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病者恍惚,故气衰而不神也。

  怨者肠绝而无主也,

  怨者内动,故肠绝而言无主也。

  忧者闭塞而不泄也,

  忧者快忆,故闭塞而言不泄也。

  怒者妄动而不治也,

  怒者郁勃,故妄动而言不治也。

  喜者宣散而无要也。

  喜者摇荡,故宣散而言无要。

  此五者,精则用之,利则行之。

  此五者既失于平常,故用之在精,而行之在利。其不精利,则废而止之也。

  故与智者言依于博,与拙者言依于辨,与辨#25者言依于要,与贵者言依于势,与富者言依于高,与贫者言依于利,与贱者言依于谦,与勇者言依于敢,与过者言依于锐。此其术也,而人常反之。

  此量宜发言之衍也,不达者反之,则逆理而不免成#26于害也。

  是故与智者言将此以明之,与不智者言将此以教之而甚难为也。

  与智者语将以其明斯衍,与不智者语以此衍教之,然人迷日因久,教之不易,故难为也。

  故言多类,事多变。故终曰言不失其类,故事不乱。

  言者条流舛难,故多类也。事则随时而化,故多变也。若言不失类,事亦不乱。

  终日不变而不失其主,故智贵不妄。

  不乱,故不变,故其主有常。能令有常而不变者,智之用也,故其智可贵而不妄。

  听贵聪,智贵明,辞贵奇。

  听聪则真伪不乱,知明则可否自分,辞奇则是非有证#27。三者能行,则功成事立,故须贵之。

  谋篇第十

  为人凡谋有道情。得其所因,必得其所因,以求其则其情可求。见情而谋则事无不济。审得其情,乃立三仪。曰中,曰下。参以立焉言审情之卫,爻立上智、中才、下愚之顺道而动者,故郑人之取玉也,三仪者,曰上,以生奇。奇不知其所拥,始于古之所从。三者参以验之,然后奇计可得而生。奇计既生,莫不通达,惑也。夫度材量能,故不知其所拥蔽。然此奇计非自今也南也。故同情而俱相亲者乃始于古盖从于顺也。载司南之车为其不揣情者亦事之司其俱成者也;同欲而相疏者其偏害者也;

  诸同情,欲共谋立事。事若俱成,后叉相亲;若乃一成一害,后必相疏,理之常也。

  同恶而相亲者,其俱害者也,同恶而相疏者,偏害者也。

  同恶,谓同为彼所恶。后若俱害,情叉相亲;若乃一全一害#28,理铃相疏,亦理之常也。

  故相益则亲,相损则疏,其数行也。此所以察同异之分,其#29类一也。

  同异之分,用此而察。

  故墙坏于其。隙,木毁于其节,斯盖其分也。

  墙木毁由于隙节,况于人事之变生于同异。故曰斯盖其分。

  故变生于事,事生谋,谋生计,计生议,议生说,说生进,进生退,退生制。因以制于事,故百事一道,而百度一数也。

  言事有本根,各有从来,譬之卉木因根而有枝条花叶,故曰#30变隙,然后生于事业。生事业者,必须计谋。成计谋者,铃须议说。议说铃有当否,故须进退之。既有黜陆,须事以为法,而百事百度何莫由斯而至,其道数一也。

