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明真科》曰:春正月有本命日,秋七月有本命日,冬十月中有本命日,夜可二更时,星月明朗,以为上。如无,即移归屋下作坛,黄土布地为坛,随地关挟长短曲直而为之,明数十灯照坛,如月星之意也。后圣君告天师曰:卿欲祭醮,道法箓中将军吏兵仙灵官,并太一二仪,三元四时,五行六甲,七星二十八宿等,皆于此春秋冬孟之月,而取本命日,或拣吉日,与命相合利之日。当以晴明为上,风雷云雨星宿不见日者,是凶。卿前克日定,恐其夜风雨云暗者,以蹑地纪,顺、倒、反三遍,天纲顺、倒、反三遍。讫散为禹步三步九迹,配衣,斜指云雨之处,应时有开,捻诀,在火刀支,左手第二指第三节右边。咒曰:吾欲修行,祭醮五斗三十五星,某日是吾本命日,即仰云收雨静风靖,七曜朗明。急急如律令。须臾即晴。此法祕要,勿妄传其非人。妄为天地责罪,罪及于师也。

  日与命相宜利者为上,不利者凶,不可用。凡取日者,一年之中取三本命日,春正月,秋七月,冬十月,此三月中得日为上,余月为之妄行,不依科仪,却被天地责罪。后圣君曰:若实有疾病,人命若风烛者,任觅吉日,潜自身为之祭醮。

  如自身不能,道友及师。如无,夫为妇,妇为夫,子为父,父为子,总得。外人不得妄为,恐王皇知,北斗君为之得罪也。北斗尊严,及七宿官者,是女身不得往看视潜拜。如看之者,北斗君大恶之,皆身受生考,官中口舌,短促筭命,不得其死。慎之。如不能,师弟父子任为,天师具撰一元中也。

  本命日醮北斗,及二十八宿仪图,述之于此书中。

  金锁流珠引卷之二十一竟

  金锁流珠引卷之二十二

  中华总真大仙宰王方平张道陵赵升王长司命李仲甫茅盈许玉斧等系代撰述

  中华仙人李淳风注

  醮七星二十八宿法

  饼果十一盘,

  饼子须新洁,果子取枣栗时新。

  酒罇杓各二杯四十五,鹿脯四十五楪,

  今并脯安果拌。

  香炉三具,监豉各一,拌灯八盏,

  各安纂上。

  三台三盘,九杯一灯,九两脯作一楪,茶十片,熟十四盏,席八领,银钱二千二百贯,

  或只醮,即不用。

  小经案一面,安置讫,即解秽如法,步至坛,如常法。

  起平立。

  先叩齿一十二通。

  小醮,若三十六通,著大醮。

  次发炉。

  太上玄元,五灵老若。当召功曹使者,左右龙虎君,捧香使者,三一正神,速上关启三天玄元太上老君。臣今正尔烧香列案,设醮行道。愿得太上十方正真生炁,来降臣身中。为人醮即某人臣等。所启速达,迳御至真无极玉皇上帝几前。毕,乃平坐。

  次三上酒。

  次读醮仪。

  次思存,见将军吏兵一半,从天门西北来,赴醮筵座。一半从额间出赴醮。

  泰玄都云云,臣则云今于某处,奉设醮礼。

  谨上请北斗七星尊神君,再拜。

  谨请贪狼阳明星尊神君,

  谨请巨门阴精星尊神君,

  谨请禄存真人星尊神君,

  谨请末回玄冥星尊神君,

  谨请廉贞丹元星尊神君,

  谨请武曲北极星尊神君,

  谨请破军天关星尊神君,

  谨请三台星神君,

  谨请东方七宿角亢氏房心尾箕星官,

  谨请北方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星官,

  谨请西方七宿奎娄胃昴毕觜参星官,

  谨请南方七宿井鬼柳星张翼轸星官。

  所请星宿神官,及司命君,司录君,解厄君,解刑君,消灾君,散祸君,具官来下临飨醮礼。臣某稽首再拜。

  因伏席,思请神降在座上,三上酒上香。

  次长跪曰:

