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大六壬灵觉经》

吴师青手抄

家藏大六壬灵觉经卷一

家藏大六壬灵觉经卷一目录

元首 重审 比用 涉害 遥克 昴星 八专 虽责 伏吟 返吟

天禄秘典大六壬灵觉经神课卷之一

七体门

古经九宗门乃一贼克,二比用,三涉害,四遥克,五昴星,六八专,七别责,八伏吟,九返吟,今折反伏二体入下卷七体中,故上卷只有七体,似为的当。

一贼克体。此体有二体之殊,该分作二体,今从古,只作一体。

元首课占内事,以日为己,辰为人;占外事以辰为己,日为人,出《六壬指南》。

象曰:四课一上克下,取贼克为初课,名曰元首,先吉后输,此释名义。日辰阴阳四课俱无下贼上,只有一上克下,则取克下者为用,名曰元首。以上能制下,得尊长制驭之权,宜居长上,故以元首名之,且为课体之首,亦名始入格。诸占吉多凶少,利先不利后。

占曰:四课阴阳一克下,课名元首是初神为课体之初也,忠臣孝子皆从顺,忧喜因男非女人以上为男子,为外动,动以制静,故事因男子。上则为尊下卑小,所为正理悉皆真以上制下事理甚正,真实无伪。官讼先发须当胜,后对之人理不伸上克下,固利尊长制卑幼,利先动不利后应。但为上神旺相,天将无内战方吉。下旺上休囚则有反噬。

占曰:元首情理顺,克应亦易知。是岁年中事,月建月内吟。旬支旬内应,直日日中期。节气半月等,今候五日移。诸课虽如此,独此更无移此克应之占。凡占壬者须书年月日旬节候于图中,看三传四课年命上神直何神,有年月等支神者,则应此时矣。诸课如此占法,但元首课更为顺应耳。

又曰:上克下为事顺,作顺事者,纵课传有凶,得忧亦浅,纵神将战忧易解。凡一切事利动不利静,利先不利后,利男不利女,加以上神旺相,天官顺治,发用吉将,不犯空刑等凶,又生日神年命,则为三光、三阳之课,则有臣忠子孝、妻顺弟恭、卑下怀服之美矣。若日干无气,发用又在日上为日之鬼,鬼爻休囚,贵人逆治,凶将相并,则有动后之凶也。

孔明曰:元首云者,如人以首为一身之元,身无元首则无以成其身矣。其尊卑之义可见。又君为臣庶之元首,尊长为卑之元首,是以利居元首者,但上非下莫载,今若克之,必思身世果是居长?果是先动?果是得旺相否?有一果于是,则吉矣。又思居下者情理可克乎,休囚者可胜乎,有可克胜,是吉矣。若有不合则先动者被后应者所乘矣。且以上克下中理之当然,但亦不可过当,思元首所以临下,乃一体无二之异,虽时势不得不克下,亦当使在下者有所倚赖,可为受克之地,庶元首有所共载,故壬中六处有一处扶地盘之辰为妙,不然亦不可使地盘受空、虚、刑、害、冲、破之境及在蓦越之位也。

邵子曰:“幼不占元首,忧尊长之损害,又主先喜而后忧。”是元首课亦有不吉处,况先事者任劳任怨,首事发端,祸集所伏,苟上神休囚,则有先动过劳致疲之灾深入,妄动之失,或贪小利而忘大害,或喜先胜而贻后悔,故其象树木之嫩条未硬,又如初生之婴儿学行也。言当此时,不可急遽戕贼,须当保护也。

袁天罡曰:“上之克下固利男子,占胎多是男子。若上神休囚,下神旺相,是克之不倒,反不利先举,占胎多女。如干上神发用,干为我,被克岂宜?但当主客未分、欲动不动之际,则日干为尚介于彼我之,一见上神来克,则先动者为上神,后动者为干神。在我者,当审其衰旺何者得气而乘之。此惟兵讼、斗殴及空手求财、问取功名之吉,余外鬼来侵身多凶,岂可以元首为纯吉乎?”

占来意

元首课是贵人、岁君、将相,旺相生合行年神,来意是见大贵人,有生彩之庆。若是反吟等凶破,主暗昧,伸诉之事。

占天文

主元晴,必干上发用见朱、蛇、勾、空、贵、常方晴,若见合虎主风;支之二课发用,见玄后主雨,阴龙亦半阴晴。

占地利

主元阳之地。

占身命

宜居长,不利卑幼。好动少静,带丁马则迁移不定,有禄、马、贵人、龙、常者主居官显达,为正印之官,臣忠子孝,夫妇和顺。

占六甲

若发用旺相则生男,加以青龙等吉将,则生贵子;贵人顺治利长子,生长孙。发用若休囚则男女未定。

占婚姻

宜长男配长女,贵人顺治得龙、后、合、贵,主男求女,女亦喜婚姻,夫妻和合;若贵人逆治,加以凶将,有刑克,当不成。

占疾病

主下部之疾,吉凶以神将之吉凶言之。

占词讼、征伐等事,如前袁天罡说同。

假如正月丙申日亥将午时占,四课中惟天盘卯木克地盘戌土,是一上克下,以卯为用,课名元首,三传得卯丑申,将作常合阴,卯为日之父母,乘太常主相见公卿有喜。申为日妻,则乘六合,主见贵得财物,有庆贺之事。丑为日子孙,乘太阴,主子孙因财物有相掩之事。正月木旺、火相、土死、金囚、水休,今卯木旺,丙火得相气,故以吉断之。

