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又歌曰:转蓬柔日见螣蛇,冬蛇掩目有欺遮,不独忧疑有怪梦,屈指暗昧有怨嗟。事纵在内多淫泆,闭留在外不归家。刚日昴星见白虎,白虎耽耽定有惊。事从外来忧在内,勾牵刑狱有稽留。伏藏在外不欲出,疑悲文字不分明。

经曰:“昴星为用,孤立、狐疑、疾病、进退、囚系、文墨。”若值吉将,相亲可得。

孔明曰:“昴星课,若非春占,但值阳日如虎视不息转蓬而已。阴日如冬蛇蛰藏伏身不动也。虎视者,虎以爪牙害人,视则觑我而有意也。苟无先见之知,而轻举妄动,无有不伤者,故行者宜止,动者宜静也。疑者宜精意思维,宽怀省事,则虎虽视我,亦安能害我哉?夏曰转蓬者,如以草为蓬,因风而起,旋转不定也,其断略与虎视同,若三传见白虎乘申酉克日辰及行年上神,名曰真虎视,来意主见凶祸伤损,见血光有火忧之事。若行年见神将吉,更见生旺,则不为凶。刚日虎视,静则有官灾病患暴惊,在家防火惊,动则有盗贼风涛虎兽惊恐。凡举事皆有忧惊,先有忧惊后有破家也,凡事又主稽留伏匿。柔日虎视主伏匿于内,事多暗昧,进退犹豫,静则有幽暗徒流逃匿,内有妇人小口灾病。”

袁天罡曰:“一课而有四名,虽有四时之名,但亦不可执一,其占惟通用,特有刚日柔日之异耳。阳掩阴,所以谓虎视;阴掩阳,所以为昴星,皆主有举动稽留、进退犹豫。刚日昴星不利男人,有渡越关梁、远行之事,事起于外。更值秋占,出行主不归。柔日昴星太阴主事不利妇人,主隐匿伏藏,不欲见人,有忧惧之事。若后阴为用,则是倚其门,立其户,占妇人必淫邪不正之人。凡事多阻隔,主潜伏不欲见人而隔,或人心不相照而隔。刚日主道路关梁有阻而隔。春占主雨雪,冬占主霜雪阻隔。故曰昴星有闭塞,行者有稽留。若是稽留停止久者,则有复行之兆。”

又曰:“刚日男人远行未返,恐闹死于外。柔日伏藏女子淫泆,深忧不解,行者藏止不来,居者在家不欲见人。”

邵氏曰:“柔日昴星忧在妇女小口。又有空亡,主久病不起,或以事逃亡徒流。至杀阴主静,宜藏伏也。又主事欲举终难起。占谋事有乱常废弱。若神将相战主不正奸恶之事。又以日辰决之。水日防水灾,火日防火灾 ,金日防杀伤,木日防跌坠,土日主倾压。又主家亡男女奔逃,皆主死亡在外及门户闭塞不通也。发用在四孟主求事迟得,发用在仲季则阴少惊恐。”

刘诚意曰:“冬占名冬蛇掩目之瞑而不能开,口含土而不能食,蟠侧而不能仲,伸而不能蟠,受气时也。名蛇者,凶之兆也。名冬蛇者,升腾变化未能出见,亦不能害人也。他人为蛇,或亦不惧,我若为蛇,又当隐形身晦也。若勉强趋走,必贻其咎也。凡占主伏匿潜藏,暗昧不明,人不能见,事因女子,乱从内起,主虚惊不明之事。但值刚日,亦有晴光不息,转蓬不已,欲动难动耳。柔日则主蛰藏掩目不动,宜持防,暗昧惊恐耳。若见空亡,则伏藏者出见也。”

李卫公曰:“柔日昴星名冬蛇掩目,忧在阴小,事主伏匿而暗昧多惊。在家则犹豫难动也。盖四课既无克又无遥克,是阴阳闭塞不通,故者皆主惊危,惟利空亡以解之。若虎视逢视,则至惊至危矣,故不拘刚日柔日,但传见白虎传送皆名虎视转蓬,传见太乙螣蛇皆名冬蛇掩目,若冬蛇无力,须防惊蛰后方有力。”

占国事

未有涯际,狐疑无所适从,忽有刚毅果敢之人,出身为国,制裁急务,剖决不回。但势必至于伤,然后济事,或有不愿与论,特立独行,任怨举事,则事举矣,亦宜刚日方妙。

占病

歌曰:“虎视传中有螣蛇,占病绝食事堪嗟。不是咽喉不相嗟,满口生疮火上奢。”刚日不利男子占,夏秋占男子外病者死,加凶将主杀伤,冬日占,柔日女子小口病将死。

占六甲

刚日昴星生女,柔日虎视生男。

八专课

歌曰:日辰同一位,此是八专名,五日阴阳见,三传顺逆存,阳日顺数去,阴日逆后奔,复看日辰上,终传此处轮。

又曰:八专之日是无淫,有克比并涉害深,无克须当涉害数,阴日还阴逆数寻,阳日便从阳起顺,顺逆三位用为真,中末传归日干上,依此用之是为精。有时顺到日辰上,三传飞散莫重临。正月己未酉时占,酉作三传独脚名。