  臣某谨上启

  北斗七星真人府君尊神,及诸星官。臣某肉人庸微,叨预道炁,得居荣禄,久积岁年。今年若干岁某月某日生,本命胎炁,不知善恶。行年支干,不测吉凶。幸蒙冥祐,以至今日。但为形神衰弊,疹疾侵染,魂魄不宁,梦寐虚妄。或前身宿衅,今身以来,积值凶害之气,多处刑杀之中,致有四杀,兼并,五刑交集,三丘五墓,天年岁杀,悬尸六害,孤辰寡宿,九宫八卦,绝命刑祸,天罗所缠,地网所绕,深恐身命,不能保全。自非玄恩拯拔,莫之得免。臣某归心至诚,启祈恩福,辄营醮礼,仰希照纳。伏惟

  七星北斗斗中真人,及某所属某等星尊神,歆纳薄礼,昭允诚请。臣某稽首再拜。

  三上酒上香。

  臣某谨上启北斗星君一切尊神,

  臣某如为人醮,即称彼人名。

  立身以来,心迹愆过。或违礼教,或多伤杀,为四司所纠,三官所罚,书记罪名,日加深重。因今醮谢,辄乞哀原。伏惟

  北斗七星尊神,二十八宿,三十五星官,司命君,司录君,解厄君,解刑君,消灾君,散祸君,一切诸神君,为某上消天灾,下灭地祸,调理阴阳,改易凶咎,解除年命厄会,三五刑尅,非灾横祸,官私口舌,恶人凶鬼。乞蒙道炁,常保贞吉。臣某稽首再拜。

  三上酒上香。

  臣某谨上启斗星天宿阖座威灵,臣凡愚不闲仪轨,陈词谊杂,犯性威灵,千罪万过,并希矜恕。唯乞长生久视,臣某乙谨稽首再拜,奉送。

  伏席,思神忽然上升。

  次读内神咒曰:

  臣设醮事讫,向所出臣身中将吏,功曹使者,一切诸官君,各从众妙门而入,在左还左,在右还右,各还宫室,缠身绕骨,弥纶天地,经卫百脉,无令错互,须召复出,一如故事。

  次起,把取章函,诵复炉咒三:香官使者,左右龙虎君,侍香诸灵官。当令臣此设醮之所,自然生金液丹碧芝英,众真百灵,交会在此香火炉前。当令臣学道得道,求仙得仙,举家受福,天下蒙恩,十方仙童玉女,侍卫香烟,传奏所言,径诣至真无极玉皇大天帝御前。然四散酒食,即手把取简起,退步,还从束南角出,先右脚著履,揖辞坛。

  次咒曰:

  出阴入阳,万事开通。关启事竟,各备仙宫。讫,任意束西,当房宅内,十二之神,门丞户尉,宅舍将军,井灶之神,普同饮飨。与臣罗列,镇守房宅,使灾不过门,疫不过户,邪精鬼贼,莫敢当向。大道盟威,正一祕法,事在不轻。若守镇有功,兴福助善,三会吉日,同章举迁,不得懈怠,依法弹纠,一如天师律令。散酒食。如忽有急切,及疾病事,须祈解一不可待本命,即用此日。

  注:此不写,已有在《醮本命仪》第二卷同。

  杂使天关助国安家护身出灾度厄救人济物众法

  太上老君曰:夫志人

  凡志人学道,常以切心谨慎,师事于师,视师颜色,常恐师不教妙用之法诀。得诀志若穿石,不移习,不休转,尚年深,至诚不退,谓之志心取道,道不负人。今人有口无心,用心不真,非道无神。

  修学志道生明,驱使七星北斗之法。法以助国安家护身,救人济物通神。是以万兵不能执,百鬼不能欺,千灾自灭,万祸敢为,入水入火,不溺不烧,惊畏之地莫测,心皆预知,通灵通神,成仙无疑,所愿皆得,志人不为。

