧、金环女僧、周嘉福、徐全来、周斌、潘伟、王老莲、空悟和尚,诸老宗师,皆有增益,演传大道,果得少林嫡派,不背师传,摩挲日久,中有心得,传笔注释,不无小补。兹增演易筋洗髓内功图说一书,本少林静一老师而传。原名增益易筋洗髓内功图说,皆历代僧俗祖师,增益集成,义蕴虽该,理多奥隐,文多梵音,不演以华言,初学难解,纵有其书,无由播传。余得传时,师曾授意于余,口讲指画,命余演说,意谓有心得后,无妨增演而发明之,以昭来学。余不才多负师命,而凡有所得,罔不考证,前型申言其义,未敢杜撰一字。所有增益演说处,胥证以释门藏典及各语录,参以道藏大成,百子全书及各家丹经全集,合以医经,针灸脉穴,儒家易理性理等书,凡有与斯道合者,汇而辑之,演说广义,推阐其旨。颜书曰:增演易筋洗髓内功图说。非关工夫真正实际,一切劝道赞道,禅语佛偈,文词诗歌,悉扫而空。非若别种释部,专侈空谈,罕露真机,几于把断要津,使金钵盂暗沉海底也。是书明度金针,实皆黄庭要道,心传衣钵,已驾仙佛梯航,语浅近义精深。学人字字体贴,图图留心,朝夕行持,永无间断。浅之可却病延年,深之可羽化飞仙,粗之可强精壮力,精之可入圣超凡。健步轻身,犹其余事,出神入定乃证全功。讵可与六花技、海字功、十二劲、鹿鹤龟蛇五禽等图倒观哉?!是非聪明正大,素有根基,而又久于其道者,不能辨此!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一章

  原理源流篇

  四、易筋洗髓经后跋二

  前李卫公序至采精华法,是易筋经,翻译洗髓经序至翻译经义后跋,是洗髓经。二经所以合纂者,以易筋主运,定镇之;洗髓主定,运导之。舍定求运,搬运难运。舍运求定,欲定难定。先定后运,一运即定。先运后定,无定不运。专运落外壮,专定落枯禅。即运即定,即定即运,乃能运定。

  行动第次,虽先运后定,非运运定用,不相辅行也。至于十二图势,已隐括于二经之内。故列二经于十二图前,而合编于一卷中云。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一章

  原理源流篇

  五、易筋洗髓经后跋三

  前译经文,后译名义。文言各异,意义不二。达摩梵音,法空华语。空诸所有,不即不离

  人若执经,终不通移。分门别户,殊途异趋,同己则许,异己则毁。在教泥教,老死范围。如此之人,迂而且鄙。坐井观天,蟪蛄为期。祖师圆通,东游西归。只履独步,熊耳灭迹。不惟空尘,且并空理。无挂无碍,得大自在。噫嘻无师,天纵生知。生于默识,幼而颖异。少游印度,穷诸教义。不泥言筌,提倡宗旨。时来东土,直指性地。解缠出缚,天人师资。感祖洪慈,遗兹妙谛。后之见者,慎勿膜视。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二章

  易筋经总论

  一、易筋经总论原文

  译曰:佛祖大意,谓登正果者,其初基有二:一曰清虚,一曰脱换。能清虚则无障,能脱换则无碍。

  无障无碍,始可入定出定矣。知乎此,则进道有其基矣。所云清虚者,洗髓是也,脱换者易筋是也。

  其洗髓之说:谓人之生感于情欲,一落有形之身,而脏腑肢骸悉为滓秽所染,必洗涤净,无一毫之瑕障,方可步超凡入圣之门。不由此,则进道无基。所言洗髓者,欲清其内,易筋者,欲坚其外。如果能内清静外坚固,登寿域在反掌之间耳,何患无成。

  且云:易筋者,谓人身之筋骨,由胎禀而受之。有筋弛者,筋挛者,筋靡者,筋弱者,筋缩者,筋壮者,筋舒者,筋劲者,筋和者,种种不一,悉由胎禀。如筋弛则病,筋挛则瘦,筋靡则 ,筋弱则懈,筋缩则亡,筋壮则强,筋舒则长,筋劲则刚,筋和则康。

  若其人,内无清虚而有障,外无坚固而有碍,岂许入道哉?!故入道,莫先于易筋以坚其体,壮内以助其外,否则道亦难期。

  其所言易筋者,易之为言,大矣哉!易者乃阴阳之道也。易即变化之易也。易之变化,虽存乎阴阳,而阴阳之变化实存乎人。弄壶中之日月,搏掌上之阴阳,故二竖系之在人,无不可易。所以为虚为实者,易之;为刚为柔者,易之;为静为动者,易之。高下者易其升降,后先者易其缓急,顺逆者易其往来,危者易之安,乱者易之治,祸者易之福,亡者易之存,气数者可以易之挽回,天地者可以易之反复,何莫非易之功也。

