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然:肺脉虽不见,右手脉当沉伏。

  答肺部虽无结豚,只要右手有沉伏脉,便是右胁积气。伏豚,藏病积也;浮结者,府病聚也。

  其外痛疾同法耶?将异也?

  问外有沉瘤之疾,与右胁积气同诊视,法度或不同。

  然:结者,脉来去时一止,无常数,名曰结。

  答结豚来缓,时一止住,又无定数,谓之结。

  伏者,脉行筋下也。

  伏豚常行于筋下,要极重指着骨乃得。

  浮者,脉在肉上行也。

  浮豚常浮行于肉上,按之不足,举之有余。

  左右表裹,法皆如是。

  左右者,左右胁也;表以观其府病,裹以观其藏病;其法度并皆如此。

  假令脉结伏者,内无积聚。

  伏豚乃裹豚也,所以现其内也,虽有结伏之脉,内无积聚之病,是病不应豚,铃死。

  脉浮结者,外无疯疾。

  浮豚乃表豚也,所以现其外也,虽有浮结之豚,外无沉疯之疾,亦是病不应豚,铃死。

  有积聚,脉不结伏。

  有积聚之病,无结伏之脉,是豚不应病者,铃死。

  有痛病,脉不浮结。

  有沉瘤之病,’无浮结之豚,亦是豚不应病。

  为脉不应病,病不应脉,是为死病也。

  豚与病皆要相应,一不相应皆死。

  十九难曰:

  经言脉有逆顺。

  男女之豚,有逆有顺。逆顺者,阳抱阴生,阴抱阳生。

  男女有常而反者,何谓也?

  男女各具有常之豚,而豚却相反,其说如何。

  然:男子生于寅,寅为木,阳也。

  元气起于子,人之所生也。男从子左行三十之巳,从巳左行至寅,为十月,十月而生男。寅为束方甲乙木,木阳也。

  女子生于申,申为金,阴也。

  女从子右行三十之巳,从巳右行至申,为十月,十月而生女。.申为西方,庚辛金,阴也。

  故男脉在关上。

  关上为寸口,属阳,男子阳气#17,故豚在寸口常盛。

  女脉在关下。

  关下为尺部,属阴,女子阴气盛,故豚在尺部常盛。

  是以男子尺脉常弱。

  男子之气始于少阳,极于太阳,少阳之至,乍大乍小,乍短乍长,为《易》复卦 ,一阳居于尺部。阳明之至,浮大而短,为《易》临卦 ,二阳居于关部。太阳之至,洪大而长,为《易》泰卦 ,三阳居于寸部。三阳从地长,故男子之豚,寸盛而尺弱。

  女子尺脉常盛#18。

  女子之气始于太阴,极于厥阴。太阴之至,紧大而长,为《易》姤卦 ,一阴居于寸部。少阴之至,紧细而微,为《易》遁卦 ,二阴居于关部。厌阴之至,沉短以敦,为《易》否卦 ,三阴居于尺部。三阴从天生,故女子之豚,寸沉而尺盛。

  反者,男得女脉,女得男脉也。其为病何如?

  男子尺豚常弱,今反盛;女子尺咏常盛,今反弱。问其病为何如。

  然:男得女脉为不足,病在内。

  寸口日阳,男子以阳用事,今阳豚不见于寸。,而反见尺部,尺部之豚,女子常盛,男子亦如是,为不及,阴主内,故病内。

  左得之,病则在左。

  左手得女脉之盛,病则在身体之左。

  右得之,病则在右。

  一右手得女豚之盛,病则在身体之右。

  随脉言之也。

  随所得之豚,言所受之病。女得男脉为太过。女子尺脉本浮,更加见于寸,是谓太过。又女子以阴用事,寸脉常况,却得浮豚。

  病在四肢。

  四肢为诸阳之本,女得男脉,为阳气盛,故病在四肢。

  左得之,病则在左。

  左手得男子之豚,病则在手足之左。

  右得之,病则在右。

  右手得男子之豚,病则在手足之右。

  随脉言之也!

  随豚断病。

  二十难曰:

  经言脉有伏匿。

  豚有伏藏隐匿。

  伏匿于何藏,而言伏匿耶?