六十甲子中有五日支干同位,及专禄日,名曰八专,乃丁未、癸丑、甲寅、己未、庚申是也。此五日干支同位,阴阳只有二课,其取用若有克贼,则依克贼、比用、涉害、遥克取用,如前例取三传;如无克贼则看日辰之阴阳,阳日就干上第一课上所得之神顺数三辰,看天盘得何神,为初传;中末俱于日上取。阴日就日后第二课上所得之神逆数三辰,看天盘上落得何神为用,中末俱在日上取也。此名八专课,有时逆到日辰上而中末与初传同空,则谓之独脚课,皆八专课内。又八专课一名帷簿不修课。

断曰:帷簿丑声乱,不修更难管,顺阳妻有谋,逆阴夫目反,阴邪惊怪起,出门须回转。

歌断曰:一神二神号八专,阴阳不备向乾坤,帷簿不修逆失理,妇怀他婿外人传,阳不备兮男不足,占身定是病相侵,公事不成灾自散,出入求财枉用心,事多驳什无分别,淫泆难明伪与真,阴日只为家法怀,悖乱乖违因妇人。

又曰:独脚八专皆丑课,阴阳并杂火淫泆,阴私出入无门户,淫泆交通事可嗟。乱欲于内外不见,独在无人便有邪。

又曰:日之阳神还不备,事有两头报君知。阳是男兮男不足,父占子息子不备。子若占父父不足,三心二意阿谁知?若然父子二俱足,莫须内有一人夷。若占家宅不完备,纵使德兮财无支。阴人坎坷阴私挠,谋望出入进退疑。无非狭隘必损害,人口奴婢啾唧悲。日辰年上添鬼贼,更加凶将祸难医。

又歌曰:日值八专帷簿课,阴阳并杂不分明。不修帷簿何为礼?内外占之总丑声。厌医合门元武当,嫂通于叔妹淫兄。人间察事难推测,元女留经鉴此情。

又曰:阴阳不备是芜淫,夫妇奸邪有二心。二女争男男不足,二男共女是单阴。上之克下缘夫过,反此诚为妇不仁。阳既不终阴取合,阴来阳处畏刑临。

孔明曰:“八专,日干支同位,彼此不分,阴阳混处,如男女合体之象。一名帷簿不修,课言房屋不备而破损,被人窥觑,有无耻不正之事。又名芜淫,课乃阳不与阴合,阴不与阳亲,外无不淫,奸生于内,发用阳神,终不见阴神。以此占人,必有淫泆。阳多阴少,起于男子;阳少阴多,起于女人。两阳夹阴,男争女;两阴夹阳,女争男。更见天后六合元武作初传,或合后传见元武,决主淫乱。元武又见夜神,则淫秽甚矣。若阴合在传,主室家不正,妇婢不顺理。阳不备事起于外,阴不备事起于内。凡事必干妇人,阻塞不通。居多淫泆,事多彰露,奸淫外暴,当谨厚修省,闭于家,而以理自律,远奸邪而勿狎于近小,则免贻羞辱之事矣。凡有占只于日辰上神将决之。”

邵氏曰:“八专之课,事多重叠。外不隔而内不遏,忧喜二来,干涉妇人,久而反蔽。若后合入传则男不知耻,女不知羞,淫秽之事尤恐太阴六合临日辰。”

刘伯温曰:“八专如人专执不分之意。无通变之义也。”经曰:“求望则不爱八专。”以人己不分,上下之情不通故也。刚日主进趋欲出,凡事机急速;柔日主退缩欲归,凡事机迟缓。”