  至若人身之筋骨,岂不可以易之哉?!然筋人身之经络也,骨节之外,肌肉之内,四肢百骸,无处非筋,无经非络,联系周身,通行血脉,而为精神之外辅。如人手之能摄,足之能履,通身之活泼灵动者,皆筋之挺然者也,岂可容其弛挛靡弱哉?而病瘦 懈者又宁许其入道乎?佛祖以挽回斡旋之法,俾筋挛者易之以舒,筋弱者易之以强,筋弛者易之以和,筋缩者易之以长,筋靡者易之以壮,即绵泥之身可以立,成铁石,何莫非易之功也,身之利也,圣之基也。此其一端耳。

  故阴阳为人握也,而阴阳不得自为阴阳,人各成其人,而人勿为阴阳所罗。以血气之躯而易为金石之体,内无障,外无碍,始可入得定去,出得定来。然此着功夫,亦非细故也。而功有渐次,法有内外,气有运用,行有起止,至药物器制,节候岁月,饮食起居,始终各有征验。入斯门者,宜先办信心,次立虔心,奋勇坚进,如法行持而不懈,自无不立跻圣域矣。

  般刺密谛曰:此篇就达摩大师本意,言易筋之大概,译而成文,毫不敢加以臆见或创造一语。

  后篇行功法则具详原经译义,倘遇西竺高明圣僧,再请琢磨可也。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二章

  易筋经总论

  二、膜论

  夫人之一身,内而五脏六腑,外而四肢百骸;内而精气与神,外而筋骨与肉,共成一身也。如脏腑之外,筋骨主之,筋骨之外,肌肉主之;肌肉之内,血脉主之,周身上下,动摇活泼者,此又主之于气也。是故修养之功,全在培养血气者,为大要也。即如天之生物,亦各随阴阳之所至而百物生焉,况于人生乎?况于修炼乎?且夫精气神为无形之物也,筋骨肉乃有形之身也,此法必先炼有形者为无形之佐,培无形者为有形之辅,是一而二,二而一者也。

  若专培无形而弃有形,则不可。专炼有形而弃无形,更不可。所以有形之身必得无形之气相倚,而不相违,乃成不坏之体。设相违而不相倚,则有形者亦化而无形矣。是故炼筋必须炼膜,炼膜必须炼气。然而炼筋易而炼膜难,炼膜难而炼气更难也。先从极难极乱处立定脚跟,后向不动不摇处认斯真法。

  务培其元气,守其中气,保其正气、获其肾气,养其肝气,调其肺气,理其脾气,升其清气,降其浊气,闲其邪恶不正之气,勿伤于气,勿逆于气,勿忧思悲怒以损其气。使气清而平,平而和,和而畅达,能行于筋,串于膜,以至通身灵动,无处不行,无处不到。气至则膜起,气行则膜张。能起能张,则膜与筋齐坚固矣。如炼筋不炼膜,而膜无所主,炼膜不炼筋,而膜无所根据。炼筋炼膜而不炼气,而筋膜泥而不起,炼气而不炼筋膜,而气 而不能宣达流串于筋络。气不能流串,则筋不能坚固,此所谓参互其用,错综其道也。俟炼至筋起之后,必宜倍加功力,务使周身之膜皆能腾起,与筋齐坚着于皮,固于内,始为子母各当,否则筋坚无助,比如植物无土培养,岂曰全功也哉?!般刺密谛曰:此篇言易筋以炼膜为先,炼膜以炼气为主。然此膜人多不识,不可为脂膜之膜,乃筋膜之膜也。脂膜腔中物也!筋膜骨外物也。筋则联系肢骸,膜则包贴骸骨。筋与膜较,膜软于筋,肉与膜较,膜劲于肉,膜居肉之内,骨之外,包骨衬肉之物也。其状若此,行此功者,必使气串于膜间,护其骨,壮其筋,合为一体,乃曰全功。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二章

  易筋经总论

  三、内壮论

  内与外对,壮与衰对。壮与衰较,壮可久也。内与外较,外勿略也。内壮言坚,外壮言勇,坚而能勇是真勇也,勇而能坚是真坚也,坚坚勇勇,勇勇坚坚,乃成万劫不化之身,方是金刚之体矣。

