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言人相与生,在天地之问,其得一耳。既出之后,随物而化,故有不同也。

  知类在家,有所疑惑,通于心术,卫必有不通。

  窍,谓孔窍也。言之事类在于九窍,然窍之所疑叉与衍相通。若乃心无其衍,卫铃不通也。

  其通也,五气得养,务在舍神,此之谓化。

  心衍能通,五气自养。然养五气者,务神#5令来归舍,神既来合,自然随理而化也。

  化有五气者,志也;思也;神也;德也。神其一长也,静和者养气。养气得其和,四者不衰,四边威势,无不为。存而舍之,是谓神化。归于身,谓之真人。

  言能化者在于全五气。神其一长者,言能齐一志思而君长之。神既一长,故能静和而养气。气既养,德叉和焉。四者,志思神德也。四者能不衰,则四边威势,无有不为。常存而合之,则神道变化自归于身。神化归身,可谓真人。

  真人者,同天而合道,执一而养产万类,怀天心,施德养,无为以包,志虑思意而行威势者也。士者,通达之神盛,乃能养志。

  一者,无为也。言真人养产万类,怀抱天心,施德养育,皆以无为为之。故日执一而产养万类。至于志意思虑,运行威势,莫非自然循理而动。故日无为以包也。然通达此道,其唯善为士乎。既能盛神,然后乃可养志者也。

