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第六条阴功,修行之人功力已备,坐救千里,可能以符,救人征伐,带之于人身上,辟去刀剑,不伤害己者。可取六甲日,呼六甲之神,步禹步三步九迹,奉以配衣,手指之三下,即给行军火符与带黠永不被贼伤害此身也。如若是大将军求,欲为国杀灭彼贼众,即与之万胜神符与带之,能使刀剑不能伤害。欲令带符军强为国者,可以步地纪九遍;天纲三遍,散禹步九迹三遍,十二迹三遍,十五迹三遍,讫配衣,转天关,指之法,望彼贼之方,指之九过,捻彼方人刀支,

  注:看贼在东方,木人刀支。西方,金人刀支。南方,火人刀支。北方,水人刀支。四季,土人刀支。一云:亦随方配金水木火土用之,亦得。此两法同前。

  并随方用水洒之,彼众自败。此法要祕,不可妄行。前圣君出此法者,所以救有道。之子难,并助有道之国难。不可轻用,非子之命,立在须臾。前圣君又告:雄黄赤色者,书大劫二符,

  符在立法中,故不具。

  又书入军符及六甲阴符六通,带之入兵,万不伤一。

  符在《流珠中外篇》兵法中。

  第七条阴功,天久雨不晴,百姓频被灾潦伤损,州县乡里人物漂损者,可以夜于隐密之室,蹑地纪三遍,飞天纲三遍,讫散为禹步九迹,至十二迹,十五迹,配衣,转天关,三指黑云暗处,三度讫,便出符牒彼社庙,限某日某时晴,即晴,捻龙目。

  注:目在左手第一指第二节上左边近爪甲边,急捻之也。

  第八条阴功,天久不雨,亢龙所为,百姓种植焦枯,田苗焦死,若此的非天命令旱者。

  注:天令旱,不可妄为,损龙之命。上天赐龙罪,应时天诛也。

  前帖土地龙神所为不肯行雨者,即夜于中庭无人之处,步地纪天纲各三遍,散为禹步,三步九迹三遍,配衣,转天关,三指深水之溪潭。

  注:潭中计合有龙有神灵水府之郎,即得当时应验雨下,速于水火之急也。

  平旦书直日符,及九龙水符,连牒牒土地社庙,

  注:古无城隍今事,须先言城隍神官,及地界社庙水府灵官,与直日神官集众,令便划时下雨。急急如律令。

  所由神官,速划时下雨,约限若干日内,通润百川,应口手之验。

  老君曰:吾授此法,于世流行,以与修行志道之人,出世救人,以著大功。救得一天下人物,皆得安心喜乐者也。不可思议,承此功德,进益仙阶。此第八条中一切圣真,皆久以留心志学,学得此法,积功易满,是迳门得道也。后圣君授告龙符三道,二道是六甲箓,中直日神之符,

  注:在《六甲箓》中,用检取。

  一符正告龙符、以依法行之,速于水火。

  告龙符

  右使龙诀,在左手第二指第一节是也。

  太上老君曰:夫人学道之验者,未能知此使神役龙伏鬼之法,去道渐远,不可妄行。其道佐佑人身。吾见今时学道之人,唯以声像为道,

  注:风见上古无为之教,今正入有为。今人闻声,耳目俱虔诚,见像,心神俱起,信诚归心。虽一时起善,不合道源,与道俱乖,徒修造弥天积山之功,身老自败而散。故上智之人,不以声像为教。故是小人嘻哢之功,徒行于世也。

  以识性为德,

  注:老君此言,训学者。言当今之人,以强作知识之性真,名有为德之心,不是无为之德性也。

  终老一生,虚以困苦求修。如此之人,世间论万,无一成。吾常歎此,故留阴功之条有十,此条为上。昔舜帝时天旱一百日,帝命羣臣乞雨。五十日日中,曝人以渴乏,死者甚多,广遍九州,山热草死,石同火炭,不可立人。忽有二仙人因行之,次歎曰:此等何人,为此苦热中作乐,何也。对曰:请乞雨降。仙人曰:雨是龙行,岂关人请。官人对曰:请龙下降,乞行雨也。仙人曰:子见龙识否。曰:识。子既道识龙,龙在何处,不请行雨。于是官吏一时下拜,请示龙。仙人忽尔,以手指一人脚,龙行虎步,