  凡炼内壮,其则有三:一曰守此中道,守中者,专于积气也。积气者,专于眼耳鼻舌身意也。其下手之要,妙于用揉,其法详后。凡揉之时,宜解襟仰卧,手掌着处,其一掌下胸腹之间,即名曰中。惟此中乃存气之地,应须守之。守之之法,在乎含其眼光,凝其耳韵,匀其鼻息,缄其口气,逸其身劳,锁其意驰,四肢不动,一念冥心,先存想其中道,后绝其诸妄念,渐至如一不动,是名曰守,斯为合式。盖揉在于是,则一身之精气神俱注于是,久久积之,自成庚方一片矣。设如杂念纷纭,驰想世务,神气随之而不凝,则虚其揉矣,何益之有。二曰,勿他想,人身之中,精气神血不能自主,悉听于意,意行则行,意止则止。守中之时,意随掌下,是为合式。若或驰意于各肢,其所凝积精气与神,随即走散于各肢,即成外壮,而非内壮矣。揉而不积,又虚其揉矣,有何益哉。三曰,待其充周。凡揉与守,所以积气,气既积矣,精神血脉悉皆附之。守之不驰,揉之且久,气惟中蕴而不旁溢,气积而力自积,气充而力自周。此气即孟子所谓,至大至刚,塞乎天地之间者,是吾浩然之气也。设未及充周,驰意外走,散于四肢,不惟外壮不全,而内壮亦属不坚,则两无是处矣。

  般刺密谛曰:人之初生,本来原善。若为情欲杂念分去,则本来面目,一切抹倒。又为眼耳鼻舌身意,分损灵犀,蔽其慧性,以致不能悟道,所以达摩大师面壁少林九载者,是不纵耳目之欲也。耳目不为欲纵,猿马自被其锁绊矣。故达摩大师得斯真法,始能只履西归,而登正果也。此篇乃达摩佛祖心印,先基真法,在守中一句,其用在含其眼光七旬。若能如法行之,则虽愚必明,虽柔必强,极乐世界,可立而登矣。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二章

  易筋经总论

  四、揉法

  夫揉之为用,意在磨砺其筋骨也。磨砺者,即揉之谓也。其法有三段,每段百日。一曰,揉有节候。如春月起功,功行之时,恐有春寒,难以裸体,只可解开襟,次行于二月中旬,取天道渐和,方能现身下功,渐暖乃为通,便任意可行也。二曰,揉有定式。人之一身,右气左血,凡揉之法,宜从身右推向于左,是取推气入于血分,令其通融。又取胃居于右,揉令胃宽,能多纳气。又取揉者,右掌有力,用而不劳。三曰,揉宜轻浅。凡揉之法,虽曰人功,宜法天义,天地生物,渐次不骤,气至自生,候至物成。揉若法之,但取推荡,徐徐来往,勿重勿深,久久自得,是为合式。设令太重,必伤皮肤,恐生斑痱。深则伤于肌肉筋膜,恐生热肿,不可不慎。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二章

  易筋经总论

  五、采精华法

  太阳之精,太阴之华,二气交融,化生万物。古人善采咽者,久久皆仙。其法秘密,世人莫知,即有知者,若无坚志,且无恒心,是为虚负,居诸而成之者少也。凡内联炼者,自初功始,至于成功,以至终身,勿论闲忙,勿及外事。若采咽之功,苟无间断,则仙道不难于成。其所以采咽者,盖取阴阳精华,益我神智,俾凝滞渐消,清灵自长,万病不生,良有大益。其法:日取于朔,谓与月初之交,其气方新,堪取日精。月取于望,谓金水盈满,其气正旺,堪取月华。设朔望日,遇有阴雨,或值不暇,则取初二、初三,十六、十七,犹可凝神补取。若过此六日,则日昃月亏,虚而不足取也。朔取日精,寅卯时高处默对,调匀鼻息,细吸光华,合满一口,闭息凝神,细细咽下,以意送之,至于中宫,是为一咽。如此七咽,静守片时,然后起行,任从酬应,毫无妨碍。望取月华,亦准前法,于戌亥时采吞七咽,此乃天地自然之利,惟有恒心者,乃能享用之,亦惟有信心者,乃能取用之。此为法中之一部大功,切勿忽误也。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三章

