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东方甲乙木也,正月与甲乙皆属于春,故十二月之始则在甲。

  故以井为始也。

  惟因岁与月,故知井为始。

  六十四难曰:

  十变言,阴井木,阳井金。

  井者,谷井也,非掘作之井,山谷之中泉水初出之处,名之曰井。同一井也,阳则木,阴则金#25。

  阴荣火,阳荣水。

  泉水既出,留停于近,荣污#26未成大流也,名之曰荣。荣者,小水之状。同一荣也,阳则水,阴则火。

  阴俞土,阳俞木。

  留停既深,便有射注轮人#27 之处,名之日俞。同一俞也,阴则土,阳则木。

  阴经金,阳经火。

  经者,径也,经营之义也。委积逐流,经历而成渠径也。同一经也,阴则金,阳则火。

  阴合水,阳合土。

  合者,会也,留停既深,便有指射轮人#28 之处也。同一合也,阴则水,阳则土。

  阴阳皆不同,其意何也?

  阴阳迥然不同,则其意是如何。

  然:是刚柔之事也。

  五藏为阴、为柔,六府为阳、为调#29。孤阳不生,孤阴不长,夫妇刚柔相因而成。

  阴井乙木,阳井庚金。

  乙为阴,属木;庚为阳,属金。凡所克者为妻,故以阴井乙木,配阳井庚金。乙与庚金,正夫妇之义。

  阳井庚,庚者乙之刚也。

  庚为刚,为夫,为阳,故庚是乙之夫。

  阴井乙,乙者庚之柔。

  乙为柔,为妇,为阴,故乙是庚之妇。

  乙为木,故言阴井木也。

  东方甲乙小#30,乙阴也,所以乙为木。

  庚为金,故言阳井金也。

  西方庚辛金,庚阳也,金克木,所以阳井金。

  余效此也。

  阴荣火,阳荣水,壬水为刚,丁火为柔,丁与壬合。阳俞木,阴俞土,甲木为刚,己木#31 为柔,甲与己合,阴经金,阳经火,丙火为刚,辛金为柔,丙与辛合。阴合水,阳合土,戊土为刚,癸水为柔,戊与癸#32 合。

  六十五难曰:

  经言所出为井,所入为合,其法奈何?

  经豚所出为井,所入为合,其法度如何。

  然:所出为井。

  人之阳气随四时而出入,井乃阳气初生之时。

  井者,东方春也。

  东乃四方之始,春乃四时之始,井乃经水之始,故井者东方春也。

  万物始生,故言所出为井也。

  万物始生于春,故言经水所出为井。

  所入为合。

  合乃经水会合也,阳气伏藏实似之。

  合者,北方冬也。

  北乃四方之终,冬乃四时之终,合乃经水之终,故合者北方冬。

  阳气伏藏。

  阳气至冬至北退,入而伏藏。

  故言所入为合也。

  故言经水所入为合。

  六十六难曰:

  经言肺之原,出于太渊。

  太渊在右手鱼际下,是脉之大会,手太阴之豚动也。

  心之原,出于太陵。

  在掌后两筋问陷中,是心包络之原。

  肝之原,出于太冲。

  在足大指本节后二寸。

  脾之原,出于太白。

  在足内侧核骨下。

  肾之原,出于太谿。

  在足内踝后根骨闲。

  少阴之原,出于兑骨。

  五藏皆陕俞为原。少阴,真心豚也,亦有原,在掌后兑骨端陪中,一名神门,一名中都。前云心之原出于太陵,是心包络豚也。凡云心病者,皆在心包络豚,真心不病,故无俞。今有原者,外经之病,不治内藏也。

  胆之原,出于丘虚。

  在足外踝下微前。

  胃之原,出于冲阳。

  在足附上五寸,骨问动脉。

  三焦之原,出于阳池。

  在手小指次指本节后陷中。

  膀胱之原,出于京骨。

  在足外侧大骨下,赤白肉际。

  大肠之原,出于合谷。

  在大指次指问虎。内。

  小肠之原,出于腕骨。

  在手小指腕骨内。

  十二经皆以俞为原者,何也?