  注:手指是转天关也。脚为龙虎行步,即今之禹步。

  行三遍讫,叱叱何不行雨。是时龙走起拜,拜讫曰:天不许行雨一百八十日,某早两度潜行救人,皆被地府欲奏。此度不敢行,行即被奏,奏闻上帝,必天符下诛龙身。仙人即觅纸笔,书天符帖,帖社庙神官与龙同行雨。当时社庙神龙,领得符帖,应时行雨,雨限一日内限足。

  注:按限一日内足,此法太辛苦,龙神急切行雨,须以狂风白雨,吹拔树木。此仙本意潜行雨,须令急速,恐天禁雨潜行,取遍罪任责龙。如上帝不责龙,即得命。如责龙,恐损也。此时不责,为是仙人慈悲,救一切世界人之,故不责龙罪。却得赏社庙及龙神八部,江海水府灵官众,得迁阶。讫来一一谢此仙人。

  今若得此道,但限三日五日内雨足,却为大功。神龙人俱喜,依限雨足,须迁赏。其功效决在法师,以量功举,可赏酒乐。后有三会日,别表醮言功。

  注:有一法不醮,但上言功章状,此不可也。其三会日,是大醮日,合设将军史兵之日,如世天子命诸侯臣,案领三军相似。每年事须春冬二时设,不可不为,不为违国之命令。此三元箓,总取三元日醮,并与一状,与言功即得。不必要须奏章事事,恐烦上帝道君。

  第九条阴功,太上老君告方诸男真王方平、韩非正,女真李夫人、王夫人、紫微夫人等,七十二大真人日:夫世有志人,修行阴功,其大者莫过救人济贫,喜神理墓修坟。

  注:理墓者,昔黄帝因巡于太山,路有埋尸,被水冲地以崩裂,中有数千露曝尸骨。帝见命以众民,一一与收板隔地,以高山取不植之地,深孔而埋之,筑土高三尺,名之曰坟也。因此之后,世人以学黄帝。此埋葬法,四片大板,隔四边土,一片大板,当上盖之,此是造冢之法也。乃至今人以棺器为板椁,转加新奇,号曰墓。后梦中有一千余人来见,谢言曰:陛下治人有道,治鬼有德,今臣某等约有一千七百余人,伏蒙陛下赐天恩,为屋盖著,得免某等曝露尸骨,某等昨日已上天曹通辞,言蒙陛下赐恩,移埋尸骨之功,天曹与为倍功之数。从此之后,四十五年,白日上升云天,当为上等真仙也。后果如所言。

  获感通神。

  注:《黄帝本章》出从立冢深埋死人之法,教世。世人学之,后以功弥满世界,神鬼喜欢。人死之后,或有精魂强智者,得为天神、地神、社神、稷神,不强者为鬼。鬼中亦有上中下三等之号。上等鬼以福祐人善行,报人之德。中等鬼不以福祐人,亦不以祸加人。如此二等,早得讬生,于人天之报,名善鬼。太上喜念之,不令受道法箓之人所损,恐其鬼失生天之路。下等鬼常以行祸害祟人,行疾病于人世,太上后圣二君大嗔责之,常令受道之人,以法诀收而诛之。一被道科之后,鬼魂入北帝幽岳,系连年不决断,纵得诀断,不得人身讬生。唯淮天科,以讬生为毒虫蛇蝎之类,百死十生,不复人身。人龙庆贺,百川灵兽献上瑞图,四海龙鳞进于珠玉,岂非帝行阴功之德感通也。

  又老君告苦行真人郭晋卿等曰: 卿行苦行救人,莫过种福,果熟于后人,赐宝赐薪,给于见乏,如此之功,可大可验,得道也。又以烧鍊铜铁,而作假色金银,须薄取半直,

  注:半直,真金十贯一两,假色者本是铜铁,而一两可于半中取半,则二千五百价一两。而上亦屈于本人,不可妄为。而此法是前圣后圣,教有道之士为之者,供自身衣粮,及家口等。并以布帛作衣服,于路诈作遗失之衣服,将布施贫病之人,以求阴德之福。昔有数真人为此之行。

  给身家之用,兼救贫病,此亦为大功。不可妄惑于世,称为真金,重计珍宝高深价融惑世人之忠平者。如此之罪甚深,不可更觅阴功之报,慎之。

  注:昔阴长生假金钱,让作遗失,以救贫乏,往往如此,以获阴功也。今人妄以将此道,诳惑平人云:烧得此金为药,天下奇绝,堪为仙药。岂有仙人行此于世。且仙人皆受轻身之法,可以意量肯,食金石之药,轻身飞腾,甚失见也。

