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鬼谷子

  经名:鬼谷子。梁陶弘景注。三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玄部。参校版本:一、四库全书文渊阁本(简称《四库》本)。二、嘉庆十年江都泰氏刻本(简称嘉庆本)。

  目录

  卷上

  摔阖第一

  反应第二

  内挞第三

  抵铁第四

  卷中

  飞箝第五

  件合第六

  揣篇第七

  摩篇第八

  权篇第九

  谋篇第十

  央篇第十一

  符言第十二

  转丸、肚乱二篇皆亡

  卷下

  本经阴符七篇

  鬼谷子卷上

  摔阖第一

  摔,拨动也。阖,闭藏也。凡与人之言道,或拨动之,令有言示其同也;或闭藏之,令自言示其异也。

  粤若稽古,圣人之在天地问也,

  若,顺;稽,考也。圣人在天地问,观人设教,铃顺考古道而为之。

  为众生之先,

  首出万物以前人,用先知觉后知,用先觉觉后觉,故为众生先。

  观阴阳之开阖以名#1命物,

  阳开以生物,阴阖以成物。生成既著,须立名以命之也。

  知存亡之门户,

  不忘亡者存,有其存者亡。能知吉西之先见者,其惟知机乎。故日:知存亡之门户也。

  筹策万类之终始,达人心之理,见变化之朕焉。

  万类终始,人心之理,变化朕逵,莫不朗然,玄悟而无幽不测,故能筹策达见焉。朕,迸也#2。

  而守司其门户,

  司,主守也。门户,即上存亡之门户也。圣人既达物理,终始知存亡之门户,能守而司之,令其背亡而趣存也。

  故圣人之在天下也,自古至今,其道一也。

  莫不背亡而趣存,故日其道一也。

  变化无穷,各有所归。

  其道虽一,行之不同,故日变化无穷。然有条而不紊,故日各有所归也。

  或阴或阳,或柔或刚,或开或闭,或弛或张。

  此二者法象各异,施教不同。

  是故圣人一守司其门户,审察其所先后!

  政教虽殊,至于守司门户则一,故审察其所宜先者先行,所宜后者后行之也。

  度权量能,校其仗巧短长。

  权谓权谋,能谓村能,使巧谓百工之役。言圣人之用人,铃量度其谋能之优劣,校考其仗巧之长短,然后因村而用。

  夫贤不肖、智愚、勇怯、仁义有差,乃可摔,乃可闱,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无为以牧之。

  言贤不肖、智愚、勇怯村性不同,各有差品。贤者可牌而同之,不肖者可阖而异之,智之与勇可进而贵之,愚之与怯可退而贱之。贤愚各当其分,股肱尽其力,但恭己无为牧之而已矣。

  审定有无以#3其实虚,随其嗜欲以见其志意。

  言任贤之道,铃审定其村衍之有无,性行之虚实,然后随其嗜欲而任之,以见其志意之真伪也。

  微排其所言而掉反之,以求其实,贵得其指阖而摔之,以求其利。

  凡言事者,则微排抑其所言,拨动以反难之,以求其实情。实情既得,又自闭藏而拨动之,彼以求其所言之利何如耳。

  或开而示之,或阖而闭之。开而示之者同其情也,阖而闭之者异其诚也。

  开而同之所以尽其情,阖而异之所以知其诚也。

  可与不可,审明其计谋,以原其同异。

  凡有所言有可有不可,爻明审其计谋,以原其同异。

  离合有守,先从其志。

  计谋虽离合不同?但能有所执守,则先从其志以尽之,以知成败之归也。

  即欲掉之贵周,即欲阖之贵密。周密之贵,微而与道相追。

  言拨动之,贵其周遍;闭藏之,贵其隐密。而此二者皆须微妙合于道之理,然后为得也。

  掉之者料其情也,阖之者结其诚也。

  料而#5简择,结谓系束。情有真伪,故须简择。诚或无终,故须系束也。

  皆见其权衡轻重,乃为之度数,圣人因而为之虑;

  权衡既陈,轻重自分,然后为之度数,以制其轻重。轻重因得所,而为设谋虑,使之遵#5行也。

  其不中权衡度数,圣人因而自为之虑。

  谓轻重不合于斤两,长短不充于度一数,便为废物,何所施哉。圣人因是自为谋虑,更求其反也。

  故摔者或摔而出之,或摔而纳之;