  养志法灵龟。

  志者,察是非。龟者,知吉凶。故日:养志法灵龟。

  养志者和通,心气之思不达也。

  言以心气不达也。故须养志,以求通也。

  有所欲,志存而思之。志者,欲之使也。欲多志,则心散,心散,则志衷;志衰,则思不达也。

  此明纵欲者不能养气志,故所思不达者也。

  故心气一,则欲不惶;欲不惶,则志意不衰;志意示衰,则思理达矣。

  此明寡欲者能养其志,欲思理达矣。

  理达则和通,和通则乱气不烦于胸中。

  和通,则则莫不调畅,故故乱气自消。

  故内以养气,外以知人。养志则心通矣,知人则分职明矣。

  心通则一身泰,职明则天下平。

  将欲用之于人,必先知其养气志,知人气盛衰而养其气志,察其所安,以知其所能。

  将欲用之于人,谓之养志之卫用人也。养志则气盛,不养则气衰。盛衰既形,则其所安所能可知矣。然则善于养志者,其唯寡欲乎。

  志不养,则#6心气不固;心气不固,则思虑不达;思虑不达,则志意不实;志意不实,则应对不猛;应对不猛,则失志而心气虚;志失而心气虚,则丧其神矣。

  此明丧神始于志不养也。

  神丧则髻鬃,髻霏则参会不一。

  髡鬃,不精明之貌。参会,谓志心神三者之交会也。神不精明,则多违错,故参会不得其一。

  养志之始,务在安己。己安,则志意实坚。志意实坚,则威势不分。神明常固守,乃能分之。

  安者,谓少欲而心安也。威势既不分散,神明常来固守。如此,则威精分,势震动物也。上分,谓散亡也。下分,谓我有其威而能动彼。故日乃能分也。

  实意法賸蛇。

  意有#7委曲,蛇能屈伸,故实意法腾蛇也。

  实意者,气之虑也。

  意实则气平,气平则虑审。故曰实意者气之虑。

  心欲安静,虑欲深远。心安静则神明荣,虑深远则计谋成。神明荣则志不可乱,计谋成则功不可间。

  智不可乱,故能成其计谋。功不可闲,故能宁其邦国。

  意虑定,则心遂安,则其所行不错。神者,得则凝。

  心安,则物无为而顺理,不思而玄览。故虽心之所不错#8,神自得之。得之,则无不成矣。凝者,成也。

  识气寄,奸邪得而倚之,诈谋得而惑之,言无由心矣。

  寄,谓客寄,言气非真,但客寄耳。故奸邪得而倚之,诈谋得而惑之。如此,则言皆胸臆无复由心矣。

  故信心术,守真一而不化,待人意虑之交会,听之候之也。

  言心卫诚明而不亏,真一守固而不化。然后待人接物,彼铃输诚尽意,智者虑能,明者献策,上下同心,故能交会也。用天下之耳听,故物侯可知矣。

  计谋者,存亡枢机,虑不会,则听不审矣。候之不得,计谋失矣,则意无所信,虚而无实。

  计得则存,计失则亡。故日:计谋者存亡之枢机。虑不合物,则听者不为己听。不审著#9。听既不审,候岂得哉。乖候而谋,非失而何。计既失矣,意何所恃,惟有虚伪,无复诚实。故计谋之虑,务在实意。实意爻从心衍始#10,-故日铃在心卫始也。

  无为而求,安静五脏,和通六腑,精神魂魄固守不动,乃能内视反听,定志思之大虚,待神往来。

  言欲求安心之道,叉寂澹无为。如此,则五脏安静,六腑通和,精神魂魄各守所司,澹然不动,则可以内视无形,反听无声。志虑定#11,太虚至,神明千万往来归于己也。

  以观天地开辟,知万物所造化,见阴阳之终始,原人事之政理,不出户而知天下,不窥牖而见天道,不见而命,不行而至。

  唯神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能知于不知,见于不见,岂待出户牖阀之,然后知见哉。固以不见,而命不行而至也。

  是谓道知,以通神明,应于无方而神宿矣。

  道,无思也,无为也。然则道知者,岂用知而知哉。以其无知,故能通神明,应于无方,而神来舍矣#12。宿,犹舍也。

  分威法伏熊。

  精虚动物谓之威,发近震远谓之分。熊之搏击,铃先伏而后动,故分威法伏熊。

  分威者,神之复也。

  复,犹衣被也。震神明衣被,然后其职#13可分也。

  故静固志意,神归其舍,则威复盛矣。

  言致神之道,铃须静意固志,自归其舍,则神之威复隆盛矣。舍者,志意之宅也。

  威复盛,则内实坚。内实坚,则莫当。莫当,则能以分人之威,而动其势如其天。

  外威既盛,则内志坚实。表裹相副,谁敢当之,物不能当之。物不能当,则我之威分矣。威分动,则物皆肃然,畏其人之若天也。

  以实取虚,以有取无,若以镒称珠。

  言威势既盛,人物肃然,是我实有而彼虚无。故能以我实取彼虚,以我有取彼无。其#14取之也,动爻相应,犹称珠以成镒。二十四铢为镒者也。

  故动者必随,唱者必和。挠其一指,观其余次,动变见形,无能间者,

  言威分势震物犹风,故能动叉有随,唱叉有和。但挠其指,以名呼之,则韦物毕至,然徐徐以次,观其余众,犹性安之,各令得所。于是风以动之,变以化之,犹泥之在钧,韦器之形自见。如此,则天下乐,推而不厌,谁能问之也。