父卯常

才申六

子丑阴

龙 阴 常 蛇

午 丑 卯 戌

丑 申 戌 丙

戌亥子丑

酉 寅

申 卯

未午巳辰

假如正月亥将甲戌日未时占,四课惟寅加戌为一上克下,以寅为用,为元首课。三传寅午戌,将得后虎元,乃六合体,会成火局;为天后发用,天后主妇女。正月寅中有火,火主妇女妊娠。天后水与寅中火并,主生子不育。又功曹乃月建,主县官,为忧县官,受旺气故也。中传胜光,主子孙乘白虎,主丧。加寅上为日之子孙泄气,主忧死丧,为人见闭遮。末传天魁乘六合加午上,为日之财,主阴私媒妁。六合为私门,亦曰天门。河魁为天阙,出天门登天阙见白虎,必忧死丧,为人见遮闭,当移徒,妇女逃亡不安,至县官。三传火局,忧失火,烧毁惊人、口舌。用起以所生为吉期,所畏者为凶期。功曹为用,喜在丙丁,忧在庚辛。用起阳神忧事发他人,用起阴神忧事起己身,传见父母为有救,见鬼重丧。

兄寅后

子午虎

财戌六

虎 后 六 虎

午 寅 戌 午

寅 戌 午 甲

酉戌亥子

申 丑

未 寅

午巳辰卯

假如十二月壬申日丑将卯时占,四课中惟午火克申金为一上克下,以午为用,课名元首,三传午辰寅,将得后蛇合,胜光为天后,并在金神,主忧妇女疾病,神将外战故也。若占怀孕,主堕胎,盖午火克申金,传送亦是白虎,属胎神故也。中传得天罡乘螣蛇,主惊恐事争斗,主三月内因女子事争斗也,以天罡主三月也;天后发用,故主因女子;水火搏击入魁罡,故主争斗。末传功曹乘六合加辰上,主来年正月当与吏议嫁,以寅为正月;末传为未来之事,六合主婚媾,功寅主吏故也。

才午后

寅辰蛇

子寅合

蛇 后 阴 常

辰 午 未 酉

午 申 酉 壬

卯辰巳午

寅 未

丑 申

子亥戌酉

重审课体一下贼上第一

四课观克贼,先寻贼为初,克贼或二见,舍克取贼呼,课名曰重审,吉凶勿泥拘。凡占课先观日辰四课,天盘与地盘有相克贼否,上克下曰克,下克上曰贼,先取下贼上者为用。如无下贼上,则取上克下为用。如克贼二见,则舍克取贼,取一下贼上者,课名重审,若有二贼上,则非重审课矣。一下贼其上,重审事多凶。顺行灾尚可,逆治祸还浓。入墓灾难脱,传生反为良。阴常及天后,六合和青龙。用并生日辰,福来祸不逢。勾玄与朱雀,蛇虎并天空。用在墓神上,福去祸来从。凡占得重审课,主一切事多艰难。卑上犯上,其天将顺治则灾祸轻,若天将逆治则灾祸重,谋事艰难,被凌辱更甚。加以发用传入墓乡,又是虎蛇朱勾元空等凶将,其祸甚深。受下凌迫者,轻则病危官灾,重则死亡。如发用传入长生旺相之乡,加以天将顺治,得贵青龙六合在常吉将入传,或加日辰之上生日辰,则反为吉矣。始入下贼上,女子及己身,主人利后举,逆道患忧深。用得父母课,蛇虎与勾陈。临事来害己,其祸在尊亲。若得子孙动,将为贼上因。官动有灾恶,奸淫谋女姻。妻财得凶用,谋害在阴人。一下贼上又名始入课,言为入九宗之始课也。多主家内妇女事。凡事主后举。若发用是日之父母,父母受贼,加以虎蛇凶将,主家中卑幼或妇女害父母。若发用是子孙,子孙受下贼主,因妇人或祖父母及印信文书害子孙,加以凶将,其祸必矣。发用是官鬼,主因子孙淫媒人婚姻之事勾惹官司争财,加以凶将,定因财发祸,受阴人所害。一下贼其上,重审事可惊。父子情不顺,夫妻不敬恭。更逢贵人逆,虎蛇元并空,勾陈墓用发,善事翻恶情。亲者亦相害,先输后人赢。如发用是子孙,为地盘父母所克,故父母之情不顺。如发用是父母,为地盘妻财所克,父母动,必伤子孙,主父子贪财,或因妻妾之事致父子不和。发传是妻财,为地盘所克,乃兄弟争财,主因卑幼弟妹争财而害及身与耗财,或因兄弟有私淫妻妾之事而妻妾致怒,反不敬夫主也,更逢凶将及墓神发用,虽善事亦反为凶矣。况凶事乎?凡课中发用或是支神,或是日上神,或是日干三合六合之神,皆主亲人相害,祸其身,非此类则主妇人卑幼及妇人相害也。用下贼上名重审,子逆臣乖弟不恭。事起女人忧稍重,奴害主兮奸主娘。万般作事皆不顺,官灾病厄祸患重。论讼后应须得理,先告虽直后及凶。发用是子孙,己是父母所克;是父母先有疾恶之心,使子孙无容身之地,故子孙反害父母。又如地盘为月建,是岁日之子孙,而天盘之神加于子孙,为岁日之官鬼,或作天乙,而地盘之子孙又冲克刑害岁干,主属下叛君上也。事起女人者,凡事重审,是以内制外,以静制动。若发用是妻才,作六合、太阴、太阳、天后加子戌亥,又与才爻相合,主奴欺妻或妻妾之财。