  第十条阴功,杂言真人行阴功,及师弟行阴功之德。

  金锁流珠引卷之十八竟

  金锁流珠引卷之

  中华总真大仙宰王方平张道陵赵升王长司命李仲甫茅盈许玉斧等系代撰述

  中华仙人李淳风注

  六甲阴功下之下

  老君告东来子曰:

  注:东来子,是禹之子。学道不行阴功,唯行阳功,功心巧好,造楼于空野之地,上像道家形影,欲将此为一生之德,欲乘此功德,图身得道。称我造十万余功,合得大仙。一旦,忽二冥使追赴太山门下,被问何因造台,妄杀生命,祭于川野之鬼,牛猪羊驴数十头疋而言汝也。汝答承伏杀他,我即出汝之罪。若不伏,即当禁身责问。为汝父理水有功,今为太极真人,不可咒受杀生之罪。我当为汝,减父之福,以当救汝得放,当归世俗,作阴功过度他生命,即得成人,百劫千生,不复来觅命也。来子应曰:承伏。毕,推官果与谘太山君,君放即还死,经七日而活。活后常以直心,不害物命,常以己财帛,赎合死者生命,放之无限,往往如此。或以人禁系鸟兽,常行欢心令放。或以施食及衣,于禁狱之囚。如此三十年间,先杀者牛羊猪驴马畜等,总讬生为人,永无怨对。如此之小功著,上感太上老君,示见正说阴功,行步履天地纲纪之法,施此六甲之功。一旦忽通神威,感天地,惊动人物仙人也,老君再降,赐告大阴功。

  卿立身,先是好起楼台,杀生祭祀神鬼,将此以欲治身求真。

  具前注。

  既因冥使告知,今心知悔过,今当正教子著阴功。功之有十,一则服六甲真符,以治身疾。二则真心,不损不害,不杀不伤,不邪不淫,

  注:自有妻妾,不合妄更侵淫他人也。

  不妄不佞不盗,去九等之恶,为九等之善。一慈,二孝,三心有敬,四身有礼,五行仁德,六少言语,七不为人之先,

  己虽大于彼人,亦须先让他为先,不损于己之德也。

  八不妄害鬼神,九常怀学道,得道后救度一切人物。

  注:昔严清常以烧炭,卖与贫者,减三钱四钱一秤,或以见乏者,与之一秤二秤。如此三十馀年,一旦有玉女下授十卷符箓,六甲为先。令清跪受,一一分付,教以修行六甲符。清对曰:清不解书。玉女曰:犹解九等阴功,何不读书学书,取识文字,书但得成,即得。于是清便读史书,不识文字,玉女教之。不能书,玉女教写。如此三年成,书学满腹,问无不知,圣也。常行救治百姓疾病之功,传出弟子,皆以治病为事,时号曰严君之道。

  后圣君告天师曰:卿为师行教弟子,行阴功者有二。

  注:一师须明弟子心,二弟子孝于师。

  一师先明弟子,有心无心,有信无信。

  注:今时多有弟子,有口无心。若此等之人,切不得轻信传事。须信重他心,不可顿辨得。辨得即师亦无失,即可具传小法一阶。

  若是志心好乐仙道,日夜思道乐真,丹恳供办,师量事依科中,一一减信,以行阴功。二弟子日夜知信心真直,常阴念道孝师,师亦感通,常示见弟子。弟子呼存行用立验,应于弟子心口,所为皆遂,除三逆之外,随意所欲。

  注:一不逆君言,二不逆父语,三不逆师教。此三条是天师注授王长赵升语诀,行告弟子。

  又告天师曰:夫与人阴启至道至尊得达者,是名心愿启善利人,是名阴功,而名行阴德,天常善之,后子孙继代,仕宦不绝。

  注:善启救病,拔度灾厄,但行善事,凶恶不为,常心行济国救人,故名善事,而功德成就,白日升仙也。

  若启愿凶,损物害人,若启至道至尊,虽应,终不大通行。再启得行,害人损物,是名阴谋,而名行阴贼,天常恶之,后子孙必有疾绝。

  注:纵有子孙不绝,亦足疾病,无官无职,而为下民也。

  吾此言再授卿,知令卿须系代为师,而教后学。勿为恶愿,皆须常善言。

  注:声教为善言,心行为善愿也。

  善愿为上。

  老君告北斗真公曰:夫人行阴启,

  注:启善言善愿,愿除妖辟恶,口舌厄疾,中有人鬼名,不欲人闻者,可以阴启,奏低小声读之,勿令外人闻。闻恐为所说,入一人之耳,出百人之口,不可令闻,为天曹未知,人道妄传,以为怨对,神鬼所知,恐于云中及关天门三所,为势力神鬼所截,关奏不允达于太上御前,诺下天曹下。