  谓中权衡者出而用之,其不中者纳而藏之也。

  阖者或闱而取之,或阖而去之。

  诚者阖而取之,不诚者阖而去之。

  摔阖者,天地之道。

  阖户谓之坤,辟户谓之干。故谓天地之道。

  掉阖者以变动阴阳、四时开闭以化万物纵横。

  阴场变动,四时开闭,皆牌阖之道也。纵横,谓废起也。万物或开以起之,或阖而废之。

  反出、反复、反性,必由此矣。

  言牌阖之道,或反之,令出于彼;或反之,复来于此;或反之于彼,性之于此,皆从牌阖而生。故曰叉由此也。

  摔阖者,道之大化,说之变也,必豫审其变化。

  言事无开阖,则大道不化。言说无变,故开闭者所以化大道。变言说事虽大,莫不成之于变化。故爻豫之。吉凶系焉#6。

  口者,心之门户也;心者,神之主也。

  心因口宣,故口者心之门户也。神为心用,故心者神之主也。

  志意喜欲,思虑智谋,此皆由门户出入。

  几此八者皆往来于口中,故日由门户出入也。

  故关之掉闱,制之以出入。掉之者,开也,言也,阳也。闱之者,闭也,默也,阴也。

  言八者若无开闭,事或不节,故关之以牌阖者,所以制其出入。开言于外,故日阳也。闭情于内,故日阴也。

  阴阳其和,终始其义。

  开闭有节,故阴阳和。先后合宜,故终始义。

  故言长生、安乐、富贵、尊荣、显名、爱好、财利、得意、喜欲为阳,曰始。

  几此皆欲人之生,故日始日阳。

  故言死亡#7、忧患、贫贱、苦辱、弃损亡利、失意有害、刑戮诛罚为阴,日终。

  几此皆欲人之死,故日阴日终。

  诸言法阳之类者,皆曰始,言善以始其事。诸言法阴之类者#8,皆日终,言恶以终为谋。

  谓言说者有于阴言之,有于阳言之,听者宜知其然。

  掉闱之道,以阴阳试之。

  谓或拨动之,或闭藏之。以阴阳之言试之,则其情慕可知。

  故与阳言者依崇高,与阴言者依卑小,

  谓与情阳者言,高以引之;与情阴者言,卑以引之。

  以下求小,以高求大。

  阴言卑小,故日以下求小;阳言崇高,故日以高求大。

  由此言之,无所不出,无所不入,无所不可,

  阴阳之理尽,小大之情得,故出入皆可,何所不可乎。

  可以说人,可以说家,可以说国,可以说天下。

  无所不可,故所说皆可。

  为小无内,为大无外。

  尽阴则无内,尽阳则无外。

  益损、去就、倍反,皆以阴阳御其事。

  以道相成日益,以事相贼日损,义乖日去,志同日就,去而遂绝日倍,去而复来日反。凡此不出阴阳之情,故日皆以阴阳御其事也。

  阳动而行,阴止而藏。阳动而出,阴随而入。阳还终始,阴极反阳。

  此言上下相成,由阴阳相生也。

  以阳动者德相生也,以阴静者形相成也。以阳求阴,苞以德也;以阴结阳,施以力也。

  此言上以爵禄养下,下以股肱宣力。

  阴阳相求,由摔阖也。

  上下所以能相求者,由开闭而生也。

  此天地阴阳之道而说人之法也,

  言既体天地,象阴阳,故其法可以说人也。

  为万事之先,是谓圆方之门户。

  天圆地方,上下之义也。理尽开闭,然后生万物,故为万事先,上下之道,自此出入。故日圆方之门户。

  反应第二

  听言之道,或有一不合,必反以难之,彼因难以更思,必有以应也

  古之大化者,乃与无形俱生,

  大化者、谓古之圣人以大道化物也。无形者,道也。动叉由道,故日无形俱生也。

  反以观往,复以验今;反以知古,复以知今;反以知彼,复以知己。

  言大化圣人稽众拾己,举事重慎,反复详验,欲以知来,先以观往;欲以知今,先以考古;欲以知彼,先度于己。故能举无遗策,动铃成功。

  动静虚实之理,不合来#9今,反古而求之。

  动静由行止也,虚实由真伪也,其理不合于今,反求于古者也。

  事有反而得复者,圣人之意也,

  事有不合,反而求彼,翻得复会,于此成此,在于考彼。契今由于求古,斯圣人之意也。

  不可不察。

  不审则失之于几,故不可不察。

  人言者动也,己默者静也。因其言,听其辞。