  伏匿于何处藏府,可以言伏匿。

  然:谓阴阳更相乘、更相伏也。

  答阴阳非独寸为阳、尺为阴,肌肉上亦为阳部,肌肉下亦为阴部,或阳脉乘于阴部,或阴脉乘于阳部,或阳部伏阴脉,或阴部伏阳脉。

  脉居阴部而反阳脉见者,为阳乘阴也。

  尺部之内、肌肉之下为阴部,尺中浮滑而长,为阴部见阳豚,阴虚不足则阳入乘之,为阳复,又阳乘阴部之脉。

  脉虽#19沉涩而短,此谓阳中伏阴也。

  尺中已浮滑而长,寸口关中况短而涩,此为阳中伏阴。

  脉居阳部而反阴脉见者,为阴乘阳也。

  寸口与肌肉之上为阳部,反见沉短而涩之阴脉,为阴脉成阳部,为阴溢。

  脉虽时浮滑而长,此谓阴中伏阳也。

  寸口关中已况涩而短,尺豚浮滑而长,为阴中伏阳。

  重阳者狂!

  豚浮滑而长,又加实数,是谓重阳,故狂言大事,自高自贤,狂越,弈衣登高。

  重阴者癫。

  尺中既况短而涩,又盛实,是谓重阴,故病僵仆于地,闭目不惺,阴极阳复,良久却惺,名日癫。

  脱阳者见鬼。

  脱阳者,无阳气也,谓寸豚细微甚也,目中妄见如睹鬼物。

  脱阴者目盲。

  阴者,精气也,阴气已脱,五藏之气不营于目,盲无所视,若尺脉则微细甚。

  二十一难曰:

  经言人形病脉不病,曰生。

  形病者,肌体赢瘦,手足不仁;泳不病者,脉息随呼吸上下,无大还不一及,断之曰生。

  脉病形不病,日死。

  一豚病者,诊诸至数或太#20 过或不叉,则人虽未病寒热等疾,纵不病亦死。

  何谓也?

  生死之异,其说如何。

  然:人形病脉不病者,非有不病也。

  人形体虽有病痛,而脉却未有节病,非是豚息不病,所以如此。

  谓息数不应脉数也。此大法。

  豚者血也,息者气也,脉不自动为气使然,气之息数未与血之脉数相应而然耳。

  二十二难曰:

  经言脉有是动。

  有反常之动豚。

  有所生病。

  动豚反常,病所由生。

  一脉变为二病者,何也?

  一豚之动,变为血气两般之病,如何。

  然:经言是动者,气也。

  气为阳,阳为卫,邪中于阳,气先受热,形之于脉,名日是动。

  所生病者,血也。

  气病传血,血为阴,阴为荣,血壅不润,病生于后。

  邪在气,气为是动?

  阳为气,邪中于阳,气动于豚而反常。

  邪在血,血为所生病。

  气先受邪,传之于血,血壅不行,病所由生。

  气主拘之。

  殉者,吹嘘往来之象,气主流行而不自笋。

  血主濡之。

  濡,润也,血润泽不桔。

  气留而不行者,为气先病也。

  气血受热则泞溢妄行,故日是动。

  若贼风博之,则留止而不行。

  血壅而不濡者,为血后病也。

  气传之于血,复受贼风,故血壅不濡而病。

  故先为是动,后所生也。

  气先动之于咏,然后血所生病。

  二十三难曰:

  手足三阴三阳。

  手三阴,手三阳,足三阴,足三阳。

  脉之度数,可晓以不?

  经豚丈尺法度数目可晓否。

  然:手三阳之脉,从手至头,长五尺,五六合三丈。

  手太阳之豚,自两手小指之端,循臂上行之耳珠子前,长五尺,两手合一丈。手阳明之豚,起于两手大拇指次指之侧,上循臂,终于鼻,左之右,右之左,长五尺,两手合一丈。手少阳之脉,起于两小指次指之端,上臂,终于耳前,长五尺,两手合一丈,故云五六合三丈。

  手三阴之脉,从手至胸中,长三尺五寸,三六一丈八尺,五六三尺,合二丈一尺。

  手少阴之豚,起于心中,下络小肠,上肺,出腋下,循臂,出小指之端,长三尺五寸,两手合七尺,手太阴之脉,起于中焦,下络大肠,还循胃,属肺,出腋下,下肘,入寸口,上鱼际,出大指之端,长三尺五寸,两手合七尺,手厥阴之脉,起于胸中,属心包络,三焦,出胁腋下,循臑入肘,下出小指次指之端,长三尺五寸,两手合七尺,故云二丈一尺。