  卿须急与关奏,上玉皇。若待地府二符俱来,而被怨对,怨炁及阴官地府故炁,共为所截,不御达也。卿须勿待阴阳二符。

  注:符史也。夫人以顺事闲章表关奏之言,音调声律,言语高响,欲人所知。即集地府及法箓中史兵众,差阴阳神六甲中二直符,先启北斗君,北斗君转启关奏君,方始达章于天师君。老君诗天师君号释师,佛呼帝释是也。后圣政此位为天师,姓张,名陵。天师君署讫,只御达上太上御前中理。恐为天地水三官,妄以前奏云:某乙奏章,有妄太上无极大道。太上老君、后圣玉皇上道君等二圣,不与允达顺。慎之。所以置于阴启奏关之科。

  老君告妙行真人曰:

  注:妙行有八人,正妙行姓真,名定光。

  夫人学知十等阴功,于人物之者,得此门长存行之,不逾五六年间,便得神道与通。得通神之后,唯以善救人物。人物积受其恩,渐闻天曹,事与关奏太上。太上喜之,一一听与,御诺天司,便注言功于仙籍。功满三千,太上给以十直仙童十人,

  注:日得一人,玉童二人,玉女真官一人,从官随日人数直符二人。

  十二直玉女十二人,

  注:日二,玉女直一人,与录阴功一人,与外人物关奏行通,启章表之事闻天曹,便转与闻,奏太上御前。

  真官一人,

  注:甲子即王文卿,乙丑龙季卿,六甲中用,周而复始,无极于六甲中。

  从官随日人数当直,以依日呼其名,而使之应道,存而所用,无犯也。

  注:使应道即无所犯。不应道使之,即犯科律也。

  直符二人。

  注:当行直日之符,以救人物之疾害也。

  当直修行六甲阴功之人,轮转无阙,又无犯者。

  注:犯者妄行,用害人物,妄言惑人,令以淫祀,六甲阴功玉女、六甲君、北斗君大嗔恶之,反以为祸祸人。此名狐假虎威之义,惑人求财,其罪两及。一为惑人大罪,二被惑人之心身,本无厄疾,妄于北斗所求,即云有厄,此妄天地之罪。被转天关之神,嗔人婬祀,因转关之。次便转手指本生宿星,此人便却招罪,受病减筭,注入邪道。如实有灾厄,修行亦须依北斗仪,不得妄为,亦是有犯也。

  一一计得,阴功满便仙也。

  后圣君告天师曰:六甲之阴功,可大功也。夫天地间万神,皆六甲君之部使也。使之功理正直,行于天地间,人物慈心爱敬,施法惠恩流福,润及于苍生,而称善行用,神灵有功。不杀不害,不妖不妄,此名阴福流济,

  注:或符术治病,或决龙行雨,千州万乡,济润邦国,百姓欢泰,人物俱安,其功可大功也。

  千州万民欢泰,功积山岳。非卿一身一家,继代得福仙也。使之不依经师,伪行妖妄,令人淫祀,天地星宿。其罪反招减筭夺寿,彼此俱被责罚。夫正一之醮自有,仪出三元。

  注:天师口诀告王长赵升曰:夫正减一之法,起自老君。老君祕此法于天台,次经劫数岁后再出,号为后圣君,从天降下授吾,兼赐授科仪三会醮酒供养,如世之社会也,如军有设也。皆须依时,失时不可,别日醮醮,即失科也。可为天地三元。一元得一日为社会,太上老君后圣君许以此日,礼集三元五行,六甲七星,九灵九精,二十八宿,三十五官,四十九官,百二十官将等,领天兵百千亿万,领星万像,是此日降会敌飨,皆以醉饱,得福于身家,并及下元五岳四渎。社庙土地灵官得醉饱,主人受福。若非此日,妄为醮会,或称本命,或称甲子,或言四时八节,皆为醮祭,用烧钱财,此入婬祀,闲鬼野神妄来就食,正一之神,星宿之神,都不来降。唯身中箓神三将军,在身者得食,在天地者不得来降食。即大怒,反损其身,何更欲求福德。卿为吾之弟子,慎勿为此。若不依永以失道,反损身家,慎之。