  以静观动,则所见审。因言观辞,则所得明。

  言有不合者,反而求之,其应必出。

  谓言者或不合于理,未可即斥,但反而难之,使自求之,则契理之应怡然自出。

  言有象,事有比,其有象比,以观其次。

  应理既出,故能言有象,事有比。前事既有象比,更当观其次,令得自尽。象谓法象,比谓比例。

  象者象其事,比者比其辞也。以无形求有声,

  理在玄微,故无形也。无言则不彰,故以无形求有声。声即言也,比谓比类也。

  其钓语合事,得人实也。

  得鱼在于投饵,得语在于发端。发端则语应,投饵则鱼来,故日钓语。语则事合,故日合事。明试在于敷言,故日得人实也。

  其犹#10张买网而取兽也,多张其会而司之,道合其事,彼自出之,此钓人之网也。

  张网而司之,彼兽自得。道合其事,彼理自出。理既彰,圣贤斯辨。虽欲自隐,其道无由,故日钓人之网也。

  常持其网驱之,其不#11言无比,乃为之变。

  持钓人之网,驱令就职事也。或乖彼,遂不言无比。如此则为之变常易网,更有以勇#12之者矣。

  以象动之,以报其心,见其情,随而牧之,

  此言其变也。报,犹合也。谓更开法象以动之,既合其心,其情可见,因随其情而牧养也。

  己反往,彼复来,言有象比,因而定基。

  己反往以求彼,彼叉复来而就职,则奇策铃申。故言有象比,则口无择言。故可以定邦家之基矣。

  重之袭之,反之复之,万事不失其辞。

  谓象比之言,既可以定基,然后重之袭之,反复之,皆谓再三详审,不容谬妄。故能万事允惬,无复失其辞者也。

  圣人所诱愚智,事皆不疑。

  圣人诱愚,则闭藏之,以知其诚;诱智,则拨动之,以尽其情,咸得其实。故事皆不疑也。

  古善反听者,乃变鬼神以得其情。

  言善反听者,乃坐忘遗鉴,不思玄览,故能变鬼神以得其情,洞幽微而冥。夫会鬼神本密,今则不能,故日变也。

  其变,当也;而牧之,审也。

  言既变而当理,然后牧之道审也。

  牧之不审,得情不明;得情不明,定基不审。

  情明在于审牧,故不审则不明;审基在于情明,故不明则不审。

  变象比,必有反辞,以还听之。

  谓言者于象比有变,叉有反辞以难之,令其先说,我乃还静以听之。

  欲闻其声反默,欲张反睑,欲高反下,欲取反与。

  此言反听之道,有以诱致之。故欲闻彼声,我反静默;欲彼开张,我反睑敛,欲彼高大,我反卑下;欲彼收取,我反施与,如此则物情可致,无能自隐也。

  欲开情者,象而比之,以牧其辞,同声相呼,实理同归。

  欲开彼情,先设象比而动之。彼情既动,将欲生辞,徐徐牧养,令其自言,譬犹鹤呜于阴,声同叉应。故能以实理相归也。

  或因此或因彼,或以事上或以牧下,

  谓所言之事,或因此发端,或因彼发端。其事有可以事上,可以牧下者也。

  此听真伪,知同异,得其情诈也。

  谓真伪、同异、情诈,因此上事而知也。

  动作言默与此出入觔喜怒由此以见其式,

  谓动作言默,莫不由情与之出入。至于或喜或怒,亦由此情以见其式也。

  皆以先定为之法则,'

  谓上六者皆以先定于情,然后法则可为。

  以反求复观其所讬。故用此者,

  反于彼者所以求复于此,因以观彼情之所讬,此谓信也。知人在于见情,故言用此也。

  己欲平静,以听其辞,察其事,论万物,别雄雌。

  谓听言之道,先自平静。既得其辞,然后察其事',或论序万物,或分别雄雌也。

  虽非其事,见微知类。

  谓所言之事虽非时要,然观此可以知微#13,故日见微知类。

  若探人而居其内,量其能,射其意也。符应不失,如賸蛇之所指,若羿之引矢。

  闻其言,则可知其情。故若探人而居其内,则情原叉尽。故量能射意,乃无一失。若合符契,胜蛇所指,祸福不差;羿之引矢,命处辄中。听言察情,不异于此,故以相况也。

  故知之始,己自知而后知人也。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智从明生,明能生智。放欲知人铃须自知。