  夫仁人轻货,不可诱以利,可使出费;勇士轻难,不可惧以患,可使据危;智者达于数,明于理,不可欺以诚,可示以道理,可使立功,是三才也。

  使轻货者出费,则费可全;使轻难者据危,则危可安;使达数者立功,则功可成。总三材而用之,可以光耀千里,岂徒十二乘而已。

  故愚者易蔽也,不肖者易惧也,贪者易诱也,是因事而裁之。

  以此三衍,取彼三短,可以立事立功也。谋者因事兴虑,宜知之而裁之。故日因事而裁之。

  故为强者积于弱也,有余者积于不足也,此其道卫行也。

  柔弱胜于刚强,故积弱可以为强大。直若曲,故积曲可以为直。少则得众,故积不足可以为有余。然则以弱为强,以曲为直,以不足为有余,斯道卫之所行,故日道衍行也。

  故外亲而内疏者说内,内亲而外疏者说外。

  外阳相亲而内实疏者,说内以除其内疏。内实相亲而外阳疏者,说外以除其外疏也。

  故因其疑以变之,因其见以然之,

  若内外无亲而怀疑者,则因其疑而变化之。彼或因见而有所见,则因其所见而然之。

  因其说以要之,因其势以成之,

  既然见彼或有可否之说,则因其说要结之可否。既形便有去就之势,则因其势以成就之。

  因其恶以权之,因其患以斥之。

  去就既成,或有恶息,则因其恶也,以权量之;因其息也,为斥除之。

  摩而恐之,高而动之,

  息恶既除,或恃胜而骄者,便切摩以恐,惧之高危,以感动之。

  微而正之,符而应之,

  虽恐动之,尚不知变者,则微有所引据以证之,为设符验以应之。

  拥而塞之,乱而惑之,是谓计谋。

  虽有为设引据符验,尚不知变者,此或深不可救也,使拥而塞之,乱而惑之,因抵而得之。如此者可以计谋之用也。

  计谋之用,公不如私,私、不如结,结而无隙者也。

  公者扬于王庭,名为聚讼,莫执其咎,其事难成。私者不出门庭,慎密无失,其功可立。故公不如私。虽复潜谋,不如与彼要结。二人同心,物莫之问,欲求其隙,其可得乎。

  正不如奇,奇流而不止者也。

  正者,循理守常,难以速进。奇者,反经合义,事同机发。故正不如奇。奇计一行,则流通而莫知止也。故日:奇流而不止者也。

  故说人主者必与之言奇,说人臣者必与之言私。

  与人主言奇,则非常之功可立;与人臣言私,则保身之道可全。

  其身内其言,外者疏;其身外其言,深者危。

  身在内而言外,泄者叉见疏也;身居外而言深,切者叉见危也。

  无以人之近所不欲而强之于人,无以人之所不知而教之于人。

  谓其事虽近,彼所不欲,莫强与之,将生恨怒也。教人当以所知,今反以人所不知教之,犹以暗除暗,岂为益哉。

  人之有好也,学而顺之;人之有恶也,避而讳之,故阴道而阳取之也。

  学顺人之所好,避讳人之所恶,但阴自为之;非彼所逆,彼叉感悦,明言以报之。故日:阴道而阳取之也。

  故去之者纵之,纵之者乘之。

  将欲去之,铃先听纵,令极其过恶。过恶既极,便可以法乘之。故日:纵之者乘之也。

  貌者,不美又不恶,故至情托焉。

  貌者,谓察人之貌以知其情也,谓其人中和平淡,见善不美,见恶不非。如此者可以至情托之。故曰:至情托焉。

  可知者可用也,不可知者谋者所不用也。

  谓彼情宽密,可令知者,可为用谋,故日可知者可用也。其不宽密,不可令知者,谋者不为用谋也,故日不可知者谋者所不用也。

  故曰事贵制人,而不贵见制于人。制人者握权也,见制于人者制命也。

  制命者,言命为人所制也。

  故圣人之道阴,愚人之道阳,

  圣人之道内阳而外阴,愚人之道内阴而外阳。

  智者事易,而不智者事难。以此观之,亡不可以为存,而危不可以为安,然而无为而贵智矣。

  智者宽恕,故易事;愚者猜忌,故难事。然而不智叉有危亡之祸,以其难事,故贤者莫得申其计划,则亡者遂亡,危者遂危,欲求安存不亦难乎。今欲存其亡,安其危,则他莫能为,惟智者可矣。故日:无为而贵智矣。