  洗髓经总义

  一、洗髓经序

  易筋洗髓具非东土之文章,总是西方之妙谛,不因祖师授受,予安得而识之?又乌自而译之也哉?!我祖师大发慈悲,自西徂东,餐风宿露,不知几历暑寒,航海登山,又不知几历险阻,如此者岂好劳耶?悲大道之多歧,将愈支而愈离,恐接绪之无人,致慧眼之淹没。遍观诸教之学人,咸逐末而忘本,每在教而泥教,谁顺流而穷源,忽望霞旦,白光灼天,知有载道之器,可堪重大之托,此祖师东来之大义也!初至陕西敦煌,遗留汤钵于寺。次及中州少林,面壁趺跏九年,不是心息参悟,亦非存想坐功,总因因缘未至,姑静坐久留,以待智人参求耳。及祖师示人为第一义谛,闻者多固执宿习,不能领略,再请,予何人斯,幸近至人,耳提面命,顿超无上,正传正觉,得易筋洗髓二帙。洗髓义深,精近无基,初学难解,其效亦难,至是为末后之究竟也。及其成也,能隐能显,串金透石,脱髓圆通,虚灵长活,聚而成形,散则为风,然未可一蹴而至也。易筋义浅,入手有据,初学易解,其效易臻,堪为筑基之初起。

  是必易筋之功竟,方可因之洗髓。予得师传,习易筋已效,将易筋原本一帙,藏之少林壁间,俟有缘者得之。惟洗髓一帙,附之衣钵,远游云水,后功行至,果获奇应,曾不敢轻易告人,又恐久而失传,辜负祖师西来之意。于是不揣鄙陋,译为汉语,止求不悖经文,不敢致饰章句,根据经详译于后,并为序言于前,以俟智者之玩味而有得也。(释慧可谨序)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三章

  洗髓经总义

  二、洗髓经总义原文

  如是我闻时,佛告须菩提,易筋功已竟,方可事于此。此名静夜钟,不碍人间事。白日任匆匆,务忙衣与食。三餐食既竟,放风水火讫。抵暮见明星,燃灯照暗室。晚习功课毕,将息临卧具。大众成鼾睡,忘却生与死。明者独惊醒,黑夜暗修为。抚体叹今昔,过去少一日。无常来迅速,身同少水鱼。显然如何救,福慧何日足?四恩未能报,四缘未能离,四智未现前,三身未皈一。默观法界中,四生三有备。

  六根六尘连,五蕴并三途。天人阿修罗,六道各异趋。二谛未能融,方度未能具。见见非是见,无明未能息。道眼未精明,眉毛未落地。如何知见离,得了涅 意。若能见非见,见所不能及。蜗角大千界,眼纳须弥。昏昏醉梦间,光阴两俱失。流浪于生死,苦海无边际。如来大慈悲,演此为洗髓。须俟易筋后,每于夜静时。两目内含光,鼻中运息微。腹中觉空虚,正宜纳清煦。朔望及二弦,二分并二至。

  子午静守功,卯酉干沐浴。一切为心造,炼神竟虚静。常惺惺不昧,莫被睡魔拘。夜夜常如此,日日须行持。惟虚能容纳,饱食非所宜。谦和保护身,恶厉宜紧避。假借可修真,四大须保固。柔弱可持身,暴戾灾害逼。渡河须用筏,到岸方弃诸。造化生成理,从微而至着。一言透天机,渐进细寻思。久久自圆满,未可一蹴企。成功有定限,三年九载余。从容在一纪,决不逾此期。心空自身化,随意任所之。

  一切无挂碍,圆通观自在。隐显度众生,弹指超无始。待报四重恩,永灭三途苦。后人得此经,奉持为宗旨。择人相授受,叮咛莫轻视。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三章

  洗髓经总义

  三、无始钟气篇第一

  宇宙有至理,难以耳目契。凡可参悟者,即属于元气。气无理不运,理无气莫着。交并为一致,分之莫可离。流行无间滞,万物根据为命。穿金与造石,水火可以并。并行不相害,理与气即是。生处伏杀机,杀中有生意。理以气为用,气以理为体。即体以显用,就用以求体。非体亦非用,体用两不立,非理亦非气,一言透天机,百尺竿头步,原始更无始,悟得其中意,方可言洗髓。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三章

  洗髓经总义

  四、四大假合篇第二

  元气久氤氲,化作水火土。水发昆仑巅,四达坑井注。静坐生暖气,水中有火具。湿热乃蒸腾,为雨又为露。生人又生物,利益满人世。水久澄为土,火乃气之燠。人身小天地,万物莫能比。具此幻化质,总是气之余。本来非我有,解散还太虚。生亦未曾生,死亦未曾死。形骸何时留,垂老后天地。假借以合真,超脱离凡类。参透洗髓经,长生无尽期。无假不显真,真假浑无际。应作如是观,真与假不二,四大假合形,谁能分别此。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三章