独脚课断曰:课名独脚主忧惊,不宜占病问行人,占贼不来被人杀,任是险危三日平。主自己家之事,不能移,动之则费力,占逃亡去不远遭获,阴入自归家。

占国朝

主臣下奸邪,阳不备是列职之长,阴不备是有司之属,更夜神加临,决非中正之事。若有克制,则有救,其奸必可隔。

占兵事

主客不分,不宜出军,占贼不来。

占婚姻

不宜出嫁,男女无耻淫乱,有口舌离别之事。

占六甲

母子不分,必有一伤,或破伤独足,产未生,生亦险难。

占来意

元武克日辰者,主重重走失、人情不和之事。若阴合在传,主室家不正、家奴悖乱之事。若日辰上神不利,来意主外人不同,欲改之事。阳不备则起于外,阴不备则起于内。

占身命

淫乱不正,名利俱虚,休囚则寿命不久。

占逃亡

吉不远自归,或家中人藏匿,或藏在屋下。

占出行

主因家事牵惹,不得移步,去亦不利。

假如甲寅日未将卯时占,四课不全,只有二课,此阳日当从一课于日上顺数三位,至辰上见申为初传,中末二传以日干上午字取之,三传为申午午,此阳日八专。

阳日与阳比为用。

官申青

子午白

子午白

六 白 六 白

戌 午 戌 午

午 寅 午 甲

酉戌亥子

申 丑

未 寅

午巳辰卯

假如丁未日丑将戌时占,四课不全,只有二课,此柔日,从第二课逆数三位为用神,从丑逆数至亥,以亥作初传,中末俱从日干戌字取之,此系阴日八专例。

官亥阴

子戌后

子戌后

常 后 常 后

丑 戌 丑 戌

戌 未 戌 丁

申酉戌亥

未 子

午 丑

巳辰卯寅

假如己未日日亥将占,从辰上所乘之神酉,又就地盘酉位逆数三辰,就看天盘所乘之神为初传,中末皆从日干上酉为中末传是也。名为之独脚课。

子酉后

子酉后

子酉后

元 后 元 后

亥 酉 亥 酉

酉 未 酉 己

未申酉戌

午 亥

巳 子

辰卯寅丑

别责课

歌曰:四课不全三课成,无克无遥别责名,刚日先传干合传,支前三合柔日行,中末归于日干上,此是别责三传灵。

干支只有三课,无克贼,又无遥克,又不入昴星不以昴星发用,非不入也。只以别责取用。阳日取干合处上神为用,如甲日合己,己在未,则取未上所得之神为用,为初传;中传末传俱在日上取。阴日以日支辰三合前一辰上所得神为初传。如乙巳日,巳酉丑三合也,酉在巳前,取上得之神为初传,中末之依日上取之,是名别责课。别责者,言不在干支之课之内取用,就日之阴阳别责他神而用之。阳日取干合者,阳主动,干常动,阳求阴合,故以干合之神为用。阴阳合则变化神明之道出矣。阴日取支前三合神为用者,阴主静,静以类聚,故以三合静极则动,而变化出矣。阴阳各以类聚相合,则不复别求志向,故中末传俱归于本身也。

断曰:别责暗昧多不足,与人先合后参差。一人二心为定托,屈己从人始为宜。又主他人之事,经曰:“别责事在他人!”

孔明曰:“别责课主荡泆、奸盗、不正之事。凡举不备,求谋不遂,欲动不动,留连之课。以支干皆取合神,故男妇皆有私合。”

假如丙辰日巳时未将占,阳取丙与辛合,辛课戌之上见亥为初传,中末俱在日干午字取之,此是阳日别责例。

官亥贵

兄午青

兄午青

青 空 勾 青

午 巳 未 午

巳 辰 午 丙

午未申酉

巳 戌

辰 亥

卯寅丑子

假如辛丑日戌时未将,柔日取丑前巳三合为用为初传,中末皆在日干上取,未为中末传也。一说三合巳上寅为用,为寻天盘上寅作初传。《神定经》云:“柔日取三合上神为卦首。”,则是寅是也。此是阴日别责例。

官巳蛇

印未后

印未后

后 常 朱 后

未 戌 辰 未

戌 丑 未 辛

寅卯辰巳

丑 午

子 未

亥戌酉申

伏吟课

歌曰:六甲伏吟寅巳申,六丙六戊巳申寅,六乙更言辰未戌,六庚申寅巳为真,六癸便寻丑戌未,壬辰壬午亥巳申,惟有四壬别立法,日先辰次末取刑。六己丁辛临亥酉,辰先日次末取刑。丁未己未无相克,辰刑冲处三传明。已上伏吟十五法,刚日柔辰冲末分。

又曰:伏吟之课见相亲,便以克处为用神,亦如课中克者取,刚看日上柔看辰。迤逦刑之作传末,依此《玉历》作其真。若也用神当自刑,次传还与日辰并。次传刑取神为末,此课诸占最有灵。次者更复自刑者,从此冲取末为精。且如乙丑用天罡,天罡自刑在辰方,用取大吉为中次,刑取天魁为主场。乙木为缘木克上,所以次传居丑乡。余则自刑阴日上,阳日次传辰上张。

又曰:伏吟先用责三刑,若见三刑迤递凭。有克初传相克应,先冲后刑用为真。无克柔辰刚所用,先刑后冲作初名。初传若犯自刑者,中传刚日柔辰冲。中传或又自刑次,先冲后作末刑星。刑冲或无往来处,末传或用刚三刑。

式中天盘诸神皆伏于本位,如其家,所谓登殿入垣者是也。如天盘神后加地盘子之例也。凡值此象名曰伏吟课,此时日辰阴阳不分,无相克制,刚日以干神为用,柔日以辰上神为用,以刚德在阳,柔德在阴故也。以日辰有阴阳之分也,故伏吟名曰自任,柔日伏吟名自信,如甲丙戊庚壬是刚日也,甲日用寅,丙戊日用巳,庚日用申,壬日用亥,此皆用自己所课之位,自恃有德有禄,是以自任事也。故名自任课,但未免将德禄以刑人,故中末传用三刑也。但用神偶有自刑而不能刑人者,则中末传杜塞不行矣,理必取支神为中传而末传用支之刑也,或偶有中传又是自刑,则末传杜矣,却以中传所冲者为末传,此刚日取三传之法也。乙丁己辛癸是柔也,惟乙癸日有天罡被贼克下为用,亦非比肩德禄,乃是财官之神,其余皆用本支辰或信人,或自信而用之,故名自信课。

如丁卯日用卯,丁巳日用巳之类,皆取相刑为中末传,若初传是自刑,则是杜传,用日者中传投于辰,用辰者中传投于日,如乙酉、乙亥、丁酉、丁亥日皆是自刑,须用此法相刑而作中末传也。如中传又是自刑,须以中传所冲者为末传,此五阴日最三传之法也。