  审于唱和,以问见问,动变明而威可分。

  言审识唱和之理,故能有问爻知。我既知问,亦既见问,即能问,故能明于动变而威可分者。

  将欲动变,必先养志,伏意以视问。

  既能养志,伏意视之其问,则变动之衍可成矣。

  知其固实者自养也,让己者养人也。故神存兵亡,乃为之形势。

  谓自知志意固实者,此可以自养也。能行礼让于己者,乃可以养人也。如此,则神存于内,兵亡于外,乃可为之形势也。

  散势法惊乌。

  势散而后物服,犹乌击禽获。故散势法惊乌也。

  散势者,神之使也。

  势由神发,故势者神之使。

  用之,必循问而动。

  无问,则势不行,故用之,叉循问而动。

  威肃内盛,推问而行之,则势散。

  言威敬#15内盛行之,又因问而发,则势自然而散矣。

  夫散势者,心虚志溢。

  心虚则物无不包,志溢则事无不次,所以能散其势。

  意失#16威势,精神不专,其言外而多变。

  志意衰微而失势,精神挫钮而不专,则言疏外而谲变。

  故观其志意为度数,乃以揣说图事,尽圆方,齐长短。

  知其志意隆替,然后可为之度数。度数既立,乃后揣说之。图其事也,叉尽圆方之理,齐#17短长之用也。

  无则不散势。散势者,待问而动,动势分矣。

  散不得问,则势不行。故散势者待间而动。动而得问,势自分矣。

  故善思问者,必内精五气,外视虚实,动而不失分散之实。

  五气内精,然后可以外察。虚实之理不失,则问叉可知。有问铃知,故能不失分散之实也。

  动则随其志意,知其计谋。

  计谋者,志意之所成。故随其志意铃知其计谋也。

  势者利害之央,权变之威。势败者不以神肃察也。

  神不肃察,所以势败。

  转圆法猛兽。

  言圣智之不穷圆之无止,猛兽。转圆者事至,若转圆之无止。转犹兽威无尽。

  转圆法无穷之计。无穷者之心以原不测之智心术。

  圣心若镜,物感斯应,故不测之智、心衍之要可通也。

  而神道混沌为一义无穷。以变论万义#18类,说

  既以圣心原不测混沌,妙物杳冥变,说无穷之义也。

  智略计谋,各有形容或阳,或吉或凶,必有圣人以不测之智而通,通心卫,故虽神道,而能类其万类之或圆或方,事类不同然后谋兴。

  谋兴或阴然后事济。事无常准,故形容不同,圆者运而无穷,方者止而有分,阴则港谋未兆,阳则功用斯彰#19,吉则福至,凶则祸来。兀此事皆反复#20。故日事类不同者也。

  故圣人怀此之用,转圆而求其合。

  此谓所谋圆方以下六事,既有不同,或多乖谬。故圣人法#21转圆之思,以求顺通合也。

  故兴造化者为始,动作无不包大道,以观神明之域。

  圣人体道,以为用其动也,神其随也。天故兴造教化其功,动作先合大道之理,以稽神明之域。神道不违,然后发施号令。

  天地无极,人事无穷,各以成其类,见其计谋,必知其吉凶、成败之所终也。

  天地则独长且久,故无极。人事则吉凶相生,故无穷。天地以日月不过、陵谷不迁为成,人事以长保元亨、考终厥命为成。故见其计谋之得失,则吉凶成败之所终皆可知也。

  转圆者,或转而吉,或转而凶。圣人以道先知存亡,乃知转圆而从方。

  言吉凶无常准,故取类转圆。然圣人坐忘遗鉴,体同乎道,故先知存亡之所在,乃后转圆而从其方,弃凶而从吉。方,谓存亡之所在也。

  圆者所以合语,方者所以错事,转化者所以观计谋,接物者所以观进退之意。

  圆者通变不穷,故能合彼此之语。方者分位斯定,故可错有为之事。转化者改祸为福,故可观计谋之得失。接物者顺通人情,故可以观进退之意、是非之事也。

  皆见其会,乃为要结,以接其说也。

  谓上四者叉见会之变,然后总其纲要而结之,则情伪之说可接引而尽矣。

  损兑法灵曹。

  老子日:塞其兑。河上公日:兑,目也。庄子曰:心有眼。然则兑者,谓以心眼察理也。损者,谓喊损他虑专以心察也。兑能知得失,著能知休答,故损兑法灵著也。

  损兑者,几危之央也。

  几危之理#22,兆动#23之微,非心眼莫能察见。故日:损兑者,几危之次也。

  事有适然,物有成败,几危之动,不可不察。

  适然者,有时而然也。物之成败有时而然,几危之动自微至著。若非情适远心,知机玄览,则不能知于未兆,察于未形。使风涛潜骇,危机密发,然后河海之量埋为穷流,一赞之积叠成山岳。不谋其始,虽悔何之。故日:不可不察。