  洗髓经总义

  五、凡圣同归篇第三

  凡夫假作真,美衣为体饰。徒务他人观,美食日复日。人人皆如此,碌碌一身世。不暇计生死,总被名利牵。一朝神气散,油尽而灯灭。身尸埋圹野,惊魂一梦摄。万苦与千辛,幻境无休歇。圣人独认真,布衣而蔬食。不贪以持己,岂为身口累。参透天与地,与我本一体。体虽有巨细,灵活原无异。天地有日月,人身两目具。日月有晦明,星与灯相继。纵或星灯灭,见性终不没。纵成瞽目人,伸手摸着鼻。通身俱是眼,触着知物倚。此是心之灵,包罗天与地。能见不以目,能听不以耳。心若能清净,不为嗜欲逼。自知原来处,归向原来去。凡夫与圣人,眼横鼻长直。同来不同归,因彼多外驰。若能收放心,提念生与死。

  趁此健身躯,精进用心力。洗髓还本原,凡圣同归一。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三章

  洗髓经总义

  六、物我一致篇第四

  万物非万物,与我同一体。幻出诸形相,辅助成生意。有人须有物,用作衣与食。药耳及器皿,缺一即不备,飞潜与动植,万类为人使。造化恩何鸿,妄杀即暴戾。蜉蝣与蛇蝇,朝生暮死类,龟鹤糜与鹿,食少而服气。竟得多历年,人何不如物。只贪衣与食,妄却生与死。苟能绝嗜欲,物我皆一致。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三章

  洗髓经总义

  七、行住坐卧篇第五

  行如盲无杖,内观照性分。举足低且慢,踏实方更进。步步皆如此,时时戒急行。世路忙中错,缓步保平安。住如临崖马、亦如到岸舟。回光急返照,认取顿足处。不离于当念,存心勿外务。得止宜知止,留神守空谷。立定勿倾斜,形端身自固。耳目随心静,止水与明镜。事物任纷纷,现下皆究竟。坐如邱山重,端直肃容仪。闭口深藏舌,出入息与鼻。息息归元海,气足神自裕。浃骨并洽髓,出神先入定。卧如箕形曲,左右随其宜。两膝常参差,两足如钩钜。两手常在腹,扪脐摸下体。睾丸时挣搓,如龙戏珠势。倦则侧身睡,睡中自不迷。醒来方伸脚,仰面亦不拘。梦觉浑不异,九载征实际。超出生死关,究竟如来意。

  行住坐卧篇,只此是真谛。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三章

  洗髓经总义

  八、洗髓还原篇第六

  易筋功已毕,便成金刚体。外感不能侵,饮食不为积。犹恐七情伤,元神不自持。虽具金刚相,犹是血肉躯。须照洗髓经,食少多进气。搓摩干沐浴,按眼复按鼻。摸面又旋耳,不必以数拘。闭眼常观鼻,合口任鼻息。度数暗调和,身定神即定。每日五更起,吐浊纳清煦。开眼即抽解,切勿贪酣睡。浓褥趺跏坐,宽解腰中系。右膝包左膝,调息舌抵 。胁腹运尾闾,摇肩手推肚。分合按且举,握固按双膝。

  鼻中出入绵,绵绵入海底。有津续咽之,以意送入腹。叩牙鸣天鼓,两手俱掩脐。伸足抵其趾,出入六六息。两手按摩竟,良久方盘膝。直身顿两足,洗髓功已毕。徐徐方站起,行稳步方移。忙中恐有错,缓步为定例。三年并九载,息心并涤虑。浃骨更洽髓、脱谷飞身去。渐几浑化天,末后究竟地。即说偈曰:口中言少,心头事少,腹里食少,自然睡少。有此四少,长生可了。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四章

  洗髓易筋与各家学说的关系

  一、三教参悟说

  三教书籍,言异旨同,修士勿成门户之见。相类者,宜参观。不相类者,亦当善悟。悟理之文,有可资于治平之用。经济之学,有足取为修养之法,互相考证,获益匪浅。如株守一家、即抹杀一切,定非通儒。演说二经,语语皆本,口传心授,间有采之别集者,皆三教先哲旧说,非出臆造云然也。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四章

