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然:皆王脉也。

  答是王脉。

  其气以何月各王几日?

  问三阴三阳之气,不知何月分各王几日。

  然:冬至之后,得甲子少阳王。

  天以六六之节,以成一岁。自冬至之后得甲子,是来年初之气,其甲子或在小寒之初,或在大寒之后,所以少阳之气未出阴分,故脉乍大小短长。

  复得甲子阳明王。

  为一#11之气,其候始暄,其气未盛,故脉来浮大而短。

  复得甲子太阳王。

  为三之气,盛阳之分,故脉来洪大而长。

  复得甲子太阴王。

  为四之气,暑湿之分,秋气始生,乘夏余阳,故豚来紧大而长。

  复得甲子少阴王。

  为五之气,清切之分,故其脉紧细而微。

  复得甲子厥阴王。

  为终之气,盛阴之分,水凝沍如石,故豚沉短以敦。

  王各六十日。

  三阴三阳,各王六十日。

  六六。

  六个六十日。

  三百六十日,以成一岁。

  一岁之内,计三百六十日,定四时成岁。

  些二阴三阳之王时日,大要也。

  总言三阴三阳,随六甲之时日盛旺,大要诀也。

  黄帝八十一难经慕图句解卷之一竟

  #1第一:此下《集注》 有‘ 凡二十四首’ 五字。

  #2足:原作‘凡’ ,据文义改。

  #3呼:原作‘乎’,据《 本义》 、《 集注》 改。

  #4百:此下疑脱‘刻’ 字。

  #5当:此下《本义》 、《 集注》 有‘ 见’ 字。

  #6 当:此下《本义》 、《 集注》 有‘ 见’ 字。

  #7言此:《 本义》 、《 集注》 作‘ 此言’

  #8 卑:《 本义》 、《 集注》 作‘ 平’ 。

  #9 灭:疑为‘ 臧’ 之误。

  #10及:疑为‘ 反’ 之误。

  #11一:疑当作‘ 二’字。

  黄帝八十一难经纂图句解卷之二

  卢国秦越人撰临川晞范子李駉子埜句解

  八难曰:

  寸口脉平而死者,何谓也?

  寸口脉平匀,而人却死绝如何。

  然:诸十二经脉。

  注见一难。

  皆系于生气之原。

  十二经皆关系于肾。肾者,发生脉气根原。

  所谓生气之原者,谓十二经之根本也。

  肾者,生气之原,为十二经脉之根本也。

  谓肾问动气也。

  两肾之闲动气,乃人所受父母之原气。又气冲之脉,起于两肾之间。

  此五脏六腑之本,十二经脉之根。

  五脏六腑分为十二经,实以肾为根本。

  呼吸之门。

  肾挟任豚上至喉咽,通喘息,为呼吸之门。

  三焦之原。

  人之三焦,法天地三元之气,以肾为本原。

  一名守邪之神。

  左为肾,右为命门,有神守于命门,不令邪入志室,邪入志室,人则死矣。志室,穴名。

  故气者,人之根本也。

  肾问动气,乃生人性命根本。

  根绝则茎叶枯矣。

  手三阴三阳为枝,足三阴三阳为根,尺部为人之根本,寸口为人之茎叶。木根绝则木死,人肾绝则人死。

  寸口脉平而死者,生气独绝于内也。

  肾问动气常隐于内,今寸口传受谷气,虽豚平和,奈人之生气已绝于两肾之问,则十二经无相依十,任寸豚平亦死矣。

  九难曰:

  何以别知脏腑之病耶?

  五脏六腑疾病,何以辩别知之。

  然:数者腑也。

  几见数脉,是六腑受病者也。

  迟者脏也。

  几见迟脉,是五脏受病也。

  数则为热。

  数是阳脉,主有热证。

  迟则为寒。

  迟是阴脉,主有寒证。

  诸阳为热。

  阳气乱则脉数,故诸阳皆为热。

  诸阴为寒。

  阴气虚则豚迟,故诸阴皆为寒。

  故以别知脏腑之病也。

  因子迟之脉,可得辩别脏腑之疾病。

  十难曰:

  一脉为十变者,何谓也?

  一部之中,豚几十变,其说如何。

  然;五邪刚柔相逢之意也。

  五邪者,虚邪、实邪、正邪、微邪、贼邪也。刚柔者,阴阳也。相逢者,于本位见他豚也。五脏各有表裹,更相乘之,一豚成十,推此十变之候,乃五行胜复相加也。邪者,不正之名,非在身王气而外干身为病者,通为之邪也。