  智用于众人之所不能知,而能用于众人之所不能见。

  众人所不能知,众人所不能见,智独能用之,所以贵于智矣。

  既用,见可否,择事而为之,所以自为也;见不可,择事而为之,所以为人也。

  亦既用智先己而后人,所见可否,择事为之,将此自为;所不可见,择事而为之,将此为人。亦犹伯乐教所亲相驽聆,教所僧相千里也。

  故先王之道,阴言有之,日天地之化在高与深;圣人之制道在隐与匿,非独忠信仁义也,中正而已矣。

  言先王之道贵于阴密。寻古遗言,证有此理,曰:天地之化唯在高深,圣人之制道唯在隐匿。所隐者中正,自然合道,非专在仁义忠信也。故日:非独忠信仁义。

  道理达于此义之#32,则可与言。

  言谋者晓达道理,能于此义达畅,则可与语至而言极矣。

  由能得此,则可与谷远近之义#33。

  谷,养也。若能得此道之义,则可与居大宝之位,养远近之人,诱于也寿之域也。

  决篇第十一

  为人凡央物,必托于疑者,善其用有#34福,恶其有患,善#35至于诱也。

  有疑然后央,故日叉托于疑者。几人之情用福则善,有息则恶。福息之理未明,疑之所由生。故日善其用福,恶其有息。然善于次疑者,铃诱得其情,乃能断其可否也。

  终无惑偏有利焉,去其利,则不受也。奇之所讬。

  怀疑日惑,不正日偏。次者能无惑偏,行者乃有通济,然后福利生焉。若乃去其福利,则疑者不受其次。更使讬意于奇也。趋异变常,日奇#36。

  若有利于善者,隐托于恶,则不受矣,致疏远。

  谓疑者本其利善,而次者隐其利善之情,反讬之于恶,则不受其次,更致疏远矣。

  故其有使失利,其有使离害者,此事之失。

  言上之二者或去利讬于恶,疑者既不受其次,则所行罔能通济。故有失利罹害之败。凡此皆次事之失也。

  圣人所以能成其事者有五:有以阳德之者,有以阴贼之者,有以信诚之者,有以蔽匿之者,有以平素之者。

  圣人善变通,穷物理,几所次事期于叉成。事成理著者,以阳德次之;情隐言伪者,以阴贼次之;道成志直者,以信诚次之;奸小祸微者,以蔽匿次之;循常守故者,以平素次之。

  阳励于一言,阴励于二言,平素枢机以用,四者微而施之。

  励,勉也。阳为君道,故所言叉励于一。一,无为也。阴为臣道,故所言叉励于二。二,有为也。君道无为,故以平素为主。臣道有为,故以枢机为用。言一也,二也,平素也,枢机也,四者其所施为,铃精微而契妙,然后事行而理不难。

  于是度以往事,验之来事,参之平素,可则央之;

  君臣既有定分,然后度往验来,参以平素,计其是非,于理既可,则为之次也。

  公王大人之事也,危而美名者,可则决之;

  危由高也,事高而名美者,则为次之。

  不用费力而易成者,可则庾之;

  所谓惠而不费,故为次之。

  用力犯勤苦然而不得已而为之者,则

  可庾之;

  所谓知之所无奈何#37,安之若命,故为之次。

  去患者,可则央之;从福者,可则次之。

  去息从福之人,理之大顺,故为次之也。

  故夫央情定疑,万事之机#38。以正乱治,央成败,难为者。

  治乱以之正,成败之次,失之毫厘,差之千里。枢机之发,荣辱之主,故曰难为。

  故先王乃用曹龟者,以自庾也。

  夫以先王之圣智,无所不通,犹用着龟以自次,况自斯已下而可以专己自信,不博谋于通识者哉。

  符言第十二

  发言必验,有若符契,故日符言。

  安徐正静,其被节无不肉#39。

  被,及也。肉,肥也,谓饶裕也。言人若居位,能安徐正静,则所及人节度无不饶裕。

  善与而不静,虚心平意,以待倾损,

  言人君善与事结,而不安静者,但虚心平意以待之,倾损之期叉至矣。

  有#40主位。

  主于位者安徐正静而已。

  目贵明,耳贵聪,心贵智。

  目明则视无不见,耳聪则听无不闻,心智则思无不通。是三者无拥,则何措而非当也。

  以天下之目视者则无不见,以天下之耳听者则无不闻,以天下之心虑者则无不知。

  昔在帝尧,聪明文思,光宅天下,盖用此道也。

  辐赓并进,则明不可塞,

  夫圣人不自用,其聪明思虑而任之天下。故明者为之视,聪者为之听,智者为之谋。若云从龙,风从虎,需然而莫之御。辐嗅并进,不亦宜乎。若日月照临,其可塞哉。故日:明不可塞也。