  洗髓易筋与各家学说的关系

  二、三教分合异同源流考

  道释二家,今世多知二而一。惟儒与释,判然两途。其不能合者,由后学分门别户致之耳,读孔氏书者,记诵词章无论也。即讲实学,亦多争立功名,轻视修养,高谈性命,无益身心,不知六经四子书,所载养身养心之谓何也。读释老书者,演法持戒无论也。即讲性定,亦每专求修炼,罔顾家国,实宗杨墨。托言释道,不知道藏佛藏所载慈悲誓愿之谓何也。二者皆偏,孔圣非无修养,释道非无事功,异曲同工,异派同源。同者格致诚正之功,异者修齐治平之迹,其实一理也。粤稽混沌初开,自盘古以迄三代,中国并无儒道之分,凡学道之士,无一非读五帝三王时书,皆儒也,即道也。道家甚称黄帝彭祖,老聃之学孔子亦尝采取之窃比之,访问之,赞叹之,何尝攻辩。至汉天师出,而儒道始分焉。不知天师道也,亦儒也。分之者,后世之立宗派也。又秦汉以前,中国疆域不广,只占天下十分之二。沙海外数千百国,孔教难及,天生然灯,演教中古,次出释迦,宣化西域,授受相传二十八代,至达摩祖师来游东土。外夷佛教分支,有黄教红教之别,达摩祖师坐化西归。中国佛教别派,有临济,曹洞之分;亦如儒有南北学,汉宋学;道有正一派,龙门派之类也。种种流派,法异旨同,派分道合,其一生万,万合一之,理俱无殊,不主中道,能传之远而且久乎?!其间不过各宗各派,各有异同,各守各传,各有得失。

  有精粗纯驳之分,有浅深真伪之别,皆未可浓非也。今三教并立,鲜能贯通,主此奴彼,主彼奴此。

  讲修炼者,呼儒家为俗,守章句者,目释道为谬。自相高尚,互相攻击,甚至同室操戈,后先矛盾,真可笑也!约而言之:儒曰执中,释曰守中,道曰玄中,非三教一贯而何?故推阐斯道,不得不合三教之理而言,非故以释道之法,混乱圣经也。抑思圣人之言,无所不包,释道身心性命之学,又奚不可摘取,而证明乎?!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四章

  洗髓易筋与各家学说的关系

  三、道宜参阅金刚心经说

  释门经论语录三藏之书,连编累牍,广舌宣扬,多铺陈事迹,缅溯渊源,侈谈因果,推展慈悲,宏扬誓愿,穷极神通。于下手修炼功夫,洗伐毛髓,火候或散见,或连及,零星琐碎,难使牟尼一串,惟金刚般若波罗密经,及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专言禅理,包罗禅功。于修身养心,次第功行,深而着简,而该然灯明度,一一皆与易筋洗髓相合。参互考订,以穷其究竟,始见佛氏修持,别无他说,道出一辙,不二法门。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四章

  洗髓易筋与各家学说的关系

  四、道宜参证儒书丹书医书说

  释氏之书,文本梵语,理尚虚无,不译以儒家文本难明,不参以丹医二经无征。谨按易筋洗髓,译在南北朝。时语言文本,多古音古义,非证以十三经,及周秦诸子,隋唐以前训诂音韵等书,不能通晓,故末附翻译音译一卷。而其谈性理,又多与周易、大中、孟子动心,尽心章、相出入。谈性功,又多与仪礼、礼记、论语、乡党篇相表里,故宜与儒书参证。又按东西方言,与华夷人称之脏腑,筋络官骸,穴窍名号不同,既译以华文,不参以丹经医经,纵二经理明法备,亦不能明析血脉气息流通之路,关窍穴道导引之方,又何由知下手节目工夫,河车搬运法门,运定圆觉火候。所以于翻译音译后,胪列三教应证书目,又摘丹经譬语,作实指录一篇。学人两两相稽,万无不明斯道也。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五章