  假令心脉急甚者,肝邪干心也。

  圣人以心部一藏为例。夏心豚当浮大而散,今反弦急,弦急者,肝豚干心也。肝是母,心是子,木生火,母乘子,日虚邪。干,犹乘也。

  心脉微急者,胆邪干#1小肠也。

  小肠,心之府;胆,肝之府。心部微急,乃胆邪干小肠。

  心脉大甚者,心邪自干心也。

  心咏虽洪大,当以胃气为本,今无胃气,故其脉大甚,此曰正经自病,法日正邪,故云自干。

  心脉微大者,小肠邪自干小肠也。

  心脉略大,为小肠自病。

  心脉缓甚者,脾邪干心也。

  缓者脾之脉,今心豚缓甚,是火为母,土为子,子乘母日实邪,脾邪干心之豚。

  心脉微缓者,胃邪干小肠也。

  于心部轻手得其小缓,是胃邪干乘小肠。

  心脉涩甚者,肺邪干心也。

  涩者肺之脉,今心部豚涩,金反凌火,法日微邪。

  心脉微涩者,大肠邪干小肠也。

  心部见小涩脉,是大肠邪干乘小肠。

  心脉沉甚者,肾邪干心也。

  况者肾之豚,心火炎上,其豚本洪,今反豚况,水来克火,法日贼邪。

  心脉微沉者,膀胱#2干小肠也。

  于心部重手得其小况,是膀胱邪干乘小肠。

  五脏各有刚柔耶。

  刚柔者,阴阳也。五脏各有阴阳,今以心脏为例,余皆仿此。

  故令一脉辄变为十也。

  一部之中几十次变通,斗部之内,各有五邪,十变共六十首。

  十一难曰:

  经言脉不满五十动而一止。

  一藏五十动,五藏二百五十动,谓之平脉。今豚之动,不满五十动而一止者,是一藏无气。按止者,按之觉于指下而中止,日止。

  一脏无气者,何脏也?

  一脏无气,是何脏腑。

  然:人服者随阴入。

  吸入脣与肝,故吸随肝肾而入。肝"肾在鬲下,枚日阴。

  呼者因阳出。

  呼出心与肺,故呼自心肺而出。心计肺在鬲上,故曰阳。

  今吸不能至肾,至肝而还。

  大凡呼吸,阴阳相随,上下经历五脏,力#3为平人,今呼虽出于'心肾,而吸肾至肝而还,竟不得至于肾,此是肾受父母之元气信已耗散,故脉不满五十动而一止,知其叉死。

  故知一脏无气者,肾气先尽也。

  故知一脏元#4气者,乃肾之元气先绝,故豚不满五十动而一止。

  十二难曰:

  经言五脏脉已绝于内。

  五脏之豚,肝肾在鬲下,故言内,内之豚已绝。

  用针者,反实其外。

  心肺在鬲上,故言外,使用针药之人,反以针药补实心肺。

  五脏脉已绝于外。

  心肺之脉已死绝。

  用针者,反实其内。

  使用针药之人,反以针药补实肾肝。

  内外之绝,何以别之?

  何以辩别内绝、外绝。

  然:五脏脉已绝于内者,肾肝气已绝于内也。

  五脏之豚已绝于内,是肾肝之气死绝。

  而医反补其心肺。

  医人不治肝肾,反补心肺。

  五脏脉已绝于外者,心肺脉#5已绝于外也。

  五脏之肺#6已绝于外,是心肺之气死绝。

  而医反补其肾肝。

  医人不治心肺疾,反补肾肝。

  阳绝补阴。

  心肺在鬲上属阳,心肺外绝则皮聚毛落。肾肝在鬲下属阴,医人反补实其肾肝。

  阴绝补阳。

  肾肝内绝,则骨痿筋绝,医人反补实心肺。

  是谓实实。

  病人本实,又以药实之。

  虚虚。

  病人本虚;又以药虚之。

  损不足。

  病人本虚,气不足,又以药喊损之。

  益有余。

  病人本血气有余,又以药补益之。

  如此死者,医杀之耳。

  如此等死,医人杀之。

  十三难曰:

  经言见其色而不得其脉。

  见其颜色,不得相应颜色之脉。

  反得相胜之脉者,即死。

  反得克胜颜色之脉者死。

  得相生之脉者,病。

  得相生颜色之脉者病。

  即自己色之与脉,当参相应,为之奈何?