  有主明。

  主于明者以天下之目视也。

  德之术,曰勿坚而拒之,

  崇德之衍在于恢弘博纳。山不让尘,故能成其高;海不辞流,故能成其深,圣人不拒众,故能成其大。故日:勿坚而拒之也。

  许之则仿守,拒之则闭塞。

  言许而容之,众铃归而防守。拒而逆之,众叉违而闭塞。归而防守,则危可安,违而闭塞,则通更壅。夫崇德者,安可以不弘纳哉。

  高山仰之可极、探渊度之可测,神明之位.术正静,其莫之极欤。

  高莫过山犹可极,深莫过渊犹可测。若乃神明之位#41卫正静,迎之不见其前,随之不见其后,其可测量乎哉。

  有主德。

  主于德者在于含弘而勿距也。

  用赏贵信,用刑贵正。

  赏信,则立功之士致命捐生;刑正,则受#42戮之人没齿无怨也。

  赏赐贵信,必验耳目之所见闻,其所不见闻者,莫不间化矣。

  言施恩行赏,耳目所见闻,则能验察不谬,动叉当功。如此,则信在言前,虽不见闻者,莫不合化也。

  诚畅于天下神明,而况奸者干君。

  言每赏从信,则至诚畅于天下,神明保之如赤子,天禄不倾如泰山。又况不逞之徒,欲奋其奸谋,干于君位者哉。此犹腐肉之齿,利剑锋接铃无事矣。

  有主赏。主于赏者贵于信也。

  一曰天之,一一曰地之,三日人之。

  天有逆顺之纪,地有孤虚之理,人有通塞之分。有天下者宜皆知之。

  四方上下,左右前后,荧惑之处安在。夫四方上下、左右前后,有阴阳向背之宜,有国从事者不可不知。又荧惑,天之法星,所居灾青,吉凶尤著。二故日:虽有明天子,爻察荧惑之所在。故亦须知也。

  有主问。

  主于问者须辨三才之道。

  心为九窍之治,君为五官之长。

  九窍运为心之所,使五官动作,君之所命。

  为善者君与之赏,为非者君与之罚。

  赏善罚非为政之大经也。

  君因其政之所以求,因与之则不劳。

  与者,应彼所求。求者,应而无得。应求,则取施不妄;得应,则行之无怠。循性而动,何劳之有。

  圣人用之,故能赏之。因之循理,固能久长。

  因求而与,悦莫大焉。虽无玉帛,劝同赏矣。然因逆理,祸莫速焉。因之循理,固能长久者也。

  有主因。

  主于因者贵于循理。

  人主不可不周。人主不周,则覃臣生口蹙哄。

  周,谓遍知物理。于理不周,故韦臣乱也。

  家于其无常也,内外不通,安知所开。

  家,犹业也。韦臣既乱,故所业者无常,而内外闭塞,触途多碍,何如知所开乎。

  开闭不善,不见原也。

  开闭,即牌阖也。既不用牌阖之理,不见为善之源也。

  有主周。

  主于周者在于遍知物理。

  一日长目,二日飞耳,三曰树明。

  甩天下之目视,故日长视。用天下一之耳听,故日飞耳。用天下之心虑,故日树明者也。

  明知#43千里之外,隐微之中,是谓洞天下,奸莫不间变更。

  言用天下之心虑,则无不知,故千里之外,隐微之中,莫不玄览。既察隐彻,故为奸之徒绝邪于心胸,故日:莫不合变更也。

  有主恭。

  主于恭者在于聪明文思。

  循名而为实,安而完。

  实既副名,所以安全。

  名实相生,反相为情。

  循名而为实,因实而生名。名实不亏,则情在其中。

  故曰名当则生于实,实生于理。

  名当自生于实,实立自生于理。

  理生于名实之德,

  无理不当,则名实之德自生也。

  德生于和,和生于当。

  有德铃和,能和自当。

  有主名。

  主于名者在于称实。

  《转丸》、《胱乱》二篇皆亡。

  或有庄周《朕筐》而充次第者。按:鬼谷之书崇尚计谋,祖迷圣智。而庄周《朕筐》乃以圣人为大盗之资,圣法为桀坏之失,乱天下者圣人之由也。盖欲纵圣弃智,驱一代于混茫之中,殊非此书之意,盖无取焉。或日《转丸》、《朕筐》者,本经中经是也。