  俞,谓井荣俞经合,非者#33 俞也。十二经皆以俞为原如何。

  然:五藏俞者,三焦之所行,气之所留止也。

  三焦由此俞以通行气,亦于此俞以流止。

  然#34脐下肾问动气者。

  注见八难。

  人之生命也。

  肾乃人生性命根本。

  十二经之根本也。

  注见八难。

  故名曰原。

  三焦合气于肾,故名日原。

  三焦者,原气之别使也。

  注见三十八难。

  主通行三气。

  人之二#35焦,法天地三元之气,所以通行三气。

  经历于五藏六府。

  上焦在心肺问,中焦在脾胃,下焦在肝肾,经历常周遍。

  原者,三焦之尊号也。

  原者,元也。元气者,三焦之气也。其气尊大,故原乃其尊号。

  故所止辄为原。

  气所留止,辄以为原。

  五藏六府之有病者,皆取其原也。

  藏府有病,皆取其原,故治之。

  六十七难曰:

  五藏募皆在阴。

  腹为阴,五藏之募皆在腹。肺之募,中府二穴,在云门下一寸,乳上三肋问。心之募,巨阙二#36穴,在鸠尾下一寸。脾之募,章#37门二穴,在季胁下直脐。肝之募,期门二穴,在不容两傍一寸五分。肾之募,京门二穴,在腰中季胁。

  而俞皆在阳者。

  背为阳,五藏之俞皆在背。肺俞穴,在第三椎下,两傍相去同身寸一寸五分。心俞穴,在第五椎下,一寸五分。肝俞穴,在第九椎下,两傍相去一寸五分。脾俞穴,在第十一椎下,两傍相去一寸五分。肾#38俞穴,在第十四椎下,两傍相去一寸五分。

  何谓也?

  募阴俞阳如何。

  然:阴病行阳,阳病行阴。

  内藏有病,则出行于阳,阳俞在背也。外体有病,则大#39行于阴,阴募在腹也。

  故令募在阴,俞在阳也。

  所以令募在于阴,俞在于阳。

  六十八难曰:

  五藏六府各有井、荣、俞、经、合。

  肝井大敦,荣行问,俞大冲,经中封,合曲泉。肺井少商,荣鱼际,俞大渊,经经渠,合尺泽。心井少冲,荣少府,俞神门,经灵道,合少海。肾井涌泉,荣丽#40 谷,俞大谿,经复溜,合溜谷#41。脾井隐白,荣大都,俞大白,经商丘,合陵阴泉。心包络井中冲,荣劳官,俞大陵,经问使,合曲泽。此五藏各有井、荣、俞、经、合也。胆井窍阴,荣侠谿,俞临泣,经阳辅,合阳陵泉,原丘虚。大肠井商阳,荣二问#42俞三问,经阳谿,合曲池,原#43 合谷。小肠井少泽,荣前谷,俞后谿,经阳谷,合小海,原#44 腕骨。胃井厉兑,荣内庭,俞陷谷#45经解谿,合#46三里,原冲阳。膀胱井至阴,荣通谷#47,俞束骨,经昆仑,合委中,原京骨。三焦井关冲,荣液门,俞中都,经支沟,合天井,原阳池。此六府各有井、荣、俞、经、合,之外有原也。

  皆何所主?