愚按:前七言歌中十干伏吟十五法乃出于《玉历》者,及查钤法中,伏吟三传与歌中不同,《玉历》言“六乙辰未戌”,而钤中惟乙丑是无辰丑未戌,若乙亥日则辰亥巳,乙酉日则辰酉卯,乙未日则辰未丑,乙巳日则辰巳申,乙卯日则辰卯子,《玉历》言“壬辰壬午亥巳申”,而钤中壬午则亥午子,壬辰则亥辰戌,《玉历》言“六己丁辛临己卯,辰先日次末取刑”,而钤中己巳日则巳申寅,己卯日则卯子卯,己丑日则丑戌未,己亥日亥未丑,己酉日酉未丑,己未日未丑戌,丁巳日巳申寅,辛未日未丑戌,辛巳日巳申寅,辛卯日卯子午,辛丑日丑戌未,辛亥日亥戌未,辛酉日酉戌未,此《玉历》与钤法不同者,如此当以钤法为正,可依钤法而占也。丁卯日卯子卯,丁丑日丑戌未,丁亥日亥未丑,丁酉日酉未丑,丁未日未丑戌,

阳日伏吟名自任,阴日伏吟名自信,阴阳各伏归根本,伏吟体静不安宁。

歌曰:自信伏吟体,阴阳归本家,刚以日为用,刑处作中程,末向刑冲处,三传为弟兄,忽逢凶恶将,破敌别离情,刚日行中止,柔辰伏内惊,居者将离析,逃亡不远程。

又曰:信任伏吟体,行人主到门,失物家内盗,逃者隐乡邻,病人难言语,占胎聋哑人,访人藏不出,行者却回轮。

又曰:信任伏吟体,诏召人到门,失物主者盗,逃逋隐亲邻,有病难得好,言语缄默人,求人舌卷缩,城守勿逡巡。

又断曰:自任刚日得伏吟,行止迁移根本深,出行中道须回返,关梁杜绝未归心,居者得移逃者去,迫而后动不自任,或言三刑俱得用,事多害物反沈吟。

又曰:自信乘日伏吟课,危者获安动者宁,伏藏于内不相见,行人立归出不成,逃亡应不出邑里,盗贼审察家里人,深根固蒂多劳苦,吉将乘之求望荣,若值凶将来入课,咨嗟不动难见形。

孔明曰:“伏吟者屈伏而不得伸,伏藏而不安,久静欲动,故伏而呻吟也。吟乃咨嗟呻吟之声有可闻者。盖其体用阳则害阴,用阴则舍阳,是天地不备,阴阳偏枯,实为不足之体,是以有吟声也。其为用也,有克无克,刑人自刑,一体之中有不一者。有如六乙日财多害己,六己日否极泰来,甲丙庚日有禄无马,六戊日有丙三奇,六壬日自刑,壬午壬辰日重犯,壬申日不为空亡,丁己辛日无德,此十干有不一如此,阳日先刑后冲,以见伏外。阴日刑害破冲,以见伏内。皆是刑中有害,破中有合,凶中有吉,吉处藏凶,祸福倚伏,不可一概而推之,更有助刑伐德,岁月冲空亡者,全在天神煞刑冲破害评之。”

邵子曰:“伏吟之体,阴阳各还本位,天地各合元神,各归根复命矣。自阴阳伏位未动言之,则远本乎静;自天地复合言之,则动极而静也。虽静亦将动也,是以伏吟主静而有静中之动,虽三传刑冲而成,亦造化当然之理也。”

袁天罡:“伏者,伏俯于人,为人所役,甘伏而不敢从者也。俯伏则不能举首也,呻吟则有忧叹之声矣。象曰‘如浮萍之无根,自聚自散’也。阳日伏吟名自任课,任者,委用也,用则必动矣。盖阳日发用在干,干处外,又是四神生旺禄马之乡,有刑有冲,安得不动?岂可概言静守伏藏哉?更见丁马发用,则决动矣。阴日伏吟曰自信课,惟信乎己,不敢委任他人也。既仅自信,则安静自守矣。盖阴日发用在支,支辰属内,又传入四季库墓之地,终不见阳神,安得不伏哉?虽丁马入用,亦难行动矣。大抵此课不论日之阴阳,总是不可信用他人,只宜自信自任自知,伏匿于深处,裁度于自己。若谋用于他人,则变诈生,任使于他人,则奸慝至,当在反思之。”

刘伯温曰:“伏吟课不可轻用,诸神不易位,不可妄动,能尽意自守,则吉轻。用妄动则忧喜交并,可不谨哉?”凡事主近,又主进退不宁,进不能遂,退不能通。三传日辰见虎,加辰戌巳亥作贵人临于卯酉上者,主因不足而生疑忧,欲行动而未决者,欲行动而不能致远也。又如刚日木神临木,忧木器,男子欲远行;火神临火,主男子口舌,至县官;金神临金,主忧迁移分异;土神临土,主忧女子讼田宅分异;水神临水,主忧财物走失。刚日外事挠,或缘动作,事多难了,牵连累及人;凡举动未能遂心,在内将出,在外将移,合者将离,皆以神将言之。