孔明曰:“壬式中先取贼上者为用,用即发动初传也。贼亦克也,然不谓之克而谓之贼,言下之克上,犹贼也。夫上之克下,如帝王、君公、父兄、尊长之人制驭四夷及臣宰、子弟、卑幼之人,纵过于刑罚亦势分所易为也,未为变故;较之以下克上,则有四夷之侵凌中国、臣下之犯君上、子弟之贼父兄、妻奴之害夫主,势分之难为,情理之所不堪,故名重审,言事之较深重也。祸机之重者,必先主之;是以先取有贼者为用,虽克贼二鬼,亦舍克取贼矣,故曰贼上之课多凶也。且初发传之神,是人首事,名曰发端,初既受贼,则事之根基已伏暗贼于内,有几分不善矣。加以凶将与发用内外相战,事是有七分不好了。若发用是旺相,尚可观其传变。若中传吉生拱初传,无下贼之嫌,则主先阻后顺,事终有成。若发用之神休囚,传变又凶,或带凶将克初,或是用神之墓、日干之绝,或生初而中传自坐于克制之支,皆为无救,则事已无始矣,虽末传吉亦何益乎?此贼上之深,果然是不美。然亦不可执一,倘国家当阳九百六之厄,会天人压居上者之不仁,喜在下者之圣哲而察相其革旧鼎新之机,则下之犯上多在理势之不容,己有应天顺人之举情否为泰,虽首事重大,发端艰难,正合重审之义,则重审岂专主凶乎?然必察用神果是旺相否,果是生日乎,果作吉将乎,初之传变中传又能生初传否,末传又能生初或生中否。如有干支吉将作生神生日辰,初传旺相带吉将,末生中之生初,初生日,三传皆吉将,则课体有反凶为吉之美。又自审天人之际从违何如;果天心人事应吉,与课体相合,则虽首事艰难,终克有济,是必审之又审,故曰重审,亦是戒人不可轻易犯上也。如克初传者旺相克初,初又克日辰,又加凶将变墓传绝,则不但事之不成,反主害及其身,是一审已起其祸之重也。此重审之义也。”

夫上者,动也,有先举之义;下者,静也,有后应之义。先动制人,后应者制于人。今欲以静制动,以主制客,势力所难,故必审之详而计之熟,方得变难为易也。欲决者吉凶顺逆之事,先以贵神逆转之善恶言之,如课本凶又贵人逆治,愈是反背乖逆之事,加以虎蛇勾元凶将,则后应者凶祸必重矣。若当贵人居东北阳明之地,天将顺布,则吉神助顺而不助逆,而居下犯上者必受殃矣。

如被贼者是日之阳神,是我之后动制彼之先动,二动之间必审天乙之顺逆、发用所乘之将。如将又克神,是将与日干同类,是为争财格,主内外夺财,天将顺则居上得势,顺者胜;天乙逆则居下虽处势逆者胜也。

如日干贼上神,干上神是当今旺神,则日干休囚矣。事势重大,但谋者心慵或失辅,必待日干旺相之月方成矣。

如日上神发用,日干无气,又见日之阴神生扶日上神,则泄日之气,主事势是我党倡成,或子孙女人之事,但患赖为炎之,求人相帮,或候旺月为之,吉。

如日干制日上神,又有辰之阳神或中末传有一处反克日干而制救日上神,纵为日者有先胜,终被他人所并矣。

如辰上神被支辰所贼,是以静制动,以内制外,其吉凶如上审之。如日之阴或辰之阴神被贼,此以阴谋害上者,其凶亦同上推。

刘诚意曰:重审之课多凶少吉,以发用观事之始,始既受贼,如树之伐根焉,能生长乎?更传入墓鬼之地,纵有吉将亦不能免祸。更逢贵人逆治,将传其凶甚矣。若得吉神良将,逢旺相,更又生年命,主旧事再改成新之喜。若用神是日辰之阴神,又为日干之鬼,加以凶将逆治,主人居下以讪上,妇人执事以谋夫,奴仆欺主以行奸,臣叛子逆,阴邪害正,卑幼害长,故曰尊长不占重审,恐卑幼之仇怨也。其象如内明外黑,进前有悔,退后难凭,心虚犹豫,举动无措。

邵子曰:“重则不一,审则有疑。事有不一伏一起理,或疑似必审之又审。凡事主间隔不一,不可忽略处之。”