  故圣人以无为待有德,言察辞合于事。

  夫圣人者勤于求贤,密于任使。故端拱无为以待有德之士。士之至也,铃敷奏以言。故日:言察辞也。又明试以功,故日:合于事也。

  兑者知之也,损者行之也。

  用其心眼,故能知之。喊损他虑,故能行之。

  损之说之,物有不可者,圣人不为辞也。

  言喊损之说,及其所说之物,理有不一可,圣人不生辞以论。

  故智者不以言失人之言,故辞不烦而心不虚,志不乱而意不邪。

  智者听舆人之讼,釆刍莞之言。虽复辨周,万物不自说也。故不以己能言而弃人之言。既有众言,故辞当而不烦,还任众心,故心诚而不伪。心诚言当,志意岂复乱哉。

  当其难易而后为之谋,自然之道以为实。

  失事#24而后谋生,改常而后计起。故心当其难易之际,然后为之谋。谋失自然之道,则事废而功亏。故爻因自然之道,以为用谋之实也。

  圆者不行,方者不止,是谓大功。益之损之,皆为之辞。

  夫谋之妙者,铃能转祸为福,因败成功,追#25彼而成我也。彼用圆者谋,令不行;彼用方者谋,令不止。·然则圆行方止,理之常也。吾谋既发,彼不得其常,岂非大功哉。至于谋之棋益,皆为生辞以论其得失也。

  用分威散势之权,以见其兑,威其机危乃为之次。

  夫所以能分威散势者,心眼之由也。心眼既明,机危之威可知之矣。既知之,然后能次之。

  故善损兑者,譬若决水于千仞之堤,转圆石于万仞之谿。而能行此者,形势不得不然也#26。

  言善损虑以专心眼者,见事审得理明,意次而不疑,志雄而不滞,其犹次水转石,谁能当御哉。

  持枢。

  枢者,居中以运外,处近而制远,主于转动者也。故天之北辰谓天枢,门之运转者谓之户枢。然则持枢者,动运之柄以制物也。

  持枢,谓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天之正也。

  言春夏秋冬四时运行,不为而自然也。不为而自然,所以为正也。

  不可干而逆之,逆之者虽成必败。

  言理所叉有,物之自然者静而顺之,则四时行焉,万物生焉。若乃干其时令,逆其气候,成者犹败,况未成者。元亮日:含气之类,顺之铃悦,逆之叉怒,况天为万物之尊而逆之。

  故人君亦有天枢生养成藏,

  言人君法天以运动,故日亦有天枢。然其生养成藏,天道之行也,人事之正,亦复不别耳。

  亦复不别干而逆之。逆之虽盛必衰,此天道人君之大纲也。

  言干天之行,逆人之正,所谓倒置之。故#27日:道非义#28而何。此持枢之卫恨太简促,畅理不尽,或篇简脱斓,本不能全也。

  中经。

  谓由中以经,外发于心,本以弥缝于物者也。故日:中经。

  中经,谓振穷趁急,施之能言,厚德之人救物,执穷者不忘恩也。

  振,起也;趁,向也。物有穷急,当振起而向护之,乃其施之,叉在能言之士、厚德之人。若能救彼拘执,则穷者怀终不忘恩也。

  能言者,俦善博惠。

  俦,类也。谓能言之士解纷救难,虽不失善人之类而能博行恩惠也。

  施德者,依道。

  言施德之人动能修理,所为不失道也。

  而救拘执者,养使小人。

  言小人在拘执而能救养之,则小人可得而使也。

  盖士当世异时,或当因免阗坑,或当伐害能言,或当破德为雄,或当抑拘成罪,或当戚戚自善,或当败败自立。

  阗坑,谓将有兵难,转使沟壑。士或有所因,而能免斯祸者。伐害能言,谓小人之道,谗人罔极,故能言之士多被戮害。破德为雄,谓毁文德,崇兵战。抑拘成罪,谓人不章,横被缧统。戚善,谓天下荡荡,无复纲纪,而贤者守死善道,真心不瑜,所谓岁寒然后知松桥后彫也。败败自立,谓天未悔祸#29,危败相仍,君子穷而铃通,终能自立,若管仲者也。