  养身养心论说

  一、原生论

  人自阴阳五行所化,父精母血所成。五官百脉皆归有用,意欲念虑,毕效其能,此万物之灵也。

  然当太极初生之始,不特无精无气,而并无形无声,所谓先天也。至气凝而精始结,精结而神乃生,神生而气日足,气足而精愈固,精固而神更旺于无穷矣。所以在母怀中,得气血以养之,胎渐次成形,形渐次鼓气,气渐次有知觉运动,胎足后而身出,此先天之后天,后天之先天也。其两仪所化之精气,五行本体所化之脾胃肝肺肾,皮肤精骨髓妙用,所化之喉舌唇牙齿,耳目口鼻心,皆未充实,男必待精液满,女必待天癸至,然后五脏六腑,毫发孔窍,十二经络之禀于阴阳五行,父精母血者乃得大成,此谓后天也。先天固藉后天养,后天又藉天地五行,所生之物养,果能顺时而行,处处咸宜,人人皆有古皇之寿。无如后世天时人事,与上古异。其中不无气禀所拘,人欲所蔽,起居不时,饮食不节等弊,故有寿夭强弱之别。虽死生大数,权由天命,而在生强弱,亦任人为。在昔古皇先圣,知赋畀有殊,则贤愚各别,不能尽人引之入道,因设针灸砭石汤药诸法治之。然医家有泻无补,有补无泻,万难并行。以故仙佛家始创为导引服气之法,亦顺天地生成之理而行,以补先后阴阳之不足,其实与儒家之修身养心,医家之攻散泻补,名异理通,途殊效同。条目次第,已详备于散论总歌及各图中。能根据准绳,日行一二次,永无间断,百日后可终身不药矣。终身行之不衰,其功效更非浅鲜也。余浅识窃取,不明后验,然就现身观之,甫行一年,老病全失,烟瘾断除,步履殊强,饮食差健,精神气力较前四十年判若天渊,即此境界,已有仙凡之别。回忆前之烟酒场中光景,真不啻在孽海魔界中也。今梦初觉,始悟降衷之由,因HT 笔而识之以自警。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五章

  养身养心论说

  二、养身养心论

  养身之术,其法最多,然庸而正,微而显,粗而精者,莫妙于易筋洗髓内功图说。按之儒道,养身各节,名异实同。儒家尽心知性,是以一气贯三才也。道家修真养性,是以一气化三清也。

  释家明心见性,是以一气成三宝也。效虽大,而其功即系于身,存于心。心一不净,身之五官百体,皆为情欲所役,运不能使清浊分,定不能使阴阳和。是以养身莫先于养心,养心莫妙于素定。平素能守,此心不失其正,则静焉,不至沉于昏,动焉,不至邻于茫。纯乎天理,毫无人欲,即事物杂投,朋从往来,行所无事,闲居独处,屋漏尔室,罔有怀惭,动能主静,即静能生动,养身养心之道得矣。世之声色货利,平日萦绕吾身心者,不皆有若无,无若有,色即空,空即色乎?老子抱一为天下式,不外此理。果使此心在身,不即不离,时酿太和,临时行动,运定自旋转中节。大学云:正心,中庸云:慎独,孟子曰:寡欲,其功皆在于平时。修士欲知悟命,先加省于身心可。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五章

  养身养心论说

  三、动静互根说

  动静不失,人所易明。动静互根,人多不觉。天营运动也,而四方不移,四序不乱,静主焉。地持载静也,而人物代谢,五宝环生,动使焉。日月盈亏,而终归圆满,星宿飞度,而终归本位,胥不外动静互根也。而人亦何独不然?!修士既讲求此道,最宜先明动静之理,动静之用,动静互根之法,动静互根之效,方可入门。使动而不静,如浮萍飞羽,无所定止,精必耗,气必摇,而神必茫。静而不动,如枵木死灰,毫无生机,精必顽,气必馁,而神必倦。惟按增益易筋洗髓内功全图行之,行住坐卧,屈伸俯仰,皆动静不失其所居。并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中求静,无动不静。动极生静,阳极生阴,静中求动,无静不动,静极生动,阴极生阳,欲使阴阳无偏枯,动静安可偏胜乎?!以动化静,以静运动,合乎阴阳,顺乎五行,运乎五脏、达乎六腑,贯乎三焦,活乎五官穴道,关节经络,血脉筋骨,皮肉毫毛,孔窍偏体,周身无微不入,无处不通。互根而生,造化无穷。精气为物,游魂为变,如日月之代明,寒暑之往来,天道之循环,阴阳之递嬗,贯四时而不凋,历万世而不朽,岂仅补不足,泻有余。去旧坐新,实内充外,杜外感之诸邪,消内生之百病云尔哉!其用莫妙于盈者消之,虚者长之。一阴一阳,以一上一下运之。一往一复,以一屈一伸引之。一清一浊,以一升一降还之。其静也,专其动也。直有大生之象。其静也,翕其动也,辟有广生之功,是皆动静也,是皆动静互根之用也。动静可歧而二之乎。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五章