  夫志人心切慕道,不为诸法,除救人疾病之外不行。

  后圣君曰:大道之使者,莫过于中斗也。

  下界人呼为北斗是。

  有九星,不见二星。常在斗中,一星名帝尊,是天地罚恶记善,万星之主。

  经云:中斗九星,二星不见。一星主天地之星,使应大道,名曰帝尊。但九野中星,除五行六甲大星之外,总是帝尊一星君差为使,所主使也甚要。执权一星,是名玉帝,主天地之间星宿,天神地只,人神龙鬼,精邪奸祆,皆是此星君所部主也。有善功于天地人物,尽主也。有善功于天地人物,此星君勑天关使者关奏,上启玉皇上帝道君,以善功立,数迁阶进品禄,非独长生仙人,世之官将人民,皆所主也。若有凶恶祆逆之罪,亦主之。即令天关使随罪轻重,贬杀之也。天关者,上将也。

  一星名玉帝君,上主关奏,启太上无极大道玉皇帝大道君也。故众官呼为玉帝星君。

  主前注说。

  老君曰:夫欲转天关,伐凶逆,助国安人之法。先带入兵虎符,入靖室中,以蹑地纪,顺、倒、反三遍,飞天纲三遍。

  顺、倒、反三遍也。

  讫,下纲,散为禹步三步九迹,又反为十二步,又再为十五步,足下纲配衣,左手把出军符,转天关,九指有逆国贼之方贼众,大呼其贼名。

  近则呼声小,及人多亦如之。

  即咒曰:恶逆某乙,为贼逆君,妄集妖群,盗劫财物,损杀平人。太上不许,大恶大瞋,令勑消转斗关津,三度九指,杀灭某贼群,一切禁制,口令传臣。命臣行法,转斗摄杀。急急如律令。捻刀支诀,诀随五方筭,东来木人刀支,云云。一日之中,三度指,不逾百日,自败。此法甚验妙。

  昔黄石姿用教太公姜子牙,用之甚验。太公后不传此法,有诀,诀在后注中。

  老君曰:人者是五行所生,六甲始运,有盛衰。盛则南斗所主,衰则北斗所主。

  南斗六星,故曰六甲。北斗七星,故曰七宿。南斗主生,北斗主死,故曰生死属二斗所管也。若人犯恶非违,便北斗所转天指也。

  人之衰盛,皆属二斗所察。若造恶恶贯已满,天必诛之,则南斗落名,北斗斩形。

  人造恶,皆是北斗之所杀也。

  今若有五恶,反道背师,反君背父,如此之者,天早自知。更有志善之人,为国君,为师父,收凶逆,灭祆恶,行正道,安人物,其功可大可久,太上喜之,上补仙官,同治十天之任,位登上清太真之位。

  余行用救身家,约此行用,用符术前法。

  老君告司命隶君曰:

  上古司命是隶君,非后隶君也。今韩君替,是此君位也。

  中斗与南斗、北斗,此三斗性直,不爱无故干乱,启告求福,反招其祸。学道之人,须内自知之为上。

  昔有志学之人郭声子,日夜烧香,礼念北斗不绝。如此一七年,被北斗君追责之曰:我北斗是纠察之官也,正直行法,一日一夜,回巡九天。若有星宿有罪有善,我皆先知,然始奏于上帝。帝频勑天使仙官,听察纠司,恐行不正偏党之事。我等九司,常惧罪及于己。汝是何人,如许凡愚,夜夜烧香,公天启于我等,求觅何物。令我九星之众,交见不安。今见上动五行,下惊二十八宿,总来问我,此人无事,妄以淫乱,天司纠察,何不前杀而后奏。我缘汝是凡下,不晓之故,不是故行毒心所有。声子再拜谢之,声子死罪之有余,将以烧香,供养斗君,求觅功德,及长生之福。不知反招其罪。但以拜谢,死不敢辞。仁恐罪及于上仙。北斗上真君曰:此是汝招罪有三。一入妄,无故无疾病厄难,救告天关,令转关使者瞋责,何人何物。二常烧香,遥礼北斗,斗君恐被辰星所纠,纠举我即入通人私受之罪。三北斗女星君是女性,以沉重静而清洁难犯,犯触枉杀子身。及北斗帝尊君、玉帝君,此二星性直难犯。今且放汝归,辄更勿为。声子得放再活,早死经五日,亲友问故,都更不言。后书于醮七星及二十八宿文仪中,令后人不为。