  醮祭须依科行,万无不合天地水三官之神,使令得道之力。若不依永招非横,即名阴灾。

  注:灾祸之别名。昔有人常行婬祀,得罪分明。

  何更觅其功德。卿须知之分明,教授正一三元法箓弟子,勿行婬妖,妄惑世人。但依六甲之功,自然得道不失。

  老君曰:此名六甲中十阴功也,修行之人得而宝祕勿泄,但依此修奉,自然得道。

  六甲灵书阳功

  又有《六甲灵书》,说阳功,有十篇。故书之十诀,略记其名。

  注:《太上老君传》中具说也。

  一是广起因缘,集社众,造土木楼台观舍,积功千万,谓之阳功,不入阴数。后圣君曰:此人结集社众,造此功夫,来生得为仕身,有财及高堂舍居,子孙富而无贵。

  二修斋诵经,功积万遍,此名阳功,不入阴数。君曰:来生聪明。耳目清正,有善男女孝顺,有官。

  三,劝人行善,令人布施,舍财千万,此亦阳功,不入阴数。君曰:来生为人之长,为肉食人众之首,子孙继代为之。

  四,行心舍力,广造土木,结架殿堂,严列山路,此亦畅功,不入阴数。君曰:来生得为男身,有官职富有,奴婢人力驱使,二代不绝,身反即更不如前生,大道忌此心。

  五,铸造钟像,功结神仙,像现世人一时之善,此亦阳功,不入阴数。君曰:来生能歌唱,亦得端正身,而财食乏少。

  六,能读咒辞,闲妄呼诵,扬声高叫,叱骂鬼神,虽救及人,亦是阳功。君告天师曰:此功不得,平出于身,而虽救,为叱骂多,故来生少病,而乏子孙。七,路川开井,施水及浆,此亦阳功。虽施惠往人,合阴言功,为往来云,某乙造井。君曰:此人后代子孙,受半阴功,自身阳功,讬化为善惠,给急乏之人。

  八,因官借力,救拔人罪,亦为阳功。君曰:来生得福,或此生得报,善阳功也。

  九,造建桥梁,往来通济,亦为阳功。君曰:来生常得,往来人惠及。

  十,受结受戒,清净心神,不以婚娶,栖山高上。君曰:来生得道无为。

  右此名十篇阳功,不入阴数。昔高真上仙,皆以行阴功阴德,不比十行所十史为。昔仙祖圣君,殷周之朝三为柱史,四为宰辅,事六十四天子,七百五十一年。而西过关往胡国,

  按传云:有妻八十四人,有子二百四人。内传云云。

  化胡王为佛仙,后上升为太平金阙帝晨后圣玄元上道君。继代而行阴功,积而为阴德,善教无为之道,不假栖止山林之人。久久高上,过去今身来生,受善报不失

  金锁流珠引卷之十九竟

  金锁流珠引卷之二十

  中华总真大仙宰王方平张道陵赵升王长司命李仲甫茅盈许玉斧等系代撰述

  中华仙人李淳风注

  六甲七星步蹑为国战贼救度灾厄符法

  老君曰:七星。六甲之子也。

  女子七人也。或曾为皇后、皇妃、矫女等,各衣花服。

  起自五姓六甲之后,盘古之初,即有七星见,为天人所见。此即是元始之号,化大道之始生。生乎浮天,回转于一日一夜周天,指地度数俱足,谓之七星。主十天万民之死籍,又主生人疾厄,灾哀祸害,杀灭鬼神,乃前圣大道君所主部使也。服以六甲符之功,合而使之。

  六甲是七星之父母,故服六甲符者,图欲部使七星也。昔太上老君服之长生,部使七星,随手所使。又施存、李登、孟先、李夫人、西王母、麻姑、王方平,无不攻五行六甲,即使北斗得仙也。缘北斗主杀,阴官所畏,鬼神受使。不肯北斗使者,所手指之即死。谓天关指处,皆有死损。故上圣使令一日一夜,一周天遍也。

  及配随衣着,故《流珠》谓之配衣。昔上古大仙修行,不祭醮北斗。小仙短见,即醮北斗。谓何也。为北斗是六阴之神,好杀不好生。太上大道君恶见之,故以教太上老君,继代配为身衣使之,有二十四条,

  具注于众事条中行事也。

  具列于左。

  第一条,蹑地纪,顺、倒、反三遍。讫,

  顺、倒是蹑地纪纲,起于前也,从地上天之义。

  诵十八咒一遍。飞天纲顺、倒、反三遍。讫,诵十一咒一遍。为国遥指,言指千里亦得。但得在某方,即遥作法,反贼兵众,令我国家兵将全强,贼军逆气,全军大败。三遍为之,授符本国大将军,带之全强,彼贼大破,验。步咒讫,过符,捻诀