占来意

若刚日得此课,行年上值六合,来意主成合事,喜须有阻隔,成不成以天将言之。又卯酉日卯酉为用,将得蛇虎雀,或行年或立丑未,来意主阴人欺诈不明之事。若子午巳亥日得此课,并行年上,来意主为讼之忧也。若寅申日占得青龙神后,主占望小儿疾病,祭祀方安。柔日得此课,主阴人病及失血,六戊六癸日伏吟日。

占谋望

用是孟神,主暗托人谋外事,欲言不言,欲举不举,举亦未成,占事动则宜,静则宜动。

占功名

惟六戊六癸日吉。歌曰:六戊六癸日伏吟,官旺三奇有禄神,何堪传又入三刑,四十五日贺天恩。

占家宅

主宅不变动,有不宁之事。辰上若作墓神,作天后,主家有伏尸鬼,家不振发,人口刑并,若得辰上见六合,必主已下子孙振发及凶中进人口。卯酉上见蛇虎,主有丧服至,卯主外服,酉主内服,事速则应六日或十二日,迟则应六十日或一百六十日。又主家藏盗贼,家小不宁,万状皆不能遂。值丁马,有人出外,或修改,或迁移之事。

占疾病

主病难愈,支干见死神者死,或休囚死绝亦死。无凶将死气,主伏枕。冬淹,病者面向内卧,朝阴背阳,至危至重。若太阴入传,主不能言语;螣蛇加日辰,亦主见子眼目有疾;白虎加日辰,主见子有唇口喉舌之患;余不妨,亦主血病。

占行人

若天驿二马入传,占远行则日立至。无马亦主信来。占近人阳日主归家,但身不安宁。经曰“刚日行人到户庭。”以用神是孟,或见马故也。若是千余里之行人,则不回矣。缘天方不动故也。又经曰“刚日伏吟时会间”者,是言近出约回之人,占得此则可以倚门相会。若阴日亦主迟归矣。

占出行

刚日主中道有再回之象,在内将出,在出将移,合者将离,一曰阳日欲行中止,有丁马始可言动。若无马,纵行程已备,亦不成行。柔日虽行,亦不能致远也。

占逃亡

主逃亡不出邑里,有丁马方欲远逃,无马主伏匿深处,离家不远也。

占盗失

壬子日卯为贵,丙子日酉为贵,乙亥日申为贵,辛酉日午为贵,壬申日巳为贵,此五日不可言家中盗贼,可言邻近也。自信主家藏盗贼,或不出邑里,其盗伏而不动,捕捉则不获。

占访人

主其人藏伏不欲见人,刚日其人暂出不在家,可以倚门候见。

右伏吟体六十日有六十课,共有十例,今录于后。

子加子,未动故无,顺逆之忧。

丑加丑,重山,暗过默视。诗曰:远望无真信,目下便虚惊。东北多惊惧,鹊音难分明。

寅加寅:相得,春旺有力。诗曰:趋北又趋东,旋转路必通。就远尊礼法,成始又成终。

卯加卯,迟骤,外神内塞。诗曰:重重微锁钥,挠聒合提防。不患不能成,因循大成殃。

辰加辰,老驿。利动不张。诗曰:秘策莫轻宣,谨身必静立。一朝风雨动,功业便掀天。

巳加巳,忧喜。两事并立。诗曰:疑中起烦劳,无风起波涛。向南求利益,东北乃难逃。

午加午,不入传。

未加未,暗陈。远望信音。诗曰:家属不用疑,一簇车粮肥。已得东风便,扬益亲马蹄。

申加申

酉加酉,重金。媚妇灾后。诗曰:吉将又无喜,凶神临更凶。金风门墙蛰,人事止难通。

戌加戌

亥加亥,重阴。事复归根。诗曰:吉将天休命,凶神凶暗生。阴动主忧患,老皆却通亨。

右十二支,惟子午戌不立课传,故无诗断。其解九支用大意皆以动静不出于域中,远谋多是亲近,朕将萌,谋计不定,不出一堂而见千万里,虽在异方遐域之远,自相孚于措昼指顾之间。但防窒塞不伸,下情壅塞不明,吉凶之应须以天官言之。

反吟课

歌曰:反吟冲击势,坎户入离宫。刚日阳为用,如无阴日通。反吟有不克,柔日以辰冲。冲处为初传,临神却在中。虽然看日上,所见乃为终。此是课中法,学人莫乱攻。

诗曰:反吟有克为初生,理在先冲而后刑,次传若在自刑者,须求破法是原因。

又诗曰:反吟课传有相克,比与涉害为用初。次传还与初神并,末传却来初上居。来去相冲初共末,此理灵通定不虚。假令辛亥是反吟,太乙加亥用初传。冲看登明为次将,末传反冲太乙宫。六己丁亥照巳卯,辰刑冲末作三传。辰破丑兮午破卯,亥破寅兮酉破子。惟有无克六个神,丑未配于丁巳辛。辛巳辛丑与丁丑,取用刑冲为课首。甲辰未反吟名丁未,己未八专取。