  如有急难,被贼围宅,县官口舌,及病重启告。启告讫,步纲蹑纪,转天关,消之无妨,甚有应验,速于水火。后圣君告大王君曰:中斗、北斗有急难之心,求救有应,妄白祸生。

  具前注说。

  夫修至道心人,先以助国济人物以为上。如国不清,

  有妖气也。

  人不安,道不行,行道不能,如此用心,即非志道心之人。

  此亦是老君言也。

  昔伏夏子

  是伏牺之小弟也,学道得仙。

  学在人间,取小竹排以吹之,学凤声。

  今之笙也。

  有仙人下看,看讫告夏子曰:汝有兵厄也。夏子起再拜,而请问出兵厄之法。仙人曰:汝可以龙回,

  龙回是令蹑地纪法之步也。

  虎跳,

  是今之飞钢之步也。

  出阵,

  心思破阵出。

  引星,

  即今之配衣也。

  转杀于指指之。

  即今之转天关是也。

  而从基向坏,

  基者,即今之日月建地也。坏者,即今之日破地是也。兵家筭孤虚之法,相似此地,甚有凭验之极,上古神人悉皆用也。

  击出得之。子既得出后,以此法救急难有道之人。

  老君曰:道友及内亲,被贼围绕,欲伐杀者。如有计救得者,可以于行中蹑金地纪之势,顺、倒、反三遍。讫配衣,转天关,九度指之。又把入兵符,指也。捻贼某命人刀支。

  刀支者,东来木人刀支,南来火人刀支,西来金人刀支,北来水人刀支,四季上来者土人刀支。辰戌丑未为四季。夫捻刀支,以当手自捻。讫,又以随色涂之。木刀支以金白色涂之,金刀支以火赤色涂之。水刀支以土黄色涂之,火刀支以水黑色涂之,土刀支以木青色涂之。

  讫,更取出兵符,遥指之九度,须臾贼心自退,解围而去,不损彼反亲。若不肯解围去者,阴军击之,自相反相诛相害而死尽。此法微妙祕要,非人勿令见示。

  后圣君告天师曰:此法入军

  入军助国救人,出军救友及己身也。

  有符,

  虎王符也。以金铜为之,方二寸,或一寸半。令本师度勑,后锦袋盛之,永不得人见。唯得四人见。一本师保举师。如保举师遥克保举,度时不见,后亦永不得见。二则君受臣,臣受君。三父受子,子受父得见。四则夫妻得看。余人永不得看。但是道友内亲,欲带治病,但重重封之,与病人带之,病立差。若病人偷看,病即立发,发直至死也。

  出军

  出军者,自身领兵被围,众破彼阵出,须系符左肘。

  有符,

  白虎破强阵符也,亦金铜为之,方一寸半,行用法诀同前符注。

  皆以金铜铸,系之左肘

  入军符左,出军符右。

  右肘。并式禁制加临相助,必获己胜,彼崩败如山,大验,非人勿令见视。

  老君曰:昔西胡有大国王好道,吾令学胡仙,改号为佛。

  佛是仙之别名也,胡呼为佛。

  四天国不伏,各拥强兵四十万人,来围达此国城数重中。王乞解放,不肯。此王正心思存,吾于空中,见念吾求救。吾以蹑地纪散辉,禹步转关,指之三度,即走出军一符,往胡王案上。胡王见,带符左手肘,后开国门与战,与此王战者,皆自仰倒,兵众大败,被城中兵杀之。须臾之间,天地大瞋,雷风震天动地,白雨连杀四天军,军及王各散走归国,不失其位。故知符力之圣者,莫过于此,慎勿令非人见视,见视彼此被考,天大威之即死。事非轻小,慎之慎之。