袁天罡曰:“重审之课,以下犯上,非顺,逆也。从辰上发用者,事多起于女子,其吉凶当以天将决之。传及勾蛇虎作父母者,其人被父母杀害。传是勾虎作子孙者,其人杀害父母也。其人欲谋害阴人妻子也。传是勾蛇虎作妻财者,其人反被妻妾所害也。亦以休囚推其成败也。”

《悬解赋》云:“重审象地,象地者先迷而后利。”

占天文

主阴云。日之阴神发用,主阴暗;辰之阴发用,主阴雨;日辰之阳发用,有数日风云,然必参以将神五行生旺休囚言之。

占地利

主卑下、阴暗、污湿之地,高陵崩塌,但亦必参以上下衰旺言之。

占身命

不利尊长,阳不利父,阴不利母。兄弟动,衰则克兄弟,旺则克妻妾。父母动,衰则克父母,旺则克子孙。官鬼动则论衰旺,作龙常禄马贵人主有官贵,如身衰鬼衰作凶将,主多官衰灾疾病;或鬼旺克兄弟。如妻财动,衰主克妻,旺则克父母。如子孙动,衰则克子孙,旺则退职伤官,但有病者愈。以上俱是因卑幼阴人起祸,兼天将吉凶言之。

论人性质主多疑多思,或好色作乱,或受卑下凌迫,柔弱不振。若旺相及日逢吉将则能详审制宜,以静制动,则无可失。虽刑克尊长、孤立,于名利亦不虚也。居卑幼若加凶将,主重拜父母,兄弟失力,妻子重刑重创,功业得失不一。属卑幼则好犯上,处臣子而逆君父;处尊长者,所行暗昧,故下人篡弑、妻奴所害也。

占行兵

利主不利客,不利为应,兵不利先起,亦以上下衰旺详之。

占婚姻

主犹豫不决,详审方求之,上衰女人不利男家,上旺夫家不爱女家,以贵人顺逆、将之吉凶断之。得凶将克干,决主男家重妻;得凶将克辰,决主妻家重婚。

占六甲

若下旺相主生女,若上神旺相生男。易生难生,以贵人顺逆、将之吉凶言之。

占求财

主后求,但彼我迟疑,必重求方得,亦看才爻及青龙入传否。若龙与才财爻生旺入传,课虽下人干上,亦可再求有财矣,反之无财。

占病

尊长病,主被下贼人克剥,或婢妾事致病多灾,反复不宁。贵人逆治,血气不顺,症甚重,卑幼人不妨,病症主上部、头项、心肺之疾,亦看上下衰旺言之,最忌虎蛇发动。

占讼

主经易官司,利后动,必重诉重审,方可结果。

起例

假如子将壬辰日辰时占,以子将加辰时,顺布十二神将,三合体,壬日干课在亥,亥上得未为一上克下,未上得卯为二上克下,辰上得子为一下贼上,子上得申无贼,此四课,课中惟一下贼上,舍未卯二神二上克下,只取子神被下贼者为用。用即初传也,是初传得子,又观地盘子上得申为中传,又观地盘申上辰为末传,三传子申辰也。是日辰时贵人在巳,巳将在酉,于酉上起贵人,逆治,布前五后六之将于十二神上,则初传得青龙,中传得元武,末传得螣蛇也。课名重审、润下格,但冬月子水当旺,辰土无气,虽下克上不倒,亦不为凶,兼子为太阳,可以解祸,阳星破墓,故不为凶也。

兄子青

父申元

官辰螣

元 青 朱 阴

申 子 卯 未

子 辰 未 壬

丑寅卯辰

子 巳

亥 午

戌酉申未

比用课又名知一

歌曰:“比用课如何,贼上有两位。无贼有两克,先别阴阳类。阳日比阳神,阴日阴神随。比者为用初。不比弃不为。”

四课中有二三位下贼上,或二三位上克下者,必取何者与日辰相比,取其相比者为用,其不比者弃之。比者,同也。阳神与阳干同类,阴神与阴干同类,如君子与君子同类,小人与小人同类,则一气相通,故因其同类而用之,是以名曰比用。课又曰知一课,盖于克贼众多之中知其一比而用之也。

断曰:知一是如何,用神今日比,婚姻失和谐,事缘同类起。逃走不远去,失物邻人取,论讼和允好,为事尚狐疑。

又曰:二上来克下,盗贼在逡巡。小心须防备,简慢祸惹迍。若言失脱去,闭口课中寻。

又曰:知一之课比处用,事来多起在亲邻。用将相寻干伴侣,亦有遗亡逃走因。四课若还见不备,阴私伏匿不干身。占人有伴意不动,财物双双有合论。结交朋友无两心,求谋何必再三伸。

孔明曰:比者忧在内,不比者忧在外。比者,事近而速;不比者,事远而迟。故取其内近者占之,舍其外远者后图焉。”经曰:“知一则二事不成。”是不可图贪二事也。所谓二事者,非仅两件事。凡事物纷至,及众论什投要之,不过两端耳。必乘其明知独见得,是择取其一者而用之,不为二三所惑,方是知之之义也。则一之机自我执矣。”又经曰:“比者为忧”,言祸福之切于身,不专言忧也。不比者为喜,言祸福之不关己,不是不比为可喜而趋之也。上克下同类相妒,朋友谗佞,祸从外来,利客不利主,夫妻相妒,或因妻财妒讼,诅咒不利,贼不出邑里,利主不利客。