孔明曰:反吟之体,天地各易其位,阴阳反易其方,南北互交,东西反背,水火相射,金木交并,十二神各安其所,昼是刑冲克贼之地,此时天地神明尚避其反复,况于人乎?当其反常变动之际,虽列于动,然反而吟,是反而不安者,况彼此相反,则性情不合,安得久于反而不移乎?且阴阳递至七变而上,变动则必运动,极则必静,反极则必复,逆极则必顺,此自然之理也。故动中有静之极,否极有反泰之时,振者必蛰,屈者必伸,周而复始,睽而复合,反而更往,欲动不动,疑而不决,事从内起,臣慢其君,子逆其父,夫妻反情,朋友失信。凡动无德,何以依倚?故名曰无依课,惟当反动息静也。柔日非一事,虽有二事,亦随成随格。若是子午乘蛇,官病灾凶。卯酉乘合,人离财散。寅申乘龙,隔角有祸。巳亥乘白以下脱漏数字。辰戌名动凶,不论空亡。丑未不吉,惟癸日期约不爽。又卯酉上发用,主门户动摇。若值四下克上,名曰孤单课,主幼无父,独立无依,妻杀夫,奴叛主。若四上克下,名曰革羁课,夫无妻妾,亦少儿孙,辅从乖离,独夫无情,若遇吉将,事尚可为。

反吟者,天盘诸神各加于对冲之宫是也。如神后加于午宫,卯太冲加于酉宫之类,三传以有克贼者为用,克贼多者依比用例取动,俱比俱不比者依涉害例取动,课名曰反吟,其中末传以先冲后刑取之。若无相克贼,柔日以辰冲处作初传,中传归辰,末传归日。若中传是自刑,则以中传破处作末传矣。

断诗曰:反吟事反处,百为皆有妨。征途多阻遏,寇盗暗中攻。课凶遭盗贼,远去路难通。父子不和睦,婚姻无始终。三传如有救,莫过是青龙。

又曰:无依是反吟,逃走远追寻。合者将应散,安居别改邻。官守须易位,辅弼多殊心。臣子俱怀背,夫妻有外心。所为多反覆,占病百般侵。己未连丁未,复是两般吟。臣萌背君意,子起怨父心。无端须绝后,有罪自相侵。更若逢凶将,虎蛇祸尤深。

邵子曰:反吟之课,阳日无所依,阴日无所亲,祸生于外,殃及其身,其凶甚矣。占事阳日动扰不安,反复进退;阴日迟滞犹豫,不明迷乱,惊忧。若得旺相气,亦有吉者。若是休废加以凶将,则受敌者必遇其仇对。凡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并不宜占,必有离异、逃亡、背叛、迁移、失意、剥落等事。或二三其德,反复不定,驰逐不宁。

刘氏曰:反者,反覆;吟者,叹息。无依则难以立身,是无辅助,无可倚靠者。此因坎离相错,喜怒不常,金木交差,是非并乱,虽有谨静之君子,亦有是非、动作不宁之意。经曰:反吟占事休言定,往复双双二事因。

占身命

主身心不定,移东徙西,沉吟不决,心性无常,贼上凌下,邪而不正者,有残疾,否则心肾交攻。又主刑伤,六亲孤独无倚。得旺长生长逢吉将生身命行年者,先凶后吉。

占家

主宜修改,不然人口不宁。牧畜不旺,或南北易向,反照三厅,不可居住。

占坟墓

主山水反背,伤丁破财,亡魂不安,出奴人反背。

占症病

主吐逆反覆不宁,外感内伤,加虎蛇死气,主死亡,久病者死。

占逃亡

主远去,但久亦反归,或与同逃者攻击终被获。

占词讼

主二三衙门,反复难结,事多不顺,问多枉断,终失和气。

占行人

主关梁阻滞,久出者回家,其人多动,不安其居,路中恐有疾、盗贼之扰。

占出门

忌远行,有阻滞,或去而复返,防恶人盗贼谋害,童仆欺诈背叛,若近出即回者无妨。

占婚姻

主反复迟疑,不成。因欺诈不实,亦主妻孤克,性气反常,异日亦有背离,亦多无子。

占生产

主胎不安,或难产反逆之凶。若当临盆易产,以冲击故也。但子母多刑,宜别养,否则子母不全。

占功名

主失意不遂,经旨反背,主司不悦,居官失职,君臣不和。

占行兵

主不可,去之则受困遭败。

九宗门总要起例详法终

天禄秘典大六壬灵觉经神课卷之二

连茹 夹定 不夹 虚一 不住 朝日 朝支 相朝 间传 悬胎 三合 曲直 炎上 从革 润下 稼穑 德刑 井栏 富贵 官爵 铸印 斫轮 三奇 六仪 龙德 四顺 三光 三阳 天恩

天禄秘典大六壬灵觉经神课卷之二

连茹课

事绪千万端,凶则灾不已,吉则数重观,三传同一处,事遂不艰难。

歌曰:三位相连作三传,占者须知进退间。进行千里却回环,退而不久即须迁。

凡用神传在一方相连作中末传也,为连茹课,亦曰连珠课。如三传寅卯辰之类也,乃初中末合为孟仲季之神,有始有终,一点不杂,相连无缺也。若非孟仲季或隔角而作三传,如辰巳午或子丑寅之类,即非真连茹也。

孔明曰:“阳方动而出,阴方静而入。相离未远,与日相连。故曰连茹,茹者众也。《易》言“拔茅连茹”,言其相牵引也。”