  足三阳之脉,从足至头,长八尺,六八四丈八尺。

  足太阳之脉,起于两足小指之侧,上循膝,交胭中,循背上头,下入目内毗,长八尺,两足上行,合一丈六尺。足阳明之豚,起于足大指次指之端,循足经,上夹脐左右各二寸,终于额角发际,长八尺,两足合一丈六尺。足少阳之豚,起于足小指次指之端,上循两膝外康,入季胁,上循目外毗,长八尺,两足合一丈六尺,故云四丈八尺。

  足三阴之脉,从足至胸,长六尺五寸,六六三丈六尺,五六三尺,合三丈九尺。

  两足合有六阴,故云六六三丈六尺。足太阴之豚,起于足大指内侧,循足经内康,上交出厥阴豚之前,上循入腹,属脾络胃,连舌本,长七尺五寸,两行各#21一丈五尺。足厥阴之豚,起于足大指聚毛之上,循足附上康,去内踝一寸,上踝八寸,交出足太阴之后,循腹,入阴毛中,环阴器,抵小腹,侠胃属肝络胆,循喉咙,入顽颗,连目出额,长六尺五寸,两行合长一丈三尺。足少阴之豚,起于足小指之下,斜趣足心,上踹股内,贯脊属肾络膀胱,贯肝入肺,循喉咙,侠舌本,长六尺五寸,合长一丈三尺,故云三丈九尺。

  人两足娇脉,从足至目长七尺五寸,二#22七一丈四尺,二五一尺,合一丈五尺。

  人有阴踏、阳踏二豚,两足合四脉。阳踏起于跟中,循外踝上行,入风池。阴踏亦起于跟中,是足少阴之别络,自然骨之后,上内踝之上,直上循阴股,入阴,循腹上胸裹,入缺盆,上出人#23迎之前,入项内康,属目内毗,合太阳豚,长七尺五寸,两行合一丈五尺。

  督脉、任豚,各长四尺五寸,二四八尺,二五一尺,合九尺。

  督脉起于下极之俞,并脊裹,入属于脑,计四尺五寸。任脉起于中极之下,以上毛际,循腹上关元,至咽喉,长四尺五寸。督、任计之长九尺。

  凡脉长一十六丈二尺。

  手三阳豚三丈,手三阴脉二丈一尺,足三阳脉四丈八尺,足三阴脉三丈九尺,两足踏脉一丈五尺,督豚、任脉九尺,共计一十六丈二尺。

  此所谓十二经脉长短之数。

  已上是十二经豚长短数目。

  经脉十二。

  注见一难。

  络有十五。

  每一经各有一络,十二经络之外,有阳络、阴络、脾之大络,共十五络。

  何始何穷也?

  问经络所始所终去处。

  然经脉者,行血气,通阴阳,以荣于身者也。

  答经者径也,经豚者,流行血气,疏通阴阳之径路,以荣华一身。

  其始从中焦。

  经络所始之地中焦,直两乳问,名擅中穴,亦名气海,言气从此而起。

  注手太阴、阳明。

  肺与大肠。

  阳明注足阳明、太阴。

  自大肠至胃与脾。

  太阴注手少阴、太阳。

  自脾至心、小肠。

  太阳注足太阳、少阴。

  自小肠至膀胱与肾。

  少阴注手心主、少阳。

  自肾至心包络、三焦。

  少阳注足少阳、厥阴。

  自三焦至胆与肝。

  厥阴复还注手太阴。

  血气至肝而终,明日#24良时#25,又复还始于肺。

  别络十五,皆因其原。

  此十五络,皆因十二经为本原,以相流通。

  如环无端。

  经豚终而复始,恰如环之圆转,无有端倪。

  转相溉灌。

  经豚流转,更相溉灌于经络中。

  朝#26于寸部气口,以处百病而央死生也。

  寸口者,豚之大会,手太阴之豚动也,故五藏六府有病,皆见于气。则可以断吉凶死生。况一岁阴阳升降,会于立春一日,阴阳晓昏会于良时,一身荣卫还周会于手太阴,同天度一万三千五百息,据本经朝于寸。、人迎,则人迎在左手,属少阴,乃经豚朝会之地矣。愚并下文改作朝于寸部气江,观书者试评之。

  经云:明知终始,阴阳定矣。

  阴场之气始于肺,终于肝,又别于阳者,知病从来,别于阴者,知死生之期。

  何谓也?