  诀在左手第五指第三节上右边,以朱墨涂之,二十日,彼自心惊不敌。

  后圣君曰:为国救民,安平杀逆,即得为上等阴功。若妄作异端,背反君主,天关返害于子身,立见祸也。

  前圣入兵符

  右入兵符吉,能飞腾千里。

  前圣主兵符

  右主兵符吉,北斗命转天关,指害我者贼,符自能飞腾千里。

  勑符曰:白虎主万兵,玄素玉女为某将军,解灾除祸,以令大将某乙,战胜兵强,彼贼准符告命,速败兵亡。急急如白虎将军律令。勑毕,用红袋袋之,系大将军左肘后。一千人书一符,

  一千人众用一符,大将军带万人,即十人带用之,强兵大战胜也。

  后圣告曰:此二符老君授战难贼法,用万金不传。

  一云:用加式助符。

  第二条,飞天纲顺、倒、反三遍,诵十一咒一遍。讫,即步地纪顺、倒、反三遍,诵十八咒一遍。散为禹步三步九迹,转天关,指金铜六符,一一用救人物疾病。兵法心手相应,速于水火。

  后圣君授天师此符,告曰:此符告命五行,而使使者,北斗关也。今有九符,二符是前圣出,乃主兵命,九星转关,指贼救人也。

  后圣君更授七符

  太上后圣君赐与师子王符第一

  右符治白虎痛风走者,痛如刀刺,仙人起死而更生,大验,不可妄行之。妄行之人,必被天责。后圣君告天师曰:非至道友内亲、国君郡主,不可妄行。

  太上后圣君赐与青龙符第二

  右符甚能追摄龙神,能令晴雨,立在须臾。尔能追妖狐魅鬼,天上精祟,使追皆得大验。后圣君曰:惟国郡令正可使,非人不可也。

  太上后圣君赐与白虎符第三

  右符甚能领兵不伤,此兵中用,能破灭彼,善无失。一将军佩之一符,力敌一千人。后圣君告黄石公曰:兵是阳盗白虎神,故能辟兵,与北斗有转关力。

  太上后圣君赐与朱雀符第四

  右符甚能克于五金神,亦辟兵中刀剑之用,甚与木德相宜,治邪病,辟口舌,禁天神,使雷公,追电师零母,使之无不如意。后圣君曰:此符禁人行阳咒,辟非毁相诅。

  太上后圣君赐与玄武符第五

  右符甚能辟火灾,并善禁人身中三尸虫,甚能迁宫福禄,并通司命司录,添年益筭,收捉水中精祟,用使追蛟龙虎豹。后圣君曰:此符如人积阴功阴德,行之大验。

  太上后圣君赐黄庭将军刚风骑置符第六

  右符甚能治蛊毒祆邪,并带之,及上章表用之,令得通达,并能度灾厄。

  太上后圣君赐柱天将军麒麟凤凰金翅等符第七

  右符甚能追捉逃龙,天兽天狗,及师子,一切毒精祆兽,皆追之立到,龙化为鱼物见靖中。太上老君曰:此九天符者,太上大道君授我,我以代代授传有道之人,以防身家助国,救治深灾,拔度重厄之人。欲行之,以纸绢等封之,二重勑印。讫,又从香上过,重勑,以锦袋盛之。病者带之立差,灾者立散,兵者立出,厄者立度、所求如意,所愿立成,所捉立到,所指立生。此符常有仙官助卫,玉女从行,所在社庙,拜送扶迎,天官从神,一符五千余兵。从此符,行此符,性直邪曲不行。若道友山栖,志士遇非害,及国君大臣,即与拯济救之,速于水火。

  此九符是造化元始之文,太上大道君再修之,当以授余,余再又加添,及传后圣。

  后圣具前注说

  后圣再添兽形咒等,传诸大真童君及天师。告天师曰:前圣后圣,皆以此符,告命北斗真公,令七星行纪,察天步,行天令,校量功过,分别阴阳,

  得上阴功者,自然见身,受此功德,若上阳功因绿者,是过去未来,受此因缘也。

  决定生死,十日一报太平金阙。此是得道门户,不离六甲七星,此之九符,百无不通,谓之九天大阴符也。上帝祕惜,非道不传。

  老君曰:北斗,如世天子立御史台,推勘功过相似。志人慎之,勿以婬求。

  婬求者、无端无事,启告北斗君求福,却被减禄。不可妄行之。缘北斗杂伯女他拿注掌拌之官.常欲以明察天司,以为糺断,不受曲求,求故招其罪。

  勿以婬祀。

  注:同前卷具也。

  第三条,顺、倒、反三遍飞天纲。讫,咒具如前一遍,及更步地纪顺、倒反三遍。讫,咒十八道一遍。讫,即自言某乙某月某月某日生,是某星下生,主行年本命,一生之中灾厄,当与度达,以符禁带之,长天晴明,日夜看本宿明,即少灾暗,即灾起事,须法而镇禳之,万无一失。