  鬼谷子卷中竟

  #1‘浮虚’嘉庆本作‘虚无’。

  #2‘娴’嘉庆本作‘娴隙’。

  #3此二句嘉庆本作‘圣人无常与无不与,无所听无不听’。

  #4‘有’嘉庆本作‘忠’。

  #5‘其事’嘉庆本作‘似之’。

  #6‘非’原缺,据嘉庆本补。

  #7自‘古之善用天下者’至此,原缺,据嘉庆本补。

  #8‘便’嘉庆本作‘辩’。

  #9‘失’嘉庆本作‘出’。

  #10‘失’嘉庆本作‘生’。

  #11‘乃成谋之本而说之法制也’嘉庆本作‘诚谋之大本而说之法则也’。

  #12‘尽’嘉庆本作‘应’。

  #13‘摩之符也’嘉庆本作‘摩者,揣之衍也’。

  #14‘直’嘉庆本作‘宜’。

  #15‘明’嘉庆本作‘期’。

  #16‘之’原缺,据嘉庆本补。

  #17‘非道不能成’嘉庆本作‘非其道,故不能成功也’。

  #18‘唯圣人’原缺,据嘉庆本补。

  #19‘者’原作‘也’,据嘉庆本改。

  #20自‘论之事自然利辞’至此,原缺,据嘉庆本补。

  #21‘著。故日明之者’原缺,据嘉庆本补。

  #22‘不利者’原缺,据嘉庆本补。

  #23‘圣人’原缺,据嘉庆本补。

  #24‘怨’嘉庆本作‘恐’。

  #25‘辨’嘉庆本作‘拙’。

  #26‘成’嘉庆本无。

  #27‘证’嘉庆本作‘诠’。

  #28‘一全一害’原缺,据嘉庆本补。

  #29‘其’原缺,据嘉庆本补。

  #30‘其’原缺,据嘉庆本补。

  #31‘日’嘉庆本作‘因’。

  #32‘义之’嘉庆本作‘之义’。

  #33‘义’嘉庆本作‘诱’。

  #34‘有’原缺,据嘉庆本补。

  #35‘善’原作‘害’,据嘉庆本改。

  #36自‘更使讬意于奇也’至此,原缺,据嘉庆本补。

  #37‘无奈何’嘉庆本作‘无可奈何’。

  #38‘机’嘉庆本作‘基’。

  #39‘无不肉’嘉庆本作‘先肉’。

  #40‘有’嘉庆本作‘右’。

  #41‘位一嘉庆本作‘德’。

  #42‘受’嘉庆本作‘更’。

  #43‘明知’原缺,据嘉庆本补。

  鬼谷子卷下

  本经阴符七篇

  阴符者,私志于内,物应于外。若合符契,故曰阴符。由本以经未,故曰本经。

  盛神法五龙。

  五龙,五行之龙也。龙则变化无穷,神则阴阳不测,故盛神之道法五龙也。

  盛神中有五气,神为之长,心为之舍,德为之人。养神之所归诸道。

  五气,五藏之气也,谓神、魂、魄、精、志也。神居四者之中,故为之长。心能合容,故为之舍。德能制邪#1,故为之人#2。然养事之#3,宜归之于道。

  道者,天地之始,一其纪也,物之所造,天之所生,包宏无形化气,先天地而成,莫见其形,莫知其名,谓之神灵。

  无名,天地之始。故曰:道者,天地之始也。道始所生者一,故日一其纪也。言天道混成,阴阳陶铸,万物以之造化,天地以之生成,包容弘厚,莫见其形。至于化育之气,乃先天地而成,不可以状貌诂,不可以名字寻,妙万物而为言者也。是以谓之神灵。

  故道者,神明之源,一其化端,是以德养五气。心能得一,乃有其卫。

  神明察道而生,故日道者神明之源也。化端不一,有时不化,故日一其化端也。循理有成,谓之德。五气各能循理,则成功可政,故日德养五气也。一者,无为而自然者也。心能无为,其衍自生,故日心能得一,乃有其衍也。

  卫者,心气之道,所由舍者,神乃为之使。

  心气合自然之道,乃能生衍。衍之有道由合#4,则神乃为之使。

  九窍十二舍者,气之门户,心之总摄也。生受之天,谓之真人。真人者,与天为一。

  十二合者,谓目见色,耳闻声,鼻受香,。知味,身觉触,意思事,根境互相停合,故日十二合也。气侯由之出入,故日气之门户也。唯心之所操秉,故日心之总摄也。凡此皆受之于天,不亏其素,故日真人。真人者,体同于天,故日与天为一也。

  而知之者内修鍊而知之,谓之圣人。圣人者,以类知之。

  内修鍊,谓假学而知之者也。然圣人虽圣,犹假学而知。假学即非自然。故日以类知之也。

  故人与生,一出于化物。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5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