  言赤章助国伐贼法

  太上老君曰:救者,助国之功,救国之难。

  国王帝主,差大臣攻伐逆贼,却被贼围者。夫是掌法志道之人,与国救之,上赤章,使天兵,转天关救之,速于水火之急。

  得国强贼退,两不损伤为上。若彼贼强梁不伏,奏上天公

  今呼天公为玉皇上帝。

  书言罪,此是为天施功。

  功大天不伐蹑杀之罪著,为救人之阴功也。

  安养人物。此天大喜,与计阴功。后圣言改书为赤章,章奏反臣章,言泰玄都云云。

  上言谨按文书,某州县某人云云。

  言某乙为某事反。

  今国命某臣云云。某乙为将将,统兵若干万兵马,往某州界,伐某贼众若干千万。恐彼众强逆壮,麤勃故杀,平人应当,拒敌凶强,不受收伏。今某却被所围,在某城营中,不得出,恐命被诛,立在须臾。求臣救命。臣上请天兵,伏愿下九天大威神兵大将军九人,兵士九十万人,一合下,与臣箓兵九千万人,摄九地社庙神兵九千万众,阴中布阵行立。闻臣某乙阳兵发角打鼓,即声中发兵,助伐彼贼。其众凶媨之徒,一时令崩,如山倾倒粉碎,

  一云石碎。

  砂崩鹿走,归伏开路,与某将军兵众出生。又请白虎符将吏一万九千人,能伏众兵,威动天震地,力可拔山竭海。与臣某助某将军,击伐某贼云云。

  后圣君告天师曰:卿须以意,想他是反君主,即可。如非,不可。慎之。勿妄下此兵权,罪及卿己。老君曰:大道无不可,用心即行。但以人心自,以量测可否,不得妄为。夫与志亲志道友之人,欲上此章,即须前量上章人身及己身无过,乃可与上。如上章人有过,傍人似无过,亦不得及己,更有过。此是二人自告天言,罪损身立即,须臾弟子反师,师却奏灵官章,

  此章本在《大章仪》中具载,今更再书于此引中。

  主降伏弟子及俗恶人,孤恩负道,却奏灵官,请解章使复病,如初章。

  杂章仪有此,更不写,已具其目。

  发符檄制止三官中凶恶为祟害人物等法

  天地水三官之中,有凶恶凶人,神龙鬼精妖等是。

  老君曰:告天头禁师罗文能强

  姓罗文,名能强。

  曰:夫人者,三才之数,除天地之外,以人为贵。万物之尊,莫不以重其身,而安养其性。

  当思道法,常卫身命。

  存师想道。

  存金箓之师。金箓之师。金箓师即《金锁流珠》度师是也。想金箓之道,金箓后圣改为《金锁流珠》是也。

  上古

  真人重金箓之符,尊金符度师也。

  出金箓之神兵,咄叱鬼神,走檄符,常救命,此即是吾弟子也。是道玄孙符计

  檄,卫己卫人,取功甚易,后当得道,为上等真人。不从声

  声是经诵声,赞修斋,念道歎道之声是也。

  像,

  像是立尊殿容像,官观神庙之属,皆为像教也。

  能得。

  老君曰:声像是人间之善,以训小童蒙小人之初门,令其小儿心起志善,善中渐以长成,即知有道,故名声像起善心之教,教而精学,久而无所获,为心不及。若能奔有为之言,反心更入至道,修行不言之教,进服阴功,精而行,即得入无为之德而成道。