  故道贵制人,不贵制于人也。制人者握权,制于人者失命。

  贵有衍而制人,不贵无卫而为人所制者也。

  是以见形为容,象体为貌,闻声和音,解仇阙邮,缀去却语,摄心守义。

  此总其目,下别序之。

  本经记事者,纪道数其变,要在持枢中经。

  此总言本经持枢中经之义,言本经纪事但纪道数而已。至于权变之要,乃在持枢中经也。

  见形为容、象体为貌者,谓爻为之生也。

  见彼形象其体,即知其容貌者,谓用爻卦占而知之也。

  可以影响形容象貌而得之也。

  谓彼人之无守,故可以影响形容象貌占而得之。

  有守之人,目不视非,耳不听邪,言必《诗》、《书》,行不僻淫,以道为形,以听为容,貌庄色温,不可象貌而得也。如是隐情塞郡而去之。

  有守之人,动皆正直,举无淫僻,厥后昌盛#30,晖光日新。虽有辫士之舌,无从而得发。故隐情塞邮闭藏而去之。

  闻声和音,谓声气不同,则恩受不接。故商角不二,合征羽不相配。

  商金角木,征火羽水,递相克食,性气不同,故不相配合也。

  能为四声主者,其唯宫乎。

  官则土也,土主四季。四者由之以生,故为四声主也。

  故音不和,则不悲不是#31。以声散伤丑害者,言必逆于耳也。

  散伤丑害,不和之音。音气不和,铃与彼乖,故言其铃逆于耳。

  虽有美行盛誉,不可比目合翼相须也。此乃气不合,音不调者也。

  言若音气乖彼,虽行誉美盛,非彼所好,则不可如比目之鱼、合翼之乌两相须也。其有能令两相求应,不与同气者乎。

  解#32仇阙邮,谓解羸微之仇。刽郡者,阙强也。

  辨说之道,其犹张弓,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故赢微为仇,从而解之。强者为邮,从而阙之也。