  养身养心论说

  四、正道旁门辨

  养身一道,如烧石炼汞,服食采补之说,在人身外求之,稍有知识,因知为旁门。而不知授受不真。

  以伪传伪者,又有四焉:其太过者,如不厘清浊,逼气过关,不明升降,采药非品,此卤莽行事,助长类也。如血脉未和,即便静养,关窍未通,即使既济,此高谈玄理,默生类也。坐此成疾,反言出病,逼成幻境,诡言神通,是皆自误误人之类。若作五禽鹿鹤龟蛇等图,坐八锦,行八锦,立八锦,海字劲,十二大劲等功,虽属易筋摘出之法,而或未得真传,调息不匀,致使水不济火,火不济水,道虽正而法不当,亦无益有损,又如齐立静坐,自谓出于神传,待坐立多时,使其自然静极而动,动极而静,是窃洗髓而未得其要也。虽无大坏,亦难见功,意想神驰,又恐入魔,虚悬无据,终非实理。可见取之身外,非道;取之身内,而不自然,久无效验,亦非道。此篇所载,皆出自然不待勉强,而又有一定不易法门,显而不晦,愈引愈深,简而不漏,愈行愈妙,运定之节目,功夫无所不备,圆寂之神通,法力循序,可臻行之,而有益无损,久之而其妙莫名。苟日新又新,精微奥妙,有不可言传,真可谓夫妇之愚,可以与知,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已。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五章

  养身养心论说

  五、内外功辨

  凡内联功,多借外辅,由内达外,内壮而外无不坚。行外功,多假内助,由外及内,外壮而内,久必伤。大凡丹经,外营运于内,而内导引者,内功也。内导引于外,而外营运者,外功也。他如全取于外,不问乎内,外功中外功之外也。纯求于内,罔顾其外,内功中外功之外也。行功至骨节灵通,气息调匀,饮食增多,精神倍出,时内外之间,不可不辨,三乘之等,仙凡之界,全判于此,行道者岂可忽诸!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五章

  养身养心论说

  六、元精元气元神辨

  所谓元精,非津液脂髓之精。元气,非呼吸吐纳之气。元神,非知觉运动之神。元精顺可生子,逆可成仙。能采阴阳之菁英,结成为精,生亦能变化无穷,神通广大,但落于有形,终属后天之物。上清世界难容,生时不过能养性灵,去后不过能保躯壳。至若元气,元神,既经元精,存养多年,功行圆满。神用之,则放大光明,亿万化身;敛之则如混沌一元。气用之,则风云雷雨,变态无端,藏之,则与太虚一体。元精足,获元气元神。不能随元气送元神上升。丹家所以炼元精者,为养元气元神故也。就即生时观之,元气元神,活活泼泼,虚虚实实,不即不离,极明极灵。元神为元精主宰,元气作元精驱使,神气之重,更不待辨而可明矣。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五章

  养身养心论说

  七、元精次第采补法

  人聚五行之精而生,必藉五行所化而养。人身之有元精,如五谷中之有稻米。种于春,长于夏,结实于秋,得纯阳之气,又根养于水,花扬于午,藉水火既济而生,炼以三伏烈日之气而成,所以养人之物,稻米为上,足补人身阴阳结成之元精。至五行所化,青黄赤白黑,咸苦酸辛甘之物。五行所属,东西南北中之产,皆非纯阴纯阳,辅助元精则可,生养元精,则不能。可用以治五脏六腑十二经络之病,不能补元阳真阴之不足。元精未曾炼到蒸之为液,敛之为髓,散之为体,浸之为血,化之为气,用之为神时候,正宜努力加餐,必待元精充实,始减去五味,每日素餐。渐至元精凝结,可撤去菜蔬,专食熟饭。

  久久元向导活,渐有生发,即可炼精。熟米凉水,淘净瓦器盛贮,瓦盖紧复,毋使出气,弥封笋缝,下以柴火熏之,浅水烘干,每食以胡麻松子下之,先熟食,后冷餐,渐渐生食,渐渐减食,渐渐专食胡麻松子,渐渐减食胡麻松子,渐渐不食,方能辟谷,服气不食。若有麦无稻,先调和后,净面先荤食,后素食,先菜下、后胡麻松子下,减食,熟食;熟食、冷食、不食,次第同,功夫至此,已到中乘。到底不懈,足登上乘。世人一念于道,劝欲辟谷,即求代餐,致生怪疾,是循末忘本之故也。

  上编

  原理源流篇

  第五章

  养身养心论说

  八、炼元丹说

  古仙佛所炼之丹,人皆谓为元精,纯阳菩提,舍利子等物。不知此乃仙佛所炼后天金丹,非先天元丹。先天元丹者,畀之降衷,禀之父母,无影无形,无声无臭,极诚极明,至虚至灵。不炼后天金丹以辅之,则渐失于昏,渐至于无。故藉后天以补先天,即以先天统属后天。若第以精气所结为元丹,亦无灵有象之顽物耳!安能出入由己,生死如归哉?是必炼谷化精,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结成金丹,以善养元丹,于活泼泼地静待天命,安能脱化?斯古仙佛上乘功夫。

  上编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8:5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