  以色脉参合相应如何。

  然:五脏有五色,皆见于面。

  心赤色,肝青色,脾黄色,肺白色,肾黑色,皆见于面。

  亦当与寸口、尺内相应。

  五脏既有此色,寸关尺亦当有此脉,方是相应。

  假令色青,其脉当弦而急。

  青,肝色也。弦急,肝脉也。是肝经色脉相应。

  色赤,其脉浮大而散。

  赤,心色也。浮大而散,心脉也。是心经色脉相应。

  色黄,其脉中缓而大。

  黄,脾色也。中缓而大,脾豚也。是脾经色脉相应。

  色白,其脉浮涩而短。

  白,肺色也。浮涩而短,肺脉也。是肺经色脉相应。

  色黑,其脉沉濡而滑。

  黑,肾色也。沉濡而滑,肾豚也。是肾经色脉相应。

  此所谓五色之与脉,当参相应也。

  青黄赤白黑五色,与弦缓洪涩沉豚相应。

  脉数,尺之皮肤亦数。

  数,心脉也。尺,臂内也。豚数,臂内皮肤亦热。

  脉急,尺之皮肤亦急。

  弦急者,肝脉也,臂内皮肤亦急。

  脉缓,尺之皮肤亦缓。

  缓者,脾豚也,臂内皮肤亦缓弱。

  脉涩,尺之皮肤亦涩。

  涩者,肺脉也,臂内皮肤亦涩。

  脉滑,尺之皮肤亦滑。

  滑者,肾脉也,臂内皮肤亦滑。

  五脏各有声色臭味,当#7寸口、尺内相应。

  肝脉弦,其色青,其声呼,其臭擅,其味酸;心脉洪,其色赤,其声笑,其臭焦,其味苦;脾豚缓,其色黄,其声歌,其臭香,其味甘;肺豚涩,其色白,其声哭,其臭腥,其味辛;肾脉沉,其色黑,其声伸#9,其臭腐,其味咸。此谓相应也。

  其不相应者,病也。

  假令肝病色白,多哭,好辛,喜腥,此为相反。声色臭味皆肺之证,金克木,名日贼邪,不相应又死。

  假令色青,其脉浮涩而短,若大而缓为相胜。

  色青者,肝也;浮涩而短者,肺也。肺胜肝为贼邪。大而缓者,脾脉也,肝胜脾为微邪,故言相胜。

  浮大而散,若小而滑为相生也。

  浮大而散者,心脉也,肝木能生心火。小而滑者,肾脉也,肾水能生肝木。

  经言知一为下工,知二为中工,知三为上工。上工者十全九,中工者十全八,下工者十全六,此之谓也。

  工者,万举万全也。上工者,知色脉皮肤三法,相生相胜本始,故治病十全其九。中工知二者,谓不能全释,故治病十全其八。下工知一,谓不能明于全法,一心治已病,故十全其六。

  十四难曰:

  第十四首诂难问日。

  脉有损至,何谓也?

  脉有损脉,有至脉,如何。

  然:至之脉。

  脉息动应于手。

  一呼再至日平。

  平者,平调之脉,无太过,无不及,一呼一吸为一息。又问四至,号平和之豚息。

  三至曰离经。

  经者,常也。大几经豚,一日一夜复会手太阴,手太阴乃始问之经也。今一呼三至,脉行四寸半;一吸三至,脉行四寸半;豚行九寸,过于平脉,不在所起之经,故日离经者,其脉粗大。

  四至日夺精。

  其脉五味,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今一息四至,则形脱气耗,精无所归,犹如夺去。

  五至日死。

  人脉五至一吸、五至一息之问,豚几十至,此#10之平脉多一倍,如何不死。

  六至日命绝。

  一息之问,脉几十二至,性命不有而死亡矣。

  此至之脉。

  元文日:此死之脉。愚改日此至之脉者,盖总言其至脉也。

  何谓损?

  问损豚如何。

  一呼一至日离经。

  前之至豚离经,谓豚日过半,此之损脉离经,谓豚行喊半,一呼一吸脉止两至,亦日离经。

  二呼一至曰夺精。

  二呼而豚一至,一日一夜不及一十三个周身,脉只行二百二丈五尺,其人气耗血枯,神惨色夭,精华犹如夺去,亦日夺精。

  三呼一至曰死。

  三呼脉一至,脉只行一寸半,一日一夜只行及六十七丈五尺,不及五周身,如此之候,死可符也。

  四呼一至曰命绝。

  四呼脉一至,一日一夜不及四周身,气尽已绝,藏败神去,故命绝也。

  此损之豚也。

  总言其损豚。

  至脉从下上。

  呼少至多,故谓之至。至脉病生于阳,阳气自下而上,故败稍动上下六。

  损脉从上下也。

  呼多至少,故谓之损。损脉病生于阴也,阴气自上而下,败脉稍喊至一二。

  损脉之为病奈何?

  问损脉之病如何。

  一损损于皮毛,皮聚而毛落。

  一损肺主皮毛,故皮聚毛落。

  二损损于血脉,血脉虚少,不能荣于五脏六腑也。

  二损心主血脉,血脉桔少,不能使五脏六腑荣华。

  三损损于肌肉,肌肉消瘦,饮食不为肌肤。

  三损脾,脾者饮食之藏府,脾主肌肉,饮食不化,则肌肉消瘦。

  四损损于筋,筋缓不能自收持。

  四损肝,肝主筋,筋豚缓弱,不能收拾维持。

  五损损于骨,骨痿不能起于床。

  五损肾主骨,骨枯髓喊,发为痿。痿者,无力不能起。

  反此者,至脉之病也。

  元文云至于收病,息#11改作反。前此五损脉之病,则是至豚之病也。

  从上下者,骨痿不能起于床者死。

  脾#12在上,肾在下,一损肺,二损心,三损脾,四损肝,五损肾。从肺至肾,五藏俱损,肾主骨,骨痿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