李卫公曰:“上为外,下为内,二上克下,主外人谋害。事起于内,凶将加临,主男子盗贼侵掠、失脱等事。吉事将败,凶事渐深。象易之需课九三曰‘需于泥,致寇至。’之凶也。”

袁天罡曰:“知亦有偏知生奸之敝,一亦有执一不通之弊。或恂利忘害,则是执迷,居安忘危,谓不逢变,或执滞多门,昧于取舍,首鼠两端,不知所从,知一昧二,虑此昧彼,偏见蔽明,察近失远,如狐之涉水,鹿之生疑,则失知一之义,其凶必矣。”故凡事必合一心帮力而求,知权变,有定守而始得顺遂。凡事缘亲友兄弟上事,不论吉凶皆涉此等人。又主狐疑,不能达权通变也。

邵氏曰:“知一而不知二。知者,喜我之知见,不知者,嫉我为仇雠。主恩中生害,凡事宜舍远就近,舍疏就亲,事贵和同,多观于同类,又主吉凶之事皆有两端。”经曰:“二克二贼,知一总名。神将凶而祸不单行,神将吉而福祥又至。”

《观月经》以三上克下为长幼课,三下贼上为度厄课,虽有二课之异,但取一亦必依知一课而取三传也。长幼度厄课详于凶吉门课,此不及详。大略所谓发用子孙忧小幼,发用父母忧尊长,发用妻财忧妻妾,传入长生则吉,传入休囚死墓则凶。

占国朝

主君臣彼此不定,上下纷纭,互持其说,必审其是非,定其所适从,君不自是,舍己从人,专制裁折,弃一用一,审其亲昵,察其疏远者,知其孰邪而取舍之,知其吉凶而趋避之。又观神将之吉凶,以决庶政之利害罔违,道以干百姓之誉罔,引百姓以从己之欲,方是知一,而事可成,功可就,贤人可专征也。

占天文

比阳上克晴数日,比阴下贼主雨数日,以神将所属决之。

占地理

上克比阳主高亢地,贼上比阴主低下地。

占身命

比阳上克不利卑幼,妻子有伤;比阴贼上难为尊长,多好结朋友;有知识,得人相济。

占射覆

主重叠不一,或二三物合一。

上出行

有伴侣,须知同类而皈依之,惧遗忘。

占求财

主朋辈之财,重进可得,或有二三项财,取舍得宜方得。

占盗贼

失物主朋辈,阳得男人,阴是姊妹亲知,或是亲邻,贼不出邑里,或是家人。

占征战

宜舍远就近,结邻为援。

占逃走

去不远,不出邑里,或被亲人所在。

占婚姻

主不和谐。若是远方必有不谐。若是近邻,或因亲得亲,则谐矣。若婚已成,亦主有亲邻之女煽惑私比,而欲离间其成者,未成主多婚未能主,其一而配之,宜决其比者娶之。但神将凶,二上克下,主先有二妻,重婚再娶;二下贼上,主妻有二夫,或经妆聘定,又再许人,或失节再醮。

占词讼

二克主卑幼有亏,二贼主尊长受亏。但和允好,不然重叠艰结,重送衙门。

占家宅

主有遗失、逃亡、走脱之灾。二克主妻子不安;一贼主夫妇不和,长上有灾;又主有阴私隐匿、伏藏不明之事,心事狐疑,欲弃远就,或欲亲邻居住。

涉害课

歌曰:涉害为何起,两比两不比。受贼与受克,数至本痊止。历涉地盘位,克贼深者取。行涉多被害,是为涉害矣。

又曰:涉害课相争,还从比用生。前头有回路,涉害何难呈?有克难重数,偏多得用情。忽然涉害起,先举莫相争。

又曰:涉害原因比用加,地盘孟仲季求他,先看孟神次仲季,路涉有克到本家,孟深仲浅季无取,复等柔辰刚日查。

又曰:涉害孟仲季,一课分两名,见机起四孟,仲季察奸生,总是涉害体,占得事岂宁?

四课二三克贼,与日俱比,或受俱不比,则分孟仲季取之,所谓孟深仲浅季又浅是也。以其害有深浅,故以深者为用,此系捷法,不必数涉历地盘位数,只论孟仲季以为深浅者也。一说无仲只有季上神克贼,亦取季上神之,以上法虽便捷,终不若涉归本家,以克贼之多寡为受害之浅害为正法也见《六壬示斯》,其说最详,今不录。用孟上神一名见机课,用仲季上神一名察微课,此涉害一课而分两名也。何谓见机?盖孟长也,事之先发者,凡事之先起,乃祸福之端,故名见机。何谓察微?盖仲中也,事行至中半而吉凶已微著,当审察而知所进止也。如有两孟两仲,必择先见者为用,课名曰复等,如先遇战,不得不竞也。长者受敌,而不受其小也。