  其说如何。

  然:终始者,脉之纪也。

  微妙在豚,不可不察,察之有经,从阴阳始,故豚之纪纲,实在乎始而终,终而始之阴阳。

  寸部气口,阴阳之气通于朝#27,如环无端,故日始也。

  阴阳之气,自早朝良时会于寸部气,如环无端,周而复始,故日始。据元文寸。人迎,愚僭改作气口。

  终者,三阴三阳之脉绝,绝则死,各有形,故日终也。

  足少阴气绝之形,在齿长而枯,肉濡而却。足太阴气绝之形,在肉满历反。足厥阴气绝之形,在舌巷卯缩。手太阴气绝之形,在皮枯毛折。手少阴气绝之形,在面黑如梨。三阴气绝之形,在目眩目辉。六阳气绝之形,在汗出如珠,故日死各有形,终即死也。

  黄帝八十一难经慕图句解卷之三

  #1足:据文义似当作‘取’。

  #2杂:《集注》十六难丁注作‘循’。

  #3不:据文意似当作门木’。

  #4肝肾在下脾:《集注》十六难虞注作一肝肾主下部〕。

  #5此:据上文例,似当作‘肝’。

  #6善味:此前《本义》、《集注》有‘善思’二字,《集注》并有‘脾者,在志为思也’七字。

  #7欠:《本义》作‘善欠’。

  #8半痛:依上文例,‘半痛’当作‘牢而痛’。

  #9王:据文义,似当作‘五’。

  #10尺:疑当作‘大’字。

  #11能:《本义》、《集注》作‘闭’。

  #12在:据文义似当作‘狂’。

  #13大肠:原作‘太阳’,据文义改。

  #14故:此前《本义》、《集注》有‘土主中宫’四字。

  #15左:原作‘在’,据文义改。

  #16诊:《本义》、《集注》作‘结’。

  #17气:此下疑脱r盛’字。

  #18盛:此下《本义》、《集注》有一是其常也’四字。

  #19虽:此下《本义》、《集注》有‘时’字。

  #20太:原作‘不’,据文意改。

  #21各:疑当作‘合’。

  #22二:原作‘’’,据《本义》、《集注》改。

  #23人:原作‘今’,据文义改。

  #24日:原作‘目’,据文义改。

  #25良时:疑当作‘艮时’,三十难、三十七难注即作‘艮时’。

  #26朝:原作‘脾’,据《本义》、《集注》改。

  #27朝:此下《本义》、《集注》有‘使’字。

  黄帝八十一难经纂图句解卷之四

  卢国秦越人撰临川晞范子李駉子埜句解

  二十四难曰:

  手足三阴三阳气已绝,何以为候,可知其吉凶不?

  手三阴三阳,足三阴三阳,其气死绝,何者为证侯,可以知其吉凶生死否。

  然:足少阴气绝,即骨枯。

  答足少阴肾之经,内荣骨髓,肾气死绝,则枯随枯槁。

  少阴者,冬脉也。

  足少阴肾,乃冬之脉。

  伏行而温于骨髓。

  肾气隐伏流行,骨髓自然温和。

  故骨髓不温,即肉不着骨。

  骨髓无肾气以温养,故肉肌不着于骨。

  骨肉不相亲,即肉濡而却。

  骨肉相离而不相亲,则肉濡滞而却缩。

  肉濡而却,故齿长而枯。

  齿,骨之余。齿断之肉结缩,故齿渐长而枯燥,谓齿干燥,色不泽。

  发无润泽。

  脑者,髓之海,肾主骨髓。发者,脑之所养,故华在发。今骨髓既枯,故发不润。

  无润泽者,骨先死。

  发无润泽,是骨先死之证。

  戊日笃,己日死。

  戊己,土也;肾,水也。土能克水,故云戊笃己死。

  足太阴气绝,则脉不营其口层。

  足太阴脾之经,脾之合。肉也,其荣唇也,脾气既绝,故血豚不荣口唇。

  口唇者,肌肉之本也。

  脾,其华在唇四白,其充在肌,口唇肉之所终,脾气内养肌肉,外华于口唇。

  脉不荣,则肌肉不滑泽。

  血豚不荣,则肌肉粗涩不滑泽。

  肌肉不滑泽,则肉满。

  肌肉粗涩不滑,则脾满无文。

  肉满则唇反。

  肉肿满则唇反无文。

  唇反则肉先死。

  唇反无文,是肉先死之绝。

  甲日笃,乙日死。

  甲乙木也,脾土也,木能克土,故云甲笃乙死。

  足厥阴气绝,即筋缩引卵与舌卷。

  足厥阴肝之经,肝主筋,人之运动皆筋力之所为。又上通于舌,下关于卯;肝气死绝,则诸筋缩急,舌巷卵缩。

  厥阴者,肝脉也。

  足厥阴属肝。

  肝者,筋之合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