  强邮既阙,称胜者高其功,盛其势。

  阙而盛者,从而高其功,盛其势也。

  弱者哀其负,伤其卑,行其名,耻其宗。

  国而弱者,从而哀其负劣,伤其卑小,污下其名,耻辱其宗也。

  故胜者图其功势,苟进而不知退,

  知进而不知退,叉有亢龙之悔。

  弱者闻哀其负,见其伤,则强大力倍,死而是也。

  弱者闻我哀伤,则勉强其力,倍意致死,为我为是也。

  郡无极大,御无强大,则皆可胁而并。

  言虽为邮,非能强大,其于杆御,亦非强大。如是者,则以兵威胁,令从己而并其国也。

  缀去者,谓缀已之击言,使有余思也。

  系,属也。谓已令去而欲缀其所属之言,令后思而同也。

  故接贞信者称其行,厉其志,言可为可复,会之期喜,

  欲令去后有思,故接贞信之人,称其行之盛美,厉其志,令不怠。谓此美行,铃可常为,叉可报复。会通其人,又令至于喜悦者也。

  以他人之庶引验以结往,明疑疑而去之。

  言既称行厉志,令其喜悦,然后以他人庶几于此者引之以为成验,以结已往之心,又明已疑疑至诚。如是而去之,铃思已#33而不忘也#34。

  却语者,察伺短也。

  言却语之道,铃察伺彼短也。

  故言#35多必有数短之处,识其短验之。

  言多不能无短,既察知其短,铃记识之,以取验之相也#36。

  动以忌讳,示以时禁。

  既有其短,则以忌讳动之,时禁示之,其人因以怀惧。

  然后结以安其心,收语盖藏而却之。

  其人既以怀惧,叉有求服之情,然后结以诚信,以安其惧心。其向语盖利而却之,则其人之恩威固以深矣。

  无见己之所不能于多方之人。

  既藏向语,又戒之日:勿于多方人前,见其所不能也。

  摄心者,谓逢好学仗术者,则为之称远。

  欲将摄取彼心,见其好学使卫,则为作声誉,令#37远近知之也。

  方验之道#38,惊以奇怪,人系其心于己。

  既为作声誉,方且以道验其仗衍,又以奇怪从而惊动之。如此,则彼人心系于己也。

  效之于人#39,验去乱其前,吾归诚于己。

  人既系心于己,又效之于时人,验之于往贤,然后更理其前所为,谓之日:吾所以然者,归诚于彼人之己。如此,则贤人之心可得,而摄乱者理也。

  遭淫色酒者为之术,音乐动之,以为必死,生日少之忧。

  言将欲摄#40愚人之心,见淫酒色者为之衍,音乐之可说。又以过于酒色,祕之死地,生日喊少。以此可忧之事,以感动之也。

  喜以自所不见之事,终可以观漫澜之命,使有后会。

  又以音乐之事彼所不见者,以喜悦之言终以可观,何叉淫于酒色。若能好此,则性命漫澜而无极,终会于永年。愚人非可以道胜说,故推音乐可以摄其心。

  守义者谓守以人义,探心在内以合也。

  义,宜也。宜探其内心,随其人所宜,遂人所欲以合之也。

  探心深得其主也,从外制内,事有系曲#41而随也。

  既探知其心,所以得主深也。得心既深,故能从外制内。内由我制,则何事不行。故事有所属,莫不由随之也。故小人比人,则左道而用之,至能败家夺国。

  小人,以探心之卫来比于君子,铃以左道用权。凡事非公正者,皆日小人。反道乱常,害贤伐善,所用者左,所违者公,百庆昏亡,万机旷紊,家破国夺,不亦宜乎。

  非贤智不能守家以义,不能守国以道。圣人所贵道微妙者,诚以其可以转危为安,救亡使存也。

  道,谓中经之道也。

  鬼谷子卷下竟

  #1‘邪’嘉庆本作‘御’。

  #2‘人’嘉庆本作‘大’。

  #3‘然养事之’嘉庆本作‘然则养神之所一。

  #4‘卫之有道由舍’嘉庆本作‘卫者,道之由舍’。

  #5‘神’原缺,据嘉庆本补。

  #6‘则’原缺,据嘉庆本补。

  #7‘有’原缺,据嘉庆本补。

  #8此句嘉庆本作‘故心之所行不错’。

  #9‘不审著’嘉庆本作‘故总不审矣’。

  #10‘故计谋之虑,务在实意。实意必从心术始’,据嘉庆本考证为正文,下注为:实意,则计谋得。故日务在实意。实意由于心安。故日必在心卫始也。

  #11‘定’嘉庆本作‘宅’。

  #12‘矣’原缺,据嘉庆本补。

  #13‘职’嘉庆本作‘威’。

  #14‘其’原缺,据嘉庆本补。

  #15‘敬’嘉庆本作‘势’。

  #16‘失’嘉庆本作‘衰’。

  #17‘齐’原作‘变’,据嘉庆本改。

  #18‘义’嘉庆本无。

  #19‘彰’嘉庆本作‘动’。

  #20‘复’原缺,据嘉庆本补。

  #21‘法’嘉庆本作‘怀’。

  #22‘理’嘉庆本作‘兆’。

  #23‘兆动’嘉庆本作‘动理’。

  #24‘失事’嘉庆本作‘夫事变’。

  #25‘追’嘉庆本作‘沮’。

  #26自‘而能’至此,原缺,据嘉庆本补。

  #27‘故’原缺,据嘉庆本补。

  #28‘道非义’嘉庆本作‘逆非衰’。

  #29‘祸’嘉庆本作‘过’。

  #30‘厌后昌盛’嘉庆本作‘浸昌浸盛’。

  #31‘不悲不是’嘉庆本作‘悲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