断曰:见机起四孟,求事须难成。用起季与仲,察奸产妇惊。魁罡加四孟,产儿定不成,二下贼其上,体乃是比邻以比用课取利。亦名知一课,失盗乃乡邻,小小须防备,昏执祸多门四孟主有多机多端,吉凶不止一路。

又曰:见机涉害见上克,数到本家方始休,但看何方神力最,所为先难后易求。凡事艰难多阻难,魁罡加日县官忧,察微涉害用下贼,在事艰难多滞留,幽暗不明当见了,官事缠绵产妇忧,若更日辰魁罡立,妇人产难亦当愁。假如涉害皆复等,先见之神为用传。事主艰难无首尾,枝条蔓引作牵延。两军交争不相伏,经时岁月更留连。凶神恶将来相见,官灾疾病两绵缠。月逢吉神并有气,事虽迟迟却有缘。若值凶神皆无气,无情无绪事多端。

又曰:事有两比两不比,上天垂象要知机。涉害发用为初传,行事稽迟多忧疑。忧患难消知见日,占胎伤孕忌当时。失物家中邻里窃,逃亡必定隐亲知。

孔明曰:“涉害之象,如琴瑟不调,鸢在天关,存亡速焉。若遇见机则以合宜变通,不可执一,当知事机括而乘机早图之。若遇察微,则宜防微杜渐,精察细微,不可忽略,暴进终逢殃咎。用辰主灾害己,用日主家祸延人。一二课为用是用日,三四课为用是用辰。”

刘伯温曰:“涉害者,干涉害,须审其宜而行之。见机者,已自审视,谓之见发不妄动,谓之机,察其微辨以机言之。一曰机者,犹弩之机牙也。务见机之祸,百发百中,万举万全,始谓之见。又曰,机者动之微吉凶之先见者也。事在未然,须早见察之则不至害。若见于机已然之后,或轻举妄动,则机括一差,而千里之失起于毫厘之谬,其害也深矣。”

邵氏曰:“涉害课,凡事主欲用不用,欲言不言,事有两而取一也。事主迟疑艰难,进退不定之意,用上克下,百事为浅。若得凶神恶将,则灾祸难解,百事阻滞,作事稽留,多有疑,惟忧患难消,宜舍轻就重,趋安避危,方为不害。”

袁天罡曰:“用在四孟,事多反覆。凡事迟疑。”经曰:“见机则情有变,事主艰难而两求主事有两重。用在仲季主反覆无定,凡事未萌,须预察其吉凶。”

占国事

主建议商之,既欲于此,又欲于彼,不知适从,当审其事之是非、理之长短,方可取舍。若魁罡加四孟,则遣将提师深入,吉。

占征战

不可深入贼境及渡江水战,以水火土木金辨其何者为害如水神涉害则因水为害,火神涉害则因火为害之类,又主两军交争,不肯相伏,经岁月迟久,迟疑进退不决。

占出行

如得天神下临壬亥子癸,主水路有隔,其祸深,不可渡水,只宜陆行。得凶将克身命,出行远涉最跋涉艰难,远行受害,有吉将主行途中有得。

占生产

主产妇忧惊产难,魁罡加寅申巳亥发用,产见难养,魁罡覆日辰更凶。

占胎主产妇因远涉或土移动伤胎,有妨其产母。

占官事

见机课,魁罡加日辰主官事欲起;察微课,魁罡加日辰主有牵连干涉事人,久延不决。

占疾病

主犯触受染,病不止一端,沉重日久,难以起止,反复不定,或远行涉水所致,魁罡加四仲主哀伤。

占身命

主多刑害,流移不定,加凶将则孤贱卑微,惟多迟疑不决。嫉妒害人,或受人所害。

占婚姻

有害,二家不和,反复不定。

占求财

主干涉害人而求,吉将旺相有得,但多反复延迟;凶将休囚克日,主干涉反复破财。

占失脱盗贼

主自家不谨慎,乃乡邻为盗若与日辰合不比者是远人也。。主贼涉水来,或逾墙来。加凶将凶神主害人,或连众而来,内外通引。

假如四月将辛酉日卯时占,得三下贼上课,寅卯未加子辛酉寅之上,被俱下贼,不与日比,卯未俱与日比,虽以比用取,课则入涉害课,卯加辛,戌是季也,未加寅是孟也,当以孟上神为用。若欲何者涉害深,则卯加辛之历至卯位,惟一乾克之;若未在寅历至本位,则有寅甲卯乙巽五位克之,是为涉害深也,余仿此推。

此谓未加寅入墓,所谓仰见其仇,俯见其丘也。小吉主妇人,将得螣蛇忧死人入墓故也,女子惊恐,蛇主女人惊恐、有怪异血光亦是螣蛇所致,小吉入鬼门,主见鬼。中传神后作天空加未,主妇人欲欺其夫而有二心天空主欺诈,未为神后之夫。末传太乙作天后加子,主忧妇女,水克火日。