  井、荣、俞、经、合,各何所主。

  然#48:经言所出为井。

  山谷之中,泉水所出之处为井。

  所流为荣。

  泉水既出,荣迂未成大流为荣。

  所注为俞。

  停留既深,使有注射为俞。

  所行为经。

  流行经历而成渠径为经。

  所入为合。

  经行既达,会合于海为合。

  井主心下满。

  井法木#49以应肝,脾泣在心下,今邪在肝,肝裹脾,故心下满。今治之于井,不令木乘土也。

  荣主身热。

  荣为火,以法心。肺属金,外主皮毛。心火灼乎肺金,故身热,谓邪在心也,故治之于荣,不令火之乘金则身热又愈。

  俞主体重节痛。

  俞法土,应脾,今邪在土,主#50必刑水,水者肾,肾主骨,故病则节痛,邪在土,土自病,则体重,宜治俞穴。

  经脉主喘咳寒热。

  经法金,应肺,今邪在经,则肺之为病,得寒则咳,得热则喘。今邪在金铃克木,木者肝,肝在志为怒,怒则气逆,故喘。何以然,谓肝之支别,从肝别贯膈金不刑于木。

  合主气逆而泄。

  合法水,应肾,肾气不足,伤于冲脉,则气逆而裹逆,肾主开窍于二阴,肾气不禁,故泄注。邪在水,水必承火,火者心,法不受邪,肝木为心火之母,为肾水之子,一忧母受邪,二忧子受刑,肝在志为怒,忧则怒,怒则气逆,今治之于合,不令水之乘火,则肝木不忧,故气逆止,邪不在肾,则无注泄。

  此五藏六府其井、荣、俞、经、合所主病也。

  以上井荣俞经合之生#51病,各依四时而调治之,谓四时之邪,各奏荣俞中留止也。

  用针补泻第十二#52

  六十九难日:

  经言虚者补之。

  藏府虚弱者补之。

  实者泻之。

  藏府充实者通利之。

  不虚不实,以经取之。

  诸藏皆不相乘,初无偏虚偏实之患,止得就本经次补泻之法。

  何谓也?

  三者如何。

  然:虚者补其母。

  春得肾脉为虚邪,是肾虚不能传气于肝,故补肾,肾有病则传之于肝,肝为肾子,故日补其母。

  实者泻其子。

  春得心脉为实邪,是心气盛实,逆来乘肝,故泻心。心平则肝气通,肝为心母,故云泻其子。

  当先补之,然后泻之。

  母能令子实,补其母者,不可不先。子能令母虚,泻其子者,不可不后。

  不实不虚,以经取之者,是正经自生病,不中它邪也,当自取其经,故言以经取之。

  不实不虚,诸藏不相乘也。春得弦多,及但弦者,是肝藏自病也,于足厥阴少阳之经而补泻焉。当经有金木水火土,随时而取之也。

  七十难曰:

  经言春夏刺浅。

  春夏刺井荣,从肌肉浅薄之处。

  秋冬刺深。

  秋冬刺经合,从肌肉深厚之处。

  何谓也?

  浅深如何。

  然:春夏者,阳气在上,人气亦在上,故当浅取之。

  春气在毫毛,夏气在皮肤,阳气与人气皆在上,故用针以刺毫毛皮肤之浅处。

  秋冬者,阳气在下,人气亦在下,故当深取之。

  秋气在分肉,冬气在筋骨,阳气与人气皆在下,故用针以刺分肉筋骨之深处。

  春夏各致一阴。

  春夏,阳也。致者,到也,及也。春夏养阳,叉政一阴之气以养阳,虑其成孤阳。

  秋冬各致一阳。

  秋冬,阴也。秋冬养阴,铃致一阳以养阴,虑其成孤阴。

  何谓也?

  四时所致不同如何#53。

  然:春夏温,必致一阴者。

  春夏病行于阳,故引阴以和阳。

  初下针,沉之至肾肝之部得气,引持之阴也。

  人之肌肤,皆有厚薄之处,皮肤之下为肝肾之部,阴气所行,故用针沉手内针入皮五分,至肝肾之部,得气,引时#54阴气以和其阳。

  秋冬寒,必致一阳者。

  秋冬病行于阴,故内阳以和阴。

  初内针,浅而浮之,至心肺之部,得气,推内之阳也。

  皮肤之上为心肺之部,故用针浮浅,入皮三分,心肺之部得气,推内针入,引持阳气以和其阴。

  是谓春夏必致一阴,秋冬必致一阳。

  再缴上文。

  七十一难曰:

  经言刺荣无伤卫。

  针刺荣血,无伤卫气。

  刺卫无伤荣。

  针刺卫气,无伤荣血。

  何谓也?