  金锁流珠引卷之二十竟

  金锁流珠引卷之二十一

  中华总真大仙宰王方平张道陵赵升王长司命李仲甫茅盈许玉斧等系代撰述

  中华仙人李淳风注

  二十八宿旁通历仰视命星明暗扶衰度厄法

  二月,三月,四月,五月,六月,七月。

  一日:奎胃毕参鬼张。

  二日:娄昴觜井柳翼。

  三日:胃毕参鬼星轸。

   四日:昴觜井柳张角。

  五日:毕参鬼星翼元。

  六日:觜井柳张轸氏。

  七日:参鬼星翼角房。

  八日:井柳张轸亢心。

  九日:鬼星翼角氏尾。

  十日:柳张轸亢房箕。

  十一日:星翼角氏心斗。

  十二日:张轸亢房尾女。

  十三日:翼角氏心箕虚。

  十四日:轸亢房尾斗危。

  十五日:角氏心箕女室。

  十六日:亢房尾斗虚壁。

  十七日:氏心箕女危奎。

  十八日:房尾斗虚室娄。

  十九日:心箕女危壁胃。

  二十日:尾斗虚室奎昴。

  二十一日:箕女危壁娄毕。

  二十二日:斗虚室奎胃觜。

  二十三日:女危壁娄昴参。

  二十四日:虚室奎胃毕井。

  二十五日:危壁娄昴觜鬼。

  二十六日:室奎胃毕参柳。

  二十七日:壁娄昴觜井星。

  二十八日:奎胃毕参鬼张。

  二十九日:娄昴觜井柳翼。

  三十日:胃毕参鬼星轸轸。

  八月,九月,十月,十一月,十二月,正月。

  一日:角氏心斗虚室。

  二日:亢房尾女危昴。

  三日:心箕虚室奎。

  四日:房尾斗危壁娄。

  五日:心箕女室奎胃。

  六日:尾斗虚壁娄昴。

  七日:箕女危奎胃毕。

  八日:斗虚室娄昴觜。

  九日:女危壁胃毕参。

  十日:虚室奎昴觜井。

  十一日:危壁娄毕参鬼。

  十二日:室奎胃觜井柳。

  十三日:壁娄昴参鬼星。

  十四日:奎胃毕井柳张。

  十五日:娄昴觜鬼星翼。

  十六日:胃毕参柳张轸。

  十七日:昴觜井星翼角。

  十八日:毕参鬼张轸元。

  十九日:觜井柳翼角氏。

  二十日:参鬼星轸元房。

  二十一日:井柳张角氏心。

  二十二日:鬼星翼元房尾。

  二十三日:柳张轸氏心箕。

  二十四日:星翼角房尾斗。

  二十五日:张轸元心箕女。

  二十六日:翼角氏尾十虚。

  二十七日:轸元房箕女危。

  二十八日:角氏心斗虚室。

  二十九日:元房尾女危壁。

  三十日:氏心箕虚室奎。

  右具推一周年一十二月,有三十日,筭其所本身属宿,即从一 日而始,毕于三十日,随月而配之。上古大真太上老君,受元始道君之教也。文书谓之《二十八宿经》,有一十二卷,二百纸,广大卒难寻究。后圣君降南山,

  大业十三年,下降长安南山,今名终南山,告风有唐李氏,之王天下也。今撰略《二十八宿经》,为十二月三十日相配,则行旁通,示人筭配本星,即视知衰盛。

  令风旁通撰略,并为要诀,教以志人。故因上圣所出,旁通记也。

  太上老君曰:夫修长生人,得知本生宿

  本生宿,是生日所配者是也。游宿者,生命所属生地宿也。假如本生星正当位,是游宿犯本宿,甚恶有灾甚凶,游宿较轻。此二事尽须思侯之,明则身无灾,暗则身有灾厄疾病,须早向前,依符法启谢之,即得消灭疾厄,度达衰厄之事。

  所在之处。每至本命日夜晴明,即夜,非人行时,潜看,明净者吉,暗动者有灾,不见者大厄。至即以蹑地纪,飞天纲,各三遍,散为禹步,转天关,指有衰厄人鬼之乡,

  夫人所生,皆有灾厄之地。假如金命人,长生在巳,沐浴在午,冠带未,临官申,帝王酉,衰戌,病亥,死子,墓丑,败寅,绝卯,是也。如五命总有灾厄之乡,不论见宿不见,但有衰即为之耳。