总断

吉事占得此课,若连珠之可爱,凶事如连茹之可恶,统复卦之体,为山外重山之课也。象曰:“阴阳拱夹,奇偶有主,凶则重凶,吉当累累,孕必连胎,士获举举,时旱多晴,天阴雨久。”

若三传得亥子丑为日月星,奇全者为三奇连珠格,主万事和合,更乘吉将,事事尤吉,则应复卦六五爻曰:“敦复,无悔。”之数也。大抵此课主久静初动,恋旧怜新,继续迁延,首尾胶葛。顺进则新,事连旧事,逆退则故,事连新事。进退云者,如亥子丑是进而顺,名曰进连茹;如亥戌酉之类是退而逆,名曰退连茹。值进连茹,又逢贵人顺治,宜进前勇往谋为,主事事顺遂。值退连茹,又逢贵人逆治,宜退后,凡事不顺,迟滞阻节,不论进退二课,凡事虽散,或二三年,或二三月,若初传是年支,中传是月支,末传是日支,顺布者,主事速至。若先小后大,则事主至迟矣。

邵子曰:“若三传空亡,连茹而至者,宜退步避虚诈也。如壬子日干上子,三传寅卯辰,皆是空亡,是欲进而逢空陷,则不可连进矣。宜抽身退步,来就支上子与丑合,互有所像,庶使壬水不被寅卯辰木所脱,可以全身远害。但不利占他人之事如丁丑日干上申,癸丑日干上寅是也。又有退连茹而逢空亡者,既欲退而俱空,则不可连退矣。宜因进而退可也。如戊申日干上辰,三传卯寅丑,皆作日之鬼,幸值鬼空,是可脱灾,不宜守旧,宜前进谋为,不宜求官,以官爻空也。又丙午日干上辰,三传卯寅丑,虽三传作日之父母生身,但三传空亡,不利父母。又曰若得进中退者,事虽迟滞,亦得终吉。”

又曰:进而逢空,宜退步,可以全身远害;退而逢空,宜进步,可以消灾避祸。顺连茹逢空,名曰谷传空亡,退吉而进不宜;逆连茹俱空,名曰脚踏空亡,进宜而退不可。

占身命

得进连茹吉课,主有进取,不安小成,或受祖荫三代富贵,见事成群,子孙济济,有连好数。连值空亡,则福气不全,值进茹凶深,主狂图妄进,以招祸患;值退茹则宜退遁,同高人避世,事业不振,只宜守旧,以衰旺及生克吉凶天将言之。

占功名

主取进,值进茹旺相作官印者,加以禄马,有连捷;或得上人引援,同心合德之明,递相吹嘘引援,一路功名到老。切忌逢空值退茹,又是兄弟脱气,休囚墓,无官者无意功名,有职者退失归家,亦以天将言之。

占求财

进茹逢青龙财爻,宜进取,得二三起财,或事干众人之财。经曰:“拔茅连茹,何妨类聚?”以求聚言宜结交同伙,相帮求财,亦二三处求,俱有所得,虽主迟滞,若发用与日辰德合、三合,却有决遂之事。若退茹又无财爻者,惟守常免耗。

占讼

忌进茹,事干众人,蔓延久滞,经二三衙门,事经县府道二院,以天将言其吉凶。喜退茹,若是进茹又是贵人逆治,主官事解而后结,更日鬼动,虽遇钥神,亦难解脱。

占疾病

忌进茹,淹延,二三症相缠,更作死神者,不出二时必死,喜退上好。

占逃亡

主逃者不止一人,或有男女同走,或有人诱。值进茹隔角,越省而走,然终败露被捉,更日辰夹定三传,难逃久远,走亦终难脱。值退茹逢空,进退犹豫,隐伏于亲故,不敢进前,终被捉获。

李氏曰:“连茹课,凡事难散,进茹病至淹延,官事解而复结,更日鬼发用,虽遇钥神,亦为不善。若得进中退者,虽迟滞而得终吉。若与日辰三合六合,又初传是日之财,主和合,虽进茹迟滞,却有决成之象。”

若连茹课六十日共有十六例,附录于后。

顺连茹八课

子加丑 子丑加进,谋事不捷。诗曰:目下事须胜,前程在塞中,疾病腹痛喘,举事却亨通。

丑加寅 丑寅交战,文事来献。诗曰:荐举注人利,益下却方与。欲行疑有阻,灾否不伤身。

卯加辰 卯辰二将,谋事争起。诗曰:谋为须顺滞,音信出关来。将相多忧患,目下必伤财。

巳加午 巳午重光,须正化纲。诗曰:搅过小成大,外伤内有杈。行移须动卜,虚誉询朝端。

午加未 午未进合,来往小捷。诗曰:动静过杈期,灾吉祸来时。新事何矜喜,旧事恐重伤。

未加申 未申迷发,未喜凶发。诗曰:雁阵入鹏乡,阴谋起祸殃。尊前芳景好,晒衣入秋凉。

申加酉 申酉暗煞,交殃横祸。诗曰:成外有乖灾,须防人不仁。有谋成远去,迁逃事两完。

戌加亥 戌亥不安,动挠静安。诗曰:天德水生造,君臣出离朝。世事杂披后,春风晓发枝。

逆连茹八课

丑加子 避合求望小捷。诗曰:志大谋移外,文书仰信行。人心金喜合,所向颇欣荣。

寅加丑 丑寅相战。诗曰:顺谋反逆应,有变却妨财。逸未独难喜,谁能免后灾?