  其相知也,若比目之鱼;见形也,若光之与影也。

  我能知己,彼须我知,叉两得之,然后圣贤道合,故若比目之鱼。圣贤合,则理自彰,犹光生而影见。

  其察言也不失,若磁石之取缄,舌之取墦骨。

  以圣察贤,复何所失。故若磁石之取缄,舌之取繙骨。

  其与人也微,其见情也疾。

  圣贤相与,其道甚微;不移寸阴,见情甚疾。

  如阴与阳,如阳与阴,如圆与方,如方与圆。

  上下之道,取类股肱,比之一体,其来尚矣。故其相成也,如阴与阳。其相形也,犹圆与方。

  未见形,圆以道之;既见#14形,方以事之,

  谓向晦入息,未见之时,当以圆道导之;亦既出港离隐,见形之后,即以方职任之。

  进退左右,以是司之。

  此言用人之道,或升进或黜退,或贬左或崇右,一惟上圆方之理。故日以是道司之。

  己不先定,牧人不正,

  方圆进退,若不先定,则于牧人之理不道#15其正也。

  事用不巧,是谓忘情失道。

  用事不巧,则操末续颠,圆凿方柄,情道两失,故日忘情失道也。

  己审先定以牧人,策而无形容,莫见其门,是谓天神。

  己能审定,以之牧人,至德港畅,玄风远扇,非形非容,无门无户,见形而不及,道日用而不知,故谓之天神也。

  内键第三

  挞者,持之令固也。得,然后结圆而不离。君臣上下之事道合则远而亲就之不用非其意则就之而不用,顺其事则去之而反求。日进前而不御,遥闻声而相思。分违则日进前而不御声而相思。事皆有内挞言或有远之而相亲故日皆有内挞,结以道德,之,友,为臣也言上下之交,必内情相有远而亲,近而疏,,情乖则近而疏。去之反求,素结本始。理契则遥闻去之反求,闻声而思者,皆由内合相待素结本始也。或结以道德,或结以党友货,或结以釆色。素结其始。或结以财谓以道德结连于君臣名为臣,实为师也。谓以友道结连于君鬼谷子卷上结以党王者之臣名实为友也。结以货财结以采色,谓若桀纣之臣费仲、恶来之类是也。

  用其意,欲入则入,欲出则出,欲亲则亲,欲疏则疏,欲就则就,欲去则去,欲求则求,欲思则思。

  自入出已下八事,皆用臣之意,随其所欲。故能固志于君,物莫能间也。

  若鴃母之从其子也,出无问,入无朕,独往独来,莫之能止。

  扶母,蝗蜡也,似蜘蛛,在穴中,有盖。言蚁母养子以盖复穴,出入往来,初无问眼,故物不能止之。今内挞之臣,委曲从君,以自结固,无有问隙,亦由是也。

  内者进说辞,挞者挞所谋也。

  说辞既进,内结于君。故日内者进说辞也。度情为谋,君不持而不拾,故日挞者挞所谋也。

  欲说者务隐度,计事者务循顺。

  说而隐度,则其说铃行。计而循顺,则其计叉用。

  阴虑可否,明言得失,以御其志。

  谓隐虑可否,然后明言得失,以御君志也。

  方来应时,以合其谋。

  方,谓道衍,谓以道卫来进,铃应时宜,以合会君谋也。

  详思来挞,往应时当也。

  详思计虑,来进于君,可以自固,然后往应时宜,必当君心也。

  夫内有不合者,不可施行也。

  计虑不合于君,则不可施行也。

  乃揣切时宜,从便所为,以求其变。

  前计既有不合,乃更揣量切摩当时所为之便,以求所以变计也。

  以变求内者,若管取挞。

  以管取挞,挞叉离,以变求内,内铃合。

  言往者,先顺辞也;说来者,以变言也。

  往事已著,故言之贵顺辞;来事未形,故说之贵通变也。

  善变者审知地势,乃通于天,以化四时,使鬼神合于阴阳。

  善变者,谓善识通变之理。审知地势,则天道可知。故日乃通于天。知天,则四时顺理而从化。故日以化四时。鬼神者,助阴阳以生物者也。道通天地,乃能使鬼神合德于阴阳也。

  而牧人民,见其谋事,知其志意。

  既能知地通天,化四时,合阴阳,乃可以牧养人民。其养人也,铃见其谋事而知其志意也。

  事有不合者,有所未知也。

  谓知之,即与合;未知,即不与合也。

  合而不结者,阳亲而阴疏。

  或有离合而不结固者,谓以阳外相亲,阴内相疏也。

  事有不合者,圣人不为谋也。

  不合,谓圆凿而方柄;故圣人不为谋也#16。

  故远而亲者有阴德也,近而疏者志不合也;

  阴德,谓阴私相德也。

  就而不用者策不得也,去而反求者事中来也。

  谓所言当时未合,事过始骇,故日中来事。

  日进前而不御者,施不合也;遥闻声而相思者,合于谋待决事也。

  谓所行合于己谋,待之以次其事,故曰遥闻声而相思也。

  故日:不见其类而为之者见逆,不得其情而说之者见非。

  言不得其情类而说之者,叉北辕适楚,陈秒游秦,所以见非逆也。

  得其情,乃制其卫,

  得其情,则鸿遇长风,鱼纵大壑,沛然莫之能御,故能制行其卫也。

  此用可出可入,可挞可开。

  此用者,谓其情也,则出入自由,挞开任意也。

  故圣人立事,以此先知而挞万物。

  言以得情立事,故能先知可否,万品所以结固而不离者,皆由得情也。

  由夫道德仁义,礼乐计谋,

  由夫得情,故能行其仁义道德以下事也。

  先取《诗》、《书》,混说损益,议去论就。

  混,同也。谓先考《诗》、《书》之言,以同己说,然后损益时事,议论去就也。

  欲合者用内,欲去者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