父未白

子子朱

官巳元

白 贵 勾 后

未 寅 申 卯

寅 酉 卯 辛

戌亥子丑

酉 寅

申 卯

未午巳辰

遥克课 蒿矢格 弹射格

歌曰:四课无克贼,如何取用神?先取神克日,蒿矢课之名。如是日克神,弹射课之名。总名为遥克,祸患此中生。

又曰:阴阳上下无相克,其中择取遥相贼,贼日之神为用初,课名蒿矢似无力。如无神遥于今日,日有克神是弹射。有如日遥克于神,后有两神亦克日。用比用涉是为良,依此课之情不失。

四课上下并无克贼,则前四体俱不入,须看四课之神有克今日干否,以有克者为用,课名蒿矢。如无神克日,看今日干有克四课之神,如有克,则以受克者为用,课名曰弹射。如有神克日,又有日克神,则取神克日为用。如有二三神克日,则如前比用取用,俱比俱不比者,则以涉害取用。其日克神,亦依此例。总名曰遥克课。遥者,远也。神所加临处为近,视日干则远矣。日之阳为近,于二三课之视日又益远矣。此遥之谓也。

断曰:蒿矢有吉凶,先看吉凶神,吉将朝天去得吉将生身,主功名远利,上谓朝觐,远求财利吉,凶将祸到身材从外来。弹射得吉将,求财得相亲。若值凶将加,出入值仇人。利动阴谋窃刑害并则主阴谋窃害伤人矣,相生各有伸。凶刑劫盗贼,合成喜自频相合则吉。分明是两课,休断一般陈。吉合主允欢喜,凶将勿来迎。三刑妨贼害,六害杀伤人交射乃伤人之物,加以刑害金土则刑伤必重矣。

又曰:神遥克日名蒿矢,射我虽端必当畏。日克天神名弹射,纵饶得中还无利。贵人逆治子无良,天乙顺行臣不义。家有客来不可容,每忧口舌西南至。起事因外至本身,心意悠悠无所止。比用他意非本心,用力向前须得喜。中间尤恐有防人,暗箭伤残祸不已。喜得或同岁上并,经涉朝迁岁月计。若见凶神多诡诈,外事收来知谨备。吉凶皆主艰辛事,若将言将祸庶几此蒿矢弹射总断也。

又曰:弹射之课日克神,事从内起干他人。凡事艰难须勉力,虽成不免有争嗔。望信不来人未至,出行一去没回音弹射蒿矢同断。三传终始干支合,吉将来并喜事新。三刑又见诸凶将,劫盗须防祸及身。若是庚辛而得吉,信来行人却欣欣。

又曰:弹射有丸伤痛苦,占病死人伤命焚。三传辰戌丑未土,有土诸事皆有阻。

孔明曰:“神遥克日,缓而轻。其象如蒿矢之轻,远射则力弱也。蒿者,草之杆。矢者,箭持蒿草之杆而作之箭。直将射物也,虽有射物之心,却无射物之名,虽有中物之具,而无获物之功。纵射虽中而轻不入也。故祸福俱轻,主外人欺己,祸从外来,其始如雷之吼,未免惊忧,后却无事,愈远愈小,渐久渐消也。神为客,日为主,神遥克日,是客来欺主,故言客来不可容之,必有是非及身也。但以蒿为矢,虽射中不深入者,以其无簇也。若见传送白虎发动,则有金加于矢上,必能伤人,故曰仍忧口舌西南起传送白虎乃西南隅,申地之神。经曰‘蒿矢见金为利簇。’是见金之为凶也。或有金而金落空,一名空矢,亦曰亡矢,一曰季矢 ,亦不能为凶也。”

李卫公曰:“蒿矢之课,主有不测之忧忽来相干。若有吉将,主不虞之喜不期而至。有金则主血光。经云‘三传地下申酉是,公人持捧应无礼。’是也不论是金神,但发用是地下申酉上神者,亦有外来是非出于礼法之外相加。故曰‘蒿矢有金,主蓦然有灾’也。不必金将,只有传送从魁河魁金神而作朱雀勾陈者,亦主有官非口舌从外蓦然而来也。大抵此课主利主而利客,利后动。不利他人,利小不利大,主人害己,事由官非斗讼之害,加以阴神贼日,则忧从外来,蓦然而至矣。水火神动加金将,主水火之厄,酉阴刑刃动主暗伤之灾,小心防备得吉。凡事不利己身。”

孔明曰:“日遥克神,其象如弹射之近,不射远,事则难中也。主自己谋害他人,事从内起。但有近射远射之异,所占势大者近射,凶重,忌先动;势小者远射,凶轻,但不可出头。一二课发动为近射,三四课发动为远射。又发用之神之将相克名近射,主有伤害,更阴虎乘金神,尤凶。若神将比和,名远射,虽有口舌恶意,亦不至伤害矣。”

又曰:“弹射见土为弹丸,则弹中有伤,蓦然有灾。若有土而土落空亡,谓之遗丸,纵弹皆不为凶。若是弹射又是知一课,尤为无力,虽凶无畏。但欲用事者遇之其力轻,多费力不成也。经曰‘弹射忧事立散,若见太阴元武天空发用,主虚诈欺诞之事,祸从内起。’”