  吾道皆行阴德,借着阴功,功满道成,吾此道输转,年劫数满,皆以因师见遇,得受此书。受后勿妄传非人。世有贤达,信金玉而传。

  老君告善行真人言曰:如志人传志教,人贤无信,以将心为信。志苦好乐,便与传之,而师共弟子众办信供,乃曰:告天而付授之,勿绝上天之道也。

  贤而无财,师弟共办而传,不可无信不传,不可有财宝非贤达人,受财妄传。师弟俱死,被天责泄露天宝之罪。慎之慎之。

  金锁流珠引卷之二十二竟

  金锁流珠引卷之二十三

  中华总真大仙宰王方平张道陵赵升王长司命李仲甫茅盈许玉斧等系代撰述

  中华仙人李淳风注

  行符断邪治病法

  太上老君告罗天师曰:卿欲行阴功者,莫过赐符,救治邪病为上,救一人得十人之功也。

  夫邪病之人,皆入人家,祟乱人物,一人染患,能乱入一村,祟搅十人之家,故得十人之功。

  斩精鬼妖气故气,命非为罪,亦著而为功也。后圣君告张天师曰:卿与人治病,病差祟除,除祟有命斩之非罪,却著为功。若不为祟,妄使檄符捉斩,恐为祸祟,即非常正面之罪。卿师弟继代传教,慎勿为此,吾道无救赦之科。老君曰:欲禁断天狐,使不为人天祟者,行得被祟人姓名。讫,便捻天妖目,

  或天狐亦得。

  天兽目,

  有天虎、天狗、天牛、天豹、天狐等兽之目。后圣君曰:天兽麒麟、师子、纲风骑置十二尘,世谕百六尘。六脚之兽,天此、天羊、天猿等,有三百六十名,不可一一记也。已上兽皆有诀目刀支,在《流珠》第七卷名掌诀是也。

  诀刀支等,一切兽皆被禁即断,不来注病于人。人身中有此精妖注气不散,事须先与吞治邪病符,二七日,或三七,四七日,服符带檄,无不永差断者,此法大验。

  符檄在三部杂符中。

  其精祟鬼有所知通神者,即知退而不敢更来往注祟也。如有癡顽凶逆,不承道法之者,可以蹑地纪三遍,顺倒及飞天纲三遍,散为禹步三步九迹。讫,即变三步九迹为十二步,

  前某有图在引上卷中。

  配衣,以左手九指天中魔王宫,天使金铜龙符,右手把招之,九下此符,化为万丈大龙,往天曹魔宫,捉天狐兽等来,速如水火。决杖

  经云:天狐不用杀,但决二十下,缚送东海,令水官掌十年,或五年,十五年,二十年,由考召法师处分。科

  决禁系,此等天狐。此狐犯禁,其人之罪云云。

  若干,下缚送水官,禁击若干年。

  后圣君告天师曰:卿治百姓之疾,常行禁止之事,以量其轻重之罪,断之。断罪常以舍其鬼神,勿令伤重。重即令他失于本身,何况更求讬生人中,为人之身。

  按:《因缘说生死经》云:夫鬼精之身,早是不得意,而以更行毒害祟人。被人请师道以考召,伏罪合诛,勿示见斩。此鬼身毒气结聚不散,被斩便化为毒蛇,千年方得不转蛇身,只得为人中鸡犬之属,由未得人身。卿须以次非禁系他。他日月深久,自知退心,悔责其己求放,作梦讬言警戒,令人知觅,放得即求去他方世界,受鬼年满,得讬人中,亦为下人贫贱之身,安得良人也。

  卿须记吾此言,慎勿妄行符檄。

  又曰:符者,止是以假道之威力,止靖断精鬼,不为祟害于人物。檄者,骂也。所以假道之威,谏骂神鬼,不令妄作妖祸。卿须善行之,行之善有功,行之凶有罪。老君告三十三天帝君