  即以自消灭。常一月三度为之,即星明朗,身则无忧,厄灾害自消灭。

  夫学志道之人,皆须先明此法,乃可活得真身。若也不明衰厄之事,致病而死。此法能与人消灾度厄去病,救得六亲道友之属。长视本宿星,小暗不明,或不见,或使

  星被差为使失位,杀本宿星,下生者一百八十人,随方也。东方一百八十人,西方一百三十六人,南方一百六十四人,北方一百二十五人,中宫一千二百人,何也。中宫属土,土失位倍多诸方损人,人应不知。知者步蹑性法,自出一身,更救十人,亦得。但是二十八宿,几一宿下应,有几千亿万人,在此星下生也。若能步蹑,出得百人,天下不觉,何况一身及亲友三五人,犹实能救得,是人自不知,公然受其冥使,来进呼取死,为极痛哉。

  远天边本宿下,皆杀人千百。夫修生活身人,长以看本命位自星宿,以知自身王衰之候。此道甚要,无故身不衰病。又星明朗,即不用为步蹑,并祭醮。用者反招灾祸于一家,非独一身。老君徧令禁之,并白衣不受,反师道之人,常令天关使者,转指其人本命者。后圣君曰:白衣不受,《金锁流珠》七星六甲引书等人,并及罔师

  言罔师者,口辞妄白师,借经图书毕写不受,或即受毕,如不今师押署,轻师称已,先有及称,别师边受得,如此之者,故罔之罪,不得其死。何况更觅其道,于身自不得其安。

  诳道之人,天地水三官自知,必被三官上奏道祖,下白天师,祖师俱责此诳妄盗道之贼身,身家全被天诛灭,皆不得其死。

  昔有张山子,名初见。小王夫人,是阿母之女也。有此书,一心礼敬,不曾失节,如此以涉五年。夫人念其志心,即与关奏,奏后书写,写毕授受,后不令夫人押署,后行用蹑履关斗,甚得通神。一千年间行不绝。夫人见之,不将为过,任行用。忽一旦,夫人于山房靖中,见七人总衣五色衣,称天使,我下勘张山子盗道之罪。夫人曰:他有何罪。使者曰:罔师盗道之罪。夫人教他于某乙边,书写《金锁流珠》登天纲蹑地纪之法,六式九符之经,皆以财帛金银纳某乙。某乙与奏名上仙,讫然后写书。写毕,随楚人葛越,而同坛授受,毕而去。使者七人齐问夫人,与署否。夫人心思,记得他忽去,不令仙署。使者曰:只此便是罔师盗道之罪,天令伐之。夫人全得不署之力,况他受了,有心反师,即罪傍累及夫人,身被责退何一阶,更一百年,在人间不得。如今以是他自取其罪,称我是李司命仲甫,不受此法,我岂师于女子之下受法,但是王侯之家,皆此言也。我等七人,又往嵩高山,勘问葛越,对亦如夫人之言。我等上奏后圣君,君大嗔,岂然当时下膝,拜女人为师。今以反师,是罔师盗道之罪。令与之病,又恐夫人与他署此经箓,法以正图,即涉他罪累。太上故令问夫人。夫人对曰:实不与署。天使临去之,次云:我是北斗君,及二十八宿官之使也。太平金关帝晨后圣玄元上道君告命,差我下勘,事非轻小。夫人且得不押署俱之人,助喜助喜。言讫而去。后不逾半年之间,张山子居太白之山,全家染瘟瘴病而死,乃至鸡犬马牛,亦被鬼之所杀。故风于《阿母小女内传》中寻,寻求得撰出,将教世人。世人慎勿此为行心,下负于师,上罔于道,而被天杀也。

  何况更求其道,道法无私,不容人过。大道无偏,取人之无过。大道无党,不今人相罔。道法无欺,不许轻师。

  见前注具不再。

  如此之罪,学人慎之。

  太上老君告上品四十九真人曰:此北斗君者,为四方宿之长也。主管一十八宿事,事皆北斗君先知之,不许众宿下主。有不孝逆道,背师反君,不孝父母,虽即一时来报,而日月深罪重报,即速于水火,皆不得其死。慎之慎之。

  北斗二十八宿醮祭日月时法

  老君曰:夫修道之人行醮祭,

  五斗君法。

  皆须依科仪,行用月日时。