辰加卯 辰卯相害凶挠。诗曰:事挠财帛灾,凶吉在目前。莫患当春否,遇事且心坚。

午加巳 午巳继体,阳极阴极。诗曰:炎炎当世连。灾过自亨通。刑德二途事,群情不意同。

未加午 未午旺合,继明献纳。诗曰:孕男并盛喜,谋事曷迟疑?莫彼失机会,难于见后时。

申加未 申未恣义,同谋考意。诗曰:庆会同雷处,须详疑忘风。重近新意迟,秋望落长空。

亥加戌 亥戌无亲,杀害惊心。诗曰:身近奸馊地,心居好货中。须更灾害至,谋事更好妨。

右是顺逆连茹八体,旧本新意,非全占国家大体之句,但时有应验,附此成篇而已。

增补诗断

孟仲季三传,尊卑位不偏。或是岁月日,累累身相逢。皆曰连茹课,事绪万千端。凶则灾不已,吉则数重欣。三传同一处,事遂不艰难。

按:此之外必欲孟仲季之神相连方可名连茹。若非孟仲季,不顺序者,或隔角,亦非连茹也。若顺序而成一气者,如寅卯辰、巳午未之类者,主事无阻滞而速遂也。又若初传是年支,中传是月支,末传是日支,顺布者,主事速至。若先小后大,如初传是日支,中传是月支,末传是年支,则至迟矣。

歌曰:三位相连作三传,占者须知进退间,进行千里却回环,退回不久即须迁。

经曰:顺连茹,言位顺行,龙潜亥子丑,阳光在下,空怀宝以迷邦;含春子丑寅,和气积中,勿炫玉以求售;将泰丑寅卯,有声名而未誉实惠;正和寅卯辰,展经略而果沐恩光;离渐卯辰巳,利用宾于王家;利升辰巳午,亲观光于上国;近阳巳午未,名实相须;丽明午未申,威权独胜;回春未申酉,若午夜残灯;流金申酉戌,似霜桥走马;革故从新酉戌亥,小人进而君子退;隐明就暗戌亥子,私事吉而公事凶。又曰逆连茹亥位逆推,回阳亥戌酉,心怀暗昧之私;返驾戌酉申,正行肃杀之道;出狱酉申未,主出丑离群,疏者亲而亲者疏;凌阴申未午,主行险侥幸,危者安而安者危;渐烯未午巳,脱凡俗而渐入高明;登庸午巳辰,舍井蛙而旋登月阙;巳辰卯名正己,人物咸亨;反照辰卯寅,行藏攸利;联芳卯寅丑,悔正须知否极泰来;游魂寅丑子,成凶主见事成反散;入墓丑子亥,有攸藏之态,任进无心;重阴子亥戌,安嘉遁之形,宁甘没齿。

夹定三传格

日辰夹三传于内日辰在首尾,三传在中间,视天将吉凶以其类言之。若乘吉将,吉不可言;若乘凶将,凶不可逃。主凡事进退皆不由人,以被日辰夹也。占病讼、忧疑、解散事及驱除、脱走不利。若占利名、成合事则美。若占产未生,占胎稳固;凡事机密,藏头掩尾,事多难解。

孔明曰:“夹三传者,更看所夹何象。若夹财则利求财,不利病讼。若夹官鬼则利求官,不宜占病讼。若夹子孙,则忧疾病,不利作用,利占孕不利占产。若夹生气,利占生气,不利占忧。若夹兄弟,则百事少利。若夹空亡,则事多虚华,枉用其心。”

如乙丑日干上巳,三传寅卯辰;癸酉日干上寅,三传亥子丑;庚辰日干上酉,三传午未申;甲午日干上卯,三传辰巳午;壬申日干上戌,三传戌酉申;庚子日干上未,三传戌酉申;辛丑日干上酉,三传子亥戌;甲戌日干上丑,三传子亥戌;癸巳日干上子,三传卯寅丑是也。

遇夹不夹格

有日辰夹定三传而日辰乘空亡,谓之遇夹不夹格,不问吉凶,有名无实矣。有凶不至于死,有吉不至于成,过后失时失机,机密反成退失。

夹定虚一格

有日辰夹定,前后少一位者,为夹定虚一格。凡事少节不完,其势稍缓;或前虚一位,主初时有阻;或后虚一位,主事将成有阻。

如虚一位是财,财上不足;虚一位是父母,是长上文字不足;如丁卯日夜贵,干上申,三传辰巳午,欠一未字,乃今日之脱气,主子孙旧事牵连未了。然日时得勾陈,亦主子孙旧事,牵连失文字,或因文字不明而相争费气,致事不足也。子孙乘朱雀主卑幼文字上口舌不足,年命填实,不在此限。若是官鬼,则因官事而不主足;若是兄弟,则主朋友手足不足。如辛丑日干上申,三传亥酉未之类,乃后虚一位也。壬午日干上酉,三传寅子戌;乙酉日干上寅,三传未巳卯;丙戌日干上卯,三传丑亥酉;辛卯日干上申,三传丑亥酉之类。皆虚后一位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3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