  《度人经》云:有三十二天,何以不同经说。四方一方八帝,四八三十二,中天不数。今老君并中天告,即有三十三天帝君,是其数也。

  曰:元始天尊有金符八万四千道,玉符亦同。

  称元皇上圣大道君。

  太上大道君有金符一万二千,玉符同。

  称万道之主。

  太上老君有金符一万二千,玉符同。

  称虚皇大道玉晨帝君,号曰前圣。

  无上老君升位,号太平金阙玉晨后圣玄元上道君

  《太平经》云:号玉皇上帝也。

  又《金阙玉京》云:无上老君,姓李,名耳,字伯阳。老君分身也。

  纪云:后身。

  登上清道君之位,鬓发皓色,素衣玉光,位高后圣,尊号玉皇。

  道中呼玉皇上帝,俗中呼天翁上帝。

  有金符一万三千,

  本合四千、为后圣君不受,故尊元始天尊之位。

  玉符同。天帝君金符三千,玉符同。天师君金符三千,玉符同。以次小真上仙,只合居三百、二百、一百之者。司命司录君三十六符。考召正法师,

  九州考召法师,是正师之位。

  居三十六符。分巡各随位圣给符数,不得轻泄。

  后圣君告大王君曰:正考召法师,加一十三符。

  并前二十六符,都计四十九符也。, 其符有名,在拔宅下卷中。

  分巡如给九符,加以金铜造之,带以冶人重疾,病出。兵用之法中,皆以重封锦袋盛之与人。勿令人见视,视即无神验之力。

  缘其符性直,并又麤凶,不欲人见其形。见之所作神通,腾空勇猛,却损其病人,准前病发,不可能忍。慎之慎之。

  上清三景弟子,可给七符五法。灵宝可给六符,正一盟威可给五符。若法极三元六式,为世足法,可准太上老君律,计给三十六符。后圣君法给四十九符。授此各依仙官大小高下等级,不得妄受行,天地不许。

  昔仙葛玄本师,受金符一十丰道,以木书作文,用为法术,幻惑世人,及取金铜符,用印纸上作术,用杀害鬼神,及幻惑人物变化之事,甚多也。地府奏天曹,天曹启太上后圣,大恶之,退仙二阶,但与不死之道。为使道不真,无功于人,实虚害鬼。后学者慎勿为此也。

  出引用符治病护身镇厌除害却祸消怪等事

  诸法用事,皆须为之。

  老君曰:夫有行道法之人,世号曰道士尊师,须得消其尊师二字。学与官人百姓书符,不给符引,妄书妄给,都不言其指归社庙神官,亦不知人受佩符信。如此符檄,为精祆反欺,为社庙总不闻知。若为令朱墨及故纸耳,岂能治得其疾病。如此之人,妄称道士,亦甚可嗟可歎,痛哉耳。

  前三五句,是老君言,后是罗天师所说。

  符引,言符若干道,往某乙家治病,限若干差。讫,报右仰社稷直符,随人送往。讫,报年月日时,引考召某官法师某乙。罗天师曰:吾受老君口诀,若与人符,须有过止,印署如法。

  过止,今之引是。

  给讫,即捻禁鬼诀,蹑地纪二遍,咒三遍。咒曰:

  太上老君,先天地生。被照九炁,罢废群精。社公等祟,生无其形。世人死者,假易姓名。不上鬼录,合被诛刑。闻我符牒到,即变真形。但以汝是山鬼,不得枉害疾病,中伤道民某甲、三魂七魄,催遣急还,佩其真形,形如太上。急急如律令。诵此咒讫,其符甚验。疾病若是有鬼为祟,应口差愈。即为通灵道士,方可求仙。