袁天罡曰:“遥克课主事遥动不定,人情倒置,祸 福皆轻,求事难成,吉凶皆主不实,来意虽有恶而不至伤残也。第二课为用乃是日上两课相战,作事不力,外事不干,内事不可出头。第三课为用,是辰阴自战,两阴相竞,凶重有力,不可先动。第四课为用,尤为无力。若日干克两神名曰一箭中两鸿,又名一箭射两鹿格。若两神遥克,一曰一鹿含两矢,皆主心贪望大,远交近攻,近交远攻,费力并取之兆。故曰‘两神克日,主二事合为一事;日克两神,主一端分为两端。’”

占行人

第一第二课为用,行人立归。第三第四课为用,行人未归。若三传冲克岁建,占行人主凶。一曰“弹射不来,蒿矢课归矣。远出未归,或中途有阻。”

占出行

若远出至不至所往之地而回,不可西南行,恐人是非。

占访人

弹射课主访人不见,蒿矢课主访人即出见矣。

占公讼

蒿矢课利小不利大,利后不利先;弹射课利上不利下,利先不利后。蒿矢主人害己,事由官司斗讼之害也。

占国朝

值蒿矢课主事自外来,草寇弄兵,边鄙生事,有使命来阙。值弹射课主有颁命远出。

占身命

神克日害从外入,日克神身他人,有刑害受惊,带官贵禄马主武途出身,但福力不大,无长远之事业,多虚诈或夭折。

占疾病

蒿矢有金见白虎,弹射见从魁有血光、脾胃之疾,其病难疗。歌曰“占病小儿与老人,蒿矢弹射有灾迍。一弹一矢俱不存,须知性命在逡巡。”

占求财

弹射课是朱雀主争财口舌,或与妻争,轻求则遂心,重求则无矣。

假如甲午日申时巳将占,四课无克贼,先取神克干,惟取申金克甲木为用,课名蒿矢,三传巳申寅,将得白勾蛇,天乙顺行,主君臣不信,亦忧男子病。此时不可出行,有客不可纳,有内谗之事,祸从西南来,主有争斗来害,以蒿矢见金作虎勾也。加以年命见鬼,鬼置元武,定主贼盗谋杀也。

杀申白

子巳勾

兄寅螣

后 朱 白 阴

子 卯 申 亥

卯 午 亥 甲

寅卯辰巳

丑 午

子 未

亥戌酉申

假如九月将己卯日午时占,四课并无克贼,先取神遥克日,四课上神又无遥克日;次取日遥克神,惟神后受己日所克,以神后为用,三传子酉午,将得贵元空,课名弹射,神后作天乙,作初传,主妇女事,有贵人征召之喜,但以死气所胜,主忧人死及官讼坟墓事。

财子贵

子酉元

父午空

玄 贵 螣 勾

酉 子 丑 辰

子 卯 辰 己

寅卯辰巳

丑 午

子 未

亥戌酉申

昴星课 仰视 伏视

歌曰:无克又无遥,昴星理可知。阳日看酉上,发用立根基。辰作中传日,末传日上依。柔日看从魁,中日末辰支。仰视总名昴星矣。

又曰:四课又无遥相克,须当仰伏观昴星。刚日酉上神为用,柔视酉下度何之。假令从魁居亥地,用神端的是登明。中传乃附日辰上,刚日先辰后日呈。柔日中日末辰上,虎视如何不免惊。

凡四课上下全无克贼,又克遥克,曰昴星课。夫昴星者,乃酉是昴日鸡之宿也。位镇西方,为日月之门户,分居兑极,作天地之关梁,其居心也虚灵,有以剖决事端 之吉凶,其秉悸也英锐,有以擅掌杀伐之威仪。阳日则仰视酉上所见者为用,阳从地起,故中传用辰上,辰为地也,本乎天者亲上,故末传归日上,日者,天也。其象如虎之视转蓬而动也。阴日是伏视酉上所临者为用,阴从天降,故中传从日,日天也,本乎地者亲下,故末传归辰,辰为地也。其象如冬蛇掩目而匿也。是昴星一课而有四名也。但四名亦有时义,春曰虎视,夏曰转蓬,秋曰昴星,冬曰科蛇掩目。春占白虎,与酉金逢,春令死绝,谓之死虎,卯月冲酉,辰月合酉,谓之死虎遭合,不能伤人,但以目视人而惊人耳。夏月金囚,如以草为蓬,随风不定也。秋月金旺,昴星主事,故曰昴星。冬月金休,如蛇掩目不能伤人也。

断曰:用起昴星为虎视,秋兮在酉知生死,出入关梁日月门,举动稽留难进止。刚日出行自不归,柔日伏匿忧难起。女多淫泆问何因,此地私门难禁止。

又歌曰:昴星转蓬并虎视,冬蛇掩目异名求,刚日出头而闭塞,柔日藏身不自由,事多勾陈非本意,摇摆不定将出游,文字不明多恐感,关梁阻滞事多留,更变反复多不定,全家疾病传梁周,引惹官事皆失理,淫泆畏布伏藏忧。

又曰:冬蛇掩目课,万事不相从,伏罪何须出,莫劳西与东,出行遭禁系,淫泆败家风。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3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