  二者如何。

  然:针阳者,外.而刺之。

  卫为阳,故针阳者,入皮二分,病在卫,用针则浅,故低针而刺之,恐其深伤荣气也。

  刺阴者,先以左手摄按所针荣俞之处,气散乃内针。

  荣为阴,刺入皮五分为荣气,故先按所针之穴,待气散乃内针,恐其深伤卫气也。

  是谓刺荣无伤卫,刺卫无伤荣也。

  再缴上文。

  七十二难曰:

  经言能知迎随之气,可令调之。

  迎,逆也,取也。随,顺也,补也。卫气逆行,荣气顺行,能知此者,可令调之。

  调气之方,必在阴阳。

  调摄荣卫之方法,叉在于阴阳虚实。

  何谓也?

  此理如何。

  然:所谓迎随者,知荣卫之流行,经脉之往来也。

  惟知荣卫之流行,经豚之往来,故不容不迎随补泻。

  随其逆顺而取之,故曰迎随。

  卫气逆行,荣气顺行,随其荣卫之逆顺而补泻,故日迎随也。

  调气之方,必在阴阳者。

  阴虚阳实,则补阴泻阳;阳虚阴实,则补阳泻阴。或阳并于阴,或阴并于阳,或阴阳俱虚,或阴阳俱实,皆随病所在而调其阴阳,则病无不已。

  知其内外表裹。

  察豚之浮况,识病之虚实,以内知外,以外知内,视表知裹,视裹知表,故知虚实。

  随其阴阳而调之。

  各随其病在何阴阳豚中而调治之。

  故日调气之方,必在阴阳。

  再缴上文。

  七十三难曰:

  诸井者,肌肉浅薄,气少不足使也,刺之奈何?

  诸井在手足指梢,肌肉浅薄,血气尚少,不可使针刺之如何。

  然:诸井者,木也;荣者,火也。

  井为木,是火之母;荣为火,是木之子。

  火者,木子之子,当刺井者,以荣泻之。

  肝木实,实则泻其子。荣者,火也,木之子,故当泻之。春刺于荣,此乃休王未毕,火夺木王,法日实邪,故泻荣。假令肝自病,实则取肝中火泻之,虚则取肝中木补之。

  故经言补者不可以为泻,泻者不可以为补也。

  当补者不可泻,当泻者不可补。

  七十四难曰:

  经言春刺井。

  井属木,春刺之。

  夏刺荣。

  荣属火,夏刺之。

  季夏刺俞。

  俞属土,季夏乃六月刺之。

  秋刺经。

  经属金,秋刺之。

  冬刺合。

  合属水,冬刺之。

  何谓也?

  四时所刺不同如何。

  然:春刺井者,邪在肝。

  无令肝木邪害于脾土,故刺诸井。

  夏刺荣者,邪在心。

  无令心火邪害乎肺金,故刺诸荣。

  季夏刺俞者,邪在脾。

  无令脾土邪害乎肾水,故刺诸俞。

  秋刺经者,邪在肺。

  无令肺金邪害乎肝木,故刺诸经。

  冬刺合者,邪在肾。

  无令肾水邪害乎心火,故刺诸合。

  其肝心脾肺肾,而系于春夏秋冬者,何也?

  五藏系于四时如何。

  然:五藏一病,辄有五者。

  五声、五色、五味、五香、五液。

  假令肝病。

  举肝一藏以为例。

  色青者肝也,躁臭者肝也,喜酸者肝也,喜呼者肝也,喜泣者肝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