  罗天师言。

  见世有道士,自身不能救治其疾病,而犹服其药,何况更欲救治他人。如此之流,犹尚望觅其仙道,笑痛之甚,笑痛之甚。

  治救病疾禁止鬼神追捉妖祟出牒等法

  《太上老君金口科玉条正律》曰:律,正邪制鬼,伏神祐人。

  金科有三百六十科,正条有玉律三十卷,一万五千条。制止神人龙鬼,精魅妖邪之气,不正之鬼。各条律科罚罪诛斩行禁不轻。

  本玉条有一万五千,分为六十卷。今于六十卷中,略出要行用者,三十六要咒法,于第九条中书出,行用救人制鬼伏神出牒符。

  条中出牒帖,于三官中天神地只等制止,收捉勘问,决断罪善恶轻重之事以著功,安祐生人,制止鬼神,不为祟害。

  第一,术法为国除凶恶,

  凶人恶鬼也。

  以发正牒某地界神,头首第一行石:考召法师,牒某岳某神官,

  云云,须得兵神姓名号。

  牒得某郡国地主某人状,有某贼姓名等,作某事于某,云云。

  一依阳官公事文牒相似,唯后件即言:依法事须牒某社庙,不言依检事须云云,且太上老君行法,唯言法字也。

  第二者,收鬼神为祟病人法,此小鬼神,即帖社庙及此人宅神,禁之永断。即云考召法师,帖某县杜稷,

  今李天师先言添城隍神官。

  右得百姓

  若官人等,即云某官某乙。

  状云:男女妻

  但病人姓名号某乙。

  去某年月日得某病,稍似有邪气在身,缠结不差,某乙以百方治救差损,今无处依投,以虔诚切心,归依大道,救治禁止鬼贼之病差损,伏乞处分者。考召法师

  今封奏上玉皇上帝,请改考召法师号,为考召正使,天下鬼神具以知伏。

  判云云。判语尽,即云:依法事须差直日符官,把帖追捉为祟鬼贼,科决云云。

  罪重即言诛斩,罪轻即言央杖,收禁令病限若干日差。讫报上者后云。

  某年某月日时典赵芮帖。

  赵芮,是汉安帝时张天师弟子赵升之子,学道成,能禁术万端,不以道用杀人,常以将法,于人中戏弄之用。闲追鬼神诛斩,虽溥救人疾病,不以为功。常行诛害鬼神,闲禁蛇竭虫蛟虎豹,死者成群。能禁河断流,桔树生花叶,履水如地,结芦叶为船,过江以载数十人而已。其人在水中看船似船,及人上涯侧,是芦草之叶。至宣帝、成帝三朝重之,封为硕侯,以咸阳公主嫁之,转加雄、用。如此七十馀年,天下鬼神被役使不停,鬼神怨怒闻天,太上后圣君大嗔,追责退仙二阶,赐与不死之命,罚一千五百年为考召法师下书史。风奏请为典者名目,因此风再奏,赐身归中岳修行,名为考召使,使行法救人疾病急难灾厄,以补其杀物命之过,后必得大仙。今且被责年数未满,代代传,后学得道力,勿妄行用,慎之慎之。风以常欺,以上仙葛玄之流,皆不免有此之过、失也。

  第三,天下久而不雨,百姓种植田农枯损,实有燃旱死者。潜行法,劫龙牒社庙,遣行雨救之,甚有功德。老君曰:天下久不雨,实有损伤者,可以夜静,室中蹑地纪三遍,顺、倒、反。飞天纲三遍,顺、倒、反。即散为三步九迹禹步。讫,咒曰:太上李老君,在九重天上,万重䌽云之中,骑麒麟。有勑令下界大真王乔出帖,帖龙王差直月直具直时三龙吏等,行雨。咒讫,即配衣归,右手为天关,指有龙溪潭中。指讫,使人将帖牒

  有近潭大庙,即牒。无大庙,即作帖发遣龙行雨。

  潭中龙,应时下雨,速于水火之相灭。

  有认在掌诀中,细看检取,本师口受。

  第四,天久雨不晴,淹浸种植,此名天病,神龙淫乱之故,作法取晴。老君曰:夜静,窒中无人见视之处,蹑地纪三遍,即飞夭纲三遍,讫,下纲,散为禹步三步九迹,配衣,左手为天关,指万里云气九度久讫,咒曰:

  太上李老君,金口所勑。今日某时遣晴,即消冶天病。天地清白,日月照行。讫,下将,令书吏书帖,直日符官把帖,帖-城隍社庙神,共把帖勑龙王将吏风伯雨师,令速收云卷雨,今日某时仰晴,亦速于水火。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21:3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